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旅 -1987年萬梓良主演香港TVB電視劇

生命之旅

1987年萬梓良主演香港TVB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生命之旅》是邱家雄執導,萬梓良等主演的香港電視連續劇。

故事圍繞著兩個在孤兒院度過童年的好友--沈志豪和杜朗賢的人生轉折,如何由莫逆之交變成仇人的經過。

  • 中文名稱
    生命之旅
  • 出品時間
    1987年08月24日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集    數
    59
  • 製片人
    邱家雄
  • 導    演
    邱家雄
  • 首播時間
    1987年08月24日
  • 類    型
    愛情
  • 主    演
  • 拍攝地點
    香港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出品公司
    TVB

劇情簡介

故事圍繞著兩個在孤兒院度過童年的好友——沈志豪杜朗賢的人生轉折,如何由莫逆之交變成仇人的經過。

生命之旅

朗賢為棄嬰,父母不詳;志豪則是私生子,被送到孤兒院,兩人因此認識。

未幾,朗賢被富商杜伯勤及嚴秀芳夫婦領養,而志豪則被母之好友淑梅接回家中養育,兩人遂于貧富懸殊的環境下生活。

朗賢與養父感情一向不佳,他為證明自己的才幹而多方開創事業,但均告失敗,最後被生命之旅劇照(19張)安排于伯勤的酒店工作。適時朗賢知道志豪經濟拮據,遂介紹他在酒店任職,兩人本來的感情非常融洽,後來,由于伯勤見志豪年青有為,對他另眼相看,遂使朗賢產生妒忌;秀芳又發現志豪原來是伯勤私生子,告之于朗賢,所以朗賢決定逼志豪離開酒店。

朗賢為增加知名度,娶有選美冠軍名銜的趙子鳳,又投資金拍電影,慘遭虧蝕後找人打劫自己的金行企圖騙取保險金。在打劫的匪徒中,有志豪的養父及志豪前度女友谷海敏之父,海敏之父在此事中喪命。

此次行動被揭發,伯勤念朗賢年輕,不忍令他入獄毀前程,遂一力承擔,卻不堪打擊死于獄中,臨終前與親生子志豪相認。此後志豪與朗賢正面交鋒,恩怨糾纏、難分難解。

演職員表

演員表

沈志豪   萬梓良   ----  

杜朗賢   吳鎮宇   ----  

谷海敏   鄭裕玲   ----  

屈家裕   周海媚   ----  

生命之旅

趙子龍   周星馳   ----  

俞珊珊   蔡嘉利   ----  

趙子鳳   吳婉芳   ----  

陳淑梅   李香琴   ----  

蘇國威   吳岱融   ----  

車宗持   曾江   ----  

車逸仁   林立三   ----  

杜柏勤   關海山   ----  

嚴秀芳   南紅   ----  

角色介紹

沈志豪……萬梓良飾

沈實忠厚、安于現狀;得知自己身世後,不得不與朗賢斡旋,奪回生父財產。

杜朗賢……吳鎮宇飾

本來熱情沖動,經歷漸多,變得深沉毒辣,為情為利不擇手段。

谷海敏……鄭裕玲飾

爽直、自信,經家變打擊方曉愛的真諦

屈家裕……周海媚飾

純潔保守,沒有主見,感情幾經波折才體驗出真正愛情。

趙子龍……周星馳飾

頭腦簡單,愛被吹捧,但用情專一,事父至孝。 這是星仔首部擔綱重要角色的電視劇。而其電影事業也是有這部電視劇的成功而開始的(翌年)。

俞珊珊……蔡嘉利飾

十三點,早婚產子後思想才逐漸成熟。

生命之旅

趙子鳳……吳婉芳飾

少時父為乞丐,自卑心重,為名利出賣自己。

陳淑梅……李香琴飾

年青時為歡場女子,重義氣、樂觀,收養志豪,視為己出。

蘇國威……吳岱融飾

對家人未能供畢其大學課程,感到不滿,與女友子鳳藕斷絲連,悲劇收場。

車宗持……曾江飾

玩世不恭,處事精明,多方協助志豪奪回財產。

車逸仁……林立三飾

宗持子,安于逸樂,鍾情家裕,後因車禍喪生。

杜柏勤……關海山飾

固執、重義氣,對年青時的一段婚外情引以為憾

嚴秀芳……南紅飾

典型賢妻良母,對摯友與丈夫誕下一子仍啞忍,導致日後悲劇。

分集劇情

第1集

沈玉蓮把與杜伯勤生下之私生子沈志豪交托與鄰居陳淑梅撫養後,跳樓自盡。嚴秀芳接獲訊息後趕至,在三姐慫恿下,拒絕撫養志豪,並將此事向伯勤隱瞞。淑梅因夫蘇定吸毒好賭,經濟拮據,無奈送志豪到孤兒院。志豪在孤兒院結識李國棟,二人成為好友,互相照顧。秀芳多年無所出,決到孤兒院收養孤兒,秀芳本選中志豪,但志豪不忍國棟失望,故意生事,引秀芳反感,秀芳終選中國棟帶回杜家收養,改名杜朗賢。多年後,朗賢外國留學歸來,在伯勤之福臨金行中任職,並往訪在電視台任護衛員之志豪,老友重逢,暢談一番。淑梅生日,志豪與淑梅之情夫谷兆和本打算齊替淑梅慶祝,但兆和臨時被其妻鄧素琴召回家,淑梅內心不禁失落。谷海敏為工作偷偷潛入電視台,剛巧一變態狂徒大鬧電視台,志豪、海敏齊被挾持。

第2集

志豪與海敏合力製服狂徒,但海敏已因此而當眾出醜,對志豪不滿。而志豪事後得悉海敏乃兆和之女,對她另眼相看。志豪往探正在獄中戒毒之蘇定,蘇定愧對志豪,自責一番,志豪好言安慰之。志豪正積極籌備與阿娟之婚事之際,阿娟因不滿志豪改不了不思進取之性格,決與他分手,志豪挽救無效,痛苦不堪。志豪向朗賢訴苦,借酒消愁,醉後毀壞公物發泄,遭警察拘捕。伯勤聞訊,與生意拍檔車宗持趕往保釋之。伯勤對志豪大感不滿,厲言斥責朗賢一番。蘇國威回港度假,自恃學識豐富,看不起兆和及志豪等人。國威往訪趙子鳳,二人互訴別後情懷,情意綿綿。蘇定出獄,到梅家探訪,遇兆和,蘇定自卑,即告辭而去,在門外苦候國威見面,但國威卻全不理會蘇定,志豪斥責之。兆和主動邀蘇定到其車行駕駛的士,蘇定答允,決全力重獲新生。志豪經阿娟分手一事後,痛定思痛,決發憤圖強,辭去護衛員一職。

第3集

國威一直向子鳳隱瞞蘇定坐監之真相,及後二人逛街時巧遇蘇定,國威被逼向子鳳直言,子鳳全不介懷。海敏意外弄傷淑梅,淑梅本不肯放過海敏,要鬧上差館,志豪至,把海敏身分告知淑梅,淑梅才肯放過海敏。俞珊珊與趙子龍發生關系,珊珊有孕,在海敏及志豪努力撮合下,二人得以成婚。志豪並因此發現子鳳之家庭環境並非富家之女,告知國威,威、鳳互相原諒,更為了解,感情更進一步。國威啓程返回英國讀書,蘇定為趕往送機而弄致被吊銷駕駛執照,國威終被感動,原諒蘇定,蘇定大感安慰。海敏工作上遇挫折,志豪安慰之,二人往還漸密,兆和發覺,大感不滿,恐因此會被海敏發現他與淑梅之關系。

第4集

朗賢一偶然機會下認識屈家裕,被其獨特氣質所吸引,多次欲展開追求,家裕卻處處回避,朗賢正苦苦思念之際,其好友車逸仁宣布訂婚,其未婚妻竟就是家裕,朗賢大感失落。志豪介紹蘇定到其居住之廈任職管員,兆和得悉,加以鼓勵,淑梅心中亦感安慰。朗賢為慶祝福臨廿五周年而構思之推廣計畫被伯勤否決,朗賢大感懷才不遇,向伯勤辭職,秀芳相勸無效,甚為憂心。兆和見地產市道大好,見獵心起,傾盡積蓄炒樓,在志豪及子龍等協助下,初步成功,在蘇家大肆慶祝。時海敏從蛛絲馬跡中查出和、梅之關系,突闖至蘇家。

第5集

海敏出言侮辱淑梅,兆和怒摑海敏,海敏悲憤奪門而去,志豪欲加勸阻無效。海敏本欲將一切告知素琴,終亦于心不忍,及後亦體諒到兆和之處境,才決定將此事守秘。朗賢到美格來廣告公司上班,第一單生意即遇挫折,其上司蔣文冰雖然外表冷冰冰,甚被其下屬非議,但她對朗賢頗為賞識,加以鼓勵,令朗賢對她印象大改。海敏一時口疏,把和、梅之關系揭穿,素琴大肆吵鬧,時兆和已因炒樓失敗,為經濟拮據而煩惱,無暇向素琴婉言解釋,素琴一怒離家出走,與海敏搬到酒店暫住。兆和經濟陷入困境,無法可施下,將樓及車行賣去,素琴不知就裏,以為兆和有心拋棄,到蘇家大吵大鬧,並要跳樓自盡,兆和一時激憤,亦嚷著要與素琴齊死,志豪加以拯救,混亂中被推下樓。

第6集

兆和為救志豪而墮樓受傷,弄至不良于行,兆和更感意志消沉。而素琴母女因樓宇被押掉,唯搬往與淑梅等同住,素琴處處頤指氣使,淑梅唯有強忍。志豪在朗賢相助下,得逸仁答允以廉價批發時裝予志豪,志豪大為感激。文冰命朗賢負責皇室酒店之宣傳計畫,宗持得悉,把皇室之資料交予朗賢參考,朗賢振奮不已,努力工作,但伯勤最後卻把朗賢之計畫否決,朗賢以為伯勤有心留難,大為氣憤。淑梅欠下鋪租多月,被業主追收,富記面臨倒閉,幸逸仁答允讓志豪先取貨後收錢,志豪現金得以周轉,才度過難關。朗賢以與家裕初見面之情景及家裕所作之歌曲作廣告之用,因事先未得家裕同意,向家裕道歉,家裕卻表示毫不介懷。海敏忍受不住上司之苛刻,一怒欲辭職,志豪指她不應為一時之氣而不顧谷家生活負擔,海敏大感羞憤。

第7集

海敏雖對志豪不滿,但為家計著想,仍忍氣吞聲回公司工作。富記樓上新開張一間色情場所,引來一班流鶯,淑梅恐因此而減少生意,憂心如焚,素琴火上加油,冷嘲熱諷一番。珊珊看不過眼子龍殷勤招待女顧客,大呷幹醋,子龍藉詞向趙炳借錢買名貴皮褸贈予珊珊,兩夫妻才和好,但子龍已被趙炳責罵一番。富記在志豪努力經營下,漸入佳境,淑梅、兆和俱感安慰。志豪一時錯手,連累海敏失職,遭上司苛責,海敏憤而辭職,志豪感內疚,求子龍代向海敏賠罪,子龍成事不足,反惹海敏對志豪誤會,素琴以為志豪存心害海敏,破口大罵淑梅、志豪,海敏感過意不去,終原諒志豪。海敏到新公司上班,因工作關系而認識年少有為之陳活泉,志豪偶遇二人,以為海敏對活泉有意,醋意暗生。朗賢在阿Kent慫恿下,欲與他合作搞廣告公司,遂向伯勤索取資金,伯勤反對,父子再起爭執。

第8集

志豪勸朗賢應以真情對伯勤,朗賢被打動,回家向伯勤求諒,伯勤亦決定予朗賢發展機會,借出資金讓朗賢開廣告公司。活泉向海敏示愛,海敏婉拒之。海敏猜出志豪對自己之情意,施計逼他坦言愛意,二人共墮愛河。珊珊產下一子,子龍等人大為興奮之際,卻接到富記之業主通知,要加租七成,志豪親往找業主謝迪行求情,迪行以為志豪純為利益而博取同情,拒絕減租。志豪死心不息,與海敏再攜數簿向迪行說項,迪行冷言拒絕,時行之工人發生意外,豪、敏仗義相救,終打動迪行,答允隻加租一成。海敏替朗賢裝修新公司,志豪戮力相助,二人感情逐步成長。志豪為接一大生意,向財務公司貸款。孰料色情中心遭人放火,波及富記,貨物盡失,志豪損失慘重。

第9集

子龍見志豪陷于困境,求趙炳借錢相助,趙炳拒絕,子龍、子鳳唯傾盡積蓄借予志豪。國威寄信回家,著淑梅寄三萬元學費,淑梅等束手無策,蘇定偷去住戶之管理費往賭場博彩,悉數輸掉,更欠下高利貸三萬元。朗賢獲悉志豪困境,主動借五萬元予志豪,時打手到蘇家向蘇定追債,志豪唯替蘇定還債填數,把餘錢寄給國威交學費。素琴不欲受連累,欲將樓宇賣掉分家,因而與淑梅起爭執,素琴胃病發作,淑梅不記前嫌,細心照料,二人惡劣關系緩和。朗賢為助志豪,聘他入朗靈廣告公司幫手,Kent對志豪不滿,處處留難志豪。朗靈與美格來爭奪一朱古力豆廣告,朗賢聲明要把計畫書保密,Kent把志豪裝計畫書之公文袋調包,志豪又把公文袋失掉,志豪恐計畫因此泄漏,大感內疚。

第10集

子鳳在志豪幫助下,替朗賢拍廣告,在眾人齊心合力下,廣告拍成,但美格來料敵先機,針對朗靈之弱點,把生意搶去。志豪以為自己失去計畫書所致,引咎辭職,朗賢加以挽留。志豪到美格來追究,文冰乘機約朗賢見面,揭穿是阿Kent做內鬼,賢、豪大怒,斥責阿Kent,立即拆伙。阿Kent率領部屬跳槽,朗靈人手大為缺乏,子鳳厭倦導遊工作,自薦加入朗靈,朗賢欣然答允。珊珊把兒子交托予居于澳門之母親照料,趙炳不滿,二人再起爭執。朗靈一大客戶倒閉,加上阿Kent以前處事不當,朗靈受連累而被逼倒閉。朗、豪心生不忿時,巧遇阿Kent,二人痛毆他泄憤,阿Kent報警,眾人鬧上差館。

第11集

伯勤斥朗賢鬧事,朗賢不忿,決搬到別墅暫住,秀芳相勸無效,大感左右為難。逸仁受秀芳之托,勸朗賢與伯勤和好,不果,反製造一機會讓朗賢陪家裕散心,朗賢愛在心口難開,鬱悶不已。伯勤生日,朗賢回家祝賀,父子倆冰釋前嫌,伯勤應朗賢所求,讓他到皇室酒店工作。素琴見志豪等維持家計艱難,于心不忍,暗中助梅釘珠賺外快,後眾人得知,一家人更感團結。志豪在酒家替人泊車,一次一時失手撞花伯勤之汽車,志豪堅持賠款予伯勤,令伯勤對志豪之印象改觀。海敏瞞著志豪寄應征信往皇室任保全,志豪面試成功,到皇室上班,本與眾同事及阿財等相處融洽,及後阿財等見志豪與朗賢相熟,誤會他是勢利小人,內心暗加防範。朗賢與志豪出于好意,合騙一年老住客,伯勤大加責罵,但老人留信謂早已識穿二人騙局,唯仍十分感激二人之善心,加以贊揚,伯勤才原諒二人。國威突然回港,冷言斥責淑梅等人,原來他收不到學費,唯往做黑市工人,被發現因而被逐回港。

第12集

國威認為是眾人連累他失學,大發脾氣,與素琴更是勢成水火,海敏為免二人多傷和氣,向其老板租得一層廉價單位,與素琴搬往居住。子鳳對朗賢有意,故對國威避而不見,國威遷怒于朗賢,當眾羞辱賢、鳳,子鳳羞憤之餘,聲稱與國威決絕。素琴發現海敏與志豪相戀,大哭大鬧,要二人斷絕來往,志豪大感內疚,幸兆表示贊成二人相戀,志豪才稍為安心。文冰因生意關系而結識宗持,二人俱是情場老將,互耍手段吸引對方,二人對對方俱甚為欣賞。素琴為逼使志豪離開海敏,對他屢施厭力,更當眾羞辱他,加上國威要搬離梅家,志豪大感心煩意亂。志豪在酒店內奮勇擒賊,大受贊賞,阿石阿財等對志豪更感不滿。素琴闖上梅家,對志豪要生要死,逼他與海敏分手,海敏大怒,與素琴反面。

第13集

海敏為使素琴死心,要即與志豪結婚,志豪不想沖動行事,二人終決定以三年為限,努力打好經濟甚礎後才結婚。國威誠懇向子鳳求諒,子鳳雖對朗賢感情仍有保留,但矜持作祟,遂與國威和好。志豪無意中撞破財、德得包庇妓女在酒店內賣淫,為免至與眾人關系更傷和氣,答允將此事守秘。朗賢捉摸到伯勤之心理,自動提出降職為大堂經理,以更熟習酒店工作,伯勤對朗賢此舉大為欣賞。逸仁在台灣之女友聲稱懷孕,並以自殺相逼,逸仁唯決定與家裕分手,托朗賢轉告家裕真相,自己則趕往台灣。朗賢把一切告知家裕,家裕反應出奇地冷靜,但為免正平等追問,家裕到杜家別墅避靜,朗賢細心安慰之,內心對家裕之愛意重燃希望。原來逸仁在台灣之女友懷孕一事純屬騙局,逸仁負傷而回,向家裕求諒,並要求結婚,家裕經不起逸仁之哀求,加以答允,朗賢萬分失望。

第14集

鐵葵反對家裕下嫁逸仁,因而與正平起沖突,鐵葵鼓勵家裕作出明智抉擇,但家裕生性柔弱,不願再生事端。逸仁找海敏設計新居布置,海敏代朗賢不平,對仁、裕心存惡感,後經一件小意外後,海敏發現到家裕單純天真的可愛性格,對她觀感大改,二人迅即成好友。素琴被不良電器鋪所騙買下品質差劣之電器,素琴到電器鋪理論,與店員起爭執,志豪路過,加以相助,素琴對志豪漸生好感,二人惡劣關系有所改善。珊珊到皇室酒店訪友,無意中撞破酒店保全組人員代客扯皮條一事,酒店徹查此事,辭退組長何德,阿石等一班人誤會是志豪出賣何德,暗中埋伏襲擊志豪。

第15集

志豪遇襲受傷,雖心知是阿石等所為,卻息事寧人,不加追究。同時,志豪被提升為組長,欲與阿石等改善關系,但阿石等對志豪已甚為不滿,冷淡對之。志豪購入一二手車代步,阿石、阿財看不過眼,車身畫花,被海敏遇見,海敏本要把財、石捉上差館,志豪卻再放二人一馬。文冰放大假,計畫到希臘旅行,暗示宗持同行,宗持婉言拒絕,文冰失望起起程,卻在飛機上現宗持已在等候,文冰喜出望外。逸仁在星加坡之女友李碧霞突到港訪逸仁,得知逸仁快要與家裕結婚,大受刺激,一度欲對家裕不利,其後又布局使家裕誤會逸仁與她有染,逸仁追往向家裕解釋時發生交通意外。

第16集

逸仁受重傷,被送入醫院急救,家裕亦意外中傷腳,同時亦被送院救治。宗持接獲訊息,立即趕回香港,但逸仁已傷重不治,眾人悲慟不已,並決定將逸仁死訊向家裕隱瞞,以免她受刺激影響病情。宗持喪子之痛,心神大受打擊,文冰決陪他到別墅休養,二人感情更進一步。兆和晨時失足跌傷,志豪等急送兆和到醫院,苦無交通工具,剛巧伯勤駕車過,志豪向伯勤求助,兆和終送抵醫院。醫生本要兆和留院醫治,兆和不肯,偷偷溜走,志豪等苦勸無效。志豪親向伯勤致謝,伯勤對志豪印象改觀,好言教訓鼓勵他一番。家裕出院,碧霞往指責她害死逸仁,家裕才得悉真相,傷心內疚,加上碧霞經常加以騷擾,家裕精神大受打擊,正平決讓家裕入住皇室酒店避靜,碧霞欲持槍闖至,要殺家裕替逸仁報仇。

第17集

志豪奮勇擒拿碧霞,救回家裕一命,伯勤贊賞志豪一番。財、石因工作關系而與數酒脂飛起沖突,志豪加以排解,財、石認為志豪處事不當,新仇舊恨,慫恿眾人罷工逼志豪辭職,幸朗賢處理得宜,加上何德明白到志豪之處境,開解財、石等人,眾終誤會冰釋,融洽相處。鐵葵考到英聯邦醫生牌,不理會正平反對,要到醫院行醫,並鼓勵家裕投入社會,多些見識,尋找一份工作,正平大力反對,後得伯勤、宗持之調解,正平才答允讓家裕到婦女團體賢德社任義工。朗賢對家裕熱烈追求,正平察覺,認為家裕不宜大快發展第二段感情,命家裕疏遠朗賢,家裕無奈從命,朗賢大感迷惑。後幸得宗等出面相助,賢、裕才能得以順利交往。兆和腳傷復發,卻不肯延醫診治,海敏想出妙計,安排鐵葵替兆和針灸治療,鐵葵欣然答允相助。

第18集

兆和在鐵葵相勸下,答允再施手術醫治腳傷,終得痊愈。時光荏苒,轉眼兩年,兆和駕的士維生,決要東山再起。子龍則仍一事無成,與珊珊經常起小爭執。海敏亦已升職,更為全力投入工作。朗賢與家裕之感情則穩步發展,唯家裕心中始終覺得朗賢之性情不大相投。朗賢提升志豪為保全主任,志豪恐自己未能勝任,忐忑不安,海敏等加以鼓勵。志豪為屬下爭取福利,因而與會計部主管廖啓剛起爭執,朗賢勸志豪處事應圓滑一點,志豪卻感難以適應。文冰與Kent不咬弦,工作甚不愉快,宗持邀文冰到皇室工作,文冰欣然答允。朗賢舉行燒烤會,賢、敏俱樂于應酬,唯豪、裕甚不習慣,二人偷躲于一角閒談,樂在其中。子鳳到日本留學,但難抵刻苦之生活,由國威往接她回港。廖啓剛辦公室失竊,因而責難志豪,志豪感自己失職,向朗賢要求減薪降職,朗賢拒絕,海敏因此而責備志豪一番。

第19集

志豪把屬下訓練至高水準,管理得有聲有色,朗賢向志豪獎勵一番,令志豪大出鋒頭。國威考取到會計資格,在志豪及朗賢暗中相助下,順利進入皇室工作。國威見事業有所發展,向子鳳提出婚事,但子鳳野心極大,不甘心就此作歸家娘過平淡生活,拒絕婚事。海敏自替紅歌星徐美芳設計新居後,聲名鵲起,大受行內人士賞識及註意,工作因而更為忙碌,對與志豪間之感情未免有所疏忽。志豪見海敏之事業成就遠遠超越自己,自卑感油然而生,二人感情起危機,幸朗賢及家裕向海敏加以提示,海敏亦醒覺到身處之情勢,對志豪加以遷就。

第20集

伯勤與朗賢及志豪等出海垂釣,伯勤見志豪釣魚穩重有耐性,見微知著,對志豪更添好感。珊珊為免日在家與趙炳起沖突,欲到電視台當臨時演員,子龍阻止,寧願多做一份兼職以解決生活之緊逼,在阿彪介紹下,在阿洪之賭檔做睇場。阿彪等人惡向膽邊生,為求發財,不惜冒險綁架伯勤,向朗賢勒索五百萬,朗賢本欲報警,為秀芳阻止,宗持聞訊亦立即趕來相助。阿彪等指明要志豪往交贖款,志豪義不容辭,冒險相助,終救出伯勤,但自己亦受傷,送院救治。伯勤感志豪救命之恩,對他更是另眼相看,秀芳卻偶然得知淑梅與志豪之關系,從而猜出志豪竟就是伯勤與玉蓮之私生子。

第21集

伯勤宴請志豪一家以示謝意,淑梅怕應酬而推辭不去。席間伯勤贈十萬元予志豪酬謝,志豪拒收。秀芳不知是否應對伯勤明言志豪身份,與朗賢商量,朗賢感事態嚴重,著秀芳有真憑實據方再作打算。朗賢借出場地予電影公司拍戲,引致火警,伯勤嚴厲斥責朗賢失職,故意在朗賢面前激勵志豪上進,以刺激朗賢發奮,卻反令朗賢對志豪起嫉妒防範之心,更勸秀芳把志豪之身世向伯勤保密。珊珊與子龍起爭執,志豪往茶樓勸子龍,被子龍安排與阿彪等人搭,時警察查出阿彪等人乃綁架伯勤之匪徒,往拘捕之,志豪慘遭無妄之災,被認為與案有關。伯勤懷疑志豪與綁匪乃同謀,將他停薪留職,朗賢乘機煽風點火,令伯勤對志豪的印象大改。志豪往找伯勤、朗賢解釋,二人俱不加理會,志豪見多年好友也對自己不信任,激憤之餘提出辭職。

第22集

海敏見志豪無端被連累,加以安慰,但自己亦因志豪失業而對二人之前景感到茫然及擔憂。家裕不滿朗賢不信任志豪,對他冷淡,朗賢為討好家裕,敷衍地與志豪和好,志豪見朗賢態度欠缺誠意,知道二人已是舊情不再,內心不禁難過。子龍欠下大哥洪賭債二萬多元,沒法償還,大哥洪逼珊珊做舞女替子龍還債,珊珊別無他法,唯有依從。珊珊做舞女,大受歡迎,收入甚豐,很快便替子龍償還了賭債,但珊珊仍堅持做下去,好賺多一些錢,子龍反對無效,向志豪求助,但珊珊對志豪的勸解仍無動于衷。大哥洪得知子龍阻止珊珊做舞女,派手下毆打子龍,志豪亦慘受連累被打傷。

第23集

珊珊得知子龍因自己而被打,加上子龍誠懇求諒,決定放棄伴舞。另一方面,海敏因龍、珊之事而怪責志豪好管閒事,二人起小爭執,幸二人終能互相體諒而和好。宗持聘海敏替皇室裝修,海敏因工作繁多本欲推辭,但經不起宗持之誠意遊說而答允。志豪與子龍在何德介紹下,到清潔公司任清潔工人,上司阿漢招積自滿,對豪、龍頤指氣使,豪、龍強忍。子鳳參加紫荊花小姐競選,求得海敏答允做她提名人,又偽造家庭背景,國威本反對子鳳參選,但又不忍令子鳳失望,終答允支持子鳳參選。趙炳得悉子鳳選美,大怒欲加阻止,因而重遇文冰。趙炳對文冰當年拋夫棄子一事而冷言斥責,文冰默默忍受。文冰得悉子鳳乃她親生女兒,對她不禁另眼相看。子鳳雖是大熱鬥,無奈大會早已內定名次,子鳳落選,國威求得朗賢答允聘子鳳為皇室之公關,趙炳不願子鳳接近文冰而反對,文冰親往遊說趙炳,要他為子鳳前途著想,趙炳才答允。

第24集

子鳳為向文冰報復,故意親近宗持,文冰大感痛心,宗持不明底蘊,以為文冰純屬押醋,取笑她一番。海敏與家裕為使朗賢與志豪和好,暗中製造機會讓二人見面,但朗賢始終態度惡劣,不肯與志豪和好,家裕因而對朗賢更感不滿。正平對鐵葵行醫一事日益不滿,二人常起爭執,鐵葵一怒搬往與家裕同房而睡,與正平冷戰,家裕大感左右為難。素琴被鄰居誤會她與兆和之關系,以為她是不良婦女,一怒闖上梅家,要兆和隔日回家居住,兆和答允,並親向琴之鄰居澄清二人關系,風波才告平息。志豪被派往美格來清潔,遭阿Kent當眾侮辱,海敏偶然遇見,內心大為難過。為向志豪表示支持和鼓勵,海敏主動提出註冊結婚,志豪大喜,但在註冊當日,海敏因忙于工作終忘記此事,令志豪白等一場。

第25集

志豪向海敏提出把婚期延遲一年,海敏同意。淑梅不禁替志豪擔心,怕他始終會失去海敏。海敏之老板移民,把公司出讓,海敏大為動心,無奈她與志豪之積蓄俱不多,沒法成事,海敏大為失望。Connie負責一洋酒推廣計畫,客戶卻突然指定要子鳳負責,Connie對子鳳妒恨不已。子鳳利用自己之美色,賣弄風情,備受男同事們追求,國威不滿,要子鳳收斂,子鳳不理,反責國威一番。Connie無意中得悉子鳳身世真相,通知記者往採訪趙炳,把子鳳之身世登于報上,子鳳感顏面全失,詐病而不上班。文冰求得宗持出面把事件擺平,子鳳大為感激,與文冰之關系好轉。廖志剛追求子鳳,向子鳳強行索吻,國威趕至阻止,帶子鳳離去,子鳳反怪國威多事。

第26集

宗持得知海敏欠缺資本買下雅高,提出由海敏替他設計其家居布置,海敏因此而得到充足的資金買下雅高。國威無意中揭穿志剛私吞公款,志剛恐事敗,賄賂國威,國威不為所動,把此事通知朗賢。新雅開張之日,眾人齊向海敏祝賀,喜氣洋洋,志豪亦抽空趕往,但因自卑而不敢久留,海敏內心大感難過。志豪被派往福臨清潔,巧遇伯勤一家,志豪一時疏忽毀爛一名貴燈飾,伯勤以為他有心與自己作對,怒斥之,志豪欲解釋,伯勤不加理會,忿然離去。秀芳見志豪落泊,內心有愧,贈志豪一筆金錢作補償,志豪誤會是伯勤有心侮辱其人格,拒絕接受。志豪找海敏訴苦,海敏忙于工作,無暇理會志豪,志豪更感鬱悶,借酒銷愁,醉後向海敏提出分手。

第27集

志豪、海敏情海翻波,二人俱甚為苦惱,海敏更找家裕訴苦,家裕愛莫能助。海敏主動向志豪表示願意與他甘苦與共,二人和好,但迅即又再為職業懸殊之關系起爭執,二人再次決裂。朗賢布局取得志剛私吞公款之罪證,向伯勤及宗持揭發,並擅作主張向廉署舉報,宗持對朗賢之處事手段不滿。淑梅等人知道志豪與海敏鬧意見,俱甚為擔心,唯素琴則沾沾自喜。後志豪得蘇定鼓勵,而海敏亦想清楚,決為愛情放棄事業,二人再度和好。志剛哀求朗賢放他一馬,朗賢冷言拒絕,家裕感朗賢無情及不擇手段,對他更添不滿。朗賢滿心以為自己必可接替志剛之職位,卻為宗持從中阻撓,朗賢痛恨宗持,決伺機報復。朗賢向家裕提出婚事,家裕拒絕。

第28集

鐵葵得知家裕拒絕了朗賢之婚事,勸家裕要考慮清楚,免得累己累人。朗賢對被拒絕婚事內心雖感不快,但仍耐心對待家裕,聲言會一心一意等待家裕答允婚事。素琴見海敏與志豪復合,不甘海敏為志豪而犧牲事業,大為不滿,唯兆和對志豪則充滿信心。子龍勤于工作,珊珊卻常與男友來往,子龍不忿,為求多賺些錢,慫恿兆和與蘇定合作翻版錄影帶,和、定答允。阿漢夾帶私逃,志豪在眾工人推舉下,代替阿漢出任工頭,志豪開心之餘,與海敏到澳門遊玩。海敏常感腸胃不適,到醫生處檢查,醫生懷疑她患上腸癌。

第29集

海敏訛稱到澳門小住,到醫院詳細檢查。朗賢細心討好伯勤,令伯勤對他好感大增,把皇室之百分之十的股份贈予朗賢,讓他加入皇室之董事局。海敏證實患上腸癌,晴天霹靂,對志豪處處回避,藉詞到澳門散心。海敏在澳門遇宗持及文冰,宗持無意中得悉海敏患上癌症,大為同情,表面上不動聲色,對海敏開解一番。文冰見宗持對海敏細心,大為不快。海敏改變主意,決繼續經營雅高。志豪不知袖裏,帶海敏往拜祭母親,海敏觸景傷情,偷偷落淚。

第30集

海敏不忍拖累志豪,故意對他呼喝差遣,欲逼志豪知難而退,志豪對此卻全不介意,對海敏充滿信心。兆和等人察覺到海敏與志豪之感情有變,俱勸海敏要珍惜志豪,海敏有苦自知,更添神傷。文冰不滿宗持與海敏來往,故意向娛記暗示持、敏有戀情,娛記把此事渲染報導,宗持對文冰不滿,二人感情逐漸決裂。海敏利用此機會暗示對宗持有意,志豪對海敏之信心不禁動搖,內心不安。海敏感因自己而連累宗持與文冰分手,向宗持道歉,宗持說出早知海敏患上癌症一事,海敏向宗持盡抒心中積鬱,宗持開解之。海敏為使志豪死心,故意聲稱不甘與志豪食貧,惡言侮辱志豪一番,志豪忍無可忍,怒摑海敏。

第31集

志豪與海敏分手後,不停以工作麻醉自己,家裕婉言相勸,志豪全不理會。文冰欲與宗持重修舊好,宗持不加理會,隻顧開解海敏,文冰大感妒恨。淑梅等見志豪頹喪失落,大感心痛,苦勸無效,淑梅求家裕往開解之,家裕雖盡力而為,但仍無功而回。文冰苦悶之餘,與Cliff尋歡作樂,一時情不自禁與之親熱,遭宗持撞見,宗持大怒,決與文冰分手,文冰傷心痛哭。子鳳應朗賢之邀,替福臨拍廣告,一舉成名,大出鋒頭。時朗賢與家裕感情陷于低潮,子鳳感到有機可乘,對朗賢之感情重燃。家裕再到志豪工作之處對他開解,誤會志豪欲跳樓自殺,奮身相救,志豪深被感動。

第32集

志豪被家裕之誠意感動,決拋開舊事,重新振作做人,淑梅等睹狀大感放心。海敏得悉志豪終于對自己死心,心中不知是悲是喜。伯勤與秀芳出外旅行,把一切生意交予朗賢打理,朗賢飄飄然之餘,立即答允投資Teddy拍片,由子鳳出任女主角,子鳳飛上枝頭,不願再被國威纏擾,向國威提出分手,國威難堪不已。迪行回港,代秀芳打理賢德會之事務,命家裕替孤兒院撰寫宣傳稿,家裕得志豪相助,成功完成任務,而迪行因此而重遇志豪。醫生向海敏提出動手術以免病情惡化,但成功機會不大,海敏內心惶恐,到律師樓立下遺囑,又往與志豪見面,但志豪態度冷淡,海敏黯然離去。海敏向素琴訛稱到外國公幹,入院做手術。因忍禁不住內心之恐懼,孤立無援下,通知宗持,宗持趕往醫院安慰海敏一番。

第33集

海敏之手術成功完成,若五年內不復發便可痊愈,宗持接海敏到其別墅休養。迪行賞識志豪,決把其所有公司之清潔工作交予自志豪負責,志豪因而有足夠資金經營清潔公司,事業再有新發展。海敏返家,素琴見她容顏憔悴,大感心痛,對她關懷照顧,海敏感動不已。珊珊與男友往看戲,被子龍撞見,二人起沖突,子龍盛怒下提出離婚,珊珊忿然而去,下落不明,子龍後悔不已。朗賢之新戲頗受歡迎,記者製造賢、鳳之緋聞,二人本著互相利用,亦不作解釋。鐵葵提出到外國深造,正平得知鐵葵此行乃與男同事邱醫生同行,大力反對,鐵葵心意已定,寧搬出屈家。家裕困擾之餘,欲找朗賢傾訴,朗賢忙于新片,無暇理會,家裕失落神傷。

第34集

家裕心情煩悶之際,偶遇志豪,志豪婉言開解她一番,家裕才稍舒愁懷。兆和不滿海敏與宗持來往,更懷疑二人已有越軌行為,著素琴勸阻海敏,海敏更感煩擾。德叔見恚豪形單影隻,欲撮合其侄女與志豪,但志豪無意再闖情關,婉拒德叔好意。鐵葵起程赴外國深造,家裕機場送別,依依不舍。朗賢開拍新片,遭惡飛騷擾,Teddy請得撈家容出面相助,才把事件擺平。海敏恐日後自己病逝後素琴無所依靠,遂拼命工作以圖多賺些錢予素琴,因此飽受顧客之無理要求,亦咬牙強忍。志豪之實力清潔公司有利可圖,大肆慶祝,家裕瞞著海敏帶她參加慶祝會,志豪對海敏雖以禮相待,但已全無感情,海敏不禁失落神傷,種種壓力壓逼下,海敏大受困擾,欲輕生自盡。

第35集

宗持及時救回海敏,耐心地開解她,海敏終消除輕生之念。伯勤旅遊歸來,得悉朗賢斥巨資拍MP4電影,甚不滿意,要朗賢暫停拍戲計畫,朗賢相求無效。及後伯勤發覺朗賢經營福臨頭頭是道,加上其新戲又甚為賣座,伯勤才允朗賢繼續拍戲。宗持對海敏日久生情,主動追求海敏,海敏受感動,二人共墮愛河,宗持更向海敏求婚,海敏答允。兆和對敏、持之婚事大為不滿,淑梅開解之。志豪得知海敏婚事,表面上若無其事,內心則甚為痛苦,但仍強顏參加海敏之婚禮,祝賀她一番。秀芳當年為隱瞞玉蓮之死訊,賄賂三姐之親戚麥錦堂,向伯勤訛稱二人私奔往印尼,此時錦堂突回港向秀芳勒索。

第36集

秀芳唯恐當年騙局被伯勤識穿,忐忑不安,朗賢加以安慰,聲稱會妥善解決此事。志豪開工時不慎受傷,家裕大為緊張,陪他往醫院診治,對志豪細心照顧。朗賢發現家裕與志豪來往,大怒,斥責家裕,家裕感忍無可忍,與朗賢反面。朗賢心情苦悶,子鳳乘虛而入向他投懷送抱,二人發生關系。後子鳳發現朗賢隻視自己為泄欲工具,憤恨不已。朗賢向家裕求諒,家裕不願再生事端,表面上與朗賢和好。錦堂貪得無厭,向秀芳勒索三百萬,秀芳無計可施,欲向伯勤說出真相,朗賢阻止,一方面求得撈家容派人毆打錦堂;另一方面,向伯勤說出真相,但仍訛稱玉蓮母子是難產而死。伯勤得悉一切,大怒,責怪秀芳,但細想始終是自己先對不起秀芳,終原諒秀芳。

第37集

海敏從家裕口中得悉志豪之清潔公司剛失去一大客,剛巧皇室正征聘清潔公司,海敏往找志豪,提議他一試,志豪不願領海敏情而拒絕。海敏找家裕代為說服志豪,迪行得悉此事,亦贊成志豪一試,志豪無奈依從,終成功接得此生意。伯勤得悉宗持聘用志豪,大表不滿,朗賢推波助瀾,暗示宗持徇私,伯勤內心更感不快。朗賢不滿家裕經常與志豪來往,故意在志豪面前強行與家裕親熱,家裕尷尬之餘,對朗賢更添反感。朗賢覬覦皇室財務總監之位,故意中傷宗持失職,伯勤因而欲把朗賢代替宗持繼任財務總監,宗持從容應付,終使朗賢知難而退。朗賢發現家裕原一直暗中替志豪任會計,大怒,施計當眾羞辱志豪,又使正平向家裕施加壓力逼二人分手,家裕對朗賢絕望,提出分手。

第38集

家裕鼓起勇氣向朗賢提出分手,朗賢自尊受損,以為志豪奪愛,借醉闖上豪家,毆打志豪泄憤。志豪為避嫌疑,勸家裕不要再替他埋數,減少來往,家裕感自己光明正大,不肯向朗賢屈服。子鳳得悉朗賢與家裕陷入感情危機,向朗賢投懷送抱,甘作他的情婦。文冰睹狀,暗替子鳳擔心。宗持提出皇室與外資機構聯營,伯勤反對,二人起爭執,朗賢乘機挑撥,伯勤更對宗持不滿,施計推翻宗持之計畫,更把朗賢提升財務總監。家裕不知不覺中對志豪已產生深厚之愛情,海敏察覺,鼓勵家裕放膽與志豪相愛,但志豪卻不願奪朗賢所愛,拒絕家裕之愛意。朗賢苦苦哀求家裕復合,家裕全不理會,朗賢獸性大發,強奸家裕。

第39集

家裕慘遭朗賢污辱,悲憤之餘,向海敏求助,但訛稱不認識行凶者,海敏主張報警徹查,家裕阻止,隻允到海敏家暫住休養。朗賢之新戲製作費超出預算,朗賢嚴詞斥責Teddy,決拉攏國威冒險盜用皇室資金周轉。淑梅高血壓,兆和等大緊張,細心照料,海敏亦前往探望,乘機鼓勵志豪接受家裕之愛意,志豪無動于衷。宗持對皇室之帳目起疑,國威忐忑不安,加上新戲收入奇差,朗賢陷入經濟危機,時伯勤把福臨之大權交予朗賢,朗賢決利用福臨之資金周轉。德叔欠下貴利錢債,沒法償還,貴利到清潔公司搗亂,德叔引咎辭職。家裕返回屈家,朗賢再向她求婚,家裕早已心死,冷言逐朗賢離去,朗賢激憤下向子鳳提出婚事。

第40集

朗賢向伯勤提出與子鳳之婚事,伯勤夫婦大感詫異,但亦不加反對。而趙炳則對此婚事甚為不滿,大發雷霆。正平亦因此事責難家裕,家裕不勝其煩,搬離屈家自住。志豪對家裕之感情壓力隨著朗賢之婚事而消除,欲與家裕重新開始,但家裕自愧已失身于朗賢,不肯再與志豪來往,最後更說出被強奸一事,志豪大感懊悔憤恨,冷靜後終能拋開枷鎖,與家裕共墮愛河。朗賢恐趙炳粗魯失禮,著子鳳叫趙炳不要出席其婚禮,子鳳無奈依從,趙炳大感心痛憤怒。朗賢之經濟陷于困境,子鳳發覺,欲出賣色相賺錢助朗賢,朗賢及時發覺阻止,斥責子鳳一番。撈家容慫恿朗賢合作打劫福臨,朗賢為解決解經濟問題,不惜鋌而走險,答允合作。朗賢子鳳結婚當日,撈家容在朗賢提供之資料下派手下打福臨,阿德亦是其中一份子,眾匪得手後逃走時與警方開槍戰,阿德受傷被擒,時志豪與兆和路過,兆和無辜中槍受重傷。

第41集

兆和傷重而死,海敏等悲慟不已,志豪誓要替兆和報仇。眾匪欲逃往別處躲避,嫌德叔受傷礙事,要殺他滅口,德叔奮勇逃脫,為一鄉民所救,德叔通知志豪趕往相見,告知志豪此次事件乃伯勤幕後主使後傷重而死。朗賢欲把贓物出手時,警方在志豪之線報下,往拘捕伯勤,當場搜出贓物。伯勤心知此乃朗賢所為,以為純是訛騙保險金,不忍他就此斷送前途,代他頂罪。開庭審訊之日,淑梅巧遇秀芳,認出她乃當年玉蓮之好友,但為免擾亂志豪心神,不加宣揚。而志豪則在庭上指控伯勤乃主謀。

第42集

伯勤被判還押監房候審,秀芳大為痛心。淑梅告知志豪當年玉蓮自殺真相及秀芳之身份,志豪百感交集。宗持往探伯勤,猜出伯勤是替朗賢頂罪,伯勤求宗持收購其皇室股份以周轉福臨,宗持答允。伯勤心髒病發,秀芳不忍伯勤捱苦,向志豪揭穿其身世,勸志豪放過伯勤,志豪對秀芳之動機懷疑,未肯相信,二人談話被主控官聽見,于庭上當眾宣揚,伯勤大受刺激暈倒。志豪對自己之身世大感疑惑,秀芳求家裕相助,以玉蓮當年之遺書為證,志豪更感矛盾。伯勤往找志豪,志豪不肯與他相認。伯勤心傷之餘,往拜祭玉蓮,志豪見他痴情,不禁心動。伯勤改立遺囑,朗賢得悉,以為會對己不利,惡言頂撞伯勤,伯勤受刺激不支暈倒,情況危殆,宗持帶志豪趕往相見,志豪終肯承認伯勤乃其父,伯勤安然而逝。

第43集

根據伯勤立下之遺囑,志豪承繼其大部分產業,志豪本不願接受,宗持及淑梅加以開解,志豪才肯承受伯勤之遺產。秀芳要求志豪讓朗賢加入福臨,宗持提醒志豪要防範朗賢,志豪拒絕秀芳。宗持查出朗賢及國威虧空公款,要對付二人,文冰為子鳳著想;志豪亦在淑梅哀求下,紛向宗持求情,宗持才肯放朗賢、國威一馬,要二人填數及辭職了事。志豪購下一豪華住宅,接淑梅一家往住,國威不肯受志豪恩惠,寧獨居于舊屋。志豪初接手管理福臨,大受壓力,家裕加以鼓勵安慰,志豪決全力發奮。

第44集

朗賢假裝悔改,博得秀芳及志豪之同情,志豪終答允讓他重新加入福臨工作。朗賢重返福臨負責推廣計畫,成績卓越,志豪遂成立業務推廣部,由朗賢打理。蘇定與趙炳合作打理實力清潔公司,聘用一批釋囚做工,迪行回港發現此事,感到不滿,志豪加以調解,迪行才肯由得蘇定繼續經營。志豪要將福臨操作電腦化,朗賢提出由國威擔任,志豪答允。志豪與家裕感情日益深厚,海敏目睹,百般滋味。珊珊陪客到福臨購物,遇子龍,珊珊逃去無蹤,子龍見珊珊自甘墮落,大感痛心。志豪感與家裕之感情成熟,向家裕求婚,家裕答允。正平提出不準翁平參加婚禮,家裕大感為難。鐵葵回港準備參加家裕之婚禮,亦隻能暫居皇室,後得宗持調解,正平才肯罷休。海敏戮力助志豪籌備婚禮,不支暈倒,志豪、家裕送她入院,才得知海敏原患上腸癌。

第45集

志豪知道海敏是因患上癌症而故意與自己分手,大感內疚,要作出補償,向家裕提出把婚事拖延,直至海敏五年後不再病發才再作打算,家裕黯然答允。朗賢得知志豪要延遲婚事,以為是因為家裕曾被他污辱,遂往找家裕,聲稱願與子鳳離婚而與家裕結合,家裕感受侮辱,怒摑朗賢。朗賢斥責子鳳泄憤,子鳳氣極離家,找國威訴苦,二人意亂情迷發生關系。海敏勸志豪與家裕結婚,志豪雖感有愧于家裕,但亦忘不了海敏之恩情,甚感痛苦。海敏心底實亦仍深愛志豪,但宗持對她恩深情厚,海敏亦甚感痛苦。宗持向海敏坦言心中愛意,海敏大受感動,決留在宗持身邊。家裕決與鐵葵到英國散心,志豪至此才發覺不能失去家裕,向她重提婚事,二人終解開心結,結成夫婦。

第46集

志豪與家裕之婚宴上,朗賢到賀,家裕忐忑不安。席間,海敏不支暈倒,志豪大為緊張,家裕看在眼裏,心中不是味道。散席後,正平送鐵葵回酒店,二人各自讓步及互相體諒,兩夫婦終和好。珊珊淪為舞女,與撈家容搞上關系,撈家容逼朗賢合作,設局使馮超信任朗賢,從而安排撈家容兩名手下阿深及阿成混進福臨之工場工作。子龍得悉珊珊做舞女,往舞廳找她,勸她回家,珊珊自卑,不肯隨子龍回去。海敏之病情反覆,志豪顯得萬分緊張,家裕心中不快,淑梅察覺,勸志豪莫要忽略家裕感受,志豪卻對家裕充滿信心,一笑置之。皇室計畫在興建酒店,宗持被派往策劃,要在新居住一段長時間,海敏決定同行,眾人依依送別。

第47集

龍子詠麟乏人照顧,志豪著子龍把詠麟寄養沈家,由淑梅與家裕照顧,子龍答允。珊珊掛念詠麟,往接他放學,帶他四出遊玩,淑梅不知袖裏,以為詠麟失蹤,虛驚一場,後詠麟安然家,眾人才放心。撈家容為方便森、成在工場改裝賊貨,逼朗賢再次合作,設計辭退工場管工七叔,由阿森補上,朗賢無奈就範,心中大為氣憤。子鳳欲復出拍戲,征詢朗賢,朗賢醉酒,迷糊中答允,及後又出爾反爾,怒斥子鳳,子鳳大感委屈,找國威申訴,二人再發生關系。素琴突接獲海敏夫婦回港之訊息,眾人往接機,赫然發覺宗持已不良于行。

第48集

原來宗持因一次意外,扭傷脊骨,弄致下半身癱瘓,志豪等聞訊,不禁黯然神傷。宗持自遭變故後,脾氣變得暴躁多疑,更懷疑海敏嫌棄自己,與志豪重燃愛火,因而經常亂發脾氣,海敏強自忍受,細心照顧宗持。宗持生日,文冰等一班皇室同事不請自來替宗持慶祝,宗持以為是海敏有心令自己在眾人面前出醜,盛怒中向素琴揭穿海敏身患癌症一事,素琴晴天霹靂,心痛欲絕。海敏為全心照顧宗持,托志豪將雅高出讓,宗持卻誤會二人有染,逐海敏離家,志豪細心安慰海敏,卻又使家裕誤會二人舊情未斷。宗持精神大受困擾,一時想不開欲輕生自盡,海敏及時阻止,聲言對宗持之愛至死不渝,並發誓此後不再見志豪,宗持感動,與海敏和好。家裕有孕,但為使志豪與海敏復合,欲把胎打掉,志豪發現,向家裕坦言心中之愛意,家裕除去心中疑慮,與志豪更為恩愛。

第49集

秀芳得知家裕有孕,甚為歡喜,親上沈家,贈予家裕杜家傳家之寶。朗賢大為妒恨,藉詞上沈家向家裕祝賀,令家裕大感不安。志豪往訪宗持夫婦,海敏礙于對宗持之誓言,對志豪冷淡,志豪明白到海敏之處境,無奈離去。撈家容逼朗賢答允把賊貨以福臨之名出售,朗賢不甘長期受撈家容箝製,提出五五分賬,撈家容答允。志豪到泰國傾生意,要國威同行,國威起行前約子鳳見面,子鳳多番擺脫,不果,被文冰發現二人,文冰勸子鳳應要全力挽回與朗賢之婚姻。子鳳發現朗賢搭上舞女阿May,往找珊珊相助,設局使朗賢拋棄阿May。子鳳又改變態度,對朗賢溫柔順從,終與朗賢和好。淑梅到福臨探志豪,突然不支暈倒。

第50集

淑梅暈倒,朗賢急送她入醫院,經診治後證實隻屬疲勞過度,志豪才感安心,並對朗賢感激不已。馮信提早退休,志豪本打算提升子龍,子龍卻因感情關系而未能專心工作,志豪唯調馮超接替馮信掌管營業部,會計部則由國威打理。子鳳有孕,朗賢大喜,對她呵護有加,子鳳大感心甜。趙炳聞訊,亦原諒子鳳,對她關懷備至,子鳳感動不已。馮超無意中發現朗賢之惡行,朗賢與撈家容威逼利誘,使馮超答允同流合污。朗賢從蛛絲馬跡中懷疑子鳳與國威有染,設局使鳳、威見面,國威向子鳳聲稱懷疑子鳳之胎兒乃其骨肉,朗賢大為震憤。

第51集

朗賢洞悉子鳳與國威之奸情,大為憤怒,更猜疑子鳳之胎兒不屬自己,但朗賢表面上卻不動聲色,密謀對策。泰國商人秦先生來港,找志豪商量與福臨合作一事,志豪對福臨前景充滿希望。一夜,朗賢與子鳳駕車回家,朗賢想起鳳、威之私情,妒火中燒,疏忽駕駛,以致汽車失事,子鳳小產,朗賢大感快慰。撈家容兩手下從朗賢口中得知秦先生與福臨交易,往劫秦先生,被志豪撞破,兩匪為逃脫而挾持海敏,志豪奮勇相救,救回海敏,兩匪則逃脫。志豪在一慈善拍賣會上,發現一刻有福臨字型大小之首飾,產生疑心,高價把首飾買下。

第52集

志豪與子龍暗中調查,終查出國威偷賣賊貨,志豪質問國威,國威說出朗賢為主謀,志豪更感憤恨心痛,逼國威自首,國威不肯逃去,淑梅聲淚俱下求志豪放過國威,志豪心中矛盾萬分。國威通知朗賢共謀對付之法,朗賢卻把罪行推卸,國威聲稱有數簿可指控朗賢與撈家容,朗賢才允助國威與馮超逃離香港。志豪決放過國威,但發現他已失蹤,往質問朗賢,朗賢推說全不知情,更自動辭退福臨之職,志豪苦無證據,奈他不何。國威臨離港之際,約子鳳見面,告知真相,並把數簿交予子鳳收藏。朗賢與撈家容決殺人滅口,馮超慘死,國威重傷墮海失蹤。子鳳猜出一二,對朗賢之冷血行為大感心寒。一日,警方突往搜查福臨,聲稱懷疑福臨賣賊贓,志豪為之愕然。

第53集

志豪被警方追查福臨賣賊贓一事,志豪被逼供出一切,警方找朗賢詢問,朗賢推得一幹二凈,反誣陷志豪,但秀芳已對朗賢起疑。福臨因此事而聲譽大跌,不少顧客退貨及停止生意來往,福臨陷于困境,志豪毫不氣餒,決全力度過難關。馮超之屍體被發現,警方懷疑與案情有關,志豪等從而擔心國威之安危。家裕不惜長途跋涉往替志豪拜神,影響胎兒,入院休養,海敏往探望,卻引起宗持誤會,猜疑海敏與志豪再度舊情復熾。朗賢逼志豪高價購買其福臨股份,否則賣予貴利,秀芳得知,直斥其非,揭穿他當年主使匪徒打劫福臨一事,海敏至此才得悉朗賢乃殺父真凶,要宗持助志豪聯手對付朗賢,宗持冷言拒絕,直斥海敏與志豪有私情,海敏不堪受辱,憤然離家。

第54集

海敏與素琴搬往酒店暫住,並把宗持所贈之屋契及股票等全部退回宗持,宗持痛苦不已。秀芳不忍福臨倒閉,變賣產業資助志豪,志豪本不肯受秀芳之恩惠,在海敏等苦苦相勸下,才肯答允秀芳相助。朗賢不忿秀芳助志豪,冷言直斥。秀芳對朗賢心灰意冷,搬往齋堂居住,志豪等不忍秀芳孤苦伶仃,接秀芳回沈家居住,朗賢往沈家要搶回秀芳,家裕等阻止,朗賢不忿離去。家裕動了胎氣,入院留醫,幸無大礙,志豪等才放心。朗賢經營珠寶公司,把福臨之職員撬走,子龍盛怒下打傷朗賢,朗賢要志豪登報道歉才肯不控告子龍,志豪唯忍一時之氣,答允朗賢之條件。宗持偶然間聽到海敏與志豪之對話,得知海敏對他一片情深,不禁自愧感動。

第55集

宗持故意接近朗賢,又當著他面前向海敏提出離婚,朗賢信以為真。但原來宗持為向海敏贖罪,替她報仇,故意取朗賢信任,從而蒐集其犯罪證據。撈家容逼朗賢合作賣賊贓,朗賢堅拒,隻肯借工場予他改裝賊贓。朗賢與宗持合辦珠寶展覽,海敏不忿,直斥宗持,宗持大為心痛,朗賢憑蛛絲馬跡,洞悉宗持計畫,密謀對策。撈家容再逼朗賢助他賣賊贓,時宗持亦主動試探與朗賢買賊贓,朗賢心生一石二島之計,同時對付撈家容與宗持。朗賢介紹宗持與撈家容交易,自己則臨時離去,通知警方,撈家容以為宗持出賣他,展開槍戰,撈家容慘死,宗持受重傷。海敏從宗持之錄音帶中得知宗持之苦衷,大為感動,趕往醫院探望宗持,宗持終在海敏懷中安然而逝。

第56集

朗賢為進一步打擊志豪,利用曾污辱家裕一事,再三威脅家裕與他會面,家裕逼于無奈,內心痛苦不已,志豪雖感家裕行動有異,但亦猜不透內裏因由。朗賢逼家裕陪他到別墅度生日,欲強吻家裕,家裕糾纏間胎兒作動,朗賢唯急送她入醫院。志豪等接獲訊息,急趕往醫院,家裕誕下一子,母子平安,志豪開心之餘,卻發現原來是朗賢送家裕入院,內心不禁疑惑。豪子滿月,志豪宴請親友,朗賢突逼家裕往見他,志豪發現,誤會二人有私情,家裕唯有把真相告知,志豪對朗賢惡行切齒痛恨。志豪盛怒下往找朗賢算帳,二人糾纏,家裕趕至勸阻,混亂中被路過汽車撞死。朗賢因家裕慘死,心中亦甚難過,此時,朗賢忽接國威之電話。

第57集

國威以數簿向朗賢勒索,朗賢猜到國威必與子鳳聯絡,遂暗中監視子鳳行動。國威與子鳳聯絡,著她把數簿交回,子鳳欲把數簿帶往交予國威之際,朗賢趕至,欲搶數簿,子鳳情急向秀芳說出伯勤是被朗賢氣死一事,秀芳心痛憤怒,阻止朗賢取數簿,時國威突至,搶走數簿逃去。國威勒索朗賢一百萬,再約子鳳一起逃亡,但交易時朗賢殺死國威,子鳳苦候不見國威蹤影,對其安危擔心不已。國威之屍體被發現,淑梅等悲慟萬分,子鳳心灰意冷,決即與朗賢離婚。志豪為向朗賢報仇,在珊珊相助下,向撈家容之手下說出朗賢出賣撈家容真相,與他合作,布局要使朗賢傾家蕩產,自走滅亡之路。

第58集

朗賢經濟陷于困境,計畫命手下打劫自己之珠寶公司,騙取保險金,志豪收買朗賢手下,故意失手被捕,指控朗賢為主謀,朗賢因而被警方調查,面臨坐監危機。志豪為逼朗賢至絕境,故意把真相告知朗賢,誘朗賢殺他,朗賢中計,陷入警方包圍,朗賢冒死突圍逃脫。海敏不滿志豪為報仇而不擇手段,加以勸阻,志豪不聽,海敏氣極而走。警方懸紅通緝朗賢,朗賢之手下貪圖賞金作反,與朗賢糾纏,結果警方發現一血肉模糊屍體,有朗賢之身份證,遂以為朗賢已死。子鳳決到日本深造,向趙炳辭行,父女終于和好。子龍極力遊說珊珊和好,本有轉機,但趙炳極力反對,珊珊傷心而走。海敏決離開香港,與素琴到瑞士定居,臨行前與淑梅等人及志豪往訪秀芳,時朗賢剛往找秀芳,求她助他逃離香港,遇海敏等人,惡向膽邊生,脅持豪子,逼志豪來算帳。

第59集

(大結局) 海敏等不忍志豪自陷險境,伺機反抗,秀芳情急下槍傷朗賢,但終被朗賢製服。志豪被隻身犯險,朗賢盡泄心中對他之憤恨,精神崩潰,正欲下手殺志豪,子龍趕至奮身相救,糾纏間警方趕至,拘捕朗賢,但子龍腳部已受重傷,豪子亦受傷,須立即施手術救治。豪子終痊愈,志豪亦因而明白到一切仇恨皆過眼雲煙,內心因自己為報仇而忘情棄義、連累親人,不禁自責。子龍腳傷痊愈,在志豪安排下,趙炳終肯原諒文冰及珊珊,一家人團聚。朗賢神志錯亂,被送入精神病院,志豪常往探望,想起往事,不禁唏噓。海敏起程往瑞士在即,素琴、淑梅俱有心撮合志豪與海敏,極力替二人製造機會。到底志豪與海敏是否餘情未了,會不會再續前緣?

原聲資料

主題曲

無限旅程

作詞:盧永強

作曲:顧嘉輝

演唱:鍾鎮濤

出發點茫然開始

每步每站距離但不知

無限遠的旅程

一切不可製止

高與低無從猜測

勝負愛恨距離象一絲

誰亦有經過歷程

結果卻甚懸殊

不退後

人面對艱苦艱苦敢于一試

生命才具意義

若醉心于往事

人面對得失得失不知所以

稍遲疑消失影子

喜與悲

猶如音階

韻律每日更從未休止

提步向新旅程

更用血汗題詞

片尾曲

仍然心在想你

作詞:林敏聰

作曲:顧家輝

演唱:鍾鎮濤、鄺美雲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

已淡忘那是誰對與不對

從未學會怎去製止把你記起

隻感覺心窩中淚要涌出去

那是已消失的一次愛

這段情已是逝去永不再

誰亦在有天裏終可找到替代品

內心那份愛卻是仍屬你

從前情話句句收進心裏去

記憶裏再共你相聚

而為何藏在這美麗新生裏邊

又是那闊闊的空虛

仍然心在想你

影片製作

基本信息

主演: 萬梓良 / 鄭裕玲 / 吳鎮宇 / 周海媚  

監製:邱家雄

首播:1987年08月24日,翡翠台,逢星期一至星期五,晚上七時十分播出

集數:59集

地區: 香港(tvb)

同名電影

劇情簡介

安娜(克裏斯蒂娜·裏奇 Christina Ricci 飾)是一次車禍的幸存者,然而她驚訝的發現自己已經被判定了死亡。證據是她的葬禮已經在準備中,負責人正是葬禮主管艾略特(連姆·尼森 Liam Neeson 飾)。安娜對此既不解又恐懼。因為她很清楚,葬禮的終點就是入棺活埋。她對艾略特現身,希望後者堅持自己還活著的真相。兩個人在封閉的停屍間進行著辯論,艾略特堅持履行自己的職責,並對安娜解釋她到“來世”的種種緣由。而安娜面對不見底的黑暗,內心無比悲涼。然而,艾略特並不認同安娜的說法。他堅持自己是因為通靈才能辨識安娜的遊魂。隻有一個人還堅信安娜活著,那就是她的男友保羅(賈斯汀·朗 Justin Long 飾)。他並不認同艾略特的說法,堅持調查安娜的死因,慢慢地,生命之旅 劇照(17張)他接近了真相……

生命之旅

基本信息

導演: Agnieszka Wojtowicz-Vosloo

編劇: Agnieszka Wojtowicz-Vosloo/ Paul Vosloo

主演: 連姆·尼森/ 克裏斯蒂娜·裏奇/ 賈斯汀·朗/ 喬西·查爾斯/ 錢德勒·坎特布瑞

類型:劇情 / 懸疑 / 驚悚

製片國家/地區: 美國

語言: 英語

片長:USA: 104 分鍾

上映日期:2009-11-07

又名: 來世 / 身後事 / 靈異生死線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