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義一

田中義一

田中義一(たなか ぎいち ,1864年7月25日-1929年9月29日)山口縣人,日本陸軍大學畢業,繼山縣有朋之後長州藩第二代領導人,陸軍大將。政友會第五任總裁,日本第26任首相,作為軍人政治家有超群的策劃能力和良好的視野,長期在日本軍政兩屆呼風喚雨,在國內實行高壓政策。摧殘議會政治,在國外推行滿蒙分離政策,阻撓中國統一。皇姑屯事件後,昭和天皇借口在炸死張作霖事件上他的上奏前後矛盾,將其罷免,不久失意死去。著名的《田中奏折》經過考證是另一個甲級戰犯鈴木貞一的作品。

  • 外文名稱
    たなか ぎいち
  • 姓名
    田中義一
  • 國籍
    日本
  • 出生日期
    1864年7月25日
  • 逝世日期
    1929年9月29日
  • 職業
    陸軍大將
  • 畢業院校
    日本陸軍大學

情報天才

出生背景

日本陸軍大將,男爵。出生于萩的菊屋橫町,其父田中信佑是在藩主出行時負責打傘抬轎子的低級武士。田中義一是他的第三個兒子。田中生下來個頭就很大,以至他母親懷孕時被人誤以為懷了雙胞胎。少年時代就非常淘氣,1876年,他14歲時曾一度參加前原一誠領導的武士叛亂,事後自首,以年幼無知幸免于罪。此後曾做過村公所雜役、國小教師。

田中義一田中義一

當時的長州,遍地都是明治維新英傑遺跡,不難想象,田中也許在夢中都在追尋著他們的足跡。 20歲以後入陸軍教導團,陸軍士官學校(舊8期)、1886年任陸軍少尉,1892年田中二十九歲時從陸軍大學第八期畢業,佩中尉銜。這與當時軍界許多同齡人相比,田中義一的起步可謂為時較晚。但素以不讀書聞名的田中義一自步入軍界後,卻在歷次對外侵略戰爭及整建軍隊中,屢屢展露奇才,並依靠其特有的鑽營之道,博得同出一鄉的軍閥首領山縣有朋桂太郎等賞識,官運亨通,成為長州系軍閥嫡系繼承人。

俄國通

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他于1895年任第一師團中尉參謀,為第一師團製定了動員製度。內容非常細致,完成度很高,幾乎是原方案被採用,其它師團也都把它借去使用。為此他得到認可,隨後參加了金州、大連、旅順等戰役,晉升大尉,戰後進入參謀本部第二部搞情報。田中學的是俄語,而且很不錯。到二部報到以後,二部把他派到俄國去留學去了。田中在俄國幹得很賣力,每星期都拉著認識的老毛子去教堂做禮拜,還參了沙俄軍,自己親自去掌握第一手資料。到了日俄戰爭前夕,成了陸軍首屈一指的俄國通,擔任俄國課課長。

那時伊藤博文出訪俄國,想和沙俄談判解決問題。田中仗著年少氣盛,在伊藤面前極力反對與沙俄談判,讓伊藤大為生氣。但是伊藤是生氣管生氣,對田中的才能還是很欣賞,在日俄戰爭時推薦他去大山岩的滿洲軍總司令部當參謀。參加了營口、海城等戰役,據說在那裏認識的還是胡子的張作霖。奉天會戰後,堅決主張停止追擊,確保戰果。戰後獲得三級金鵄勛章

陸軍中樞

工作作為

戰後他總結戰爭經營,嘗試改革軍隊內部。1907年,田中受命試行軍隊教育改革,任第一師團第三聯隊長,改革中引進了尊重個性、聯隊如家、官兵協調等新式教育方針,補充了體罰,指揮刀操練的單一教育方法,在軍內擴大了影響。這時他已經是讓人刮目相看了,加上田中又是長州人,"親不親,家鄉人",這就升了一級,到主管作戰的一部去了。

田中義一到一部以後,寫了一份叫《隨感雜錄》的意見書,裏面從國家戰略,軍事戰略一直侃到軍隊的組織,製度,通過兒玉源太郎大將就遞到山縣有朋元帥那兒去了。山縣一看,嗯,不錯,跟明治天皇一報告,回來對田中說:"你就搞個帝國國防方針看看吧"。 他就拉著海軍的財部彪大佐一起製定了個方案,規定陸軍平時要25個師團,戰時要50個師團,海軍要建成八八艦隊

1909年田中升任軍事課長,、第二旅團長、陸軍省軍務局長,此間主持修改製訂了《部隊內務書》、《步兵操典》《輜重兵操典》、《陸軍教育令》、《陸軍補充令》,他在任中的作為證明了他的實力。1910年11月,他一直倡導的帝國在鄉軍人會成立。該會是將已經結束現役的後備役軍人組織起來,既可削減國家軍隊維持費,同時又能把國家意志廣泛傳播到國民當中去(之後預備役也列入其中)。該會在起立之初僅以陸軍為對象,從1914年開始把海軍也加入進來,使該組織最終完善。另外,他讓強烈批判軍閥勢力擴大到政界的大隈重信擔任帝國軍人後援會會長,為此大隈不僅停止了對軍部的批判,還轉為軍部的擁護者,開始和當時的桂太郎首相、寺內正毅陸相接近。此後,擔任軍務局長的田中與上原勇作陸相一起在第二次西園寺公望內閣時提出增設兩個師團以保衛朝鮮、滿洲等新開拓的領土,由于當時政府奉行財政緊縮政策,沒有答應他們的要求。上原陸相提出辭職,陸軍拒絕提出後任陸相人選,內閣不得不總辭職。這次事件成為第一次護憲運動的導火索。

其他動作

1913年末,他赴歐美考察,回國後創立了青年團組織,企圖通過官辦組織來對應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思想混亂的局面。由于這個組織是針對國小畢業後到被征兵入伍之間的人員的組織,所以和在鄉軍人會一樣發揮著向國民傳播國家意志的作用。

1915年8月,作為幕後黑手,參謀次長田中義一少將策劃了向袁世凱提出臭名昭著的二十一條,後遭到中國人民強烈反對而未遂。

擔任陸相

1918年原敬內閣成立後,山縣有朋推薦他入閣擔任陸相。1920年6月製定大力充實國防的14年計畫,huode在任期間發生了俄羅斯尼克拉耶夫斯克港日本領事館遭襲擊,七百多名日本人被殺害的事件。在野黨攻擊陸軍應對此次事件負責,他一策劃指導了向西伯利亞出兵事件。期間他和薩摩派的領袖上原勇作參謀總長矛盾不斷,大藏相高橋是清甚至向原敬首相提出廢止參謀本部的建議。1921年11月首相原敬遇刺後。高橋是清接任首相,陸相換成了山梨半造,進行了日本第一次裁軍,7個月後,他在在第二次山本權兵衛內閣再次出任陸相,並晉升為大將,獲男爵爵位,被列入華族。恰逢1923年9月關東大地震爆發,他利用陸軍的設施、人員、物資為關東大地震後的復興重建工作盡了力,但那屆內閣因虎門事件(刺殺攝政太子裕仁)而總辭職。

1924年他創立了全國性青年組織"大日本聯合青年團",這個組織有二百五十萬成員,成為田中強有力的支持母體。

獻身政黨

1925年5月,被人普遍認為會成為元帥的田中義一突然退出現役,準備去政界混。去政界混的意思並不是僅僅想當總理,就田中義一當時的地位(原敬內閣,第二次山本權兵衛內閣兩任陸軍大臣),這個總理遲早是他的。那他還想幹嗎?想當政黨黨魁。很簡單,當時已經是政黨議會製了,他要犧牲自己的元帥稱號來為軍人換取更大的空間。就這樣1925年田中退出現役,去立憲政友接替高橋是清就任第五任總裁,這個"立憲政友會"也不是小幫會,那是伊藤博文"親手締造"的政黨,怎麽說說就給他田中當老大呢?田中沒空著手去,帶了三百萬日洋的見面禮。這三百萬日洋在當時是個什麽概念?300萬是一個陸軍大將500年的工資。他怎麽來的,原來這次西伯利亞出兵,陸軍用掉機密費2400萬日洋!其中寺內正毅內閣用掉340萬,剩下的2000多萬全是原敬內閣用掉的,原敬內閣的陸相就是田中義一。現在知道他的錢是從哪兒來的了吧

雖然當時在加藤高明領導下成立了護憲三派內閣,但憲政會作為第一大黨仍執政界牛耳,結果第一次加藤內閣在政友會的攻擊下發生動搖而總辭職。大選後的組閣權再次落在加藤手上,他拒絕加藤高明的入閣邀請,繼續作對。第一次若槻禮次郎內閣時期,他猛烈攻擊政府的對華政策,利用金融危機下出現的整理震災票據問題,策動樞密院官僚以"違憲"為由,否決政府的救濟台銀緊急敕令案,迫使若槻禮次郎內閣總辭職。

內閣首相

出任首相

1927年4月20日,田中義一出任政府首相,掌握了大權,據說當時元老西園寺公望原來準備推薦貴族院的田健次郎接任首相,結果卻是第一次根據"憲政的常識"把政權移交給在野黨,成立了田中內閣。但內閣中法相原嘉道不是政黨黨員,內相鈴木喜三郎曾擔任過引發第二次護憲運動的清浦內閣法相。田中本人更是一個典型例子,他在護憲運動結束後才加入政黨。內閣中雖然有許多政友成員,但該內閣決不是在建立在護憲三派內閣的延長線上,奉行的政策與加藤、若槻兩人所推進的大正民主主義政策背道而馳。在具體政策措施上,比如政府在政策綱領中提出了地方分權,並設定了由田中親自擔任會長的行政製度審議會,對此進行討論,提出引入道州製、賦予婦女公民權等至今仍在議論的議題。然而最終實現的隻是擴大了一小部分自治權而已。政友會長期主張的知事公選製也被內務官僚和內相阻止了。

新內閣面臨的緊急課題,是擺脫空前嚴重的金融危機。根據大藏相高橋是清的建議,內閣成立後第三天便發出緊急敕令,宣布全國銀行一律停兌三周。在此期間,由日本銀行向各銀行發放22億日元非常貨款,由政府補助日銀5億日元、台銀2億日元,幫助壟斷資產階級渡過了難關。隨後,政府修訂了《銀行法》,規定開業銀行資本不得少于100萬日元,強製加速資本集中過程,使一大批中小銀行在金融危機中破產或被吞並,而三井、三菱等五大銀行資本急劇增加,五行資本總額竟一躍達到全國銀行總資本的三分之一。

摧殘議會

田中內閣在金融恐慌以外的問題上則更為嚴峻,因為該內閣是在若槻內閣辭職後匆忙成立的,是一個以少數執政黨為基礎的政權。1927年6月,在野黨憲政會和政友本黨合並成立民政黨。該黨打著"貫徹天皇統治下的議會中心主義"口號在三菱財閥支援下,主動接近元老等官僚勢力,抨擊田中內閣的內外政策,意在上台執政,對田中義一政權構成巨大威脅。田中決定通過將在1928年舉行的大選塑造一個強有力的執政黨。為了贏得選舉,政府對一百多名知事以下的地方官吏進行更迭、調任。同時通過賄選、利誘等手段大肆幹預選舉活動。凡提及"300萬日元"或"陸軍機密費"的演說,一律遭到政府禁止。在野黨民政黨也加入賄選戰。選舉結果政友會未及半數,僅比民政黨多獲得一個議席。為此田中用大量的金錢和職位對中間派人士進行分化拉攏工作,謀求控製議會。最終獲得217個議席,以微弱多數取得了議會中"不自然的多數黨"地位。這就是日本首次進行普選的真實情景。

此次選舉暴露出內閣的軟弱性。由于幹涉選舉而遭抨擊的鈴木內相被迫辭職,由望月圭介郵遞相接任。田中為確保政治資金來源,將空出的郵遞相的位子給了剛剛當選議員、有日立製作所背景的久原房之助。對此不滿的水野煉太朗文相提出辭職。這些都是由于田中在金錢和人事上的作法而引發的,從此媒體就稱他為"和製墨索裏尼"、"唐吉訶德"。

由于執政黨和內閣都不穩固,因此雖然本屆內閣通過了政友會一直主張的把地租和營業稅向地方轉讓的法案,但大多數重要法案未能審議完成。這次大選當選的議員中有8人來自無產政黨,使得一向憎恨工農運動的田中如臨大敵。為對付以社會秩序特別是經濟混亂為發端而漫延的共產主義思潮,1927年3月15日凌晨,田中內閣命令全國警察同時出動,一舉逮捕共產黨及其同情者1000多人,解散了三個左翼政黨,32個左翼學生團體,解聘了78名教授,殺害日共書記長渡邊政之輔,進步議員山本宣治三·一五事件使得日本共產黨和工農運動受到慘重損失。

在鎮壓工農運動的同時,田中還在第56次臨時議會上提出治安警察修改法,當議會否決這一提案後,田中無視議會,以緊急敕令的形式頒布了這一法律,修改治安維持法,強化了治安維持法中的罰則,在全國設定特高警察,強化思想統治,這樣,自明治以來經數十年努力好不容易建立的議會政治,反而被田中這個內閣首相所踐踏。這意味著政黨內閣否定了議會的作用。曾以"連綿陰雨後的晴天"贊頌護憲三派內閣成立的美濃部達吉教授不勝感慨的說:"看到近來日本政治情況,不禁使我們感到政治黑暗時代的來臨。"

外交困局

出兵濟南

田中義一上台,便大肆攻擊前內閣的外交政策,指責前外相幣原喜重郎"把中國的赤化看作別國的內事,與我無關,實屬荒謬絕倫"。在"重新整理外交"口號下,他竭立推行"積極對華政策",親自兼任外相,並任命殖民主義先鋒森恪為外務省政務次官,協助他製訂和推行侵華政策。他否定了幣原協調外交路線,向強硬外交路線轉換。政府召開"東方會議",確定了處理滿蒙問題的方針。為確保日本在滿蒙的利益,日本政府以日本僑民受到國民革命軍(北伐軍)侵害為名三次向山東派兵。

田中義一召開臭名昭著的田中義一召開臭名昭著的

第一次出兵在1927年5月28日,兵力約4000人,佔領了山東濟南。第二次出兵在1928年4月17日,兵力約5000人。日軍再次進據濟南後,蓄意挑起中日兩軍沖突,製造駭人聽聞的"濟南慘案"。然後以此次事件為借口,擴大戰端,于5月9日第三次出兵增援,總兵力達到15000人,殺害了3000多中國人。毫無疑問,田中是想把國民的註意力從國內政局上轉移開。

滿蒙分離

濟南慘案"後,國民革命軍以怒濤之勢繼續北進,日本豢養的奉系軍閥敗局已定。1927年6月27日至7月7日,田中義一主持召開有外務省、軍部、朝鮮總督府、關東廳、駐華公使及總領事等要員參加的"東方會議,"製訂了《對華政策綱領》,確定了將中國本土的"滿蒙"加以"區別",確保日本在中國東北特殊權益的"根本方針",並為達到這一目的,不惜採取"斷然自衛措施"。"

如何實現這一目標?田中與軍部出現分歧。軍部主張靠關東軍武力解決。田中卻認為為避免英美列強幹涉,要靠張作霖。田中的如意算盤是,以架設索倫、吉會、長哈三條鐵路和聯絡中東、吉會二線的兩條鐵路、總計五條借款鐵路為由,迫張作霖同意;五條鐵路一通,滿蒙與關內分離便實質性地實現,日本對滿洲的控製也就水到渠成,無須關東軍再去動兵了。

田中與張作霖關系甚深。1904年日俄戰爭期間,馬賊張作霖被日軍以俄國間諜罪名捕獲。要被槍斃的關口,陸軍參謀田中義一向福島安正少將請命,將張作霖從槍口下救出。20多年後,馬賊張作霖成了中國的東北王,參謀田中義一也成了日本首相。 田中決不白救命。從日本人槍口下逃命的張作霖,也深知他這個東北王一天也離不開日本槍口的支持。1922年第一次直奉戰爭,奉軍的作戰計畫多半出自日本人之手;第二次直奉戰爭,日軍全力支持張作霖,使奉軍把直系軍隊趕過江南,張作霖成為北京的統治者。1925年底郭松齡倒戈,率軍直撲沈陽。當時東北軍的精銳幾乎都掌握在郭松齡手裏,若無日本方面調遣駐朝鮮龍山的軍隊直插沈陽緊急增援,恐怕張作霖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所以田中說"張作霖如我弟弟"。他不相信張作霖會不答應他的條件。

他估計對了。張作霖也是愛東北、愛國家之人;但他更愛張家。在國事家事不可兩全的那個夜晚,張作霖愁腸萬端,憂心如焚,幾近心力衰竭。為這五條鐵路,一晚上這位也算叱吒風雲的人物竟老去十歲。第二天出現在日本人面前的張大帥,是一個完全垮掉的人。他語無倫次,目光遊移,躲躲閃閃又含含糊糊,但全部同意了田中的條件。日本人也知道"不戰而屈人之兵"乃兵法的最高境界。田中以為自己達到了這個最高境界。滿鐵總裁山本條太郎在北京回東北的火車上邊喝啤酒,邊滿面春風傲然地說:"這等于購得了滿洲,所以不必用武力來解決了。" 他們高興得太早了。中國還有一句老話,叫做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田中身後的那隻黃雀,是關東軍高級參謀河本大作

兩頭受氣

河本以關東軍司令官武藤信義隨員的身份,參加了田中的"東方會議"。田中完全沒有想到,他在規劃佔據滿洲的計畫,河本也在規劃;而且這個在會議上根本沒有發言權的無名小輩河本,竟然一下子就弄翻了他的精心設計的那條船。河本曾任駐北京的武官助理,回國後出入大川周明在皇宮氣像台組織的大學寮,是永田鐵山的一夕會的重要成員。河本大作和關東軍司令官的村岡長太郎(陸大16期軍刀組),參謀長的齋藤恆(陸大19期)認為維持這條"滿蒙生命線"的最大障礙就是老狐狸張作霖。隻要除掉這條老狐狸就萬事大吉,田中依靠張作霖完全是不靠譜的幻想。

1928年6月4日,沈陽城外皇姑屯方向一聲巨響,黑煙飛揚到兩百公尺上空,張作霖乘坐的蔚藍色鋼鐵列車被炸成兩截。田中聽到這個訊息後,流著眼淚寫信給滿鐵總裁山本條太郎 :"一切都完了" 。他不是單哭張作霖。自皇姑屯那輛列車出軌之後,日本政治便脫離了田中的控製。河本大作的一包炸葯要了田中義一的老朋友的命,也使田中本人成了日本政治風箱裏兩頭受氣的老鼠。 田中義一後來大罵河本大作:"真是混蛋! 簡直不懂為父母者之心!"

昭和天皇問起這件事的時候,田中義一就一五一十全跟天皇說了,向天皇保證一定嚴肅處理這種無組織無紀律的行為,把那河本送上軍事法庭。 田中一回來,政友會的中野正剛就在國會以此事攻擊政府參與謀殺它國大元帥。田中剛剛想說明政府與此無關,陸軍參謀總長宇垣一成就跳了出來說沒那事,那是誣蔑陸軍,往陸軍的臉上抹黑。田中這才知道他管不了這事了:河本的後台是關東軍,不,是全體大日本帝國陸軍。 這下田中抓了瞎。 田中一看風聲不對,就又跑到宮裏和天皇說:"查了,和陸軍沒有關系,確實是南方革命軍幹的",這下把昭和天皇氣得不行。一下子那他就給轟了出去。還對侍從長鈴木貫太郎說田中說話前沿不搭後語,以後不需要再來見他了。鈴木就把這句話原原本在地就批發給了田中。 田中這一下可慌了。失去了天皇的信任,這內閣可就完了蛋了。好說歹說,請鈴木給美言幾句,求天皇再給個機會,能讓他把話給圓過去,但是給鈴木一口拒絕了。這一下田中內閣隻好在1929年7月2日辭職。

下野後的田中曾返回故鄉走訪親朋好友,有人問他是否會辭去政友會總裁解甲歸田,田中"環顧左右二言他",其得力助手森恪倒是直言不諱,揚言東山再起。但是天不由人,9月28日田中身著和服,參加政友會幹部晚餐會,觀看藝伎表演後不禁興致大發,信手寫下"嘗博紅樓狹美人"條幅一條。是晚返回愛妾富子處下榻,次日晨心髒病猝發而亡。

田中奏折

"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滿蒙"這句臭名昭著的話,據說就出自他向昭和天皇提的洋洋四萬言的書面報告,世稱"田中奏折"。這篇東西一直是真偽難辨。遠東軍事法庭上,曾做過民國外交部次長的秦德純在出庭作證時也隻是說"真的也好,假的也好,問題是日本軍閥就是按照這份預言書去行動的"。沒能確認其真實性。 那麽這份東西是怎麽被中國人得到的呢?一般有三種說法。 第一種是說張學良的部下王家楨從日本得來的。怎麽得來的又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是通過當時政友會議員,當過鐵道大臣和郵遞大臣的床次竹二郎認識了內大臣牧野伸顯,從宮內廳資料室偷出來的。這位牧野伸顯就是戰後首任日本首相吉田茂的老丈人,也就是現在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的太姥爺。另一種說法是通過旅日華僑蔡智堪從某政治家家裏偷出來的。 第二種是說渾名叫"洋和尚"的餘日章化了5萬美金從日本買來的。這位餘日章就是蔣介石和宋美玲結婚時的證婚人。 第三種是說蘇軍情報機關"格魯烏"從日本得到的,後來由托洛茨基給了中國人翻譯出版的。1930年這篇文書一發表,立即引起軒然大波。美國人認為那是日本的《我的奮鬥》,所以總理大臣犬養毅趕緊出面否認這篇奏折,理由是裏面有幾處事實不對,比如死了的山縣有朋怎麽又活了,田中義一怎麽糊塗也不會把自己出訪歐美的事情弄錯什麽的。說那是一篇偽書。 請大家註意,否認田中奏折的真實性並不是說那篇東西是誰偽造的,而隻是說那篇東西不是田中義一寫的。那篇東西的確出自日本人之手則是連甲級戰犯松岡洋佑和重光葵都不否認的。 出自哪個日本人的手呢?現在日本的學術界一般認為是出自甲級戰犯鈴木貞一之手。當時日本政界有一個言必稱"本人是帝國主義者"的政治家叫森絡,他委托當時參謀本部作戰科參謀鈴木貞一寫一份關于滿蒙政策的秘密報告。鈴木和關東軍高級參謀河本大作大佐(謀殺張作霖的皇姑屯事件主謀),石原莞爾大佐(9.18事變的主謀)等人商議後起草了這份檔案。裏面的主要思想是河本大作和石原莞爾的,這就可以解釋日後的事態發展怎麽就和這篇東西那麽一致這個疑問了。

田中奏折田中奏折

人物簡歷

1863年6月22日 出生于長州(今山口縣)

1883年 進入陸軍士官學校

1886年 任陸軍少尉

1889年 進入陸軍大學

1894年 任第一師團參謀

1904年 任滿州軍參謀

1909年 任軍務課長

1918年 任原敬內閣陸相

1923年 任第二次山本內閣陸相

1925年 任立憲法政友會總裁

1926年 任貴族院議員

1927年 任首相兼外相

1929年 總辭職

9月29日去世,66歲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