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淑傳奇

班淑傳奇

《班淑傳奇》(又名《女傅》),為陸貞傳奇姊妹篇由徐惠康、朱銳斌執導,張巍編劇,景甜張哲瀚李佳航李晟付辛博李心艾等主演的歷史古裝劇。

該劇講述了東漢三班家族的下一代班淑的傳奇故事。

該劇于2015年10月16日上映。

  • 中文名
    班淑傳奇
  • 主演
  • 外文名
    Ban Shu Legend
  • 集數
    42集
  • 其他名稱
    女傅、陸貞傳奇姊妹篇
  • 類型
    古裝,勵志,歷史,愛情,喜劇
  • 出品時間
    2015年
  • 首播時間
    2015年10月6日
  • 出品公司
    于正工作室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徐惠康、朱銳斌、黃偉明
  • 編劇
    張巍
  • 每集長度
    40分鍾
  • 製片人
    于正
  • 線上播放平台
    搜狐、愛奇藝、優酷、芒果TV
  • 播出平台
    湖南衛視

劇情簡介

【班淑傳奇】預告-《陸貞傳奇》姊妹篇 景東漢西域都護班超的女兒班淑自小和父母失散獨自在草原長大。在父女相認前夕班超因病身亡。為得到班氏族人承認班淑設法入宮先後做了鄧太後開辦貴族女學內學堂及男學堂宮學的女傅。開朗的她俠義心腸卻對中原詩書半通不通在內學堂鬧出不少笑話但她不遵循常規別出心裁的改革卻讓原本沉悶學堂氣氛為之一新。在教學過程中班淑愛上了歷經滄桑的宮學男傅衛英,憑借熱情大膽的心感動了這位不能忘記慘死未婚妻的男子。正當他們之間感情漸濃的時候班淑的師姐卻意外歸來班淑和衛英因此陷入了糾結之中。最終憑著自己的聰明才智班淑與學生們聯手讓瑰麗的大漢文化深入人心班淑最終也在事業與感情的雙重歷練中得到了成長。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班淑  景甜一代女傅  
衛英張哲瀚宮學男傅
鄧騭李佳航----  
寇蘭芝李心艾----  
鄧綏(鄧太後)李晟少年太後
姚絹鄧莎----  
月錦  張檬----  
班昭楊明娜----  
竇固姚奕辰----  
班超錢泳辰西域都護
班彪賀鏹----  
班勇韓東軍----  
劉萱張馨予----  
聞喜公主康寧----  
霍恆付辛博-----
梁博士馮大路

----

北鄉公主
張雪迎

職員表

出品人于正
導演徐惠康、朱銳斌
編劇張溦溦
攝影陳雨洲、江洪敏
配樂譚旋
選角導演彭勇
美術設計鍾志鵬
動作指導張洪寶
造型設計宋曉濤
服裝設計宋曉濤
視覺特效張升
燈光毛建新

角色介紹

衛英衛英

衛英 演員張哲瀚配音姜廣濤

衛英是衛青的後代,性格高傲冷淡毒舌,有潔癖,因為之前情人劉萱的關系,深恨胡人。他之前是小有名氣的武將,但卻由于劉萱的意外慘死和自己的受傷,不得不“投劍從筆”,改任宮學少傅。

班淑班淑

班淑演員景甜配音喬詩語

班淑是東漢西域都護班超與鄯善王女所生的幼女,班勇的同胞妹妹,大才女班昭的侄女。從小在草原長大,性格開朗開潑,武功尚可,但不熟中原詩書,既是位直爽的俠女,又是位經常不按理出牌的“蠻女”,和衛英是一對歡喜冤家。

鄧騭鄧騭

鄧騭演員李佳航配音張傑

他玩世不恭,整日流連于花叢,卻從來沒有人懂得他內心的傷痕!他與她,他們的緣分仿佛與生俱來,但又困難重重,當八阿哥遇見東方不敗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班淑傳奇

鄧綏演員李晟配音閻萌萌

她是少年太後,鐵腕果敢,談笑間灰飛煙滅,卻總敵不過內心一線蒼白,要在江山和他之間選擇!
鄧綏鄧綏

霍恆演員付辛博配音邊江

他分飾一對兄弟,恆之陽光,桓之陰鬱,恆萬夫莫敵,可以為所愛之人,與天下為敵!桓,智慧奪人,一心往上爬,卻深陷情感漩渦,付出愛亦付出生命!

霍恆霍恆

寇蘭芝演員李心艾配音劉

露寇蘭芝是名門扶柳侯寇氏之女,鄧太後為鄧騭定下的未婚妻,薛寶釵式的“完美”女性。內學堂的女傅,班淑的競爭對手和“情敵”。

音樂原聲

歌曲名歌手作詞人作曲人類型
心上人
景甜于正譚璇片尾曲

幕後製作

1、《班淑傳奇》于2014年1月19日在橫店影視城開機。

2、于正在新浪微博上透露,早在《陸貞傳奇》開拍之初,就開始“孕育”《陸貞傳奇》的姊妹篇

,講述一代“女傅”的故事,就是《班淑傳奇》。

3、景甜和張哲瀚是男女一號,除了這兩人外,李心艾李佳航李晟付辛博都將出演,此外,張檬恬妞王琳張馨予鄧莎焦俊艷關曉彤張雪迎康寧範琳琳等加盟,男生陣容則表示要保密。2014年1月將完成定妝,年後全面開拍。

4、劇中女主人公景甜演唱的片尾曲《心上人》。

5、《班淑傳奇》主場景之一的學堂,在秦王宮景區的漢街。這一場景的製景費就高達100多萬。《班淑傳奇》在華夏文化園攝影棚有一個皇宮場景。

播出信息

基本信息

播出時間播出平台播出劇場
2015年10月16日騰訊影片騰訊影片

分集劇情

第1集

衛英被革職 班淑父親逝世

東漢年間,年輕的鄧太後攜幼帝聽政,大漢國力漸弱,漠北流寇侵犯大漢國威,頻頻在邊境橫行,騷擾百姓,搶掠財物,令邊境百姓苦不堪言。

這日,漠北流寇首領素利率領手下出城到大漢邊境作亂,殘殺數十名無辜的大漢百姓,眼看幸存的一個小女娃就要死在素利手中,大漢將軍衛英及時趕來,以絕對的兵力優勢趕跑了素利為首的流寇。

素利逃回城內閉門不出,與追到城外的衛英對峙,衛英雖然擁兵眾多,卻非爭強好勝之輩,文武雙全的他不打算強行攻城,想採用和平方式招降素利。

城內,一對看似父女的漢人向行人兜售石灰粉,戰亂年代,盜匪橫行,流寇作亂,石灰粉是最佳防身武器,遇到危險往敵人臉上一撒便萬事大吉。

為了展示石灰粉的厲害,漢女擒獲三個賊人,往三人臉上撒石灰粉,導致三人閉眼大叫失去攻擊能力,百姓們見石灰粉如此了得,紛紛解囊購買,轉眼功夫便買走了一大半石灰粉。

漢人父女忙著做生意之時,素利帶兵現身,命令手下抓走在場所有漢人,打算拿漢人的性命與兵臨城下的衛英叫板。

賣石灰粉的漢人並非父女關系,女的叫班淑,生得年輕漂亮唇紅齒白,隨她一起的中年男子叫忠叔,兩人的目標是洛陽城,因在路上用光了盤纏,精靈古怪的班淑想出了利用賊人兜售石灰粉的妙計,不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破壞了叔侄二人的好事。

素利將班淑為首的漢人關押到大牢中,班淑臨危不亂,就地縱火引發混亂,成功帶領眾人逃走。

叔侄兩人逃到一處無人之地原地歇息,忠叔在班淑的糾纏下說起班父生平事跡。多年以前,班父是西域都護,威風八面受人敬重,後來,漢朝一奸臣向皇帝進言,污蔑班父企圖統領西域割地稱王,來自西域的班母為了洗清班父的嫌疑,被逼無奈遠走他鄉。

班淑去洛陽的目的就是與失散多年的父親班超相認,在草原成長的她對漢朝的民俗風情充滿向往。

第2集

素利帶兵抓回所有逃跑的漢人,包括班淑叔侄在內。衛英入城進入素利設好的埋伏圈,因寡不敵眾敗在素利手下,萬般無奈隻能議和。

素利送走了衛英,將自己打了勝仗的原因歸結到班淑身上,認為是班淑給他帶來了好運,于是決定娶班淑為妻。

班淑因忠叔在素利手中,性命受到威脅,提出與素利在成親當天賽馬,在草原上生活多年的她擅長騎馬,欲與素利比個高低,如果素利輸了就得取消婚約。

素利不假思索接受班淑挑戰,成親當天被班淑引誘到一座修建在江上的吊橋上,班淑騎馬逃到橋的一另端,割破繩索。素利與一幫手下發出驚叫聲,墜入江中生死不明。

忠叔聞訊趕來,被斷橋阻隔在另一端,無計可施。班淑藝高膽大,向忠叔告別,決定隻身一人前往洛陽尋父。

叔侄二人就此別過,班淑騎馬前行,在一片樹林中遇到一個蒙面女子,蒙面女子被四個男子追趕,班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充當蒙面女子的替身引走四個男人,因武藝不濟落在四人手中。

蒙面女子擔心班淑遇害,主動現身向班淑道別,稱追她的幾個男人是她夫君的手下,隨後便上馬隨幾個男人離去。

衛英未能打敗素利,遭來朝廷一片質疑聲,鄧太後雖然有心偏護衛英,但為了堵住悠悠之口,隻得革除衛英的職務,在幼帝的提議下,衛英成了幼帝的師傅,從此以後負責教幼帝識文斷字。

多年以來,衛英因尚未過門的妻子劉萱身亡,遷怒到官員們身上,當年劉萱與衛英相戀,卻因官員們向皇帝進言,被迫嫁到西域和親。在與衛英逃跑過程中,劉萱落入流寇手中不幸遇害,衛英始終忘記不了劉萱,將劉萱的死歸結到官員們身上。

班淑千辛萬苦抵達洛陽,卻未能與患上疾病逝世的父親見上最後一面,班氏族長對班淑的身份產生懷疑,沒有認可班淑的身份,班淑性格火烈,決定想辦法恢復自己的班氏族人身份,日後返回班家在族譜上寫上自己的名字。

班家二叔心地善良,送出自己的姓名牌,指點班淑前往京城投奔素未謀面的哥哥班勇。

第3集

班淑初次授課惹風波

班淑跟隨著入選的貴女們一同準備覲見太後,幾人正在談笑時,一條狼狗朝她們沖了過來,太監們也製不住狼狗。貴女們嚇得紛紛躲了起來,班淑臨危不懼,使出大獅子吼,成功鎮住了狼狗,救了大家。南陽王見狀,對班淑誇獎一番。班淑等人一同入殿覲見太後,太後對夏文姬和班淑很滿意,在南陽王的推薦下,班淑成為了女傅。寇蘭芝得知此事,大驚失色。

離開大殿後,班淑興奮不已,與南陽王談笑一番,南陽王派人帶班淑在宮裏轉轉。班淑讓小太監帶她去蘭台找書,這時卻突然下雨了。小太監見雨勢很大,便去取了雨鞋,班淑穿雨鞋很不習慣,不慎從亭台跌落,被衛英接住了。衛英一見到班淑,將她甩到地上。眾大人見到這一幕,議論紛紛。衛英從小太監口中得知班淑是班家的女公子,但是並不相信她,將她拖走,逼她說出實情。班淑拒不承認自己是外族人,對衛英破口大罵,衛英負氣離去。衛英走後,便命手下去打聽清楚班家到底有沒有一個女兒。班淑奉旨住到班勇的府邸,被安排在了自己父親曾經住過的房間。看著父親的遺物,她一時間感慨萬千。聽著下人說起父親臨終時的故事,班淑淚流滿面。

寇蘭芝回到家中,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了父親。因為班淑當上了女傅,她憤憤不平。父親對她多番寬慰,讓她不要有太強的好勝心,隻要賢良淑德,準備好嫁給大將軍就足夠了,不然便會落人口實。父親走後,寇蘭芝想起大將軍,悶悶不樂。

班淑到內學堂報道,卻見到有些精神失常的夏文姬躲到她身後,大喊著沖了出去。班淑奇怪不已,目送她離去。班淑入室,見到了寇蘭芝,兩人一番假惺惺的客套,寇蘭芝便讓班淑與姚女傅一同去掌管乙班。姚女傅生性善良,但是卻有很嚴重的近視,並且說話文縐縐的,有些口吃。她一見到班淑,便發現她長得很像自己的師傅班昭。兩人一見如故,一同去授課了。姚女傅告訴班淑,乙班非比尋常,十分危險,班淑不解。進了教室,班淑發現女學生們都很乖的坐在位置上。姚女傅上前詢問是否是衛少傅來了,眾貴女稱是。這時,有人大喊衛英來了,大家都沖出去圍觀,一個個犯起了花痴。班淑見狀,對衛英頗為不齒。衛英種完花草,準備離開,又與班淑撞上。兩人一番唇槍舌戰,看上去儼然水火不容,引得眾貴女吃驚不已。因為此事,北鄉公主劉灧對班淑頗為不滿。

班淑與姚女傅同去授課,卻被劉灧放在門上的香爐差點砸中。劉灧對班淑百般刁難,告訴她不許再對衛英無理,然後便帶著大家玩了起來。班淑見狀,被震驚的說不出話,姚女傅告訴她乙班的學生就是這樣的。這時,底下的女學生吵了起來,班淑喝止不住她們,隻好使出了獅子吼,鎮住了她們,要她們入座學習。

第4集

北鄉公主與班淑結下梁子

一個女弟子突然暈倒了,班淑上前為她診治,她醒來後,說是被班淑剛才一吼給嚇到了。北鄉公主見狀,立刻讓人去向太後告狀,被班淑攔住了。班淑向兩位公主賠罪,並且願意跟她們一賭定輸贏。姚女傅在門口望風,寇蘭芝前來,欲闖入教室。班淑與北鄉公主賭贏了,大家都佩服不已。姚女傅攔不住寇蘭芝,寇蘭芝進教室一看,大家確實像是在念書的樣子。寇蘭芝對這一幕百思不得其解,卻也無法多言,隻好離開。北鄉公主雖然不情願,卻隻能願賭服輸。北鄉公主借口肚子疼,想離開,卻被班淑押回去。班淑當著她們的面,將一些棋子捏成粉末,大家都被嚇壞了,隻能乖乖念書。

通過錦書,班淑對內學堂的情況有了一定了解,也得知了前任劉女傅劉萱曾是衛英的愛人,決定以後看在劉女傅的面子上不跟衛英吵架了。這時,劉灧來了,故意撞了班淑一下,兩人又吵了幾句,北鄉公主負氣離去。班淑決定教姚女傅練武,卻被一個路過的女弟子阿陵看見了,她也吵著要學。班淑正要教她,她卻被她姐姐拉走了。阿陵的姐姐讓她不要跟著班淑學這些不好的,阿陵不聽。姚女傅帶著班淑去蘭台找書,卻發現蘭台的書大部分都被搬走了,她父親的那本能證明她身份的西域記可能也找不到了。班淑讓姚女傅先走,執意要自己進去找書。她在蘭台翻箱倒櫃良久,也沒有找到西域記,讓小太監們也幫她去找找。

霍恆回到宮中,宮中警衛都開始由他負責。他一回來,便立下各種規矩,眾將士臣服。他找到宮中防守最薄弱的地方,決定開始布防。姚女傅近視越來越嚴重,看不清路,走在路上摔了一跤,羅盤也丟了,隻好一路亂走。她無意中走到了皇宮的角落處,遇到了霍恆等人。霍恆見近視的姚女傅形跡可疑,以為她是刺客,想上前抓他。姚女傅被抓住,想起了班淑教她的防身三部曲,成功將霍恆打倒在地,霍恆暈了過去。姚女傅嚇了一跳,拼命搖晃霍恆,霍恆醒了過來,兩人這才澄清誤會。經此一事,姚女傅對霍恆略有動心。

班淑正在蘭台努力找書,這時候衛英來了,見到班淑頗為吃驚。他揮退了小太監們,被班淑發現了,兩人大打出手。這時,衛英發現班淑手上帶著一個白玉鐲子,停了手。

第5集

班淑整治乙班風氣

班淑早晨進宮上課,卻被城樓上澆下來的一盆水淋得渾身濕透。一個小太監主動表示願意帶她換衣服,但是班淑沒想到,這個小太監是劉灧派來整她的。小太監趁機敲詐班淑,被班淑趕了出去。班淑決定自己動手,給自己隨便打扮一下,將頭發綁的亂七八糟,化妝也化的像個小醜。由于班淑遲遲沒去上課,劉灧趁機在姚女傅的課堂上搗亂,被姚女傅給收拾了。劉灧想拉聞喜公主裝病,聞喜公主不願幫忙。姚女傅讓大家都回座位,開始上課了。班淑弄好造型後,便出去了,在路上遇到兩個宮女,被當做了女鬼。宮女們找來了霍恆,將班淑一路追趕到城牆上。

班淑一不小心,從城牆上摔了下去,砸入一輛馬車,沒想到竟然是寇蘭芝的馬車。寇蘭芝將班淑一番訓斥,故意在霍恆那裏說班淑是刺客。霍恆見狀,便說班淑並不是刺客,是一場誤會,隻是在追趕黃鼠狼而已。寇蘭芝無話可說,隻得另想辦法教訓班淑。她以班淑打扮奇異為由,罰她頂著書在城牆下罰站。這時,皇上的轎子經過,沒想到皇上身邊的宮女都打扮的跟班淑一樣。班淑見狀,大喜過望,以此將了寇蘭芝一軍。寇蘭芝吃了悶虧,回到宮裏,劉灧前來找她,告訴她班淑在乙班逼她們讀書的事情。寇蘭芝得知此事,心中對班淑充滿懷疑,暗暗有了計畫。

姚女傅結巴的毛病好了很多,她對班淑充滿了感激,班淑表示希望姚女傅幫她一起找西域記。姚女傅打暈霍恆的事情被傳了出去,霍恆窘迫不已,去找姚女傅算賬,並且要她以後每天都來給自己送湯賠罪。姚女傅一見到霍恆,心慌不已,答應了他的要求。霍恆將班淑鬧笑話的事情告訴了衛英,衛英覺得班淑的行為十分奇怪。次日,姚女傅授課時,課堂上又亂糟糟的,班淑發現劉灧在看飛燕外傳。姚女傅一見到這本書,大驚失色。班淑罰劉灧頂著論語去院子裏罰站,劉灧隻得從命。劉灧在院子裏罰站時,寇蘭芝見到這一幕,來替她出氣。班淑直接拿出劉灧看的那本飛燕外傳,寇蘭芝見狀,一時語塞,訓斥了劉灧幾句之後便離開了。

劉灧派人將此事告訴她的哥哥,中山王世子來了之後,見到扮的楚楚可憐的班淑,又拿到了劉灧看的那本飛燕外傳。因此,中山王世子打消了對班淑的顧慮,回家教訓了劉灧一番。

第6集

班淑入獄 姑侄相認

姚女傅急著去給霍恆送湯,便讓班淑替她上一節課。班淑推脫不過,隻好答應了。班淑上課時錯漏百出,引起了劉灧的懷疑,劉灧派人去將此事告訴了寇蘭芝。寇蘭芝認為機會來了,便故意去太學請了兩位博士來,站在班淑的教室外聽她講課。碧玉給阿惠丟了一張紙條,讓她故意在課堂上向班淑提問,班淑答得亂七八糟。兩位博士忍無可忍,推門而入,將班淑一番訓斥。此事鬧到了太後那裏,班淑的身份遭到了質疑,此時寇蘭芝拿出了扶風郡守的手書,表明班淑根本不是她自己聲稱的那樣,她不是班固的女兒。班淑隻好說出實情,表示自己其實是班超的女兒。但是寇蘭芝在一旁煽風點火,太後並不相信她。因為這件事,班淑被押進大牢,受到了嚴刑拷打,但是她依舊不認罪,表示自己真的是班家的女兒。

班淑在獄中受盡折磨,衛英得知此事,前去問她到底真實的身份是什麽,班淑便將自己的情況全部告訴了衛英。衛英告訴她,她的姑姑班昭,也就是曹大家已經回宮了,如果她所言屬實,曹大家會來救她。不出幾日,班淑果然被帶到大殿上,曹大家一見到她,便認下了她。姑侄相認,太後便將班淑放了,班淑這才知道自己之前做的那些冒名頂替進宮的事情都是多此一舉。曹大家扶班淑出宮,被內學堂的女學生們看見了,之前那些說班淑是冒牌貨的謠言都不攻自破。班淑上了曹大家的馬車,被接回了班府。班淑與曹大家講了自己這些年來的經歷,曹大家為之動容。她要求班淑以後好好念書,班淑連聲答應。

明女官奉太後命令前去內學堂,告誡寇蘭芝不要再多生事端,寇蘭芝隻好從命。內學堂沒有了班淑,又恢復了原樣,亂作一團,就連姚女傅上課的時候都開始走神了。姚女傅每天都給霍恆送湯,霍恆慢慢喜歡上了她。班淑每天在家念書無聊,便去找衛英,結果衛英並不見她,班淑氣得不輕,扭頭就走。她路過一座橋,卻遇到班裏的學生阿綉要跳河自盡,她才落水,班淑趕緊也跳了下去,將她救了上來。班淑送她到家才得知,她被逼著嫁給一個已經六十多歲的白將軍,所以才想不開,要自盡。

第7集

班淑遇險 衛英相助

班淑回到家中,還在想著阿綉的事情,便問丫鬟,白將軍的上司鄧將軍的為人如何,並得知鄧將軍是個軍紀嚴正且是非分明的好官。次日,白將軍與鄧將軍等人去李侯爺家裏赴宴,班淑與阿陵扮成西域舞女上台表演。眾人興致正濃,班淑突然展開兩條橫幅,痛斥白將軍好色無恥。

白將軍惱羞成怒,正要讓人把班淑拉下去,這時阿陵突然在白將軍面前跪下,口口聲聲喊他爹。白將軍一頭霧水,阿陵便開始哭訴自己母親是個殺豬的女人,因為跟白將軍有了一段情,所以才沒繼續幹殺豬的買賣,引得眾多大人哄堂大笑。阿陵為了讓各位大人相信,拿出了一塊白將軍的玉佩,還說白將軍腰上有一顆黑痣。鄧騭也跟著起哄,讓白將軍把衣服脫下來看看。白將軍百口莫辯,這時班淑上前說白將軍要拋棄妻子,另娶高門淑女。白將軍見狀,立刻說沒有這回事。阿陵一聽,興奮不已,立刻出聲問是不是真的,結果她的女子身份暴露了,這件事就破功兒了。

班淑趕快帶著阿陵逃跑,兩人分頭行動。阿陵成功躲過了官兵的追捕,班淑卻被人認了出來。她一路狂奔,終于擺脫了官兵,趴在小巷子裏大喘氣。這時鄧騭出現了,給了她一壺水,班淑看也不看就接過喝下,正要道謝,卻看清眼前的人是鄧騭。鄧騭對班淑很感興趣,要將她搶回家去做小妾,卻被班淑打暈綁在地上,還在他臉上寫了好色二字,然後離開了。沒想到鄧騭的手下來得很快,鄧騭帶著人四處捉拿班淑,班淑被追得走投無路,在街上看見一輛馬車,立刻躲了進去。沒想到冤家路窄,馬車裏的人竟然是衛英。

班淑求衛英幫自己躲過一劫,衛英看她不順眼,不願意幫忙。這時鄧騭的叫聲遠遠傳來,衛英得知班淑是被鄧騭追趕,便改變了主意,把她攬進懷裏,蓋住她的臉,班淑一生氣,咬了他一口。衛英還沒來得及訓斥她,鄧騭便出現了。兩人在街上大打出手,鄧騭被衛英擊退,拂袖離去。

第8集

班淑重回內學堂

寇蘭芝得知鄧騭在城內四處張貼畫像,尋找一個西域舞女,但是並不知道這個舞女就是班淑。她在屋裏生悶氣,寇大人出現,對她一番安慰,寇蘭芝點頭稱是。

班淑在家練字,突然想起和衛英的事情,不由自主的傻笑起來。白將軍上江大人家興師問罪,江大人被白將軍大罵一番,阿陵立刻沖出去為自己父親說話。白將軍正在放狠話,這時鄧騭來了,白將軍大吃一驚。鄧騭將白將軍一番臭罵,讓他以後不準再找江家的麻煩,白將軍連連稱是,夾著尾巴跑了。白將軍走後,鄧騭將阿陵叫到亭子裏,要她告訴自己那天的那個舞女叫什麽名字,阿陵不想出賣班淑,便說她叫阿舒。鄧騭信以為真,便讓阿陵要是有阿舒的訊息就立刻告訴他。阿陵答應,並且表示自己從小就特別崇拜鄧騭,鄧騭鼓勵了她一番,滿意的走了。他走後,江大人和阿綉立刻追問她今天的事到底是怎麽回事。

阿陵說出實情,卻被阿綉一番責備,江大人讓她們不要再說了,明天準備好禮物去班家道謝,阿陵阿綉隻好從命。次日,阿陵阿綉去班淑家裏拜訪,向她提出可以找機會回宮繼續當女傅,班淑決定想想辦法。這時,班淑收到一封書信,得知班勇還沒有收到姑姑那封證明自己身份的信件,終于決定自己再進宮去找西域記,來證明自己的身份。

班淑進宮去求見太後,在宮門口等待之時,卻意外發現了寇蘭芝和鄧騭。她怕被鄧騭發現,隻好躲在暗處。寇蘭芝對鄧騭噓寒問暖,鄧騭並不領情,著急走了。他走後,班淑便走了出來,安慰了寇蘭芝一番。沒想到寇蘭芝卻認為班淑是在羞辱她,心生憤恨。班淑見到了太後,表示自己想重新進宮教書,卻言語不當得罪了太後。班淑不管不顧,據理力爭,以自己對教學的看法說服了太後,太後竟然同意了她的看法,批準了她擇日回宮。班淑回到內學堂,北鄉公主等人叫苦不迭。除此之外,班淑還開展了一系列教學革新,大部分人都很感興趣。

第9集

班淑試講山海經獲成功

班淑想去蘭台找書,卻被寇蘭芝收買的小太監以她不是女傅為由百般刁難,負氣離去。霍恆由于葯膳湯喝太多,上火流鼻血了,他卻騙姚女傅說自己是被她氣吐血了。姚女傅仔細觀察霍恆的情況,霍恆正想親她,卻被突然沖進來的班淑打斷了。班淑將不能進蘭台的事情告訴姚女傅,姚女傅告訴她這些規矩以前都沒人管,肯定是寇蘭芝在搞鬼。為了能重新進入蘭台,班淑決定重新努力當上女傅,便讓姚女傅教她讀書。

姚女傅教學嚴謹,對班淑實施魔鬼訓練,班淑不堪重負,在後院看書看睡著了。衛英路過,給她披上了自己的衣服。班淑醒來,姚女傅找來,告訴她衛英說她天資不佳,不該強行讀書。班淑為了證明自己,想試講一堂課,便去找寇蘭芝申請。寇蘭芝不同意,班淑跟她吵了起來。寇蘭芝惱羞成怒,答應了讓她試講,並要班淑發誓,如果次日留下來聽她上課的學生不足一半,她就要自己滾出內學堂,班淑一氣之下答應了。然而班淑授課經驗不足,姚女傅讓她講簡單的論語,她隻好答應了。她一個人在教室練習講課到深夜,衛英路過,告訴她可以講自己擅長的東西,這樣更吸引人,班淑茅塞頓開。

第二天試講時,班淑拿來了許多山海經的圖冊,決定給大家講山海經。才開講沒多久,甲班的阿岑等人就在寇蘭芝的授意下全部離開,乙班的劉灧也強行拉著聞喜公主等人走了。班淑心中黯然,還是決定把這堂課上完。聞喜公主被劉灧拉到外面,奮力掙脫了她,表示她喜歡聽班淑講課,而且自己的身份在劉灧之上,劉灧她沒資格管自己,然後便重新回了教室。許多女學生見狀,也陸陸續續的回去了。一堂課結束,留下來的學生超過了半數,寇蘭芝無計可施,隻好答應了班淑以後可以隨便在內學堂講課的要求。

姚女傅去給霍恆送湯,警告他不要得寸進尺,他的病肯定早就好了。霍恆趁她說話的時候突然親了她一下,姚女傅大驚失色,罵他是登徒浪子,狠狠打了他一頓,然後驚慌失措的回到了內學堂。

第10集

班淑鄧騭酒樓再會

衛英得知霍恆又被姚絹打了,便去探望他,順口問起他對姚絹的看法,霍恆滿不在乎的說隻是逗她玩而已。沒想到這一番話被門外的姚絹聽到了,姚絹扭頭就走。霍恆見勢不好,趕緊追了出去,姚絹將手裏的食盒砸到他身上,拂袖離去。

寇蘭芝上課時,班裏的女學生阿雙聽到班淑那邊講課很有趣,便走神了。寇蘭芝見狀不悅,罰她出去罰站。阿雙罰站時,她的好姐妹紛紛出來安慰她,她們對寇蘭芝一番冷嘲熱諷。暗處的寇蘭芝聽了,大怒,要跟班淑再比一場,誰輸了誰就滾出內學堂,班淑同意。

第二天,兩人約定好都講毛詩的第一章,關雎。寇蘭芝上課照本宣科,講的都是大道理,學生們興致缺缺。而班淑那邊卻帶來了活的雎鳩,引得女學生們興致高昂,許多寇蘭芝那邊的女學生都跑到了班淑那邊,導致寇蘭芝這邊沒剩下幾個學生。寇蘭芝見狀,抑鬱不已。這時,下課鈴響了,寇蘭芝不敵班淑,慘淡收場。她揮退了碧玉,一個人坐在教室哭了,拔下頭上的女傅專用玉櫛,丟出門外,卻被班淑接住了。班淑告訴寇蘭芝,自己並沒有想真的趕走她,這次的事情就算了。寇蘭芝假意與班淑和好,班淑高興的離開了。她前腳剛走,寇蘭芝就叫來了劉灧,對她一番訴苦。劉灧為寇蘭芝打抱不平,決定收拾班淑,為寇蘭芝出氣。

班淑回家路上,被一群凶徒圍攻,手邊除了一卷書外沒有別的防身工具,不敵匪徒。這時衛英出現了,幫她擊退了匪徒,卻發現她之前是用劉萱寫過的書在抵擋匪徒,並且還把書弄破了。他一怒之下大罵了班淑一頓,班淑哭著離開了。她一個人去酒樓喝酒,卻在酒樓偶遇鄧騭。鄧騭陪她喝酒聊天,又提起要娶她做小妾,班淑哭笑不得,又將鄧騭綁了起來,自己走了。鄧騭醒來,發現自己又被戲弄了,便在滿城張貼班淑的畫像,要找到她。而寇蘭芝看到城裏貼了鄧騭尋人的畫像,得知他在尋找一名舞姬,覺得自己作為未婚妻受到了羞辱。

衛英到姚女傅家,將今天這件事告訴了她。姚女傅勸解衛英不要對班淑過分苛刻,今天這件事班淑並沒有做錯。衛英自知理虧,向姚女傅表示自己會找時間跟班淑道歉。

第11集

寇蘭芝帶著鄧騭在全城張貼的畫像去他家裏,表示願意幫他一起尋找這個西域女子,同時又問起鄧騭何時娶她過門。鄧騭含糊其辭,寇蘭芝見狀,流淚不止,鄧騭無奈,隻能許諾年前娶她過門,寇蘭芝滿意離去。

衛英找到班淑,向她為以前的事情道歉,班淑大吃一驚,與他和好了。班淑拿著衛英送的一口酥準備回家,被阿陵阿綉攔住,阿陵認為衛英肯定對班淑有意思,班淑竊喜,裝作不信。班淑回到家,丫鬟佩環拿出一塊中山王府的令牌,告訴她是在那天遇襲的馬車上撿到的。她氣急,第二天到內學堂將劉灧一番訓斥,劉灧對班淑更加憤恨。下午,班淑帶著內學堂的女學生們一起去先皇後的陵園參拜,劉灧不肯穿麻履,結果她穿的絲履走路的時候磨破了,弄傷了腳底。大家參拜完先皇後的陵園,又回到了宮中。

班淑給大家安排了一個新的小組比賽,哪個小組先從宮門口走到內學堂,哪個小組就能獲得獎勵。相反的,如果誰最後一名走到,誰就要接受懲罰。女學生們在宮內奔跑,太後在高處見到這一幕,被熱鬧的氣氛所感染。劉灧因為鞋子破了走不快,腳底也磨破出血了。阿惠和聞喜公主等人怕受罰,先她一步走了,她隻好自己一個人慢慢往回走,體力不支,險些暈倒。這時,衛英路過,劉灧立刻將這件事告訴了衛英,還說要告訴中山王,讓中山王為她出氣。班淑在終點沒見到劉灧,便回去找她,恰好遇見她和衛英在一起。衛英擔心班淑和劉灧再起沖突,直接點了班淑的穴,強迫她跪倒在地,還將她的錢袋給了劉灧賠罪。劉灧走後,衛英解開了班淑的穴道,班淑一把將衛英推倒,拂袖離去。衛英舊傷復發,被霍恆帶走。

班淑由于沒有了錢袋,沒錢給家丁們發月錢,隻好帶著阿陵一起去鬥雞,贏了不少錢。萬萬沒想到,她們在鬥雞的地方遇到了鄧騭,鄧騭帶著她們一起玩,幾人有了新的情誼。

第12集

鄧騭得知衛英搶了班淑的錢袋,氣憤不已,要去找他算賬,被班淑攔住。鄧騭不依不饒,非要將自己的錢袋給班淑,班淑推脫不過,隻好收下了。酒樓的花魁阿月見狀,猜測鄧騭一定是喜歡上了班淑。鄧騭喝醉了,班淑正要帶著阿陵離開,阿月追了上來。告訴她,阿陵將她和衛英的事情告訴了自己,自己看得出來,衛英跟她吵架的事情其實是在幫她,不然劉灧肯定不會放過她。班淑茅塞頓開,決定去衛英家道歉。

班淑到了衛英家,得知衛英被她打得舊傷復發,臥病在床。她一時著急,立刻沖進衛英的房間,拉開他衣服就要看他到底傷在哪了。這時霍恆進來了,衛英尷尬不已,班淑自知上當,氣得要打霍恆。霍恆走後,衛英告誡班淑不能行事這麽無理。衛英無意間,發現班淑的手今天被他打傷了,向她道歉。鄧騭醒來後,發現班淑已經走了,鬱悶不已。

第二天,劉灧一瘸一拐的去上課,班淑好心扶她,還被她嘲諷了幾句。沒來得及多說,阿陵跑來將她拉到一邊,告訴她鄧騭早上來了,還送了她一隻鬥雞。聞喜公主看見這隻鬥雞,很是喜歡。上課時間到了,劉灧讓阿惠在班淑的課本裏放了一堆蟲子,準備看好戲。班淑開啟課本,見到蟲子大吃一驚,但是她卻沒發火。這時,班淑的鬥雞從外面飛進了教室,把蟲子全吃了。劉灧回到家裏,在中山王世子的面前說起這件事,被世子嘲笑。世子身邊的白將軍見風使舵,討好劉灧。劉灧想起白將軍與阿綉沒有結成親的事情,決定惡整阿綉等人一把。

劉灧派白將軍去四處傳播謠言,污蔑阿綉不守婦道,德行有虧。阿綉有苦說不出,在內學堂被貴女們嘲諷得抬不起頭。她回到家中,還被心上人宋誠懷疑羞辱,心如死灰。班淑得知此事,恨鐵不成鋼,到江綉家裏將她訓斥一番,然後要她振作起來,還將同學們托她帶的禮物給了江綉。說完這些,班淑扭頭就走。

第13集

江綉經過班淑的一番教導,若有所悟。她拿出同學們送給她的東西,被聞喜公主所送的一隻蟲蛹嚇了一跳。聞喜公主寫了一張字條放在盒子裏,江綉明白聞喜公主希望她能像這隻毛毛蟲一樣破繭成蝶,決定自己解決這一次的事情。

第二天,白將軍等人上朝,在北宮門口閒聊。鄧騭見到白將軍,上前對他一番嘲諷。白將軍尷尬不已,辯解稱是江綉詆毀他在先。這時,江綉出現了。她面對白將軍的污蔑,出言質問,自己到底何時詆毀過他,白將軍答不上來。江綉對天發誓,表示自己全家從來沒有接受過白將軍的婚約,這隻是白將軍單方面在強迫她們江家,白將軍不承認。宋誠見狀,上前拉住江綉,勸她不要再生事端,江綉並不理他。她怒斥白將軍卑鄙無恥且貪婪好色,隻是見過自己一面,便要強娶她進府。鄧騭聞言,為江綉作證,衛英也趕來為她叫好,並且在眾人面前說出白將軍派人收買黃門侍從,故意詆毀于江綉的事情。眾位大人見此一幕,紛紛對白將軍的行為嗤之以鼻,白將軍尷尬不已。

江綉向鄧騭借了一把劍,揮向自己,被宋誠攔下。她甩開宋誠,表示自己並不是要自盡。她在眾人面前,一一列數了宋誠前天在她家的所作所為,說他是個不忠不義無情之人,雖然兩人曾有婚姻之約,但是她就算孤獨終老,也不會再與宋誠再有情誼。江綉效仿古人割席斷義,與宋誠割袖斷情。語罷,她便揮劍割裂了自己的袖子,與宋誠一刀兩斷,眾大人拍手叫好。一位大夫見狀,表示江綉今天的行為實乃賢女所為,自己下了早朝便要去江家提親。

這件事就這樣告一段落,劉灧雖不解江綉為何突然個性轉變,卻也無可奈何。

第14集

班淑與衛英和姚女傅等人一起參加聚會,慶祝江綉成功找回了自我。結果衛英在與班淑賽馬的時候發生了意外,衛英失足墜馬,傷勢嚴重,可是由于兩人已經跑出太遠,周圍荒無人煙。班淑見衛英是因為陪自己騎馬才受傷的,心中慚愧不已,對衛英百般照顧,還找來了一輛牛車,拉車帶他回去。走了很長一段路,班淑體力不支,跌到在地。兩人雙雙躺在地上,班淑說說幹脆趁現在先休息一會兒,衛英答應。他們講起了過去的故事,班淑對衛英有了別樣的情愫。沒過多久,前來尋找他們的侍衛便趕來了,將他們帶了回去。

衛英的傷好後,約班淑吃飯,為這次的事情向她表示感謝,班淑卻很關心衛英的傷勢,依舊很是自責。衛英見狀,拿出了一隻漂亮的簪子送給了班淑,並且告訴她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人留下來的,班淑接過簪子,很是喜歡。她將這隻簪子帶回內學堂,被阿陵發現了,阿陵說衛英肯定是喜歡她,這個所謂的重要的人,一定是他娘。班淑聞言,心頭撞鹿,趕忙跑開了。她跑到姚女傅那裏,隱晦的問起遇到男子送釵這樣的事情該怎麽處理,姚女傅認為要給對方回禮才能表示心意。班淑左思右想,根據詩經所說,送給了衛英一袋花椒。

衛英收到這一袋花椒,百思不得其解,一旁的霍恆卻大笑不止,衛英這才明白班淑可能是誤會了。他再次約班淑吃飯,問班淑那根簪子是否還在,班淑趕忙將簪子拿了出來。衛英告訴班淑,這一支是簪子,多為長輩送給小輩的。而男女定情之物,應該是釵,簪和釵是不一樣的。班淑這才明白是自己誤會了,心中失落不已。她假裝要去洗臉,出去抹了一把眼淚,讓小廝告訴衛英自己有事先走,隨後便離開了。衛英回家途中,想起今天的事情,心中鬱鬱,隻好借酒澆愁。​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