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恐怖主義

生物恐怖主義

所謂的"生物恐怖主義"指的就是利用可在人與動物之間傳染或人畜共患的感染媒介物,如細菌、病毒、原生動物真菌,將其製成各種生物製劑,發動攻擊,致使疫病流行,人、動物、農作物大量感染,甚至死亡,造成較大的人員、經濟損失或引起社會恐慌,動亂。"生物恐怖主義"與其他類型的恐怖主義最大不同之處在于,它可以不通過任何組織而由個人發動攻擊。如日本的"鈴木醫生事件"。

生物恐怖主義利用可在人與動物之間傳染或人畜共患的感染媒介物(細菌、病毒、原生動物真菌),製成各種生物製劑,發動攻擊,致使疫病流行,人、動物、農作物大量感染,甚至死亡,造成較大的人員、經濟損失或引起社會恐慌、動亂。

歷史

生物恐怖主義--bioterrorism

生物製劑作為武器打擊對手的概念可以追述到遠早于19世紀產生的細菌致病理論以前的古羅馬、古希臘和波斯文明時代及中世紀時代。那時人們以為疾病與惡臭氣味及其播散有關,故在戰爭中將腐敗有惡臭的動物屍體扔入水中,企圖通過污染對方飲水系統而導致對手患病,十二世紀義大利人巴巴羅沙甚至用腐敗的人屍體污染敵方飲水源。而這一古老的方法直到19世紀美國內戰時期仍被採用。

到中世紀時,人們開始用因病死亡的人體拋棄到敵方城裏以播散疾病而求得勝利,最著名的例子是14世紀塔塔爾人圍攻Kaffa(現今的烏克蘭境內的港口城市Feodossia)時將患鼠疫死亡的己方戰士屍體扔入城內,有記載城內暴發了鼠疫,守軍被迫棄城撤離。史學家推測,此後因染病逃亡的人們及患鼠隨船外逃至其他地中海沿岸港口城市如威尼斯,Genoa 及Constantinople等地從而導致14世紀中葉人類文明史上著名的第二次歐亞大陸鼠疫大流行。但有流行病學家對此結論存質疑。

而確有年史紀錄的則是18世紀(1754年-1767年)大不列顛北美總司令Jffrey勛爵建議使用天花來"消除"與之對抗的北美印地安人部落的敵對戰鬥力。1763年1月24日,聯隊長Ecuyere率所屬部隊故意將己方患天花病者使用的毛毯、手絹散發留棄給北美印地安人部落,其在日記裏寫道:"我希望這能達到預期效果"。不久在俄亥俄河谷區域的印地安人部落確實發生天花流行。在此時期,法國軍隊也曾採用類似方法對付過印地安人。這些可能是最早的有明確目的及具體方法手段並達到其目的生物戰實例,也是西方文明史裏的無恥黑暗一頁。

研究

2000年以來,人們對于國家安全的關註,還僅僅停留在槍炮、坦克以及飛機的層面上。然而如今國家安全已經有了更為寬泛的含義,這其中就包括能夠迅速偵測和確認出恐怖分子可能釋放的生物學病原體。這些病原體有可能對生活在城市的居民、農作物以及牲畜造成威脅。美國Livermore生物安全納米科學實驗室BSNL的科學家,如今正在尋找檢測、識別這些包括病毒、細菌以及它們的孢子在內的致命病原體的新方法,從而在與生物恐怖主義的對抗中佔得先機。

研究研究

對于病原體以及DNA和蛋白質的分子機製所獲得的更為深入的認識,同時將使這些研究成果為提高人類的健康水準作出貢獻。此外,BSNL科學家的工作也為美國能源部的基因組:GTL計畫提供了幫助,這是有關人類基因組計畫的後續工作。了解蛋白質的功能以及蛋白質與細胞內部運作機製之間的關系是基因組:GTL計畫的研究目標。這些信息將幫助科學家更好地了解微生物復雜的生物化學活動。現在針對生物恐怖主義的科學研究,不僅僅是為了國家安全,而且已經逐步向各個領域滲透。

危害

恐怖組織不必建造大型工業水準的實驗室就可小規模地生產生物武器,從而造成可怕的後果。美國的炭疽信件案表明,幾克炭疽病原體就會對一個龐大的國家造成嚴重的影響。可怕的是,單個的人,隻需要大學水準的生物學基礎知識、不大的房間和一些必須的設備,即可輕易生產出5克的炭疽病原體來。而防止生物恐怖主義襲擊的有效措施則不多,一般隻有兩種防範機製,即及時高效的情報偵察和較好的生物防護系統。情報能夠預防襲擊,防護系統能夠在發生類似襲擊時最大程度的減少其消極影響。

生物攻擊可以使任何一個國家,哪怕是最發達的國家陷入癱瘓。除了巨大的人員傷亡和經濟損失外,還會造成居民的恐慌,產生嚴重的情感威脅。國際社會應當嚴肅對待生物恐怖主義襲擊的現實問題,因為,21世紀將會是最有可能出于恐怖目的而使用生物武器的世紀。而且,這種襲擊也最難防範。首先,很難查清從事類似活動的人或機構;其次,恐怖組織或個人實施生物攻擊後,可能會在相當一段時間內不為人所知;第三,這種襲擊不僅有較強的隱蔽性,而且曠日持久,往往持續相當長的時間。

試想一下,每天都有關于新疾病和新感染者的情況,這一進程可能持續幾個星期,社會開始為此不安,許多人不再出門上班,不敢開啟信封,公司關門,遊客減少,旅遊業遭到沉重打擊,社會活動和政治活動減少。這樣,除人員傷亡外,還對國家造成經濟損失。這也是恐怖分子特別鍾情于生物武器的原因。有相當多的證據表明,"基地"組織可能已經得到了生物武器。最恐怖的是,它們要想生產這種武器,根本不需要太多的投入,隻要有生物學基礎知識和生產房間即可。

農業恐怖主義

農業恐怖主義就是使用化學武器或生物武器攻擊農業企業或食品工業。攻擊田地和農場,自然要比攻擊軍事基地政府大樓容易得多,而造成的損失和影響則是不可估量的大。

美國國民生產總值的1/6和1/8的就業機會是農業創造的,根據美國國會研究部門的統計,如果恐怖分子進行生物攻擊,致使動物疾病流行,將會造成100-300億美元的損失,考慮到農產品出口減少的因素,損失可能會達到1400億美元。美國一些以農業為主導經濟的已經製訂了一些法案,視農業恐怖主義為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農業恐怖主義不僅會損害農業貿易,還可能會使疫病傳染到人身上。在導致受害國或地區商業活動受損,旅遊業下滑之外,英國爆發的口蹄疫造成了240億美元的損失,甚至威脅到人的生命。

農業恐怖主義攻擊大事記

1915-1917年,阿根廷、挪威羅馬尼亞、美國。德國間諜向這些國家散播了使馬和騾子染病的炭疽和鼻疽病毒。

1943年,英國。據稱,德國空軍向英國的懷特島投撒了一集裝箱馬鈴薯甲蟲,使土豆種植者遭受了重大的損失。

1950年,東德。美國使用飛機在東德土豆田裏撒了數百萬隻馬鈴薯甲蟲。

1960-1970年,越南。美軍廣泛使用各種除草劑,消滅包括農田在內的植被,摧毀遊擊隊可能的藏身之所。

1962-1970年,古巴。古巴指責美國間諜針對其農業目標發動了至少21次生物武器攻擊,導致各種流行病爆發,和奶牛大量死亡,經濟支柱產業(煙草蔗糖)也嚴重受損。

1970年,美國。一非法組織成員對"黑穆斯林"公司發動生物攻擊,公司所屬農場裏成群的奶牛因飲用水中毒而死亡。

1970年,安哥拉。安哥拉人民解放陣線指責葡萄牙殖民者使用飛機,在田地上空播撒化學製劑,導致農作物大面積死亡。

1977年,烏幹達。政治反對派威脅,如果阿明政府不釋放一系列政治犯的話,他們將使用生物武器,破壞農業生產

1996年,美國。幾名美國植物學家指責古巴情治單位對佛羅裏達州的橙子種植園進行細酶菌攻擊,導致作物死亡。

1998年,美國。威斯康辛州柏林市警察局檢查發現,當地一家公司的肉製品和奶製品中有可致癌的殺蟲劑成分,後來逮捕了一位因為公司不同他簽訂牛奶供應契約,而實施生物攻擊進行報復的當地農場主。

2001年,比利時。比利時總理因為雞飼料中含有致癌物質而被迫辭職。比利時、法國和荷蘭1400個農場使用了這種飼料。許多國家禁止從比利時進口雞肉牛肉豬肉,比利時遭受了10億美元的損失。

反恐

《2002年公共衛生安全和生物恐怖防範應對法》

法案目的在于提高美國預防與反生物恐怖主義以及應付其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的能力。

該法于2002年6月12日由布希總統簽發。該法包括以下五章:

第一章 國家對生物恐怖和其他公共健康緊急事件的應對措施;

第二章 加強對危害性生物製劑和毒素的控製;

第三章 確保食品和葯物供應的安全保障;

第四章 飲用水的安全保障;

第五章 其他條款。

警方

"基地"組織已經對生物襲擊表現出了濃厚興趣。已經在網際網路上發布了製造生物武器的方法。

國際刑警組織認為,生物恐怖主義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安全威脅,這不僅僅是因為生物襲擊具有巨大的破壞力,還因為世界各國警方對此類襲擊都準備不足。

對應之策

2009年12月初,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署出台了一套指導方針,用于規範脫氧核糖核酸(DNA)訂製序列提供商的商業行為。這本手冊是美國政府發布的首個全面的行為準則,旨在應對生物恐怖主義分子對迅速發展的基因組合成技術所表現出的日漸濃厚的興趣--但一些安全專家擔心,恐怖組織或個別犯罪分子隻需在網際網路上購買材料便可以研製出生物武器。

實施檢測實施檢測

這套指導方針主要建議那些基因合成公司對它們的客戶及其所要求的DNA序列進行篩查。除了搞清客戶的身份和機構從屬關系,基因合成公司還應該提防一些危險信號,例如一名客戶在短期內對相同的DNA序列提出了多種要求,或是希望以現金付款,或是要求故意混淆產品的次序。其中外國客戶應該經過恐怖分子資料庫和其他特別名單的篩查。

這本新出台的手冊包括一項旨在找出被訂製的DNA序列是否在統計學上接近于受管製葯物或非受管製葯物的分析工作;如果最終的答案是受管製葯物,那麽基因合成公司則需要對客戶一查到底,從而搞清被要求測序的材料的更多信息。有關這份提議的評議期將持續到2010年1月26日。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