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洛

甄洛

文昭甄皇後(183年1月26日-221年8月4日),名不明,又稱甄夫人。中山無極(今河北省無極縣)人,上蔡令甄逸之女。魏文帝曹丕的妾室,魏明帝曹睿之生母。曹睿即位後追尊甄氏為文昭皇後。

  • 中文名
    甄氏
  • 別名
    甄姬,甄洛,甄宓(fú)
  • 國籍
    曹魏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中山無極(今河北省無極縣)
  • 出生日期
    183年1月26日
  • 逝世日期
    221年8月4日
  • 職業
    皇後

個人簡介

文昭甄皇後(183年1月26日-221年8月4日),姓甄,名宓,又稱甄夫人。在新洛神中寫道甄宓本是袁熙的妻子,後因曹操攻下鄴城,決議娶甄宓為妻,當時曹操之子曹丕也喜歡甄宓,操無奈,隻得把甄宓讓給曹丕。魏文帝曹丕的正室,魏明帝曹睿之生母。曹睿即位後追尊甄氏為文昭皇後,中山無極(今河北省無極縣)人,上蔡令甄逸之女。

甄洛甄洛

生平經歷

甄氏是上蔡縣令甄逸的女兒,母為張氏。三歲喪父。建安中期,袁紹為次子袁熙納之。建安四年(199年)袁熙出任幽州刺史,甄氏留在冀州侍奉袁紹的妻子劉氏。建安九年(204年),冀州鄴城被曹操攻破,甄氏因有姿色,被曹丕納為姬妾。甄氏初有寵于曹丕,生下兒子曹睿和女兒東鄉公主。甄氏對曹丕後宮有寵的姬妾勸勉她們努力上進,對無寵的安慰開導,並常常建議曹丕為子孫昌盛多娶妻妾。曹丕要廢黜嫡妻任氏時,甄氏曾“流涕固請”,為任氏求情。

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曹操逝世,其子曹丕繼任為魏王。六月,曹丕南征,甄氏被留在鄴城。同年,曹丕逼迫漢獻帝劉協退位而成為皇帝,即魏文帝。退位為山陽公的劉協將兩個女兒獻與魏室為嬪。除獻帝二女外,曹丕在洛陽,後宮愛幸者有三:貴嬪郭煦,位次皇後;李貴人,生有皇子曹協;陰貴人,東漢大族南陽陰氏女。

甄洛甄洛

早在曹丕初即王位時,便進郭氏為夫人,封號等同甄氏。到曹丕稱帝,攜郭氏到洛陽,進封貴嬪,地位僅次于皇後;甄氏則被留在鄴城,仍為夫人,不立為皇後。甄氏愈發失意,有怨言。郭貴嬪向曹丕進讒,曹丕遂遣使者至鄴城將甄氏賜死,據傳殯葬時披發覆面,以糠塞口。黃初三年(222年),曹丕冊立郭氏為皇後,令甄氏之子曹睿奉郭皇後為母。之前黃初二年(221年),曹丕曾請術士周宣解夢,周宣答:“天下將有貴族女子冤死。”曹丕聞言後悔,派人追回賜死甄氏的使者但已不及。

226年,曹睿繼承帝位,即魏明帝,甄氏才被追封文昭皇後。

家庭情況

父母父:甄逸,上蔡令

母:張氏:常山人

兄弟甄豫,早終

甄儼,舉孝廉,大將軍掾、曲梁長

甄堯,舉孝廉

姐姐甄姜

甄脫

甄道

甄榮

丈夫袁熙,幽州刺史(建安中─204年)

曹丕,魏文帝(204年─221年)

兒子曹睿,即魏明帝

女兒東鄉公主

情感經歷

甄宓和三曹的逸事:

江南有二喬,河北甄宓俏。可見甄宓與大、小喬在當時並列為傾城美女。

甄洛

甄宓原是袁紹的兒媳婦。官渡之戰後,曹操早就聽聞甄宓的美麗,並在戰後派重兵包圍府邸。但曹丕卻喝退士兵,進入帶走甄宓,並護其安全。戰後,向曹操請求迎娶,曹操見後,不好與其子爭妻,便順水推舟送給曹丕。

而當時,曹植也表態想娶甄宓,未果。

甄宓是位賢淑的女人,從不和曹丕爭執,並對其妻妾以禮相待。但魏國立後,甄宓以其子為繼承者,遭到妒忌,被郭夫人陷害而死。

相傳,曹植的《洛神賦》便有愛慕甄宓之意。

成就貢獻

甄宓能詩,有《塘中行》詩傳于世,曹丕稱帝後寵郭皇後,郭後恃寵中傷甄皇後,甄後從此失寵,拋開帝後的身份不談,從《塘上行》裏讀到了一個妻子對丈夫相思到極致的、一往無悔的深情泣訴,可憐甄後最後等來的隻是曹丕的一紙死令。甚至死後對屍身‘以發覆面、以糠塞口’的侮辱與凌虐...

詩雲:“

蒲生我池中,其葉何離離。

傍能行仁義,莫若妾自知。眾口鑠黃金,使君生別離。

甄洛

念君去我時,獨愁常苦悲。

想見君顏色,感結傷心脾。

念君常苦悲,夜夜不能寐。

莫以豪賢故,棄捐素所愛?

莫以魚肉賤,棄捐蔥與薤(讀xiè)?

莫以麻枲(讀xǐ)賤,棄捐菅(讀jiān)與蒯(讀kuǎi)?

出亦復何苦,入亦復何愁。

邊地多悲風,樹木何翛翛(讀xiāo)!

從君致獨樂,延年壽千秋。”

詩中抒發了一位含冤女子的心聲,是一道很感人的五言詩。

歷史傳記

陳壽評曰:魏後妃之家,雖雲富貴,未有若衰漢乘非其據,宰割朝政者也。鑒往易軌,于斯為美。追觀陳髃之議,堆潛之論,適足以為百王之規典,垂憲範乎後葉矣。

甄洛——史稱:魏文昭甄皇後

傳奇少女

後(甄氏)以漢光和五年十二月丁酉生。每寢寐,家中仿佛見如有人持玉衣覆其上者(每次睡覺,家裏都會看見好像有人把一件玉衣披在她身上),常共怪之。逸薨,加號慕,內外益奇之。後相者劉良相後及諸子,良指後曰:“此女貴乃不可言。”後自少至長,不好戲弄。年八歲,外有立騎馬戲者,家人諸姊皆上閣觀之,後(甄氏)獨不行。諸姊怪問之,後答言:“此豈女人之所觀邪?(這豈是女子看的東西麽?)”年九歲,喜書,視字輒識,數用諸兄筆硯(好學文書),兄謂後言:“汝當習女工。用書為學,當作女博士邪?”後答言:“聞古者賢女,未有不學前世成敗,以為己誡。不知書,何由見之?”(要做女賢者)

關懷飢民

後天下兵亂,加以飢饉,百姓皆賣金銀珠玉寶物,時後家大有儲谷,頗以買之(大致是說天下飢荒,百姓買珠寶以換取糧食,甄姬家裏有不少糧食,就用它換來了很多珠寶)。後年十餘歲,(甄洛)白母曰:“今世亂而多買寶物,匹夫無罪,懷璧為罪。又左右皆飢乏,不如以谷振給親族鄰裏,廣為恩惠也(建議母親把糧食免費分給鄰裏)。”舉家稱善,即從後言。

生性善良

後年十四,喪中兄儼,悲哀過製,事寡嫂謙敬,事處其勞,拊養儼子,慈愛甚篤(大致是說死了哥哥之後,哥哥的妻子依然照顧親子,日夜操勞)。後母性嚴,待諸婦有常(甄洛的母親生性嚴苛),後數諫母:“兄不幸早終,嫂年少守節,顧留一子,以大義言之,待之當如婦,愛之宜如女(建議母親對嫂嫂好一點)。”母感後言流涕,便令後與嫂共止,寢息坐起常相隨,恩愛益密。

邂逅曹丕

(袁)熙出在幽州,後(甄姬)留侍姑。及鄴城破,紹妻及後共坐皇堂上。文帝(曹丕)入(袁)紹舍(房間),見紹妻及後,後怖(甄姬害怕),以頭伏姑膝上(把頭埋在婆婆的膝蓋上),紹妻兩手自搏。文帝謂曰:“劉夫人雲何如此?令新婦舉頭!”姑乃捧後令仰,文帝就視,見其顏色非凡,稱嘆之。太祖聞其意,遂為迎取。

後宮佳人

後寵愈隆而彌自挹損(深得曹丕寵愛),後宮有寵者勸勉之(甄洛對于後宮得寵的人勸勉她努力上進——也就是說不嫉妒),其無寵者慰誨之(對失寵的安慰開導),每因閒宴,常勸帝,言“昔黃帝子孫蕃育,蓋由妾媵眾多,乃獲斯祚耳。所原廣求淑媛,以豐繼嗣(建議曹丕為了子孫昌盛多娶妻妾)。”帝心嘉焉。其後帝欲遣任氏(曹丕要驅趕任氏),後請於帝曰:“任既鄉黨名族,德、色,妾等不及也,如何遣之?”帝曰:“任性狷急不婉順,前後忿吾非一,是以遣之耳。”後流涕固請曰:“妾受敬遇之恩,眾人所知,必謂任之出,是妾之由。上懼有見私之譏,下受專寵之罪,原重留意!(以上都是勸告曹丕的話)”帝不聽,遂出之。

當世孝婦

十六年七月,太祖征關中,武宣皇後從,留孟津,帝居守鄴。時武宣皇後體小不安,後不得定省,憂怖,晝夜泣涕;左右驟以差問告,後猶不信,曰:“夫人在家,故疾每動,輒歷時,今疾便差,何速也?此欲慰我意耳!”憂愈甚。後得武宣皇後還書,說疾已平復,後乃懽悅。十七年正月,大軍還鄴,後朝武宣皇後,望幄座悲喜,感動左右。武宣皇後見後如此,亦泣,且謂之曰:“新婦謂吾前病如昔時困邪?吾時小小耳,十餘日即差,不當視我顏色乎!”嗟嘆曰:“此真孝婦也。”

賢明識禮

十一年,太祖東征,武宣皇後、文帝及明帝、東鄉公主皆從,時後以病留鄴。二十二年九月,大軍還,武宣皇後左右侍御見後顏色豐盈,怪問之曰:“後與二子別久,下流之情,不可為念,而後顏色更盛,何也?”後笑答之曰:“(諱)等自隨夫人,我當何憂!”後之賢明以禮自持如此。

紅顏薄命

黃初元年十月,帝踐阼。踐阼之後,山陽公奉二女以嬪于魏,郭後、李、陰貴人並愛幸,後愈失意,有怨言。帝大怒,二年六月,遣使賜死,葬于鄴。(因為失寵有怨言,被曹丕賜死)

明帝即位

明帝即位,有司奏請追謚,使司空王朗持節奉策以太牢告祠于陵,又別立寢廟。太和元年三月,以中山魏昌之安城鄉戶千,追封逸,謚曰敬侯;適孫像襲爵。四月,初營宗廟,掘地得玉璽,方一寸九分,其文曰“天子羨思慈親”,明帝為之改容,以太牢告廟。又嘗夢見後,於是差次舅氏親疏高下,敘用各有差,賞賜累鉅萬;以像為虎賁中郎將。是月,後母薨,帝製緦服臨喪,百僚陪位。四年十一月,以後舊陵庳下,使像兼太尉,持節詣鄴,昭告後土,十二月,改葬朝陽陵。像還,遷散騎常侍。青龍二年春,追謚後兄儼曰安城鄉穆侯。夏,吳賊寇揚州,以像為伏波將軍,持節監諸將東征,還,復為射聲校尉。三年薨,追贈衛將軍,改封魏昌縣,謚曰貞侯;子暢嗣。又封暢弟溫、<革韋>、艷皆為列侯。四年,改逸、儼本封皆曰魏昌侯,謚因故。封儼世婦劉為東鄉君,又追封逸世婦張為安喜君。

景初元年夏,有司議定七廟。冬,又奏曰:“蓋帝王之興,既有受命之君,又有聖妃協于神靈,然後克昌厥世,以成王業焉。昔高辛氏卜其四妃之子皆有天下,而帝摯、陶唐、商、周代興。周人上推後稷,以配皇天,追述王初,本之姜嫄,特立宮廟,世世享嘗,周禮所謂‘奏夷則,歌中呂,舞大濩,以享先妣’者也。詩人頌之曰:‘厥初生民,時維姜嫄。’言王化之本,生民所由。又曰:‘閟宮有侐,實實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詩、禮所稱姬宗之盛,其美如此。大魏期運,繼于有虞,然崇弘帝道,三世彌隆,廟祧之數,實與周同。今武宣皇後、文德皇後各配無窮之祚,至於文昭皇後膺天靈符,誕育明聖,功濟生民,德盈宇宙,開諸後嗣,乃道化之所興也。寢廟特祀,亦姜嫄之閟宮也,而未著不毀之製,懼論功報德之義,萬世或闕焉,非所以昭孝示後世也。文昭廟宜世世享祀奏樂,與祖廟同,永著不毀之典,以播聖善之風。”於是與七廟議並勒金策,藏之金匱。

帝思念舅氏不已。暢尚幼,景初末,以暢為射聲校尉,加散騎常侍,又特為起大第,車駕親自臨之。又於其後園為像母起觀廟,名其裏曰渭陽裏,以追思母氏也。嘉平三年正月,暢薨,追贈車騎將軍,謚曰恭侯;子紹嗣。太和六年,明帝愛女淑薨,追封謚淑為平原懿公主,為之立廟。取後亡從孫黃與合葬,追封黃列侯,以夫人郭氏從弟德為之後,承甄氏姓,封德為平原侯,襲公主爵。青龍中,又封後從兄子毅及像弟三人,皆為列侯。毅數上疏陳時政,官至越騎校尉。嘉平中,復封暢子二人為列侯。後兄儼孫女為齊王皇後,後父已沒,封後母為廣樂鄉君。

柏楊之說

《柏楊品三國》: 三國裏面最工于心計的絕色美女:甄洛

初嫁袁熙

甄洛是中國歷史上最工于心計的美女之一,擁有傳奇的身世和結局。她是中山無極(河北無極)人,東漢王朝宰相(太保)甄邯的後裔。父親甄逸,擔任過上蔡(河南上蔡)縣長(縣令),生有三男五女。三男的順序是甄豫、甄儼、甄堯。五女的順序是:甄姜、甄脫、甄道、甄榮、甄洛。甄洛是甄家最幼的女兒。史書上對甄洛,鬧出來不少鬼話。她生于182年,生時大概太過于倉促,天上神仙沒來得及表演,所以直延到生了之後,才開始忙碌。小甄洛睡到搖籃裏,小腿亂踢,有時候把小棉被踢掉,露出肚皮。這本是一件平常的事,但她的家人卻仿佛看見,冥冥中似乎有人牽起錦衣,給她蓋上,于是大為驚奇。更驚奇的是,甄洛三歲時,父親去世,鐵嘴大學堂相面學博士劉良,應邀到甄家,為甄家子女看相,他看了其他的人,都不開口,等看到甄洛,不禁脫帽,說:“這個女孩,貴不可言。”甄洛果然貴不可言,從小就與眾不同。八歲時,正是國小堂二年級蹦蹦跳跳、爬高爬低的頑皮年齡,有一天,門外鑼鼓喧天玩馬戲,姐姐們興高採烈地跑到閣樓上去看,隻有甄洛不跟著跑。姐姐們大惑不解,問她為什麽,她說:“這種拋頭露面的事,豈是我們好人家女兒做的呢?”姐姐們聽了目瞪口呆。九歲時,就喜歡讀書,在那時,正是“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興旺時代,而這個“才”,專指讀書。儒家學派的“大儒”們認為,女子們最崇高的道德行為,就是不讀書不識字,必須這樣,對大男人沙文主義,才不產生反抗思想;即令產生反抗思想,也沒有反抗能力。所以當甄洛向哥哥索取筆墨紙硯,要學習寫字的時候,哥哥們吃驚地說:“你這個娃兒,應該學針線才對。偏去寫字讀書,怎麽,打算當女博士呀。”

甄洛

中國古代“博士”,跟二十世紀的“打狗脫”不同。古代“博士”,有時專指大學堂教習,有時泛指一些飽學之士,有時還指茶館酒樓跑堂的。二世紀最後十年的九十年代,正是東漢王朝末年,天下大亂,到處飢饉,小民們不得不賣掉家產和珍藏的金銀財寶,換取果腹的糧食。甄家是富家,就借機會用低價大量收購。年才十歲的甄洛,對母親說:“現在不是太平盛世啦,兵馬四起,飢民逐漸增多,社會秩序已無法維持,而我們卻大量買入稀世寶物。古人雲:‘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勢必引起別人的殺機。況且人人貧寒飢乏,我們一家在怒濤駭浪中,豈能獨存?依女兒之見,最好是動用倉庫裏的存糧,救濟親戚朋友和左右鄰居,廣結善緣,一旦有變,可能避免災難。”

甄洛

十歲的女孩有如此洞察人生的見解,令人佩服。但也正因為太洞察人生啦,柏楊便不相信會出自一個十歲女孩之口,因為她沒有經過艱難的人生歷程,所以應納入鬼話之列,屬于“異于群兒”類型。史書上說她的家人聽啦,大夢初醒,採納了她的建議。她大哥甄豫很早死了,甄洛十四歲時,二哥甄儼也死了,姑嫂間感情最好,她就跟二位寡嫂同住,照撫侄兒們,無微不至。這些事使這位美女的聰明賢淑品德,傳播鄉裏。

讀者一定還記得袁紹,他給全國武裝部隊總司令(大將軍)何進出餿主意,引董卓向首都洛陽進兵,用以脅迫皇太後何靈思的膿包,在董卓控製了朝政之後,逃之夭夭。他襲取冀州(河北中部南部),當了冀州特級州長(牧),管轄黃河以北大平原上所有的州,擁有當時全中國最強大的軍事力量——比手中掌握著皇帝(劉協)的曹操,還要強大。他正在招兵買馬,跟曹操對抗。曹操以東漢王朝宰相立場,指謫袁紹是逞兵作亂的叛徒;袁紹以勤王義師的立場,指謫曹操是欺君罔上的奸賊。雙方嚴陣對峙,戰事隨時可以爆發。在戰爭勝負未揭曉前,誰都不敢預料鹿死誰手。不過袁紹兵強將廣的聲勢,使人有深刻印象,一致認為袁紹成功的可能性最大。

袁紹有三個兒子,老大袁譚,老二袁熙,老三袁尚。袁紹不斷聽人提起甄洛的美貌和賢淑,更聽人說她自幼種種大貴異象,就娶給老二袁熙為妻。

鄴城陷落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袁紹家也不例外,老三袁尚是袁紹繼室妻子劉夫人所生,她唯一的願望就是讓袁尚當袁紹的世子。問題是,宗法製度下,“廢嫡立庶”,是一項禁忌,太多的宮廷慘劇,都由“奪嫡”而起,漢高祖的戚姬因奪嫡失敗,而身遭“人豬”慘刑,恁憑誰想起來都會冒汗。袁紹也知道事情嚴重,不敢冒然宣布。于是他採取漸進手段,任命老大袁譚去青州(山東省臨淄縣)當州長(刺史),智囊之一的沮授建議說:“元帥呀,請聽一個故事,野地裏發現一隻狡免,幾萬人追逐,等到有一個人捉住啦,大家就都停止行動。這是為什麽?為的是所有權已定,名份已定故也。袁譚是你老人家的大兒子,而且是嫡長子,天經地義的應該是你的合法繼承人,如果把他放逐到兩百公裏外的青州,恐怕是禍不是福。”袁紹卻說:“你怎麽往這上面胡思亂想?我隻是教孩子們各自治理一州,考察他們的能力罷了。”為了表示確實是這個意思,接著派老二袁熙,也就是甄洛的丈夫,去四百五十公裏外的幽州(北平市)當州長(刺史)。袁熙走馬上任,留下妻子甄洛,在鄴城(河南省臨漳縣)陪伴婆婆劉夫人。當時習慣如此,婆婆比丈夫重要,不能隨往。史書上雖沒有他們夫妻離別的記載,但纏綿悱惻,難舍難分,應不在話下。 然而,輪到老三袁尚,袁紹卻不再把他派出去,而留在鄴城。事情發展到此,已很明白,

袁紹要老三當他的傳人矣!兄長在外,各據州郡,握有重兵,小弟的座位怎能坐得穩呢。袁紹的智慧連十歲的甄洛都不如,他從前給何進出餿主意,害了何進;現在給自己出餿主意,害了自己。200年,袁紹跟曹操間的戰事爆發,在官渡(河南省中牟縣)會戰,袁紹全軍覆沒,狼狽逃回鄴城(河南省臨漳縣),又氣又悲,一病不起,拖到202年,便去世了。袁紹一死,老三袁尚先生立刻坐上冀州(河南省臨漳縣)特級州長(牧)的寶坐,發號施令。于是,在意料中的,內鬥開始。老大袁譚率大軍進屯黎陽(河南省浚縣),向袁尚要求增派部隊,揚言用以抵抗曹操。袁尚不是傻子,怎肯派兵出去教老大吃掉,轉過來反攻自己耶?當然拒絕。

甄洛

袁譚陰謀失敗,就在203年初,大舉進攻鄴城。想不到他跟他父親一樣不成才,竟被袁尚大軍殺了個落花流水,隻好放棄黎陽,退守平原(山東省平原縣)。老三袁尚認為應該斬草除根,殲滅大哥的時機已經成熟,用大軍團團圍住,強行攻城,陷落就在旦夕。

袁譚現在隻有兩條路可走,一是城破被擒,死于弟弟之手。一是認賊作父,向仇人曹操投降。他選擇第二條路,派遣專使到首都許州(河南省許昌縣),請曹操救援。曹操大喜過望。如果袁家兄弟團結無間,他們所屬的廣大河北平原,包括現在的河北、山東、山西三省,短期內不可能征服。現在袁家兄弟內鬥,而且內鬥到要引外兵入援的程度,是天亡要袁氏一族的。此時不取,是違天也。

204年,曹操親率大軍北上,攻擊鄴城。袁尚急撤圍還救,與曹操的大軍決戰,他當然不是對手,霎時崩潰,袁尚隻好逃向幽州,投奔老二袁熙。

後來,老大袁譚不久又叛離曹操,跟曹操大軍會戰時陣亡。曹操繼續進軍幽州(北平市),老二袁熙,老三袁尚抵擋不住,奔城逃亡,投奔遼東郡(遼寧省遼陽縣)郡長(太守)公孫康。公孫康把兄弟二人的頭砍下來,獻給曹操,了卻一樁公案。

寫到這裏,感慨系之。人人都知團結好,人人都知團結妙,可是卻偏偏不能團結,非聰明不夠,而是團結不易。團結有團結之道,必須同時站在合情合理的平等基礎上,你讓一寸,我讓一尺,或我讓一寸,你讓一尺。如果非要對手徹頭徹尾投降屈膝,才算團結,恐怕是團結不了。袁尚坐上他不該坐的座位,已先破壞了團結的基礎。在擊敗大哥之餘,還要趕盡殺絕,不肯懷之柔之,逼他走上絕路,更杜絕了團結的唯一契機。團結是一種藝術,沒有高度政治修養的人,隻會傷害團結,不能相互團結。

曹操的大軍以征服者的姿態,進入鄴城(河北省臨漳縣),縱兵大掠,幸虧曹操念及跟袁紹多年老友,下令對袁家不得有任何侵犯,這才保住袁家沒有受到滅頂之災。可是,當曹操的兒子曹丕,手提利劍,闖入袁紹官邸時,袁紹那位惹下滔天大禍的妻子劉夫人,還有甄洛,嚇得緊緊的抱在一起,哭成一團。

美貌的威力

依照父親曹操跟袁紹的關系,曹丕應稱呼劉夫人“伯母”的,可是時換星移,現在身份不同。曹丕是以征服者的身份出現。劉夫人用雙手憐惜的護著甄洛,眼睛充滿恐懼。曹丕問道:“這位夫人是誰呀?”劉夫人緊張地說:“她是我的媳婦。”曹丕說:“教她抬頭瞧瞧。”這句話既輕浮又傲慢,不像是對貴夫人說的,而像是對妓女說的。劉老娘雖然不是滋味,但怎敢計較,趕快把媳婦的頭捧起來,讓曹丕看看。曹丕撩起她的秀發,用手帕為她拭去淚痕,那年甄洛才二十一歲,牡丹初放,像一顆光艷的明星,照得曹丕剎那間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剛才那股隨時要劍起頭落的凶狠之氣,不知道跑到哪裏去啦,隻聽當啷一聲,利劍掉到地上。神魂顛倒了半晌,說了些贊美安慰的話,暈暈忽忽,起身告辭。臨走時告訴警衛,要他們嚴密保護。其實這吩咐是多餘的,他們既奉曹操命令于先,又看他醜態畢露于後,誰還敢不盡忠職守呢。劉夫人這才喘一口氣說:“放心吧,我們不會死了。” 英雄難過美人關,這正是一幅絕妙的油畫:一位伏在老太婆膝上的美女,被老

甄洛

夫人雙手捧頭,臉上流著淚,誠惶誠恐,向站在身旁,一位全副武裝,殺氣騰騰的青年凝望,那青年已舉起的利劍卻忽然脫手墜地。咦,女人的美貌真能辦到千軍萬馬都辦不到的事。曹操聽到稟報後,就把甄洛迎接過來,作為曹丕的妻子。她過門之後,先後生下一男一女。男孩名曹睿,女孩名字沒有記載,但在稍後建立的曹魏帝國裏,被封東鄉公主

甄洛

甄洛不但漂亮絕倫,更聰明絕倫,她知道她的身世畸零,有很嚴重的缺陷,容易受人攻擊,蓋她不但是曹家仇人之媳,而且是再嫁之婦,幾乎沒有資格跟曹丕其他小妾競爭,唯一支持自己的是自身的美貌。可是,哪個小老婆不美貌如天仙呢?必須除了美貌之外,再尋覓更強大的後台。于是,她在曹丕的母親卞夫人身上下功夫。211年,曹操率軍西征,進擊涼州(甘肅省武威縣)民兵首領馬超,卞夫人隨行。曹丕跟甄洛留下來鎮守鄴城(河南省臨漳縣)。卞夫人中途害病,在孟津(河南省孟津縣)休養。甄洛雖小小年紀,卻立刻掌握這個展示她“純孝”的機會,要求親自前往侍奉湯葯。鄴城距孟津直線三百七十公裏,中間又隔一條黃河,軍情慘急,當然不允許她去。史書說她就“日夜泣涕”,痛不欲生。這可苦了左右侍候她的一些人,後來聽說卞夫人病好了,急急稟報,甄洛拒不相信,說:“從前夫人在家,身體偶爾不舒服,總要拖一段時間。而今剛害病就痊愈,不可能有這麽快,你們不過怕我過度擔心,空言安慰我罷了。”直到卞夫人寫信回來,她才轉悲為喜。次年(212年),大軍班師,甄洛迎接卞夫人,還沒有看見人,隻望見了轎子,就流下眼淚。她的孝心和誠懇,使卞夫人左右的人,都深深感動,卞夫人也泣著淚,說:“你說我這次害病定跟從前一樣,要相當時間。可是我這次隻不過一場小風寒,十幾天就好了,你可看看我的氣色呀。”然後感嘆說:“她真是孝順的媳婦。”

四年後的216年,曹操再率大軍南下,進擊孫權,一家大小都隨軍出發,包括卞夫人、曹丕,孫兒曹睿、孫女東鄉公主(那時候還不是公主)。偏偏甄洛有病,隻好獨自留在鄴城。次年(二一六),大軍班師,卞夫人看見甄洛又白又嫩,容光煥發,詫曰:“你跟兩個小孩子要分離了這麽久日子,難道不思念他們呀,看你這般豐潤,好象沒事人一樣,這可怪了。”甄洛笑著說:“他們隨著阿麼,我還擔心什麽呢?”這話聽到卞夫人耳朵裏,當然舒服。

從這一連串小故事,可看出甄洛用盡心機,刻意的在家庭中為自己樹立形象。

220年,是中國歷史上重要的一年,無數重要的政治大事,同時在這一年發生。曹操在洛陽逝世,做兒子的曹丕,迫不及待的把東漢王朝第十四任,也是最後一任皇帝,已四十一歲的劉協,趕下寶座。一百九十六年之久的東漢王朝,就這樣的靜悄悄結束,沒有引起任何漣漪。曹丕坐上龍墩後,稱他建立的政權是曹魏帝國——不稱它為曹魏王朝的原因,是它並沒有能控製全中國,它所控製的地區隻限于長江以北的北中國地區。在長江上遊現在的四川省,劉備先生建立蜀漢帝國。在長江以南,孫權先生也接著建立東吳帝國。中國分裂成三個國家。大統一時代結束,三國時代開始。

死後之辱

曹丕既成了皇帝,當然樂不可支,而更樂不可支的,還有甄洛,以她跟丈夫的恩愛,和婆母卞夫人對他的印象,皇後寶座,她自信非她莫屬。 然而,曹丕卻沒有行動。

稍為有點人生嗅覺的人,都會嗅出事情有點不對勁。事實上正是如此,在薄海騰歡,萬民稱慶,歌頌改朝換代的升平外貌之下,一場宮廷奪床鬥爭,突然白熱化,而甄洛一開始就處于不利地位。

首先,當曹丕在洛陽,奪取東漢王朝政權,自建帝國時,鄴城在洛陽東北三百公裏之外。古人雲:“見面三分情。”廝守在一起還有進言或示意的可能,對于陰謀或中傷,也有阻止或解釋的機會。而現在甄洛遠在天涯,無論多麽離譜的小報告,她都沒有分辨餘地。

更可怕的是,古中國是多妻製的,甄洛僅是曹丕的老婆之一,史書上可查考出來的,那時曹丕至少已有六位妻子:甄洛、郭女王,李貴人,陰貴人,跟亡國之君東

漢王朝最後一任皇帝劉協的兩位女兒。李、陰以及兩位劉姓女兒,地位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郭女王,她比甄洛更年輕,更漂亮,更智慧。老爹曹操晚年要指定合法繼承人(世子)時,兒子們之間曾發生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節目,最後曹丕獲勝,其中一部分功勞,得力于郭女王的謀略。而曹丕在奪取政權時,郭女王跟在身旁,說明郭女王第一回合已佔絕對優勢。曹丕讓皇後寶座虛懸,遲遲不決定人選,對甄洛來講,她應該警覺到已亮了紅燈。如果要她當皇後的話,早宣布了。所以沒有宣布,正是另外有人——那就是郭女王,她已經十拿九穩,隻多了甄洛擋住她的路。

甄洛

郭女王用了什麽惡毒手段,我們不知道。《三國演義》上說,她跟搖尾系統張韜合謀,由張韜先生出面,義正詞嚴的檢舉在鄴城宮裏,掘出甄洛所埋葬的木偶,木偶上寫著曹丕的生辰八字。讀者對大鬧西漢王朝的一些“巫蠱”事件,一定還有印象,現在重新出現。曹丕聽啦,“大怒”。《三國志》比較含蓄,隻說甄洛因為不能馬上當皇後,口有怨言,曹丕聽啦,“大怒”。

兩件事都有可能,“誣以謀反”是中國傳統文化中最拿手的合法屠殺,甄洛溫柔機警的性格,不可能口出怨言——她了解當時婦女的地位,更了解自己是再嫁之身,她很能克製自己,所以史書上特別強調她從不忌妒。但人性的變數太多,面臨選後的重要關頭,也可能忍不住失望和抱怨。問題是,即令失望抱怨,也不致激起丈夫的殺機。何況我們壓根兒不相信她會形諸顏色。不過,隻要小報告堅持她“有怨言”,她就非“有怨言”不可,有郭女王在,甄洛註定要死。反正不管怎麽吧,曹丕既然“大怒”,就忘了昔日“痴立落劍”的恩情,立刻派出專使,逼甄洛服毒自殺。

曹丕是220年十月當上皇帝的,翌年(221年)六月,就把甄洛處死。甄洛在九個月中,經過狂歡、失望、疑懼等等折磨,但她絕想不到最後站在她面前的竟是丈夫派來的殺手。然而郭女王仍恐懼她死後向閻羅王控告,所以下令把甄洛中毒的屍體,特別處置,頭發披到臉上,用糠塞住她生前動人心魄的櫻桃小口。蓋教她的靈魂,既無臉見人,又有口難言。

寫到這裏,再介紹一篇關于甄洛之死的記載,內容恰恰相反。 《魏書》曰:

“有司(有關單位)奏建長秋宮(娶皇後),帝(曹丕)璽書迎後(甄洛)詣行在(皇帝住的地方),後(甄洛)上表曰:‘妾聞先代之興,所以饗國久長,垂祚後嗣,無不由後妃焉。故必慎選其人,以興內教。今踐阼之初(剛當上皇帝),誠宜登進賢淑,統理六宮。妾自省愚陋,不任粢盛之事,加以寢疾,敢守微志。’璽書三至,而後(甄洛)三讓,言甚懇切,時盛暑,帝(曹丕)欲須秋涼,乃更迎後(甄洛)。會後(甄洛)疾遂篤,夏六月丁卯,崩于鄴(河南省臨漳縣),帝(曹丕)哀痛咨嗟,策贈皇後璽綬。”

一個史學家把一場血淋淋的謀殺,妻子慘死,丈夫翻臉下手,另一個女人在旁幫凶,竟形容得象詩一樣的美麗。丈夫多麽恩重如山呀,再三再四迎迓;妻子多麽敦厚呀,硬要推辭,而且即時的壽終正寢;幫凶卻根本沒有出現。中國竟有這種無恥的高級知識分子,以為一支筆就可以把醜惡化成聖潔,真是中國人的羞辱,未免太低估中國人的智慧了。

相關信息

靈蛇髻

古代婦女發式,始自魏、晉時期。髻式變化無常態,蓋隨時隨形而梳繞之。

原文

《採蘭雜志》:“甄後既入魏宮,宮庭有一綠蛇,口中恆吐赤珠,若梧子大,不傷人,人欲害之。則不見矣。每日後梳妝,則盤結一髻形于後前,後異之,因效而為髻,巧奪天工,故後髻每日不同,號為靈蛇髻,宮人擬之,十不得一二也”。視蛇之盤形而得到啓發,因而仿之為髻。

譯文

甄氏梳的發髻式樣一日一換,據說她每天都見到一條口含赤珠的綠蛇,綠蛇以盤卷的姿態向她傳授髻的各種梳法,因此甄皇後的發髻每日更新,稱為靈蛇髻。一時宮女們人人仿效,她們的發式隨甄氏的改變而改變。

​洛神賦

創作

據說,曹操與曹丕為消滅群雄而奔忙,隻有曹植因為年齡小而有餘閒。曹植天賦異稟,博聞強記,十歲能撰寫詩賦,他陪著這位多情而又美艷的少婦,消磨了許多風晨雨夕與花前月下的辰光;耳鬢廝磨,了無嫌猜。曹植與甄妃的濃情蜜意,已經快速升到難舍難分的地步。當年齡比她小的曹植表現出天真無邪的情意時,不知不覺中使甄妃陶醉在虛無飄渺的快意之中,于是毫無顧忌地施展出母性的光輝與姐姐般的愛意。漸漸地甄妃沉醉于曹植的才華之中,而曹植也予了她無限的柔情蜜意。

甄洛

甄妃死後,有一次曹植入朝到宮裏,曹丕將甄妃使用過的一個盤金鑲玉枕頭賜給他。曹植睹物思人,不免觸懷傷情。回來時經過洛水,夜宿舟中,恍惚之間,遙見甄妃凌波御風而來,並說出“我本有心相托”等語,曹植一驚而醒,方知是南柯一夢,遂就著蓬窗微弱的燈光寫下一篇《感甄賦》,借洛河中的水神宓妃作為甄妃的化身,抒發蘊積已久的愛慕之意。賦中寫他經過洛水,遇見美麗的洛水之神宓妃,相互發生愛慕,終因神人道殊,不能結合,最後不得不悵悵而別。文中這樣描述甄妃的美貌:“翩若驚鴻,婉若遊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若輕雲之蔽月,似流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雲望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面輔承權,環姿艷逸,儀靜體閒,柔情綽態,媚于語言。”

爭議

甄妃之子曹叡得到曹植遺著頗豐,其中有那篇《感甄賦》,因牽涉到曹植與甄妃之間的一段錯綜復雜的感情,行跡太過明顯,就改名為《洛神賦》。

由于此賦的影響,加上人們感動于曹植與甄氏的戀愛悲劇,故老相傳,就把甄後認定成洛神了。對于《洛神賦》一文的創作動機,前人歷來對此頗有不同看法。

有人認為曹植見甄妃的玉鏤金帶枕,哀傷感懷而做,初名《感甄賦》,由明帝改為《洛神賦》,見于唐朝李善為《文選》所做的註文。

也有人認為曹植與甄妃之事于史無證,胡克家在《文選考異》中認為這是世傳小說《感甄記》與曹植身世的混淆,作品實是曹植“托詞宓妃,移寄心文帝”而做。

也有人認為“感甄”之說確有,如朱幹在《樂府正義》中指出,但所感者並非甄妃,而是曹植黃初三年的被貶地鄄城。直到現在,甄妃與曹植的情事依然是一個未解之謎。 

晚唐李商隱感其事“颯颯東風細雨來,芙蓉塘外有輕雷。金蟾嚙鎖燒香入,玉虎牽絲汲井回。賈氏窺簾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哀莫大于心死,千古悲情最終隻是一段灰燼。

洛神賦圖卷

顧愷之· 《洛神賦圖卷》(局部)

東晉絹本設色縱27.1cm橫572.8cm

是圖取材于曹植《洛神賦》,系連續性的神話故事畫。《洛神賦》是一首愛

情詩篇,作者將其戀人甄氏(後依曹操旨意嫁與植兄丕)化作可望而不可求的洛水女神。該卷畫曹植從京城回東藩路經洛水時遇洛神宓妃的愛情故事,格調纏綿,情節浪漫。全卷共畫4段,此處截選繪有馬匹和車乘的第1段《相遇》、第4段《辭別》。

甄洛

《相遇》畫曹植在洛水畔停歇時的情形。畫家著力刻劃了3匹疲憊的馬,呈現出不同的特徵,體態動靜不一。一卸套之馬暫獲自由,猛然就地滾塵,驚的馭手慌忙側身躲讓,一馬引頸回望,一馬俯首嚙草。

《辭別》一改漢代的平視畫法,採用俯視角度,開闊了視野。作者畫曹植駕車登程,回首尋望洛神的倩影。5馬在乘騎的護衛下奮力拉車向前,其動勢與東漢畫像磚、石和壁畫上的人馬極為相似,證實了東晉人馬畫與東漢藝術的承接關系。

顧愷之《洛神賦圖》卷中勾勒添色的人馬畫技法意味著人馬畫已具備了獨立成為一種畫科的藝術條件。

簡明演義傳記

甄氏初期嫁與袁紹次子袁熙,袁熙帶兵出外征戰,留下甄氏獨身照顧婆婆,袁氏敗亡後,曹操之子曹丕見其美艷動人,便納為己有。黃初年間,魏文帝曹丕新納的寵妾郭後栽贓甄後,誣陷她埋木偶詛咒文帝。文帝曹丕大怒,將甄後賜死。

洛神傳說

她是天神伏羲的小女兒,長的非常美麗,可是,身體不是很好,因此伏羲不喜歡她。一日,她來到洛水之濱,河伯傾于她的美貌,向她求愛。而她眼見夕陽之下,洛水波光粼粼,十分美麗,于是投向洛水,在洛水為神,稱為洛神。

甄洛

還有一說宓妃即為嫦娥:【七十二朝四書人物演義】交代:嫦娥原來是黃河河神河伯的新娶夫人,是宓國之女,名為宓妃(即洛嬪),小字嫦娥,後來,河伯新婦嫦娥改嫁羿,河伯索要,被羿射殺。

淮南子》中記載,伏羲氏之女洛神嫁于河伯為妻,但河伯不賢,與水族女神私通,洛神與後羿情深。河伯與後羿大戰于天庭,天帝震怒,將洛神貶落凡間......洛神轉世之後,為美女甄宓,曹操攻下鄴城之後,將甄宓一家接入司空府,奉作上賓。曹子建、曹子桓即曹丕兩人同時鍾情甄宓,最後,兩人由好兄弟變成大仇人。種種因素之下,丕登上帝位,甄宓為後,另外丕又娶郭儇為妃,郭儇不甘為妃,于是同司馬懿設計害死甄宓。另一方面,植與甄宓兩廂情閱,甄後逝後數年,植在洛水之濱又見甄宓......

《太平廣記》卷三百三十一《蕭曠》篇和《類書》卷三十二《傳奇》篇,都記述著蕭曠與洛神女艷遇一節。洛神女說:“妾,即甄後也……妾為慕陳思王之才調,文帝怒而幽死。後精魂遇于洛水之上,敘其冕抑。因感而賦之。”

曹植在《洛神賦》中這樣寫她的姿態:“翩若驚鴻,婉若遊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仿佛兮若輕雲之蔽月,飄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真是形象鮮明,色彩艷麗,令人目不暇接。

李商隱在他的詩作之中,曾經多次引用到曹植感甄的情節,甚至說:“君王不得為天下,半為當時賦洛神。”

創作作品中的甄氏

甄氏在古代和現代的不少創作中均有出現,包括戲曲、小說、電視劇、電腦遊戲等。部分是根據甄氏和曹植戀愛的傳說改編,亦有其他題材,但這些作品的甄氏都是絕世美女。

相關作品(部分):

越劇《曹植與甄洛》(單仰萍 飾 甄洛)

粵劇《洛神》(芳艷芬 飾 甄宓)

歌仔戲《金縷歌》(葉青 飾 甄宓)

歌仔戲《洛神》(司馬玉嬌 飾 甄宓)

小說《洛神》(南宮搏著)

甄洛

小說《洛神》(胡曉明、胡曉輝著)

小說《洛神(美人吟)》(夏雪緣著)

電視歌仔戲《洛神》(馮寶寶 飾 甄宓)

電視劇《民間傳奇之洛神》(苗金鳳 飾 甄宓)

電視劇《七世姻緣之洛神賦》(邱于庭 飾 甄宓)

電視劇《洛神》(蔡少芬 飾 甄宓)

電視劇《洛神》(潘雨辰 飾 甄氏)

電視遊戲《真·三國無雙》(稱為“甄姬”,繁體中文版稱為“甄宓”,住友優子配音)

電腦遊戲《三國志系列》(稱為“甄氏”)

街機遊戲《三國志大戰》(稱為“甄皇後”[魏軍]及“甄洛”[袁軍→漢軍])

桌上接龍遊戲《三國殺》(稱為“甄姬”)

日本漫畫《蒼天航路》(稱為“甄姚”)

香港漫畫《火鳳燎原》(稱“甄宓”或“甄姬”)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