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戀 -日本電影

生死戀

《生死戀》是中村登執導的日本愛情電影。傈原小卷、新克利主演

影片講述了大宮雄二(新克利飾)是水產研究所的研究員,在四國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後,他回到了橫浜。打網球時,大宮認識了好友野島進(橫內正飾)的女朋友仲田夏子(傈原小卷飾)。大宮愛上了夏子,但礙于友情,隻得竭力回避夏子。不料,夏子卻大膽地向他表白了真情,她在大宮身上找到了野島所沒有的東西。

  • 中文名
    生死戀
  • 類型
    愛情
  • 外文名
    愛と死
  • 主演
    傈原小卷,新克利
  • 出品公司
    日本松竹株式會社
  • 製片地區
    日本
  • 導演
    中村登
  • 色彩
    彩色

基本信息

片名:生死戀

生死戀生死戀

外文名稱 Ai to Shi

更多外文名:愛と死

導演:中村登

編劇:山田太一Taichi Yamada

武者小路實篤Saneatsu Mushakoji

主演:傈原小卷新克利橫內正

出品:日本松竹株式會社1971年攝製

影片賞析

日本影片《生死戀》對不起 球太高了,是當年風靡一時的一句電影人物台詞。她是日本言情故事影片《生死戀》當中女主人公夏子在網球上矯戰時候的道歉敬語。畫面上,夏子一襲運動白衣,半袖上襯,飄逸短褲,手持網拍擊打空中滾球過界之刻,總會微笑著給對方一句心內致意:對不起 球太高了。網球上猶如情場,電影特效作得十分可人,當即連續發出女主人公的清朗回聲 :對不起 球太高了,對不起 球太高了,太高了,太高了 ……

每次看片到這裏,我們都願意輕輕瞌目想—想,追一追,片中那麽生動怡人的畫面和場景。我們可不可以這麽去想往,這一句:對不起球太高了,是女主人公也是整部影片對于美好言情化的一種幻視幻聽以及空靈吸納?因為僅僅通過電影片名,我們觀眾就差不多會知道,《生死戀》是—出悲劇吧。悲劇的定義簡潔而又嚴酷,悲劇就是要把人生當中最美好的東西毀滅掉?女主人公夏子之死,成為這部電影《生死戀》的中軸和心髒。

演職人員

職業人員

編劇:山田太一  

導演:中村 登    

攝影:竹村 博

主要演員

夏子(傈原小卷)  大宮 (新 克利) 野島(橫內 正)

影視製作

影片《生死戀》改編于日本現代著名作家武者小路實篤的中篇暢銷小說《愛與死》和《友情》。而且影片《生死戀》的改編是比較成功的。優其對于女主人公夏子生命傷逝的改編,也是相當讓人誠服的。原先小說當中,夏子姑娘是死于流行性的感冒。現在《生死戀》中則改為—次意外的爆炸事故。這些改編在影片的當時當地,都是叫人可信的。其實而今,一位如花似玉的年輕戀人傷逝于非正常的病症,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言情的戲往往是,女主人公之死就是要比男的更加惹人眼目,這似乎己然成為一種創作規律了。影片《生死戀》中的一女兩男糾纏于情,兩個男人誰死一百次,都不如夏子今晨一逝。日本影視片中的女主人公之死太廣太密而且太煽情了,《絕唱》《血疑》《砂器》《天國車站》《失樂園》《情書》等等不—而足。更要緊的是,這些女主人公之死,又顯得那麽得閃光熠熠,鑒亮照人。

生死戀生死戀

其實,夏子的藝術形象也是多意多解的。夏子她屬于上一個世紀中的東方女性。影片《生死戀》不但隻是表達了夏子言情至上的高潔風度。而且還抒發了她作為—名職業女性,個人在情感,在家庭,在工作當中的有效有情的選擇,這種選擇當然首先是面對那些東瀛職業男人的。影片中具體的男人是:水產研究所的大宮雄二,還有一個前男友野島。從夏子戀情的終局看,夏子比較較熱愛知識分子一型。不過坦率的講,大宮之類知識人群還是有可能靠不住的吧?喔喔,這種想法隻是一種推測而已。理由好像比較牽強,那就是夏子為什麽,老是跟大宮打網球時候高聲的喊:對不起太高了,對不起 球太高了,太高了,太高了 ……

這話雖然有一些矯情,但大約不是完全沒有道理吧?我看過多遍《生死戀》,但是一直都沒有徹底搞明白,夏子為什麽棄掉野島而選擇大宮?無論小說或者影片,也都沒有翔實表明夏子的選擇理由。難道真的是所謂情真不需要任何借口嗎?我替作古的夏子有一點彷徨。讓人珍惜又可憐的地方是,夏子跟大宮定婚並且回到大宮農村老家相了親以後,夏子這夜仍然堅貞的不肯與大宮一室同房。皎潔月夜之下,夏子動情對戀人說道:等一等,讓我們新婚之夜飽償在一起的喜悅吧 ……

客觀的講,倘若此情此事擱在今天,夏子大宮的這夜情,在許多人眼中恐怕是難以想象的病態啦?定情之後,夏子大宮各奔東西,依靠不間斷的情書友聯心中熱波。二人兩地情信成為情感生活的一絲紐帶。看到一封又一封鴻雁傳書時候,我心不免沉痛感慨,電子時代早就瓦解了老土書信了。但是我自己,還是更加比較相信人心寫在白紙上面。往往,電郵,尋呼,抑或手機簡訊,可能應當不屬于純真年代裏的花梢玩意兒?想一想夏子在那些投情至死年輪裏的呼聲,我多多少少能夠明白一些,夏子的摯情是怎麽一回事了。

影片《生死戀》終局的這一組淋雨重回球場舊地的鏡頭,是經典也是常談的。它讓人遙記起來美國名片《愛情故事》的收尾,男主人公也是獨自個人來到了女友生前愛滑凍的舊場,冰場潔白,幻影空靈。兩片鏡像如此相似,貫穿著難以排遺的投入心情。可以講,這一部《生死戀》是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國際影壇最為優秀的言情影片之—。它的知名度能與同期的世界級經典電影《傲慢與偏見》《上尉的女兒》《窈窕淑女》等等相提並論。喔是,真情往往會是相近又相仿的。劉廣寧給夏子的配音,在這部《生死戀》當中,應當可以說達到了譯製影片的一出絕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