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進喜 -中國石油工人的光輝典範

王進喜

王進喜(1923年10月8日-1970年11月15日),甘肅玉門人(祖籍陝西大荔),中國石油工人的代表,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戰士,中國共產黨員的優秀楷模,中華民族的英雄。他為祖國石油工業的發展和社會主義建設立下了功勛,在創造了巨大物質財富的同時,還給我們留下了精神財富——鐵人精神。

​2015年11月4日,甘肅玉門市鐵人王進喜紀念館內珍藏的一隻棕櫚箱被甘肅省文物鑒定委員會專家鑒定為國家一級文物。  

  • 中文名
    王進喜
  • 別名
    鐵人,十斤娃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甘肅省玉門縣赤金堡
  • 出生日期
    1923年10月8日
  • 逝世日期
    1970年11月15日
  • 信仰
    共產主義
  • 職業
    鑽井工人
  • 政治面貌
    中共黨員
  • 人物榮譽
    受到毛主席和周總理的親切接見

人物簡介

王進喜是玉門人的傑出代表,中國石油工人的光輝典範,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戰士,中國共產黨人的優秀楷模,中華民族的英雄。他為祖國石油工業的發展和社會主義建設立下了不朽的功勛,在創造了巨大物質財富的同時,還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鐵人精神。

王進喜王進喜

王進喜6歲靠討飯為生,10歲給地主放牛,15歲到玉門油礦做苦工,直到玉門油礦解放。1950年春,他成為新中國第一代鑽井工人,先後任司鑽、隊長等職,1956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58年9月,他帶領鑽井隊創造了當時月鑽井進尺的全國最高紀錄,榮獲“鋼鐵鑽井隊”稱號。1959年9月,王進喜被評為全國勞動模範,光榮出席了全國工交群英會。群英會期間,他得知東北發現了大油田,異常興奮,找到當時的石油部領導,積極要求參加石油大會戰。1960年3月,王進喜率隊從玉門到大慶參加石油大會戰,組織全隊職工用“人拉肩扛”的方法搬運和安裝鑽機,用“盆端桶提”的辦法運水保開鑽,不顧腿傷跳進泥漿池,用身體攪拌泥漿壓井噴,被譽為“鐵人”。 同年4月11日、4月29日,會戰指揮部先後兩次號召全體會戰職工向鐵人王進喜學習。王進喜先後任1205鑽井隊隊長、鑽井指揮部裝建大隊、鑽井二大隊大隊長、鑽井指揮部副指揮、大慶革委會副主任、中共大慶核心小組副組長等職務。1964年12月,出席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1969年4月,出席黨的“九大”並被選為中央委員,受到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總理的親切接見。1970年11月15日,患胃癌醫治無效逝世,年僅47歲。 鐵人精神是“愛國、創業、求實、奉獻”大慶精神的典型化體現和人格化濃縮,是中華民族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得到歷屆中央領導的充分肯定,深受社會各界的廣泛承認和高度評價。

“蘇聯有巴庫,中國有玉門;凡有石油處,就有玉門人”。

建國40周年之際,他與雷鋒、焦裕祿史來賀錢學森一起被中共中央組織部命名為“建國以來在民眾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共產黨員優秀代表”。世紀之交,他同孫中山魯迅、雷鋒、焦裕祿、李四光、毛澤東、鄧稼先、鄧小平、袁隆平一起被評為“百年中國十大人物”,寫入中華民族的光輝史冊。

個人履歷

1923年10月8日,王進喜出生于甘肅省玉門市赤金堡,乳名“十斤娃”。

王進喜王進喜

1950年春,玉門礦招工,王進喜通過考試成為新中國第一代鑽井工人。

1956年4月29日,王進喜加入中國共產黨。6月任貝烏五隊(1205隊前身)隊長。11月,在玉門油田試驗鑽機“整拖搬家”成功。

1958年9月,王進喜帶領全隊月鑽井進尺5009.3米,創當時全國最高紀錄。10月,榮獲石油工業部頒發的“鑽井衛星”紅旗。

1959年10月1日,王進喜參加建國十周年國慶觀禮,第一次見到毛主席。10月26日至11月8日,在北京參加全國工交“群英會”。

1960年3月15日,王進喜帶領1205隊(貝烏五隊)從玉門出發,赴大慶參加石油大會戰。3月25日,到達大慶薩爾圖火車站。4月2日,“人拉肩扛”安裝鑽機。4月9日到11日,大慶油田首次技術座談會號召向鐵人王進喜學習。4月14日,組織全隊破冰取水,薩55井開鑽。19日完鑽,用時5天零4小時,創造了新紀錄。4月29日,王進喜參加“五一”萬人誓師大會,喊出“寧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口號。7月1日,在油田萬人大會上,被樹立為“五面紅旗”之一。10月,被任命為鑽井指揮部裝建大隊大隊長。

1961年2月,王進喜調任鑽井指揮部生產二大隊大隊長。秋,在解放村建起大慶第一所國小。

1964年12月21日,王進喜出席全國三屆一次人代會。12月26日,參加毛主席71歲生日宴會,毛主席稱贊鐵人是“工業帶頭人”。

1965年4月,王進喜被中共大慶會戰工委任命為鑽井黨委常委、鑽井指揮部副指揮。7月24日,參加石油部政工會,首次提出“全國每人每年半噸油”的奮鬥目標。

1966年2月16日,王進喜參加全國工交工作會議和工交政工會議。同月,被國務院任命為大慶石油會戰指揮部副指揮。4月6日,被石油工業部授予“石油工業部五好標兵”。6月4日至7月25日,出訪阿爾巴尼亞。9月3日,帶領石油工業部報捷團赴京,向黨中央、國務院報捷。10月1日,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國慶觀禮。12月30日,去北京反映“文革”中大慶的情況。

1967年1月4日,王進喜在北京向周總理當面匯報大慶油田情勢。1月10日,回到大慶,積極傳達周總理指示精神,呼吁要堅持抓革命、促生產。3月初,受到批鬥。3月下旬,周總理在北京宣布王進喜在大會戰中立了大功,不準再批鬥。

1968年4月27日,王進喜被推選為鑽井革委會副主任。5月31日,被推選為大慶革委會副主任。

1969年2月,王進喜擔任大慶黨的核心小組副組長。4月,參加黨的“九大”,被推選為主席團成員,並被選為中央委員。

1970年3月18日,王進喜在北京向周總理匯報了大慶情況和油田生產存在的問題,周總理批示大慶要“恢復‘兩論’起家基本功”。4月,到玉門參加全國石油工作會議。4月19日,在解放軍301醫院被確診為胃癌晚期。10月1日,以中共中央委員身份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國慶檢閱。11月15日,在北京逝世,享年47歲。11月18日上午,大慶油田舉行隆重追悼大會。11月18日下午,在北京八寶山公墓舉行向王進喜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人物生平

不屈的童年

王進喜,1923年10月8日出生于甘肅省玉門市赤金堡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母親何佔信,父親王金堂。40歲得子的王金堂,看到出生的是一個男孩子,心裏非常高興。按照當地的習俗,父母把孩子和包孩子用的篩子放在秤上一稱整好十斤,于是就給孩子起名“十斤娃”。十斤娃名字聽起來非常雄壯,可身材瘦小。十斤娃長大後,按照王家的家譜往下排,起名王進喜,希望他歡歡喜喜去上學,學到本領後重整家業。

在災難深重的舊中國,王進喜受盡苦難。1929年,玉門遭受了百年不遇的災荒。為了活命,6歲的王進喜用一根棍子領著雙目失明的父親沿街乞討。

1932年,軍閥馬步芳要建羊毛廠,王金堂被強迫出勞役。9歲的王進喜讓父親坐在牛車上,趕車把羊毛送到百裏之外的酒泉。為了掙錢給父親治病,10歲的王進喜和幾個窮孩子一起到虎狼出沒、氣候變化無常的妖魔山給地主放牛。王家有幾畝地被區長以借為名長期霸佔。12歲的王進喜不畏強權,前去討要。雖然隻要回了幾丈白土布,卻是王進喜與惡勢力抗爭的一次勝利。14歲時,為了躲兵役,王進喜淘過金、挖過油。1938年,15歲的王進喜進舊玉門油礦當童工,年齡雖小,卻幹著和大人一樣的重活,還經常挨工頭的打罵,但他不甘屈辱,奮起反抗。王進喜常因反抗而受懲罰。師傅知道後,給他講駱駝“攢勁”的故事,告訴他要講究鬥爭方法,培養“耐力”。王進喜心中充滿了對自由生活的向往。正是這苦難的經歷和惡劣的生存環境,煉就了他剛毅堅韌、倔強不屈的性格。

赤誠報國

1949年9月25日,玉門解放。1950年春,王進喜通過考試成為新中國第一代鑽井工人。從1950年春招工到1953年秋,王進喜一直在老君廟鑽探大隊當鑽工,他勤快、能吃苦,各種雜活搶著幹。他說,黨把我們當主人,主人不能像長工那樣磨磨蹭蹭、被動地幹活。艱苦的鑽井生產實踐,鍛煉了他堅忍不拔的品格和大公無私的先進思想。1956年4月29日,王進喜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這是他人生旅途的一個裏程碑。入黨不久,王進喜擔任了貝烏5隊隊長,帶領貝烏5隊在石油工業部組織的以“優質快速鑽井”為中心的勞動競賽中,提出了“月上千,年上萬,祁連山上立標桿”的口號,創出了月進尺5009.3米的全國鑽井最高紀錄。10月,王進喜到新疆克拉瑪依參加石油工業部召開的現場會。餘秋裏部長、康世恩副部長把一面“鑽井衛星”紅旗頒發給他。貝烏5隊被命名為“鋼鐵鑽井隊”,王進喜被譽為“鑽井闖將”。

1959年9月,王進喜出席甘肅省勞模會,被選為建國10周年國慶觀禮代表和全國“工交群英會”代表。休會期間,王進喜參觀首都“十大建築”,路過沙灘時,看到行駛的公共汽車上背著“煤氣包”,才知道國家缺油,他感到一種莫大的恥辱,這位堅強的西北漢子,蹲在沙灘北大紅樓附近的街頭哭了起來。從此,這個“煤氣包”成為他為國分憂、為民族爭氣的思想動力之源。

艱苦創業

1960年2月,東北松遼石油大會戰打響。玉門闖將王進喜帶領1205鑽井隊于3月25日到達薩爾圖車站,下了火車,他一不問吃、二不問住,先問鑽機到了沒有、井位在哪裏、這裏的鑽井紀錄是多少,恨不得一拳頭砸出一口油井來,把“貧油落後”的帽子甩到太平洋裏去。面對極端困難和惡劣環境,會戰領導小組作出了學習毛主席《實踐論》和《矛盾論》的決定。王進喜組織1205隊職工認真學習“兩論”。通過學習,王進喜認識到:“這困難,那困難,國家缺油是最大困難;這矛盾,那矛盾,國家建設等油用是最主要矛盾。”1205隊的鑽機到了,沒有吊車和耕耘機,汽車也不足。王進喜帶領全隊工人用撬杠撬、滾杠滾、大繩拉的辦法,“人拉肩扛”把鑽機卸下來,運到薩55井井場,僅用4天時間,把40米高的井架豎立在茫茫荒原上。井架立起來後,沒有打井用的水,王進喜組織職工到附近的水泡子破冰取水,帶領大家用臉盆端、水桶挑,硬是靠人力端水50多噸,保證了按時開鑽。薩55井于4月19日勝利完鑽,進尺1200米,首創5天零4小時打一口中深井的紀錄。  

王進喜王進喜

1960年4月29日,1205鑽井隊準備往第二口井搬家時,王進喜右腿被砸傷,他在井場堅持工作。由于地層壓力太大,第二口井打到700米時發生了井噴。危急關頭,王進喜不顧腿傷,扔掉拐杖,帶頭跳進泥漿池,用身體攪拌泥漿,最終製服了井噴。房東趙大娘看到王進喜整天領著工人沒有白天黑夜的幹,飯做好了也不回來吃,感慨地說:“你們的王隊長可真是個鐵人哪!” 餘秋裏得知後,連聲稱贊大娘叫得好。在第一次油田技術座談會上,餘秋裏號召4萬會戰職工“學鐵人、做鐵人,為會戰立功,高速度、高水準拿下大油田!”

1960年4月29日,“五一”萬人誓師大會上,王進喜成為大會戰樹立的第一個典型,成為大會戰的一面旗幟。號召一出,群情振奮,戰區迅速掀起了“學鐵人、做鐵人,為會戰立功”的熱潮。

1960年7月1日,會戰指揮部召開慶祝建黨39周年和大會戰第一戰役總結大會,突出表彰了王進喜、馬德仁、段興枝、薛國邦、朱洪昌,他們被樹為大會戰的“五面紅旗”。一個鐵人前面走,千百個鐵人跟上來。大會戰出現了“前浪滾滾後浪涌,一旗高舉萬旗紅”的喜人局面!1960年,王進喜帶領1205鑽井隊連續創出了月“四開四完”、“五開五完”的好成績,到年底,共打井19口,完成進尺21258米,接連創造了6項高紀錄轟轟烈烈的石油大會戰很快取得了顯著成果。1960年6月1日,大慶油田首車原油外運。1960年底,大慶油田生產原油97萬噸。

科學求實

王進喜是吃苦耐勞的實幹家,也是科學求實的典範。在科技領域,他以“識字搬山”的意志克服意想不到的困難,刻苦學習,帶領工人們以創造性的勞動,創出一個又一個優異的成績。1961年2月,王進喜被任命為鑽井指揮部生產二大隊大隊長,負責管理分布在大荒原上的12個鑽井隊。他經常身背幹糧袋,騎著機車或步行,深入到各井場,調查研究,檢查工作,幫助基層解決各種實際問題。當了大隊長後,他深感沒文化開展工作困難,拜機關幹部為師,抓緊一切機會學文化。他說:“我認識一個字,就像搬掉一座山。我要翻山越嶺去見毛主席。”經過兩年多的時間,鐵人已經可以獨立地看報、讀檔案、學“毛選”,甚至可以列出簡單的發言提綱了。

王進喜王進喜

王進喜學習技術知識始終堅持學以致用。他說:“幹,才是馬列主義。不幹,半點馬列主義也沒有!”他帶領工人們不斷地從實際需要出發搞技術革新。為提高鑽井速度,他和工人改革遊動滑車。為打好高壓易噴井,他帶領工人研究改進泥漿泵。為提高鑽井質量,他和科技人員一起研製成功控製井斜的“填滿式鑽井法”。他還在多年的鑽井工作中摸索出一套高超的“鑽井絕技”,能根據井下聲音判斷鑽頭磨損情況。他對待工作嚴細認真,一絲不苟,經常向工人強調:“幹工作要為油田負責一輩子,要經得起子孫萬代的檢查”。

1961年春,部分井隊為了追求速度,產生了忽視質量的苗頭,連鐵人帶過的1205隊也打斜了一口井。為了扭轉這種情況,4月19日,油田召開千人大會,對鑽井質量問題提出嚴肅批評,這個日子被人們稱為“難忘的四一九”。事後,已擔任大隊長的王進喜帶頭背水泥,把超過規定斜度的井填掉了。他說:“我們要讓後人知道,我們填掉的不光是一口井,還填掉了低水準、老毛病和壞作風”。

1961年2月,王進喜被任命為鑽井指揮部生產二大隊大隊長,負責管理分布在大荒原上的12個鑽井隊。他經常身背幹糧袋,騎著機車或步行,深入到各井場,調查研究,檢查工作,幫助基層解決各種實際問題。當了大隊長後,他深感沒文化開展工作困難,拜機關幹部為師,抓緊一切機會學文化。他說:“我認識一個字,就像搬掉一座山。我要翻山越嶺去見毛主席。”經過兩年多的時間,鐵人已經可以獨立地看報、讀檔案、學“毛選”,甚至可以列出簡單的發言提綱了。

王進喜學習技術知識始終堅持學以致用。他說:“幹,才是馬列主義。不幹,半點馬列主義也沒有!”他帶領工人們不斷地從實際需要出發搞技術革新。為提高鑽井速度,他和工人改革遊動滑車。為打好高壓易噴井,他帶領工人研究改進泥漿泵。為提高鑽井質量,他和科技人員一起研製成功控製井斜的“填滿式鑽井法”。他還在多年的鑽井工作中摸索出一套高超的“鑽井絕技”,能根據井下聲音判斷鑽頭磨損情況。他對待工作嚴細認真,一絲不苟,經常向工人強調:“幹工作要為油田負責一輩子,要經得起子孫萬代的檢查”。1961年春,部分井隊為了追求速度,產生了忽視質量的苗頭,連鐵人帶過的1205隊也打斜了一口井。為了扭轉這種情況,4月19日,油田召開千人大會,對鑽井質量問題提出嚴肅批評,這個日子被人們稱為“難忘的四一九”。事後,已擔任大隊長的王進喜帶頭背水泥,把超過規定斜度的井填掉了。他說:“我們要讓後人知道,我們填掉的不光是一口井,還填掉了低水準、老毛病和壞作風”。

無悔奉獻

1964年年底,他當選第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出席大會並代表工人做了《用革命精神建好油田》的發言,受到與會代表的熱烈歡迎。從北京回來後,他依然保持謙虛謹慎的習慣,說,我是個普通工人,沒啥本事,就是為國家打了幾口井。一切成績和榮譽,都是黨和人民的,我自己的小本本上隻能記差距。他一邊參加勞動一邊聽取民眾意見,解決工人的實際問題,成為大家的知心朋友。他看到天冷時工服不保暖,工人挨凍,就到縫補廠建議把棉工褲後腰加高加厚,給工人做皮背心和皮護膝。鑽井生產、生活特別是住房、吃糧面臨困難時,他利用工餘時間帶領職工和家屬開荒種地,燒磚、割葦,蓋“幹打壘”住房,讓工人和家屬“吃飽肚子去會戰”,“回來有個窩”。大隊駐地離市鎮比較遠,工人和家屬買糧、郵信、看病都不方便,他又帶領職工家屬想方設法辦起了商店、糧店、郵局、豆腐坊、衛生所等,建起了設施比較齊全的生活基地。鑽工子女沒處上學,整天在荒原上玩耍,他帶領人們在大隊機關附近支起一頂帳篷,建起了大隊級第一所國小——帳篷國小。後來,人們為了紀念王進喜,把這所國小命名為“鐵人國小”。他到阿爾巴尼亞訪問期間,還惦記著鑽工們的困難,利用補助的一點外匯特意買了兩個“熱得快”,帶回來給職工燒開水、熬中葯。鑽工陳國安病了,在大慶治不好,他利用開會機會把他送到省城醫院治療。生產骨幹張啓剛因工犧牲後,他和1205隊的職工經常給他的老母親寄錢和糧票,一直供養到老。

鐵人王進喜對自己和家人要求非常嚴格。鐵人家是個大家庭,全家10口人,弟妹子女還要上學。為了維持全家生計,王進喜叫老母親管賬,精打細算過日子。會戰工委和各級黨組織都想盡辦法對困難職工給予補助,像王進喜這樣的情況可以享受每月30元的“長期補助”,但王進喜自己從來不花,他把這些錢都補助給困難職工了。大隊派人給他家送去豬肉和面粉,他都一律拒收。工人們想把他家鋪炕用的葦草換成席子,他老母親也不讓。鐵人患有嚴重的關節炎,上級為照顧他,給他配了一台威力斯吉普車。王進喜自己很少坐,就用它來給井隊送料、送糧、送菜,拉職工看病,完全成了公用車。可老母親病了,是鐵人的大兒子用腳踏車推著去衛生所。與他的愛人同期來油田的家屬多數已轉成正式職工,他的愛人卻一直是家屬,在隊裏燒鍋爐、喂豬。他甘當黨和人民的“老黃牛”,為我們樹立了廉潔奉公、無私奉獻的公僕形象。

鞠躬盡瘁

1965年4月,王進喜被任命為鑽井指揮部副指揮。1965年7月,在石油工業部

鐵人王進喜鐵人王進喜

第二次政工會上,王進喜應邀作了報告,他在發言中首次提出了:“要讓我們國家省省有油田,管線連成網,全國每人每年平均半噸油”的奮鬥目標。“文革”開始後,大慶油田生產受到嚴重幹擾和破壞。1966年12月31日,王進喜毅然到北京向周總理匯報大慶油田生產的嚴峻情勢。返回大慶後,他走遍油田,貫徹總理的指示精神,大聲疾呼“大慶生產一天也不能停”。一些人羅織罪名,對他進行殘酷迫害。他說,想讓我承認大慶紅旗是黑的,那是痴心妄想,刀架脖子我也不承認!在周總理的謀劃下,繼鞍鋼之後,大慶實行了軍管。周總理指示軍管會把王進喜送到基層連隊保護起來。

1968年5月,大慶革命委員會成立,王進喜被推選為大慶革委會副主任。1969年2月,中共大慶黨的核心小組成立,王進喜擔任副組長。1969年4月,黨的“九大”在北京召開。王進喜作為大慶的代表出席了這次大會,並當選中央委員,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見。“文革”期間,大慶油田出現了地層壓力下降、原油產量下降,原油含水上升的“兩降一升”嚴峻情勢,王進喜焦急萬分。在油田呼吁得不到支持的情況下,就到北京向燃化部和國務院匯報。周總理在《當前大慶油田主要情況報告》上批示,“大慶要“恢復‘兩論’起家基本功”。油田生產被動局面逐步得到扭轉。為了把散落在草原上的物資器材回收回來,王進喜于1969年7月,集中30多人,成立了廢舊物資回收隊,帶領工人們風裏雨裏,為國家回收散失的廢舊物資。形成了今天仍被我們頌揚的“回收隊精神”。

1970年春節前,王進喜受周總理委托,到江漢油田慰問,並做了大量的解放幹部、穩定隊伍的工作。1970年4月5日,全國石油工作會議在玉門召開。王進喜作為特邀代表參加大會。他在會上大聲疾呼要恢復光榮傳統,充滿信心地提出“大慶產量要上四千萬噸,全國產油一億噸”等一系列遠大的奮鬥目標,引起與會者的強烈反響。玉門會議期間,王進喜胃病發作。後經解放軍301醫院檢查確診為胃癌晚期。病中的鐵人心裏想的仍然是油田生產建設和廣大職工家屬。得知油田生產不穩定,他想還是因為主要幹部解放不出來。叫警衛員方廷振代筆寫信給大慶當權者,叫他們趕快解放宋振明。聽說家屬基地有臭蟲,他托人買來敵敵畏,讓來看望他的人帶回大慶。

1970年10月1日,王進喜抱病參加國慶觀禮,以中共中央委員身份檢閱遊行隊伍。國慶節剛過,鐵人的病情急劇惡化。臨終前,他用顫抖的手取出一個小紙包,交給守候在床前的一位領導同志。開啟紙包,裏面是他住院以來組織給他的補助款和一張記賬單,一筆一筆記得清清楚楚,一分也沒有動。王進喜說:“這筆錢,請把它花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我不困難。”在場的人無不為之動容,流下了感動的淚水。臨終前,弟弟王進邦守候在病榻邊,王進喜手拿300元錢交給他,強忍劇痛,斷斷續續地說:“看情況,我可能看不到咱媽了,媽這一輩子很苦,你就多替我盡孝道吧”。

1970年11月15日23時42分,王進喜同志因醫治無效不幸病逝,享年47歲。18日,在北京八寶山革命烈士公墓舉行了向王進喜同志告別儀式。黨和國家領導人李先念等以及中組部、石油工業部、黑龍江省的領導,大慶油田、玉門油田的幹部、民眾來向鐵人告別。王進喜的骨灰被安放在北京八寶山革命烈士公墓。新聞媒體紛紛報道了鐵人王進喜逝世的訊息和他的英雄事跡。1972年1月27日,《人民日報》在顯著位置刊發了長篇通訊《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戰士——鐵人王進喜》,高度評價了王進喜偉大的一生。大慶油田做出了“向鐵人王進喜同志學習的決定”。學習鐵人精神,繼承鐵人遺志,大慶人決心把他未竟的事業進行到底!

外界評價

王進喜是吃苦耐勞的實幹家,也是科學求實的典範。在科技領域,他以“識字搬山”的意志克服意想不到的困難,刻苦學習,帶領工人們以創造性的勞動,創出一個又一個優異的成績。

王進喜,甘肅玉門人(祖籍陝西大荔),中國石油工人的代表。他為中國石油工業的發展和社會主義建設立下了功勛,在創造了巨大物質財富的同時,還留下了精神財富——鐵人精神。

鐵人精神

鐵人精神內涵豐富,主要包括:“為國分憂、為民族爭氣”的王進喜愛國主義精神;“寧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忘我拼搏精神;“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的艱苦奮鬥精神;“幹工作要經得起子孫萬代檢查”“為革命練一身硬功夫、真本事”的科學求實精神;“甘願為黨和人民當一輩子老黃牛”,埋頭苦幹的奉獻精神等。鐵人精神無論在過去、現在和將來都有著不朽的價值和永恆的生命力。社會學家艾君認為,“鐵人”的本質盡管是一個先進人物的代表,但他體現著一種精神,也就是我們傳誦的“鐵人精神”。他認為,“鐵人精神”是一面旗幟,凝聚著工人階級的樸素情感。“鐵人精神”是一種力量,凸顯了一種堅韌不拔創業的勇氣。“鐵人精神”是一種標志,凝縮著一個民族不畏困難的民族氣概。

勞動節勞模代表王進喜勞動節勞模代表王進喜

具體表現:

1)玉門精神,大慶精神;

2)為國爭光、為民族爭氣的愛國主義精神;

3)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艱苦創業精神;

4)講求科學、“三老四嚴”的求實精神;

5)胸懷全局、為國分憂的奉獻精神;

6)鐵人精神:推進企業發展的不竭動力

紀念珍藏

2015年11月4日,甘肅玉門市鐵人王進喜紀念館內珍藏的一隻棕櫚箱被甘肅省文物鑒定委員會專家鑒定為國家一級文物。

該箱箱體正前方編有“王進喜1965”等字樣及花紋,系1965年周恩來總理提議並批準王進喜作為中國石油代表團成員應邀出訪阿爾巴尼亞行前專門訂製,後由鐵人的親屬無償捐贈給紀念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