田中賴三

田中賴三

田中賴三 (1892年4月27日---1969年7月9日),太平洋戰爭中的日本海軍中將,山口縣人。塔薩法隆格海戰的勝利者。盡管在日本聯合艦隊的眾多將領中田中中將並非十分出名,但是他在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中的優異表現使他受到了後人的認可。但是有趣的是當時的日本統帥部對田中的評價不高,甚至在瓜島戰役後期解除了他的職務;倒是田中的對手---美國的將軍們對田中在戰爭中的出色戰績贊不絕口。

在美國歷史學家中擁有"頑強者田中"的外號。

  • 中文名
    田中賴三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民族
  • 出生地
    山口縣
  • 出生日期
    1892年4月27日
  • 逝世日期
    1969年7月9日
  • 職業
    軍人

戰歷

1916年田中畢業于日本海軍雷擊學校,並先後在駆逐艦「汐風號」輕巡洋艦「由良號」任魚雷長,這些經歷使田中對魚雷攻擊情有獨鍾,並成為聯合艦隊魚雷攻擊方面的專家。1940起年已經成為海軍上校的田中田中在歷任[金剛號]戰列艦艦長和第六潛水艇艦隊司令官後于1941年9月轉任聯合艦隊第2雷擊艦隊司令官,並于同年10月獲得海軍少將軍銜。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田中率領他的艦隊轉戰南北,先後參加了聯合艦隊對印度尼西亞的突襲戰,中途島大海戰,第2次所羅門海戰等。 1942年8月,田中的第2雷擊艦隊加入瓜達爾卡納爾的陸海空大戰,在這裏一直默默無聞的田中少將一戰成名。

1942年7月以切斯特·威廉·尼米茲上將為首的美軍太平洋艦隊決定將奪取瓜島及其附近的圖拉吉作為 執行"嘹望塔作戰"的第一步,以打亂日軍部署,牽製它在新幾內亞的作戰,從而使其陷于被動。這樣瓜島就成了美軍必須首先奪取的目標。 7月10日,尼米茲將軍下達了奪佔瓜島和圖拉吉的命令。瓜島對于日軍來說同樣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至1942年8月中旬,在山本海軍大將的指揮下日本聯合艦隊的主力,在駛離本土基地後,均集中到了特魯克基地。準備在瓜島于美軍一決高下。

在隨後爆發的聖克魯斯海戰及東索羅門群島戰役中,日軍聯合艦隊和美軍展開了激烈的海空大戰,雖然聯合艦隊傾盡全力卻無法取得戰場的主動權,相反美軍憑借強大的水面艦艇部隊及在在瓜島上的'亨德森'野戰機場的空中支持,在很大程度上掌握了戰場的製空及製海權。

為了保障在瓜島的擁有約3萬2千名士兵的日本第17軍的補給,由于沒有製空權日軍放棄了風險極大的運輸艦補給,改用高速驅逐艦組成的快速艦隊夜航運輸,這就是著名的[東京老鼠快車](東京急行ネズミ運送)。田中少將則是這一補給任務的指揮官。

[東京老鼠快車]的每一艘駆逐艦可運送士兵150人及彈葯物資約100噸,瓜島戰役中在田中中將的[老鼠快車]們的努力下瓜島上的幾乎彈盡糧絕的日軍第17軍得以在美軍的強大攻勢下堅持了4個月之久。然而[東京老鼠快車]並不能完全躲開美軍的攻擊,在美軍的空襲下田中的驅逐艦隊的損失不斷上升。為了迅速給瓜島上的第17軍補充兵員給養,1942年11月12日,日本的聯合艦隊集中了4艘戰列艦10艘巡洋艦組成突擊艦隊,炮擊[亨德森]機場,同時掩護田中中將率領由11艘驅逐艦及11艘運輸艦組成的龐大的運輸艦隊補給瓜島,此時第2雷擊戰隊的旗艦神通號輕巡洋艦因受創未能參戰。盡管在日艦炮擊中[亨德森]機場遭到了嚴重破壞,但是美軍還是組織了足夠的力量重創了聯合艦隊。在這次大海戰中聯合艦隊付出了2艘戰列艦和3艘巡洋艦的慘重代價,而田中的運輸艦隊更是慘不忍睹,11艘運輸艦7艘沉沒4艘受創搶灘幾乎全軍覆滅。盡管在田中本人的超人努力下,仍有近4000名日軍增援部隊得以登入瓜島,但是幾乎同樣數量的日軍增援部隊葬身魚腹,彈葯給養則幾乎完全沒能抵達瓜島。在這次大海戰後,由于海上掩護力量不足,日軍徹底放棄了通過運輸艦的大規模補給。瓜島的補給完全落在了[老鼠快車]身上。這使得田中的[老鼠快車]面臨的情勢變得更加嚴峻。

然而田中中將在這一不利的局面下卻奇跡般的取得了一次經典海戰的全面勝利。 1942年11月30日夜,田中少將率領第2雷擊艦隊的8艘驅逐艦,滿載彈葯物資,從肖特蘭群島出出發再次執行對瓜島的補給任務。當夜21時左右當田中的艦隊到達瓜島的塔薩法隆加(Tassafaronga)附近時,與前來迎擊的美軍第67特混艦隊(Task Force 67)迎頭相撞!與隻有8艘驅逐艦的田中艦隊相比較,在賴特海軍少將指揮下的美軍第67艦隊擁有4艘重型巡洋艦,1艘輕型巡洋艦及6艘驅逐艦。僅從力量對比上看這將是一場一邊倒的戰鬥,與裝備203mm重炮的四艘萬噸級的重型巡洋艦相比平均噸位不過2000噸的日本驅逐艦隊幾乎毫無獲勝的可能。然而事實並沒有那麽簡單。

田中賴三

擁有大口徑火炮的美艦從戰鬥一打響就開始用重炮轟擊日艦。而日艦卻並不與美艦隊射,原來田中中將在出發前曾明確指示各艦:[此次行動的任務是運送補給品,不到萬不得以,不使用艦炮,盡量用魚雷攻擊]。第2艦隊的日艦各艦艦長忠實地執行了這一命令。在漆黑的海面上美艦炮口的閃光則成為日艦的最佳瞄準點。在僅僅不到30分鍾的混亂的夜戰中,日本人出色的魚雷技術再次得到了證明。裝備93式氧氣魚雷的日軍驅逐艦隊大獲全勝。戰鬥中4艘重型美國巡洋艦中[Northampton號]被2條魚雷擊中沉沒,[Minneapolis號], [[New Orleans號],[ Pensacola號]遭到重創。另有2艘美軍驅逐艦遭到己方巡洋艦誤射,被拖回基地。與此相比日軍之付出了前哨驅逐艦[高波號]沉沒的輕微代價。在夜戰中賴特少將的旗艦[Minneapolis號]巡洋艦受創,由[Honolulu號]輕巡洋艦上的蒂斯代爾少將指揮艦對撤離了戰鬥。而頑強的田中少將則指揮他的7艘驅逐艦在美艦撤離後完成了對瓜島的補給任務。至此日艦取得了塔薩法隆格海戰的完全勝利。

重型巡洋艦明尼阿波利斯重型巡洋艦明尼阿波利斯

重型巡洋艦新奧爾良也重型巡洋艦新奧爾良也

然而這一局部勝利並不能改變日軍在瓜島的不利局面,在塔薩法隆格海戰後,田中先後又組織了兩次[老鼠快車]對瓜島進行補給,由于美軍的空襲均遭到慘重損失。1942年底日軍統帥部不得不決定撤離瓜島。撤退任務再次落在了[東京老鼠快車]身上。在經過周密的安排後1943年2月有20艘驅逐艦組成的快速運輸艦隊,成功的分三批將瓜島上堅持作戰的第17軍的第2,第38師團撤出,這也是日軍在太平洋戰爭中少有的幾次成功的海運撤退行動。 田中賴三少將在瓜島戰役中的優異表現在戰後得到了廣泛認可,但是在當時去沒有得到日本軍部的任何表彰,反而在1942年底,瓜島戰役結束前即被解除了艦隊的指揮權。

評價

田中賴三被解職的理由是多方面的 。 首先是他在塔薩法隆格海戰中的表現。按照日本海軍的傳統編隊習慣,旗艦往往位于艦隊的最前端,然而日本軍部根據事後[調查],發現當日沖在艦隊最前方的是[高波]號驅逐艦,而排在艦隊中部的田中中將乘坐的旗艦[長波]號驅逐艦在戰鬥中,在向美軍艦隊發射魚雷後,隨即轉向規避,退到了編隊的後方[並未積極參加對美艦的戰鬥],而沖在最前面[高波]號驅逐艦卻因遭到美軍主力艦隊的重炮的集中打擊,並被一枚魚雷擊中,最終傷重沉沒。由此軍部認為盡管田中取得了海戰的勝利,但是在戰場上田中中將[沒有發揮一名指揮官應發揮的作用]。 而田中本人對此並不以為然,在塔薩法隆格海戰後的海戰中,田中始終堅持他自己的意見:不把旗艦至于艦隊的最前端,而是放在中間。田中認為,為了顯示出艦隊指揮官的[英勇]而讓艦隊旗艦沖在最前面是不明智的,一旦旗艦受創沉沒,艦隊將失去指揮,是絕對不可取的。

此外在海戰中田中命令各艦盡量在遠距離用魚雷攻擊敵艦,而避免與美艦正面的炮戰,雖然從結果上看田中的艦隊戰果輝煌,但是在日本海軍部,譴責田中少將消極避戰的聲音並不少見。 倒是戰後美軍將領們對田中在這次海戰中的表現大加贊賞,認為田中採用的戰術無可指責。其靈活機動的戰術在最大程度上減小日軍驅逐艦隊的損失的同時,重創了美軍艦隊。

但是此後發生的事情,卻讓田中如同受到了上天的戲弄。 塔薩法隆格海戰後一周的12月7日夜,田中少將率9艘驅逐艦補給瓜島,但在美軍的空襲下,[野分]號驅逐艦受重創,田中被迫放棄了補給任務。4天後,也就是11日中午田中再次率11艘驅逐艦從肖特蘭島出航,完成7號被迫中斷的補給任務。田中一如既往把他的新旗艦滿載排水量達3700噸的[照月]號驅逐艦部署在了艦隊的中前部,[江風][涼風]兩艘驅逐艦被作為前哨艦,置于艦隊的最前方。盡管當時與田中同乘[照月]號的第六十一驅逐艦隊司令則満宰次大佐對旗艦居中的編隊方式表示出了極大不滿,但是田中根本不為所動。然而這次田中卻令人不可思議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當夜在艦隊接近瓜島時,遭到了來自[亨德森]機場的美軍戰機的空襲,但是空襲並沒有給日軍造成什麽實際損失。22點45分左右11艘日軍驅逐艦中6艘開始通過懸浮鐵桶向瓜島卸載物資,包括[照月]號在內的5另外5艘則負責警戒。然而駐瓜島美軍迅速派出了數艘魚雷艇迎戰,夜色中機敏的美軍魚雷艇竟然擺脫了[江風][涼風]兩艦的糾纏,向排在艦隊第3位的田中少將的旗艦[照月]號驅逐艦發射了魚雷,並準確命中。這是的時間是11日夜23點,受重創的田中座艦上立刻烈焰熊熊。大火引爆了[照月]號上的彈葯庫引發了大霹靂,艦員傷亡慘重,田中本人亦負傷,失去了動力的戰艦懸浮在海面上劇烈的燃燒著。為了防止天亮後被趕來增援的美國艦隊俘獲,田中被迫下令乘員棄艦,艦隻自沉。日軍剩下的驅逐艦雖然繼續執行了補給任務,由于日軍旗艦被擊沉,加之美軍魚雷艇的幹擾,真正到達瓜島的物資非常有限。加之12月7日田中對瓜島補給的失敗。聯合艦隊的上層對田中的不滿溢于言表。

田中被解職的另一個原因來自他對補給任務本身的看法。就田中賴三個人而言,他對于[東京老鼠快車]這種冒險式補給並不認同。在他看來這種毫無空中掩護而且代價巨大的補給應該的迅速中止。在12月11日海戰之後,他向山本五十六大將提出如果不能為他提供更多的驅逐艦用于補給並提供適當空中掩護,補給將被迫中斷。這令原本就對田中深為不滿的山本大為惱火。田中中將這一態度也從一定程度上堅定了山本大將解除田中職務的決心。 12月底田中賴三被正式解除指揮權後,被短期調入軍令部後轉任日本本土舞鶴海軍兵団司令,1943年更被調入緬甸戰場任第13根拠地戰隊司令,直到1944年底田中才得以晉升為海軍中將,但他再沒有獲得過艦隊的指揮權。戰後田中並未受到太多的追究,平靜的生活在日本。和大多數日本將領一樣,田中至死也對自己在戰爭中的表現絕口不提,1969年田中病死于日本山口縣老家。

軍銜

1914年12月 海軍少尉

1916年12月 海軍中尉

1919年12月 海軍大尉

1925年12月 海軍少佐

1930年12月 海軍中佐

1935年11月 海軍大佐

1941年10月 海軍少將

1944年10月 海軍中將

職歷

1913年12月 海軍兵學校卒業

1915年10月 巡洋艦「笠置」乘員

1916年8月 戰列艦「金剛」乘員

1918年7月 駆逐艦「楠」乘員

1920年11月 潛水艇母艦「韓崎」分隊長

1921年11月 海防艦「磐手」分隊長

1923年11月 輕巡洋艦「由良」水雷長

1924年12月 第5戦隊 參謀

1929年11月 呉鎮守府參參謀

1930年11月 駆逐艦「太刀風」艦長

1931年10月 駆逐艦「潮」艦長

1932年12月 橫須賀鎮守府參謀

1937年1月 第2驅逐艦隊司令

1937年12月 輕巡洋艦「神通」艦長

1939年11月 戰列艦「金剛」艦長

1941年5月 第6潛水艇隊司令

1941年9月 第2雷擊艦隊司令

1942年12月 軍令部參謀官

1943年2月 舞鶴海兵団司令

1943年10月 第13根拠地戰隊司令

1946年6月 轉入預備役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