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君出塞

王昭君出塞

昭君出塞:中國歷史上的一個真實故事。王昭君,名嬙(音qiáng),字昭君,原為漢宮宮女。公元前54年,匈奴呼韓邪單于被他哥哥郅支單于打敗,南遷至長城外的光祿塞下,同西漢結好,曾三次進長安入朝,並向漢元帝請求和親。王昭君聽說後請求出塞和親。她到匈奴後,被封為"寧胡閼氏"(閼氏,音焉支意思王後),象征她將給匈奴帶來和平、安寧和興旺。後來呼韓邪單于在西漢的支持下控製了匈奴全境,從而使匈奴同漢朝和好達半個世紀。後來也有根據這個故事創作的詩歌、琵琶曲、戲劇、電視劇等藝術作品。

  • 中文名稱
    昭君出塞
  • 外文名稱
    zhao jun chu sai
  • 時    間
    漢朝
  • 釋    義

歷史故事

​王昭君,名嬙(音qiáng),字昭君,原為漢宮宮女。公元前54年,匈奴呼韓邪單于被他哥哥郅支單于打 昭君出塞(13張)敗,南遷至長城外的光祿塞下,同西漢結好,約定“漢與匈奴為一家,毋得相詐相攻”。並三次進長安入朝,向漢元帝請求和親。王昭君聽說後請求出塞和親。她到匈奴後,被封為“寧胡閼氏”(閼氏,音焉支,意思是“王後”),象征她將給匈奴帶來和平、安寧和興旺。後來呼韓邪單于在西漢的支持下控製了匈奴全境,從而使匈奴同漢朝和好達半個世紀。由呼韓邪單于殺兄(攻打哥哥郅支單于)可見在那個時代親兄弟明算賬;權利的魅力無法擋。 西漢到了漢宣帝當皇帝的時候,漢朝又強盛了一個時期。那時北方的匈奴由于內部相互爭鬥,結果越來越衰落,最後分裂為五個單于勢力。其中有一個單于,名叫呼韓邪,一直和漢朝交好,曾親自帶部下來朝見漢宣帝。漢宣帝死後,元帝即位,呼韓邪于公元前33年再次親自到長安,要求同漢朝和親。元帝同意了,決定挑選一個宮女當公主嫁給呼韓邪單于。

後宮裏有很多從民間選來的宮女,整天被關在皇宮裏,很想出宮,但卻不願意嫁到匈奴去。管事的大臣很著急。這時,有一個宮女毅然表示願意去匈奴和親。她名叫王嬙(qiáng),又叫昭君,長得十分美麗,又很有見識。管事的大臣聽到王昭君肯去,急忙上報元帝。元帝就吩咐大臣選擇吉日,讓呼韓邪和昭君在長安成了親。單于得到了這樣年輕美麗的妻子,又高興又激動。臨回匈奴前,王昭君向漢元帝告別的時候,漢元帝看到她又美麗又端庄,可愛極了,很想將她留下,但已經晚了。 昭君出塞圖據說元帝回宮後,越想越懊惱,自己後宮有這樣的美女,怎麽會沒發現呢?他叫人從宮女的畫像中再拿出昭君的像來看,才知道畫像上的昭君遠不如本人可愛。為什麽會畫成這樣呢?原來宮女進宮時,一般都不是由皇帝直接挑選,而是由畫工畫了像,送給皇帝看,來決定是否入選。當時的畫工毛延壽給宮女畫像,宮女們要送給他禮物,這樣他就會把人畫得很美。王昭君對這種貪污勒索的行為不滿意,不願送禮物,所以毛延壽就沒把王昭君的美貌如實地畫出來。為此,元帝極為惱怒,懲辦了毛延壽。王昭君在漢朝和匈奴官員的護送下,騎著馬,離開了長安。她冒著塞外刺骨的寒風,千裏迢迢地來到匈奴地域,做了呼韓邪單于的妻子。

昭君慢慢地習慣了匈奴的生活,和匈奴人相處得很好。她一面勸單于不要打仗,一面把中原的文化傳給匈奴,使匈奴和漢朝和睦相處了60年。昭君死後葬在匈奴人控製的大青山,匈奴人民為她修了墳墓,並奉為神仙。昭君墓即青冢。

後為避司馬昭之諱,昭君改稱王明君。 昭君出塞

“千載琵琶作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在詩人的眼中,王昭君可能是悲傷的,但是不管怎麽樣,王昭君她是堅強的。她為了祖國,嫁給了匈奴人,一路上她翻山越嶺,千裏迢迢地來到匈奴。她無怨無悔,給漢朝和匈奴帶來了60多年的和平。

傳統劇目

劇情:漢元帝後宮美女王嬙(昭君)因不肯賄賂畫工毛延壽,被畫為醜狀。元帝不加召幸,昭君彈琵琶自嘆。終被元帝發現其美,立為明妃,欲斬毛延壽。毛逃亡匈奴,獻明妃畫像。匈奴發兵向元帝索明妃。元帝割愛送妃和親。明妃至匈奴約三事,斬毛延壽。 一名《王昭君》,又名《漢明妃》,《青冢記》。略見《漢書.匈奴傳》,元馬致遠《漢宮秋雜劇》,關漢卿《哭昭君》雜劇,吳昌齡《月夜走昭君》雜劇,明陳與郊《昭君出塞》雜劇及明人《和戎記》傳奇。尚小雲的代表作。後來楊榮環曾改編演出。舞蹈性強。川劇有《漢貞烈》,亦分折演出,秦腔、同州梆子有《昭君和番》,滇劇有《王昭君》,河北梆子、湘劇、徽劇均有此劇目。

史書記載

史書上對王昭君的記載不多,僅僅不足150字。王昭君,名嬙,為西漢南君秭歸人(今屬湖北),元帝時改稱“明君”或“明妃”,是齊國王襄之女,因出身平民,身世詳情沒有考證。17歲時被選入宮待詔。漢元帝時,元帝答應呼韓邪單于提出的和親要求,決定從宮人中挑選一個才貌雙全的宮女,作為公主,嫁給呼韓邪單于。王昭君深明大義,主動“請行”。昭君出塞,實現了匈奴人民向往和平願望,呼韓邪單于封她為“寧胡閼氏(閼氏為匈奴語,王後之意)”。昭君去世後,她的女兒須卜居次、當雲居次、外孫大且渠奢、侄子王歙和王颯等人,都繼續為漢匈和平友好做過努力。昭君出塞六十年,“邊成宴閉,牛馬布野,三世無犬吠之警,黎庶無幹戈之役。”

“落雁”由來

王昭君是古代著名的美女,人們多用沉魚落雁來作為美女的代稱。其中的落雁一詞即指的是王昭君。漢元帝在位期間,南北交兵,邊界不得安靜。漢元帝為安撫北匈奴,選昭君與單于結成姻緣,以保兩國永遠和好。在一個秋高氣爽的日子裏,昭君告別了故土,登程北去。一路上,馬嘶雁鳴,撕裂她的心肝;悲切之感,使她心緒難平。她在坐騎之上,撥動琴弦,奏起悲壯的離別之曲。南飛的大雁聽到這悅耳的琴聲,看到坐在馬車上的這個美麗女子,忘記了擺動翅膀,跌落地下。從此,昭君就得來“落雁” 的代稱。

歷史傳說

西漢南郡與三峽相鄰,江水湍急,日夜咆哮,兩岸懸崖峭壁,怪石嶙峋。然而,在那竹外桃花的地方,也有香溪清澈,柳煙黛色之處,那就是王昭君的故鄉,秭歸,一個出美女的地方。

《後漢書·南匈奴列傳》記載:“昭君字嬙,南郡人也。初,元帝時,以良家子選入掖庭。”在王昭君少有的史料中,尋到“良家子”三個字,作為她的出身,良家子根據史書記載,非“醫、巫、商賈、百工”低賤等人。因此,王昭君在茂林修竹,山間水色之中,在父母長幼,關愛憐惜之下,不慮家中有無,得以保養容顏,精通曲藝,氣質高雅,嬌美脫俗。

民間傳說,王昭君之母,四十不孕,一日進廟求神,夜裏,夢見一輪明月投入懷中,不久生下王昭君。因此,王昭君有皓月之稱,集山水陰柔和天地溫和之氣,與山間溪流,空壑皓月同色

漢元帝建昭元年,下詔征集天下美女補充後宮,王昭君年當二八,仿佛幽蘭獨立,納選入宮。那時,二八年華,心中自然有許多勾劃,但是,後宮與朔漠隻是人生的機緣而已。“故國三千裏,深宮二十年”,入宮對于一個微薄的女子而言,在喜悅之後,有著一懷迷茫。

曹雪芹賈探春遠嫁寫道:“一帆風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園,齊來拋閃。恐哭損殘年。告爹娘,休把兒懸念。自古窮通皆有定,離合豈無緣?從今分兩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牽連。”這不知是否能用在王昭君身上,但是,《分骨肉》之痛人人有之。王昭君帶著一種復雜的心情,在官吏的催促下,啓程離鄉了。 民間傳說,王昭君離鄉時,悲傷的情緒感染了桃花,桃花為之流淚,桃花和著淚水,融入香溪,化作片片的桃花魚。大有“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的意味。

王昭君入宮之後,並未見到元帝,《後漢書·南匈奴列傳》記載:“昭君入宮數歲,不得見御,積悲怨……”王昭君不曾見到元帝,並非她不美,《後漢書·南匈奴列傳》同篇寫道:“呼韓邪臨辭大會,帝召五女以示之。昭君豐容靚飾,光明漢宮,顧景徘徊,竦動左右。帝見大驚,意欲留之,而難于失信,遂與匈奴”,這是王昭君第一次叩見帝王,而帝王也為“豐容靚飾,光明漢宮”所觸動,並且“意欲留之”。然而,王昭君畢竟“入宮數歲,不得見御”,其中原由,葛洪《西京雜記》有所敘述。

王昭君出塞

王昭君入宮之後,按照慣例須由畫工畫了容貌,呈上御覽,以備隨時寵幸。而當時主畫的為毛延壽,“為人形,醜好老少必得其真。”然而,毛延壽生性貪鄙,屢次向宮女索賄,宮女為得召見,大都傾囊相贈。因此,筆底添出豐韻,易醜為美,易美為醜,無鹽成了西施,鄭旦成了嫫母。王昭君家境平淡,更自恃美冠群芳,既無力賄賂,又生性奇傲未肯遷就,因此,畫像平平無奇,“入宮數歲,不得見御”。

王昭君在宮中,除了輕便的作業之外,大多的餘暇用于讀書習字、輕歌曼舞、繪畫與音律,在不斷的充實與磨練中,消磨時光。然而,午夜夢回之時,總有不禁的凄清與孤寂,一寸一寸的年華悄然而逝,時日倍感迷茫。同時,宮女的生活如同囚禁,“籠子外的人想飛進來,籠子裏的人想飛出去”,一切身不由己。宮女的生活最將難耐,寂寞,深入骨髓,痛楚至極卻無法排解,在以淚洗面,強顏歡笑中,寸寸的年華消磨寸寸的青絲,華發褶皺觸目驚心。宮女的生活必然等待,將美好青春鑄成帝王的祭壇,任憑揮霍與享用。一個個漫長的黑夜,一朵朵花盡殘紅,無奈地等待,荒唐地等待,凋謝地等待。同時,宮女的生活必然嫉妒,榮辱與得失,幸喜與慘敗,溫馨與悲怨,一段段思緒,千縈百繞,病態與瘋狂。而王昭君這個位居妃嬪之下的宮女,在數歲之中,默默地、默默地守侯和煎熬.又是一個落葉迷徑,秋蟲哀鳴的夜晚,冷雨敲窗,孤燈寒衾最惹人遐思,家居的時光,兒時的歡娛,如今思緒如麻。她信手拿過琵琶,邊彈邊唱,不盡的是愁思。

“一更天,最心傷,爹娘愛我如珍寶,在家和樂世難尋;如今樣樣有,珍珠綺羅新,羊羔美酒享不盡,憶起家園淚滿襟。二更裏,細思量,忍拋親思三千裏,爹娘年邁靠何人?宮中無音訊,日夜想昭君,朝思暮想心不定,隻望進京見朝廷。三更裏,夜半天。黃昏月夜苦憂煎,帳底孤單不成眠;相思情無已,薄命斷姻緣,春夏秋冬人虛度,痴心一片亦堪憐。四更裏,苦難當,凄凄慘慘淚汪汪,妾身命苦人斷腸;可恨毛延壽,畫筆欺君王,未蒙召幸作鳳凰,冷落宮中受凄涼。五更裏,夢難成,深宮內院冷清清,良宵一夜虛拋擲,父母空想女,女亦倍思親,命裏如此可奈何,自嘆人生皆有定。”

這是後人的《五更哀怨曲》,滿腔幽怨,無限感傷,混合著濃重的鄉愁與一絲絲的憧憬。王昭君大抵在這種思緒中,無聲無息地打發著漫長的日夜,度過了許多消沉的時日。然而“自古窮通皆有定”,命運總在無聲無息之中發生著變化,盡管它在千裏之外

匈奴是我國北方一個強盛的遊牧民族,由于連年的內外戰爭,國力消耗巨大,人民倍受戰亂的痛苦。《漢書·匈奴傳》記載:“匈奴大虛弱,諸國羈屬者皆瓦解。攻盜不能理。”在這種內訌頻繁的局勢下,形成了郅支單于與呼韓邪單于的對抗,而最終呼韓邪單于在漢朝的協助下,殲滅了郅支單于得以歸復單于庭。 公元前33年,呼韓邪單于在且喜且懼之下,來到長安朝覲,以盡藩臣之禮。而漢元帝為了增強兩國的友誼,改年號“建昭”改為“竟寧”,有長久安寧之意。呼韓邪單于入朝時,“禮賜如初,加衣服錦帛絮,皆倍于黃龍時。”同時,呼韓邪單于提出“願為天朝之婿”的請求。漢元帝賜詔說道:“呼韓邪單于不忘恩德,鄉慕禮義,復修朝賀之禮,願保塞傳之無窮,邊垂長無兵革之事。其改元為竟寧,賜單于待詔掖庭王嬙為閼氏。”呼韓邪單于也上書寫道:“願保塞上谷以西至敦煌,傳之無窮,請罷邊塞史卒,以修天子人民。”因此,王昭君出塞之後,邊塞多年無事,就這樣一個宮女的命運連系上了國家的命運。

其實,王昭君在“積悲怨,乃請掖庭令求行”時,也曾反復地思索;而漢元帝面對兩國的安寧時,也曾片刻地躊躇,盡管兩者之間無端多了許多傳說和演義,但是,人心終是人心,恆古不變。當時,漢朝往往以宗室女子冒充公主下嫁番王,然而,在呼韓邪單于來京和親之際,“公主”的人選在重視中卻有勿視。

《後漢書·南匈奴傳》記載:“時呼韓邪來朝,帝敕以宮女五人賜之。昭君入宮數歲,不得見御;積悲怨,乃請掖庭令求行。呼韓邪臨辭大會,帝召五女以示之。昭君豐容靚飾,光明漢宮,顧景徘徊,竦動左右。帝見大驚,意欲留之,而難于失信,遂與匈奴”。

大抵漢元帝選取宮女,按圖索驥,卻舍不得美色,或者聽命于近臣,不知“平平無奇”的容貌中也有國色,未曾審細,一切聽命于有司,代辦妝奩。因此,會有“帝見大驚,意欲留之,而難于失信,遂與匈奴”的情形,這相對于王昭君的求行,躊躇顯得短暫,思索顯得深厚。

王昭君雖處禁宮深處,空對明月,卻在流光徘徊中有所抉擇,當呼韓邪單于挑選闕氏,內外振動時,未幸的宮女要麽出塞和親,要麽深待空宮。前者在飛出籠子的時候,或許順應了自由,順應了歷史潮流;後者在囚禁、寂寞、等待、嫉妒的時候,或許相互傾軋,榮辱得失,或許默默地守侯和死亡。然而,異域的胡邦,人多暴猛,士多驕奢,以氈裘為衣,以羯膻為味,胡風浩浩,胡笳凄蒼,朝見長城杳漫,夜聞隴水嗚咽,冰霜凜凜,肉酪難餐。王昭君又如何選擇?出塞,“昭君入宮數歲,不得見御;積悲怨,乃請掖庭令求行。”

後人在此有所演義,當漢元帝召見王昭君時,望著濃裝淡抹,嬌嬈婀娜的女子,心醉神馳,渾然忘我。香氣在席間飄散,雲鬟霧鬢,黛眉輕蹙,微露一絲的幽怨。而此時的王昭君雲鬟擁翠,嬌如楊柳迎風,粉頰噴紅,艷似荷花映日,兩道黛眉,淺顰微蹙,似嗔似怨,仿如空谷幽蘭。應對之自如,舉止之閒雅,每每使後宮粉黛失色,使帝王憐愛生悔。

此後,漢元帝罪斬毛延壽,于事無補。所謂:“曾聞漢主斬畫師,何由畫師定妍媸?宮中多少如花女,不嫁單于君不知。”後人在演義的同時,也有著自身的幽怨與哀樂,借古諷今,“畫圖省識春風面,環佩空歸月夜魂。千載琵琶作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耳目聽見尚如此,萬裏安能製夷狄。”

然而,“翩翩之燕,遠集西羌,高山巍峨,河水湍湍,父兮母兮,道阻悠長。鳴呼喚哉。憂心惻傷。”這首四言詩《昭君怨》寫出了王昭君出塞時的凄婉與反側,胡笳悲鳴,駿馬賓士,飲腥食膻,胡邦異俗,在千裏黃塵之外,萬重關山之間,已經天涯一方了。

民間傳說,王昭君攜著琵琶,隨著垂老的呼韓邪單于,走在黃沙漫天的塞外,一個人在幽思自嘆,自怨自艾之中,百無聊賴,無由解愁,望著天邊的大雁,彈起琵琶,一首《出塞曲》,無限感傷,混雜著濃重的鄉愁和一絲憧憬,聲聲催人淚下,而天邊大雁,望著驚艷的女子,聽著凄婉的琴聲,紛紛撲落于平沙之上,遂成“平沙落雁”于世絕唱。王昭君到匈奴之後,封為寧胡閼氏,開始了異域的生活。

在匈奴這片黃塵滾滾,孤鴻南飛,牛羊遍地,青草連天的土地上,王昭君生下一子,稱作伊屠智牙師,封為右日逐王。然而,在建始二年,短暫的婚姻生活之後,呼韓邪單于與世長辭了,那年王昭君二十四歲。一個中原的女子,在胡地習慣了羊奶,住慣了氈帳,學會了騎馬射豬,也懂得了一些胡語。按照匈奴的習俗,王昭君復嫁給新繼位的單于,呼韓邪單于的長子,雕陶莫皋即復株累單于,此後生下兩女,長女雲為須卜居次,小女為當于居次。十餘年之後,王昭君隨雁仙逝了。

王昭君在匈奴期間,參予政事,對于漢匈溝通與和睦有著調和作用,她多次勸說單于應明廷綱,清君側,修明法度,多行善政,舉賢授能,獎勵功臣,以得民心,取漢室之優,補匈奴之短。同時,在春日之際,管理草原,植樹栽花,育桑種麻,繁殖六畜,並向匈奴女子傳授挑花綉朵的技巧,講解紡紗織布的工藝。王昭君毫不保留地細心施教,在忙碌與誠懇之中,受到匈奴人民的愛戴!王昭君死後,葬于大黑河南岸,墓稱“青冢”,《筠廓偶筆》寫道:“王昭君墓無草木,遠而望之,冥蒙作青色,故雲青冢。”《塞北紀遊》寫道:“塞外多白沙,空氣映之,凡山林村阜,無不黛色橫空,若潑濃墨,昭君墓煙垓朦朧,遠見數十裏外,故曰青冢。”另有寫道:“王昭君葬于大黑河南岸,墓地至今尚在,入秋之後塞外草色枯黃,惟王昭君墓上草色青蔥一片,故呼為青冢。”此外,前人白居易杜牧對青冢也有描寫,“不見青冢上,行人為澆酒。”“青冢前頭隴水流,燕支山下暮雲秋。”

其實,在王昭君少有的史料中,不僅對青冢有所爭議,就連對王昭君和親事跡的敘述是否屬實,對王昭君出塞的原因,王昭君名字的由來是否如述都有推敲,綜觀而言,王昭君是一個寄托,文人的幽怨與哀樂,國家的寧和與興亡。她若即若離,若是若非,千百年裏,演義著,傳唱著。歷史上王昭君又稱“明妃”,是西晉時,為避司馬昭之諱,改“昭君”為“明君”,後漸漸地有“明妃”之說。而王昭君的名字,一般認為,王昭君,姓王名嬙,字昭君。但也有的說,西漢宮廷規矩,宮女從入宮之日起,不稱呼娘家名字。嬙字作“檣”,離家時所用的舟楫,舟楫載著一位妙齡的王姓姑娘。“昭君”為封號,出塞前夕,以貴族下嫁番王。

但是,無論推敲如何,王昭君以民女身份和親匈奴,遠比宗室公主廣為流傳,其中,民眾的同情與關切,民間的演義與傳說,野史的枝生與發展,文人的吟詠與贊嘆,均使一個絕色的女子,留在天空上,朔漠旁,人的夢裏。

後世,關于王昭君的事跡在《漢書》、《琴操》、《西京雜記》、《樂府古題要解》之外,還有不可勝數的詩詞、小說與戲劇。李白、白居易、王安石歐陽修的夢裏都有王昭君的一段香魂。“燕支常寒雪作花,蛾眉憔悴沒胡沙”,“愁苦辛勤憔悴盡,如今卻似畫圖中。”“可憐青冢已蕪沒,尚有哀弦留至今。”“君不見咫尺長門閉阿嬌,人生失意無南北。”一種不盡的憐惜與感嘆,一種無限的迷離與悲苦。

杜甫《詠懷古跡》寫道:“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明妃尚有村。一去紫台連溯漠,獨留青冢向黃昏。畫圖省識春風面,環佩空歸月夜魂。千載琵琶作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杜甫借他人之酒澆自己心中的塊壘,抑怨帝王不識人,至使滿腔遺恨。其實,古往今來,猶如杜詩的幽怨與凄涼,融入昭君的空恨與哀弦,比比皆是。紅粉飄零,遠適異域;文士飄零,孤影獨命。青冢墓碑語,“一身歸朔漠,數代靖兵戎,若以功名論,幾與衛霍同。”大抵給人一種寄托與安慰!

昭君詩文

怨詞

王嬙 {西漢}

秋木凄凄,其葉萎黃。

有鳥處山,集于苞桑。

養育毛羽,形容生光。

既得開雲,上遊曲房。

離宮絕曠,身體摧殘。

志念抑沉,不得頡頏。

雖得委食,心有回徨。

我獨伊何,來往變常。

翩翩之燕,遠集西羌。

高山峨峨,河水泱泱。

父兮母兮,道且悠長。

嗚呼哀哉,憂心惻傷。

附 註:

苞桑:叢生的桑樹。形容;形體和容貌。曲房;皇宮內室。

頡頏:音協杭。鳥兒上飛為頡,下飛為頏。指鳥兒上下翻飛。

委:堆。 來往:此處指皇內夜夜將佳麗送去給帝王寵幸。

西羌:居住在西部的羌族。

泱泱:水深廣貌。禁臠:指帝王專享的豬頭肉,比喻他人

不得染指的獨佔物。黜涉; 指官吏的進退升降。

日月:比喻國君。竄:隱匿。

譯 文:

秋天裏的樹林鬱鬱蒼蒼,滿山的樹葉一片金黃。

棲居在山裏的鳥兒,歡聚在桑林中放聲歌唱。

故鄉山水養育了豐滿的羽毛,使它的形體和容貌格外鮮亮。

天邊飄來的五彩雲霞,把她帶進天下最好的深宮閨房。

可嘆那離宮幽室實在空曠寂寞,金絲鳥般的嬌軀總也見不到陽光。

夢想和思念沉重地壓在心頭,籠中的鳥兒卻不能自由的翱翔。

雖說是美味佳餚堆放在面前,心兒徘徊茶不思來飯不香。

為什麽唯獨我這麽苦命,來來去去的好事總也輪不上。

翩翩起舞的紫燕,飛向那遙遠的西羌。

巍巍聳立的高山橫在眼前,滔滔流淌的大河流向遠方。

叫一聲家鄉的爹和娘啊,女兒出嫁的道路又遠又長。

唉!你們可憐的女兒呀,憂愁的心兒滿懷悲痛和哀傷。

附: 王 嬙 報 漢 元 帝 書

臣妾幸得備身禁臠,謂身依日月,死有餘芳。而失意丹青,遠竄異域,

誠得捐軀報主,何敢自憐?獨惜國家黜涉,移于賤工,南望漢關徒增

愴結而。有父有弟,惟陛下幸少憐之。

譯 文 :

臣妾有幸被選為陛下專用的後宮佳麗,原以為可把自己的身體進獻給陛下,死後也會留下我的芳名。卻不料遭到畫師毛延壽的報復,隻好遠嫁到異國絕域的匈奴,真心實意地以身相報陛下的恩澤,哪裏還敢憐惜自己?如今隻惋惜匈奴國內的人事變化難以預料,單于去世,我隻能移情于卑賤的女工手藝消磨時光,天天向南遙望漢朝的邊關,也隻是白白地加重悲傷鬱結罷了。臣妾家鄉還有我的父親和弟弟,隻能盼望陛下稍施慈悲憐憫,讓我返回漢朝吧!

有關小說

昭君出塞 作者 離開自己

簡介:這是個大家都熟悉的故事了,可既然要寫,也不能和古代的一樣對吧?

昭君為什麽出塞?為了國家?不!她為了自己的幸福。

追求所愛是每個女人的權利。

從在漢宮裏第一次遇到,她就被吸引了,那宮廷的鬥爭怎麽比得過他的豪邁的性情?

雖不知道他的身份,但到他的國家,到他的草原看看她也是很高興的。所以當後宮要求有人和親,她毅然決定前往。

為的就是要看一眼他的草原,看一眼他。

沒想到,她會來。

怎麽都想不到。她那麽的自由隨性,那麽的不拘禮節。

就在他完全沒有準備的時候就來了。

可惜,她是父親的妻子,是他們匈奴的寧胡閼氏。

不過匈奴有父死,子娶繼母的習俗。他們還會在一起的。

什麽……她不要嫁?

這根本就不合理節。她是漢人,怎麽能接受這樣的習慣。

上疏,她要回去。

可是,回去了,就見不到他了。

真的就舍得嗎?

相關藝術品

楊洪武核雕《昭君出塞》核雕《昭君出塞》 作者楊洪武

王昭君出塞

相關古文

漢元帝後宮女子既多,不得常見,乃使畫工圖形,案圖召幸之。諸宮女皆賂畫工,多者十萬錢,少者亦不減五萬。獨昭君不肯,遂不為帝所幸。匈奴入漢朝,求美人為閼氏。于是上案圖,以昭君行。及去,召見,貌為後宮第一,善應對,舉止閒雅。帝悔之,而事已定。帝重信于外族,故不復更人。乃窮案其事,畫工皆棄市,籍其家資皆巨萬。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