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恩多

王恩多

王恩多,女,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家。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生物化學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科學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第五屆上海女科學家聯誼會理事長。有同名人物河北省政協副主席。

  • 中文名稱
    王恩多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重慶
  • 出生日期
    1944年
  • 職業
    科學 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家
  • 畢業院校
    中國科學院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
  • 主要成就
    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
  • 代表作品
    “酶與核酸相互作用”研究課題論文
  • 家鄉
    山東諸城

人物簡介

王恩多,女,1944年出生于四川重慶、祖籍為歷史文化名城山東諸城,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生物化學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研究組長。主要進行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研究,長期從事"酶與核酸的相互作用"的研究。在蛋白質生物合成中關鍵的氨基酰-tRNA合成酶與tRNA相互作用的研究中為我國在取得國際地位做出了突出貢獻。曾獲得國務院有突出貢獻的科學家,上海市三八紅旗手標兵、勞動模範、科技進步一等獎、第二屆巾幗創新獎、三八紅旗榮譽獎章,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四次中科院優秀研究生導師獎,何梁何利科學與技術進步獎,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王恩多王恩多

200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生平經歷

職業背景

王恩多小時候她驚嘆于科學的奧妙和神奇,從少年時代就立下以科學作為終生職業的志願,她博覽群書、刻苦學習,積累了深厚的文化底蘊。1965年她考取了中科院上海生化所鄒承魯先生的研究生,是文革前最後一屆研究生。經歷了十年"文革",她吃過很多苦,在現在年輕人看來不太理解。"苦難是種寶貴的經歷",她認為生活太安逸了也不行。在天津農場一年半的強體力勞動鍛煉了她堅強的意志。1978年,她以山東曲阜師範學院教師身份第二次考取了生化所研究生,成為我國生物化學奠基人之一――王應睞先生"文革"後的第一個研究生。她研究生念了7年,讀書進修時間比別人長得多,當時社會上盛行"讀書吃虧"論,她研究生畢業時已36歲,工資很低,一家三口分居遙遠的三地,愛人在比利時留學,小孩在天津念國小,她孤身在上海念研究生,這不是普通的女性所能承受的,這需要割舍下兒女情長,拒絕各種誘惑,無悔無怨地長年累月堅守在枯燥的實驗室。她說,她一直牢記王應睞先生"吃虧是福"的話,正是7年的研究生經歷,為她日後成功打下了堅實研究基礎,3年在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醫學生物化學系做博士後研究又成長了科學研究經驗。

研究課題

1987年王恩多回上海後,王應睞先生把"酶與核酸相互作用"研究課題的重擔交給了她。她當時身處經費不足、局面嚴峻等困境,雪上加霜的是她被查出乳腺癌住院開刀,進退兩難時,她還是毅然決然地臨危受命。在手術4個月後,她即奔赴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進行合作研究,她深信馬克思的話:在科學的入口處,正像在地獄的入口處一樣,必須根絕一切猶豫,任何怯懦都無濟于事。此後的10多個年頭,她的足跡遍布法國、香港、加拿大等地的科研院所。"奠基性的研究是最辛苦的,沒有好的文章發表;奠基性的研究也是最重要的,因為關鍵問題的解決可以四兩撥千斤。"從1990―1995年,她克服了種種困難,建立和解決了一系列關鍵技術,完成了奠基性的研究工作。不久研究取得了突破性進展,自1997年開始在國際學術刊物上發表研究論文。正可謂"十年磨礪終成一劍"。

培養人才

王恩多始終保持著天性中的質樸達觀、寵辱不驚,對榮譽、地位超然物外。在科學的道路上她堅信未來屬于青年。她說,她現在最主要的工作是像當年王應睞、鄒承魯導師教她那樣地教學生。她說導師的作用很大,特別是基礎科學研究,導師面對面的教育很重要,她從她的導師那裏學會怎樣做人、怎樣做學問。她認為時下的"導師出思路、學生作勞動力,然後拿獎"是培養不出優秀人才的。她培養學生就是朝科學家的方向培養,激發他們對科學的熱愛,啓發他們對科學的理解,燃起他們的創造火花,引領他們步入科學的殿堂。她已指導和培養博士生27名、碩士生3名,學生們獲得包括全國100篇優秀論文獎和提名獎、中科院院長特別獎等各類獎項37人次。她說,年輕人精力旺盛,英語、電腦好,接受新事物反應快,反過來,她也從他們身上學到不少東西。王恩多1990年加入九三學社。在九三學社中科院上海分院委員會學術交叉論壇上,她饒有興致地和年輕人探討前沿學科問題,她說科學研究就是不斷地探索真理,在未知的面前不斷地學習,攻克一個又一個難題。

王恩多王恩多

社會責任

社會意識和責任感

在社會意識和責任感方面,王恩多的貢獻也許比其科學成就更為廣知。她曾擔任九三學社中科院上海分院委員會生化所支社委員、上海市人大代表、連續三屆上海市婦聯執行委員。屈指數來,她當過12年生化所婦女工作委員會主任、7年上海市科技系統婦委會正副主任。她科研教學任務重,學術活動頻繁往來于國內外,僅今年10月份就出差4次,但她對社會工作充滿熱忱,無私投入。"一個人生活在社會中,就應該融入于社會、服務于社會",她笑哈哈地說,她當選上海市女科學家聯誼會理事長才兩天,就開始構思如何為"十一五"科技規劃的實現、科教興市戰略的實施做些積極有益的工作。

科學進步看法

王恩多是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每年的人代會她都是記者緊盯的對象。她最初提出的"完善科研評估體系"是作為意見提交人代會的,國家科技部領導十分重視,當面征求她的看法,並就此意見還專門下發了檔案。她提出的關于修改國家科技進步法、修改審計法、評定科技成果要把署名問題單列出來、基礎科學研究經費應該隨著GDP成長同步增加等多件議案均被採納。議案是人大代表參政議政、反映社情民意的重要途徑,作為上海科研領域的3個全國人大代表之一,她長期工作在科研第一線,又從事基礎科學研究,和科研工作者接觸最多最深,"反映他們最迫切的呼聲是義不容辭的,假如我不提,領導就很難聽到最基層的進行基礎研究的科研人員聲音,人大代表不能光帶耳朵",她頗有感觸地說。

"科學既是人類理性最高貴的花朵,又是物質福利的最可靠的源泉"。作為科學家,她還關註研究多年的成果能轉化為現實的產品,牽記著讓科技成果為百姓生活服務、為人類造福。她呼吁國家應建立一套有效的機製,鼓勵更多既懂技術又熟悉市場的人才從事中試工作。作為科學家,她認為應該比別人更多地承擔起社會責任,通過自己的知識和言行對公共政策決策發生影響。

主要事跡

微笑是王恩多的習慣,即使在今天,她的名字後面多了"院士"兩個字。

走出中科院上海生化所實驗室的大門,王恩多還扮演著許多不同的角色:女科學家聯合會裏的理事長、上海大劇院裏的"歌劇迷"……對于科研與藝術,她同樣樂此不疲。無數精彩的側面串成了一個立體而真實的王恩多。

為了完成科研三部曲,她的足跡遍布法國、美國、加拿大等地;為了幾種肉眼看不見的核糖核酸、蛋白質和酶,王恩多關註了整整40年。問她何以能在枯燥的基礎學科領域保持熱情,不知疲倦,答案是:好奇心。

亦如王恩多最常掛在嘴邊的那句話:童心和好奇心使人永遠快樂,62歲的她就是科學殿堂裏的一位快樂舞者。

33歲:艱辛的"媽媽研究生"

作為一名女性,王恩多感到很知足,溫馨的家庭支撐著她一步一個腳印,做自己熱愛的事情。而作為一位科學家,王恩多卻始終保持永不滿足的態度,她時常會提醒自己"競爭面前男女平等,別人不會因為你是女性而照顧你,也不會因為你是女性就為難你。關鍵是你自己要具備競爭的能力。"因此,她的訣竅是:抓住重要階段的重要問題,平常不要為家務事牽扯太多的精力,燒飯做菜盡量簡單,保證營養,盡量擠出時間多看書,多做研究。

執著堅毅的王恩多當年有"兩讀研究生"的傳奇經歷。早在21歲那年,王恩多就考取了中國科學院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的研究生,卻因一年後的"文革"而被迫中斷了學業。1978年恢復研究生招考製度後,盡管拿到了補發的畢業證書,她卻毅然第二次填寫了報考表,僅僅為了一個樸素的信念--文憑不是重要的,關鍵是有沒有學到貨真價實的知識。那年她33歲,已經是一位8歲孩子的母親。不久,她第二次考入中科院上海生化所,成為我國生物化學奠基人之一-王應睞先生"文革"後的第一個研究生。

作為媽媽研究生,畢竟需要付出更多。當年一家三口分居遙遠的三地,愛人在比利時留學,孩子在天津念國小,王恩多則孤身在上海讀研究生。無奈的她隻得割舍兒女情長、日以繼夜地在實驗室埋頭學習和做研究

如今,那些飽嘗艱辛的日子,都已淡出她的回憶,惟一難忘的是對于孩子的愧疚,當年由于工作的需要,王恩多不得不在兒子2個月大時就中斷母乳喂養,影響了孩子小時候的身體發育。後來,她又被派出留學進修,很少有時間陪伴孩子……這些都成了王恩多至今無法彌補的遺憾。

40歲:執著的"大齡留學生"

1982年,DNA重組技術在我國剛剛起步,年近不惑的王恩多申請獲得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Fogarty國際基金會提供的獎研金,成為該基金會資助的第一位中國大陸學者。在加州大學戴維斯(Davis)分校醫學院學習期間,因為過去隻有DNA重組技術方面的書本知識,沒有任何"實戰"經驗,她頗感壓力。然而憑借3個月不斷探索的勇氣,她的研究結果讓國外專家們刮目相看。半年後,Fogarty國際基金會破例繼續提供給她第二年的獎研金。得知訊息,霍蘭德(Holland)教授高興地拍了拍王恩多的肩膀。據他所知,這可是Fogarty基金會提供時間最長的獎研金,這個40歲的中國女留學生真不簡單!

王恩多王恩多

1987年,重新回到上海的王恩多的人生軌跡又開始了一次新的飛躍。回國不久,她便接到王應睞先生交付的"酶與核酸相互作用"研究課題。然而,當年的現實甚是嚴峻,課題組之前已4年未出成果,不少科研骨幹或出國,或調走,餘下的人幾乎沒有做過多少具體實驗,課題經費也僅有6萬元人民幣。1992年夏天,王恩多被診斷出患有乳腺癌,需要馬上住院。進退兩難時,她還是毅然決然地臨危受命。至今她依稀記得手術前一天的晚上,中山醫院的病榻上,頗有出征未成身欲去的味道。

然而手術4個月後,王恩多竟然出現在了巴黎,參與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瓊·甘樂芙(Jean Gangloff)研究院實驗室的合作研究。為了不使對方有任何思想負擔,王恩多絲毫沒有流露出病人的"跡象"。兩年之後的一次閒聊中,瓊才得知這個"秘密",直搖頭說:"不可思議"。

此後的10多年裏,王恩多的足跡遍布法國、香港、加拿大等地的科研院所。課題的多篇研究論文也相繼在《歐洲分子生物學組織雜志》(EMBOJ),《核酸研究》(Nucleic Acids Research),《生物化學雜志》(J. Biol. Chem.)上發表。《生物化學年鑒》(Annual Review of Biochemistry)、《細胞》(Cell)、《自然》(Nature)等國際權威學術刊物上的文章引用她的研究結果達300多次,有一位諾貝爾獎得主多年來一直關註著她的研究成果。

讓我國的相關研究在國際上佔有一席之地才是王恩多最為欣慰的事情。她常說,個人的命運是與國家的命運緊緊地連在一起的。沒有祖國改革開放的大環境,沒有國家對基礎研究的重視與投入,個人要想取得成就是不可能的。雖然在國外或許能擁有豐厚的酬金或地位,但是祖國卻給了她一種血脈相連的"家"的感覺。

62歲:快樂的"知心老舅媽"

王恩多的書架上放著一排照片,與學生在匹薩餐廳裏的合影、女科學家合唱團的紀念留影、與同事的旅遊近照……每次聊到這些,她總是喜上眉梢。

在王恩多的心裏,學生如同自己的孩子。她喜歡面對面地與他們交流,教他們如何做學問,如何做人,絕不用半句命令的口吻。"命令隻會讓學生被動地接受知識,首先要激發他們的好奇心,有了好奇心,就會自覺去從親手做的實驗中尋找答案。"

平日王恩多也十分關註女科學家的生活與工作。她當過生化所10年的婦委會主任,是大家的"知心老舅媽"。曾為了別人家孩子的"入托"問題,三番五次找領導商量。如今又走馬上任上海市女科學家聯誼會理事長,希望能讓科研女性擁有更寬松的環境。此外,王恩多還是工作繁忙的全國人大代表。她最初提出的"完善科研評估體系"、"修改國家科技進步法"等多件提案,均被採納。"假如我不提,領導就很難聽到最基層的科研人員的聲音,人大代表不能光帶耳朵",她頗有感觸地說。

好奇心與童心讓60歲的王恩多渾身充滿活力,她會自己掏錢買歌劇演出門票,靜靜欣賞古典音樂,也去各地旅遊,在自然中放飛心情。

記者曾無意提過一句,"當選院士,您大概需要重印名片了吧。"她卻微笑著擺了擺手:"不用,我還是原來那個王恩多。"

研究成果

長期從事酶學和酶與核酸的相互作用的研究。在蛋白質生物合成中關鍵的氨基酰-tRNA合成酶與tRNA相互作用的研究中做出重要貢獻:從和tRNA的角度,用生物化學和分子生物學等手段研究了原核和人氨基酰-tRNA合成酶在氨基酰化tRNA和編校誤氨基酰化tRNA中涉及到的氨基酸和核苷酸殘基,最先提出大腸桿菌亮氨酰-tRNA合成酶的CP1結構域與編校誤氨基酰-tRNA有關,系統研究了超嗜熱菌亮氨酰-tRNA合成酶單獨的CP1結構域編校功能,提出古老的細菌帶有合成酶的進化遺跡,證明了氨基酰-tRNA合成酶/tRNA共進化的理論。為我國在該領域取得國際地位做出了突出貢獻。

重要事件

1944年出生于重慶。

1969年和1981年中國科學院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研究生畢業。

1978年于曲阜師範大學考取研究生

1981年獲碩士學位。

200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成就榮譽

在蛋白質生物合成中關鍵的氨基酰-tRNA合成酶與tRNA相互作用的研究中為我國在取得國際地位做出了突出貢獻。曾獲得國務院有突出貢獻的科學家,上海市三八紅旗手標兵、勞動模範、科技進步一等獎、第二屆巾幗創新獎、三八紅旗榮譽獎章,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四次中科院優秀研究生導師獎,何梁何利科學與技術進步獎,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現為分子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學術委員會主任,所學術委員會和學位評定委員會委員,中國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會常務理事、第一屆蛋白質專業委員會委員、常務委員、副主任,美國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學會會員,《生命科學》常務副主編,《中國科學-生命科學》,《生物化學與生物物理學報》,《中國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學報》和美國《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stry》編委會委員。200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2006年當選為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

副主席

簡介

王恩多同志1916年9月出生于安新縣,1941年6月于北京師範大學畢業後從事教育工作。1951年主持建立了河北北京師範專科學校生物科,並擔任主任。1956年遷入石家庄師範學院(河北師範大學前身),歷任生物系主任、副教授、教授。因病醫治無效,于2004年1月27日在石家庄逝世,享年88歲。

成就

王恩多同志長期在教學、科研和行政領導崗位上辛勤工作,在教育界及生命科學研究領域具有很高的聲望。他治學嚴謹,言傳身教,為國家培養出了大批優秀人才。他為人正直,嚴于律己,寬以待人,深受師生的愛戴和尊敬。他學術造詣精深,勇于探索,刻苦鑽研,取得了豐碩成果,發表了許多高水準的論文和論著,並編著出版教材多種。

評價

王恩多同志是我省一位很有影響的民主黨派人士。他1950年加入中國民主促進會,曾任民進石家庄市委籌委會副主任,民進石家庄市委第一、二、三屆副主任委員。1980年到1992年任民進河北省委第一屆秘書長,民進河北省委第二、三、四屆副主任委員,民進河北省委第五屆、第六屆名譽主委,民進中央第七屆、第八屆委員會委員。1983年、1988年分別當選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河北省第五屆、第六屆委員會副主席。他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製度,堅持團結與民主兩大主題,認真履行參政議政、民主監督職能,始終與中國共產黨真誠合作,同心同德、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為黨的統一戰線和人民政協工作作出了重要貢獻,在黨派的自身建設上做了大量工作。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