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興芳

王興芳

王興芳,1911年生,山東濰縣人。1939年參加八路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班長排長、連長、營長、團參謀長、團長等職。參加過解放兗州、濟南、淮海、渡江、上海福州戰役,屢立戰功,是英雄的"濟南二團"團長1949年10月15日在解放廈門作戰中英勇犧牲,時年38歲。

  • 中文名稱
    王興芳
  • 出生日期
    (1911
  • 性別
  • 出生地
    濰坊市濰城區於河鎮流飯橋村
  • 民族
    漢族
  • 國籍
    中國
  • 逝世日期
    1949.10.15

人物生平

王興芳(1911-1949.10.15) 濰坊市濰城區於河鎮流飯橋村人。1939年2月參加八路軍,同年9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團參謀長、團長等職。他工作積極,英勇善戰,立過多次戰功。負傷12次,是二等甲級殘廢軍人。王興芳參加過臨朐戰役濰縣戰役、濟南戰役、淮海戰役、渡江戰役等多次戰役,解放了兗州、濟南、上海、福州等城市,屢建戰功。濟南戰役後,任為109團團長。他所在的團榮獲"解放濟南先進團"稱號。1949年10月15日解放廈門時,在登入鼓浪嶼戰鬥中,該團為先遣部隊,率領部隊在鼓浪嶼旗尾山登入,他在戰鬥中被炮火擊中不幸犧牲。現安葬在英雄山南麓。

人物事跡

1937年,盧溝橋事變後,王興芳懷著強烈的抗日願望,曾一度參加了當地的國民黨軍隊。由於蔣介石執行片面抗戰的路線,王興芳又毅然離開了國民黨隊伍,重新回到碼頭工人中間。1939年2月,他率領130多名碼頭工人參加了八路軍山東縱隊第五支隊第十三團。同年9月,王興芳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不久升任排長。1940年9月,部隊在萊陽城北與日偽軍的激戰中,王興芳所在連傷亡很大,連長犧牲,副連長負傷。在緊急關頭,王興芳挺身而出,指揮全連與數量上占絕對優勢的敵人進行了七次衝殺,終於打敗了敵人。在戰場上,王興芳被提升為副連長。後又升任為膠東軍區第五旅第二十團第五連連長、第二營營長。

北海軍區為了加強和發展地方武裝力量,根據山東軍區頒布的訓令,決定抽調一批有經驗的幹部到縣區加強地方武裝的領導。1942年10月,王興芳被派到招遠縣任縣大隊副大隊長。縣行署主任董華良兼任大隊長,日常軍事工作由王興芳主持。

在1942年至1945年的三年中,王興芳參加和指揮大小戰鬥60餘次,為招遠縣地方武裝創立和抗日根據地的建設做出了貢獻,自己也多次負傷。1945年2月,根據八路軍北海軍分區的命令,招遠縣大隊在柳杭村改編為縣獨立營,王興芳任營長。

1946年6月,膠東軍區北海軍分區獨立團在山東中部偏北的黃縣張家口宣告成立,王興芳調任團參謀處長。

1947年4月,北海軍分區獨立團改編為膠東軍區第六師第十七團,王興芳任參謀長。

1947年8月,膠東軍區第五、第六、第七師組建為華東野戰軍第十三縱隊,司令員周志堅,政治委員廖海光,副政治委員兼政治部主任陳華堂,參謀長黎有章。王興芳所在的膠東軍區新編第六師第十七團改編為第十三縱隊第三十八師第一一三團,王興芳任副團長。王興芳和團其他領導人一起率領一一三團先後參加了膠東保衛戰、兗州戰役和著名的濟南戰役。濟南戰役結束時,王興芳被調到中央軍委剛命名為"濟南第二團"的步兵第三十七師第一○九團任代理團長,翌年7月任團長。10月23日,王興芳所在的一○九團接到參加淮海戰役的進軍命令。11月底奉命隨縱隊南下攻殲靈璧敵軍。

靈璧城守敵為國民黨第十二軍第二三八師和一個新兵團,共5000餘人。該敵在我江淮軍區部隊包圍下,被迫將大部分兵力收縮於城內,企圖憑堅固的高城和兩米多深的護城河固守。縱隊決心以第三十七師擔任主攻,師部署一○九團在左,第一一一團在右,從城西門兩側並肩突擊。王興芳帶領營、連幹部逼近城垣,選擇突破口,作出具體戰鬥部署。11月24日17時,第一○九團在強大炮火的掩護下,向西門發起猛烈攻擊。第三連迅速掃清障礙,並架好浮橋。當第一連進至護城河邊時,浮橋脫節倒塌。戰士們冒著敵人密集的火力,不顧寒冷,涉水爆破成功。一班在戰鬥模範隋傳基的帶領下首先登上城頭,連續攻下突破口左右兩側地堡。入城後,第一營遭敵火力封鎖,傷亡較大。營教導員、戰鬥英雄黃相和組織全營投入巷戰,同敵人反覆爭奪。第二、第三營隨即投入了縱深戰鬥。此時,在第一○九團右側攻擊的第一一一團和擔任西門左側主攻的第一一五團幾次架橋未成,師長高銳命令他們從第一○九團突破口進城,加入戰鬥。午夜,縱隊已有四個多團突入城內,按預定計畫將敵人分割成數塊,逐個圍殲。次日上午8時,全殲靈璧守敵。戰後,第一連第一班被上級授予"登城第一班"的榮譽稱號。

靈璧戰鬥後,王興芳指揮第一○九團參加了追擊李延年、劉汝明兵團和配合圍殲黃維兵團的作戰。12月初,奉命配合兄弟部隊總攻安徽省濉溪縣東之雙堆集,任務是占領五孔橋敵集團堡群。15日16時30分發起攻擊,第二營於18時占領了河對岸敵兩個地堡,打退敵數次反撲,21時占領五孔橋,鞏固了既得陣地。敵第十八軍軍長楊伯濤在一輛坦克掩護下,率殘部向三十七師指揮所中周莊方向突圍時,被第一○九團截殲。王興芳指揮第三營擊毀敵坦克一輛,生俘敵第十八軍軍長楊伯濤。

1949年2月,人民解放軍實行全國統一編制,華野第十三縱隊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十一軍,隸屬於第三野戰軍第十兵團,王興芳所在的第三十七師第一○九團改編為第九十一師第二七一團,仍由王興芳和張志勇分別任團長和政治委員。改編是與進行渡江戰役準備工作同步進行的。部隊貫徹華野前委賈汪會議精神,普遍學習了第三野戰軍政治部頒發的《約法八章》、《入城守則》等新區政策,深入進行政策紀律教育。步兵第二七一團是教育抓得最好的單位之一。曾專門召開黨員代表大會,作出關於保證圓滿完成渡江南進戰鬥任務的決議,保持和發揚"濟南第二團"的榮譽。由於有了充分的思想準備和技術準備,王興芳所帶的這個團,在渡江追擊、戰上海、進軍福建、參加福州戰役和漳廈戰役中士氣高昂,動作勇猛,作風優良,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在渡江戰役中,第二七一團在江蘇省靖江天生港至老莊頭一線上船,於江陰以東石牌港、白沙港一線上岸。王興芳指揮剛渡過去的兩個營,逼近江陰縣城東關。當發現敵人棄城出逃時,立即組織追殲,截獲物資十餘船,俘敵百餘人。

在5月的上海戰役中,第三十一軍歸第九兵團指揮,任務是會同第三十軍向浦東地區進攻。此役,王興芳率第二七一團由高浦鎮西北實施主攻。1949年5月15日13時,這個團由柘林、舊金城沿奉賢、橋頭鎮冒雨急行軍百餘里,奔襲周浦。16日2時,占領橋頭鎮(題字街)後,他以一部主力搶占了天福庵東站,又於蔡家宅殲敵一部,主力直插周浦鎮以北,斷敵向西和向北之通路。後又率一部兵力進至鎮西北張家宅,全殲反撲之敵300餘人。周浦鎮戰鬥,俘敵海防支隊司令耿子仁、參謀長謝元良、保全第二旅旅長孫元惠以下2880餘人,王興芳團起了重要作用。第三十一軍軍史記載:"周浦鎮戰鬥,步兵第二七一團神速隱蔽前進,迂迴到敵側後,乘拂曉朦朧之際打敵措手不及,一舉突破成功,創造了奔襲戰的好戰例。"

周浦鎮戰鬥後,王興芳又指揮所部打了一個漂亮的攻殲高橋鎮的戰鬥,切斷了敵人的海上退路,迫敵1100餘人繳械投降。

第十兵團於1949年8月16日發起福州戰役,殲敵五萬餘人。第二七一團打得很漂亮。該團的任務是,在師編成內奪取閩安鎮和福州市外港馬尾。8月15日,王興芳指揮第二七一團協同第二七二團擔任主攻團,向閩安鎮守敵第二十三師第六十九團發起攻擊。第三營第七連於3時40分向高山寨守敵發起攻擊,團主力隨後向閩安鎮壓縮。8時結束戰鬥,俘敵500餘人。得手後,迅即向馬尾鎮發起攻擊。王興芳率部占領了馬尾以北高地,爾後沿七星堆、南山洲、西樓、中虎山向馬尾攻擊前進。途中截獲上山送飯之敵20餘人,審訊後得悉敵之兵力火力部署,即以第三連攻占三二○高地,團主力抵近馬尾。第三營截殲正在登船的敵兩個連,繳獲山炮兩門,汽車20餘輛。王興芳指揮部隊,利用夜暗,翻山越嶺,突然出現在馬尾近郊,使敵措手不及,迅速被殲。被俘的敵青年軍第六○三團和第九五三團的俘虜供稱:戰鬥打響時,我們還認為自己的部隊搞演習。等到清醒過來,已當了俘虜。

福州戰役勝利後,第十兵團為全殲廈門守敵,解放全福建,決心發起漳(州)廈(門)戰役。

蔣介石妄圖繼續據守廈門等近海島嶼,曾於1949年7月22日親臨廈門,在鼓浪嶼召開緊急軍事會議進行部署。漳、廈守敵以國民黨第八兵團之第五十五軍為骨幹,加上第六十八、第九十六軍殘部共三萬餘人,其中以第二十九師兩個團(5000餘人)守鼓浪嶼。

9月25日,解放軍第二十九、第三十一軍已完成了對廈門島的三麵包圍。根據兵團首長決定,第三十一軍奉命由鼓浪嶼至石湖山地段登入突破,首先攻占鼓浪嶼、石湖山,而後會同第二十九軍攻占廈門島。攻克鼓浪嶼關係到戰役的全局。為了打好這一仗。軍長周志堅把任務交給了英勇善戰的"濟南第二團"。步兵第九十一師在作部署時,將部隊編成三個梯隊,第二七一團加強第二七二團的一個營和第二七七團為攻擊鼓浪嶼的第一梯隊,由鼓浪嶼西側造船廠和西南突出部實施登入突破,首先攻占日光岩,爾後分割圍殲殘敵。王興芳和張志勇抓住紀念"濟南第二團"命名一周年活動機會,對部隊深入動員,以將五星紅旗插上鼓浪嶼和廈門島的實際行動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為口號,把士氣鼓得很足。他們還多次組織幹部抵近偵察,研究敵情。發現鼓浪嶼四周多是礁石峭壁,能登入的地段很少,在容易登入的地段敵人設定了電網,並以汽油桶築有15丈高的圍牆,每個突出部構築了鋼筋水泥地堡,形成了環形防禦體系。經過反覆研究和準備,團決定以第一營、第三營擔任團第一梯隊,第二營與第二七二團第二營為第二梯隊,沿鼓浪嶼西南第二突出部登入突破,直插日光岩。

1949年10月15日這天,鼓浪嶼顯得異常寧靜。太陽剛剛落山,遼闊的海面漸漸地蒙上一層灰色的帷幔。"叭、叭、叭"三顆紅色信號彈凌空而起。頓時,解放軍上百門火炮齊聲怒吼,炮彈呼嘯飛向鼓浪嶼。頃刻間,濃煙吞沒了全島。

"一營、三營起渡!"王興芳站在船舷上,沉著地下達命令。十多艘機器拖輪,每艘牽引著五六隻木船,一列緊挨一列,頂風劈浪,向九龍江口駛去。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船剛出九龍江口,突然颳起了東北風。由於逆風行駛,船隊不能按時到達集結水域。船隊在航行中幾次拉斷繩索,離散的船隻只好提前張帆。

風越刮越大。幾十艘帆船傾斜著,向東南方向漂去。敵人的炮彈如暴雨般傾瀉。船隊隊形被全部打亂,船與船之間失去了聯繫,有的船失去控制,偏離了方向。第三連在汽船牽引下,向登入點開進。當距敵岸60米的時候,遭敵火力猛烈襲擊。第二排的船被敵人的炮彈擊中,全船人員大部犧牲,剩餘人員在副排長的帶領下,冒著敵人密集的火力登上被擊破的木船,用手划水,頑強地向灘頭猛衝,最後全部犧牲。第三連第一排、第三排和第二連第一排分別登入,克服敵數道障礙向縱深突擊,最終因彈藥耗盡,大部犧牲。

團指揮所率九連啟渡後,由於迷失了方向而返回海滄。擔任第二梯隊的第二營和第二七二團第二營,因無機器船牽引,風大浪急,中途被風吹回。團長王興芳親率特兵隊和特務連所乘的帆船逆風疾進,王興芳站在船頭上,十分著急:預備隊上不來,等於戰鬥失去了後勁,第一梯隊就要付出更高的代價。這些情況是他在陸地作戰中從未碰到過的。但他仍然率船於16日2時50分抵達灘頭附近。在離敵岸不遠處,船被敵炮彈擊中,三名船工犧牲,王興芳頭部負重傷。鮮血流到臉頰。海水順著船洞口嘩嘩地向上直冒,情況十分危急!王興芳忍著劇痛,指揮大家在鼓浪嶼旗尾山東側懸崖峭壁的火網內強行登入,與敵展開激戰,雖殲敵一部,但登島部隊大部傷亡。王興芳在戰鬥中又多處中彈,運回海滄後,搶救無效,光榮犧牲。王興芳把自己的最後一滴血獻給了廈門人民,獻給了偉大的新中國。

廈門人民為了紀念王興芳和為解放廈門而英勇獻身的1000多名烈士,將鼓浪嶼旗尾山命名為英雄山。當廈門人民為鄭成功塑像建館的時候,也為王興芳修墓立碑。那墓碑的碑文寫著:"烈宿同歸,億萬年長",其意深,其味長。它標誌著王興芳與著名英雄鄭成功一起流芳千古,永遠活在廈門人民的心中。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