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球王國 -琉球群島古國

琉球王國

琉球群島古國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琉球國是琉球歷史上第一尚氏王朝和第二尚氏王朝兩個朝代的統稱和共有的國號,也包括早期三山時代的,山南、中山、山北三個王國(作為它們共同的對外自稱)。琉球國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以東北亞和東南亞貿易的中轉站著稱,貿易發達,號稱“萬國津梁”。1871年,日本在全國實施廢藩置縣,琉球國被當作令製國編入鹿兒島縣。1872年,琉球國被改設為琉球藩。1879年3月11日琉球處分後,琉球藩被廢除,編入鹿兒島縣,同年設定沖繩縣。自此,日本琉球並合,原琉球國之領土被分別劃入沖繩縣和鹿兒島縣。
  • 中文名稱
    琉球國
  • 英文名稱
    Rūchū kuku
  • 簡稱
    琉球
  • 所屬洲
    亞洲
  • 首都
    首裏(今日本那霸)
  • 官方語言
    琉球語
  • 貨幣
    海巴
  • 時區
    東九區
  • 政治體製
    君主製
  • 國家領袖
    尚巴志、尚泰
  • 人口數量
    166,789(1872年估計)
  • 人口密度
    75 每平方公裏
  • 主要民族
    琉球族
  • 主要宗教
    佛教、儒教、琉球本土宗教
  • 國土面積
    2223平方公裏(1609年起)
  • 立法機構
    首裏王府、三司官
  • 滅亡
    1879年3月11日被日本武力吞並
  • 今屬
    日本國沖繩縣

基本簡介

琉球國是琉球歷史上第一尚氏王朝和第二尚氏王朝兩個朝代的統稱和共有的國號,也包括早期三山時代的,山南、中山、山北三個王國(作為它們共同的對外自稱)。

琉球王國

古琉球國的地理位置在台灣和日本九州之間,曾經向中國的明、清兩代朝貢。遭受薩摩藩的入侵後也向日本的薩摩藩、江戶幕府朝貢。古琉球國多次遭受諸島外部勢力(元朝)的入侵。特別是1609年(明朝萬歷三十七年,日本慶長十四年)薩摩藩的入侵以後,薩摩藩控製並幹涉了琉球國的內政。琉球國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以東北亞和東南亞貿易的中轉站著稱,貿易發達,號稱“萬國津梁”。

1871年,日本在全國實施廢藩置縣,琉球國被當作令製國編入鹿兒島縣。1872年,琉球國被改設為琉球藩。1879年3月11日琉球處分後,琉球藩被廢除,編入鹿兒島縣,同年設定沖繩縣。自此,日本琉球並合,原琉球國之領土被分別劃入沖繩縣和鹿兒島縣。

發展歷程

第一尚氏王朝

1350年浦添按司察度取代英祖第六代世子,被推舉為中山王。1406年,察度王世子武寧被佐敷按司巴志推翻,巴志自立為中山王。1416年,巴志征服北山。1429年,巴志又征服南山,形成統一的琉球王國,以首裏城為王城。永樂年間,中國賜琉球王姓為尚氏,史稱“第一尚氏王朝”。根據琉球與明王朝的藩屬關系,琉球每一代國王都需要接受來自明王朝的冊封。第七代國王尚德王相繼征服了奇界(喜界島)、馬齒山(慶良間群島)、古米(久米島)等島的按司勢力。

琉球王國

大約1400年—1550年期間,琉球王國進入黃金時代,商業高度發達,與福建、台灣、朝鮮、東南亞和日本本土進行貿易。15世紀—16世紀,大量倭寇海盜騷擾琉球群島。琉球國蒙受巨大損失,海上貿易受到阻礙。1450年代,他們的國王被明朝賜姓尚,之後琉球人才有姓,之前隻有名。

第二尚氏王朝

1469年(明朝成化五年),琉球發生內亂,尚德王被殺,第一尚氏王朝滅亡。1470年,伊是名島出身的宮中的御鎖側官(管理財務的宮廷官員)內間金丸(一稱金圓),被群臣推舉為君,並于1471年以“世子”的身份向明朝報告“父喪”。1472年,明朝使臣冊封金丸(已改名為尚圓)為王,史稱“第二尚氏王朝”。

第二尚氏王朝的第三代國王尚真王統治時期(1478年-1525年)為琉球的黃金時期,貿易發達,且不斷對外擴張。1500年,尚真王平定八重山群島的遠彌計赤蜂之亂;1522年(明朝嘉靖元年)又平定與那國島鬼虎之亂。1537年,尚清王率軍北伐,攻取奄美群島。琉球王國終于將勢力擴張到整個琉球列島,確定了北起喜界島、奄美大島,南至宮古、八重山群島的疆界,即琉球史書中所稱“三省並三十六島”。

琉球王國

尚真王確立了琉球的官員品秩、朝儀製度、神官製度、賦稅製度、行政劃分,擴建了首裏城,廢除了殉葬習俗,召各按司赴首裏居住,禁止私人擁有兵器(刀狩),確立了琉球國的政治經濟體製,此後琉球進入穩定發展的時期。但刀狩令也使得琉球軍事實力的衰退,為後來慶長琉球之役中琉球戰敗埋下了伏筆。

16世紀,由于倭寇的原因導致日本和明朝的關系惡化,隻得通過南方的薩摩與琉球進行貿易。與此同時,日本正處于動亂的戰國時代,諸大名急需從對外擴張中獲取利益來發展自己的經濟實力。離日本最近且又富有的琉球國遂成為了日本的首選之地。豐臣秀吉入侵朝鮮之前,日本曾要求琉球為遠征提供支援,琉球不僅拒絕,還將此事通報給了明朝。1603年德川家康取得日本的天下並建立江戶幕府後,琉球又因為拒絕向江戶幕府派遣謝恩使團而與德川家康交惡。

在請示德川家康並獲得允許之後,1609年(明朝萬歷三十七年、日本慶長十四年),薩摩藩藩主島津家久派遣樺山久高為總大將,平田增宗[2]為副大將,率兵三千人、船一百餘隻、鐵炮六百挺,自九州山川港出發入侵琉球。不久琉球即戰敗,首裏城被包圍,尚寧王被迫投降,同王子、官員等一百餘人被薩摩軍押送到鹿兒島。這就是歷史上的“慶長琉球之役”。隨後尚寧王同島津家久前往駿府城面見德川家康,又前往江戶城面見征夷大將軍德川秀忠。1611年,尚寧王在鹿兒島被迫與薩摩藩簽訂《掟十五條》(掟十五ヶ條),承認薩摩藩對琉球的控製之後,才被釋放歸國。

薩摩藩入侵琉球國的理由有三點:一,江戶幕府遣返了漂流到日本境內的琉球進貢船,但琉球拒絕向日本遣使謝恩;二,琉球攻擊明朝商人赴日貿易的船隻(實際上是倭寇所為),阻撓日本與明朝間的貿易;三,琉球沒有支援豐臣秀吉入侵朝鮮時的兵費,而是由薩摩藩“代為墊付”,但琉球“不予償還”。實際上薩摩藩為了借著入侵琉球所得來的利益,來彌補該藩協助入侵朝鮮和參加日本內戰(關原之戰)的軍費與損失;而且此舉更可奪佔中琉之間的貿易利益。此外薩摩藩也借此軍事行動,化解內部的權力鬥爭問題。

據琉球國史《球陽》記載:薩摩藩入侵琉球後,該藩派遣官員,測量分配田地,劃清國界,製定賦稅,強迫琉球割讓奄美群島,要挾琉球向薩摩進貢,琉球政府還要被迫授予薩摩所派人員官品職位。琉球國內的親明派(主戰派)在戰後全部被罷免官職,三司官鄭迥被薩摩斬首,向裏瑞則被薩摩扣作人質,由親日的毛鳳儀(池城親方安賴)、毛鳳朝(讀谷山親方盛韶)取代其三司官職務。尚寧王之後,尚豐王十一年(1632年),琉球在被薩摩所佔島嶼建立館舍,兩國同時派官員管理來往貿易和收稅。此後琉球國淪為薩摩藩的傀儡政權。薩摩藩向琉球派遣官員長駐琉球以監視琉球的舉動,及至尚貞王二十五年(1693年),琉球“創定姑米、馬齒兩島,遣大和橫目職兩員,看守貢船往來”。同時,薩摩藩強佔琉球北部奄美諸島。

1654年,琉球王遣使臣到清朝請求冊封。清順治帝封尚質王為琉球王,琉球國隻是表面上成為清王朝的藩屬,但實際上對薩摩藩稱臣。琉球與清朝官方繼續朝貢貿易,卻被實際宗主薩摩藩剝削一次。該藩也是幕府宣布鎖國以後,唯一能以此變相方式獲得國際貿易收入的私藩,薩摩藩在兩百年後的幕末時代能夠有足夠的資本成為倒幕運動主力進而成為維新政府的主事者之一,與此不無關連。

1847年(清朝道光二十七年、日本弘化四年),最後一位琉球國王尚泰王繼位。1853年5月,美國海軍準將佩裏的艦隊第一次到達琉球。1854年3月,佩裏在《神奈川條約》的簽訂過程中要求日本開放琉球的那霸港口。日方為保全其主權利益,便對佩裏表示琉球是個主權國家,無權決定其港口開放權。

1854年7月11日,佩裏與琉球國政府以漢文、英文兩種文字簽訂開放那霸港口的條約《琉美修好條約》。 琉球海上貿易受到沖擊。

琉球滅亡

1871年,日本在全國實施廢藩置縣,琉球國被當作令製國編入鹿兒島縣。

1872年,日本宣布琉球群島是日本的領土,結束了其與日本的朝貢關系,設定琉球藩,封琉球國王尚泰為藩王,正式侵佔琉球。

1875年7月24日,日本明治政府派遣內務大丞松田道之赴琉球,琉球國王停止向清朝朝貢禮儀,斷絕與清朝的外交關系。 松田道之帶來的日本政府的命令包括:

1、使用日本年號,廢止琉球對清朝朝貢和慶賀清帝即位而派遣使者的慣例,同時也廢除琉球國王更迭之際接受清朝冊封的慣例,以及琉球今後與清朝的交涉概由日本外務省管轄處分,復原在福州的琉球館,貿易業務由日本領事館管轄等。日本政府還命令琉球“藩王”入朝,研究政治釐革及興建之法。

2、將琉球納入日本版圖,強迫琉球和中國斷絕外交關系。

琉球王國

日本政府派遣松田道之到琉球,是因為此時明治政府已經將琉球劃歸內務府管理。1875年的這份命令,直接背景是大久保利通向明治政府提出的關于琉球的建議。1874年,在北京簽訂完《北京專約》的大久保利通,回日本後便向明治政府提出“今通過與清國之談判,彼承認我征藩地為義舉,並出銀兩撫恤受害難民,雖似足以表明琉球屬于我國版圖之實跡,但仍難說兩國分界業已判然”,為將來計,期望明治政府借機斷絕琉球“與中國之關系,在那霸設定鎮台分營”。

琉球于1876年兩次派遣使者赴東京,請求日本同意和清國保持外交關系,被日本斷然拒絕。[3]琉球國被迫終止與清朝的外交關系。同年,記載琉球國歷史的《中山世譜》、《球陽》的編撰也被迫停止。

1879年(清朝光緒五年、日本明治十二年)3月11日,琉球藩被廢除,編入鹿兒島縣。3月27日,日本內務省書記官松田道之率領41名內務官員,165名警部巡查隊和熊本鎮台分隊的兩個中隊至那霸港,向尚泰王傳達了廢除琉球藩的命令。3月30日,日本天皇命令將最後一位琉球國王尚泰和他的兒子尚典移居到東京,尚泰王稱病拒絕前往。4月4日,日本在全國範圍宣布設立沖繩縣,鍋島直彬為沖繩縣知事。5月27日,尚泰王與其他王室重要成員乘坐日本東海丸號離開那霸港,前往東京,被封為侯爵。

日本將這段歷史稱作“琉球處分”。琉球藩設定為第一次琉球處分,廢藩置縣為第二次琉球處分。

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接受《開羅宣言》 和《波茨坦宣言》無條件投降,日本戰敗。戰後,琉球群島交由聯合國托管。1972年,美國將琉球群島移交日本,沖繩縣復縣。2013年5月中國大陸外交部旗下刊物“世界知識”日前發表專文,引述日本並吞琉球(沖繩)及1971年“日美沖繩協定”,認定日本沒有琉球的合法主權[4]。1941年中國政府對日宣戰,廢除《馬關條約》。隨後《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做出了戰後處置日本的規定,日本天皇接受了這些規定。部分中國學者認為依照這些規定,不僅台灣及其附屬諸島(包括釣魚島列嶼)、澎湖列島要回歸中國,歷史上懸而未決的琉球問題也到了可以再議的時候。

清政府的交涉

1876年,琉球紫巾官向德宏、陳情通事林世功等人秘密至中國,請求清朝出面交涉琉球問題。次年,清政府派出第一任駐日公使何如璋。何如璋到任的第一件事,就是為日本並吞琉球提出抗議。

1879年6月12日,美國前總統尤裏西斯·格蘭特及其隨員揚格(J. R. Young)和美國駐華副領事畢德格(W. N. Pethick)在天津會晤中國政府代表李鴻章,李鴻章要求他就琉球問題進行調停。格蘭特慷慨答應。在他的調停下,日本與中國就琉球問題展開磋商,日本方面提出“分島改約案”,願割宮古、八重山兩島給中國,中國曾考慮接受此案,讓琉球國王在此地復國。但琉球國在北京的官員再三訴願表示二島土地貧瘠,無法生存,萬不可接受。

1880年4月4日,李鴻章會見日本政府代表竹添進一郎,並出示了琉球三分方案,也即包括沖繩本島在內的中部各島歸還琉球,恢復琉球王國,將宮古及八重山以南各島劃歸中國,將包括奄美大島在內的五島劃歸日本。但日本不願接受,談判陷入僵局。

清朝與日本最終未在談判條約上簽字,琉球問題被長期擱置。琉球國內分為兩派,一派支持日本的統治(以向建榮(大灣築登之朝功)為代表。日本人稱之為“開化黨”),另一派則盼望中國的援助(以毛允良(龜川親方盛武)、毛有慶(龜川親方盛棟)等人為代表。親日派稱之為“頑固黨”)。每逢節日,皆有大批支持清朝的琉球士族穿著傳統禮服前往各地寺廟,名義上祭拜先王,實際上祈求中國戰勝日本幫助琉球復國。

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期間,親清派在向志禮(義村按司朝明)的領導下,前往寺廟,祈求清朝戰勝日本;琉球各地也盛傳將有中國的黃色艦隊前來攻打那霸,一時情勢緊張。但隨著甲午戰爭中國戰敗,無力再向日本提出琉球一案,日本並吞琉球遂成定局,琉球人復國之願也就此熄滅。當年琉球人斷發、就學比率皆大幅升高。而少數不滿日本統治的琉球人也選擇流亡清朝(被稱作“脫清人”)。

疆域領土

古琉球國位于散布在台灣島東北和九州島西南之間的琉球群島上,總面積大約為3600平方公裏(相當台東縣面積),西側是東中國海,東側是太平洋。最大的島嶼是沖繩本島,面積約1207.08平方公裏。其次是奄美大島,面積約712.38平方公裏。1609年日本薩摩藩入侵之後,琉球國被迫給薩摩藩割讓了北方的奄美群島。

古琉球國的都城為首裏,在今沖繩縣那霸市的東郊。歷代琉球國王及王族居住和處理政務的首裏城和其他琉球文化遺跡在2000年被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定為世界文化遺產。

政治概述

基本簡介

琉球的政治架構分為國王及王族、國相、寨社三個層次。國王之下為王族,正妻為王妃,側室分為夫人、妻兩等,當中本身不是王嗣的嬪御又稱為阿護母志良禮,嫡王子稱直王子,庶王子稱脅王子,儲君為世子,儲妃稱世子妃。王女及宗女封翁主,對封地(湯沐邑)有管治權的稱為按司加那志,儀賓為翁主之夫(駙馬的低一級稱謂),宗室子稱按司。國王去世而世子還沒有得到古代中國中央政府的正式任命時代行國政時則稱為“攝政”。

國相是一國的行政首腦,國相由國王任命。在琉球的歷史當中,有很多從中國遷過去的人擔任過這個職位。國相統轄的官員除了各個島嶼的“寨社”的長官和豐見親(酋長)外,還管轄國家機構中的官職,包括出使中國的“朝貢使”、“大夫官”、“長史官”(保長)和充當翻譯的“譯官”、負責海事的“通事”、“總管”,對內的“紫巾官”、“法司”、“司貢”之類的官員。需要註意的是,“長史”和“長史官”並不一樣,長史和國相是國家的高級官員,而長史官是具體負責某某工作的官員。

琉球王國

按司,是琉球的地方行政單位,也是各個島嶼所固有的官職。各行政區劃的長官都是世襲,也是琉球的大的貴族和地方勢力,曾經參與過琉球國內的政變。其他官職有管理刑罰的察度官、管理外交的耳目官、管理貿易的那霸官、收稅官員等。

琉球王國官職分為正、從九品。國王稱“御主加那志前”,其下的王弟、王叔、國相皆稱“某地王子”。王子之下為各地按司,他們將手中兵權上交國王,聚居于首裏,遙控其領地,每年派遣一名官員到自己領地檢查當地事務。[9]王子、按司皆被尊稱為“御殿”。

按司再下為王舅、法司、紫巾官,稱“某地親方”。三品以下黃帽官稱“某地親雲上”。親方和有領地的親雲上(讀作“ペークミー / Pekumi”)被尊稱為“殿內”。三品以下黃帽官無領地者,稱“某裏之子親雲上”、“某築登親雲上”。從六品敘德郎、從七品敘功郎,統稱“某掟親雲上”。八品紅帽官稱“某裏之子”(領地方者稱“某地裏主”)。九品稱“築登之”,不入流者稱“某子”。有領地的官員為上級士族;無領地的官員則是一般士族,一般士族被稱為“親雲上”(發音為“ペーチン / Pechin”,與有領地的“親雲上”發音不同)。

平民則被稱為百姓。在首裏、那霸、久米、泊村居住的稱為“町百姓”;其他地方則稱“田舍百姓”。百姓亦可以通過一定途徑進升為新參士族,這些新參士族被稱為“仁屋”。

琉球王國的最高行政區劃為間切。王子、按司世襲領有採地(領地),該領地依其身份的不同被稱為王子地頭或按司地頭,統稱按司地頭。親方領有一間切的總地頭,也另一部分親方則領有一個村的脅地頭。親雲上領有一個村的脅地頭。一般士族的官員則沒有自己的領地。

士族作為琉球國的貴族階級,各自持有用漢語撰寫的家譜,因此被稱為“持系者”。相對于士族,平民則沒有家譜,被稱為“無系”。1873年,日本明治政府在琉球國設定藩廳以後,對琉球的人口進行調查,發現持系者佔琉球總人口25%以上。實際在王府出任官職者僅佔其中的一小部分,大部分士族既沒有官職也沒有俸祿。

行政機構

評定所

評定所,是王府管理國政的最高機關。攝政、三司官的辦公場所被稱為“御座”或“上御座”,表十五人的辦公場所則被稱為“下御座”。

攝政亦稱國相,相當于中國的丞相和日本的攝政、關白,為琉球朝廷的最高官職。但與中國的丞相不同的是,攝政僅僅隻是個虛職,管理國家的禮儀,往往沒有實權。歷史上隻有菊隱、向象賢二人例外。攝政由王族(王子、按司)出任。

三司官又稱法司,位居攝政之下,是琉球朝廷的最高級別實權官員,相當于中國的三公、三師。三司官共設有三人,由親方中選舉產生。擁有選舉權者包括琉球的王族和上層士族共200餘人。王族則隻有選舉權,沒有被選舉權。三人分別擔當用地方、給地方、所帶方三個職責,其位階為親方,正一品至從二品不等。

表十五人位于攝政、三司官之下,共由十五人組成,其人員為物奉行3人,其下次官級的吟味役3人;申口方長官4人,其下次官級的吟味役3人、日帳主取2人。表十五人負責討論國政的重要議題,並將討論結果上申于攝政和三司官。表十五人亦稱十五人眾或奉行眾,相當于中國古代的六部、日本現代的國務大臣。

物奉行所

物奉行所包括用意方、給地方、所帶方3個物奉行所,每個物奉行所各設有物奉行一人。每個物奉行在三司官的監督下管理各自的物奉行所。物奉行相當于今日中國的部長和日本的大臣,其下設有次官級吟味役。物奉行官階為親方(從二品),吟味役官階為親雲上(正四品)。

用意方物奉行所是管理國有財產、保護山川的官廳,其下管轄有山奉行所、砂糖藏、用意藏、大台所、料理座、催促方各役所。給地方物奉行所是管理給予官府役人、旅費等事務的官廳。管轄船手藏、高所、勘定座、用物座、給地座、救助藏、道具當各役所。所帶方物奉行所為管理租稅、國庫出納等事務的官廳。下轄田地方、取納座、座檢者方、諸製方、米藏、仕上世座、宮古藏、錢藏、賦方、蘇鐵方、紙座、櫨垂方、請地方各役所。

申口方

申口方指的是平等方、泊地頭、雙紙庫理、鎖之側四個官廳。除平等方之外,其長官的官職名與官廳名相同。各長官之下設定吟味役、日帳主取。申口方的長官亦稱耳目官,官階為親雲上(正三品),位于物奉行之下。其下次官級為親雲上(正四品)。

平等方是司法(裁判所、警察署)以及負責管理首裏土地、山林的官廳,亦稱平等所。其長官稱為平等之側。另外,平等方亦負責警衛琉球王家陵墓玉陵。泊地頭是負責管理琉球第二貿易港口泊村的戶籍、民事、公安、消防、宗教、建設的官廳,其長官與官廳同名。管轄寺社座、大與座、總橫目、泊村方、普請奉行所、鍛冶奉行所、互奉行所、總與力各役所。雙紙管理是負責知行、褒賞、工藝及宮中事務的官廳和長官名。管轄下庫理、書信、納殿、小細工奉行所、貝折奉行所、廄方各役所。鎖之側是執掌外交、文教等事務的官廳和長官名,下轄御系圖座、久米村方、那霸裏主所、國學、久米村明倫堂、首裏三平等學校所、那霸四町學校所、泊村學校所、首裏各村學校所、諸浦在番各役所。第二尚氏王朝的建立者尚圓在未即位時,曾出任鎖之側一職。

經濟概述

由于國土疆域狹小,琉球無法建立以農業為基礎的經濟,隻能通過海外貿易來獲得財富。琉球不僅與中國的宗藩關系從中國獲得大量的物資供應,還發展成為鎖國狀態下中國的海上對外貿易“總代理”。琉球的船隻往來那霸與福州之間,還北上日本、朝鮮,南下安南、呂宋、暹羅、亞齊、爪哇、滿剌加等,遍布整個南洋群島。琉球從這樣的“轉口貿易”中富裕起來。

琉球海外貿易的大宗貨物是向中國出售日本的白銀、漆器、刀劍、屏風和扇子,將中國出產的葯材、瓷器、絲綢、銅錢轉售到日本和朝鮮,並將東南亞、印度和阿拉伯半島出產的犀牛角、蘇木、香料、錫、糖、象牙、乳香、龍涎香銷售到中國、日本、朝鮮三國。

福州是琉球主要的在華貿易港口,琉球商人在福州交易的貨物種類繁多,有各種手工業品、醫葯、香料、礦產、海產、紡織品及其他珍奇貨物。福州還有人“代售球商之貨”。琉球商人從福建帶走的貨物主要是陶瓷、漆器和絲綢三大類。

琉球國對中國的朝貢貿易在康熙初年已經十分發達。帶到中國的貨物有金銀罐、金銀粉匣、金缸酒海、泥金彩畫圍屏、泥金扇、泥銀扇、畫扇、蕉布、苧布、紅花、胡椒、蘇木、腰刀、火刀、槍、盔甲、馬、鞍、絲、綿、螺盤,額外增加的朝貢之物無定額。1680年(清朝康熙十九年、日本延寶八年),琉球再次進貢,皇帝令免部分奢侈品。以後的朝貢中,隻有馬及熟硫磺、海螺殼、紅銅等物。

朝鮮王朝通過琉球向南洋的轉口貿易也有發展,從南洋進口葯物、香料和珍珠、玳瑁、珊瑚等奢侈品。在琉球王國都城首裏城(朝鮮稱為海浦)出現了專門航行到朝鮮的琉球貿易船。琉球與朝鮮的關系在政治和經濟方面都有發展,但經濟的作用大于政治作用,因為他們同屬于明朝的藩屬。

琉球與東南亞的經濟關系是互補的作用。16世紀,荷蘭,西班牙、葡萄牙等國的勢力已經進入東南亞,他們的產品通過琉球的中轉站賣到朝鮮,日本,獲得了豐厚的利潤。但是16世紀末至17世紀,隨著西方國家與中國建立直接的貿易聯系,以及薩摩入侵,琉球的轉口貿易地位趨于衰落。此後,琉球的財政日益窘迫,有時甚至出現無錢接待冊封使而向薩摩藩借貸的情況。

琉球國土貧瘠,農業難以發展,靠轉口貿易獲得所需物品。而且國家常鬧飢荒,人們以蘇鐵果實為食。所以又有“蘇鐵地獄”之惡稱。直到1594年中國福建長樂縣人陳振龍在菲律賓偷運番薯引種福建,1604年琉球人野國總管又從福州將番薯苗帶回琉球,由麻平衡(儀間親方真常)廣為種植。至此人民死亡大減,亦以番薯為主食。

軍事概述

關于早期琉球的軍事防御體系,在史料中沒有任何記載。尚真王時代,琉球王府的統治開始走向中央集權化。1522年,尚真王頒行刀狩令,沒收全國了的兵器,將統治各地的按司遷到首裏城居住。此後經過1554年尚清王的改革,確立了琉球的軍事體系——“庫理・ヒキ製度”。

琉球王國

琉球是一個非武裝國家,沒有設立正規的軍隊。而根據“庫理・ヒキ製度”,琉球王府在沖繩本島中南部一帶,設立有名叫“ヒキ”的王府衛隊和名叫“間切軍”的民間軍事組織。

“ヒキ”衛隊在民間俗稱“首裏親軍”(しよりおやいくさ),是由琉球王府直接管轄的衛隊。每個“ヒキ”衛隊共二十餘人,由勢頭親雲上一名擔任隊長,築殿親雲上一名擔任副隊長,其他成員都由家來赤頭(城的平役人)充當。琉球總共有十二支“ヒキ”衛隊,分為醜日班、酉日班和巳日班三組,每組四支隊伍,按照固定的日期輪班。“ヒキ”衛隊的三個班組,分別隸屬于名叫“庫理”(こおり)的三個機構管轄。其中醜日班由某“庫理”(史失其名)統轄,酉日班由“南庫理”統轄,巳日班由“北庫理”統轄。這三個庫理分別由三名法司管理,而法司的直接上司便是琉球國王。

三組衛隊輪流守衛首裏城、那霸港北岸一帶、那霸港南岸至豐見城一帶。而那霸港南岸至豐見城一帶,也由南部各間切組織的民兵“間切軍”協助守衛。“ヒキ”衛隊和“間切軍”的總人數大約在數千人左右。此外,琉球于1554年在那霸港的南岸和北岸分別建造了屋良座森城和三重城這兩座炮台,憑借天險拱衛著那霸港,避免該港遭受倭寇的入侵。

琉球王府還在今歸仁城設定北山監守一職,統轄數百人的衛隊,負責守衛沖繩本島的北部。

琉球的軍事組織基本是用來維持治安和防御倭寇的。除了尚清王、尚元王時代曾動用這些軍事組織遠征奄美大島之外,琉球沒有對外用兵過。琉球的軍事裝備較差,1609年薩摩入侵琉球之後,薩摩藩清點琉球的武器,竟然發現琉球隻有五百張弓、三百挺槍、三百領甲胄以及若幹刀、矛。

文化概述

琉球受到中國、日本兩種文化的影響。但琉球文化同周邊的民族的文化,如大和族、朝鮮族、台灣原住民、漢族等都有一定區別,形成獨特的文化。

在1537年至1623年之間(尚清王至尚豐王統治期間),琉球編纂了琉球歷史上第一部琉歌集《おもろさうし》。“おもろ”在琉球語中是歌的意思。《おもろさうし》由王府組織編纂,收錄了琉歌1554首。

琉球王國

17世紀期間,短詩型的抒情歌謠琉歌盛行。琉歌最常見的樣式是8,8,8,6的30音形式,與和歌很相似。著名的琉歌歌人有伊世高(惣慶親雲上忠義,1686年-1749年)、平敷屋裏之子朝敏(1700年-1747年)、向受祐(玉城親方朝薰,1684年-1734年)、馬國器(與那原親方良矩,1718年-1797年)、向國珍(本部按司朝救,1741年-1814年)、向傑(東風平朝衛,1701年-1766年)等人。許多琉歌歌人亦擅長于漢詩和和歌的創作。又,吉屋鶴(吉屋チル,1650年-1668年)與恩納鍋(恩納なべ,約生活在尚穆王時代)二人並稱為琉歌的“女流雙璧”。

琉球國的舞劇被稱為琉球舞踴。琉球舞踴起源于歡迎中國冊封使的宮廷舞踴“御冠船踴”。御冠船踴的舞者皆為琉球的士族子弟。琉球處分後,為了與明治以後的舞踴區別,宮廷舞踴被稱為古典舞踴。古典舞踴包括老人踴、若眾踴、二才踴、女踴、打組踴等。1719年,在冊封尚敬王之際,時任踴奉行一職的向受祐(玉城朝薰),參考了日本的藝能,創立了琉球特有的舞劇組踴。

1879年,琉球被日本兼並,士族階層趨于沒落。古典舞踴中的雜踴流入民間,民間舞踴誕生。日本昭和時期,舞踴開始結合現代流行音樂元素。

古代琉球的宮廷音樂包括了在室內演奏的御座樂和室外演奏的路次樂,主要在迎接中國冊封使時為冊封使表演;另外,在琉球使者上江戶時,亦會為日本薩摩藩藩主和江戶幕府將軍表演。琉球古典音樂由夏德庸(幸地親方賢忠)創立,在當時攝政向象賢的大力宣導下,琉球古典音樂得以廣泛傳播。在夏德庸(幸地賢忠)之後,其弟子和再傳弟子澤岻良澤(毛氏澤岻親雲上安崇)、向日長(新裏親方朝住)、蕭世安(照喜名親雲上名仙,又稱照喜名聞覺)、向全謨(屋嘉比親雲上朝寄)、向永祚(豐原朝典)、歌啓業(知念績高)等人繼承並發展之,成為琉球音樂的一個流派——湛水流。歌啓業的弟子伊丕顯(安富祖正元)、毛文揚(野村安趙)又加以改進,創立了琉球音樂的新流派安富祖流和野村流。目前在四個琉球音樂流派中,聞覺流已消亡;另外兩個流派湛水流和野村流于1972年12月28日被沖繩縣指定為無形文化財。

琉球人使用一種名叫三線的特有古典樂器。三線的原形是從福建傳入的三弦,由閩人三十六姓帶往琉球,發展成為三線。此後,三線于16世紀左右傳入日本九州,形成日本特有樂器三味線。

琉球的工藝多受福建的影響,其染織技法為紅型,漆器為琉球漆器(和福州漆器有一定關聯),陶瓷器為壺屋燒。

在古代琉球,幾乎所有金屬製品都可以當作兵器來使用,例如劍、槍、長刀、卍字釵(ヌンティ,由漁夫的叉發展而成)、山刀、釵、棒、杖、棹(一種漁具)、拐、鐮、鍬、雙節棍、三節棍等。甚至發髻上戴的簪和掃地用的掃帚也被當作兵器來用。

古琉球最廣為人知的武術就是琉球手,亦稱唐手或唐手拳,是空手道的原型。現今大部分學者認為,手是由中國武術在琉球發展而成的。[55]中國武術由明朝的閩人三十六姓帶往琉球,結合了琉球當地一些格鬥技術,發展成琉球特有的武術手。後來唐手發展成了現代的空手道。向文琳(真壁朝顯)、佐久川寬賀、武成達(松村宗棍)等琉球武術家,其中有不少人都曾經拜福建武術家為師,有的甚至遠赴福建福州切磋武藝。

琉球人喜歡在屋頂放置風獅爺像,在交通要道的路口放置石敢當。飲食方面,琉球人喜歡喝名叫泡盛的酒,系從泰國傳入的蒸餾米酒。吃油多的菜餚,吃豬蹄,這些習俗都是受到福建文化的影響而形成的,與日本本土有一定分別。而琉球人喜歡使用日本北海道產的昆布(海草的一種),則是受到日本文化的影響。

對外關系

琉球國跟東亞的不少國家(如越南、朝鮮)一樣,受中國(明清兩朝)的冊封,屬于明清的藩屬。1609年薩摩藩入侵後,琉球國亦向日本的薩摩藩、江戶幕府朝貢。

在相當長的時期內,琉球與朝鮮的貿易關系也非常頻繁,僅次于中國、日本。除此以外,琉球還與周邊國家如暹羅、佛大泥、巡達、三佛齊、爪哇國、蘇門答臘、滿剌加、佔城、安南、呂宋等國,[21]以及更遠的土耳其、巴基斯坦地區進行外交和貿易交往,琉球國與暹羅國、爪哇國進行過官方文書“咨”的交往。大約在15至16世紀期間,琉球國通過轉口貿易而獲得巨大利潤,成為一個非常富有的國家,被稱作“萬國津梁”。在“萬國津梁之鍾”的銘文裏,尚泰久王曾自豪地誇耀“琉球國者,南海勝地,而鍾三韓之秀;以大明為輔車,以日域為唇齒,在此二中間涌出之蓬萊島也。”但在1611年《掟十五條》簽訂之後,琉球的官方貿易被限製,隻能與中國和日本薩摩藩進行貿易,財政也隨之陷入了困窘的境地。

在近代,1860年以後,琉球與美國和英國有過官方接觸,並簽署一系列開放口岸的條約。

西元1682年(清朝康熙二十一年),前往冊封琉球王的使臣汪楫,在其著作《使琉球雜錄》中説道:“近亦有唱中國弦索歌曲者,雲系飄風華人所授”,此代表著中國人與琉球人交流之密切;又雲:“無貴賤老幼,遇中國人,必出紙乞書,不問其工拙也。得使臣書,尤恭謹;俯身搓手、高舉加額而後啓視”。更加説明了,即使是一般的琉球人民,其對于中國依然是非常尊敬與仰慕的。

通貨需求

關于琉球國的貨幣,琉球史書上沒有專門記載。然而根據中國方面的相關史料,亦能推知琉球錢幣的使用狀況。早期,琉球國沒有自己鑄造的錢幣,使用“海巴”作為通貨。根據《明實錄》記載,1413年,明成祖曾賜予琉球國中山王尚思紹、南山王汪應祖寶鈔及“永樂通寶”錢;1425年冊封尚巴志之際,明宣宗又賜予琉球銅錢。此後,琉球開始使用明朝鑄造的銅錢作為通貨。1459年,因明朝所賜銅錢在志魯布裏之亂中燒毀無存,尚泰久王又向明朝請賜銅錢。到了1534年陳侃出使琉球時,看到琉球國中使用日本所鑄的銅錢。而到了徐葆光出使琉球的時候,發現其國中通行日本的寬永通寶,而明朝初年所鑄的“洪武通寶”錢依舊在琉球使用。

琉球王國

事實上,琉球除了使用中國和日本所鑄的銅錢外,也曾發行過一些自己鑄造的銅錢。李鼎元、齊鯤在出使琉球時,都曾見到過琉球自己鑄造的銅錢。在如今的古錢市場上,依舊可以看到一些琉球國自己鑄造的銅錢,例如尚泰久王所鑄的“大世通寶”、尚德王所鑄的“世高通寶”、尚圓王鑄造的“金圓世寶”以及尚真王的“中山通寶”。此外,還有一些日本所鑄造的、隻在琉球發行的銅錢。例如在日本文久年間,薩摩藩曾以救濟琉球的名義,在琉球國發行薩摩鑄造的“琉球通寶”。

法律法規

琉球早期的律法也比較簡單,許多刑罰還是沿用琉球傳統的習慣代替法律。根據中國各位冊封使的描述,可略知一二。

琉球國刑罰的傳統習慣分有死刑、輕刑兩種。其中死刑有凌遲、斬首、槍刺三種刑罰。琉球的凌遲之刑用于處決犯有謀反罪的人;槍刺之刑則是將犯人捆在十字架型的木樁上,用槍刺其心髒致死,然後梟首示眾直到木樁倒掉為止。輕刑分為流、曝日(罰在正午時分曬太陽)、夾、枷、笞。

在琉球傳統刑罰中,犯通奸罪者男女一同處死。在第二尚氏王朝初期,對盜竊罪處罰十分嚴厲而且非常殘酷,先剖開腹腔,然後割去鼻子、砍去雙腳將竊賊殺死。到了中期,對盜竊罪的懲罰才有所減輕,依據犯人犯罪次數,分別改為笞刑、夾、曝日,甚至流刑或斬刑。

琉球民風淳樸,因此律法較為簡單,“國中不設廳,無聽訟之所”,每當遇到犯罪之事即報知法司,由法司裁奪其罪,即使是官長的親屬亦依法論罪,不留情面。[35]犯死罪者往往都選擇切腹自殺而不是被處死。

由于這種律法會產生“事同刑異,輕重不均,難以剖決”的現象,因此在1775年,尚穆王命令馬國器(與那原親方良矩)、向天迪(譜久山親方朝紀)、馬克義(幸地親方良篤)、蔡世昌(高島親方汝顯)等人編撰《琉球科律》,于1786年編寫完成並正式頒行。尚灝王在位時,又編纂了刑典《新集科律》。

醫療概述

琉球的醫學受到福建的影響。因琉球鄰近福建,不少日本醫師通過琉球前往福建學醫,有些醫師因風不順停留在了琉球。如,日本越前的名醫山崎二休(1554年-1631年)就擔任了尚寧王的侍醫。這些日本醫師亦對琉球醫學作出了一定貢獻。

在琉球歷史上亦曾涌現出一些著名的醫學家,其中不少曾前往中國學習。1688年,琉球進貢使者魏士哲(高嶺德明)在福州學習了治療兔唇的方法並帶回國中,為王孫尚益治療了兔唇。1604年,中國的《本草綱目》傳入琉球和日本。該書對琉球醫學產生深遠影響。但《本草綱目》中仍存在舛誤,因此在1781年,吳繼志(字子善)潛心收集琉球各地的植物繪製成圖。他攜帶圖和部分植物前往清朝的福建、京師等地,咨詢了許多葯工和葯農,于1785年編成了醫學著作《質問本草》並于清朝出版。該書後來傳入日本,立即受到酷愛蘭學和醫學的薩摩藩藩主島津重豪的賞識。1837年,《質問本草》在薩摩藩出版,並對日本醫學有著深遠影響。琉球國的御侍頭呂繼續(渡嘉敷親雲上通寬),曾于1817年和1824年間兩度前往清朝的京師,師從于醫學家張垣和張永清,並于1832年著成琉球食療法的重要指導書《御膳本草》。

此外,根據《球陽》記載,1763年晏孟德赴清朝的閩學習口腔醫術;鄭明良(湊川親雲上)曾于1679年赴閩學習換骨相法;衡達勇(1749年)、松開輝(1777年)、呂鳳儀(1824年)、松景林(1828年)等人,曾先後前往福建省學習內科、外科醫術。1848年到閩的進貢使團亦曾在福州學習防疫(天行痘痂)之法。此外,還有松景慎向英國傳教士伯德令學習較安全地預防天花的牛痘接種法。

約在1787年左右,琉球士族安裏周祥(項氏,人稱飛安裏)製作了一架飛行器,在那霸東南數公裏處的津嘉山一帶成功飛行。

宗教概述

琉球人的宗教信仰包括琉球神道、日本神道、佛教和道教,後亦有人尊崇基督教。琉球神道是琉球人固有的宗教信仰,包括祖先崇拜、御岳信仰、來訪神信仰、龍宮信仰、東方信仰和妹神信仰。根據琉球神道的說法,龍宮在大海的彼岸,是大地豐饒與生命的根源。人死後,其靈魂將渡至龍宮,成為其肉親的守護神。守護神定期回到其生前的居住地,祈禱人間的豐饒與平安。因此像中國人一樣,琉球人亦對逝去的祖先十分尊敬,設牌位以祭之。琉球人對天然的山川、泉水、森林格外崇敬,是為御岳信仰。琉球人對御岳的信仰,同福建人和古代日本對土地神(惠比須神)的信仰相似。

琉球王國

琉球人尊敬女性,亦信仰妹神,祭司和巫師隻能由女性當任,稱為祝女和民間靈媒師。因此早期祝女的勢力很大,甚至威脅到國王的統治地位。尚真王即位後,實行“祭政一致”政策,對祝女製度進行了改革,將祝女置于國王的統治之下。

在第二尚氏王朝時期,首裏城設有聞得大君御殿、首裏殿內、真壁殿內、儀保殿內,被稱為“一本社三末社”。聞得大君御殿位于首裏汀良次町,支配全國各地末社的祝女殿內。

聞得大君為王國高級神女三十三君之首,是由國王任命的最高級神女,其宗教地位位居國王之下。聞得大君由前王妃等王族女性中選出並就職。聞得大君是御殿的神體,仕“御加那志御前”、“御火缽之御前”、“金之美御加那志御前”,為國家安泰、海路安全、五谷豐登等祈禱。

受日本文化的影響,琉球人亦信仰日本神道教。尚金福王在位期間(1449年-1453年),于那霸若狹町建立天照大神的神社,此為史書上所記載的琉球第一個神社。在琉球本島,曾建有波上宮、沖宮、識名宮、普天間宮、末吉宮、八幡宮、天久宮、金武宮八個神社,即“琉球八社”。其中,八幡宮祀八幡大神,其他七社祀熊野權現。波上宮被稱為琉球第一神社。

約在英祖王時期(13世紀),僧人禪鑒漂泊至那霸。英祖王尊信禪鑒,于浦添城以西建立極樂寺,相傳此為琉球佛教之始。[68]據《中山傳信錄》記載,琉球人的佛教分為臨濟宗和真言宗兩種。此後,察度王年間,日本僧人賴重法印來琉,于波上山建立護國寺。尚泰久王時期,日本京都高僧芥隱來琉。芥隱是琉球臨濟宗的開山鼻祖,于1492年建立圓覺寺。圓覺寺為琉球第一巨剎,繁榮一時,但不幸于1944年沖繩島戰役中毀于戰火。昔日琉球歷代國王的御後繪(肖像畫)皆供奉于圓覺寺內。在第二尚氏王朝時期,圓覺寺、天王寺和天界寺並稱為三大寺。此外,那霸的崇元寺昔日亦十分有名。

琉球人亦信仰道教。關于琉球人何時開始尊崇道教,歷史上沒有明文記載。徐葆光是1719年冊封尚敬王的清朝官員,其所著的《中山傳信錄》中記載琉球人有祭灶、祭祖、掃墓的習俗,證明在18世紀之前琉球人已開始信仰道教。清朝的冊封使張學禮則稱在琉球國存在有三清殿。在後來,由于與中國交往日益頻繁,受中國福建一帶水手的影響,道教與琉球的一些民間信仰相結合,在婦女之間廣泛傳播。諸如對福州地區的拿公、拿婆、臨水夫人、陳尚書,以及漳、泉地區的蘇臣等航海神的信仰,相繼被福建水手帶到了琉球。琉球人的媽祖信仰則是由明朝初年的閩人三十六姓帶到琉球的。琉球國共有上下兩座天妃宮。其中,上天妃宮在久米村,下天妃宮在那霸港的天使館附近。琉球的道教神蔡姑婆,亦受到琉球人的尊崇。

1622年,琉球歷史上的第一位傳教士乘坐“南蠻船”來到八重山,在當地進行傳教。由于當時日本江戶幕府實行禁教政策,作為附庸國的琉球不得不下令禁教,要求琉球民眾對傳播和信仰基督教的人進行檢舉揭發。這一禁教行動一直持續到了19世紀中葉。1844年,法國傳教士科主教乘坐法國海軍的軍艦來到琉球,要求自由傳教。在軍艦的壓力下,尚育王被迫同意了傳教的要求。1846年,另一位匈牙利籍的傳教士伯德令乘坐英國軍艦來到琉球。在琉球王府的許可下,在護國寺居住並進行傳教。伯德令在琉球期間學會了琉球語,使用琉球語翻譯了新約的福音書,後來于香港出版。這為基督教在琉球的傳播起到了重要推動作用。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