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鶴仙

瑞鶴仙

瑞鶴仙,詞牌名。《清真集》、《夢窗詞集》並入"高平調"。各家句豆出入頗多。雙片一百二字,前片七仄韻,後片六仄韻。第一格起句及結句倒數第二句,皆上一、下四句式。第三格後片增一字。此調始見于周邦彥詞。王明清《玉照新志二》說,其父王銍雲:"美成以待製提舉南京(今河南商丘)鴻慶宮(宣和二年,1120年),自杭徙居睦州(今浙江桐蘆),夢中作長短句《瑞鶴仙》一闋。"

  • 中文名稱
    瑞鶴仙

​詞牌簡介

《瑞鶴仙》,詞牌名。《清真集》、《夢窗詞集》並入“高平調”。各家句豆出入頗多,茲列周邦彥、辛棄疾、張樞三格。雙片一百二字,前片七仄韻,後片六仄韻。第一格起句及結句倒數第二句,皆上一、下四句式。第三格後片增一字。

瑞鶴仙

詞牌格律

格一

對照例詞:【北宋】周邦彥《瑞鶴仙·悄郊原帶郭》

(前片)

仄平平仄仄(韻),

 悄郊原帶郭,

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韻)。

行路永、客去車塵漠漠。

平平仄平仄(韻),

斜陽映山落,

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韻)。

斂餘紅猶戀,孤城闌角。

平平仄仄(韻),

凌波步弱,

仄仄平、平仄仄仄(韻)。

過短亭、何用素約?

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仄(韻)。

有流鶯勸我,重解綉鞍,緩引春酌。

(後片)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韻)。

不記歸時早暮,上馬誰扶?醒眠朱閣。

平平仄仄(韻)。

驚飆動幕。

平平仄,仄平仄(韻)。

扶殘醉,繞紅葯。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韻)。

嘆西園已是花深無地,東風何事又惡?

仄平平仄仄(韻),

任流光過卻,

平仄仄平仄仄(韻)。

猶喜洞天自樂。

格二

對照例詞:【南宋】辛棄疾《瑞鶴仙·雁霜寒透幕》

(前片)

仄平平仄仄(韻)。

雁霜寒透幕。

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韻)。

正護月雲輕,嫩冰猶薄。

平平仄平仄(韻)。

溪奩照梳掠。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韻)。

想含香弄粉,艷妝難學。

仄平仄仄(韻),

玉肌瘦弱,

仄平平、平平仄仄(韻)。

更重重、龍綃襯著。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韻)。

倚東風、一笑嫣然,轉盼萬花羞落。

(後片)

仄仄(韻)。

寂寞。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韻)。

家山何在?雪後園林,水邊樓閣。

平平仄仄(韻),

瑤池舊約,

平平仄仄平仄(韻)。

鱗鴻更仗誰托?

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韻)。

粉蝶兒、隻解尋桃覓柳,開遍南枝未覺。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韻)。

但傷心、冷落黃昏,數聲畫角。

格三

對照例詞:【南宋】張樞《瑞鶴仙·卷簾人睡起》

(前片)

仄平平仄仄(韻)。

卷簾人睡起。

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韻)。

放燕子歸來,商量春事。

平平仄平仄(韻)。

風光又能幾?

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減芳菲、都在賣花聲裏。

平平仄仄(韻)。

吟邊眼底。

仄仄仄、平平仄仄(韻)。

被嫩綠、移紅換紫。

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韻)。

甚等閒、半委東風,半委小橋流水。

(後片)

平仄(韻)。

還是。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韻)。

苔痕湔雨,竹影留雲,待晴猶未。

平平仄仄(韻),

蘭舟靜艤,

平平仄、平仄平仄(韻)。

西湖上、多少歌吹?

仄仄平、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韻)。

粉蝶兒、守定落花不去,濕重尋香兩翅。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韻)。

怎知人、一點新愁,寸心萬裏。

說明:詞牌格律與對照例詞交錯排列。格律使用宋體字排印,例詞使用斜體字排印。詞牌符號含義如下:

平:填平聲字;仄:填仄聲字(上、去或入聲);中:可平可仄。逗號“,”和句號“。”:表示句;頓號“、”:表示逗。粗體字:表示平聲或仄聲韻腳字,或可押可不押的韻腳。下劃線:領格字。『』:例作對偶;〖〗:例作疊韻。

賞析

此詞為抒寫送客歸途偶遇歌妓,西園惜花之情的作品。這首詞的大致內容為:前一日,有郊原送客之事,黃昏時分回城,所識之歌妓勸以解鞍少憩,于是又成酣醉,醒來已是次日,扶殘醉以賞花,又以東風無情,引出流光易逝之感慨。詞句之中有難以明言的心事,讀來自然也會感到“有餘不盡”。

典範詞作

1.【北宋】黃庭堅《瑞鶴仙·環滁皆山也》

2.【南宋】袁去華《瑞鶴仙·郊原初過雨》

3.【南宋】吳文英《瑞鶴仙·晴絲牽緒亂》

4.【南宋】周氏《瑞鶴仙·和丁基仲》

宋 趙長卿 瑞鶴仙

瑞鶴仙 趙長卿

歸寧都,因成,寄暖香諸院

無言屈指也。

算年年底事,長為旅也。

凄惶受盡也。

把良辰美景,總成虛也。

自嗟嘆也。

這情懷、如何訴也。

謾愁明怕暗,單棲獨宿,怎生禁也。

閒也。

有時昨鏡,漸覺形容,日銷減也。

光陰換也。

空辜負、少年也。

念仙源深處,暖香小院,贏得群花怨也。

是虧他,見了多教罵幾句也。

小序裏說的寧都(今屬江西),為長卿客居之地。

暖香諸院,包括“暖紅”、暖春等,皆為妓院,在南豐,與寧都相距一百多公裏。據其《蝶戀花》序謂:“寧都半歲歸家,欲別去而意終不決”;結句雲:“宦情肯把恩情換?”似乎他在寧都當小官,時有棄官歸去之意。試讀《水調歌頭。元日客寧都》一詞:“離愁晚如織,托酒與消磨。奈何酒薄愁重,越醉越愁多。……有恨空垂淚,無語但悲歌。”下片說:“速整雕鞍歸去,著意淺斟低唱,細看小婆娑。”由此可知他是實在無法忍受異鄉的孤寂。偶得歸家就不想離開;但終于再去赴任,去了又後悔。《瑞鶴仙》這首詞,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寫的。

詞的上片,寫羈旅之感。一開始便勾勒出一個離群獨處、暗嘆年華消逝的多情者形象。“算”字承“屈指”來,獨在異鄉為異客,年年忙碌,不知究竟為了什麽。年年居外,心情如何,以一言抒之:“凄惶受盡也”。凄涼苦悶,何可盡言?把良辰美景都虛度了,隻有獨自嘆息,又能向誰傾訴呢?這一小段與柳永《雨霖鈴》“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異曲同工。“愁明怕暗”,含有“日夜不寧”的意思“”單棲獨宿“是旅中景況,這種孤枕難眠,教人怎麽承受得了?

下片寫懷念舊好之情。換頭以一短句引入。公務佘暇,時光也很難熬,有時臨鏡端詳,自覺容顏衰減。感嘆光陰之易遷,自己又任官于外,故發辜負少年之嘆。“念仙源深處”以下數句,進一步追懷往事,寫自己當年相聚時曾博得眾人的歡心,而今分別許久,定遭到她們的埋怨。正象杜牧詩所說“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詞人深感內疚,承認是虧待了她們。今後再見,甘願數落,多罵幾句!這同于《祝英台近。武陵寄暖紅諸院》的“惡情緒。因念錦幄香奩,別來負情愫。憐落深閨,知解怨人否”,而語更徑直。這樣作結,既輕松,亦懇切,讓對方獲得更多的安慰。

在當時的社會,所謂酒色之娛,原不足為奇。但對于那些身處青樓之人,有寄予同情和賤視玩弄之別。

趙長卿應屬于前者。在他的詞集裏,可以看到“如何即是出樊籠”詞句,這出自為“笙妓夢雲忽有剪發齊眉修道之語”而寫的《臨江仙》。同調另一首詞小序又說:“嘗買一妾文卿,教之寫東坡字,唱東坡詞。

原約三年,文卿不忍舍,其母堅索之去,嫁給一個農夫,其後仍保持唱和往還。“他曾經處理這件事時,能尊重文卿之母意見,並未仗勢勉強。看來趙長卿亦可謂”狹邪之大雅“(黃庭堅《小山詞》語)。

從詞的表現藝術看,全詞採用娓娓而談的方式,平易中有深婉之情致。在詞的體式上採用獨木橋形式,韻腳全用“也”字。這樣可以舒緩語氣,增曾諧婉,抒發情感,之時又產生一唱三嘆的效果。可以。

趙長卿的詞“多得淡遠蕭疏之致”(《四庫總目提要》語)。他常用平易通俗的語言來寫豐富內心的感情世界。直接觸及心靈的每一角落,抒發內心的喜怒哀樂。述情之語平實懇切,乍看起來似意隨言盡,反復咀嚼則別有風味,能于平淡中見深切,于蕭疏中見縝密。《瑞鶴仙》一詞,可以視為這種風格的代表作之一。

袁去華瑞鶴仙

郊原初過雨,見敗葉零亂,風定猶舞。斜陽掛深樹,映濃愁淺黛,遙山媚嫵。來時舊路,尚岩花、嬌黃半吐。到而今惟有、溪邊流水,見人如故。

無語,郵亭深靜,下馬還尋,舊曾題處。無聊倦旅,傷離恨,最愁苦。縱收香藏鏡,他年重到,人面桃花在否?念沉沉小閣幽窗,有時夢去。

注解:

①岩花:岩畔、水岸上生長的花。

②郵亭:古時設在沿途供公差和旅客歇息的館舍。

③民香:晉代賈充之女賈午愛慕韓壽,竊其父所藏奇香以贈之,後結為夫婦。

④藏鏡:南朝陳亡後,附馬徐德言與妻樂昌公主各藏半鏡,後破鏡重圓,夫妻相會。

⑤人面桃花:用崔護事,見晏殊《清平樂》註。

賞析:

本詞抒羈愁別恨。全詞用賦的筆法,描繪了旅途的苦況,對往昔情事的美好回憶及對意中人的思念。此詞系傷別之作,寫出尋訪意中人不遇而引發的縷縷秋思。詞中上片郊原六句,寫眼前所見景物。來時二來時景象。到而今三句,寫去時景象。兩相對比,更見昔會今離、昔樂今哀之意。詞的上片換頭承上,繞郵亭,尋舊詩,是留戀不忍去 。無聊三句,不忍去仍不得不去,離恨最苦,揭出一篇主旨。縱收香三句,懸想他年重訪舊地,定將物是人非。縱收香藏鏡,他年重到,人面桃花在否?收香藏鏡借晉代賈行愛韓壽贈奇香以傳情,南朝陳樂昌公主附與徐德 方各藏半鏡為夫妻信物,隱喻佳人對詞人的傾心愛戀,並贈信物,以縱了讓步跌宕,。傳達出給有如無的無耕,時過境遷,重尋舊地佳人,竟成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之遺憾。念沉沉二句,人既分離,則唯有夢中可以相見。傷離恨。最愁苦為全篇之主旨,點明自己愁苦的根源。盡管伊人一往情深,曾贈自己愛物以為表記,但何時能再逢實在難以預料。末二句構想在夢中去與伊人相見,是沒有辦法的一種自我安慰。全章如紀遊小品,情思深婉,文筆雅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