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樹聲 -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

王樹聲

王樹聲,原名王宏信,漢族,湖北麻城市乘馬崗人。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軍械裝備建設和軍事科學研究事業的奠基人和領導人。

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參與建立了麻城縣第一支農民武裝,1927年參與領導麻城暴動和黃麻起義。1928年後歷任中國工農紅軍團長、副師長兼團長、師長、紅四方面軍副總指揮兼第31軍軍長西路軍總指揮兼第9軍軍長等職。他英勇善戰,戰功顯赫,為建立鄂豫皖川陝革命根據地和紅四方面軍建立了不朽的功勛。

1955年被授予大將軍銜。是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第一、二、三屆國防委員會委員,中國共產黨第八、九、十屆中央委員

1974年1月7日病逝于北京,享年69歲。

  • 中文名
    王樹聲
  • 別名
    王宏信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湖北麻城乘馬崗項家沖
  • 出生日期
    1905年5月26日
  • 逝世日期
    1974年1月7日
  • 職業
    無產階級軍事家
  • 中文名
    王樹聲
  • 信仰
    共產主義
  • 主要成就
    紅四方面軍副總指揮、紅軍西路軍副總指揮、晉冀豫軍區副司令員、中原軍區副司令員
  • 軍銜
    中國人民解放軍大將

人物生平

英雄少年

1905年5月26日,出生于湖北省麻城市乘馬崗鎮項家沖。

王樹聲將軍王樹聲將軍

1923年春,考入麻城高等國小,在校長、堂兄王幼安(又名宏文)的教育啓發下,閱讀進步書刊,加入該校馬列主義研究會,積極參加反帝愛國運動。

1925年春,受聘在本鄉教私塾。不久任乘馬崗初等國小校長。1926年秋,加入中國共產黨。任乘馬區農民協會組織部長,領導在地農民運動,並組織農民武裝。

1927年初,任國民黨麻城縣黨部委員,中共麻城縣委委員,縣防務委員會委員,縣農民協會組織部長。4月,湖北麻城和河南光山一帶土豪劣紳,組織紅槍會土匪武裝萬餘人進行暴亂,指揮農民武裝堅決反擊。6月中旬,指揮麻城農民縣農民自衛軍和義勇隊在破寨崗激戰三晝夜,打垮地主武裝萬餘人的進攻,追殺20公裏,斃俘敵3000餘人。後又相繼指揮了癩痢寨和揚泗寨戰鬥,粉碎了地主武裝進攻。戰後民眾將破寨崗改名為得勝寨。8月20日,參與組織指揮北界河戰鬥,粉碎了麻城流亡土豪劣紳武裝殺回鄉裏的企圖。

土地革命

1927年9月下旬,參與組織領導麻城“九月暴動”。11月13日,率部參加了黃麻起義。起義軍改編為工農革命軍鄂東軍,任第二路軍分隊長。之後,參加木蘭山遊擊鬥爭。

王樹聲王樹聲

1928年1月,鄂東軍改編為工農革命軍第7軍。4月,任工農革命軍第7軍第1隊黨代表,率隊返回黃麻地區,參加開闢柴山堡根據地,實行邊界武裝割據。7月,第7軍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11軍第31師,任第1大隊(第91團)黨代表。

1929年6月至12月,率部參加粉碎敵“羅(霖)、李(克幫)”和“徐(源泉)夏(鬥寅)”的三次會剿。9月,任中共鄂豫邊特委委員。

1930年3月,中共鄂豫皖邊特委成立,任特委委員。4月,鄂豫皖的三支紅軍合編為工農紅軍第1軍。5月,任中國工農紅軍第1軍第1師第1團團長。6月至8月,率部與兄弟部隊配合作戰,兩次出擊京漢鐵路、攻戰楊家寨、伏擊揚平口、突襲花園鎮,三戰三捷,殲敵2600餘人。12月,率部參加第一次反“圍剿”作戰,先後攻佔金家寨、麻埠獨山、葉家集、東西鮮花嶺,殲敵5000餘人。

1931年1月,任鄂豫皖紅4軍第10師第30團團長,率部參加磨角樓戰鬥,以“圍點打援”戰術獲勝。2月 ,以“坑道爆破法”攻克敵設防堅固的豫南重鎮集。3月至9月,任第33團團長,在雙橋鎮戰鬥中,率部擔任主攻,在兄弟部隊配合下,全殲敵第34師,活捉敵師長岳維峻。4月至5月,率部參加第二次反“圍剿”作戰,後調任紅11師副師長兼第33團團長。在南下蘄(春)黃(梅)廣(濟)的行動中,指揮所部攻克英山縣城,開啟南下通道,回師途中激戰洗馬畈,粉碎敵重兵阻截。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黃安(今紅安)縣七裏坪成立,任閱兵總指揮,指揮了隆重的閱兵式,後任紅4軍第11師師長。11月,紅四方面軍運用“圍點打援”戰術發起黃安戰役,率部擔任最艱巨的打援任務,先後擊敗敵三個師的援兵,此役共殲敵1.5萬餘人,活捉敵師長趙冠英,黃安縣城獲得解放。為紀念勝利,將黃安縣改名為紅安縣

1932年1月,率部參加商(城)潢(川)戰役,打敗敵軍4個師另1個旅,解放豫南重鎮商城等大片地區,此役他身負重傷。7月,調任第25軍第73師師長,率部參加潢(川)光(山)戰役,殲敵1.5萬餘人。接著,又率部參加麻城戰役,殲敵一個多旅。8月,率部參加第四次反“圍剿”作戰和馮壽二、七裏坪、扶山寨等戰鬥。10月,由于張國燾盲目輕敵錯誤,紅四方面軍主力被迫向西轉移,率部擔任後衛,在棗陽新集、土橋埔等戰鬥中,迭挫強敵追堵,在漫川關被圍的危急關頭親率一個團和兄弟部隊配合突圍,開啟了全軍的通道。12月,指揮先遣團,翻越大巴山,挺進川北通(江)南(江)巴(中)地區,參加建立川陝革命根據地的鬥爭。

1933年2月至6月,指揮所部參加了反“三路圍攻”作戰,粉碎了四川軍閥田頌堯6萬餘人的瘋狂進攻。7月,任紅四方面軍副總指揮兼第31軍軍長。同年8月至10月,參與指揮儀(隴)南(部)、營(山)渠(縣)和宣(漢)達(縣)三次進攻戰役。11月至次年8月,協助總指揮徐向前指揮反“六路圍攻”作戰,共殲敵8萬餘人,鞏固和發展了川陝革命根據地。

1935年1月,參與指揮廣(元)昭(化)戰役。3月,協助徐向前指揮強渡嘉陵江戰役,開始長征。4月至5月,參與指揮土門戰役,殲敵1萬餘人,挺進岷江地區,為迎接黨中央和紅一方面軍作出重要貢獻。6月至7月,任岷江縱隊司令員,指揮所部在茂(州)威(州)汶(州)地區抗擊強敵進攻,有力地 保障了紅一、四方面軍勝利會師。10月,隨部南下川康邊地區,先後參與指揮了綏(靖)崇(化)丹(巴)懋(功)戰役和天(全)蘆(定)名(山)雅(安)邛(崍)大(邑)戰役,共殲敵1.3萬餘人。

1936年3月,率部隊進入甘孜道孚爐霍地區,6月,與紅軍第2、6軍團會師,第二次北上。10月,紅軍三大主力在甘肅會寧會師。接著,紅四方面軍一部奉中央這委命令,西渡黃河,執行寧夏戰役計畫,他在病中以教導團團長的身份隨部西征。11月,過河部隊改稱西路軍,並成立西路軍軍政委員會,任西路軍副總指揮(後兼第9軍軍長)、軍政委員會委員,參與指揮血戰河西走廊的多次戰鬥。

抗日戰爭

1937年3月,于8月到達陝北延安。毛澤東在窯洞裏接見了他,說:“西路軍的失敗你沒有責任……”後介紹他去抗大第三期學習。之後,又轉入馬列學院第一期學習。

王樹聲王樹聲

1938年4月,任晉冀豫軍區副司令員、代司令員,指揮所部開展後遊擊戰爭,發展抗日武裝,建立抗日根據地。

1940年6月至1943年10月,晉冀豫軍區復原,成立太行軍區,任太行軍區副司令員,協助劉伯承指揮抗日作戰。

1944年9月,率部進入豫西戰場,建立抗日根據地,組建了河南軍區,任司令員。

1945年10月,奉命率部南下桐柏山,與新四軍第5師會合,組成中原軍區,任副司令員兼第一縱隊司令員和政治委員。

解放戰爭

1946年6月,參與指揮中原突圍,率左路軍先後突破敵重兵防守的平漢鐵路和漢江防線。8月初,1縱復原,組成鄂西北軍區,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在武當山區開闢鄂西根據地。

1947年7月,率部隨劉鄧大軍挺進中原,任鄂豫軍區司令員,配合劉鄧主力,粉碎國民黨軍“重點清剿”,為重建大別山根據地開啟了局面。

1949年5月,任湖北軍區副司令員。7月,兼任鄂豫皖邊剿匪指揮部司令員和政治委員,統一指揮湖北軍區部隊和三野、四野各一部,徹殲滅了大別山國民黨殘匪,活捉敵中將總司令汪憲以下1.5萬餘人。

新中國時期

1950年5月,任湖北軍區司令員。

王樹聲學習中王樹聲學習中

1951年8月,任中央革命老根據地訪問團鄂豫皖分團團長,熱情慰問革命老戰士和父老鄉親,挨門挨戶訪軍烈屬,深切關心老區建設。

1954年1月,籌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軍械部,致力于研究改善武器裝備,加強部隊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建設。2月,任中南軍區司令員兼湖北省軍區司令員。還出席了第一屆全國人大第一次議。9月,任國防委員會委員、國防部副部長。

1955年3月,任總軍械部部長。9月,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大將軍銜,並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1956年9月,出席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當選為第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

1959年4月至6月,參加中國人民軍事友好代表團訪問蒙古、東德、波蘭、羅馬尼亞、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阿爾巴亞七國。

1959年11月任軍事科學院副院長,協助院長葉劍英元帥致力于軍事科學的研究工作。

1960年,組織領導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各種條令條例的製訂工作,還參加徐向前主持的紅四方面軍戰史編委會的領導工作(至1973年結束)。10月,出席軍委擴大會議。

1961年2月,向中央軍委副主席劉伯承徐向前聶榮臻匯報《合成軍戰鬥概則》、《連以下步兵戰鬥條令》、《空軍飛行條令》的製訂情況。

1961年至1963年,主持籌建軍事科學院軍事技術直觀教研館,建成後的該館分設9個教研所,成為對幹部進行軍兵種知識和合成軍知識教育的基地。

文化大革命

1969年4月,出席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當選為第九屆中央委員會委員。

1970年3月,遵照中央軍委和周恩來總理的指示,帶領軍宣隊進駐七機部等國防工業口,對其所屬院、所、廠實行軍管。

王樹聲將軍王樹聲將軍

1971年6月,出席軍事科學院第一屆黨代會。11月30日,陪同周恩來總理接見阿爾巴尼亞軍事代表團。

1972年1月,遵照中央軍委的指示,帶領11人組成的“學習調查組”赴南京軍區調查,為軍委擴大會議的召開提供第一手材料,向軍委寫出了林彪對軍隊建設進行破壞情況的調查報告。2月,陪同周恩來總理會見美國總統尼克松。以國防部副部長名義邀請坦尚尼亞軍事代表團來華訪問。陪同董必武代主席,接見斯裏蘭卡總理班達拉奈克夫人。10月,以國防部副部長名義邀請秘魯軍事代表團來華訪問。11月,任軍事科學院第二政治委員,黨委第二書記。

1973年8月,出席中國共產黨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當選為第十屆中央委員會委員。

病逝

1974年1月7日,王樹聲在北京逝世,享年69歲,1月10日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禮堂舉行了隆重的追悼會。1987年,家鄉人民根據王樹聲的遺願,將他的部分骨灰安葬在他曾經戰鬥過的麻城烈士陵園。

人物評價

他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幾十年來,他在毛主席、黨中央的領導下,在長期革命戰爭中,在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中,忠于黨,忠于人民,努力學習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貫徹執行毛主席革命路線,艱苦奮鬥,積極工作,誠懇坦白,聯系民眾,勤勤懇懇地為人民服務,為革命事業貢獻了一生。

人物軼事

善射將軍

將軍善射,于紅四方面軍有“神射手”之稱。1927年黃麻起義時,王樹聲​將軍率領農民自衛軍守麻城。敵紅槍會萬餘人攻之。將軍登城北門,見敵蜂擁蟻行而至,為首是一紅衣“師爺”。將軍取步槍,推彈上膛,射之,“師爺”應聲倒地,群匪四散逃命。紅四方面軍老戰士董國元言,長征途中某日,見王樹聲將軍為紅軍戰士授短槍射擊要領。將軍舉駁殼槍,指一座屋頂言:“我打右下角翹起的三片瓦”,話音剛落——啪、啪、啪!三片瓦被擊得粉碎。“文革”中某日,將軍為其子表演射技,以氣槍擊梨樹上的梨子,連發三槍,三隻梨相繼墜地。其子撿之,見三梨竟完好無損,蓋彈丸均擊于梨把上也。該年將軍已逾花甲。

打劫自家

紅軍時期。有一次夜裏,王樹聲帶上幾個紅軍戰士,潛回村裏,去搶劫自己的叔阿麼家。隊伍破門而入,放話要錢。在朦朦的月光中,叔阿麼認出了王樹聲,老人家大吃一驚,當場喊出了他的小名,並對他說:“娃兒呀,你要錢,就直接回來跟叔阿麼說,用不著帶上刀槍來叔阿麼家搶的。”

遭劫下跪

1937年3月13日,紅九軍剩餘的300多人和騎兵師剩下的100多騎兵,編為右支隊,由西路軍副總指揮兼九軍代軍長王樹聲等率領,沿祁連山深處向東跋涉。西路軍失敗後,大家又把兩個行動不便的傷員隱蔽好,王樹聲把剩下的8個人分成兩個小組,分路趕回陝北:王樹聲、杜義德加上營長譚雲保和一個通訊員是一路;李新國和通訊員曹丕堂、秦傳山、周德玖是一路。王樹聲、杜義德、譚雲保等4人與李新國等4人在民勤駱駝店分手後,當天夜裏,王樹聲等4人遇到蒙古土匪(李新國則說是蒙古鹽卡的稅警)的包圍。土匪大聲喊叫著,讓王樹聲他們繳槍。4人沖出房子,見十幾支黑洞洞的槍口在駱駝後面瞄著他們。杜義德拔槍要打,王樹聲大聲製止著。王樹聲“撲通”一聲跪了下來,杜義德等惶惶然,趕緊把他扶起,王樹聲說:“他們是一伙經濟土匪, 要的是我們的金條和槍,不是我們的人。要不他們早就該開槍了。土匪人那麽多,打起來隻能遭受無謂的犧牲;再說,傷了帳篷裏的老百姓怎麽辦,我們的使命是到陝北去,向黨中央匯報。革命戰士不怕死,可死在這裏值得嗎”,3個人被勉強說通,痛苦地把槍和金戒指之類交給了土匪。果然土匪沒有殺他們,並每人還給他們一個金戒指,讓他們作東去的路費。走到靖遠縣境,王樹聲巧遇紅五軍保衛局長歐陽毅。他也是在西路軍失敗後,東返途中輾轉流落到此的;因身體不好,又用光了盤纏,就發揮自己的一技之長,在這裏寫字賣字,想休息一段,再行東去。見到副總指揮王樹聲,歐陽毅喜出望外,便想讓王樹聲給自己打下手,抻抻紙,磨磨墨,等積攢點盤纏再走。王樹聲不屑于此。歐陽毅隻好隨這位副總指揮一起東去。王樹聲生得敦實剽悍,臉上點綴著許多紫紅的酒刺疙瘩,綽號“綳麻子”。一般膽小的百姓見了就怕。在向一家老鄉找飯吃時,王樹聲因與老鄉成年的兒子發生口角,被追逐,先行逃跑。後又遇開明紳士俞學仁,陪他到陝北。剛踏入陝甘寧邊區地界,王樹聲就被幾個紅軍便衣偵察員掀翻在地,捆了起來。押回駐地,首長見了,這才被證明他不是國民黨馬家兵的奸細。那開明紳士俞學仁也陪著受了一場虛驚。這將軍之跪,並非王樹聲的恥辱,倒是他粗中有細,靈活決斷,善於在特殊情況下儲存自己的絕好例證。不然,何以有建國以後的大將王樹聲,何以有大軍區司令員杜義德。

陳賡,粟裕,王樹聲,洪學智將軍陳賡,粟裕,王樹聲,洪學智將軍

革命伴侶

抗日戰爭時期某日,將軍洗頭凈面,著裝全新,勇進門診部,突然對正在值班的醫生楊炬說:“楊醫生,我對你印象很好”楊炬嚇了一跳,臉紅耳赤,扭頭躲進隔壁換葯室。將軍則昂首挺胸,向後轉,退出門診室,不失風度。後來,將軍第二次與楊炬見面,依然昂首挺胸,說:“小楊同志,請你嫁給我。”楊炬無言默許了他。將軍于是與楊炬戀愛一年,遂定終身。

王樹聲與夫人楊炬王樹聲與夫人楊炬

1944年中秋,王樹聲將軍和楊炬一起看望賀龍徐向前。賀、徐都很高興,建議說:“今晚是中秋佳節,就把婚事辦了。”楊炬說:“我們還沒有向組織打報告呢。”徐向前說:“我是樹聲老上級,可以當半個家。”賀龍說:“我是聯防軍司令,完全贊同。”于是強留王樹聲與楊炬當日辦婚事。當日晚,眾將官鬧新房,逼王樹聲將軍與楊炬交代戀愛經過。楊炬羞答答言“他呀,可真厲害!”王樹聲將軍立即回道“她呀,真調皮!”是時徐深吉為之作喜聯:調皮遇厲害;花好見月圓。橫批:革命伴侶。邵式平書寫。中原突圍前夕,王樹聲將軍與楊炬分散突圍。臨別,將軍取與楊炬合影照片,于背面題詩贈之:“久別重逢今又別,不知人月幾時圓?傷思艱險猶嘗盡,誓將奮鬥會中原。”此照片楊炬儲存至今。

公私分明

新中國成立不久,有些沾親帶故地求王樹聲幫忙,想在城市找個工作或弄個一官半職。王樹聲對他們說:“我的職權是黨和人民給的,是用來為黨工作,為人民服務的,沒有絲毫營絲的權利。你們有困難,應該依靠當地政府解決,依靠自己努力生產。”他的親侄女和叔伯侄兒一直在家務農,過著普通農民的生活。

王樹聲(右二)王樹聲(右二)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國家物資供應比較緊張,許多生活必需品和日常用品短缺,糧,油,布等按人口憑票供應。王樹聲要求家人,按北京政府的規定,供應什麽,吃什麽;供應多少,買多少,不能多吃不佔搞特殊。辦公用品,要計車公裏,按規定付費。

擔任國防副部長期間,王樹聲多次出過訪問而接待外賓。每次外賓贈送他的禮品,他都悉數交公。一次,警衛員將外賓贈送他的禮品放到了王樹聲車裏,王樹聲看到後,讓其送給了有關部門。他說:“我這個副部長,是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外賓打交道,禮品怎麽會是贈我私人的呢?公私分明,是革命紀律,今後務必牢記呀!”1972年底,王樹聲的長子王魯光要結婚了。隨著婚期的臨近,家裏除了為新人安排一間房子,一張床和二條新棉被,沒有什麽特別的準備。魯光把放在室外的一個石頭茶幾搬到自己的小屋,找來一快桌布蒙上,又找來兩把舊椅子放在兩邊。王樹聲的警衛看不過去,心想,高級幹部的子女雖不能擺闊氣,但農村老百姓結婚也不至于這樣寒酸啊。于是,他自作主張和魯光商量,將軍事科學院首長休息室的兩把金絲絨面椅子和一張大理石茶幾,暫時借來布置新房,等婚後再歸還。第二天晚上下班時,警衛員將這幾件家具放到了王樹聲紅旗轎車的後備箱裏,準備帶回。王樹聲看到後,嚴厲地問:“你這是幹什麽!”警衛員忙說借給魯光用用,公家的東西不能動,不能拿!”警衛員隻好將東西放回原處。

養花看戲

將軍愛養花,特別喜愛君子蘭。將軍常往同院老花工任師傅家請教養花技術。某日,任師傅患病,恰好將軍到,急奔《解放軍報》社門診部,親領醫生診治。此後每日散步必至任師傅家,問寒問暖,直至任師傅完全康復。王樹聲將軍時任解放軍總軍械部部長。

王樹聲將軍喜京戲,常往北京長安大劇院看戲,尤喜看《空城計》、《轅門斬子》、《霸王別姬》等。“文革”中期間,將軍至京西賓館禮堂看京戲《龍江頌》。演出結束,朱德江青等上台接見演員,江青居中上台,朱德則側行,演員們高呼口號?“向江青同志學習!向江青同志致敬!”將軍憤憤,回家途中罵道?“這個家伙,敢欺負朱老總,向她學習個屁!”

家庭成員

妻子

王樹聲夫人楊炬。1983年離休,現為解放軍304醫院顧問。

子女

長子王魯光。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副理事長王魯光

二子王楚還。

三子王建初。

小女王季遲。

後世紀念

書籍

《王樹聲傳》是中央軍委批準立項,軍事科學院組織專家、學者歷時六年編寫而成。本書編寫過程中參閱大量珍貴文獻資料和檔案,並得到傳主一起戰鬥過的老同志及家人的大力支持和幫助,真實生動地再現了王樹聲大將一生的革命經歷,對其作為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建立者之一和西路軍副總指揮的人生歷程詳細坦陳,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史留下了珍貴的資料。本書經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審定。

影視

《王樹聲征戰豫西》

編 劇:王強 張東

主 演:馬詩弘 張志堅 章艷敏 褚栓忠

紀念館

麻城烈士陵園1979年正式落成。主要景點有黃麻起義和鄂豫皖蘇區革命烈士紀念碑、麻城革命紀念館、王樹聲紀念館、王樹聲大將墓、李碩勛烈士紀念廣場、“紅色中國”音樂紀念廣場等,其中黃麻起義和鄂豫皖蘇區革命烈士紀念碑上面四周鐫刻著華國鋒、葉劍英、徐向前、李先念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題字及題詞。

王樹聲將軍墓地王樹聲將軍墓地

網上“王樹聲紀念館”于2005年5月26日正式開通。為了紀念王樹聲同志誕辰99周年,由共青團中央、中央黨史研究室、國家檔案局主辦,團中央信息辦、國家檔案局辦公室和中青網共同承辦的網上“王樹聲紀念館”

2005年5月26日紀念王樹聲同志誕辰100周年座談會在京舉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