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沉

王沉,字彥伯,高平人也。少有俊才,出于寒素,不能隨俗沈浮,為時豪所抑。仕郡文學掾,鬱鬱不得志,乃作《釋時論》

  • 本名
    王沉
  • 字型大小
    字彥伯
  • 所處時代
    晉朝
  • 出生地
    江蘇昆山
  • 主要作品
    《釋時論》
  • 性別

簡介

王晨

明巡撫永祚子。與翁叔元同時,隱居不仕,善丹青。 《昆新合志》

晉朝文學家

作釋時論

其辭曰:

釋時論全文

東野丈人觀時以居,隱耕污腴之墟。有冰氏之子者,出自冱寒之谷,過而問塗。丈人曰:「子奚自?」曰:「自涸陰之鄉。」「奚適?」曰:「欲適煌煌之堂。」丈人曰:「入煌煌之堂者,必有赫赫之光。今子困于寒而欲求諸熱,無得熱之方。」冰子瞿然曰:「胡為其然也?」丈人曰:「融融者皆趣熱之士,其得爐冶之門者,惟挾炭之子。苟非斯人,不如其已。」冰子曰:「吾聞宗廟之器不要華林之木,四門之賓何必冠蓋之族。前賢有解韋索而佩朱韍舍徒擔而乘丹轂。由此言之,何恤而無祿!惟先生告我塗之速也。」

丈人曰:「嗚呼!子聞得之若是,不知時之在彼。吾將釋子。夫道有安危,時有險易,才有所應,行有所適。英奇奮于從橫之世,賢智顯于霸王之初,當厄難則騁權譎以良圖,值製作則展儒道以暢攄,是則袞龍出于縕褐,卿相起于匹夫,故有朝賤而夕貴,先卷而後舒。。當斯時也,豈計門資之高卑,論勢位之輕重乎!今則不然。上聖下明,時隆道寧,群後逸豫,宴安守平。百闢君子,奕世相生,公門有公,卿門有卿。指禿腐骨,不簡蚩儜。多士豐于貴族,爵命不出閨庭。四門穆穆,綺襦是盈,仍叔之子,皆為老成。賤有常辱,貴有常榮,肉食繼踵于華屋,疏飯襲跡于耨耕。談名位者以諂媚附勢,舉高譽者因資而隨形。至乃空囂者以泓噌為雅量,瑣慧者以淺利為槍槍,脢胎者以無檢為弘曠,僂垢者以守意為堅貞。嘲哮者以粗發為高亮,韞蠢者以色厚為篤誠,痷婪者以博納為通濟,眂々者以難入為凝清,拉答者有沈重之譽,嗛閃者得清剿之聲,嗆啍怯畏于謙讓,闒茸勇敢于饕諍。斯皆寒素之死病,榮達之嘉名。凡茲流也,視其用心,察其所安,責人必急,于己恆寬。德無厚而自貴,位未高而自尊,眼罔向而遠視,鼻<鼻翏><鼻?>而刺天。忌惡君子,悅媚小人,敖蔑道素,懾吁權門。心以利傾,智以勢惛,姻黨相扇,毀譽交紛。當局迷于所受,聽採惑于所聞。京邑翼翼,群士千億,奔集勢門,求官買職,童僕窺其車乘,閽寺相其服飾,親客陰參于靖室,疏賓徙倚于門側。時因接見,矜歷容色,心懷內荏,外詐剛直,譚道義謂之俗生,論政刑以為鄙極。高會曲宴,惟言遷除訊息,官無大小,問是誰力。今以子孤寒,懷真抱素,志陵雲霄,偶景獨步,直順常道,關津難渡,欲騁韓盧,時無狡兔,眾塗圮塞,投足何錯!」

于是冰子釋然乃悟曰:「富貴人之所欲,貧賤人之所惡。僕少長于孔顏之門,久處于清寒之路,不謂熱勢自共遮錮。敬承明誨,服我初素,彈琴詠典,以保年祚。伯成、延陵,高節可慕。丹轂滅族,呂霍哀吟,朝榮夕滅,旦飛暮沈。聃周道師,巢由德林。豐屋蔀家,《易》著明箴。人薄位尊,積罰難任,三郤屍晉,宋華咎深,投扃正幅,實獲我心。」

孤奮論

是時王政陵遲,官才失實,君子多退而窮處,遂終于裏閭。

元康初,松滋令吳郡蔡洪字叔開,有才名,作《孤奮論》,與《釋時》意同,讀之者莫不嘆息焉。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