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 -偽氣功大師

王林

偽氣功大師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王林,男,所謂的“氣功大師”。盡管王林的香港居民身份證上寫著出生于1952年,這位氣功師仍然聲稱,自己今年66歲,江西萍鄉人,以“表演隔空取物”見長,自稱“氣功大師”。因為在演藝圈、政商界朋友眾多而聞名,與明星成龍王祖賢利智劉大印,大陸明星趙薇、蔣大為劉曉慶李連傑童非葛軍等的合照讓他在網路大出風頭。

2013年7月,被關註並受到廣泛質疑,其大弟子鄒勇就在7月28日《焦點訪談》揭開了"氣功大師"王林的真面目。

2015年7月13日回萍鄉協助警方調查“鄒勇被不明身份人帶走下落不明”一事。7月15日在深圳被江西萍鄉警方帶走。

2015年8月20日犯罪嫌疑人王林、黃鈺剛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執行逮捕。

  • 中文名
    王林
  • 外文名
    Wang Lin
  • 別名
    氣功大師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江西省萍鄉市
  • 出生日期
    1952年
  • 信仰
    神話傳說
  • 職業
    無業
  • 畢業院校
    自稱"峨眉山拜道士學藝"
  • 主要成就
    自稱“氣功大師”
  • 代表作品
    《中國人》“王林大師寫真”
  • 住宅
    “王府”
  • 生肖
  • 調查人
    司馬南  方舟子  鄒勇

逮捕信息

2015年8月20日萍鄉市公安局安源分局經提請萍鄉市安源區人民檢察院批準,(釋大師你好)對“7·10”非法拘禁案犯罪嫌疑人劉鋒、朱理通以涉嫌故意殺人罪,犯罪嫌疑人王林、黃鈺剛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執行逮捕。

人物經歷

學藝經歷

他的“官方版本”這樣敘述:7歲離家,峨眉山拜道士學藝。他學藝回來上山下鄉,因破壞農業學大寨,“文革”時被關進監獄。中間為了救兩個不該死的殺人犯越獄一次被抓回後加刑。平反後出獄,在深圳開公司,拿到香港身份後回到家鄉。

王林王林

他自己出版的書裏會寫,他在牢裏移來雞鴨魚肉,大吃大喝。手銬腳鐐一扭就開、形同虛設。而實際上,和他一起在江西南昌第四監獄呆了4年的獄友黃招君,對當時的王林印象深刻。他說王林在牢裏常因說大話被揍得鼻青臉腫,他會把子虛烏有的事說得天花亂墜。“聽得我臉上都掛不住”。他在監獄裏沒有見識過王林有什麽功夫,“有就不會被打了”。王林在監獄裏變過空杯來酒,在黃看來並不稀奇,那時在監獄裏是可以弄到酒的。但在牢裏,王林從來沒變過蛇。

黃說王林1987年左右出獄。出獄前,他買了台收錄放合一的三用機,擰到最大音量,放著音樂出了門。“要讓全世界知道自己出去了”。

關于學藝經歷,王林常常語焉不詳。和他一起長大、一起下鄉的街坊歐陽耀南說,在下鄉插隊前,王林從未離開過蘆溪。他跟著街上玩雜耍的人學會了變酒變煙。下鄉後,萍鄉的雜技團到他下鄉的地方表演,看王林在這方面有些基礎,教了他半個月。

王林發跡

江西公安廳長丁鑫發提拔王林

網易新聞—起底王林—“王林被曝曾為中央首長表演變蛇失敗 遁走香港”,記者調查報道:八十年代,“當時耳朵識字、跟外星人對話,什麽怪事都有,所以王林在當時也並未引起大家的質疑。”在南昌市電台工作的李新良(化名)提醒早報記者註意時代背景。當時,他與江西的幾家主要媒體迅速報道了“奇人王林”的事跡。他聽說,時任江西省公安廳長的丁鑫發對王林的特異功能萌發了興趣,安排了四位持槍武警守住放有紙鈔的保險櫃,紙鈔上還特別做有印跡,以測試王林是否真能“意念移鈔”。事後,丁鑫發跟老戰友殷木林聊起這次測試,仍對王林的神奇感慨不已。可見這個前江西省公安廳長還是執迷不悟。

時間,有的報道說是1987年。

意念移鈔”現象,應該說,否定的肯定的都有,“武漢大學宮哲兵教授_新浪部落格”裏介紹自己親自考察重慶人楊德貴遁術,說幾人吃飯期間楊德貴把自己武漢家裏的一批名片遁到現場,他部落格文章“意念移物與隱形空間——昆明超心理學實驗室紀實之一”介紹的雲南大學特異實驗室科研情況也值得更多研究。江蘇蘇州職業大學魔術課教師印大民副教授《關于楊德貴"水遁術"的調研報告》,考察數十次,結論是肯定的。楊德貴自己介紹,說面對大眾表演,一般情況下自己使用魔術,特殊情況下才使用遁術(要耗費功力故不輕易使用)。

1989年前後在南昌開氣功診所

王林被曝曾為中央首長表演變蛇失敗 遁走香港”報道:1989年,肖金水帶著患有風濕病的老母親慕名找到開設在南昌第十醫院的王林氣功診所。他看到,等待掛號的人排起長龍,“每天都有上百號人。”王林熱情地招待了往日的獄友,並連續三次為他的老母親運功治病,分文未取。這讓肖很是感激。肖回憶,王林隔空發功時,他母親“感覺身體裏似有魚兒遊動”,幾次下來感覺腿腳舒服多了,可惜未等把病完全治好,王林又有了新的去處。殷木林告訴記者,其時,江西省委會安排正縣級以上官員夏季去梅嶺避暑,上午開設學習班學習檔案,下午安排有氣功課。也正是在這個時期,王林密集接觸了大量官員,這為他日後強大的政界背景敲下地基。

1992年通過中央六人小組測試

王林王林

據網易新聞—起底王林—“王林被曝曾為中央首長表演變蛇失敗 遁走香港”,及新浪新聞—“氣功大師”王林遭質疑專題—“大師”王林前傳:曾接受中央六人小組測試”等新聞報道。我們知道他以前的一些情況:

1992年3月,王林在江西省體委的陪同下進京參加了中央六人測試小組的測試。時任《人民日報》科技記者的陳祖甲在場見證了多次這樣的測試,他對媒體回憶,在王林之前沒有一個測試是成功的,許多氣功師拒絕接受測試,或者在測試失敗後稱自己受到幹擾。王林欣然接受,他成了全國首個通過人體科學鑒定組鑒定的氣功師,檔案編號“001”。

中央六人測試小組也被一些人稱作國務院人體科學鑒定組,其成立背景,報道說是當時錢學森張震寰代表的國防科工委支持人體科學研究,而于光遠代表的中國社會科學院、周培源代表的國家科委反對,中央成立了由國家體委主任伍紹祖、衛生部長陳敏章等組成的測試小組,以解決某些矛盾、取得共識。

所謂給蘇哈托總統空手取毒瘤

李冰冰與王林李冰冰與王林

王林說自己當時給印尼總統蘇哈托空手取毒瘤,還被印尼國防部長等請去治療,這些事流傳廣泛,可惜CCTV沒有去調查,我們不知道真相如何。

能不能空手取毒?應該說,需要權威科學界的大量科學實驗,沒有大量實驗之前不好輕易肯定或否定,因為正反說法都有,《江南晚報》1999年12月5日文章《陳劍秀應戰司馬南 重慶有人欲取1000萬》,說重慶市星光絕技藝術團團長陳劍秀11月30日正式向司馬南提出應戰,欲以自己的氣功空手取毒法實驗摘取司馬南懸賞的1000萬元人民幣,陳劍秀等當著記者的面給司馬南辦公室傳真了“應戰書”,稍後,記者與司馬南辦公室聯系,對方海小姐說已收到了,但最後司馬南沒有回應。

明星朋友群集

王林畫冊裏,有很多明星朋友,如馬雲、李連傑王菲李亞鵬成龍趙薇朱軍夫婦等等,國內外的高官及其親人也有一批,還有蘇哈托、柯林頓等一批總統級高官。

事件發展

王林事件時間表

2013年7月22日新京報首發《隱秘“大師”王林的金錢王國》,引發社會強烈關註。王林承認曾經放過高利貸,同時被指以收徒騙取巨額錢財。

馬雲、王林、趙薇合影馬雲、王林、趙薇合影

2013年7月26日新京報報道顯示,王林涉嫌在自然保護區違規建別墅,賣“假酒”陷糾紛。

2013年7月29日 對王林涉嫌非法行醫,江西萍鄉蘆溪縣衛生局稱正開會研究。

2013年7月30日 王林與“徒弟”購房糾紛案二審開庭,王林與鄒勇均未到庭,傳王林已去往香港;蘆溪政法委督促查王林;峨眉武術研究院否認王林峨眉學藝。

2013年8月1日 王林被曝出香港公司曾投資宜春建設重點工程,政府曾給該項目優惠政策,知情人稱其在當地關系網深厚。

2013年8月3日江西省衛生監督所稱,已針對“氣功大師”王林涉嫌非法行醫展開調查,並公布舉報方式,但未收到舉報。

2013年8月4日 江西蘆溪縣公安局對王林涉嫌非法持有槍支立案調查。

空盆來蛇,對他的追隨者來說是無可置疑的奇跡。他跟身邊人有過更生動的解釋:在掀開盆子前的0.01秒中,他的意念出竅,到野地裏抓蛇,放入盆中。對于司馬南的叫板,王林最開始不屑一顧。說著說著,突然激動起來。他站起身,雙拳緊握,屈臂橫在眼前。大喝一聲,打了一套拳。最終的定格是金雞獨立,食指和中指死死地指向一個點。“你司馬南吃幾碗飯,敢和我叫板?我用氣功隔幾十米都能戳死你。”王林怒道。

他會提到自己的特異功能在日本經過17個科學家7天7夜測試,被專門報道。美國情報部門請他出國定居,承諾給他70張綠卡,而他舍不得家鄉不肯去。

此外,司馬南還對王林的其他言論進行了駁斥,比如美國中情局給王林70張綠卡,司馬南說:“一張綠卡就夠了,給你70張綠卡幹什麽呢?王林先生這種說法,明顯是對美國人智商的羞辱。更何況綠卡不歸中情局管,而是歸美國移民局管。”

2013年7月28日,央視多檔節目聚焦“氣功大師”王林。《焦點訪談》以《“神功大師”的真面目》為題進行報道;《面對面》欄目採訪了首報此事的新京報首席記者張寒。《焦點訪談》評論認為,應該讓王林見識一下法律的功力。

江西蘆溪縣委常委、宣傳部長龍軍在電話中表示,已看到央視相關節目,無足夠證據控製王林,當前仍在了解王林的情況。蘆溪縣衛生局副局長黃英勝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對于王林涉嫌非法行醫的處理,局裏將開會研究。對于王林的態度,分管的衛生局領導已經在焦點訪談中表過態了。

2013年7月28日,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欄目播出並曝光了王林的騙人行為。

揭秘騙局

2013年7月26日,在媒體接連報道幾天之後,記者來到江西省蘆溪縣。位于蘆溪縣城人民西路上的“王府”顯得異常安靜,這是王林眾多別墅中的一座,王府大門緊閉,隻有兩座金燦燦的石獅子守在門口。記者在大門口拍攝時一位男子走了過來,阻止記者的拍攝。隨後這位男子回到王府,緊關大門。

與此同時,王林的手機一直無法接通。不僅記者見不著他,平日一直在他身邊為他工作的一些人也見不著他了。

自媒體報道之後,曾經十分高調的王林就不見了蹤影。那麽這位自稱身懷絕技的氣功大師,平日裏是如何修煉的呢?據知情人透露,他平時在家裏從不練功。

740萬買價值11元“秘笈”

王林的神功如何,他曾經的“關門弟子”鄒勇稱,2008年他拜王林為師,王林從深圳運來一輛勞斯萊斯,他說已經交了20萬定金,馬上要提車了,這輛車總共是760萬,剩下餘款要鄒勇去交。鄒勇問他,這個算借的還是算什麽。王林說人家交一個多億他都沒教,這740萬就算拜師費吧。

王林送給他一個蓮花蒲墊,讓他打坐,還有號稱幾代單傳的秘笈,鄒勇卻什麽都沒練成。

鄒勇表示,這樣一本“萬法歸宗”不是罕見的秘笈,隻不過是道教符咒書中有代表性的一本,在淘寶網買一本隻需11元錢。鄒勇找他去理論,王林說你跟我鬥,不會有好結果,讓你一個月全身腐爛死掉。而半年多過去了,鄒勇沒有任何反應。

“妙手回春”故事多為杜撰

王林的功法並不靈驗,其他的本事又如何呢?除了變蛇等,更神的還有他四處炫耀治病救人的傳奇。在王林通過香港一家出版社出版的《中國人——王林寫真》一書中,記載了不少他妙手回春的“神奇故事”。

書中舉例,王林治愈過遼寧沈陽千岩寺一位凈光法師的肝癌,這個故事是真的嗎?經記者查詢,遼寧沈陽根本沒有千岩寺,隻是在錦州有一家青岩寺,凈光法師更是無從考證。同樣的謬誤隨處可見。書中說江西省興國縣南作鄉郵電所陳棹彩之子,半身癱瘓,也被他治愈。事實上江西省興國縣根本就沒有南作鄉。

回到香港

2013年7月30日,他在位于香港金鍾太古的一間寬敞明亮的時尚酒店接受了《紐約時報》的專訪。他表示自己當前不打算回到中國內地,因為他一直在這裏躲避記者,同時也是為了躲避中國官員。

王林王林

王林對辦案機關稱,2010年,他在裝修蘆溪賓館時,佘小年“提出拿出一筆錢支付我搞裝修,方便我的朋友來這裏玩,住得好一些”。

據佘小年本人供述,其是在2010年3月去江西蘆溪縣找王林“消災”的。回來後即打電話給某“中”字頭特大建築企業子公司的一位負責人,要其匯款150萬元給王林“修廟”。

王林稱,2010年3月29日,他提供給佘小年的個人銀行賬號先後收到匯款兩筆,一筆90萬,一筆60萬,“是從湖南的銀行匯過來的,不是以佘小年的名字付的。”

據悉,是佘小年將該賬戶告訴了上述行賄公司,行賄公司又讓兩個下屬施工隊套取出資金後,分別匯給王林。

調查審理

湖南銀劍律師事務所鄭貼僑律師表示,在他的名為《中國人》的書中,提到之所以可以空盆變蛇,是用意念搬運。而曾有人發現他在一個福建人那裏買蛇。還有人在他的花園裏發現了一大堆被埋的蛇骨。試想,這也許是他斷蛇復活之後的那些犧牲品。這些就是王林偽造事實,讓人們產生錯誤認識,從而支付錢財給他,包括那些名人。可能構成詐欺罪。

另外,王林曾表示“我不放高利貸,哪裏來幾千萬給老百姓?”在這裏王林承認自己在放高利貸,隻有銀行才可以從事信貸業務,他從發高利貸收獲了幾千萬,這是否構成了非法經營罪,學過法律的人都知道的。

“氣功大師”王林2013年7月被曝非法行醫,江西萍鄉市蘆溪縣稱成立專項調查組進行徹查。時隔近2年,萍鄉市衛計委表示,該市近兩年來多次組織開展打擊非法行醫集中行動及專項整飭,未發現王林“非法行醫”的有效線索和證據。

2015年7月16日凌晨,王林在深圳被江西萍鄉警方帶走調查。

發達軌跡

文章報道

《氣功師王林發功時甲襞微迴圈和心電圖的改變》,《按摩與康復醫學》,1991年第02期,宋廣太楊德華;徐洪珊;塗益建;

王林王林

《江西有個王林》,《中國氣功科學》,1994年第Z1期,袁雪草,艾歲涵

《“大師”王林背後的若幹個為什麽》,《民主與科學》,2013年,徐迅雷

《關註度——“氣功大師”走下神壇》,《移動信息》,2013年,刑青會

生財之道

王林的財富在短期內迅速膨脹,很快成為江西萍鄉首富。蘆溪當地一些做實業的老板起初並未看見王林做過什麽,但他卻很快暴富。這讓他們對王林賺錢的方法表示懷疑。 在熟悉王林的老板們看來:“不管你是暴發戶,還是做實業,總得做點什麽事才能發財。”而在一些老板多次打探後,王林甚至直接透露他曾倒賣過軍火。盡管這個說法並不可靠,但仍然讓王林周邊的朋友深信不疑,“要不他怎麽會那麽富有”?其實梳理王林的暴富之路,不外乎發功治病、收拜師費、替人辦事、倒賣房產和放高利貸這5個生財之道。企業家、江西省人大代表鄒勇為拜王林為師,僅拜師費就花了500萬,之後還被索要名車和黃金等。鄒勇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自己有好朋友找師傅看病,一次都是幾萬元,這還是徒弟介紹給的“人情價”。而若無熟人介紹,要價更高。一個官太太在王林那裏治病花了近2000萬。王林則自稱曾給5萬人看過病。

利用師徒之誼,王林在2006年引薦鄒勇找到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申請下一個貨場,王林事後收受鄒勇的禮金和勞務費總計1740萬元。按照蘆溪當地官方的說法,王林最早以港商身份以超低價收購的蘆溪賓館,轉手賣給了房地產商,“在這中間賺了至少上千萬”。多位熟悉王林的萍鄉老板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王林的收入中,相當可觀的一部分來自于放高利貸,其中包括開地下賭場放高利貸。一名熟悉王林賭場的當地老板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王林利用開地下賭場放高利貸發財,這在“圈子裏”是公開的秘密。享有“江南煤都”之譽的萍鄉,有不少老板都有賭博的嗜好。但賭博隻能在王林那裏賭,因為“在別處不安全,不受官方保護”。

據曾為王林的賭場看過場子的知情者透露,開賭場放高利貸需要勢力,王林在此方面則擁有豐富的人脈,換了別人肯定玩不轉。王林也不避諱其放高利貸賺錢,他認為想要放高利貸、避開法律監管,就得按國家要求,借錢的利息不能超過一分二。為了得到更多的好處,在放高利貸的過程中,除利息外,王林還設立其他名目,比如保管費等。時代周報記者獲悉,萍鄉一名企業家在走投無路時,曾向王林借一個多億的高利貸,最後利息與保管費等算到一起,相當于七分息。這名企業家最高時每天要支付給王林300萬元的利息。他被追債後不得不將公司的所有股份、家裏的房子甚至妻子的嫁妝全部交給王林。

慈善經歷

王林和蘆溪縣的普通人很少來往。他更多的是和官員、明星打交道。但他過年會給貧困戶捐米、油、肉和魚。民政局社會救助管理局副局長潘忠伍說,在他任上,王林已經堅持了10多年。多時(捐)幾百萬,少時也有幾十萬。“這算得上實實在在給老百姓做了事。”潘忠伍說。

在王林家裏,他找出那些貧困戶的名單,拍得很響,“有錢人多了,誰能像我堅持這麽多年?我不放高利貸,哪裏來幾千萬給老百姓?”他多次提到自己的捐款資料,有時候說一年六七百萬,有時候說一年上千萬。除了每年的捐贈,王林還提起他捐給政府的建勛寺。“這個寺廟花了我1.3億。”據李密說,寺廟花的錢沒這麽多。王林張羅了很多名流朋友,“他沒花什麽錢”。王林不這麽認為。寺廟的功德碑上刻著王菲、李亞鵬等人的名字。王林說雖然有那麽多人名,但更多的是他為了給朋友面子。 “錢基本上都是我出的”。他隨手拍了下廟門口的石獅子,“你知道這多少錢嗎?漢白玉的,200萬。”慈善為他贏得了一些聲譽。曾經認為他為人傲慢的人,經過這幾年,也會說起,他每年堅持幫貧困戶,不容易。

授予大師

2013年8月5日,蘆溪縣縣委常委、武功山管委會主任賈春輝向媒體澄清,該稱號是武功山景區授予王林的,並非蘆溪縣縣委授予。

王林(右)王林(右)

早前蘆溪縣電視台新聞報道影片顯示,武功山管委會曾經為王林舉行授牌儀式,授予王林“武功山大師”稱號,時任萍鄉市政協主席、蘆溪縣縣長、縣政協主席、武功山管委會主任出席授牌儀式。

該報道稱,授予王林“武功山大師”稱號,“感謝王林大師對武功山開發的支持,並希望王林大師一如既往地支持家鄉武功山的開發,利用他的聲譽,為武功山多做宣傳。”

治病傳奇

“氣功大師,萍鄉首富。”在萍鄉,幾乎每個人都能說出王林的故事。

關于他治愈印度尼西亞第二任總統蘇哈托的事,是議論他傳奇最好的憑證。“治好總統能是假的?”

王林在蘆溪的宅子叫王府,一幢五層別墅,帶後花園。與縣政府一牆之隔。別墅裏,有兩層專門放他和官員以及明星的合影。明星的合影多到王林懶得一一介紹。他更多地讓人註意他和外國國家元首的合影。他與蘇哈托的合影,以及所謂的蘇哈托寫給他的題詞,時間是1994年,他熟練地背出題詞“感謝上帝喚來了大師,治好了我和夫人的病,願上帝賜福于大師”。這些合影看上去年代久遠。看上去照片裏也是蘇哈托本人,旁觀者很難辨出合影的真偽。

在他的《中國人》一書中,有關于蘇哈托會見他的故事。大師拒絕吃蘇哈托的米糕,總統周圍的文武百官嚇得拜倒在地,因為拒絕總統(皇帝)是要殺頭的。這一段用來襯托王林的鎮定自若、談笑風生。

他手機裏有張照片。是對著俄羅斯國防部長的後背發功的場景。他說這是前不久剛剛見過的。問國防部長是什麽病。王林嚴肅起來,“這是機密,不要隨便問。”王林常常說,“我治好的病人有5萬”。話又不會說得太滿,他說病也有治好的,也有治不好的,看緣分。他也不再提用氣功治病,而是說用手法和草葯。他的秘書雷帆提到大師的艱辛:用氣功給腦瘤患者治病,因為太過用心,7個腦瘤侵入大師的腦子,閉關很久才把腦瘤治好。

跟隨王林十多年的李密(化名)說,王林很少給在地人治病。對于王林所說的治病免費,他說偶爾也會免費,但能請王林治病的都是富人,“給錢絕對不會少”。他說,2012年曾經有人來找“大師”治病,“大師”見來人沒開車,直接拒絕

出版寫真

中國人》王林大師寫真,這本書著作權頁上寫著香港海洋國際出版社出版。著作權頁還寫著,該書從2002年到2011年共出了3版,印刷了3次。書裝潢精美,鑲有金邊。這本有367頁的書除了王林幾幅半身像,幾乎都是合影。

王林與成龍合影王林與成龍合影

寫真以與高級別的官員合影為開端。有的合影是與官員相鄰而坐,有的合影涉及四五個人,圖說解釋為在家設宴招待官員及其家眷。更多照片是王林手提“變出”的蛇,與官員合影。

從照片圖說來看,和官員的合影時間都較久遠,多出現在90年代。有一些官員已經去世。照片下面常常標有,“看望大師”“陪同大師”“結為好友”等字樣。

合影涉及一些“治病”的情景。圖說寫著為某官員運氣治病,替某官員診斷等字樣。

書中還有多幅和外國高官(多為東南亞國家)、領導人的合影。相對國內高官,這些照片的圖說常常會講述一個小故事。類似于如何治好病,如何饋贈禮物等等。

與明星之間的合影則顯得更加親密。和趙薇的合影有十幾張,年度跨度很大。從照片圖說來看,照片裏還有趙薇的孩子、家人等。

在和李湘的合影中,圖說稱“李湘是大師的私人秘書”。

“隔斷時間他就會去香港印一批”,李密說王林不會將此書輕易送人,隻有有身份的人才會送。

王林對記者表示,該書成本是1800元,如今很難買到,“在網上能賣到16萬一本”。

人物緋聞

網曝王林曾為女星床上開光 與幹女兒輪吻照曝光

王林與幹女兒調情,神功系魔術曾給女星床上開光。——應該說,這些沒有任何依據的謠言,反映了某些人的文革大字報做法。有網友曝光了“氣功大師”王林與自己幹女兒們的一組“調情”照,照片中王林左擁右抱,還不時向幹女兒們獻吻。

同時,人稱“中國魔王”的魔術師傅騰龍攜眾弟子,在國家會議中心舉行“真相發布會”,意在揭穿一些所謂大師的“神功”真面目。——而記者採訪的江西省前氣功協會卻說與魔術是兩碼事。

王林回應“摟女星開光”稱是朋友妻子和女友

王林回應摟女星事件,稱是朋友的妻子和女友。

山區捐款

2015年1月18日王林現身貴州,以企業家身份向銅仁印江縣沙子坡蘆塘村捐贈4萬元。

當地媒體報道,在2015年1月18日舉辦的中外華人新春聯誼會上,來自法國、泰國等國以及中國香港的企業家們為貴州山區捐款11萬元人民幣,捐贈300件羽絨服,幫助安順、銅仁等地的留守兒童及孤寡老人溫暖過冬。王林以企業家身份單獨向銅仁印江縣沙子坡鎮蘆塘村捐款4萬元。

王林告訴南都記者,小時候是“苦兒子”,也見到很多老人老無所依,逢年過節隻能聞別家的魚肉香,沒少心酸。他說至今已堅持捐款20多年了,最近幾年每年都捐100卡車物資,希望讓“最苦的人也能過好每一天”。

社會評價

大眾評價

說實在的,《隱秘“大師”王林的金錢王國》這篇文章,不是每個人都看到,但是,今天這個“大師”恐嚇新聞就已經告訴了這個所謂大師的基本貨色了。

“氣功大師”王林(右)在表演“氣功大師”王林(右)在表演

何為大師,應該有大修養,大學問,大品德,他們處事不驚,不急不躁,能夠超凡脫俗,能夠遊刃有餘地處理各種問題。所謂大師,應該是心平氣和的,應該是面帶微笑的,應該是穩如泰山的。

然而,這位“氣功大師”,竟然出口咒人了,這當然不是大師作為,這分明是潑婦的表現,分明是氣急敗壞,分明是醜陋猖狂,哪裏還有大師的影子,活脫脫一個跳梁小醜

言為心聲,這個所謂“大師”在詛咒別人的時候,已經很好的證明了他的修養低劣,他的品德畸形,他的學問淺薄,這樣的人竟然還以“大師”自居,實在是對“大師”這個稱謂的褻瀆。

如此之人,竟然還是“大師”,真不知是怎樣的人信奉這個大師,著實讓人困惑。現實生活中這樣的所謂“大師”不乏其人,他們抓住了人們的心理需求,招搖撞騙,財源滾滾,一旦騙局被揭穿,就立即氣急敗壞,醜態百出,凶相畢露。奇怪的是,這樣的“大師”卻總有生存空間,前赴後繼,層出不窮,長江後浪推前浪,到底是什麽原因,什麽樣的土壤培育起來這樣的所謂大師呢?這值得人們深思。

社會在進步,文明在提升,經濟在發展,社會節奏越來越快,在這個快中,有些人的思想蒼白了,精神萎靡了,情感枯竭了,道德失落了,他們急于彌補,急于尋求慰藉,于是,這些所謂的“大師”就橫空出世了。

“大師”橫行的背後是“大虛”的泛濫,正是因為人們的精神太虛無,才有了“大師”的太猖狂。

“大師”恐嚇是不打自招,是醜陋自白。面對這樣的“大師”,那些信奉大師者應該羞愧了,應該臉紅了,真正的“大師”是人們自己,好好沉淀自己的思想,好好修養自己的品格,好好純凈自己的精神,這才是擺脫大虛,實現大充實的最好辦法。

這醜陋的行徑令人作嘔,這可笑的言論令人心寒——為什麽這樣一種人卻能受到人們的追捧?為什麽這樣的嘩眾取寵的行為會有人欣賞?到底是社會的陰暗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程度,還是人們這個所謂的“底層民眾階層”就應該養著這樣的可笑的小醜?

看看這是個什麽樣可笑的“大師”吧,與人些許方便便以此為傲,這是什麽?

可笑之至!

最令人可笑的是,當地民政部門的態度,竟然就因為一點點的所謂的“善舉”而縱容姑息,甚至還隱晦的表示贊揚,當真是厚!顏!無!恥!!

他們的錢是哪裏來的?就是我們這些底層提供給他們的!但是看看那些所謂的“明星大腕”們拿著這些錢做了什麽吧!

那些經紀人隻公布了捐款數量,但是他們敢不敢將他們的各項開支全部公布做個對比?

他們不敢!

讓我們反思吧,為什麽這種可笑的小醜會層出不窮?難道是因為娛樂圈不停的娛樂大眾,他們也需要“娛樂”的原因?那麽會不會有一天我們的女兒就會成為他們“娛樂”的對象?!

這個所謂的“大師”,竟然會因為“沒開車來”就拒絕治病,那麽它(請一切動物原諒我是用這個字,因為“他”是對人類的玷污)可能會真心的“捐款”做“善舉”嗎?

那不過是收攏人心,玩弄愚民的手段罷了。

媒體評論

王林這個名字,突然變得熱鬧起來。這個曾經“引無數官員、老板、明星競折腰”的所謂“氣功大師”,出獄20餘年來一路暢通無阻,長盛不衰,不能不說是個奇特的現象。是誰捧紅了他,是誰把他扶上了神壇?

“氣功大師”王林在表演“氣功大師”王林在表演

據了解王林的人介紹,自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王林就成了當地某些領導幹部的“寵兒”,能看到“王林變蛇”成為當時的一種特殊待遇。久而久之,人雲亦雲,以訛傳訛,在一些領導幹部眾星捧月式的頂禮膜拜中,王林成為了手眼神通、無所不能的“大師”。這些年來,官員們鳴鑼開道,企業家及時跟進,歌星影星來湊熱鬧,王林一時風光無限。

社會上何以把這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戲法奉為氣功,而且深信不疑?領導幹部、著名企業家、著名歌星影星,怎麽會被那些登不上台面的江湖伎倆所蠱惑?不妨說,王林,隻不過是官場炮製出來的一個演技並不高超、卻遲遲不肯謝幕的蹩腳演員,同時也是窺探某些官員內心貪婪無度、心靈醜陋的一面鏡子。鏡子中折射出的某些現象,很值得仔細分析一番。

王林們是某些官員的精神鴉片。有的官員意志衰退消沉,精神萎靡不振,工作不認真、經濟有問題,心理上自然不安全,于是在封建迷信中尋找寄托,在渾渾噩噩中打發時日。不少官員熱衷于燒香拜佛和算命看相,祈求升官發財。蒼蠅不叮無縫的蛋,這就給了王林們乘虛而入的縫隙,招搖過市的空間,發家致富的門道。而有的企業家要送大師們錢財,無非是看中了大師和官員之間的關系網和利益鏈。于是乎,這些人對王林們言聽計從,深信不疑,甚至拜把結盟,稱兄道弟,甘願為他們宣傳迷信提供平台,豈不悲乎!

王林們被某些官員當作救命稻草。中國有句老話: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因為官場上有的人做了虧心事、心裏又有鬼,于是求神問鬼,裝神弄鬼,最後,弄巧成拙,醜態百出。王林曾對劉志軍說,要幫他辦公室弄一塊靠山石,“保你一輩子不倒”。而劉志軍作為黨的高級領導幹部,竟然不顧官德和人格,屈尊于一個江湖人士,寄托于一塊石頭,終成笑柄。

可以確定的是,王林們的精彩表演和連蒙帶騙,既成為不了某些官員們的心靈雞湯,更成為不了他們的救命稻草,最終隻能是某些官員的致命毒素,成為加速他們墮落和滅亡的催化劑。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不少落馬的貪官,大都與形形色色的王林們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哪個“大師”慈悲為懷,救人于水火中,勸這些貪官們懸崖勒馬。如果“大師”真的有愛心善心,為何不在得知內情時勸其自首,難道這不是真正的“功德無量”?

對于那些不信馬列信鬼神、不問蒼生問鬼神的少數官員,有必要大喝一聲,是該夢醒的時候了。靠王林們算命佔卦、保財保命終究是靠不住的。最終還是要講黨性、講正氣,遠離裝神弄鬼之徒,遠離心懷鬼胎之輩,堂堂正正做人,依法依規辦事,一心一意為人民民眾服務。做正了人,做好了事,人民才會記住你。

香港媒體:關註事件動向 但未直接接觸王林本人

由于王林現身處香港,香港在地主流媒體已開始關註事件發展動向,對王林在內地涉嫌非法行醫、藏身于香港等內容進行報道。不過,暫無香港記者直接採訪到王林本人。

名人評論

方舟子斥其行騙

“氣功大師”王林在表演“氣功大師”王林在表演

互動百科首席科學顧問方舟子在微博直言王林就是騙子:“馬雲、趙薇、李連傑的師傅王林‘大師’是這麽表演用意念‘吹斷筷架’的:右手接過完好的筷架,偷偷扔掉,從隱藏的左手接過已敲斷的另一個筷架,然後吹噓他吹斷了。”

馬雲把簡單的江湖騙術當成了超越科學的魔幻術,要用江湖騙術來證明真理,自己迷信江湖騙子還要指責別人迷信,這就難怪會一再去拜江湖騙子為師了。

馬雲表態

馬雲在微博上說,“常有朋友指責我去探視"非科學"的東西。對未知的探索,欣賞和好奇是我的愛好,即便是魔幻術,挑戰背後的奧秘也快樂無窮。好奇心讓人受益。人類很容易以自己有限的科學知識去自以為是的判斷世界。科學不是真理,科學是用來證明真理的。過度的沉溺信仰和迷失信仰都是迷信,今天我們是後者。永保好奇”。

司馬南發文稱其都是江湖騙術

獨立學者司馬南在網上發文表示這些都是王林的江湖騙術。他在微博上出1千萬人民幣邀請王林到北京進行一場“短兵相接的可選驗證”。而王林則稱自己的特異功能“在日本經過17個科學家7天7夜測試”的考驗,並聲稱能用氣功隔幾十米戳死司馬南。

王林事件

事件背景

王林是江西萍鄉市蘆溪縣人。上個世紀80年代末王林以所謂氣功絕技被傳得神乎其神。鄒某是江西天宇燃料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2002年經人介紹與王林認識。鄒某曾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聲稱,2009年以500萬元“拜師費”後成為王林“弟子”,陸續被王林索要近300萬元的財物。王林此前表示沒有接受別人的錢財,更沒有利用氣功作為斂財手段。王林借助微博等渠道發布訊息稱,鄒某因房屋糾紛,事實上欠他3300萬元,並經江西省萍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要求鄒某返還欠款。2013年7月30日,記者在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旁聽了這起房屋糾紛案的二審庭審,二審開庭原因為鄒某不服一審判決,提起抗訴。由于雙方糾紛,王林與鄒某“師徒”開始了長達兩年的利用媒體等手段互相揭發、舉報的過程。王林與其“關門弟子”江西商人鄒某的是非恩怨是“王林事件”的導火索。

王林與鄒勇王林與鄒勇

事件經過

2015年7月9日11時許,鄒勇獨自駕駛一輛卡宴打算去洗腳,但在路上被不明身份男子將鄒勇塞進一輛遮擋號牌的雷克薩斯SUV,此後鄒勇失聯。當地有關部門接警後部署警力調查,發現鄒勇時,已被碎屍並拋屍鄱陽湖。屍體是通過DNA鑒定才最終確認是鄒勇。

王林因涉及關門弟子鄒勇被殺一案而被江西萍鄉警方批捕。萍鄉市公安局安源分局出具的拘留通知書顯示,警方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八十條之規定,于7月15日凌晨5時,將涉嫌非法拘禁罪的王林刑事拘留,並羈押在萍鄉市看守所。

相關事件

江西警方在辦理王林案件中發現,辦案民警鍾某與王林前妻、情婦勾結,幹擾辦案,企圖為王林開脫罪責,並收受王林前妻、情婦賄賂。此案已由公安部直接辦理。

2016年7月19日,江西省公安廳官方網站在“關于落實省委第一巡視組反饋意見整改情況”的通報中稱,“針對萍鄉市公安局民警在辦案中通風報信、收受賄賂、泄露警務工作秘密問題,已將當事民警移送司法機關處理,並追究6名領導幹部責任,其中行政警告4人、記過1人、記大過1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