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慶 -《水滸傳》中的人物

王慶

王慶,《水滸傳》的人物,北宋末年四大寇之一,佔據淮西為王,擁八座軍州,有八十六縣之地。後被宋江剿滅,渡江逃亡之時,為混江龍李俊所擒,押解到京師處死。

那王慶原來是東京開封府內一個副排軍。他父親王砉,是東京大富戶,專一打點衙門,唆結訟,放刁把濫,排陷良善,因此人都讓他些個。他聽信了一個風水先生,看中了一塊陰地,當出大貴之子。這塊地,就是王砉親戚人家葬過的,王砉與風水先生設計陷害。王砉出尖,把那家告紙謊狀,官司累年,家產蕩盡,那家敵王砉不過,離了東京,遠方居住。

  • 中文名稱
    王慶
  • 出生地
    河南開封
  • 出    處
    《水滸傳》
  • 民    族
  • 國    籍
    北宋
  • 代表作品
    于文龍水滸傳之王慶設定
  • 主要成就
    統領淮西草寇反宋
  • 職    業
  • 別    名
    楚王

個人資料

姓名:王慶

王慶

籍貫:東京(今河南開封)

屬國:宋朝,楚國(王慶所建)

身份:楚王

家庭:

父親:王砉

後妃:段三娘

國丈:段太公

國舅:段二,段五,

表親:範全

出自:簡本《水滸傳》,120回本《水滸全傳

登場回目:(120回本)第101回 謀墳地陰險產逆 蹈春陽妖艷生奸

人物家世

那王慶原來是東京開封府內一個副排軍。他父親王砉,是東京大富戶,專一打點衙門,唆結訟,放刁把濫,排陷良善,因此人都讓他些個。他聽信了一個風水先生,看中了一塊陰地,當出大貴之子。這塊地,就是王砉親戚人家葬過的,王砉與風水先生設計陷害。王砉出尖,把那家告紙謊狀,官司累年,家產蕩盡,那家敵王砉不過,離了東京,遠方居住。

人物生平

後來王慶造反,三族皆夷,獨此家在遠方,官府查出是王砉被害,獨得保全。王砉奪了那塊墳地,葬過父母,妻子懷孕彌月。王砉夢虎入室,蹲踞堂西,忽被獅獸突入,將虎銜去。王砉覺來,老婆便產王慶。那王慶從小浮浪,到十六七歲,生得身雄力大,不去讀書,專好鬥瞈走馬,使輪棒。那王砉夫妻兩口兒,單單養得王慶一個,十分愛恤,自來護短,憑他慣了,到得長大,如何拘管得下。王慶賭的是錢兒,宿的是娼兒,喝的是酒兒。王砉夫婦,也有時訓誨他。王慶逆性發作,將父母詈罵,王砉無可奈何,隻索由他。過了六七年,把個家產費得罄盡,單靠著一身本事,在本府充做個副排軍。一有錢鈔在手,三兄四弟,終日大酒大肉價同;若是有些不如意時節,拽出拳頭便打,所以眾人又懼怕他,又喜歡他。

風流情史

王慶獨自閒耍了一回,向那圃中一顆傍池的垂楊上,將肩胛斜倚著,欲等個相識到來,同去酒肆中吃三杯進城。無移時,隻見池北邊十來個幹辦、虞候、伴當、養娘人等,簇著一乘轎子,轎子裏面如花似朵的一個年少女子。那女子要看景致,不用竹簾。那王慶好的是女色,見了這般標致的女子,把個魂靈都吊下來,認得那伙幹辦、虞候是樞密童貫府中人。當下王慶遠遠地跟著轎子,隨了那伙人來到艮岳。那艮岳在京城東北隅,即道君皇帝所築,奇峰怪石,古木珍禽,亭榭池館,不可勝數。外面朱垣緋戶,如禁門一般,有內相禁軍看守,等閒人腳指頭兒也不敢踅到門前。那簇人歇下轎,養娘扶女子出了轎,逕望艮岳門內,裊裊娜娜,妖妖嬈嬈走進去。那看門禁軍內侍,都讓開條路,讓他走進去了。

王慶

原來那女子是童貫之弟童貰之女,楊戩的外孫。童貫撫養為己女,許配蔡攸之子,卻是蔡京的孫兒媳婦了,小名叫做嬌秀,年方二八。他稟過童貫,乘天子兩日在李師師家娛樂,欲到艮岳遊玩。

王慶再踅到艮岳前,又停了一回,隻見那女子同了養娘,輕移蓮步,走出艮岳來,且不上轎,看那良岳外面的景致。王慶踅上前去看那女子時,真個標致。有混江龍詞為證:豐資毓秀,那裏個金屋堪收?點櫻桃小口,橫秋水雙眸。若不是昨夜晴開新月皎,怎能得今朝腸斷小梁州。芳芬綽約蕙蘭儔,香飄雅麗芙蓉袖,兩下裏心猿都被月引花鉤。

王慶看到好處,不覺心頭撞鹿,骨軟筋麻,好便似雪獅子向火,霎時間酥了半邊。那嬌秀在人叢裏,見王慶的相貌:鳳眼濃眉如畫,微須白面紅顏。頂平額闊滿天倉,七尺身材壯健。善會偷香竊玉,慣的賣俏行奸。凝眸呆想立人前,俊俏風流無限。

那嬌秀一眼著王慶風流,也看上了他。當有幹辦、虞候喝開眾人,養娘扶嬌秀上轎,眾人簇擁著,轉東過西,卻到酸棗門外岳廟裏來燒香。王慶又跟隨到岳廟裏,人山人海的,挨擠不開,眾人見是童樞密處虞候、幹辦,都讓開條路。那嬌秀下轎進香,王慶挨踅上前,卻是不能近身,又恐隨從人等叱,假意與廟祝廝熟,幫他點燭燒香,一雙眼不住的溜那嬌秀,嬌秀也把眼來頻。原來蔡攸的兒子,生來是憨呆的。那嬌秀在家,聽得幾次媒婆傳說是真,日夜叫屈怨恨。今日見了王慶風流俊俏,那小鬼頭兒春心也動了。當下童府中一個董虞候,早已瞧科,認得排軍王慶。董虞候把王慶劈臉一掌打去,喝道:“這個是什麽人家的宅眷!你是開封府一個軍健,你好大膽,如何也在這裏挨挨擠擠。待俺對相公說了,教你這顆驢頭,安不牢在頸上!”王慶那敢則聲,抱頭鼠竄,奔出廟門來,噀一口唾,叫聲道:“碎!我直恁這般呆!癩蝦蟆怎想吃天鵝肉!”當晚忍氣吞聲,慚愧回家。誰知那嬌秀回府,倒是日夜思想,厚賄侍婢,反去問那董虞候,教他說王慶的詳細。侍婢與一個薛婆子相熟,同他做了馬泊六,悄地勾引王慶從後門進來,人不知、鬼不覺,與嬌秀勾搭。王慶那廝,喜出望外,終日飲酒。

光陰荏苒,過了三月,正是樂極生悲,王慶一日吃得爛醉如泥,在本府正排軍張斌面前露出馬腳,遂將此事彰揚開去,不免吹在童貫耳朵裏。童貫大怒,思想要尋罪過擺撥他,不在話下。且說王慶因此事發覺,不敢再進童府去了。

起兵建國

且說當夜房州差來擒捉王慶的一行都頭土兵人役,被王慶等殺散,有逃奔得脫的,回州報知州尹張顧行說:“王慶等預先知覺,拒敵官兵,都頭及報人黃達,都被殺害;那夥凶人,投奔西去。”張顧行大驚,次早計點士兵,殺死三十餘名,傷者四十餘人。張顧行即日與本州鎮守軍官計議,添差捕盜官軍及營兵,前去追捕。因強人凶狠,官兵又損折了若幹。房山寨嘍羅日眾,王慶等下山來打家劫舍。張顧行見賊勢猖獗,一面行下文書,仰屬縣知會守御本境,撥兵前來,協力收捕;一面再與本州守御兵馬都監胡有為計議捕。胡有為整點營中軍兵,擇日起兵前去捕。

兩營軍忽然鼓噪起來,卻是為兩個月無錢米關給,今日扁著肚皮,如何去殺賊?張顧行聞變,隻得先將一個月錢米給散。隻因這番給散,越激怒了軍士,卻是為何?當事的,平日不將軍士撫恤節製;直到鼓噪,方給發請受,已是驕縱了軍心。更有一樁可笑處:今日有事,那扣頭常例,又與平日一般猺剝。他每平日受的猺剝氣多了,今日一總發出來。軍情洶洶,一時發作,把那胡有為殺死。張顧行見勢頭不好,隻護著印信,預先躲避。城中無主,又有本處無賴,附和了叛軍,遂將良民焚劫。那強賊王慶,見城中變起,乘勢領眾多嘍羅來打房州。那些叛軍及烏合奸徒,反隨順了強人。因此王慶得志,遂被那佔據了房州為巢穴。那張顧行到底躲避不脫,也被殺害。

王慶劫擄房州倉庫錢糧,遣李助,段二,段五,分頭于房山寨及各處,立豎招軍旗號,買馬招軍,積草屯糧,遠近村鎮,都被劫掠。那些遊手無賴,及惡逆犯罪的人,紛紛歸附。那時龔端,龔正,向被黃達訐告,家產蕩盡,聞王慶招軍,也來入了夥。鄰近州縣,隻好保守城池,誰人敢將軍馬捕?被強人兩月之內,便集聚了二萬餘人,打破鄰近上津縣,竹山縣,鄖鄉縣三個城池。鄰近州縣,申報朝廷,朝廷命就彼處發兵捕。宋朝官兵,多因糧餉不足,兵失操練,兵不畏將,將不知兵。

一聞賊警,先是聲張得十分凶猛,使士卒寒心,百姓喪膽;及至臨陣對敵,將軍怯懦,軍士餒弱。怎禁得王慶等賊眾,都是拚著性命殺來,官軍無不披靡。因此,被王慶越弄得大了,又打破了南豐府。到後東京調來將士,非賄蔡京,童貫,即賂楊戩,高俅,他每得了賄賂,那管甚麽庸懦。那將士費了本錢,弄得權柄上手,恣意猺剝軍糧,殺良冒功,縱兵擄掠,騷擾地方,反將赤子迫逼從賊。自此賊勢漸大,縱兵南下。

李助獻計,因他是荊南人,仍扮做星相入城,密糾惡少奸棍,裏應外合,襲破荊南城池。遂拜李助為軍師,自稱“楚王”。遂有江洋大盜,山寨強人,都來附和。三四年間,佔據了宋朝六座軍州。王慶遂于南豐城中,建造寶殿,內苑,宮闕,僭號改元;也學宋朝,偽設文武職台,省院官僚,內相外將。封李助為軍師都丞相,方翰為樞密,段二為護國統軍大將,段五為輔國統軍都督,範全為殿帥,龔端為宣撫使,龔正為轉運使,專管支納出入,考算錢糧,丘翔為御營使;偽立段氏為妃。自宣和元年作亂以來,至宣和五年春,那時宋江等正在河北征討田虎,于壺關相拒之日,那邊淮西王慶又打破了雲安軍及宛州,一總被他佔了八座軍州。那八座乃是:

南豐 荊南 山南 雲安

安德 東川 宛州 西京

那八處所屬州縣,共八十六處。王慶又于雲安建造行宮,令施俊為留守官,鎮守雲安軍。

渡江被捉

那時王慶手下親幸跟隨的,都是假登東,詐撒溺,又散去了六七十人。王慶帶領三十餘騎,走至晚,到得雲安屬下開州地方,有一派江水阻路。這個江叫做清江,其源出自達州萬頃池:江水最是澄清,所以叫做清江。當下王慶道:“怎得個船隻渡過去?”後面一個近侍指道:“大王,兀那南涯疏蘆落處,有一簇漁船。”王慶看了,同眾人走到江邊。此時是孟冬時候,天氣晴和,隻見數十隻漁船,捕魚的捕魚,曬網的曬網。其中有幾隻船,放于中流,猜拳豁指頭,大碗價酒。王慶嘆口氣道:“這男女每恁般快樂!我今日反不如他了!這些都是我子民,卻不知寡人這般困乏。”近侍高叫道:“兀那漁人。撐攏幾隻船來,渡俺們過了江,多與你渡錢。”

隻見兩個漁人放下酒碗,搖著一隻小漁艇,咿咿啞啞搖近岸來。船頭上漁人,向船傍拿根竹篙撐船攏岸,定睛把王慶從頭上直看至腳下,便道:“快活,又有酒東西了。上船上船!”近侍扶王慶下馬。王慶看那漁人,身材長大,濃眉毛,大眼睛,紅臉皮,鐵絲般髭須,銅鍾般聲音。

那漁人一手執著竹篙,一手扶王慶上船,便把篙望岸上隻一點,那船早離岸丈餘。那些隨從賊人,在岸上忙亂起來,齊聲叫道:“快撐攏船來!咱每也要過江的。”那漁人睜眼喝道:“來了!忙到那裏去?”便放下竹篙,將王慶劈胸扭住,雙手向下一按,撲通的按倒在板上。王慶待要掙扎,那船上搖櫓的,放了櫓,跳過來一齊擒住。那邊曬網船上人,見捉了王慶,都跳上岸,一擁上前,把那三十餘個隨從賊人,一個個都擒住。

原來這撐船的,是“混江龍”李俊,那搖櫓的,便是“出洞蛟”童威,那些漁人,多是水軍。李俊奉宋先鋒將令,統駕水軍船隻,來敵賊人水軍。李俊等與賊人水軍大戰于瞿塘峽,殺其主帥水軍都督聞人世崇,擒其副將胡俊,賊兵大敗。李俊見胡俊狀貌不凡,遂義釋胡俊;胡俊感恩,同李俊賺開雲安水門,奪了城池,殺死偽留守施俊等。“混江龍”李俊,料著賊與大兵殺,若敗潰下來,必要奔投巢穴。因此,教張橫,張順鎮守城池,自己與童威,童猛,帶領水軍,扮做漁船,在此巡探;又教阮氏三雄,也扮做漁家,守投去灧潤堆,岷江,魚復浦各路埋伏哨探。

適李俊望見王慶一騎當先,後面又許多人簇擁著,料賊中頭目,卻不知正是元凶。當下李俊審問從人,知是王慶,拍手大笑,綁縛到雲安城中。一面差人喚回三阮同二張守城,李俊同降將胡俊,將王慶等一行人,解送到宋先鋒軍前來。于路探聽得宋江已破南豐,李俊等一逕進城,將王慶解到帥府。宋江因眾將捕緝王慶不著,正在納悶,聞報不勝之喜。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