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義夫

王義夫

王義夫(1960年12月4日-),遼寧遼陽人,中國射擊運動員,1978年初進入省隊,1979年入選國家隊。從1984年開始到2004年連續6次參加奧運會,1992年,在巴塞羅那奧運會上,王義夫在男子10米氣手槍奪得人生中的第一枚奧運金牌。1992年西班牙巴塞羅那第二十五屆奧運會、2004年希臘雅典第二十八屆奧運會分別獲得男子氣手槍冠軍。現任中國國家射擊隊副領隊、總教練兼運動員。

慕尼黑時間2014年12月3日,王義夫在慕尼黑召開的國際射擊運動聯合會大會上,當選國際射聯副主席。

  • 中文名稱
    王義夫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沈陽
  • 出生日期
    1960年12月4日
  • 畢業院校
    清華大學
  • 身高
    1.81米
  • 體重
    85kg
  • 運動項目
    射擊隊隊員
  • 愛好
    音樂

成長經歷

王義夫王義夫

王義夫喜歡射擊就是從12歲擁有一把鳥槍開始的,那是他父親送給他的禮物。從此便與射擊結下了不解之緣。

六次出征奧運,24年痴心不改,王義夫的執著讓人不由肅然起敬。

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王義夫初出茅廬,當許海峰為中國摘得奧運首金的時候,獲得銅牌的他還幾乎不為人知。

1988年漢城奧運會中國體育代表團成績欠佳,王義夫也沒有取得突出的成績。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上,王義夫終于依靠自己辛勤的汗水、十年如一日的堅持,奪得了1金1銀的優異成績。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王義夫帶病參賽,在以較大優勢領先的情況下,因病情發作最後一槍僅打出6.5環,最終以0.1環的微弱差距痛失冠軍,留下了深深的遺憾。2000年雪梨奧運會,王義夫第五次出征奧運會,卻再次與金牌擦肩而過,獲得了一枚銀牌。2004年,天道酬勤,王義夫終于取得了自己奧運征程上的第二塊金牌。

雅典奧運會上:在射擊項目10米氣手槍的比賽中,最後一槍,王義夫穩穩舉槍,子彈出膛。冠軍,冠軍到手了,在資格賽落後一環的情況下,王義夫在決賽中以0.2環的優勢反超對手,再度奪得奧運會金牌,在愛琴海畔創造了一個屬于中國人的神話。

這是怎樣的24年啊,從風華正茂的青年到成熟穩重的中年,王義夫獻給射擊的,是自己整個的青春。

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後,王義夫患了靜脈血管萎縮,這種病使王義夫大腦供血的血管隻有正常人的三分之一粗。腦部供血嚴重不足的王義夫經常出現頭暈、迷糊的症狀,而且一旦變換環境休息不好的話,就會發燒、臉腫。8年前坐著輪椅前往亞特蘭大、昏倒在賽場的那一幕,隻是他12年來一直與病痛做鬥爭的一個片段。其實這位六朝“老槍”長期受著頭暈、肩痛、腰痛的折磨。舉槍、瞄準、射擊的動作日復一日地重復,就算普通射擊運動員,脖子、腰、手臂都全是毛病,何況王義夫腦部還嚴重供血不足。王義夫75歲的母親劉國珍說到自己兒子的病痛,眼圈裏不禁噙著淚水,她說:“兒子身體不好總發燒,但由于血管堵塞,點滴打不到10分鍾,手就腫起來了,那不是常人能遭的罪呀!”

其實最艱難的還是在雅典,王義夫除了要克服身體衰老、精力不濟以及強手如雲等困難之外,還要和自己的“老眼昏花”進行鬥爭,“瞄準的時間一長,我的眼睛就容易模糊,隻能稍微停一下,然後再次瞄準。”不過,“老槍”的經驗是無敵的,“獲得亞軍的俄羅斯選手技術很高,但我比他整整大8歲,而他隻參加過一屆奧運會。”

王義夫說:“別人認為我在奧運會拿亞軍就算失敗,對我來說是有點苛刻,不過我都已經習慣了,因為這是老百姓對我的認可!”

雅典歸來,王義夫有了新的角色:中國射擊隊總教練。當上總教練的王義夫比以往要忙上幾倍,射擊場裏,經常可以見到他忙碌的身影。 揪心之後是歡欣

王義夫王義夫

金牌也有親人的一半!昨天,不管是杜麗還是王義夫,他們安心在前方拼搏奪金,後方的親人是他們堅實後盾,在山東淄博沂源,在遼寧千山,兩家人的心髒都隨著自己的孩子一起跳動,從揪心到歡欣,他們走過了相同的心路歷程。

王義夫母親九次看手表 雖然王義夫已經是第六次參加奧運會,並且已經取得了1金3銀1銅的優異成績,但他的父母對于他仍然十分牽掛。6時55分,王義夫83歲的父親王員愫和75歲的母親就一起圍坐在電視機旁,等待兒子比賽時刻的到來。6時58分,電視畫面中出現了王義夫在資格賽中名列第二的字幕,王義夫的母親趕忙拿起手表,看距離比賽還有多長時間。過了大約四、五分鍾左右,王義夫的母親再次拿起手表,並不時向記者詢問離比賽還有多長時間。7時10分,王義夫的母親邊看手表邊說:“他現在第二,心態調整好能追上!”7時27分,王義夫的母親又拿起手表看了看時間。記者註意到,從6時58分到比賽開始這段時間,王義夫的母親一共看了九次手表。

在王義夫出現在賽場時,他的父母還算比較平靜,樂呵呵地看著他在場上試射。第一槍,王義夫打了10.5環,父母都笑著為他叫好。第二槍,王義夫僅打了9.9環,父母都長長嘆了口氣,替他惋惜。直到第七槍,王義夫打出了10.2環,而涅斯特魯耶夫又打出9.5環,王義夫以0.3環的優勢領先,這時他的父母額頭上的皺紋才略微舒展開。正當情勢剛剛出現轉機之際,王義夫在第8槍隻打了8.9環。王義夫的父母此時不停地用手擦著臉上的汗。關鍵時刻,王義夫心態平穩。第9發子彈他打出了10.3環,涅斯特魯耶夫則隻打出9.3環,母親高興得拍起了雙手。在決定勝負的最後一槍中,王義夫父母的眼睛死死盯住電視機。終于,王義夫穩穩地射出了9.9環。剎那間王義夫的父母好像年輕了好幾歲,同在場的記者、親友歡呼鼓舞。

看到兒子在冠軍領獎台上激動的流下眼淚,王義夫的母親也難以抑製內心的情感,禁不住也掉下淚來。邊流淚邊說:“兒子好樣的、兒子好樣的!”王義夫的父親還對現場的記者和親友說,兒子如果身體狀態好,2008年的奧運會一定還要參加,何況那還是在北京舉行。到時候,他和老伴要一起到北京去看兒子的比賽。王義夫的父親說,當初讓兒子學射擊算是選對了,兒子給國家、給遼寧爭得了榮譽,他們感到特別高興。王義夫的父母還希望兒子在本屆奧運會上能夠再拿一塊金牌。他們相信兒子有這個實力。

遼陽小城不大,打個車5元錢到哪都行,王義夫在遼陽的名聲很大,提到王義夫,每個遼陽人都能說出兩個他的故事來。不過,在父母的眼中,王義夫就是個爭氣的老疙瘩,還有的就是每一個父母都有的對兒子的牽掛和思念,而多年征戰給王義夫帶來的種種傷病,讓父母更多了一份擔憂。

所以,當19時45分,比賽開始王義夫的母親坐在電視前的時候,隻是說了一句話:“我就是想看看自己的老兒子。”王義夫的父親搬了個凳子坐在老伴的身邊,兩個人的手握在一起,王義夫母親的身體都向前傾斜著,而實際上,王義夫的母親是近視眼,對于電視上播些什麽,並看不太清,可是她就是坐在那,一動不動地盯著電視畫面。王義夫的啓蒙老師李天波一直在旁記錄著,還不時地向兩位老人解說比賽的情況。

前幾槍,王義夫的發揮比較穩定,兩位老人的情緒還比較穩定。第八槍,王義夫隻打出了8.9環,被對手落下1環。王義夫母親狠狠地拍了一下手,嘴裏不停地低聲說著什麽,顯然擔心王義夫的身體頂不住。王義夫的父親一邊安慰著老伴不要緊,一邊緊緊盯著電視螢幕。

第九槍,王義夫打出10.8環的好成績,雙方回到了同一個起跑線上。決定命運的最後一槍,屋子裏幾乎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兩位老人的手握得更緊了。王義夫舉起了手槍,他扣動了扳機。9.9環,贏了0.2環,王義夫舉起了雙手,歡慶他的第二個奧運金牌的到來。王義夫的母親重重地吁了一口氣,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臉上漾起了快樂的笑容,為自己的老疙瘩舉手相慶。

李天波表現得也非常激動,他告訴記者,王義夫一般在每次射擊前要舉槍三次後才會射擊,但是最後一槍,王義夫隻舉了兩次槍,說明王義夫對自己充滿了信心。

王義夫的家人告訴記者,由于連年的征戰,王義夫傷病纏身。兩年前,王義夫得了腰脫。李天波告訴記者,他在不久前去北京看王義夫時,發現他的背比以前彎得更大了。當時王義夫告訴他,每到陰天下雨的時候,他的身體特別難受。而早在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上,王義夫在賽場暈倒,診斷結果是頸椎基底狹窄,頸動脈供血不足。另外,李天波還透露說,由于長期訓練,王義夫的骨頭要比正常人脆弱許多。

就是這樣一個百病纏身、44歲高齡的王義夫,獲得了奧運會上的第二塊金牌。在舉國為之歡慶的時候,王義夫的父母相互攙扶著站在一起,為孩子驕傲的同時,也深深地牽掛著千裏之外的老疙瘩。

王義夫王義夫

永不放棄早已“百病纏身”的“老槍”王義夫曾在2001年九運會後,向國家射擊隊打了一份退役報告, 希望自己能一門心思到清華大學學習,然而,王義夫的如意算盤,卻被射擊隊的領導給一票否決了。 據王義夫的啓蒙教練李天波透露:“2001年年底,我曾問他是否退役,他對我說,組織上要求他以大局為重,盡可能地多帶一批年輕隊員,等他們都能挑大梁以後再考慮退役的事。”其實當時徐丹、譚宗亮等選手的整體成績也基本都在王義夫之上,這是不爭的事實,但一到奧運會等各種大賽時,他倆的表現就判若兩人,鮮有佳績。因此,國家射擊隊反復權衡之後,隻能硬著頭皮,繼續讓王義夫再打下去。

又要上學,又要訓練,又要治傷。在這麽繁重事務重壓下,王義夫依靠什麽“靈丹妙葯”使自己“長生不老”呢?王義夫曾不止一次地說過:“我的經驗是必須將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你所從事的事業中去,更重要的是你必須愛這項事業,用心去愛他,並且通過不懈的努力來實現你的理想。”看來王義夫正是靠著他的信念支撐走到今天的。

昨天上午,由遼寧省體育局黨委書記金東翔親自掛帥的龐大慰問團專程來到遼陽。他們帶著省委、省政府和省體育局的禮物和問候,向王義夫的家人表達了全省人民對他們的感謝,並同時慰問了已經年邁的王義夫的父母。

對于王義夫能否參加下屆奧運會,王媽媽連忙說:“隻要王義夫願意繼續打下去,我們全家肯定會全力支持他,同時我們也希望他能安心為國效力。另外,我和他父親會好好照顧自己,讓他能安下心來繼續訓練、比賽,不用過多地掛念我們倆。”

正當王媽媽與金書記聊得火熱的時候,身體欠佳的王義夫父親王輝也立即打起了精神,緩緩從臥室走到客廳,與省體育局的幾位領導一一握手。已經80多歲的王父,盡管還有心髒病的宿疾,但是老人的興致很高,紅潤的臉龐上滿是對兒子的驕傲。當省體育局的領導問起當王義夫回來之後,是不是要請他吃一頓餃子?老人挺直了身板,高興地一揮手:“餃子還不夠,我要請兒子喝酒!給他慶功!”大家頓時笑成一片。

據省體育局負責人透露:“假如老將王義夫能夠在17日的比賽中再次奪金,那時的慰問隊伍一定更加龐大,一定更加熱情。”

職業生涯

王義夫16歲時進入遼寧業餘體校,17歲進入遼陽市業餘體校學射擊,1977年進入遼寧省射擊隊,1978年初進入省隊,1979年入選國家隊,教練陳繼元1,994年調入國家體委射擊射箭運動管理中心,現任國家射擊隊副領隊、教練兼運動員,教練鄧偉光。

賽事紀錄

王義夫王義夫

1979年四運會以564環的成績改寫了男子慢射的全國紀錄573環 冠軍

1982年第9屆亞運會射擊比賽 自選手槍慢射 氣手槍第四名

1982年第43屆世界射擊錦標賽 自選手槍慢射第六名

1984年第23屆奧運會射擊比賽 男子自選手槍慢射第三名

1986年第10屆亞運會射擊比賽 男子自選手槍、男子氣手槍兩項團體 冠軍

1987年全國冠軍賽 男子小口徑自選手槍慢射冠軍,並以665環超世界紀錄

1990年世界杯 自選手槍慢射、10米氣手槍冠軍

1991年世界杯總決賽 氣手槍冠軍

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男子氣手槍、自選手槍慢射冠軍、亞軍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男子氣手槍亞軍

1997年八運會手槍慢射、氣手槍冠軍、亞軍

2000年雪梨奧運會男子氣手槍亞軍

2001年第9屆全運會氣手槍冠軍;

2004年雅典奧運會男子10米氣手槍金牌。

2000年 馬來西亞亞洲錦標賽 破氣手槍團體世界紀錄 1757環

亞特蘭大表現

王義夫王義夫

王義夫受傷的季節 子彈沾滿英雄淚

20年前獲得奧運銅牌,12年前登上奧運冠軍領獎台,8年前和4年前又分別摘得奧運銀牌,王義夫不是體壇的悲劇人物,但他演繹了體育最悲劇性的故事。那鬼使神差的一槍,那是痛心疾首的瞬間,1996年,在亞特蘭大,王夫義終以0.1環與奧運金牌擦肩而過。 舉槍、瞄準、扣動扳機,這是王義夫以及每一位射擊選手比賽的全部內容。射擊比賽,無須對抗,每位選手都掌握著自己的命運,而往往就在扣動扳機一剎那,決定了優勝者的歸屬。

王義夫站在男子手槍60發慢射決賽的靶位前!世界的目光聚焦在這個37歲的中國男子漢身上。前59發打完了,王義夫還領先第2名3環多。這幾乎是穩操勝券的局面,但王義夫顯得力不從心。他額頭滲著虛汗,腿也幾乎要打閃,他甚至下意識在場地裏轉了一圈找凳子。“除了擊發的一剎那,我的腦海模模糊糊的,覺得自己馬上就要站不住了。”賽後他說。

舉槍,放下,再舉槍,再放下。每次舉起槍,王夫義都意識到扣動扳機的艱難。當第3次舉起時,王義夫已經看不見10米外的靶子了。“砰!”一顆沾滿英雄淚的子彈不知什麽時候就飛了出去,6.7環!這是奧運冠軍的水準嗎?對最最業餘的選手來說,這也是個難以置信的敗筆。難已置信,卻又不得不面對現實。最後竟以0.1環之差與奧運金牌失之交臂!0.1環!

王義夫再也支撐不下去了!他倒在了老淚縱橫的中國奧委會主席何振梁的懷裏,何振梁心疼,這個平時開朗爽直的遼寧漢子怎麽被病魔折磨成了這樣?脊柱的病灶困擾王義夫已經七八年了。

所獲榮譽

王義夫王義夫

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上許海峰奪得中國第一枚奧運會金牌的時候,在同一項目上獲得銅牌 的是24歲的王義夫。1 988年奧運會,他再度失意而歸;1992年奧運會上他終于獲得冠軍;1996年和2000年分別在亞特蘭大和雪梨都取得了奧運銀牌。2004年,王義夫第六次參加奧運會,奪得男子10米氣手槍金牌。 王義夫16歲時進入遼寧業餘體校,1977年進入遼寧省射擊隊,1994年調入國家體委射擊射箭運動管理中心,現任國家射擊隊副領隊、教練兼運動員。

2005年有六次奧運參賽史的王義夫選擇了從射擊隊退役,正式出任射擊隊總教練。

夢想成真

王義夫王義夫

當王義夫終于出現在混合區的通道時,崔大林第一個上去和他擁抱。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助理崔大林來自遼寧,曾經是遼寧省體育技術運動學院院長和遼寧省體育局局長,王義夫一直是他手下的“大將”。

“多不容易啊,”崔大林猛吸了幾口煙來平緩自己激動的心情,“44歲的人了,還能在奧運會上打出自己的最高水準,並且是在極為不利的情況下最後一槍取得勝利,這是我見過的最驚險刺激的比賽。在這樣的緊要關頭,隻有王義夫這種老將才能頂得住!”

他從隨身的小包裏翻出一個筆記本,上面詳細記載了王義夫和主要對手內斯特魯夫過招的每一輪成績,字裏行間還有很多倉促記下的細節。對于王義夫的本屆奧運會,崔大林充滿著發自內心的祝福,“他最近這4年訓練非常系統,而且他那種對事業的執著確實罕見。來到雅典,我發現他狀態非常好,我們團部在奧運村住一樓,他住三樓,每天見面都感覺這家伙精神抖擻。他說他是能吃能睡,我就心裏踏實了。昨天在食堂見到他,羊肉串一吃就是五串,那可都是大個的羊肉串啊!”

最讓崔大林津津樂道的,就是王義夫最後兩槍改變習慣節奏,在內斯特魯夫打完之後才開槍的變化。崔團長認為這是經驗豐富的老王戰術運用的成功。有趣的是,王義夫賽後並不承認自己是有意為之,“我隻是按照自己的感覺打,沒怎麽註意對手的變化。”

其他事件

報道評論

王義夫王義夫

2004年雅典奧運會男子10米氣手槍決賽在奧林匹克射擊中心進行,結果中國老將、第六次

參加奧運會的王義夫在決賽中打出98.0環,以690.0環的總成績獲得冠軍。這是王義夫在奧運會上獲得的第二枚金牌,也是中國代表團在本屆奧運會上獲得的第二枚金牌。俄羅斯名將內斯特魯耶夫最後兩槍發揮不佳,最後以0.2環的差距獲得銀牌。獲得銅牌的是俄羅斯的伊薩科夫。賽後各國媒體對于比賽進行了評論。 <路透社>表示雅典奧運會第一比賽日,中國射擊隊無疑成了最大贏家。杜麗在女子10氣步槍比賽中為中國獲得首金,而在稍後的男子10米氣手槍比賽中,老將王義夫頂住壓力,贏得金牌。王義夫在比賽最後一槍打出9.9環,壓倒俄羅斯名將內斯特魯耶夫的9.7環,贏得勝利。這是王義夫歷史上第二次獲得奧運會金牌,此前一次是在1992年的巴塞羅那奧運會。俄羅斯名將內斯特魯耶夫獲得亞軍,而第三名則屬于俄羅斯的伊薩科夫。

保加利亞<novinite>網賽後表示中國老將王義夫在男子10米氣手槍比賽中,以690.0環的總成績獲得金牌,這是中國在本屆奧運會上贏得的第二枚金牌。俄羅斯老將內斯特魯耶夫以689.8環排在第二位,由于在資格賽中和其他選手拉開差距,其實今天的爭奪就在王義夫和內斯特魯耶夫之間進行,結果王義夫憑借著最後一槍,以0.2環的微弱優勢取得勝利。俄羅斯另一選手伊薩科夫獲得銅牌。保加利亞頭號選手基裏亞科夫獲得第四。

英國<體育生活>網賽後表示44歲的王義夫在奧運會歷史上是個傳奇,這是他第六次參加奧運會,結果在男子10米氣手槍決賽中,王義夫發揮優異,擊敗俄羅斯名將內斯特魯耶夫,時隔12年再次獲得金牌。今天的10槍比賽,王義夫的起伏沒有內斯特魯耶夫那麽大,後者在比賽最後兩槍連續出現失誤,結果喪失資格賽的一環優勢。最終內斯特魯耶夫獲得銀牌,銅牌也被一位俄羅斯選手獲得,他叫伊薩科夫。這樣,中國包攬了今天射擊賽場的兩枚金牌。

美國《有線體育網路》賽後表示從預賽的成績來看,男子10米氣手槍決賽在王義夫和俄羅斯名將內斯特魯耶夫之間進行,這是一場考驗心理貭素的比賽,結果王義夫略勝一籌,他以0.2環的微弱優勢,獲得個人第二枚奧運金牌。對于王義夫來說,今天的勝利來之不易,他為此付出了艱辛的努力。內斯特魯耶夫也有些遺憾,他沒有很好利用王義夫在第八槍8.9環的成績,相反在最後兩槍接連出現失誤。俄羅斯選手伊薩科夫獲得銅牌。

一把老槍

44歲的一個老男人,雙眼視力(0.1與1.0)加起來不足1.5,1996年因葯物過敏患下浮腫,2000年頸椎又落下陳疾,之後問題越來越嚴重,腹部明顯營養過剩的同時腦部卻長年供血不足……這樣一把可以提前病退的年紀,這樣一副走上公車隨時有人讓座的身體,不但第六次躋身奧運,

而且還在12年之後重奪奧運金牌,除了驚嘆與崇敬,你還能說什麽?自廉頗之後,中國人就養成了以食量衡量能量的習慣。關于王義夫的種種質疑,其實在賽前就已經被崔大林解開,“昨天中午,在奧運村的大食堂裏面,很大串的烤羊肉串,王義夫一下就來了5串。” 後來的比賽證實,老王比廉頗還要廉頗。他不但“尚能飯”,而且“尚能槍”。老槍之所以老,在于它不到最後一次擊發,槍口決不垂下。

那是足可以摧毀3億顆強勁心髒的最後3槍———第八槍叫“供血不足”,射向8.9環的一粒臭子把老王與內斯特魯夫的差距拉大到1環,全國人民心急如焚;第九槍叫“義無返顧”,老王又以10.3環:9.3環再次追平對手,全國人民心跳出膛;第十槍叫“氣定乾坤”,就在大家“靈魂出竅”、隨時準備著陪老王一起“昏倒”之際(王義夫曾在亞特蘭大奧運會上以巨大優勢領先于義大利的多唐納,就是最後一槍放飛了煮熟的鴨子,之後心力透支的老王昏倒在地),老王直起身———舉槍———放下———連運3口氣———再舉槍……奇跡出現了,全國人民無語凝噎,隻剩“眼淚嘩啦嘩啦的”。0.2環的優勢,用前射擊冠軍楊林的話講也就是“兩道原子筆畫過的痕跡”,但王義夫卻用了整整30年的汗水和12年的等候,才畫出人生最亮麗也是最辛酸的“第二筆”。

據說如今的老王早已修煉到了凡事“隻入耳,不入心”的化境。但昨日,當國歌在耳邊響起的時候,我們分明看見他無法自抑地老淚縱橫了。血比眼冷、心比手鐵,那是殺手不是槍手。王義夫讓我們真正領教了一個槍手最高的境界———心如止水,血比火熱!

2008,老王還能打嗎?沒有人可以回答,因為沒有人可以預測一個神話的結局。

難忘瞬間

王義夫王義夫

2004年雅典奧運會 王義夫再奪金領獎台老槍流淚

在男子10米氣手槍決賽中,中國選手王義夫以總成績690.0環獲得金牌。今天的決賽王義夫雖然位置很好,但是資格賽排名第一的俄羅斯選手內斯特魯夫、依沙可夫等都隨著進入決賽,給王義夫帶來了不少壓力。比賽開始後,身處第二位的王義夫不急不躁,一步步地向前追趕,第一發剛過,王義夫就以10.5:9.5追平了總環數,雙方又回到同一起跑線上。但是後面幾槍王義夫又被內斯特魯夫反超,五槍過後,與第一名的差距在不知不覺間追到了隻差0.8環,情勢逐漸朝著有利于王義夫的方向發展。 打到第七槍時,王義夫反超內斯特魯夫0.3環,局面對王義夫十分有利。 整個比賽的轉捩點在第八槍,王義夫在八槍中打89.8環,內斯特魯夫89.8環,雙方的差距又被拉大到1環,倒數第二槍,王義夫又以10.3:9.3環再次追平對手,二強相爭,鹿死誰手,誰勝誰負,就看最後一槍了,王義夫在亞特蘭大奧運會上曾經以巨大優勢領先于義大利的多唐納,就是最後一槍放飛了煮熟的鴨子,這次從後面往前趕,效果是不是不一樣?奇跡終于出現了,王義夫最後一槍以9.9:9.7環險勝內斯特魯夫,為中國代表團贏得了第二枚金牌。

退役以後

從2005年1月中旬到如今,時間悄然過去了將近六個月。在過去的這六個月當中,中國射擊隊參加了世界杯韓國站、美國站、德國站、義大利站,並先後拿到了男子氣手槍、男子步槍3×40米、女子氣步槍、女子運動手槍、男子氣步槍、女子步槍3×20米、男子手槍慢射等北京奧運會入場券,成績相當出色。加上作為東道主,國際射聯直接給的9張,中國射擊隊已經擁有了17張北京奧運會入場券,是全世界各個國家最多的。對此,王義夫說:“國家隊前一階段的表現非常平穩,一切都在按照我的預料運行著。我對國家隊目前的狀況比較滿意。”擔任中國射擊隊總教練後,王義夫推出了一系列的新舉措,其中包括每次大賽的參賽隊員必須通過選拔、成立運動員委員會等等。從施行的情況來看,新的選拔製度保證了每次參賽的隊員是近階段狀態最好的隊員,而運動員委員會也讓中國射擊隊更團結。王義夫謙虛地表示:“新製度的效果如何不應該由我來評價,我隻是按照計畫,一步一步在做。至于隊員的狀態,不管是不是奧運會冠軍,或者是不是明星隊員,他們當中有進步的、有保持的,也有落後的,各人的情況不完全相同,甚至某一個時間段也有差別。但從整體上來講,國家隊現在的情況很平穩。”

家庭生活

父母

王義夫王義夫

夜色漸濃,遼陽市文聖區中心醫院西側一棟灰樓裏不時傳出陣陣歡笑聲。這裏是王義夫在沈陽的家,在王義夫獲得奧運會金牌後,他的父母、鄰居和親友們盡情宣泄著快樂。

14日晚,在王義夫父母家裏與他們一起觀看電視轉播的20餘人中,半數以上是來自媒體的記者。為了共同見證歷史時刻的誕生,各家媒體記者擠滿了王家不到20平米的客廳。看著滿屋子的人

,老人悄悄告訴記者,家裏在遼陽還有一個大房子,但由于老人收拾費勁,就一直沒有去,“等2008年北京奧運會,有大屋子了,你到我那兒一起看去!”

14日下午最早到達王義夫家裏的,是他的啓蒙教練李天波。李天波告訴記者,由于王義夫的父親王輝已是84歲高齡,而其母劉國珍也有74歲了,考慮到他們的身體情況,遼陽市體育局專門讓他來陪老兩口一起看轉播。為養足精神觀看兒子的比賽,王輝吃過晚飯就到裏間休息去了。

決賽開始之前,李天波就斷言王義夫奪金希望很大,而且他也透露,他帶來了慶祝用的鞭炮。原因是“預賽排名第二的人遠比第一的人壓力小得多,隻要成績相差不超過兩環,第二超過第一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他還拿為中國奪得奧運首金的杜麗做例子,“杜麗在預賽裏就是第二!”

王義夫在決賽中的第一槍就讓屋裏氣氛熱烈了起來,因為他一下子就追平了1環的差距。但他在第二槍時的調整卻讓他的老母親心跳加速,眼看王義夫舉起槍又放下,劉國珍女士緊張得握緊了雙拳,像是在幫兒子使勁兒。從第三槍開始直到第八槍,由于王義夫落後,王家屋子裏的氣氛顯得非常緊張,沒有一個人說話,每個人都摒住呼吸註視著電視上的每一個細節。直到王義夫在最後一槍超過俄羅斯選手奪取金牌的,壓抑了許久的人們才突然爆發了歡樂的激情。李天波在屋外親手點燃了慶祝勝利的鞭炮,劉國珍這才加入了歡樂的隊伍之中,“我老兒子就是行!”

王輝老人則希望自己的老兒子能夠再打到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隻要他能拿得動槍,他就可以一直打下去,我們也希望他能給中國帶回更多的冠軍。”

婚姻

張秋萍與王義夫結識于1983年,中國射擊隊備戰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的集訓期間。

在競爭異常殘酷的奧運資格選拔中,王義夫直接拿到了奧運會入場券,而張秋萍卻發揮不理想,失去了參賽機會。失意的張秋萍坐在射擊場邊,淚流滿面。王義夫走過來,給張秋萍講述了美國殘疾運動員莉莎為了沖擊奧運會,終于在34歲那年和正常人一樣出現在奧運賽場的動人故事。這樣的一次交流,讓兩位年輕人的心靠得更近了。而王義夫也在洛杉磯奧運會上奪得男子自選手槍慢射銅牌。

1987年初,因奧運相識相知的張秋萍與王義夫終于走進了婚姻的殿堂。參加奧運會也一直是夫妻倆為之奮鬥的目標。

備戰1988年漢城奧運會時,張秋萍的父親因病不幸去世,她的母親給國家射擊隊寫來一封信,希望對王義夫和張秋萍封鎖訊息。但王義夫還是從領導那裏得知了這個噩耗。為了不影響妻子的情緒,他與岳母商量好合伙“欺騙”妻子。以後,每次岳母來信時,王義夫都主動替妻子回信。遺憾的是,在1988年的漢城奧運會上,王義夫和張秋萍都與獎牌擦肩而過。後來,張秋萍回到老家懷化,才得知父親已去世半年多了。一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張秋萍曾大聲責問丈夫為什麽要隱瞞真情。丈夫深情地說:“我當時想,你已經錯過一次奧運會參賽機會,不能再錯過第二次了。”

于1991年生完小孩的張秋萍再次投入到了奧運會的緊張備戰中。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開賽的第一天,被寄予奪取首金期望的張秋萍卻因發揮不佳,無緣決賽。賽後,張秋萍擔心自己的情緒波動會影響到丈夫的比賽,並沒有表現出懊喪之情。她走到王義夫身邊說:“吸取我的教訓,別急躁,你的希望很大。”沉著應戰的王義夫最終連奪男子氣手槍金牌和自選手槍慢射銀牌。得知成績後,興奮的王義夫與愛妻深情相擁

1996年,張秋萍與王義夫再次獲得亞特蘭大奧運會參賽資格。可是此時,王義夫的身體卻每況愈下。腦部供血嚴重不足的他經常出現頭暈症狀。即使如此,王義夫仍堅持參加比賽。在氣手槍項目決賽時,他一路領先,然而最終僅因0.1環之差屈居亞軍。打完最後一槍,體力不支的王義夫倒在了妻子的懷中。這個經典的畫面也成為了那屆奧運會感動觀眾的永久回憶。王義夫病倒後,張秋萍在決賽中發揮失常,無緣獎牌。

作為妻子,張秋萍要在生活中悉心照顧傷病纏身的丈夫;作為教練,她要在技術上指點丈夫。王義夫對妻子也是感激備至:“張秋萍不僅是我的妻子,還是我的教練。我的金牌永遠有她的一半。”

2000年雪梨奧運會上,王義夫再奪一枚銀牌。之後,王義夫仍參加了2004年雅典奧運會,王義夫終于再次登上奧運會最高領獎台,獲男子十米氣手槍金牌。這桿“老槍”以20年的奧運征程,創造了一個射擊選手奧運史上的奇跡。

2006年,王義夫接替許海峰成為中國射擊隊總教練,曾經一起在清華就讀的夫妻倆,現在又共同成為了教練。為了讓弟子獲得2008年奧運會入場券,王義夫笑稱自己是為年輕選手做保姆。上任後,王義夫就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隊內的測試賽不再是可有可無的擺設,而成為能否參加世界大賽(包括奧運會)的重要參考成績。“射擊隊不看關系看本事,無論你資歷有多深,以前取得過怎樣輝煌的成績,成績上不來,在我這裏就通不過!”王義夫發表了自己的施政綱領。

妻子張秋萍則出任清華射擊隊主教練。在2008年3月12日結束的國家射擊隊氣步槍項目的奧運會選拔賽中,憑借最後一場的出色發揮,張秋萍的弟子趙穎慧、曹逸飛分別在女子十米氣步槍和男子十米氣步槍以積分排第二的身份,雙雙入選奧運會大名單。這就意味著,這對同甘共苦二十餘載的射壇夫妻又在新的起點續寫愛的神奇,首次以教練的身份共同帶領隊員沖擊北京奧運會的射擊金牌。

徒弟

龐偉龐偉

中國射擊隊真是失之桑榆,收之東隅。雖然放跑了杜麗的首金,但卻在本不太為人看好的10米氣手槍項目上依靠新人的意外發揮而摘下了一枚金牌。龐偉,這個名字我們很陌生。

10米氣手槍是中國的英雄項目,中國的第一塊奧運會金牌便是在此項上奪得,自從中國重返奧運大家庭以來,該項從來沒有在奧運會上丟失過獎牌,許海峰、王義夫共聯手為中國捧回了三枚金牌。但是在六朝元老王義夫退役後情況如何呢?我們原本是不抱太大希望的。

但是龐偉就是這樣一鳴驚人,而且除兩個9.3之外,槍槍都在10.3環以上,打得一幫名將心服口服。與杜麗的緊張相比,龐偉在場上的表現真是超穩定,心理貭素極好,一直沒有對手任何機會,以領先3.7環的巨大優勢輕松拿走冠軍,真是後生可畏。不管身後中國觀眾怎麽歡呼,他在比賽中仿佛充耳不聞,臉上始終沒有任何表情。比賽剛剛過半,冠軍就已經沒有懸念了,這樣的冷靜,簡直讓對手不寒而傈。

王義夫征戰奧運之時,龐偉還沒有出生,這位老將培養徒弟居然不動聲色,也著實夠沉得住氣的,不知道中國射擊隊還有多少這樣的年輕人。王義夫在奧運賽場上摸爬滾打了六回,也才拿下兩金。而龐偉一出手就已是一金在手,這個小伙子完全有本事超越自己的師傅啊!誰敢說不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