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罕走廊

瓦罕走廊

瓦罕走廊(英語:Wakhan Corridor;波斯語:واخان‎)又稱阿富汗走廊、瓦罕帕米爾,是阿富汗巴達赫尚省至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境內呈東西向的狹長地帶,位于帕米爾高原南端和興都庫什山脈北段之間的一個山谷。歷史上曾為中國領土,是古絲綢之路的一部分,也是華夏文明與印度文明交流的重要通道。

  • 中文名稱
    瓦罕走廊
  • 外文名稱
    Wakhan Corridor
  • 別名
    阿富汗走廊、瓦罕帕米爾
  • 地理位置
    帕米爾高原和興都庫什山脈之間
  • 人口
    10,600人
  • 海拔
    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
  • 瀕危物種
    阿富汗雪豹、馬可波羅羊

地理位置

瓦罕走廊,位于阿富汗東北部,東西走向,北依帕米爾高原南緣(與塔吉克相鄰),南傍興都庫什山脈最險峻高聳的東段(與巴基斯坦及巴控克什米爾相接),西起阿姆河上遊的噴赤河及其支流帕米爾河,東接我國新疆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整個走廊東西長約300公裏,南北最窄處僅15公裏,最寬處約75公裏。中阿兩國在狹長的瓦罕走廊東端相毗鄰,邊界線隻有92公裏。

瓦罕走廊其實被牢牢夾在帕米爾高原與高聳險峻的興都庫什山之間,其東、南兩面地勢較高,西、北較低。若將走廊一分為二,其東部地區主要生活著在阿富汗人數很少的吉爾吉斯人(瓦罕走廊是其主要棲息地),西部地區主要生活著塔吉克人(是阿富汗第二大民族,佔阿人口30%左右)。上述兩大民族基本都信奉伊斯蘭教,屬遊牧部落。瓦罕走廊大部分地區都是幹旱缺水的沙漠,僅有極少量的耕地,那裏的居民基本上靠天吃飯;瓦罕走廊南部的山麓地帶零星分布著一些高山牧場,雨季時易遭山洪襲擊。實際上,整個瓦罕走廊是阿富汗最為貧瘠的地區。

歷史淵源

(圖)邊界(圖)邊界

瓦罕走廊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是華夏文明與印度文明交流的重要通道。晉安帝隆安三年(公元399年),僧人法顯從長安沿著早已形成的絲綢之路西行求佛,歸來後著有《佛國記》,法顯在書中描述經歷蔥嶺(帕米爾高原)這一段路程是“上無飛鳥,下無走獸,四顧茫茫,莫測所之,唯視日以準東西,人骨以標行路”。

公元627年,高僧玄奘從長安啓程赴天竺(古印度)那爛陀寺,公元645年回到長安,將其所見所聞寫成一部《大唐西域記》,是今天人們研究印度、尼泊爾、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國古代歷史地理的珍貴典籍。現代印度史學家研究本國歷史時,竟不得不借助《大唐西域記》。

<大唐西域記>記載了瓦罕走廊的一個傳說:很久以前,一位漢族公主遠嫁波斯。當送親的隊伍來到克孜庫爾幹山下,突遇匪亂,隨從為了保護公主,就近把公主安頓在陡峭的山崗上面,四周嚴密把守,每天的飲食專門用一根繩子吊上去。不久,匪亂平息,隨從恭請公主啓程,不料公主居然已懷有身孕!原來,公主困在山頂的時候,每天有一個騎著金馬的王子,從太陽裏飛出,來到山上和公主幽會。公主腹中的孩子就是“漢日天種”。忠心的隨從就地安營扎寨,用石頭在山頂上建起宮殿(日後稱作“公主堡”),把公主正式安頓下來,並擁立為王。隨從們則在山崗附近的帕米爾高原上就地開荒種糧。一年後,公主生下一個英俊的男孩,成為詙盤陀國人的祖先。

由公主堡向前行進,過瓦罕走廊三橋,逆明鐵蓋河行駛約十餘公裏,便可看到中外著名的明鐵蓋達坂,此處雪山高聳,冰川形成的冰舌直瀉山下。在海拔4200米的羅布蓋孜溝的山坡上,“玄奘取經東歸古道”紀念碑上馮其庸先生的題跋,讓人們了解了一個令人景仰的史實。

(圖)瓦罕走廊(圖)瓦罕走廊

為了考察玄奘東歸的古道,馮其庸教授曾經多次進入帕米爾高原進行考察。八十高齡的馮老,堅持帶領考察隊來到這個海拔4000多米的山口。經實地勘查考證,馮老認為玄奘東歸的山口很可能就在這裏。在過去十幾年的時間裏,馮其庸教授七次對這個山口進行實地勘查,經過對漢唐遺跡、沿途景觀和歷史文獻進行比較研究,他基本確認玄奘東歸時經由帕米爾高原的瓦罕通道,通過明鐵蓋達坂進入今日中國國境。這跟玄奘記載的情節和地點基本吻合。明鐵蓋山口是帕米爾高原上地勢最開闊的河谷地帶,在漫長的歷史時期裏,這個海拔4000多米的山口一直是帕米爾高原上連線東西方絲綢之路的主幹道。直到最近半個世紀以來,為了避開克什米爾國際爭議區,當地沿著紅其拉甫河建起了一條現代公路,紅其拉甫成為重要的口岸,持續千年來往不絕的明鐵蓋山口從此冷落下來,漸漸被人們遺忘。

為了紀念這個活躍了千年的重要山口,玄奘取經東歸古道考察隊在這裏設立一塊紀念玄奘東歸的石碑。石碑正面刻有“玄奘取經東歸古道”的字樣,背面有長文介紹古道的歷史及發現過程。在這條連線東西方的千年古道上,從此有了一個新的地理坐標。

(圖)“玄奘取經東歸古道”紀念碑(圖)“玄奘取經東歸古道”紀念碑

瓦罕走廊歷史上曾是中國領土,玄奘取經曾從此路過,“絲綢之路”也為她增添了不少歷史風採。後來沙俄入侵以及俄英兩國不斷在中亞爭奪勢力範圍,1895年3月11日,英俄拋開了兩個最重要的當事國中國與阿富汗,簽訂了《關于帕米爾地區勢力範圍的協定》,不但劃定兩國在帕米爾的勢力分界線,而且將興都庫什山北麓與帕米爾南緣之間的狹長地帶劃作兩國間的“隔離帶”,即“緩沖地帶”。19世紀末,由于沙俄的侵略擴張,中俄兩國曾在包括瓦罕走廊在內的整個帕米爾高原發生爭端。與此同時,俄英兩大帝國由于在中亞爭奪勢力範圍,也不斷在阿富汗地區發生沖突。

為避免進一步的沖突,1895年3月11日,英俄拋開了兩個最重要的當事國中國與阿富汗,簽訂了《關于帕米爾地區勢力範圍的協定》,不但劃定兩國在帕米爾的勢力分界線,而且將興都庫什山北麓與帕米爾南緣之間的狹長地帶劃作兩國間的“隔離帶”,即“緩沖地帶”。1963年11月,中阿兩國通過簽訂《邊界條約》,正式將兩國在瓦罕走廊的邊界線法律化、明確化。依照該協定,兩國邊界線南起海拔5630米的雪峰,北至海拔5698米的克克拉去考勒雪峰。

1963年11月,中阿兩國通過簽訂《邊界條約》,正式將兩國在瓦罕走廊的邊界線法律化、明確化。依照該協定,兩國邊界線南起海拔5630米的雪峰,北至海拔5698米的克克拉去考勒雪峰。出于國防戰略考慮,我駐防部隊早在911事件之前就修通了通往中阿邊界的公路。正是這條公路為我軍在美國對阿富汗動武之後在中阿邊境地區加強邊防創造了便利條件。

故道天高

(圖)清潔酥油桶,做秋冬季轉場前的準備(圖)清潔酥油桶,做秋冬季轉場前的準備

整個瓦罕走廊,東西長約400公裏。其中在中國境內由塔什庫爾幹縣的公主堡至中阿邊境近100公裏,南北寬約3至5公裏,最窄處不足1公裏;其餘300公裏在阿富汗境內,因此國際上也稱阿富汗走廊。走廊的主要部分位于阿富汗東北部,最寬處約75公裏,東西走向,北依帕米爾高原南緣(與塔吉克相鄰),南傍興都庫什山脈最險峻高聳的東段(與巴基斯坦及巴控克什米爾相接),西起阿姆河上遊的噴赤河及其支流帕米爾河,東接中國新疆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中阿兩國在狹長的瓦罕走廊東端相毗鄰,邊界線90餘公裏。

驅車沿314國道駛過塔什庫爾幹縣城,向南駛過距縣城60餘公裏的達布達爾鄉,再向右行進5公裏越過紅其拉甫河,便來到瓦罕走廊入口處。停車眺望,北面對岸是由北直拐向西的克孜庫爾幹山,公主堡就建在該山形若犄角的山崗上。西來的喀拉乞庫爾河與南來的紅其拉甫河,在這裏匯流成為塔什庫爾幹河,公主堡日夜俯視著三條河形成的河谷地帶。南面紅其拉甫群山簇擁的冰峰,在午間陽光的輝映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群山環繞的山谷裏,綠色的草甸偎依在黑水之間,散落在山坡河谷間的牛羊,在秋日溫暖的陽光下,愜意地甩著尾巴。塔吉克壯漢正趕著羊群放牧,女人們借著好天氣,忙著拆洗被褥、衣裳,清潔酥油桶,做秋冬季轉場前的準備,孩子們則圍著大人和牧羊犬嬉耍。

(圖)瓦罕走廊(圖)瓦罕走廊

非常幸運,人們一行由塔什庫爾幹縣扶貧辦主任陳根拴作向導,老陳在縣裏做扶貧工作多年,走遍了塔什庫爾幹的每個鄉村、每條山溝,是瓦罕走廊的活地圖,他告訴人們,走廊口的排依克村是走廊最大的一個村,進入走廊後,就隻能見到零星的牧民人家了。走廊作為塔什庫爾幹縣最好的夏季牧場之一,放養著3個鄉的五六萬頭牲畜。此時已是牲畜轉場越冬的時節,人們向瓦罕走廊深處行進,不時見到轉場的羊群、氂牛群如大片雲朵般向走廊外飄移,行至近處細看,那些羊和氂牛真是個個膘肥體壯,足見走廊裏的水草豐美至極。路上,老陳如數家珍般為人們介紹走廊裏哪座山下生長著青蘭貝母等名貴草葯,哪一段路邊佇立著奇石怪石,什麽季節可以看到神話般的大角盤羊……

沿著走廊向西行,沿途斷壁殘垣的古驛站、坍塌破敗的兵營舊址、炊煙裊裊的塔吉克牧民氈房,把人們引入超越時空的遐想。當人們驅車來到克克吐魯克(塔吉克語“綠草很多”之意)達坂,見到了瓦罕走廊中國境內的最後一個驛站,再向前行便是南瓦根基達坂,也就是中阿邊境線。一行人圍著古驛站細細研究起來。石牆是如何用駱駝奶和泥漿砌起來的?無數的盤羊角是什麽人堆放到這裏來的?盤羊的大角有多少年?它們是怎麽死的?貌似氈房的驛站建築為何門向北方而不順著走廊方向朝東或西。

緩沖地帶

(圖)瓦罕走廊(圖)瓦罕走廊

1963年11月,中阿兩國簽訂了《邊界條約》,正式劃定了兩國在瓦罕走廊的邊界線。此邊界線是全世界時差最懸殊的陸地邊境(阿富汗和中國相差3個半時區),也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陸地邊境之一。

瓦罕走廊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是華夏文明與印度文明交流的重要通道。晉安帝隆安三年(公元399年),僧人法顯從長安沿著早已形成的絲綢之路西行求佛,歸來後著有《佛國記》,法顯在書中描述經歷蔥嶺(帕米爾高原)這一段路程是“上無飛鳥,下無走獸,四顧茫茫,莫測所之,唯視日以準東西,人骨以標行路”。

公元627年,高僧玄奘從長安啓程赴天竺(古印度)那爛陀寺,公元645年回到長安,將其所見所聞寫成一部《大唐西域記》,是今天人們研究印度、尼泊爾、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國古代歷史地理的珍貴典籍。現代印度史學家研究本國歷史時,竟不得不借助<大唐西域記>。

《大唐西域記》記載了瓦罕走廊的一個傳說:很久以前,一位漢族公主遠嫁波斯。當送親的隊伍來到克孜庫爾幹山下,突遇匪亂,隨從為了保護公主,就近把公主安頓在陡峭的山崗上面,四周嚴密把守,每天的飲食專門用一根繩子吊上去。不久,匪亂平息,隨從恭請公主啓程,不料公主居然已懷有身孕!原來,公主困在山頂的時候,每天有一個騎著金馬的王子,從太陽裏飛出,來到山上和公主幽會。公主腹中的孩子就是“漢日天種”。忠心的隨從就地安營扎寨,用石頭在山頂上建起宮殿(日後稱作“公主堡”),把公主正式安頓下來,並擁立為王。隨從們則在山崗附近的帕米爾高原上就地開荒種糧。一年後,公主生下一個英俊的男孩,成為詙盤陀國人的祖先。

由公主堡向前行進,過瓦罕走廊三橋,逆明鐵蓋河行駛約十餘公裏,便可看到中外著名的明鐵蓋達坂,此處雪山高聳,冰川形成的冰舌直瀉山下。在海拔4200米的羅布蓋孜溝的山坡上,人們一行人拜謁了“玄奘取經東歸古道”紀念碑。碑上馮其庸先生的題跋,讓人們又了解了一個令人景仰的史實。

為了考察玄奘東歸的古道,馮其庸教授曾經多次進入帕米爾高原進行考察。八十高齡的馮老,堅持帶領考察隊來到這個海拔4000多米的山口。經實地勘查考證,馮老認為玄奘東歸的山口很可能就在這裏。在過去十幾年的時間裏,馮其庸教授七次對這個山口進行實地勘查,經過對漢唐遺跡、沿途景觀和歷史文獻進行比較研究,他基本確認玄奘東歸時經由帕米爾高原的瓦罕通道,通過明鐵蓋達坂進入今日中國國境。這跟玄奘記載的情節和地點基本吻合。明鐵蓋山口是帕米爾高原上地勢最開闊的河谷地帶,在漫長的歷史時期裏,這個海拔4000多米的山口一直是帕米爾高原上連線東西方絲綢之路的主幹道。直到最近半個世紀以來,為了避開克什米爾國際爭議區,當地沿著紅其拉甫河建起了一條現代公路,紅其拉甫成為重要的口岸,持續千年來往不絕的明鐵蓋山口從此冷落下來,漸漸被人們遺忘。

為了紀念這個活躍了千年的重要山口,玄奘取經東歸古道考察隊在這裏設立一塊紀念玄奘東歸的石碑。石碑正面刻有“玄奘取經東歸古道”的字樣,背面有長文介紹古道的歷史及發現過程。在這條連線東西方的千年古道上,從此有了一個新的地理坐標。

走廊第一村

(圖)瓦罕走廊(圖)瓦罕走廊

整個瓦罕走廊被牢牢夾在帕米爾高原與高聳險峻的興都庫什山之間,其東、南兩面地勢較高,西、北較低。若將走廊一分為三,中東部地區生活著在阿富汗人數很少的吉爾吉斯人(瓦罕走廊是其主要棲息地),西部地區主要生活著塔吉克人(是阿富汗第二大民族,佔阿人口30%左右)。其東部在中國境內則主要生活著塔吉克民族,上述兩大民族都信奉伊斯蘭教,屬遊牧部落。瓦罕走廊大部分地區都是幹旱缺水的荒漠,僅有極少量的耕地,居民基本上靠天吃飯;事實上,整個瓦罕走廊是中阿兩國最為貧瘠的地區。

跨過塔什庫爾幹河,汽車載著人們向走廊深處進發。走不多遠,山谷變得越來越開闊,驀然間,偌大一片碧綠的草灘映入眼簾。一座座紅牆土房和金黃色的高原柳,散落在藍天碧草間,在陽光下顯得那樣古樸、恬靜,有一種近乎聖潔的原生態美。這就是人們所講的瓦罕走廊第一村———排依克村。

排依克坐落在興都庫什山脈北麓山坡上,當地牧民也叫它阿特加依裏,漢意涵為“牧馬的草場”。喀拉乞庫爾河清澈的冰山雪水從村邊流過,哺育著世代居住在這裏的牧民。村裏有46戶牧民,他們依山勢地貌用興都庫什山上沖刷下來的紅粘土修建房屋,院牆是紅的,院子裏房子的牆面是紅的,高原柳枝條是鮮黃的,細長的柳葉是金黃的,背靠的山是紅的,而天空是沒有一點塵埃的湛藍。人們一行人感嘆天公造物,把最美的色彩潑灑在這裏。也許是老天憐憫那些由西方跋山涉水一路辛勞而來的商賈僧侶,在這裏巧置世外桃源的仙境,好讓他們洗塵滌面,添精補氣,一路向東。

(圖)瓦罕走廊(圖)瓦罕走廊

當人們的車駛到玄奘東歸路的路口,有人突然發現大山白雲深處有一縷炊煙隨著秋風飄向山坡,人們急催司機加快速度,好讓人們把這詩一般的畫面拍攝下來。但令人遺憾的是,車還未到,那縷青煙已被不解人意的山風吹散了。正在房門前忙碌的一位塔吉克族大嬸,見到疾馳而來的汽車先是一愣,緊接著看到人們,便高興地沖進門裏叫出兒子招呼客人。人們雖然聽不懂他們說的塔吉克語,但慶幸的是人們能用維吾爾語和大嬸的兒子交流。他們一家是從塔什庫爾幹鄉庫孜磙村遷到這裏夏季放牧的,現在正在做回家的準備。大嬸名叫厄洛瑪尼,今年49歲,身邊的兒子叫布達洪,27歲,已經是一個孩子的父親了,大兒子外出放牧去了,有300來隻羊和50頭氂牛。布達洪告訴人們,今年天氣好,沒有什麽雪災、洪災,幼畜的成活率挺高,今年收入不錯。人們問布達洪,一家人在這裏不害怕嗎?他說,從他們家這裏向左右兩邊的羅布蓋子溝、克克吐魯克溝走去都是他們的鄉親,瓦罕卡日土克(走廊)還有很多鄉親和他們的牛羊。

在人們看來,這是祥和的一家。厄洛瑪尼大嬸正在和兒媳婦清洗酥油桶,兩個孫子圍著大人戲耍,他們雖然久居大山深處,依然十分有禮貌地感謝人們為他們拍照。

正像布達洪所說,人們沿著走廊前行,見到了正在洗衣服的莎達特與她的小女兒;見到了騎著駱駝馱著糧食回來的兩個塔吉克小伙子;還有一位老大爺,帶著一副隻有在城裏偶爾能見到的老式水晶眼鏡,手牽著兩峰駱駝馱著家人和家什任人們拍照。

氣候特點

由于地處僻遠,生存環境惡劣,因此盡管阿富汗長期動蕩不寧,瓦罕走廊卻一直保持著相對的平靜。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雖然塔利班控製著阿90%以上的國土,但瓦罕走廊一直由北方聯盟(主要是實力最強的塔吉克族武裝)控製,它遠離阿富汗戰火,因此不存在難民問題。 瓦罕走廊與中國新疆的塔什庫爾幹基本不存在現代意義上的交通聯系與人員往來,屬于名副其實的“隔離帶”。中阿邊境兩側生活著不同的民族,中方為塔吉克族,阿方主要為吉爾吉斯族,雙方居民語言習俗都有差異。兩國邊界線基本沿穆斯塔格山脈分水嶺蜿蜒而行,各大山口通道海拔較高,幾乎均為四五千米左右,而且每年除6、7、8三個月外,均為大雪封山期。另外,中阿接壤的邊境地區基本上都是人跡罕至的荒漠高原,地勢復雜,氣候惡劣,不宜人類生存。

軍事意義

(圖)瓦罕走廊(圖)瓦罕走廊

美國一高級官員2009年3月2日表示,北約可能會要求中國在中阿邊境開放補給線,以支持北約在阿富汗的行動。據<印度時報>2日報道,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美國官員表示,北約可能在周四在布魯塞爾召開的北約外長會議上討論要求中國開放補給線一事。報道稱,由于經巴基斯坦通往阿富汗的補給線不斷遭到襲擊,北約目前正在為尋找替代補給線進行外交努力。一些北約國家已經開始通過俄羅斯和中亞國家向阿富汗駐軍運送物資。出于國防戰略考慮,我駐防部隊早在911事件之前就修通了通往中阿邊界的公路。正是這條公路為我軍在美國對阿富汗動武之後在中阿邊境地區加強邊防創造了便利條件。

曾是中國屬地

(圖)瓦罕走廊(圖)瓦罕走廊

歷史上,瓦罕走廊曾屬中國管轄。19世紀末,由于沙俄的侵略擴張,中俄兩國曾在包括瓦罕走廊在內的整個帕米爾高原發生爭端。與此同時,俄英兩大帝國由于在中亞爭奪勢力範圍,也不斷在阿富汗地區發生沖突。為避免進一步的沖突,1895年3月11日,英俄拋開了兩個最重要的當事國中國與阿富汗,簽訂了《關于帕米爾地區勢力範圍的協定》,不但劃定兩國在帕米爾的勢力分界線,而且將興都庫什山北麓與帕米爾南緣之間的狹長地帶劃作兩國間的“隔離帶”,即“緩沖地帶”。1963年11月,中阿兩國通過簽訂《邊界條約》,正式將兩國在瓦罕走廊的邊界線法律化、明確化。依照該協定,兩國邊界線南起海拔5630米的雪峰,北至海拔5698米的克克拉去考勒雪峰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