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益物權

用益物權

用益物權,是物權的一種,是指非所有人對他人之物所享有的佔有、使用、收益的排他性的權利。比如土地承包經營權建設用地使用權宅基地使用權地役權、自然資源使用權(海域使用權探礦權採礦權、取水權和使用水域、灘塗從事養殖、捕撈的權利)。

"用益物權"這一概念在中國《民法通則》中沒有出現,有關用益物權的規定也隻有零星幾條。物權法草案第123條規定:"用益物權人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內,對他人所有的不動產,享有佔有、使用和收益的權利",嚴格說來這也不是用益物權的立法定義。因此,在中國民事立法上難以給用益物權一個明確定義。在民法學上,所謂用益物權,是指非所有人在他人所有的物上享有的佔有、使用和收益的他物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一十七條規定:用益物權人對他人所有的不動產或者動產,依法享有佔有、使用和收益的權利。

  • 中文名稱
    用益物權
  • 外文名稱
    usufruct
  • 定    義
    非所有人在他人所有的物上享有
  • 出    處
    《物權法》
  • 舉    例
    土地承包經營權
  • 特    征
    著眼于財產的使用價值

​基本簡介

用益物權,是物權的一種,是指非所有人對他人之物所享有的佔有、使用、收益的排他性的權利。比如土地承包經營權、建設用地使用權、宅基地使用權、地役權、自然資源使用權(海域使用權、探礦權、採礦權、取水權和使用水域、灘塗從事養殖、捕撈的權利)。

用益物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一十七條規定:用益物權人對他人所有的不動產或者動產,依法享有佔有、使用和收益的權利。

主要特征

1.用益物權具有用益性;

2.用益物權具有獨立性;(地役權除外)

3.用益物權具有佔有性;

主要特點

與所有權、擔保物權相比,用益物權具有以下特征:

1.用益物權以對標的物的使用、收益為主要內容,即註重對物的使用價值,並以對物的佔有為前提。這區別于擔保物權註重物的交換價值的特點。

2.用益物權除地役權外,均為主物權;擔保物權為從物權。

3.用益物權雖然也可以在動產上設立,但是從用益物權的具體類型來看,用益物權主要以不動產為客體,這主要是便于通過登記公示。

4.用益物權是直接支配他人的物的權利。用益物權人可以直接支配標的物,不需要他人行為的介入。

發展趨勢

概述

用益物權是人類在社會實踐中,為解決物質資料的所有與需求之間的矛盾而產生發展起來的,是所有權與其權能相分離的必然結果。這種分離適應了商品經濟要求擴大所有權、擴展財產使用價值的需求,對于滿足當事人的需求、充分發揮物質資料的效能、促進社會經濟的發展,無不具有重要的作用。因而,不同時期、不同性質的法律都給用益物權以確認和保護。自從《漢謨拉比法典》出現永佃權的萌芽以來,經過羅馬法及受羅馬法影響的《法國民法典》和《德國民法典》的發展,用益物權已經形成了完備的體系,成為現代物權法的重要支柱之一。經過幾千年的發展演變,用益物權呈現出以下發展趨勢:

用益物權逐漸成為物權法的中心

自物權製度產生以來,經演變發展,形成了兩個各具特色的物權體系,即羅馬法物權體系和日耳曼法物權體系。這兩個物權體系由于價值觀上的差異,在物權觀念上存在著很大的差別,並對後世物權法產生了不同的影響。羅馬法的物權製度是簡單商品經濟的法律表現,它以“個人主義”為立法思想,形成了以所有權為中心的物權法體系,強調物的“所有”而非“利用”。這種物權觀念對大陸法系國家的民法影響甚大。日耳曼法的物權製度是農業經濟的法律表現,它以“團體主義”為立法思想,形成了以物的“利用”為中心的物權法體系。這種物權觀念對英美法系國家的財產法影響甚大。羅馬法的以“所有”為中心的物權觀念適應了資本主義初期經濟發展的需要,為大多數資本主義國家所接受。但是,隨著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這種觀念逐漸不能適應社會經濟發展的需要,而日耳曼法的以“利用”為中心的物權觀念,卻頗符合社會經濟發展的要求,因而為許多國家所重視和採納。在現代法中,無論是大陸法系國家的民法,還是英美法系國家的財產法,以“利用”為中心的物權觀念都在法律中得到了充分的反映,以物的“所有”為中心的物權觀點,已經被以物的“利用”為中心的物權觀點所取代。用益物權作為以物的使用收益為內容的物權,反映了現代物權法以“利用”為中心的物權觀念。因此,可以說,現代物權法的核心在于用益物權。

用益物權

用益物權因社會經濟的變遷而發生變動

用益物權是社會經濟條件的具體法律表現,因而,用益物權因社會經濟的變遷而不斷發生變動。這種變動表現出兩種相反的趨向:一方面,新的用益物權種類不斷出現。用益物權的種類取決于人們對財產的控製和利用程度。隨著科學技術的廣泛採用,人們對財產的控製能力大大增強,對財產的利用程度日益加深,這就要求法律確認新的用益物權。例如,在羅馬法中,隻有役權、地上權、永佃權等用益物權,而在現代物權法中,除這幾種用益物權外,在許多特別法中還規定了諸如採礦權、水權等用益物權。在中國,新的用益物權種類更是層出不窮。隨著經濟體製改革的不斷深入,用益物權的重要性日益為人們所重視,出現了許多新的用益物權,如國有土地使用權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國有企業經營權、國有資源使用權等。這些新的用益物權的出現,對于最佳化資源配置,解決資源的所有與利用之間的矛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另一方面,固有的用益物權種類有所減少。在新的用益物權不斷出現的同時,固有的某些用益物權,隨著社會經濟的變動而逐漸失去存在的基礎,例如,在中國的台灣省,永佃權因台灣政府實施耕者有其田政策而消失,固有法上的典權已趨式微,設定地役權甚為少見。再如,隨著中國社會主義土地公有製的建立,舊中國的在土地私有製基礎上產生的永佃權、典權等用益物權隨之消滅。

用益物權的權能在逐步擴大

隨著人們對財產控製能力的增強和對財產利用程度的加深,不僅導致產生新的用益物權,而且也使用益物權的權能發生變化,呈現出不斷擴大的趨勢。例如,按照傳統的地上權理論,地上權人隻享有在土地上營造建築物或種植樹木的權利,而不涉及地下或空間。但是,在現代社會,土地資源的利用已從地表向地下和空中發展,出現了土地利用立體化趨勢。對于這種發展趨勢,傳統的地上權理論是無法解釋的,因而各國民法借助于擴大傳統地上權的權能,以適應土地利用立體化的發展趨勢。這就出現了所謂的“區分地上權”或“空間地上權”。有人認為,這是一種新的用益物權。但我們認為,這種“區分地上權”或“空間地上權”與傳統的地上權隻是在量的方面存在差別,並無本質的不同。“區分地上權”或“空間地上權”仍屬于地上權的範圍,隻是地上權的權能擴大而已。例如,《日本民法典》于1966年依第93號法律在地上權一章的第269條中追加了“地下、空中的地上權”的內容,規定:“地下或空間,因定上下範圍及有工作物,可以以之作為地上權的標的。于此情形,為行使地上權,可以以設定行為對土地的使用加以限製。”“前款的地上權,即使在第三人有土地使用或收益權利情形,在得到該權利者或有以該權利為標的權利者全體承諾後,仍可予以設定。于此情形,有土地收益、使用權利者,不得妨礙前款地上權的行使。”中國台灣的《大眾捷運法》亦規定了空間地上權。該法第19條規定:“1.捷運系統主管機關因線路工程上之必要,得穿越公、私土地之上空或地下,其土地所有人、佔有人或使用人不得拒絕,必要時得就其需要之空間範圍協定取得地上權,協定不成時,準用征收之規定取得之,並支付相當之補償。2.前項土地因路線之穿越,致不能為相當之使用時,土地所有人得于施工之時起至營運後一年內請求征收土地所有權,主管機關不得拒絕。3.前二項土地上空或地下使用之程度、使用範圍、界線之劃分、登記、設定地上權、征收之審核辦法,由交通部會同內政部定之。”地上權如此,地役權亦不例外。現代法也出現了“空間地役權”,即為行使空間地上權或空間所有權而對其周圍的特定空間享有權利。如在高壓電線通過的一定空間範圍內,為避免危險,禁止有工作或建築物的存在。

法律性質

用益物權是羅馬法及受羅馬法影響的大陸法系國家民法的特有概念。中國民法學界對用益物權含義的認識沒有原則分歧,均將用益物權界定為:以物的使用收益為目的而設立的權利。在對用益物權性質的認識上,學者之間還存在著一定的差別。有的學者用他物權的性質來闡述用益物權的性質;也有的學者從用益物權與擔保物權的區別上來分析用益物權的性質。我們認為,認識用益物權的性質,應當從三個方面入手:第一,應明確用益物權是物權,所以,用益物權應當具備物權的通有性,如法定性、優先性、排他性和追及性等;第二,應明確用益物權是他物權,所以,用益物權應當具備他物權的通有性,如受限製性、派生性、不完全性等;第三,應從用益物權與擔保物權的區別上來認識用益物權的性質。綜合上述三個方面,我們認為,用益物權除具有法定性、優先性、排他性、追及性和受限製性、派生性、不完全性等物權和他物權的共有屬性外,還具有如下法律性質:

用益物權

1.用益物權具有用益性所謂用益性是指用益物權是以物的使用和收益為目的而設立的物權。用益性是用益物權的基本屬性,是用益物權與擔保物權相區別的基本標志。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觀點,物具有價值和使用價值的雙重屬性。用益物權和擔保物權是就這兩種不同的價值而設立的權利:用益物權側重于物的使用價值,擔保物權側重于物的價值或曰交換價值。正因為如此,用益物權又稱為使用價值權,而擔保物權又稱為價值權。由于用益物權的目的在于對物的使用和收益,因而,它不可能具有擔保物權的變價受償性和物上代位性等屬性。就是說,用益物權不涉及以用益物的價值清償債務問題,也不涉及用益物滅失後以其他物代替的問題。用益物權的用益性因用益物權的種類不同而存在著範圍和程度上的差別。例如,傳統民法上的地上權和永佃權都是以土地為用益物的權利,但兩者的用益範圍和程度卻存在著明顯的不同:地上權以在土地上營造建築物和種植樹木為用益範圍,而永佃權則以在土地上耕作或牧畜為用益範圍。

2.用益物權具有獨立性所謂獨立性是指用益物權不以用益物權人對所有人享有其它財產權利為其存在的前提。用益物權的獨立性表明用益物權不具有擔保物權所具有的從屬性和不可分性的屬性。就是說,用益物權不以他權利的成立為成立前提,不隨他權利的讓與而讓與,亦不隨他權利的消滅而消滅;同時,用益物的變化,如部分滅失或價值減少等,用益物權都將隨之發生變化。在用益物權獨立性問題上,地役權似有例外。通說認為,地役權具有從屬性和不可分性。〔9〕這似乎與擔保物權相同,其實不然。地役權的從屬性和不可分性與擔保物權的從屬性和不可分性存在明顯的差別。地役權的從屬性是指地役權不得與需役地所有權分離而存在,不得保留地役權而處分需役地所有權。這種從屬性具體表現在:地役權必須與需役地所有權一同讓與,地役權不得與需役地分離而成為其他權利的標的;地役權的不可分性是指地役權不得被分割為兩個以上的權利,也不得使其一部分消滅。可見,地役權的從屬性和不可分性是為保證需役地人的用益目的而採取的措施,而非為保證某一債權的實現而設定的。

3.用益物權具有佔有性所謂佔有性是用益物權須以實體上支配用益物為成立條件。物權是一種支配權,用益物權和擔保物權都是如此,但用益物權和擔保物權的支配形態不盡相同。用益物權的內容在于使用收益的實體,即對物的使用價值的用益,因而它必然以物的實體上的有形支配,即實體佔有為必要。用益物必須轉移給用益物權人實際佔有支配,否則,用益物權人的用益目的就無法實現。例如,若不轉移土地,地上權人或永佃權人就無法在土地上營造建築物、種植樹木或進行耕作;擔保物權的內容在于取得物的交換價值,因而可不必對物進行實體上的有形支配,以無形支配為滿足。在擔保物權中,質權和留置權以標的物實體上的有形支配為必要,但這種支配並不是用益性的。在質權和留置權中,都有權利人非經物之所有人的同意,不得使用收益物或留置物的規定。否則,權利人應負民事責任。呵呵。

立法完善

用益權是用益物權的最基本形態

從各國物權法的規定來看,由于各國的國情不同,因而物權法規定的用益物權的種類亦不盡相同。在羅馬法中,用益物權包括役權、永佃權、地上權。其中役權分為地役權和人役權,人役權又包括用益權、使用權、居住權和奴畜使用權;《法國民法典》規定了用益權、使用權和居住權、地役權。這種規定沿襲了羅馬法中的用益物權的分類,即把役權分為人役權和地役權,前三種用益物權都屬于人役權的範圍;《德國民法典》規定的用益物權包括:地上權、先買權、土地負擔、役權。其中役權包括地役權、用益權和人的限製役權;《日本民法典》規定了地上權、永佃權和地役權三種用益物權;《瑞士民法典》隻規定了役權及土地負擔,役權的具體種類包括地役權、用益權、居住權、建築權、對泉水的權利。從這些規定中,我們可以得出兩點認識:一是用益物權大多是以土地為標的的不動產物權,二是地役權、地上權、用益權是用益物權的最基本形態。

用益物權

歷史沿革

在中國古代法中,用益物權包括地上權、地役權、地基權、永佃權、典權。這些用益物權基本上都是以土地為用益物的,反映了中國古代農業經濟的特點。在清末起草的《大清民律草案》中,規定了地上權、永佃權和地役權三種用益物權。之後,北洋政府和國民黨政府的民法都規定了地上權、永佃權、地役權和典權四種用益物權。目前施行于台灣的國民黨民法仍規定著這些用益物權。新中國成立後,由于眾所周知因素的影響,我們在法律上隻承認所有權,而否認他物權,特別是用益物權,致使中國在將近40年的時間裏,不僅在法的理論上否認了用益物權製度,而且在法的實踐上也一直沒有建立用益物權體系。1986年《民法通則》的頒布,是中國民事立法的一個裏程碑。它以“與財產所有權有關的財產權”概念代替了用益物權的概念,規定了屬于用益物權的國有土地使用權、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國有資源使用權、採礦權、國有企業經營權、相鄰權。除《民法通則》規定的用益物權外,中國的其他特別法中還規定了漁業捕撈權、狩獵權、水權等用益物權。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中還確認了典權和地上權的製度。盡管中國現行立法中規定了一些用益物權,但從整體上說,中國的用益物權製度還是比較雜亂的,還存在著相當多的缺陷,主要可以概括以下三個方面:

用益物權製度缺陷

其一,立法概念不準確。

中國的民事立法,一直沒有使用過物權及用益物權的用語。《民法通則》使用的“與財產所有權有關的財產權”,學者們通常認為指的就是用益物權。歷史已經證明,用益物權是一個既準確,又嚴謹的概念,為各國物權法所通用。用“與財產所有權有關的財產權”這一中國獨有、但卻極不準確的非法律概念來代替用益物權,明顯違反了立法的技術要求,導致了立法概念的模糊。法律規定如此,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亦是如此,在大量的有關典權的司法解釋中,典權都被典當所取代。而實際上,典權與典當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法律製度:一為物權,一為債權。

其二,立法內容不完整。

在中國《民法通則》中,涉及用益物權的規定少得可憐,被認為是用益物權規定的條文隻有4條。區區幾個條文,怎能容納下用益物權的豐富內容!盡管在其他法律、法規中有一些更為具體的規定,但這畢竟不是民事基本法的規定,而且這些規定往往帶有明顯的行政色彩。這種規定的結果,不僅使用益物權的立法內容過于簡單、原則、分散,留下許多空白點,而且往往使民事權利無形中帶上了行政管理的枷鎖,給權利人行使民事權利帶來不便。

其三,立法體系不科學。  

從羅馬法,一直到《德國民法典》,盡管各國設定的用益物權種類不盡相同,但各國民法無不都有自己完備的用益物權體系,以涵蓋該國所有權與其權能相分離的各種形式。中國《民法通則》雖然規定了一些用益物權,司法解釋中也確認了某些用益物權,但中國的用益物權尚沒有形成一個科學、完整的體系。有學者認為,最典型的用益物權體系,應當包括地上權、地役權、永佃權、德國和瑞士法中規定的用益權和中國古代法固有的典權。我們姑且不論這種主張正確與否,單就這些用益物權而言,中國的民事立法都未明文規定,更不用說完善的用益物權體系了。

必須建立完善的用益物權製度

中國用益物權立法的上述缺陷,嚴重影響了用益物權作用的發揮。為了適應市場經濟條件下,最佳化資源配置的需要,解決資產閒置和資源缺乏的矛盾,我們必須建立完善的用益物權製度。

如何構造中國的用益物權體系

如何構造中國的用益物權體系,學者們的看法差別很大。具有代表性的意見,主要有:第一,用益物權包括經營權、承包經營權、地上權、典權、採礦權、地役權;第二,用益物權包括地上權、地役權、用益權、永佃權、典權;第三,用益物權包括經營權、承包經營權、地上權、地役權(相鄰權)、典權、採礦權、租賃權;第四,用益物權包括經營權(國有企業經營權、農村集體組織成員的承包經營權)、國有自然資源使用權(國有土地使用權、水面灘塗養殖使用權、草原使用權、水使用權、採礦權)、地上權、地役權、典權。這些意見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基本上是以現有的法律規定為依據來探討問題的。但由于中國用益物權立法的局限性,這些意見也就不可避免地帶有局限性。

用益物權

用益物權體系

我們認為,中國未來的用益物權體系應當包括下列用益物權:地上權、地役權、典權、用益權,而永佃權、承包經營權、國有企業經營權、國有自然資源使用權、租賃權等,則不能成為中國未來的用益物權。因為:第一,永佃權已無存在之基礎;第二,承包經營權並不是嚴格的法律用語,在未來的用益物權立法中應當盡量避免使用;第三,國有企業經營權是一個多年來一直爭論不休,而至今尚沒有完全解決的問題。對國有企業經營權,我們傾向于通過法人所有權的方式來解決;第四,國有自然資源使用權可以改造成為用益權;第五,租賃權自始都是一種債權,雖然現代法中有“買賣不破租賃”原則,但這並不能改變租賃權的債權屬性。

1.地上權

傳統民法理論認為,地上權是指為建造房屋、隧道、溝渠等工作物及培植竹木、樹木,使用他人土地之權。中國民法中是否存在地上權,是否應當確認地上權,學者們有不同的意見。有學者認為,中國的土地使用權實際上就是地上權,或相當于地上權;也有學者認為,地上權與土地使用權的性質是不同的,我們沒有必要硬拘泥于地上權的概念,不應非將它們的名稱統一不可。我們認為,從本質上說,土地使用權與地上權並沒有什麽差別,完全可以用地上權這一準確、統一的概念取代土地使用權的概念。建立中國的地上權製度,應當以現行的以營造建築物、種植樹木為目的的土地使用權、宅基地使用權及造林權為基礎,同時,應當確認地下和空中地上權。

2.地役權

地役權是一種古老的物權形式,不僅在大陸法系國家普遍存在,而且英美法系國家也予以確認。通說認為,地役權是為實現自己土地的利益而利用他人土地的權利,可分為積極地役權和消極地役權、繼續地役權和不繼續地役權、表現地役權和不表現地役權。中國立法中沒有地役權的規定,《民法通則》隻是規定了相鄰關系。相鄰關系與地役權頗為相似,立法例上也有將相鄰關系作為一種地役權加以規定的。如,《法國民法典》在地役權篇第二章“法律規定的役權”中就規定了諸如流水、通風、採光、滴水、通行等相鄰關系。中國也有部分學者將相鄰關系與地役權等同起來,用相鄰關系取代地役權。這是不正確的。從法律性質上說,地役權與相鄰關系是不同的:相鄰關系屬于自物權的範圍,其創設的目的是對所有權行使效力及範圍進行直接限製;而地役權屬于他物權的範圍,其創設的目的在于利用他人土地以便于實現自己土地的利益。自羅馬法將相鄰關系作為所有權行使的限製措施,納入所有權體系,德國、日本、瑞士等國的民法都沿用此製。因此,在未來的用益物權中,應當將相鄰關系與地役權區分開來,在用益物權體系中,給地役權以一席之地。

3.典權

典權是中國傳統的特有物權製度,是指支付典價,佔有他人之不動產,而進行使用收益的權利。典權是屬于用益物權或擔保物權,還是兩者兼而有之,學者們甚有分歧。我們曾對這一問題作過詳細的論述,認為典權是一種用益物權。在傳統民法中,典權的標的物包括土地和房屋。新中國成立後,以土地為標的物的土地典權被廢除,但公民之間的以私有房屋為標的物的典權一直大量存在,並得到了司法實踐的承認和保護。近年來,隨著市場經濟的活躍,典權的適用範圍有擴大的趨勢。中國未來的用益物權立法應當確認這一具有中國固有傳統的物權種類,並將典權物擴大到一切不動產和不動產權利,如土地、房屋、地上權等。

4.用益權——指對物或權利不加變更使用收益的權利

用益權是指對物或權利不加變更地使用和收益的權利。在國外立法例中,如羅馬法、法國法、德國法、瑞士法等,均將用益權作為人役權的一種。按照《德國民法典》的規定,用益權包括物上用益權、權利上用益權和財產上用益權。借鏡國外的用益權製度來構造中國的用益物權體系,這是一種積極有益的探索。有學者主張,中國的國有企業經營權和國有資源使用權可以改造成為用益權。我們贊同創設用益權製度的構想,但對用益權的具體內容則有不同的看法。我們認為,目前有兩種權利可以歸入創設的用益權之中,即以開發利用國有、集體自然資源(森林、山嶺、草原、荒地、灘塗、水面、礦藏)為目的的使用權和以耕作、牧畜、養殖為目的而承包國有、集體自然資源(土地、森林、山嶺、草原、荒地、灘塗、水面)的承包經營權。因為,這兩類權利都符合用益權的特征,其內容與用益權基本相同。至于國有企業經營權,應當通過法人所有權的途徑加以解決。關于能否將農村承包經營權改造成為永佃權問題,學者們有不同的看法。有學者主張,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可以改造成為永佃權;也有學者主張,現代法中不能重建永佃權製度,但在未來立法中可以借鏡永佃權製度中的某些合理成分及其做法。我們認為,農村承包經營權以改造成為用益權為宜,而不宜改造成為永佃權。因為:第一,在現代法中,隨著各國土地政策的不斷改進,永佃權已趨式微,甚至消滅;第二,永佃權作為封建剝削的工具,已在大陸消失近40年,這種國情不能不予考慮;第三,使用用益權而不使用永佃權,國外已有立法先例。《法國民法典》、《德國民法典》、《瑞士民法典》都規定的是用益權,而沒有規定永佃權。

主要意義

促進物的有效利用

在用益物權法律製度條件下,用益物權人可以通過對他人之物的使用獲得利益,從而使人們在不能取得或不必取得某些物的所有權時,也能利用該物而獲得利益。所有人通過設定用益物權,以取得一定利益為條件,將其所有物交由他人使用收益,因此所有人可以不必直接或親自使用其所有物也能獲得利益。在物的所有人和使用人都取得利益時,說明了物的使用價值得到了更有效的實現。存在這樣一個利益機製的社會,整個社會的物質資料就會得到有效的利用,社會的整體利益也將不斷提高。

保障物的使用過程中的利益平衡

與人的不斷擴展的需要相比較,社會整體財富是相對稀缺的。在法律製度的實施與實現的社會歷史過程中,進至當今時代,沒有被法律賦予所有權之物已相當稀少,人們已經不能通過發現無主物來實現其生產與生活的需要。因此,所有權的絕對性將極大的限製非所有權人對物的利用,因而肯定並堅持所有權的絕對性的物權製度不利于物的有效利用,不符合社會公益,不適應社會的發展。用益物權製度便是解消所有權的絕對性,為非所有權人利用他人之物而建立的物權製度。在當代,用益物權製度不僅是在物的所有人和利用人之間維持利益平衡,還要維持社會與物的所有人及利用人之間的利益平衡。

維護物的利用秩序

1,確定主體的權利義務模式。用益物權製度將在物的利用過程中所發生的不同的權利義務關系予以歸納,由此設定不同種類的用益物權,如地上權、永佃權、地役權、典權等。2,公示既有用益物權。用益物權製度通過不動產登記的方式,對已設立的用益物權予以公示,以此向社會表明特定物上的權利狀態。在現代社會用益物權的登記,不僅具有明確權利歸屬、保障交易安全的傳統作用,還具有保護社會資源、維護物的長久效用的意義。3,規製用益物權變動方式。用益物權發生變動時,會引起當事人之間利益關系的變化。用益物權製度將物權變動的方式法定化,確定既有用益物權在發生某種變化的條件、方式和效果,以此來衡定主體之間的利益關系。

其他資料

用益物權製度必須是法律體系的有機構成

首先,用益物權製度所要堅持的原則與價值取向,必須與整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法律體系相一致。中國市場經濟法律體系應當堅持的基本原則主要包括:財產所有權一體保護原則,契約自由原則,自己責任原則,公平競爭原則,經濟民主原則,誠實額度原則,保護弱者原則,維護社會正義原則,違法行為法定原則等。在建立與完善用益物權製度的過程中,也應當根據用益物權製度的性質與特點,確定用益物權製度應堅持的原則。其次,用益物權製度應當與有關的現行法律製度相協調。在現行的法律體系中,各種基本法律製度整體上是適應市場經濟的內在要求和發展需要的。雖然用益物權的建立與完善是一個自覺能動的過程,在此過程中,可以對現行法律製度特別是物權法律製度中不適當的部分進行修正,但是必須恰當處理修正與適應的關系。

土地所有權製度是用益物權立法的製度限定

建立與完善用益物權製度,是為了依法規範因對他人所有之物的使用收益而產生的各種社會關系。因此,財產所有權製度的性質、內容與特點,對用益物權製度影響很大。在中國,土地的社會主義公有製對用益物權製度的影響更為巨大,主要表現在以下幾方面:(1)土地所有權主體的特徵對用益物權製度的決定與影響。中國土地所有權主體的實際情況是:土地所有權主體成分的簡單性,即隻有國家和農村集體兩類主體;國有土地的所有權主體具有單一性,即國家是國有土地的唯一所有權主體;集體土地的所有權主體具有模糊性,因法律對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確定尚不明確,土地所有權主體的特徵對中國用益物權製度將產生重要的影響。(2)土地所有權的凝固性對用益物權製度的決定與影響。中國法律製度仍然禁止土地所有權的轉移,土地所有權主體變化的法律途徑隻是將集體土地征用為國家土地。(3)土地所有權的實現方式對用益物權製度的決定與影響。在目前,城市國有土地使用權主要是通過政府行政機關的參與而設定,而農村集體土地使用權設定的決定權或批準權主要在縣、鄉兩級政府,特別是政府兼有土地行政管理和代表國家行使土地所有權的雙重職能。

重構現行土地使用權製度的必要性

在現行的法律法規中,“土地使用權”概念的內涵與外延並不確定,因具體法律條文規定的具體情形不同而各有所指。(1)“泛指的土地使用權利②”這一概念首先具有泛指意義,即泛指一切依法或依契約使用他人土地的權利,也就是作為“土地的使用權”或者“土地使用權利”簡稱的土地使用權。泛指意義的土地使用權既包括物權性質的土地使用權,也包括債權性質的土地使用權,有時也指土地所有權和土地使用權的使用權能。(2)專指的土地使用權,是指根據法律特別規定的土地使用權製度而設定的土地使用權,主要指根據“暫行條例”而設定的國有土地使用權。(3)物權性質的土地使用權,是指根據現行法律設定的、按民法理論應當屬于物權的土地使用權。在現行法律製度中,具有物權性質的土地使用權主要有一以下幾種:根據“暫行條例”而設定的國有土地使用權,這是一種較長期限內國有土地上進行工業或商業建設與經營的權利;按照土地管理法的規定,取得的鄉(鎮)村建設用地(包括鄉鎮企業用地和農村宅基地等)的使用權;以民法規定的相鄰關系為原則而取得的土地使用權,這是一種因土地相鄰而產生的使用鄰地的權利;在農業用地上為農業目的而設定的土地使用權,這是在較長期限內為進行農業生產或經營而排他性地使用國有或集體所有的土地的權利;(4)債權性質的土地使用權,是指根據土地租賃、借用、承包經營等契約而取得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