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彥霖 -詩人

王彥霖

詩人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王彥霖,男,筆名心地,網名靈墨飛潛,1974年5月1日生于甘肅岷縣,現居北京。《詩藝網》創始人《詩藝新社》社長兼總編,資深書畫製片人,經理人,文化藝術工作者。出版有詩歌理論文集《洛河遺夢詩語錄》--揭開詩歌本真的模樣。

  • 中文名稱
    王彥霖
  • 別名
    心地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甘肅省岷縣
  • 出生日期
    1974.5.1
  • 職業
    自由職業者、詩人、文化藝術工作者
  • 主要成就
    《詩藝網》創始人《詩歌是語言的意象》理論體系的創始人
  • 代表作品
    《洛河遺夢詩語錄》——揭開詩歌本真的模樣

簡介

詩學史上,首次從"詩歌本身"系統闡述"詩歌本質"的人,也是中國當代少數秉承嚴肅詩學態度的人。自幼喜歡詩書畫,一直潛心于詩書畫的自我創作和研究。作品註重人文精神和思想的體驗與詮釋,從而使其創作獲得心神上的二次重生。 思想以融入人文自然上的互通性為導向。一直徒步在自學、自悟、自通的藝術道路上。 通過自然而然的深入和透徹,來完成自我對詩學的詮釋。

幾句話勾勒自我人生行徑:

心生無象,

自然人生,自然象。

相信是一種無形的力量,

安心是一種自我的信仰。

人生一場,自然是導師、夢裏有天書。

個人說明

風過櫻花落,

作者近照作者近照

人走月還窗。

不問長青路,

隻願夜更長。

青青長河入夢場,

泱泱往事水中漾。

時不待我往來昔,

我入今朝經緯詩。

詩就是詩,首先是詩自己,即詩歌本身的呈 現,有其自然意象外在的再次呈現,和其內情感,思想,精神等在人文自然社會環境上融入體驗的空間,而體現出了詩歌本身的樣子,也就是語言的意涵滋生形成的語言意象。語言意象的形成,本身就內含了自身的形式和內容,也就是說"詩歌隻用語言的意象呈現詩歌本身,而詩歌之外的一切恰恰是需要語言意象才能來顯現"。

這說明"形式和內容本身",是不能完全體現出詩的本質。形式和內容也隻是為詩的呈現而存在或者服務;同時,也對應了語言意象本身內含的形式和內容,在語言意象的形成上,體現出了詩歌本身相生呼應的論證關系。 而語言意象本身內含的形式和內容,在形成意象的過程中也就自然的體現了我們審美經驗在自然美學需要上的外在呈現,以及,情感、思想、精神在人文、自然、社會環境上融入體驗的空間。

至于其它的冠名了什麽,我認為都是詩之內外的事。對于真正的詩人和詩而言,詩本身就是對世界最好的一種呈現方式,這不僅體現著詩本身的價值,也內含著詩人在詩歌價值上的體現。人們通過它感知,而了解詩與你的世界,在它內外上的呼應和體驗。

"詩者隱語,隱者詩語"是基本的呈現。

就像、縱然人生有千萬種,也繞不過內心的那份真。

宛如你、不藏心中的夢,夜就不會走的那麽深。

是記憶走得太深,就會恍出夢的人生、還是

誰,把夢藏在了夜裏,讓我用一生的光明去尋找。

主要經歷

自幼喜歡詩書畫,一直潛心于詩書畫的自我創作和研究。作品註重人文精神和思想的體驗與詮釋,從而使其創作獲得心神上的二次重生。先後與2009年9月建立了《詩藝網》詩書畫門戶網,提出了通過傳承,推廣詩藝的發展,倡導和還原清新,自然,健康的人文理念。

1998年起正式進入詩書畫圈,一直默默堅持寫詩,畫畫,寫字。

2001年以新詩《沒有朝來夕去的光芒,我就是一朵雲彩》初露詩壇,後又一直默默潛行與書畫圈內謀生。

2007年開始著手做一切有關詩書畫發展的事,並把詩書畫的發展當成終生事業來奮鬥,卻從未強調自己是"書畫家詩人"。

2008年起,在"51"建立"竹酒四月澗"詩書畫群組,投身網路詩書畫的嘗試和發展。

2009年9月建立"詩藝網""詩藝網詩歌論壇",與《燕山詩歌沙龍》詩友出作品合集《雪霽》的第二集,由漢詩館藏。

2010年11月推出了讓"詩書畫走進尋常百姓家的活動"以社區《詩畫牆報》的形式,成為社區詩畫牆的開拓者和發起人,把詩書畫的發展融入社區文化建設及美化人文居住環境來帶動詩書畫發展的第一人。

2011年成立《詩藝新社》,並創立 電子期刊《詩藝新選》擔任社長兼總編。一個網路和現實相結合的民間自由詩歌團體,由詩人、詩歌愛好者自發組成的網路和實體相結合的詩歌社團組織,為詩歌建設和廣大詩人、詩歌愛好者服務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近年來著有詩歌理論集(《揭開詩歌本真的摸 樣--自然意象的再次創造,寫給詩歌自身的形體--《詩歌是語言的意象》)等--開創了全新的詩歌理論體系。

《詩歌是語言的意象》以總結中西方詩歌理論為基點,以"詩歌本身"為核心,系統的闡述了"詩歌本質"的詩學新著,是詩歌本身在其自身的呈現上有了可依附的體系理論,開闢了詩歌史上嶄新的一頁,具有長遠意義上的裏程牌。

近期出版有個人詩集《洛河遺夢詩語錄--揭開詩歌本真的模樣》等,收錄了近年來諸多個人的未曾公開發表的詩歌作品和相關詩歌理論,及心靈隨筆等。

王彥霖書畫作品;

王彥霖繪畫作品1王彥霖繪畫作品1

詩歌觀點和倡導方向

詩歌是"語言的意象"詩歌理論體系的創立者,倡導人。

他強調,詩歌寫作,應該更多的思考能帶給讀者什麽?還原生活什麽,和世界的臨界點是什麽,詩歌的功能和價值不僅僅是為了發表,出版的目的。詩人更應該關註生活,社會,人類自身的健康發展。

現代詩歌更需要體現出完整的整體表現力,無論是結構組織的嚴謹有序,還是語言意象空間的,自然統一,貼切的精準概括,都是為了更好的,更全面細致的刻畫和表達主題核心的詩意在語言意象上的體現為準,我們提倡和倡導的詩意的核心是建立在"以人為本,還原滋養人類情理心性及思想精神健康發展的體系上"。因為隻有人的健康,一切才會從根本上朝健康的方向邁進,這不但是詩歌發展在其本質上的作用和價值,更是諸多文化,教育,藝術發展的作用和價值趨向。

詩歌的核心立意應該結合社會時代背景,融入生活內部環境的本真,提煉,修正和完善人類自身在人文內在的心靈、思想及精神上的缺陷,為更健康的,生存,居住,和發展的人文理念而服務。

並提出了詩歌發展的三個要點為詩藝新社發展的思想價值核心理念;

1、隻談對比與研究,不論派別與門戶。

2、隻為詩意而詩歌,不為詩人而詩意。

3、隻為人文而詩詞,不為詩歌走歧路。

早期詩歌代表作品

亂 章

思緒還在空白的牆面上打盹

耳畔就傳來了,撞世的鍾聲

驚醒了除它之外的,一切景象

沉默是靜態的語言,你聽吧!

沉默之外都在演變,你看吧!

它們都有自己的作用和價值

鮮活的特點是他們的代名詞

痕跡在陌生和熟悉之間錯落

還原和塑造著人們共同的生活

過去的景象、發黃的照片笑著,

活躍的文字蹦著,用各種表情說著

曾經的,都是記憶中經典的畫面

被瞳孔拍成了照片、掛在牆上

陪著,我們一起茁壯、成長

時針轉了一圈又一圈、過去與現在

熟悉與陌生,在意識裏融和

窗外,幾隻白鴿在天際裏翱翔

現在的我,正拿著葯膏

塗抹著皮膚上的瘙癢

這是一隻蚊子剛剛留下的文章

對于這種現象,我沒有過多的思考

這種經歷、許多人都遭遇過

它是人生中,自然的現象

它不像螞蟻的力量

有時能震撼人的想象--

對于明天我沒有多想

自然,遙望的視線裏

夕陽無限景象--

一片彩雲吸引了我遠視的目光

似乎感應了她的語言

不是朝來夕去的光芒

我就是一朵雲彩

四月是一首不需要美的詩

風兒很浪漫

把白雲吹成詩的花絮

一片一片的落在大地的信箋上

站在季節深處的我

看天空捲動的詩句

從一朵雲彩的轉身開始

春天被誰輕輕的推了一把

一臉的羞澀無處躲藏

田間,地頭的麥苗

泛出嫩綠,嫩綠的語言

猶如一隻布谷鳥的來臨

四月從大地的夢中蘇醒

山川、河流、鄉村、麥田

柔和著風,在一首詩裏涌動

季節就從我的體內輕輕穿過

宛如我每讀懂一片葉子

就要翻閱一整個季節

包括風雨和陽光的交媾

如果要我說出它的秘密

就需要我走進它的夢裏

如果快樂不在

就聽孤獨的歌唱吧

如果美麗不在

就看人間四月的天吧

她並不需要美麗

如果愛情不在

就看裸奔的時代吧

如果幸福不在

就看蟻族的身影吧

正匐在一個時代的背影上

如果靈魂不在

就看深夜的星空吧

每顆星辰都那麽親切可愛

墜落的,就像不需桂冠的詩人

誕生,就是一束驚夜的乍現

近期詩歌代表作品

水的思想

樹長成參天摸樣時

就往歲月深處走

大地上就會落滿

人間沉靜的思想

這宛如千年的晶瑩

是滿天雲朵傾瀉的眼淚

讓古老的地帶更憂傷

讓新生的天空更明亮

讓歲月流出水的波光

讓夢從一顆菩提樹上

掉下來,落地成佛

世界就從無數雙眼睛中攤開

人生是張宣白的紙

是我用夢之手

把它裝點成畫

還是夢用她的手,開啟了我的人生

從山川到河流的徒步

從河流到世紀的畫面

從世紀到未來的時空

都一一從夢中呈現

夢的預演在夢中

出現時,我卻並不知道

人生的現場,正在

夢中遭遇著另一場意外

我和夢時常出現在

我的夢裏,人生的畫面

被記憶不斷剪輯成冊

記憶的典庫,卻被夢一改在改

當一切被封典成詩時

夢已步入歲月的深處

隨水的波光裏

泛動著水的思想

遙寄--那些虛旺的歲月

一燭螢燈,晃出夜的稠長

滿天沸動的眼神泛出黎明的窗

佛曉的往事一直深入在徒步的路上

同太陽一起慢慢爬出山頭

又一同步入另一座山的背後--

山野拔高的視線,跳出

眼界,一生也走不出的

路長--風聲緊涌的山野空谷

隔斷山與川的相望,扯長了

無耕的歲月,路也滔滔--

馱在肩背上的日子--攆不上

日出的荒影--行徑掩埋不住

腐爛而風蝕的軀體--自然的腹語

吐納著一切不為人知的秘密

風雨,雷電,奔赴在生活的現場

遠方的路口,落日觸摸不到

銀蛇纏繞的山脊地貌--

百裏線長的羊腸山絡--穿透

山與川的腹部時--徒步的

行影連同月光落在隨路長--

而長的五六十斤口糧上--

烙下路途深陷的腳印,踩疼了

誰的土地,誰的脊梁,獨步

年返八九次披星戴月的孤影

穿越了誰的歲月,誰的生死荒野

和那飢不擇食的年代

行影布滿城鄉山野時,你

咀嚼著山川四野的苦苦菜

卻,為遠房的親戚

扛來浸滿--月光的口糧

面對這,滿心涌來的星光

我敬愛的親人啊!愛就像

爆出的雲海--瞬間就

把我從內心的境地上淹沒

又被層層的熱浪推向鋪滿希望的田野

在那沒有生活的版圖上,生活著

像你一樣自然淳樸的村庄,牛兒

的鈴鐺一晃,整個歲月的天空

都被搖響,陽光、樹木,山坡

花草和牛羊,就紛紛落在前行的路上

木輪子囉吱囉吱攆動的漫影

宛如歲月在牛背上的旅行--

忘卻了城鎮于鐵軌上的奔跑

就像白晝與黑夜已不分隔河

那誰又在帶頭醞釀著下一個黎明

希望在你自然淳樸的眼神裏--

流露著歲月要訴說的主人

微笑在你臉上泛出歲月的表白

而陽光貼入你的面額時--

也不過是紅裏透點,黑的白--

當前詩歌代表作品

雪的字跡,故鄉的告白

山巒迭起的目光

紛紛著一路深藏的悲傷

肆意的風,掠過透剔的希望

競逐在日光收暮四野的路上

沉默持續涌入的寒殤

晾曬著無言以對的風霜

山言欲啓又止的交錯

攤開歲月斑禿的思緒

斑衫點點的藍帳

填補著綠若塵埃的滄桑

黃昏的卸妝,裸露出

山川厚土裸的脊梁--

層層皮鄒幹裸的山體

躺過四季耕耘的輪回--

相對于你靜守八方的歸來

我是緩緩淌過你眼角的淚

每走一段路徑,都能

觸摸黃顏厚脊的思想--

氣息與信息的對話

在山川,厚土間展開激烈的亢奮

我沉默已久的心田,終于

成了它們相互間來回的圖騰

十九年的養育,和二十年的別離

從四面八方聚集在持續深入的路上--

淚水早已不在是你臉霞上風幹的雲朵

血脈早已不在是你沉傾于胸間蹣跚的路徑

就像你用滿山的厚土

填補了我空泛而蒼白的詩絮

又用滔滔的河水

掀起了我拔山涉水的情懷

猶如這寸土的方言,和一草一木的人生

布滿我心間大千世界的禪鳴

就像你昨日跌跌撞撞的往事

正在填補我今日坑坑窪窪的訴說

猶如你剛剛震蕩過的身軀,抖落了

沉靜的希望,也掀起了熱誠已久的傷

就像我的語言,我的夢

都在你更替的疼痛中誕生

而這誕生的一切,的一切啊

也終將從你的懷抱中悄悄的融去

猶如山川四野的衷腸

早已扯起一場跨越世紀的紛紛揚揚

風說的往昔與晶吟的告白

包裹著你抒寫給歲月的無限綿長

在那好浩浩蕩蕩的筆跡裏

浪花是你直意宣白的足跡--

就像你一波一浪的征程

正是我一字一行的人生--

猶如此刻,你靜守的月光

正是我千裏之外步入字裏行間的一場雪

山野河川深入的詩行

是我一生也走不出去的故鄉

就像視野中越來越模糊的身影

正是字跡中越來越清晰的腳步

徒步在物象相互交織的眼中

卻觸目著萬物相繼的芬芳

就像這出塵的朝陽--

依舊是我滿懷心間的思想

猶如這滿山綠野的春光

正是你心間姍姍而動的新娘--

波光舞--寄東湖

你從你的笑容裏來

我從我的心波裏去

緩緩挪步的輕柔

是你綿綿一生的細語

輕輕相擁的眸偶

是我喃喃一世的波音

久久深入回旋的年輪

是歲月婀娜多年的哀愁

冉起了翩若驚鴻的慢舞

也落下了暗流涌動的人生

每停一步,歲月就恍惚一回

每走一步,人生就談出一圈

嘩嘩的往事,泛出流年的皺紋

燦星落入一末輕描淡寫的紙上

沒有你我對影黃昏的屏帳

--這一切,又會是什麽?

題白園寄居易

伊水雲天龍門岸,

白亭邈邈暮千年。

詩書相見今又還,

溪水琵琶共長天。

春雨

素雨入夢經,

山河次第開。

詩從枝頭醒,

催得綠野來。


泱泱疆土千萬裏,

七絡八脈同根生。

舉國上下五千年,

兩岸三地是中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