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倫堡家族

瓦倫堡家族

瓦倫堡家族是一個媲美美國洛克菲勒、摩根和歐洲的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財團,一個延續了兩個多世紀的企業帝國。這也是一個世界頂級的社交家族。

  • 中文名稱
    瓦倫堡家族
  • 外文名稱
    美國榮譽公民
  • 國家
    瑞典
  • 地位
    堪比瑞典王室
  • 開山鼻祖
    老雅各布·瓦倫堡
  • 歷史
    18世紀中葉
  • 經營
    銀行、汽車、大學

家族簡介

​這是一個媲美美國洛克菲勒、摩根和歐洲的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財團,一個延續了兩個多世紀的企業帝國。這也是一個世界頂級的社交家族,他們的家族成員,會晤過江澤民朱鎔基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以及吳儀等中國領導人。然而,即便顯赫堪比瑞典王室,它終究是一個恪守"存在,但不可見"信條的隱形家族。

在瑞典國王卡爾生日慶典上在瑞典國王卡爾生日慶典上

家族歷史

五代掌門帶領家族走過二百多年風雨

18世紀中葉,當瓦倫堡家族的開山鼻祖老老雅各布把自己的姓從"瓦爾堡"改成"瓦倫堡"時,無論是精挑細選還是無心插柳,他肯定預想不到"瓦倫堡"這個姓氏會在他去世以後的二百多年裏,不斷地書寫傳奇和創造歷史,在瑞典其顯赫程度堪比瑞典王室;而其在世界的影響力,則又是瑞典王室所遠不能及的。

彼得·瓦倫堡(右)和公主蓮莉彼得·瓦倫堡(右)和公主蓮莉

人們不斷用"帝國"、"王朝"等諸如此類的字眼來形容瓦倫堡家族,但似乎這並不足以完整地概括它的全貌。如今,這個家族已經歷經了二百多年的風風雨雨,前後共有5代掌門人帶領家人同舟共濟。

第一代:安德烈·奧斯卡·瓦倫堡(1816-1886)成立瑞典首家私人銀行--斯德哥爾摩私人銀行

若要追溯家業之源,恐怕還是得歸功于老老雅各布。他不僅給家族創造了一個輝煌的姓氏,還在18世紀70年代中期,首先開始了家族在銀行業和工業的創業之旅。這個家族真正開始嶄露頭角展現大家風範,則是在1856年,以老老雅各布的侄孫安德烈·奧斯卡·瓦倫堡創辦斯德哥爾摩私人銀行為標志。

安德烈·奧斯卡·瓦倫堡安德烈·奧斯卡·瓦倫堡

後人認定1856年為這一資本帝國成立日,未免有點數典忘祖。當然,作為當時的北歐窮國瑞典工業化過程中舉足輕重的人物,安德烈的銀行給整個國家的工業化提供了巨額資金,他的名字註定要名垂青史。

正如眾多資料所述,安德烈是水手世家出身,做過海軍文職官員,曾遊歷各國。他1837年到達美國新奧爾良,經歷了美國經濟危機,隨即嗅出了銀行業的誘人香甜,產生了極大的興趣,立志投身于此,但苦于缺乏資金。精明的安德烈並不氣餒,而是憑自己豐富的航海經驗,看出了造船和航運業的發展前景,投資蒸汽船,專營橫貫瑞典東西海岸的約塔運河航運線路,成功掘得第一桶金。19世紀50年代,瑞典工業化浪潮興起,為金融業的發展提供了廣闊前景。由于當時瑞典法律禁止私人經營金融業,對銀行業籌謀已久的安德烈回到瑞典,說服了議會,成立了瑞典首家私人銀行--斯德哥爾摩私人銀行,即北歐斯安銀行(SEB)的前身,被稱為瑞典第一家現代銀行。

有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說到,1878年,由于在鐵路上投入太大,資金周轉出了問題,控股的鐵路發不出工資,安德烈的銀行一下子出現了額度危機,發生了連續三天的擠兌現象。情急之下,他想出了個險招,僱一名保全,穿著便衣,扛了一麻袋錢,向人們顯示銀行是有錢的。實際上這個麻袋裏裝的全是1奧爾、2奧爾(100奧爾等于1克朗)的硬幣,總共才不過1000克朗。另一招是讓瑞典國王以個人的名義,在銀行存進了1萬克朗,這才暫時平息了這場擠兌。後來,他通過自己的影響力,讓政府出資修鐵路,他得以及時撤資,才避免了破產。能在如此短時間內力挽狂瀾,安德烈果然無愧于"掌門"這個稱號。

瓦倫堡家族

第二代:納特·阿加森·瓦倫堡(1853-1938)和老老馬庫斯·瓦倫堡(1864-1943)兄弟倆分途並進

安德烈共生有四子,依次是納特、古斯塔夫、老老馬庫斯(從老老雅各布開始到第五代掌門,這個家族中一共產生了三個雅各布、四個馬庫斯和兩個彼得)、阿克謝爾。長子納特是父親安德烈的欽定傳人。但1886年安德烈去世後,納特發現父親積累的家業不像想象的那麽風光,他投資的工廠大多處于虧損狀態。獨自苦撐了四年後,納特將排行老三的老老馬庫斯召回家中,決定兄弟倆同患難共進退。1909年,他創辦了斯德哥爾摩經濟學院,1911年和1912年分別成立了北方銀行和英國北方銀行,1917年通過在瑞典LKAB礦業公司的投資,瑞典北部的鐵礦開採權重歸瑞典人的掌控之中。斯德哥爾摩近郊的薩爾特舍巴登地區也是納特一手開發的,他成立了斯德哥爾摩-薩爾特舍巴登公司,修建了從斯市到薩爾特舍巴登地區的鐵路,並經營這條運輸線。如今薩爾特舍巴登已成了各國遊客去瑞典領略北歐風光的極好去處。

納特的興趣和特長不止于商業。自從將老三拉回家族企業之後,納特逐漸淡出商界,于1911年將CEO職務留給了老老馬庫斯,專心政治生涯和公益事業。1914年至1917年,納特擔任了瑞典外長,登上了其政治生涯的巔峰。1917年,納特創立了以他和他的妻子的名字命名的納特-愛麗絲基金。

老老馬庫斯似乎生來就繼承了父親無與倫比的經商天賦。剛一涉足家族企業,他便承擔了重組家族企業和發展控股工業的重任。與納特一起,他改組了斯德哥爾摩私人銀行,將其業務擴充至構建多元化的控股工業網路。到19世紀和20世紀之交,瓦倫堡家族成了瑞典工業當仁不讓的當家人。然而,盡管瓦倫堡家族在瑞典社會生活中充當著領頭老大的角色,瑞典還是于1916年立法限製銀行持有工業公司長期股份。老老馬庫斯當即成立了銀瑞達投資公司,銀行原持有的各大公司的股份悉數轉入新成立的公司,銀瑞達成立伊始便持有了瑞典老牌企業和龍頭企業的大多數股份,如斯堪尼亞和阿特拉斯等,他本人也分別或同時在ASEA、愛立信、Hydro、Orkla、PapyrusAB、StoraKopparbergsBergslag、SAS、SAAB、Scania-Vabis等大公司身居要職。

也許是家族傳統使然,老老馬庫斯對政治的熱愛使得他在"一戰"接近尾聲的時候,止步擔任家族領袖。從1916年起,他陸續參加了雙邊和多邊國際外交斡旋和仲裁調停,尤以打破了英國和瑞典之間簽訂的嚴苛商貿協定而為世人所稱道。他的銀行總裁職務,則由異性外人約翰夫·納徹曼森擔任,他一直為瓦倫堡家族服務到1927年去世,真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第三代:老雅各布·瓦倫堡(1892-1980)和老馬庫斯·瓦倫堡(1899-1982)兄弟一個幫助納粹轉移黃金,一個親近盟國

納特膝下無兒無女。1927年,老老馬庫斯的長子老雅各布憑借近水樓台的優勢,成為了家族繼承人,但在1927年到1943年間,老老馬庫斯一直都在"垂簾聽政"。正如父輩納特和老老馬庫斯一樣,老雅各布和老馬庫斯兄弟倆分工井然:哥哥執業銀行,弟弟則專註家族旗下的公司。"一戰"後經濟蕭條時期家族銀行的突出業績,令瓦倫堡家族持有了瑞典多數重大公司的股份。與此同時,他們還擁有數倍于其他股東的投票權,由此獲得了公司的決策權。例如,瓦倫堡家族當時僅持有伊萊克斯公司4%的股份,卻擁有94%的投票權。

"二戰"期間,憑借瑞典永久中立國的地位,瓦倫堡兄弟在納粹和盟軍之間如魚得水。老雅各布同納粹德國來往密切,參加了新納粹德國統治區的貿易談判,他治理下的銀行幫助納粹德國轉移了大批從猶太人那裏掠取的大量黃金和其它資產。老馬庫斯則表現出了親盟國的態度,周旋于盟軍之間。相較之下,羅爾·瓦倫堡,掌門兄弟倆的堂侄,在外交官身份的掩護下,在匈牙利布達佩斯挽救了數以十萬計的猶太人的生命。

1939年,陷入困境的Bosch集團為避免其在美國的子公司被美國政府收購而成為競爭伙伴,將子公司賣給了SEB。戰爭即將結束的時候,SEB涉嫌幫助Bosch集團惡意持有美國子公司,面臨被列入美國政府黑名單的境地。1946年,老雅各布被迫辭去銀行總裁職務,兄弟倆職務互換,老馬庫斯精力轉向銀行,對家族旗下公司經營的參與從此受到了很大程度的限製。

曾經榮獲瑞典網球冠軍的老馬庫斯意志強硬。他42歲時才被家族任命為銀瑞達主席,但沒過多久就同哥哥交換了職位,老雅各布成為家族的總決策人。但事實上,在近半個世紀裏,他才是瑞典經濟的真正主宰者。

第四代:彼得·瓦倫堡(1926-)"如果沒有彼得,這個家族恐怕15年前(即1982年彼得繼任之前)就報廢了。"

老彼得根本無意涉足家族企業,而且他的父親--傑出而令人難以望其項背的老馬庫斯,也根本無意培養他作為家族的第四代傳人。老彼得經常對朋友、商業伙伴甚至媒體說:"他(父親)總是說我資質平庸,從來沒有做過正確的事情。他常常吹毛求疵,讓我總是很受傷。"

在老彼得之前,曾有他的長兄馬克被寄予了承擔家族大業的厚望。老馬庫斯一心要將財富帝國的儲君馬克培養成新一任領軍人物,而老彼得隻不過是一個不受待見的、邊緣化的甚至連家族事務參與者都算不上的兒子。但就在老馬庫斯興致勃勃地推動SEB與競爭對手斯安銀行的合並時,馬克擔心駕馭不了合並後的銀行,壓力過大,于1971年自殺身亡。

一年後,瑞典這兩大銀行巨頭合並,瓦倫堡家族由此失去了斯安銀行的多數優勢,在銀行的多數投票權也旁落。天突降大任,在父親的帶領下,年輕的老彼得更多地關註家族旗下的三個投資公司,銀瑞達成為了家族掌控下的旗艦企業,家族通過銀瑞達公司對家族企業進行資產重組,著力調整公司董事會成員,大膽啓用年輕的CEO和其他管理人員。

老彼得于1982父親去世後正式掌權,擔任銀瑞達董事長直至1997年退休,執掌家族15年。雖然時間不如前輩長,但作為一族之長,他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的,剛上任就大刀闊斧地做了幾件大事:一是改造傳統企業,對下屬企業進行了現代化改造;二是在1986年使瑞典ASEA與瑞士勃朗·博威力公司合並成立了今天的ABB公司,使其成為全球100家最大企業之一;三是將薩博轎車公司賣給美國通用汽車公司,人們評論他是在最好的時機賣掉了這一虧損企業,出手一周之後,薩博的股票大跌。

瓦倫堡家族瓦倫堡家族

他的競爭對手強納森如比評價他:"從來沒有人贊揚過他,但他的確創造了瓦倫堡家族有史以來最好的成績。"經濟學家尼爾斯也說:"如果沒有彼得,這個家族恐怕15年前(即1982年彼得繼任之前)就報廢了。"命運是公平的,當年不被看好的醜小鴨終于一飛沖天,笑到了最後。

第五代:馬庫斯·瓦倫堡(1956-)和雅各布·瓦倫堡(1956-)堂兄弟使銀瑞達總資產達到1552億瑞典克朗

他們倆分別是馬克和老彼得的兒子,同一年出生。他們是老彼得嘴裏的"那些男孩們",也是家族歷史上第二對共同執掌家族大業的馬庫斯和雅各布兄弟。1997年,71歲的老彼得退休後,其職務由佩斯·巴內維克臨時擔任,後者于兩年後辭職,而這對堂兄弟此時也已做足了領航家族企業走向新世紀的準備。馬庫斯接任銀瑞達CEO,時年43歲。雅各布和他的弟弟彼得都加入了銀瑞達董事會。2005年雅各布任董事會主席,馬庫斯改任SEB銀行主席。

在第五代掌門人的帶領下,銀瑞達開始致力于一批短期的"新投資",如2003年銀瑞達控股了Hi3G公司。同時,銀瑞達也意識到,維護和鞏固公司在長期控股的核心企業的地位也非常重要,他們為此採取了一些舉措,包括2002年認購ABB、伊萊克斯、愛立信、SEB和WM-data公司發行的新股票。由于銀瑞達長期投資的核心公司股票增值以及愛立信的優異業績,公司資產也隨之上漲。截至2007年12月31日,銀瑞達總資產達到1552億瑞典克朗,其中上市公司佔投資額的81%,非上市公司投資額為19%。投資額度最大的公司分別是SEB、愛立信和阿特拉斯·科普柯,共佔總投資額的40%。

羅爾·瓦倫堡,他當時是一名瑞典外交官,"二戰"中在匈牙利挽救了10萬猶太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的1944年,年僅33歲的瓦倫堡被任命為瑞典駐匈牙利大使館一等秘書。當時,他負有一項特殊的使命:盡可能多地挽救處于納粹德國手中、極可能遭到殺害的大批猶太人的生命。瓦倫堡冒著生命危險,在半年多的時間裏,先後為上萬名匈牙利猶太人簽發了瑞典護照,使他們逃離虎口。他的這一活動得到了美國的資助。

1945年1月蘇聯紅軍攻入布達佩斯之後不久,瓦倫堡失蹤了。有人在1月17日看到他同一位蘇聯軍官,乘車前往設在德布勒森的蘇軍司令部,之後便再也沒有露面。蘇聯方面在瓦倫堡失蹤後的最初幾天曾聲稱他處于蘇聯紅軍的保護之下,隨即發表聲明否認與瓦倫堡有過任何聯系,後來在瑞典方面的一再催問下,蘇方于1957年發表聲明說,瓦倫堡已于1947年因心髒病發作而死在莫斯科的盧比安卡監獄。有人認為,蘇聯懷疑瓦倫堡是美國間謀因而將其逮捕。

由于沒有任何有關瓦倫堡死亡的證明,蘇聯的聲明並未使這一事件就此了結。直到20世紀80年代末期,仍然不斷有訊息透露,瓦倫堡還活著。歷屆瑞典政府及瓦倫堡的親屬也不相信瓦倫堡已經死亡。瑞典政府曾多次與蘇聯進行交涉,蘇方在多數情況下根本不予理睬,偶爾也重申1957年的聲明。1982年,瑞典政府就這一事件公布了詳細的、長達13000頁的檔案,仍未能使問題得到澄清。但是紀念瓦倫堡的活動卻在西方國家中不斷發展,1985年1月17日,至少有25個國家的"瓦倫堡委員會"舉行了紀念活動。當時,瑞典首相帕爾梅發表聲明說,"瓦倫堡今天成為人道主義和自我犧牲精神的象征"。

1981年,瓦倫堡成為美國榮譽公民,美國總統裏根稱瓦倫堡是一位"偉大人物"。

四大傳統

傳統之一:航海與海外遊歷財富家族也是水手世家

或許是維京海盜的血液依舊在血管裏流淌的緣故,瑞典人對航海有一份執著的熱愛。祖先們通過航海攫取財產,後人們則通過航海積累經驗和發現商機。縱觀瓦倫堡家族兩百餘年的歷史,水手出身或曾遠航的人比比皆是:老老雅各布--帝國事業的開創者,就曾在大海上漂流數年;帶領家族走向興旺的安德烈17歲就輟學出海,跟隨商船往返于瑞典和美國之間。發家之後的子孫們雖然不像祖輩們那樣做過貨真價實的水手,卻各自都有一番海外經歷,他們或在國外接受教育,或在國外積累工作經驗,或者二者兼有之。現任掌門馬庫斯就畢業于美國華盛頓的喬治敦大學,還曾在花旗銀行香港分行工作數年。就連家族核心之外的瓦倫堡們也同樣如此,羅爾,這個被稱為"瑞典辛德勒"的英雄,照樣在美國密歇根大學拿了一個建築學學士學位,後來又被祖父安排到了巴勒斯坦海法市(今屬以色列)的一家荷蘭銀行工作。可以這麽說,航海和海外經歷,是這個家族中幾乎每一個瓦倫堡的必修課程。

瓦倫堡家族族譜瓦倫堡家族族譜

傳統之二:像愛惜羽毛那樣愛惜名譽

正如中國古人喜歡拿姓氏郡望說事一樣,瓦倫堡家族也是一個非常愛惜名望的家族,這個家族中,出現了許多個叫做馬庫斯和雅各布的瓦倫堡人,說明他們很是以家族為榮,甚至到了自戀的程度。但是翻開瓦倫堡家族的家譜--如果有的話--你會發現三百年前他們的祖先其實都是貧寒之士,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們根本不姓瓦倫堡,而是姓佩爾森。當時,來自鄉下的雅各布·佩爾森有機會與一個牧師家庭的女兒結婚,趁機跟著妻子姓了比較上流的姓--瓦爾堡。他的兩個兒子,雅各布和馬庫斯都成為了牧師,家族地位逐漸上升。于是他們再次把姓改成了更高貴的瓦倫堡,雅各布·瓦爾堡搖身一變成為雅各布·瓦倫堡,成為瓦倫堡家族的開山鼻祖。他的侄子,老老老馬庫斯·瓦倫堡為家族通往瑞典上流社會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他成功獲得了林雪平地區的主教職位,這標志著瓦倫堡家族已經接近了瑞典社交界的頂層。其後在安德烈的帶領下,152年以來,這個家族在社會的上層坐得四平八穩,地位如日中天。身起寒門而成顯赫,歷經數代而不衰,瓦倫堡家族的傳奇不禁讓人想起了一句老話: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瓦倫堡家族現任掌門人瓦倫堡家族現任掌門人

傳統之三:經商從政兩得其美

不得不說,瓦倫堡家族是一個緊跟時代潮流的家族。教會勢力強大的時代,他們家族中盛產牧師;教會影響式微了,他們又改作了外交官。從納特開始,這個家族體會到了外交的重要性,數得上名字的外交瓦倫堡就有差不多10個,也許還有更多因不在家族核心圈中而不為人所知。這當中官銜最高的是納特,但最有名的則非羅爾莫屬了。

羅爾在布達佩斯的公開身份隻是一個小小的參贊,但他領導了一支特別小組,負責拯救滯留匈牙利的猶太人,他本人可以不必聽命于大使,而有權直接與瑞典國王聯系。他私自製造了數萬本瑞典護照,簽上他本人的名字,發給猶太人。據資料統計,他可能拯救了上10萬猶太人。他為了援救猶太人所施展的外交手段也是相當不拘一格。如果要用一個詞語來形容他對納粹的所作所為的話,這裏有一個完美的詞:威逼利誘。在匈牙利,他賄賂了許多見錢眼開的蓋世太保,也威脅了一批法西斯分子警告他們別輕舉妄動,甚至還寫匿名恐怖信。這種無章可循的外交手法迷惑了德國和匈牙利的當權者,為羅爾營救猶太人爭取了寶貴的時間。他在外交部的同僚對他的看法也從非議轉為全力支持。

歸根到底,積極參與政治是為把商業帝國經營好服務的。瓦倫堡家族不僅自己出力從政,還很樂于與政界高官交往。隨著中國的發展,嗅覺靈敏的瓦倫堡家族看到了中國這個巨大的市場,從1987年開始,老彼得、雅各布和馬庫斯每年都會在北京或斯德哥爾摩與中國的高層領導人會晤,如江澤民、朱鎔基、吳邦國、溫家寶以及吳儀等。2007年6月,胡錦濤出訪瑞典時,老彼得更是擊敗眾多實力強勁的競爭對手,爭得了與胡錦濤同桌吃飯並單獨會談的機會。

傳統之四:遵從信條、創造名言

存在,但不可見。這是瓦倫堡家族恪守了一百餘年的拉丁箴言。有人這樣闡釋這條箴言:在寒冷的北歐,它暗示著簡約、恪己卻極端自信的處事傳統。這似乎也恰到好處地解釋了家族的性格:低調,不事張揚,但無處不在。這個家族的掌門人不喜歡出鏡,對應對媒體缺乏熱情,但並不妨礙他們的影響力滲透到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在瑞典,任何商業活動和運作都離不開瓦倫堡的參與。哥德堡號重訪中國,瓦倫堡家族為此出力不少。

瓦倫堡家族瓦倫堡家族

好學、尊重、忠誠、勤奮--這是安德烈為家族定下的家規,後人也執行得非常到位。值得一提的是,瓦倫堡家族的忠誠度與勤奮度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他們不僅忠誠于家族傳統,忠誠于他們的股東,甚至還忠誠于他們的過錯,大有撞了南牆也不回頭的架勢。對于飽受外界和其他股東非議的多重投票權股票製度,瓦倫堡家族一直都是堅定的、鬥志旺盛的捍衛者。勤奮也是瓦倫堡家族的另一個特質。五代掌門都是"活到老,工作到老"的典範,有的是直到去世才把擔子交給傳人,有的即使辭職了也是退而不休,或"垂簾聽政",或在一旁出謀劃策,現年81歲的老彼得至今仍不時出現在經濟新聞中。

控製一家公司,不必擁有其大部分股票,隻要是主要股東就行。在長期的商海鏖戰中,精明的瓦倫堡人發現了這一規律,將其總結為另一條家規,貫徹到了其投資的各個領域。這樣他們可以擁有更多的周轉資金投資別的企業,也可以在投資的企業出現困難時從容地全身而退。當然,由于他們的忠誠特質,他們很少出售手中的股票。

三種投資

好學、尊重、忠誠、勤奮――這是安德烈為家族定下的家規

三種重要投資

在老彼得時期,銀瑞達公司于上世紀90年代完全成為瓦倫堡家族的投資引擎,代表家族開展業務,而且其業務也更加多元化,主要有四種:核心投資、私募股權投資、運營投資和金融投資,以前三種更為重要。

核心投資佔銀瑞達總資產的絕大部分比重,在全球收益超過1,000億美元。核心投資包括10個國際藍籌股公司:ABB、阿斯利康、阿特拉斯-科普柯、伊萊克斯、愛立信、斯德哥爾摩期權交易所、薩博、斯堪尼亞、瑞典北歐斯安銀行和Husqvarna。銀瑞達核心投資企業的產品涵蓋各個領域:從伊萊克斯吸塵器到ABB變壓器;從斯勘尼亞卡車到阿斯利康的暢銷潰瘍葯;從愛立信手機到薩博戰鬥機。

銀瑞達的私募股權投資對象,主要是未上市的公司,是新興成長型企業和較成熟的公司,投資方式是對前者採取小額投資和對後者採取債務融資。這兩部分業務分別透過全資子公司銀瑞達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及部分控股子公司EQT進行投資。投資策略是以少數股份來積極影響投資企業,並佔有董事席位。投資重點主要集中于高新技術、網際網路絡、傳媒等行業領域,平均單個企業投資額度在800萬-1500萬美元,投資期一般為3-6年。銀瑞達公司在全球的私募股券投資公司超過了100家,在亞洲就有20家,主要集中于消費品、服務業、零售業、葯業及製造業。項目投資的平均股權價值約為5000萬美元,投資年限為3-5年。

運營投資業務是指對未上市公司進行投資控股,銀瑞達擁有控股權或擁有決策權。這項業務主要集中在瑞典境內。銀瑞達名下的運營投資公司有7家,包括瑞典金寶公司、獵頭公司Novare和GrandHotel。瑞典金寶是一家醫葯技術公司,原為銀瑞達的核心投資企業,于2006年6月在斯德哥爾摩證券市場被銀瑞達全資收購。Novare成立于2001年,為銀瑞達全資控股公司,從事人力資源領域的研究、招募及提供建議等服務,為銀瑞達公司、銀瑞達控股公司及其他客戶提供人力資源服務。GrandHotel酒店成立于1874年,坐落于斯德哥爾摩市皇宮對面,也是斯堪的納維亞地區最頂級的豪華酒店之一。

兩大懸念

隱形財富帝國的秘密

懸念之一:銀瑞達是否會完全私有化?

銀瑞達雖為納特兄弟創立,但直至今日,並未完全為瓦倫堡家族所擁有。銀瑞達坐擁大筆現金,幾乎沒有負債,凈資產市值1552億瑞士克朗(資料截至2007年12月31日)。銀瑞達能立刻調用250億,並在短期內調動另外400億,能夠進行大額收購或回購股票。瓦倫堡家族投資策略越來越傾向于私人企業,似乎在重回152年前的老路。瑞典金融界議論紛紛,猜測銀瑞達也會逐漸私有,完全成為瓦倫堡家族獨有的巨型財富製造引擎。銀瑞達現任CEO斷然否定了這一點,他聲稱瓦倫堡沒有考慮把銀瑞達變成私人股權企業。不管瓦倫堡家族是否正在考慮與否,擺在我們面前的事實是,要完成這麽一個買斷性收購,瓦倫堡家族勢必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懸念之二:瓦倫堡家族到底有多富?

貴為人們所稱道的巨型財團、財富帝國、商業領域的皇室,瓦倫堡家族號稱富可敵國。人們以為含著銀湯匙出生的瓦倫堡傳人,一定能長期穩佔福布斯排行榜中的位置,至少可以位居福布斯瑞典富豪榜前列。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我們幾乎在各類財富排行榜上看不到瓦倫堡這個姓氏。據瓦倫堡家裏人自稱,老彼得當政時期,他的年薪為100美元,而現任的雅各布年入也隻是66萬歐元。在以高福利著稱的瑞典,這樣的年薪已經遭到了很多人的詬病,但是他們仍然無法進入瑞典富豪榜的前100名。

那麽,擁有斯德哥爾摩超過40%上市公司的瓦倫堡家族的財富,究竟是如何在世人眼中隱形的呢?原來,家族財富的大部分都和很多的瓦倫堡基金捆綁在一起,這些基金資產約達62億美元,控製了投資人集團45%的投票權股份,持有22%的總資產,同時在SAS、StoraEnso和SKF擁有大量股份。瓦倫堡家族的大部分財富都在這些非營利性的基金當中,誰也無法享用。這些基金包括納特·愛麗絲·瓦倫堡基金、馬庫斯·瓦倫堡獎、彼得·瓦倫堡基金和羅爾·瓦倫堡國際基金等,用來鼓勵瑞典乃至全球的科研人士。2007年的馬庫斯·瓦倫堡獎得主為瑞典森林遺傳學家沃夫·尼爾森。

瓦倫堡家族對社會的貢獻獲得了世界的尊重。傳記作家凱迪·馬爾頓充滿敬意地寫道:"在瑞典,這個名字(瓦倫堡)是資本主義、權力和社會福祉的代名詞。"

瑞典控股公司總裁馬庫斯·瓦倫堡在資產凈值報告新聞發布會上。

一個事實

爭奪家族統治權

瓦倫堡家族行事低調,很少有經濟活動以外的事跡在公眾面前曝光。但並不意味著這個家族內部一派和諧,平靜的水面下沒有暗流涌動。仔細翻看其家族史,不難看出其中的矛盾沖突,其中最為突出的當屬準傳人之間的爭鬥和嫡系與旁支的矛盾。在老雅各布和老馬庫斯的時代,這兩種矛盾沖突表現得尤為明顯。從接觸家業開始,兩人之間的競爭從來沒有停止過。老雅各布是長子和欽定的傳人,老馬庫斯是弟弟,頑固好鬥。"二戰"期間,老雅各布親法西斯,馬庫斯則支持盟國,兩人的關系一度劍拔弩張水火不容。有趣的是,這種截然不同的態度,反而幫助瓦倫堡家族在"二戰"期間四處討好八面玲瓏,生意也紅紅火火。"二戰"後,馬庫斯鋼鐵般的意志和強硬的手腕使他成為了家族的決策人,雖然大權在握,但由于沒有得到"扶正",他心裏總是耿耿于懷。直到1969年老雅各布退休,把銀行董事會主席一職交給了老馬庫斯的兒子彼得,自己徹底退出家族事務,老馬庫斯才認為自己在兄弟大戰上取得了勝利。

瓦倫堡家族瓦倫堡家族

盡管一直明爭暗鬥,兄弟倆在對待旁支的態度上卻表現出了驚人的一致。營救了上10萬猶太人的羅爾·瓦倫堡,是老雅各布和老馬庫斯的堂兄的兒子。他們口口聲聲說羅爾是家族的英雄和驕傲,但1945年1月17日羅爾被前蘇聯以美國間諜名義逮捕並失蹤之後,瓦倫堡家族對此似乎並沒有什麽明顯的營救動作。由于瓦倫堡家族一貫的低調特徵,人們猜測或許瓦倫堡兄弟倆已經做了大量的地下工作。大批檔案解密,事實也逐漸浮出水面:瓦倫堡兄弟確實出力甚少,老雅各布早已經接受了前蘇聯關于羅爾在1947年就因病去世的說法,而人們普遍認為羅爾一直活到了上世紀70年代。每年的1月17日,很多國家都會舉行羅爾紀念儀式。與真心愛戴羅爾的人們相比,瓦倫堡兄弟的冷漠顯得格外地不近人情。到了家族的第五代,傳人之間的爭鬥和嫡系與旁支的矛盾合二為一了。第五代的馬庫斯與雅各布是堂兄弟,前者是前準掌門人的兒子,後者則是前掌門人的兒子。他們倆先後接任了第五代掌門。首先是旁出的馬庫斯,他于1999年被委以重任,成為了家族的總決策人,但時隔6年,嫡出的雅各布取代了他在家族中的位置。雅各布被任命為銀瑞達公司的董事會主席,他的弟弟彼得也加入了銀瑞達董事會,馬庫斯則改任SEB銀行主席。瓦倫堡家族的11個第六代子孫中,最大的已經過了弱冠之年,他們中誰將成為第六代掌門人,這裏面又將暗藏怎樣的端倪和玄機,自然隻有瓦倫堡家族自己才清楚答案。有一點是肯定的,每一個瓦倫堡人都希望祖先的家業能夠得到永久的傳承。

瓦倫堡家族瓦倫堡家族

無冕之王

愛立信、ABB、沃爾沃、斯堪尼亞重型汽車公司、SAS航空公司……知道這些著名跨國公司的人不少,但恐怕沒有人想到,這些公司的最大股東竟是同一個家族,這個家族就是瑞典瓦倫堡家族。

瑞典瓦倫堡家族的力量太強大了。20世紀90年代中後期,瓦倫堡家族控股的公司在斯德哥爾摩股市所佔份額超過了40%。到1999年2月,該家族僅在上述幾家企業擁有的股票市值就達1.382萬億瑞典克朗以上,合1730多億美元

  • 家族起源:存在,但不可見

財富的分布在不同的地域總是以奇特的方式呈現出來,比如,在寒冷北歐的瑞典,傳奇的瓦倫堡家族就是以另一種方式在理解“財富”這個詞。瓦倫堡家族代表了高度綜合性的特殊利益集團對所謂“瑞典模式”的推進,其家族集團的成長史也被奉為民主和兼容性積累形式的例證。

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是北歐第二大城市,位于梅拉倫湖與波羅的海的交匯處。全市由14個大小島嶼組成,它們象一把晶瑩璀璨的珍珠,散落在清澈明凈的湖海之間,斯德哥爾摩因而有“北方的威尼斯”之稱。如今這個城市以兩個人的名字而出名,諾貝爾和瓦倫堡。他們一個在科學上一個在商業上達到了同樣讓常人無法企及的高度。

有趣的是,瓦倫堡家族的先人是與諾貝爾同時起步于自己的事業的。話說公元1856年,俄國與歐洲諸強之間的克裏米亞戰爭宣告結束,瑞典人阿爾弗雷德·伯恩哈德·諾貝爾回到祖國,投入到他所鍾愛的科學創造中去。也在這一年,海員出身的企業家安德烈·奧斯卡·瓦倫堡(André Oscar Wallenberg)在斯德哥爾摩創辦了斯德哥爾摩私人銀行(Stockholms Enskilda Bank,簡稱SEB)。到上個世紀90年代,控製斯德哥爾摩股市40%份額的SEB作為瑞典第三大銀行,已被當成瓦倫堡家族在瑞典商業史上的精確象征。甚至從某種意義來說,正是因為有了SEB的金融實力和工業實體的支持,瑞典才得以晉身到歐洲富庶國家之列。

不過,這也隻是冰山一角。卓越如SEB也不過是整個瓦倫堡家族集團中的普通一員,因為除此之外,這個擁有上千億美元資產的企業帝國尚在為數眾多的公司中持有股份。

這種“匿名”式控股的關鍵之處在于,通過一種區別A類與B類股權額度的製度,使得A類股權享有數倍于B股的投票權。這樣的製度安排中,滲透著瓦倫堡家族恪守了一個半世紀的拉丁箴言:存在,但不可見(Esse non vidare)。在寒冷的北歐,這條箴言暗示了一種簡約、恪己卻極端自信的處事傳統。A·O·瓦倫堡以來的五代傳人從未偏離這一傳統,盡管它看起來與要求迫切表達自我的現代社會格格不入,但也許正是這一點,造就了一個商業家族的龐大規模以及審慎而富責任感的貴族氣質。

這的確是一個規模龐大的產業帝國,它已經龐大得近乎笨重了。它幾乎囊括了19世紀以來工業發展的每種樣態。事實上,A·O·瓦倫堡曾在1857年和1878年兩度重組SEB,並在1916年成立了Investor,來重新奠定其產業帝國的根基。這一系列舉措令瓦倫堡家族在資本主義以全新速度重新整理社會形態的20世紀仍能處于不敗之地。目前瓦倫堡家族掌控的10家規模最大的公司有9家成立于1956年——也就是SEB成立整一個世紀之後。進入九十年代之後,曾是瑞典傳統工業典範的瓦倫堡家族開始涉足一些高速成長的新興產業——IT、傳媒、製葯和生物科技。現代商業社會錯綜復雜的體製不會再像以往那樣為瓦倫堡家族提供開拓性的發展空間,但這並不妨礙他們繼續以斯堪的納維亞式的戰略風格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獨樹一幟。

事實上,如果不把全球化狹隘地理解為今天的社會才具有的特征,或許可以說,一個世紀以來,瓦倫堡家族都在為此處心積慮。SEB最初三十年的創業階段, A·O·瓦倫堡便通過和德國、英國與法國銀行界的合作使家族生意的範圍突破了民族國家的界限,之後的歲月中,這個趨勢被逐漸強化。

20世紀20年代歐美經濟大蕭條時期,大約三分之一的瑞典公司倒閉,瓦倫堡家族沒有被眼前的困難嚇倒,而是精挑細選,以極其低廉的成本收購了一些暫時虧損但頗具發展潛力的公司。例如,1924年,當時有一家破產的生產乙醇的國有製葯企業,收購價隻要1瑞典克朗(100瑞典克朗約合13美元),但得背負100萬克朗的債務。瓦倫堡家族接管了這家企業。62年之後,這家公司已經成為北歐最大的製葯公司,為家族帶來32億美元的年收入,這就是瑞典著名的跨國製葯企業阿斯特拉公司(Astra);1998年,阿斯特拉宣布與英國著名的製葯公司捷利康(Zeneca)合並。合並後的阿斯利康成為世界第三大製葯集團。事實證明,狹長並多少有點偏居一隅的瑞典版圖似乎刺激著商人天生的征服欲。

“他們有點像一個王朝”,Peter Thelin說,他是瑞典對沖基金公司Brummer & Partners的經理。他用王朝這個詞來描述瓦倫堡財團(Wallenbergs), Wallenberg家族歷史悠久,甚至比Bernadottes家族(瑞典皇室家族)還要久遠,這個皇室家族在19世紀早期來到瑞典,當時拿破崙的一位元帥被年老的瑞典國王選為繼承人。正是在Bernadotte時期家族企業才開始聲名卓著,Wallenbergs是目前世界上最成功的家族企業之一。

到了19世紀90年代末期,瓦倫堡家族企業控製了瑞典股票交易所40%的上市公司股份。他們的投資方向和興趣很廣泛,有業界領先的電信公司愛立信,有現在倫敦交易所上市的製葯公司Astra Zeneca,有白色家電製造企業伊萊克斯,還有全球機械設備巨擎ABB公司。這個家族企業是瑞典Scania公司的第二大股東,德國大眾公司是第一大股東。這家公司曾被競爭對手德國的卡車製造商MAN公司以96億歐元(約120億美元)的價格進行敵意收購。在瑞典商業界,沒有哪件事情的發生沒有Wallenbergs家族企業的參與。

他們成功的秘密在哪裏?這個家族聘用職業經理人,從不害怕變革。有些人認為他們的下一次再生有可能是轉變成一家私人公司。盡管公司拒絕討論這個戰略,但是Wallenbergs的確擁有足夠的資源從投資者手中回購母公司股份。此外,他們正在進行更多的私人股權投資。

  • 下一代

緊跟時代潮流,之前這種策略曾經幫助Wallenbergs家族取得非凡成就,現在這種胸懷和習慣將再次幫助他們取得成功。所謂富不過三代,很少有家族企業能連續繁榮三代人以上。通常情況下,大多數家族公司的後繼者往往無法繼續拓展創始人留下的業務,伴隨這種固步不前的做法反而是對先輩財富的瓜分。在Wallenbergs家族,卻沒有這種情況,在這個家族企業裏,第五代的家族經營者希望能把家族產業完整地傳遞到第六代人手中。

這個家族指出,有一個幫助他們把企業團結在一起的重要因素,即:“家族裏沒有某個人擁有整個企業,這意味著雖然我們可以毀掉企業,但卻無法享用它”, Jacob Wallenberg說,他是家族控股公司投資人集團(Investor AB)的主席。家族財富的大部分都和很多的“瓦倫堡基金”捆綁在一起,這些基金由大約450億瑞典克朗(約62億美元)的資產組成。這些非營利組織每年向科學研究機構提供大約10億瑞典克朗的巨額資助。這個基金控製了投資人集團的45%有投票權股份,持有22%的總資產,同時在斯堪迪納維亞半島主要的航空公司SAS(Scandinavian Airlines System,)、大型紙業公司Stora Enso以及瑞典軸承製造公司 SKF擁有大量股份。

這些基金當中最早和最大的一個于1917年成立,當時的建立人為沒有兒女的Knut Wallenberg,最初組建這個企業是把它做為一種稅收節減的方法保證家族財富的聚集。“我們這個基金的首要責任是把資金返還給這個國家的科研人士”,Jacob Wallenberg說。“這個家族並沒有把自己局限于商業領域。這筆資金曾經給瑞典帶來了一位外交部長,一位戴維斯杯網球選手,以及二戰期間的英雄Raoul Wallenberg——他當時拯救了很多遭納粹迫害的匈牙利猶太人”。

今年是斯安銀行(SEB,Scandinaviska Enskilda Banken)的150周年紀念,這是北歐日耳曼地區最大的一家銀行,由Andre Wallenderg創立,當時這家銀行也標志著這個家族商業王朝的開始。90年前投資人集團被要求遵循當時瑞典的一部限製銀行股權所有權的法律,從而持有了SEB的股權。Marcus Wallenger是SEB的主席,他和自己的表兄Jacob今年都50歲了。

瓦倫堡家族的每一代人都對再造家族商業做出創新。Andre Wallenger是瑞典工業化過程的重要人物,家族企業給整個國家的工業化提供了巨額資金。Knut和他的兄弟領航家族企業,順利走過19世紀20年代,當時瑞典也遭受全球經濟衰退的沉重打擊。Marcus Wallenger是一位網球運動冠軍選手,是現任總裁Marcus的祖父,當時他像一位舊時實業家一樣經營企業——當時在戰後正處于復興時期的歐洲,這是一種靈活的策略。Peter Wallenberg是Jacob的父親,19世紀80年代,他變成了投資人集團的主席,並且把企業變成了一個多元化的投資公司

現任總裁Marcus Wallenberg(小馬庫斯.瓦倫堡)正在領導家族企業經歷最新的現代化過程。他相信,現在的網際網路于他的重要性就好像當年祖父押寶航空業一樣。老Marcus在1937年公司創立後投資于Saab航空公司。到1946年為止,他出手了所有鐵路業務,全力進軍航空運輸業。

Marcus二世則投資于Spray Networks,這是一家瑞典網際網路入口網站,但是這筆投資後來在2000年前後的網際網路“浩劫”中變成了一場投資災難。他也和別人共同投資于Bredbandbloget(B2),這是一家瑞典寬頻和電話服務供應商。這筆交易看上去好像曾經遭遇失敗的命運,但是投資人集團繼續支持公司的決策,去年把B2出手給了一家挪威傳媒集團Telenor,並且取得了豐厚的利潤。

然而Marcus Wallenberg那些最大膽的科技類投資的產出依然還不確定。2000年,他同意組建3 Scandinavia,這是一個3G行動電話服務供應商,和香港的和記黃埔(Hutchison Whampoa)組建合資公司。目前這筆投資依然在燒錢,因為現有使用者並沒有如他期盼的那樣迅速地轉向自己提供的3G服務。Marcus領導的Wallenbergs 同意為3Scandinaviia提供資金直到2008年,他希望那個時候公司能取得收支的持平。到那時,他們將為自己40%的份額總共之處約80到100億瑞典克朗。現在的疑問是,如果公司依然處于赤字狀況,他們會放手這筆交易嗎?

  • 對過錯保持忠誠

這個家族以堅持不畏艱險的品質為榮,但是他們也說,當業務前景看上去會長時間低迷的時候,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出售。當Marcus一世從火車轉向航空的時候,他在給弟弟的一封信裏寫到,這意味著“從過去向未來的轉變,在之前的家族代際相傳過程裏,這曾經是家族格言,而且是唯一值得保持的傳統”。小Marcus則說,這些價值觀一直沒有變。19世紀30年代,投資人集團賣掉了自己的煤和焦炭業務,因為其他形式的能源正在被更廣泛的運用。而在19世紀80年代,Wallenbergs對基礎化學工業失去了信心,並且退出了Kema Nobel公司。

雖然如此,長期的忠誠和信仰依然引領著Wallenberg家族的經商之道。從家族的角度來看,公司從一個精心打造的關聯商業網路裏收益頗多。這些公司的老板可以交換經驗並且互相幫助其他人尋找有才能的執行官人才。做為回報,這些公司給Wallenbergs給予家族帶多重投票權的股份和董事會席位。任何重要的任命都要在這個家族的幹預下才能確定。但是這也招致惡意批評者和一些懷疑,外界置疑Wallenbergs家族更關心維護對自己的有利的關系網路,而不關心投資人集團其他13萬股東的利益。

“人們說Wallenbergs家族隻是擁王者(kingmaker, 意指僅熱衷控製權力和安排高層人員)”,Jacob Wallengers憤怒回應說。他堅持認為自己的家族不是這樣的,並且說自己的家族參與了公司戰略的所有重大決策。而且,家族還意在尋求其他股東更加積極的參與,即便由于全球經營者並購操作,家族在某些公司的股份有可能已經減少。

今天的投資人集團在瑞典十大藍籌股公司當中是最大的股東公司或最大之一。但是如果投資人集團繼續擴張,它就需要對投資進行折價處理以回收資金。公司以平均低于股份復合市值25%的價格上市交易,再減去他們的債務數額。公司現在的市值是1190億瑞典克朗。盡管貼現低于歷史水準,但是這家公司依然是“Wallenberg王國最大的弱項”,Mr Thelin說,他是對沖基金的管理人。折價限製了發行新股權的能力,這些新股發行籌集的資金往往可以用于大型並購。

折價的原因是由于對雙重投票權股票(dual-class shares)的使用。Raffi Amit在沃頓商學院專門從事家族企業研究,他說盡管雙重投票權股票給了家族更多的控製權,但是卻有可能使企業的價值縮水,因為其他股東會懷疑控製家族將為自己獲取特殊利益,或者採取有助于實現自身商業利益但卻損害其他投資者利益的戰略行動。

也許Wallenbergs應該處理掉自己的多重投票權股票(multiple-voting shares),特別是他們有規律地受到昂格魯薩克遜投資者(英國投資者)的攻擊的時候。但是瑞典人長期以來一直拒絕這麽做,因為自己三分之二的上市公司都發行這類股票,而且這種持股方式也有助于開放經濟環境中瑞典人擁有多數公司。投資人集團的核心投資中有八家公司都包含有帶多重投票權的股份。隻有英國-瑞典合資的Astrazeneca公司和瑞士-瑞典合資的ABB公司變成一股一票的公司。在愛立信公司,Wallenbergs的A級股份有1000倍的投票權,在2004年這個比例被降低到10倍,成為B級股。

Jacob Wallenberg是一位鬥志旺盛的多重投票權股票的捍衛者。在他的觀點看來,Wallenbergs應該獲得這些特殊權利,因為他們曾經在投資組建公司和推動公司發展過程中發揮過舉足輕重的作用。管理咨詢顧問Rolf Carlsson說,雙重投票權股份發揚了企業的那種瑞典傳統,即強勢和復雜的所有權關系。他認為這個體系可能在瑞典人掌握所有權的核心公司繼續存在下去。

Wallenbergs的管理者們採取的行動有助于降低股份折價。到目前為止,SEB在新的首席執行官Annika Falkengren的領導下正在走向繁榮。Borje Ekholm在05年9月份做為首席執行官接替了這個位置,之前他已經執掌集團在紐約的分公司,投資人成長資本公司(Investor Growth Capital)。和帶有貴族氣息的Wallenbergs家族相比,Ekhom先生的風格更加粗獷和富有實踐。他自然一直在忙于推進企業的變革。

06年5月份他和EQT合力收購了Gambro,前者是一家瑞典私人股權公司,後者是一家瑞典醫療技術公司。7月份,他奮力推動伊萊克斯對Husqvarna進行股權剝離轉讓,後者是一家電鋸和戶外裝備製造商。8月份他出手了投資人集團在WM-data Nordic公司的股份,後者是一家信息技術咨詢公司。這些交易依然在繼續進行過程當中。除了未決的Scania投標收購之外,Atlas Copco最近同意出售自己的建築設備租賃業務的大部分資產,也是賣給了私人股權投資者,價格是38億美元。

Ekholm傾向于尋求風險較高但是利潤率更高的非上市投資對象,這類投資目前佔到了投資人集團凈資產價值16%的比例。通過擁有EQT的部分所有權和香港公司Investor Captal Partners,投資人集團已經變成了一個私人股權的大型投資機構。通過投資人資產成長公司(Investor Growth Capital),它為美國醫療保健和科技行業的起步公司提供資金。而且它還是其他非上市公司的所有人,比如獵頭公司Novare,還有斯德哥爾摩市德的Grand酒店。Ekholm說,持有這些資產的優勢在于,“我們和這些公司的合作努力就是為了給我們的投資者帶來收益”。

  • 瓦倫堡家族會買什麽?

投資人集團坐擁大筆現金,而且幾乎沒有負債。斯德哥爾摩的金融圈都在紛紛議論,猜測Ekhom有可能會怎麽花自己的錢。他能夠進行大額收購或回購股票。Ekhom說他會在金融服務、技術、醫療保健和機械工程產業尋找收購目標。但是他也不會排斥回購出售的股份的可能。

他會把投資人集團完全私有化,並且把它們轉變成一個巨型的私人股權企業嗎?Simon Blecher是投資基金HQ的創始人,他計算出公司能立刻動員250億瑞典克朗,並且短期內調動另外400億,當然完成這麽一個買斷性收購還有很長路要走。投資人集團到時候就能夠把一些私人股權基金重新包裝上市。這種策略就在Ratos身上得到了成功運用,這是一家中等規模的瑞典投資公司,曾經以高折扣率在市場上交易。盡管如此,Ekhom還是否認瓦倫堡家族在考慮把投資人集團變成私人股權企業。

然而家族的下一代已經快要長成。Wallenberg表兄弟共有11個孩子。“當然如果他們對家族商業事業感興趣,那就太棒了”,Jacob Wallenberg說。這是這個家族期盼子孫後代應做的事情。但是如果第六代人能掌控家族事業,那麽他們對家族企業的未來將會有自己的想法吧。

中國有句古話叫“富不過三代”,而在瑞典有一家企業,不僅已經傳到了第五代,而且該家族的事業蒸蒸日上,集團所屬的控股公司在斯德哥爾摩股市中所佔份額已超過了40%!它就是瑞典無人不知的瓦倫堡家族(Wallenbergs)。一百多年來,該家族已經控製了北歐地區很多很有影響力的工業集團,如愛立信(Ericsson)、伊萊克斯電器(Electrolux)、瑞典滾珠軸承公司(SKF)、阿斯利康製葯集團(AstraZeneca)等世界知名企業都名列其中,其對瑞典經濟的影響可見一斑。

那麽,這個五代相傳,富可敵國的家族企業,有什麽致富秘訣呢?8月的一天,本報記者來到位于斯德哥爾摩市中心的“投資者”集團總部,採訪了時任該集團主席的瓦倫堡家族的第五代掌門人馬庫斯·瓦倫堡(Marcus Wallenberg)。

馬庫斯介紹說,投資者集團(Investor AB)成立于1916年,專門負責管理瓦倫堡家族在瑞典各大公司的股份和投資。今天,它已發展成瑞典最大的控股集團,凈資產達120億歐元,在愛立信、斯安銀行和阿斯利康公司中分別擁有超過50%的股份,在其他8家瑞典工業集團中也佔有重要股份。馬庫斯驕傲地對記者說,自家族1856年建立斯安銀行以來,建立並培育世界一流的企業就是瓦倫堡家族的傳統。

創始人是水手,靠航運發家

1846年,水手出身的安德·瓦倫堡獨具慧眼,看中造船、航運業的發展前景,于是投資蒸汽船,專門在橫貫瑞典東西海岸的約塔運河從事航運,掙了一大筆錢,為瓦倫堡集團的建立奠定了基礎。19世紀50年代,瑞典的金融業不許私人經營,但工業化浪潮的興起為金融業發展提供了廣闊空間。安德說服議會成立了斯德哥爾摩私人銀行,即現在瓦倫堡家族的旗艦——斯安銀行(SEB,Skandinaviska Enskilda Banken),的前身。在瑞典工業化發展的初始階段,這家銀行為那些急需資金的企業提供了重要的財務支持。安德從中悟出了一個道理:控製一家公司,不必擁有其大部分股票,隻要是其主要股東就行。這一行之有效的經驗至今仍是瓦倫堡財團的一條金科玉律。

20世紀20年代歐美經濟大蕭條時期,1/3的瑞典公司倒閉,瓦倫堡家族沒有被眼前的困難嚇倒,而是精挑細選,以極其低廉的成本收購了一些暫時虧損但頗具發展潛力的公司。例如,當時有一家國有製葯企業,收購價隻要1瑞典克朗(100瑞典克朗約合13美元),但得背負100萬克朗的債務。經過資產重組之後,這家公司後來成為瑞典著名的跨國製葯企業阿斯特拉公司(Astra)。

馬庫斯說,多年來家族一直堅持這樣一種經營理念:在研究開發方面特別舍得投入,以此確保企業的競爭力和行業領先優勢。對瑞典這樣一個國內市場狹小的國家來說,這一點尤其重要。二次大戰爆發後,居安思危的瑞典政府大力發展軍工業,瓦倫堡家族的軍工企業薩伯公司(Saab)以其高精尖的武器製造技術獲得大量政府訂單,其研發的亞斯—39戰鬥機性能可與美國的F—16相媲美。20世紀60年代,現代通信技術的發展剛露苗頭,瓦倫堡家族就收購了愛立信公司,將其發展成著名的通訊設備供應商之一。

除了遵循專業化、國際化原則外,瓦倫堡家族投資的主要特點是選定核心業務後進行長期投資。哪怕這項投資短期內無法贏利也決不放棄。馬庫斯的叔父彼得·瓦倫堡(Peter Wallenberg)總結家族的生意經時說:“不到萬不得已,我們不會輕易放棄暫時出現問題的企業。”這種高瞻遠矚、著眼未來的投資方式被瓦倫堡家族一直保持至今。前幾年,瓦倫堡的兩項核心投資——通信巨頭愛立信和電力工程公司ABB出現了巨額虧損,一時山雨欲來風滿樓,“破產”、“脫手”等建議不斷。但經過幾年的扭虧重組,兩大公司都已走出了陰霾開始賺錢。

  • 看好龐大的中國市場

馬庫斯說,投資者集團擁有股份的瑞典公司中,如愛立信、ABB等,大多數都已經活躍在中國市場。其實,早在20世紀80年代,他叔父就看準了亞洲尤其是東亞地區的經濟發展潛力,開始在香港和中國內地投資。

談到對中國經濟發展的看法,他說,中國搞改革開放的時間還不長,對中國公司來說,要走向國際市場,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中國有龐大的國內市場。跟瑞典企業相比,很多中國企業的產品在技術含量上還很低,這一點在短期內還難以突破。因為科技發展需要一定的時間和積累。他認為,對中國吸引外資不利的地方,是競爭環境不夠好,人才市場不夠完善。馬庫斯說,雖然中國有很多人才,但要找到合適的人才做某件事並不容易。

自安德·瓦倫堡(Andre Oscar Wallenberg)奠定家族基業以來,航海、冒險、豐富的國際閱歷成了瓦倫堡家族傳人的必修課。現年49歲的馬庫斯1980年畢業于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喬治敦大學,獲科學學士學位,曾于1977年加入瑞典皇家空軍學院。1984年,馬庫斯曾任職于花旗銀行香港分行(花旗銀行)。1993年他正式進入投資者集團,1999年起擔任總裁兼首席執行官。

作為金融世家的第五代掌門人,馬庫斯謹慎務實又野心勃勃,對家族的未來充滿信心。他曾說:“我們公司的最大特點是家族企業。隻要我們家族還有適合經商的繼承人,瓦倫堡家族的特點就要保持下去。”馬庫斯結過兩次婚,共有7個子女。除瑞典語外,他還會講一口流利的法語和德語。業餘時間,他喜愛打網球、航海、滑雪和打獵。不過,馬庫斯的業餘時間並不多。“我這樣努力工作的動力,主要來自興趣和家族責任感。”

[編輯]

成功商道

瓦倫堡家族是瑞典經濟的一根巨大支柱。20世紀90年代中後期,他擁有在斯德哥爾摩股市上市的所有企業市值的40%。一個規模龐大的產業帝國,除了Investor投資控股公司,還是以下這些公司的大股東,如下表:

行業/公司所佔股份(%)投票權(%)佔總資產分額市值
通信技術



Ericsson愛立信59.41828億美元
Saab瑞典飛機製造公司19.83823.49億美元
WM-data信息技術公司16.329.311.81億美元
工程



ATLAS COPCO重型機械設備製造商1521.41117億美元
ABB阿西亞-布朗-勃法瑞公司
歐洲最大的電力工程公司
88711.6億美元
Scania斯堪尼亞公司
全球最大的重型汽車製造商
10.619.357.37億美元
Electrolus伊萊克斯7.72635.30億美元
健康產品



AstraZeneca阿斯利康
全球第三大製葯公司
3.23.21522.9億美元
Gambro瑞典金寶19.926.369.92億美元
金融服務



SEB斯德哥爾摩私人銀行
瑞典最大銀行
17.518.21421.5億億美元
OMX瑞典股票交易所10.810.811.53億美元
新的投資003.417.6億
其他002.57.04億美元
總資產155.06億美元


資料來源:Investor

  • 祖傳的成功商道

瓦倫堡的成功商道就是利用低迷的市場,增持持股公司的股票,以加強對該公司的控製。家族生意的創始人安德烈·奧斯卡·瓦倫堡在19世紀末留下的忠告“好生意總是在壞運氣下做成的”。1920年,瑞典大蕭條時期,超過三分之一的瑞典公司倒閉,瓦倫堡收購了一批虧損企業,以每股1瑞典克朗的價格收購阿斯特拉製葯公司(Astra);1998年阿斯特拉與英國製葯公司捷利康(Zeneca)合並,形成全球第三大製葯公司阿斯利康(Astra Zeneca),如今瓦倫堡家族在阿斯利康擁有的股票價值已近30億美元。而新一代掌門人仍奉行這條法則。2002年,Investor AB投資組合遭了重災,問題主要出在兩項核心投資。當時通訊巨頭愛立信深陷于虧損泥潭,而電力工程公司ABB則已經面臨破產。瓦倫堡家族的Investor股價更是暴跌了50%。瓦倫堡家族通過增持股票方式,花費17億美元買進兩家公司的股份後,市場立即反應積極,加之經營的改善,ABB和愛立信的股價一路回升。

目前,瓦倫堡公司內部人士表示,Investor可能正在考慮增加對斯堪尼亞公司和阿西亞·布朗·勃法瑞公司的持股,從而進一步加強瓦倫堡家族的控製地位。最近,瓦倫堡花費了近1.12億美元來增加他們在伊萊克斯的股權。伊萊克斯CEO 漢斯·斯塔伯格表示,如果沒有瓦倫堡這樣實力雄厚的大股東,伊萊克斯的股價表現不會如現在這樣良好,相反可能很容易受套保基金的左右。

Investor目前正在尋找其他值得買入的企業股票,尤其是瑞典國內的一些企業。瓦倫堡眼下的情勢非常有利,公司債務已經減少到了零,所以他們可以隨時拿出大量資金來購買股票,從而大大提升公司未來的收益。愛克侯姆表示,隻要有機會,我們就會出手。

現在,瓦倫堡的風險投資業績表現良好,惟獨對3G移動手機的投資前景還未明朗。2000年9月,Investor與香港和記黃埔有限公司合作開發3G業務。在訂閱使用者達到35萬人以後,公司的增幅明顯放慢。Investor預計在這個項目上還將註入500-600百萬美元,而且收支平衡最早可能要到2007年以後出現。

瓦倫堡家族奉行的經營方略就是著眼于長遠,致力于推進穩定的產品線、有利于企業長期發展的交易和可持續性。而一般的市場投資者往往更喜歡追求短期利益,時代華納股東卡爾•伊卡恩就是急切追逐市場短期利益圍攻迪克•帕森斯,這往往不利于一個公司長期穩定發展。

  • 駕御家族帝國的新領袖

今年51歲的雅各布·瓦倫堡是在2004年春天替代堂兄——49歲的馬庫斯·瓦倫堡(Marcus Wallenberg Jr.)成為Investor AB投資控股公司主席的。雅各布·瓦倫堡和馬庫斯·瓦倫堡是瓦倫堡家族的第五代掌門人。雅各布·瓦倫堡相對更自信,更善于溝通,而且與家族前輩一樣具有強悍的個人意志,擁有某種“獨裁”的能力。他從不忌諱擺架子,善于將具體的工作分配其他人做,而且會直接告訴下屬,他才是Investor的老板。他曾經在瑞典皇家服役,是美國沃頓商學院MBA,熱愛高山速降滑雪。他每天早上在健身房鍛煉,接下來會一直工作到午夜。雅各布·瓦倫堡說:“總會有人說,你能有今天,隻是因為你生在了瓦倫堡家族裏。他們這麽說我已經習慣了,反駁他們的唯一辦法就是拼命工作,以證明我比他們更優秀。”他還時常會想起祖父留下的60多條生意經,並反復咀嚼著其中的微言大義。從他上任以來的表現看,瓦倫堡家族的新一代完全有能力保持這個家族帝國的繼續繁榮。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