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珂 -劉濤老公

王珂

王珂(1980年—), 北京人,演員劉濤丈夫,企業家。王珂于2008年1月6日和劉濤舉行婚禮,之後不斷有破產等新聞傳出。2013年2月劉濤貼出長微博,首次承認老公王珂曾經破產的訊息,並自爆過往坎坷生活,描述老公一度抑鬱、走過鬼門關的經歷。

  • 中文名
    王珂
  • 外文名
    Ke Wang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山東煙台
  • 出生日期
    1980年
  • 職業
    商人
  • 其他成就
    成立富承維京投資公司
  • 妻子
    劉濤
  • 公司名稱
    富承維京投資公司
  • 籍貫
    山東
  • 父親
    王恩來
  • 母親
    李友榮

人物簡介

王珂、劉濤和女兒王珂、劉濤和女兒

王珂, 北京人。演員劉濤丈夫,年齡比劉濤小3歲,在廣州做生意。此前有傳聞說,王珂的公司市值達200億元。有自己的定製波音737飛機,價值5億。後來王珂的表叔馮先生出面向媒體澄清,否認了王珂200億身家,堅稱,王珂與萬科集團董事長王石沒有任何關系,出生在普通家庭。

據馮先生介紹,王珂一直都喜歡車,而且是世界名車。傳聞說婚禮那天,幾十輛的豪華車都是王珂的。其實不是這樣,其中那輛白色的法拉利是王珂的,600多萬元。王珂現在是一個世界名車協會的會員,其他的豪華車都是朋友開過來捧場的。這一點,劉濤在自己的部落格裏已經說明了--“說起婚車,我真的應該好好謝謝那些像我們一樣熱愛賽車的朋友,讓你們一大早起來給我們幫忙捧場,真不好意思。”

王珂有一家投資公司,效益很好。經濟條件,算是有錢人,但不是傳聞中的200億元。據稱,王珂的父親也是多年從事生意,其姐姐現在定居在愛爾蘭,應該比王珂還要富裕。

婚姻愛情

妻子劉濤是內地著名女演員。代表作品有《白蛇傳》、《還珠格格3》、《天龍八部》、《媽祖》、《寶蓮燈前傳》、《琅琊榜》、《羋月傳》、《歡樂頌》等。劉濤以其溫婉大氣的形象,深受觀眾喜愛。她身兼演員、妻子、母親、慈善先鋒等多重身份,家庭與事業齊頭並進。在演藝圈,她製造了一個美麗的傳奇,是女性優雅而堅強的完美典範。兩人于2008年1月6日在北京王府半島酒店舉行婚禮。

王珂和劉濤結婚當天王珂和劉濤結婚當天

婚禮極其豪華,共花費400餘萬元,婚禮現場更是幾乎成了名車展覽會,兩輛勞斯萊斯蘭博基尼LP640,兩輛599,f430,s65等等。 王珂在王府半島酒店包下了兩層樓,婚禮共有近300人參加,其中有林心如李心潔秦海璐胡軍楊坤邵兵等圈內好友。

在婚禮上,劉濤臉上一直洋溢著幸福甜蜜的微笑,新郎王珂則一直對她深情註視,兩人無比恩愛。婚禮從上午11時30分開始,到下午2時30分結束,婚禮節目非常豐富,新郎新娘都為對方獻上了自己的心意禮物,劉濤還放映了自編自導自演的一支MV,MV 講述了她和王珂的愛情故事,讓現場的嘉賓看完都為之感動。新郎還特地把他倆第一次見面時在大街上坐過的椅子買下搬到現場,劉濤激動得當場落淚,好友林心如李心潔風雷也不時擦拭著眼淚。伴娘秦海璐更是哭成淚人。

在婚禮上敬酒時,劉濤甜蜜的宣布,自己已經有孕在身,婚後將退出娛樂圈。專心相夫教子。

老婆的評價

我跟老公雖然認識的天數不是特別長,但那幾天他每天都來現場看我,跟我聊天。我覺得他很聰明、很有智慧、很幽默,我崇拜聰明的男人,最重要的是我覺得,他是真心懂我,真心愛我,而且真心願意照顧我一輩子。我覺得愛情、婚姻本身就需要勇氣,為了我自己,豁出去勇敢一回,就嫁他了。嫁之前我也想好了:無論發生任何事情,就認了這個男人,他就是我一輩子的男人。

王珂自曝背上紋“濤”字

10月12日,劉濤老公王珂發表長微博,高調向表白劉濤,稱因為將“濤”字紋在背上,遭到按摩師的疑惑,又因為濤字的一撇像把刀擔心對他不利,而王珂稱“是一把刀更好,若得你刻骨銘心,一生何求!”網友紛紛留言祝福“永遠幸福!”

王珂劉濤王珂劉濤

人生經歷

2013年2月劉濤貼出新浪長微博,首次承認老公王珂曾經破產的訊息,並自爆家醜,描述老公一度抑鬱、嗑葯、尿失禁、走過鬼門關的經歷,告白“一枚賢妻是如何煉成的”。

微博原文

要做一名賢妻,底線是什麽?不是挺老公,哄婆婆,鬥小三,而是保住妻子這職稱。男人沒了,便做不成妻子,再賢也頂多是賢女,良母。而新婚燕爾的我,好景不長,隔年便面臨失守這條底線。福兮!禍兮!

0809年,全球金融危機,他的生意在國內外接連受創。那時候他隻有29歲,掩不住棱角的青春霸氣,他一意孤行,最終面臨全面潰敗。一夜間他從眾望所歸到眾矢之的,這種打擊是毀滅性的。兵敗如山倒,樹倒猢猻散,他不到30歲便面對人性中最醜惡的一面,好友反目,親信背叛。他想不通,陷入抑鬱。而我當時身在美國,他每月往返多次,面臨巨大壓力和時差,產生嚴重失眠和頭痛。

曾經五天睡不了覺,這時他便服用安眠鎮痛葯,持續了半年多,那時他回北京就不分晝夜把自己關進漆黑的臥室,有時候醒過來就想著吃什麽葯能再睡著,日復一日,痛苦不堪,而且他開始時常胡言亂語,脾氣暴躁,亂摔東西,甚至痛哭流涕,發生不快時有幾次他瘋了一般抓起桌子上的杯子就砸在自己頭上。這時我才意識到事態嚴重,翻垃圾箱尋起他扔掉的葯盒,上網一查才發現他吃的都是葯性特強且副作用極大的葯,有最強的安眠安定類葯,一類精神葯物和治療晚期腫瘤病人的止痛葯,我那時並不知道他面臨怎樣的困難和痛苦,並不明白他是傷透了心,要想趕快睡去是要逃避人性的醜惡,我不斷勸他少吃,可經常換來一堆惡語……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我仿佛是和一個快要死去的病人生活在一起……這個靠安眠葯度日的人與我結婚初期那個不可一世的他反差之大讓我感到絕望。那時我身邊出現了質疑的聲音,認為我過著這樣的生活守著這樣的人值不值得?而我也會偶爾醒過來發現床頭放著一紙離婚協定,意思就是所有都歸我,散了算了。可我了解他的為人,我既然選擇了他,就不能放棄他。就算所有的人背棄他至少還有我陪著他。老天讓我們相遇不會是為了這種結局,不就是想要問問我敢不敢,像我說過那樣的愛他嗎,好,我要用我的行動讓那些人閉嘴,我要讓他們看看,我是怎麽和他共患難的。

首先我不能讓他再這麽吃葯了!我開始偷偷記錄他的用葯用量。有一天我再三清點,他竟然在一天內吃掉200多顆葯!我到處求助專業醫師,軟硬兼施,斬斷葯源,然後偷偷把他的葯一點點換成特製的維生素,還有醫生給的替代葯品。自從他大量服葯以來,人瘦得皮包骨頭,體重不到一百拾斤,沒有一條褲子還能掛在腰上,想想每天200片葯的水人哪還有胃口吃飯。我趁他清醒的時候跟他講道理,講我們的孩子講我小時候的傻事,講社會上的趣事,講人間的真善美,講別人對他的贊許,講他最忠實的朋友對他的期待,告訴他我們都永遠愛他不會放棄他,好的時候他會抱著我默默流淚,把頭埋在我的脖子和鎖骨間昏睡過去,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由于他的葯被我掉包,攝入葯量驟減,所以睡得更差了,經常難受得打滾兒。那陣子守著他的夜漫長難熬,雖已經有孕在身,我仍然硬把他拽起來拉他去散步,去看球,去拜佛,藏一張上上簽給他看,請他最好的朋友來陪他聊天,他愛看電影我就假裝看不懂讓他給我講,聽他吹牛,然後一通猛誇。挺著肚子陪他回國到麗江看雪山,三亞看海,壩上看草原,總之就是分散他的痛苦和註意力,讓他心情開闊,盡量不讓他閒下來鑽牛角尖,我想,隻有我們倆都在才是一個完整的家,財富名利都可以不要,我隻求能保住他,保住這個完整的家,努力重修幸福。

王珂和劉濤王珂和劉濤

就這樣慢慢的仿佛他有了好轉,可沒想到最危險的卻發生在我的分娩日。孩子是凌晨三點左右出來的,他一直陪著,當我從產房出來被推到病房途中,隻聽“通”一聲他突然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產科醫生護士馬上沖過去施救,隻見他在地上不停抖動,好像犯了癲癇,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縮成一團。然後就見地上慢慢濕了,是他失禁了。這時護士連忙去叫急救室醫生,等急救醫生趕到時他已經一動不動了,醫生們邊搶救邊問我他有什麽病史,是不是有癲癇,我那時麻葯沒散,四肢動不了,但使出全身的力氣和早已爛熟于心的英語道:“他葯物依賴,應該是戒斷症狀昏迷或者是OD (編輯註:葯物過量)了。”說話間隻見一個醫生不停的給他做心肺復甦,做了幾次沒什麽反應,另一個便推來了那種電擊器,他隨之一震,然後就聽醫生喊“Mr.Wang”,邊把他抬起送進了重症室。我當時思緒萬千,萬念俱灰。都忘記看一眼剛出生的孩子。我待自己麻葯散去能動了不顧阻攔馬上坐輪椅去找他,他已恢復意識,見他面無血色癱在那,我輕聲叫他,他緩慢撐開一條眼縫,對我氣若遊絲地說:“剛剛我好像掉進一個黑洞裏越落越深,眼看洞口的光越來越小,隻聽有人不停喊我,但聲音仿佛很遠很遠,發生了什麽了老婆。”這時我才後知後覺,意識到差點永失我愛……休息三天後,倆輪椅加一寶寶一起出院了。後來才確定那是次很嚴重的戒斷反應,對葯物依賴者十分危險,像他當時心髒已經停跳了,死亡率50%。我很慶幸他昏倒在醫院裏,感謝上蒼。

然後就開始了我的月子,說是我的月子倒像是他的月子,我每天安排阿姨給他煲湯,幫他按摩,給他進補,也奇怪,他不再吃葯了,他說他不需要了,想通了,死都死過了,有我有孩子們在,還煩什麽呢。當然那是個漫長的恢復過程,轉眼孩子滿月,百天,他也算堅強,循序漸進,隨著元氣恢復,慢慢開始工作,可畢竟無法一下解決所有問題,我拿出積蓄幫他,雖隻見冰山一角,但人在就有希望,他漸漸的又開朗了起來。為了鞏固他的恢復成果我帶他去了歐洲,那裏他沒有什麽熟人,我陪著他做他最愛的事——開車,沒日沒夜地開。我們從法蘭克福開到威尼斯,威尼斯開到羅馬,再從羅馬開到摩納哥,到巴黎又開到瑞士,在瑞士,他一直腫裂流膿的腮部也痊愈了……當我們在瑞士小村裏看著導航決定下一站要去哪時,他突然對我說:“老婆,謝謝你陪著我,我們回家吧,我好了,我們共同努力一定能闖過去。 ”

再然後他就變成了現在,150斤重一個胖子,他再也不開著勞斯滿街得瑟找烤串了,也不穿著DG正裝人模狗樣地混拍賣晚宴了,他現在每天起得早睡得好,健身打球吃嘛嘛香,小本買賣重打鼓另開張,時常帶著兩個孩子出遊,晚上到劇組來接我回家……我永遠會是他的妻子,因為我守住了作妻子的底線,稱職地保住了我的職稱,我和愛他的人把奄奄一息的他變回了健康積極樂觀向上,這是我最自豪的事,我最享受的就是那些把屎盆子扣他頭上然後以為他永遠爬不起來的人們再見時驚詫的眼神,我特別想對他們說“不好意思了,人還都在呢、請好吧您呢。 ”

而作為妻子,我覺得其實這都不叫事兒,都是一個女人應該做的。而且我確信如果換了是他,他會對我更好,因為在很早之前,在這一切一切之前,他也對我說,“To have and to holdfrom this day forward,for better,for worse,for richer,for poorer,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to love and cherish,till death do us part。”(從今以後永遠擁有你,無論環境是好是壞,是富貴是貧賤,是健康是疾病,我都會愛你,並且珍惜你,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

王珂回應

雖然話總是說多錯多,當劉濤自爆家醜,令更多的網友關註劉濤老公王珂的反應時,王珂于昨日下午4點多,在手機上轉發點評了劉濤的長微博,老老實實默認了葯癮病史、萬分感激老婆。而且昨日上午又置頂了一條去年的長微博,內容是對一對子女面對成長挫折時的深情寄語,以行動支持妻子。“病友M J走那天我絕望了,……隨咽一把葯求速慰,時不覺葯非葯人還人,我幸擁你才又見人間,千言難照劉瘦高個兒忠肝,萬語窮謝眾友人義膽……對了,往後盡量不尿人一地了。謝保潔大姐。”半白半文言體式的文字,輕松坦承有“尿人一地”的失態之事,似乎也在為妻子作辯護。

賢妻宣言

2013年2月28日下午,電視劇《賢妻》在北京舉辦開播發布會,劉濤保劍鋒、徐立、高仁、喬大韋婁淇、謝紫彬、王泫伊等主演齊齊到場。劉濤前兩日在微博發表賢妻“底線”宣言引發媒體關註,在發布會上,劉濤首次回應發該微博的原因,表示是希望通過自己的故事鼓勵那些關註她的人,並稱這條微博是她與丈夫王珂的共同決定。

劉濤亮相賢妻發布會劉濤亮相賢妻發布會

遭遇危機

演員劉濤的富豪丈夫王珂,因拖欠額度卡260萬餘元,被廣發銀行北京分行告上了東城法院。

2011年5月6日,王珂稱,因自己在國外,不小心忘記了還款,目前已經安排還款,他還表示雙方隻是一點“小誤會”。

兒女雙全兒女雙全

廣發銀行北京分行起訴稱,王珂于2010年5月8日在該銀行辦理了一張廣發額度卡,卡的種類為廣發無限卡,申請表上推薦情況一欄寫道:“此客戶是多家銀行的無限大客戶,有實力、財力,最重要的是有消費能力,客戶要求額度額為300萬元”。開卡後,截至2011年4月8日,王珂所持的該卡已發生欠款人民幣2608350.42元,經銀行多次催收,王珂仍不歸還,故起訴要求償還額度卡欠款。

5月5日,王珂表示自己當時身在國外,不小心忘記了還款,目前已安排還款。“我們有點小誤會,但已經在解決中。”王珂稱,希望能通過調解來解決問題。

一房兩賣欠660萬不履行

2009年6月15日,謝女士與演員劉濤的老公王珂簽訂《房屋租賃與預售協定》,約定王珂將其在朝陽區御金台小區購買的一套房屋出租、出售給謝女士。為此謝女士向王珂支付了購房款600萬元,並代王珂支付收房款及物業費等合計38萬餘元。

由于房屋尚未交付,王珂將一塊鑽石手表抵押給謝女士。

後因王珂將協定約定出售給謝女士的涉案房屋又轉售他人,謝女士將王珂訴至法院。

2010年8月18日,經朝陽法院調解,雙方達成協定:解除《房屋租賃與預售協定》;王珂返還並賠償謝女士1160萬元;謝女士需在累計還款700萬元時將鑽石手表返還給王珂。

人物觀點

2011年,王爍與同被稱為“京城四少”的另一商人、劉濤老公王珂發生糾紛。王爍持槍狀物從車窗指向王珂。王珂在報警後駕車跟隨,後來王爍快速倒車,故意撞擊王珂所駕車輛,導致王珂駕駛的奧迪車起火。近日,該事件曝光後,引發網友對幾人身份的格外關註。

王珂

對此,事件當事人之一的王珂通過微博表達了不滿,他說:“不知被哪個媒體冠了個‘京城四少’的名號之後,是非就接踵而至!我是個三十多歲成家立業的人,縱然這些年在金融風暴中遇到很多困難和不平事我也扛過來了,苦都是自己去咽的,隻有吃過苦的人才明白!我的生活並非像大家想的那樣,亦請別再把那頂封建的黑帽子往我頭上戴!”

而對于媒體屢次提及其妻子演員劉濤,王珂則表示:“同時我的名字叫王珂亦不是娛樂圈中人,請媒體不要為了點擊率總是把標題冠上‘劉濤老公’的頭銜,這些年作為妻子總是讓她陪我渡過難關面對流言,很對不起。”

相關信息

2009年6月15日,謝女士與演員劉濤的老公王珂簽訂《房屋租賃與預售協定》,約定王珂將其在朝陽區御金台小區購買的一套房屋出租、出售給謝女士。為此謝女士向王珂支付了購房款600萬元,並代王珂支付收房款及物業費等合計38萬餘元。

由于房屋尚未交付,王珂將一塊鑽石手表抵押給謝女士。

後因王珂將協定約定出售給謝女士的涉案房屋又轉售他人,謝女士將王珂訴至法院。

2010年8月18日,經朝陽法院調解,雙方達成協定:解除《房屋租賃與預售協定》;王珂返還並賠償謝女士660萬元;謝女士需在累計還款700萬元時將鑽石手表返還給王珂。

調解書生效後,王珂沒有履行給付謝女士660萬元的還款義務。

2011年1月5日,謝女士向朝陽法院遞交了執行申請書,要求對王珂進行強製執行,給付660萬及賠償雙倍利息。

法院受理後,傳喚了王珂到法院談話,並向他寄送書面執行通知,但王珂未按期到庭也沒有按照承諾履行義務。

相關事件

微博紀念結婚七周年

2014年9月6日凌晨1:39分,王珂深情發長微博,紀念和老婆劉濤結婚七周年。微博中,王珂自認從小頑劣,一時得志揮霍無度,身邊物品很少用過超一年,唯有劉濤讓他學會了長情,結婚七年不癢,但覺時光飛度。最後,王珂更向身在紐約的老婆劉濤喊出情話:願對你用情一生,精盡人亡。

王珂自曝背上紋“濤字”

2014年10月12日,劉濤老公王珂發表長微博,高調向表白劉濤,稱因為將“濤”字紋在背上,遭到按摩師的疑惑,又因為濤字的一撇像把刀擔心對他不利,而王珂稱“是一把刀更好,若得你刻骨銘心,一生何求!”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