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女自鳴鼓

王女自鳴鼓

《自鳴鼓》(韓文:자명고)是韓國SBS電視台于2009年3月至7月期間播放的電視劇。台灣譯為《自鳴公主》。

  • 中文名稱
    王女自鳴鼓
  • 外文名稱
    왕녀자명고
  • 其它譯名
    自鳴鼓/自鳴公主
  • 出品公司
    韓國SBS電視台
  • 製片地區
    韓國
  • 導演
    李明祐
  • 編劇
    鄭星姬
  • 主演
    樸敏英,鄭京浩,鄭麗媛
  • 集數
    39集
  • 類型
    愛情,歷史
  • 上映時間
    2009年3月9日

​劇情簡介

相傳2000多年前的樂浪有一支鼓名曰自鳴鼓,當敵人來犯時,自鳴鼓會自鳴報警。其實自鳴鼓並非傳說中的鼓,而是樂浪王崔理的女兒自鳴。

王女自鳴鼓

自鳴與樂浪公主羅姬是同日同一時刻出生的同父異母姐妹,兩人被預言一人將拯救樂浪,一人將毀滅樂浪。羅姬母親利用娘家強大的勢力,使羅姬當上了樂浪公主。自鳴雖然帶著神賦予的保護樂浪的使命而生,但卻要被當作會毀滅樂浪的人處死,母親將小小的她送往宮外,自鳴大難未死,淪為賣藝女,學藝過程中練就了高強的武功,當得知自己公主身份後返回宮中,于是宮中因為王位繼承人問題掀起了血雨腥風的爭鬥。

自鳴與高句麗的好童王子相愛,兩人的特殊身份使愛情並不那麽甜蜜。樂浪公主也愛上了好童,為了愛情,作為王位繼承人的她相信了好童的諾言,拱手把樂浪送給高句麗,最終被百姓用亂石打死。自鳴天賦的使命促使她必須挽救樂浪,終于,自鳴的劍刺向了她深愛著的好童……

相關資料

王女自鳴鼓

朝鮮與韓國在20世紀實現國家和民族獨立之後,分別進行了高句麗史的研究,其共同的特點是認為高句麗是朝鮮歷史上的國家,高句麗英勇的抵抗過中國的侵略。朝鮮學者認為,朝鮮史學以隻新羅為主體的敘述是錯誤,高句麗新羅百濟—新羅渤海—高麗才是朝鮮歷史的正統,這種史學觀點被認為與朝鮮希望確立半島北方為“正朔”有關。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49年建國之後,將高句麗視為朝鮮歷史,但自20世紀90年代以後,逐漸扭轉了這種觀點。中國學者通常不反對朝鮮和韓國將高句麗也視為朝鮮民族和國家的淵源之一。

至于高句麗,它是公元前一世紀至公元七世紀在東北地區和朝鮮半島存在的一個朝鮮, 與百濟,新羅合稱朝鮮三國時代。由于高句麗的特殊地理位置,而且國土橫跨今日的中國及南韓、朝鮮,遂都聲稱高句麗是自己本國的原始領土。

基本信息

劇名:王女自鳴鼓(?? ???)

王女自鳴鼓

又名:自鳴鼓

地區:韓國

頻道:SBS

類型:古裝、愛情

首播:2009年3月9日(周一周二21:55,台北時間20:55)

片長:39集

導演:李明祐(《不良情侶》《回來吧,順愛》《巴裏島的故事》)

編劇:鄭星姬(《黃金時代》《文熙》《可愛的女人》《首爾1945》《Fashion70's》)

領銜主演:

鄭麗媛(《秋日驟雨》《我的名字叫金三順》《你來自哪顆星》《我的雙面女友》《金氏漂流記》)——飾自鳴公主

鄭京浩(《對不起,我愛你》《可愛的你》《狼和狗的時間》)——飾好童王子

樸敏英(《城市獵人》《成均館緋聞》《搞笑一家人》《I Am Sam》《傳說中的故鄉》《仁醫》)——飾樂浪公主

李周鉉(《甜蜜間諜》《漂流的愛情》《花王仙女》《乞丐王子》)——飾王笏

其他主演:

李美淑——飾王紫實

洪耀燮——飾崔理文城根——飾大武神王

成賢雅——飾松梅雪秀

金成鈴——飾牟河素

高秀熙——飾牟良慧

金佳妍——飾麗娘

李漢偉——飾尤那樓

呂旭煥——飾一品

汝鎮求——飾幼年好童王子

陳智熙——飾幼年樂浪公主(羅姬)

李英幼——飾幼年不哭/自鳴公主

樸健泰——飾幼年王笏

尹燦——飾幼年一品

劇情介紹

《王女自鳴鼓》是2009年又一部女性題材的大河歷史劇,該劇以高句麗初期樂浪公主和好童王子的傳奇故事為背景,講述了樂浪公主和妹妹自鳴公主,以及夾在兩人中間的好童王子三人之間傷感的愛情故事。

劇中樸敏英扮演的樂浪公主雖然是樂浪王崔理的第二位夫人所生,但從小就作為樂浪國的後繼人學習帝王之道。樂浪國有一個神奇的自鳴鼓,每當有外族侵略來襲,自鳴鼓都會發出響聲,從而擊退侵略者。由于自鳴鼓的存在,北方的霸主高句麗的屢次進攻都失敗了。然而當樂浪公主遇到潛入樂浪國,企圖銷毀自鳴鼓的高句麗好童王子後,她的命運發生了改變。愛上了好童的樂浪公主為了自己的愛情不惜親手撕毀了自鳴鼓,從而導致了樂浪國的滅亡。身為高句麗大武神王的長子,好童王子(鄭京浩 飾)從小就知道成為像父親一樣神武的王就是自己的命運。外貌出眾、充滿智慧和野心的好童王子被百姓推崇為朱蒙轉世。堅信沒有愛情可以生活,但喪失了王權則沒有辦法生存的好童王子卻因為三個女人而苦惱不已。好童王子的母親是敵國扶餘的公主,這讓好童王子痛苦不已。欲吞並樂浪國的好童王子卻愛上了樂浪國的自鳴公主(鄭麗媛 飾),為了成就自己的霸業,好童王子背叛了自己的母親,傷害了自己的愛人自鳴,並狠心地利用了愛著自己的樂浪公主。樂浪國的第一夫人所生的自鳴公主雖然是王位的有力爭奪者,但她的人生卻充滿曲折。命運使她成為一國的公主,但由于她是自鳴鼓,是肩負神旨而降生的英雄,這使得她沒法得到應有的愛。肩負著33萬百姓生命和國家興亡的自鳴公主活得非常痛苦,雖然愛著好童王子卻因為自己的命運而無法正視自己的感情。無法阻止姐姐的她,隻能親眼見證樂浪國的滅亡。

角色介紹

自鳴

鄭麗媛飾)/樂浪國第一夫人所生

“命運,請你離開我。我,既不想成為一國的公主,也不想去尋找拋棄我的父母。對于我,祖國是什麽?為什麽要將34萬百姓的生命加在我的肩頭?如果可以的話,如果我能像我的姐姐羅姬(音譯,即樂浪公主)一樣被愛和去愛,成為好童美麗的戀人,攜手終生。可是......如果不能的話,如果這條路不該我走,那麽命運,請你同時賜給我無情的心好讓我把劍刺向好童吧。”

王女自鳴鼓

樂浪王崔理與第一夫人牟河素之女,理應是王位繼承人,但一生卻命運多舛。雖然生為一國之公主,得到了愛情,但命運卻不許她作為一個小女子享受愛情的甜蜜。因為她是自鳴鼓,是擔負著救國使命而誕生的英雄。英雄必須歷經磨難,命運使她倍受煎熬,生存使她變得堅韌,冷酷的現實、必須活下去的熱情,使她隨時如火中的銅柱那樣,被煎熬。她與樂浪公主同日同時出生,卻因為一個預言一場陰謀而走上一條艱難的命運之路。

王女自鳴鼓

樂浪公主

樸敏英飾)/樂浪國第二夫人所生 “自鳴,你竟敢在我的面前提百姓?當你還是個在才藝班每天靠賣笑吃飯的丫頭的時候,我就已經作為樂浪的後繼者開始學習帝王之道了。就像傾瀉而下的瀑布不會倒回一樣,高句麗是北方的霸主,顛覆于它的馬蹄之下就是我樂浪國的命運。但是我,樂浪覆滅的始作俑者,提前十年,或者二十年,請你不要使我為難。惑,我的心裏對于好童的愛。再怎麽失去王的德行,我也隻是個希望在愛中生活的女人,我這樣的心有什麽罪嗎?自鳴,你的心不會也和我一樣吧!”

本名羅姬,樂浪王崔理與二夫人王紫實之女,與自鳴同日同刻出生。樂浪的太史令紫墨預言:“一個孩子將拯救國家,一個孩子將毀滅國家,致本國百姓于死地”。羅姬顯然比自鳴有福氣,有一個娘家勢力強大的母親。在母親王紫實的安排下,她成了救國的公主,不但得到父母的愛,還受到百姓們的愛戴,是一個芙蓉花般美麗、罌粟花般妖嬈的女子。

王女自鳴鼓

好童

鄭京浩飾)/高句麗大武神王之子 “我因為我命定的三個女人而煩惱。我的母親雅蘭(音譯),在我的心裏扎根的女人自鳴,被我利用的稚嫩的羅姬。我的母親是敵國的扶餘的女兒。自鳴,為什麽又是我高句麗用劍指著的樂浪國的女兒。被我背叛的母親,被我深深傷害也要活下去的自鳴。我真的該死,即使那是大丈夫所不齒的,我唯有將羅姬的純真踐踏。為什麽我要這樣做,因為我是偉大的大武神王的兒子,因為成為王就是我的命運,因為沒有愛情我能活下去,但是沒有王權我則沒有辦法生存。”

他是高句麗第三代王大武神王無恤之子。人如其名,瀟灑帥氣。為人聰明,很有雄才大略。他像曾祖父一樣擅長射箭,百姓稱之為朱蒙轉世。他尊敬父親無恤,決心要像父親一樣把高句麗建設成強大的國家,早就立下徹底消滅扶餘、樂浪的雄心壯志。他是無恤的長子,母親是出身扶餘的次妃,因而身世成為好童致命的弱點。當出身于高句麗正統貴族沸流部的宋梅雪秀成為無恤的元妃後,宮中圍繞王位繼承人的爭鬥使好童深受其苦。在元妃的兒子解愛尤(高句麗第五代王慕本王)之前,好童本應該被冊封為太子,但因為他是扶餘王的外孫,冊封太子之事受挫。

王女自鳴鼓

王笏

(李周玄飾)/樂浪國大將軍 “我本不相信命運。自鳴,在遇見你之前,我以為命運就是選擇和意願的美化。但命運卻無視我的意願把你帶到了我的面前。身為王氏家族的首領,姐姐王紫實作為側妃令我殺了你,而我卻無法動你一根頭發。我,一見你就會流淚。因為你太美,因為你的命運太苦,更因為心中的愛無法道出。還不如,死在你的手裏,如此我便不會看到你的死,也不會看到你心中已有了好童。”

他是王紫實的弟弟,也是樂浪公主的舅舅。既是樂浪國的軍師又是大將軍,掌握著兵權。典型的雙重性格,有時非常冷酷,有時又不能控製自己的感情。酒、色、雜耍樣樣喜愛,也會想方設法去弄諸子百家的竹簡,為了見師父一面不惜去洛陽。精通武藝,善用槍、劍和弓箭,卻也非常迷戀詩與畫。真心疼愛外甥女羅姬,把王氏家族不外傳的武藝傳給她。

分集劇情

第1集

好童向太樞詢問樂浪公主沉睡之處,太樞忠告他太子冊封在即,勿授人以柄,好童聽了猶豫不決。王笏收到好童出現的情報,決心生擒好童,換回在高句麗為奴的百姓。

宋梅雪秀聽說自己兒子解愛尤和好童的太子位置之爭淪為街頭藝人調侃的對象,自尊心大為受傷。大武神王問乙豆智樂浪百姓不肯馴服的原因,乙豆智告訴他好像還有一個王女尚存世間,給了樂浪人希望。好童請求大武神王善待樂浪百姓,大武神王怒斥好童,與國王心思不一的兒子隻是政敵,宣布如果好童取來自鳴首級,就冊封好童為太子……

第2集

身中劇毒漸漸不支的自鳴在羅熙刺向自鳴鼓的一瞬間,使出全身力氣揮短劍刺向羅熙的肩頭。拼命防守的自鳴聽到羅熙問她好童死了能否獨活,略一猶豫間,羅熙的刀砍來,自鳴中刀倒地。

樂浪城靈星壇的紫墨向崔理預言,即將出生的兩個女兒將使樂浪郡滅亡。劉憲聽說自己的郡王之位受到威脅,下令崔理殺死兩個女兒……

第3集

在紫墨的幫助下,王紫實策劃了一個陰謀:把崔理用于軍事聯絡的風箏尾部點火,使之看上去落于牟河素分娩的內堂屋頂,紫墨便據此聲稱煞星落入牟河素產房,要求崔理必須把牟河素生下的女兒當作祭品。

崔理不忍心殺死牟河素之女,為此煩惱不已,最終,王紫實代替崔理出手,拔下頭上的簪子,刺向剛出生的自鳴的胸膛……

第4集

王紫實遠遠地望著自鳴被江水沖走,命令齒素前往曾山浦,凡是發現私人船隻,馬上讓其沉入江水中。王紫實過來安慰牟河素,崔理見了,表示他不想讓兩個女人同車而行。

崔理安慰傷心的牟河素,既然不能做自鳴的母親,那就撇開劉憲,做朝鮮百姓的母親,說著親吻了牟河素。王紫實嫉妒地看著二人接吻,暗暗發誓:牟河素贏得了愛情,自己就要贏得權力……

第5集

大武神王怒氣沖沖地進入宋梅雪秀的寢宮,揮著劍問她是不是想殺死好童。宋梅雪秀看著割掉的頭發大怒,稱自己不過是一個想生下自己孩子的女人,而大武神王把她當作了野心勃勃的王妃。宋梅雪秀從寢宮出來,欲勒住睡著的好童的脖子,旁邊的侍女急忙阻止,問她難道想要搭上娘家所有人的性命嗎?宋梅雪秀這才控製住自己的憤怒。

牟河素夢中夢到自鳴,醒來即來到王紫實的屋中,抱起羅熙就走。站在蓮花池邊的牟河素不理會身後請求原諒的王紫實,突然舉起羅熙,欲扔進蓮花池中……

第6集

王紫實故意問牟河素,做什麽可以救自鳴?牟河素毫不示弱,反問道:為了救自己的孩子而委身于人,算不算偉大的母親?美秋和茶茶頌發現了被沖到山東半島沙場的自鳴和一品,美秋想撥掉自鳴身上的簪子,一品一邊反抗,讓美秋不要碰他家小姐。

大武神王接到王紘與崔理聯手的報告,感嘆二人比劉憲更難對付,下令設法離間二人。

帶刀入睡的好童察覺到乙智豆的聲音,走出寢室,被乙智豆攔住。聽說宋梅雪秀欲置好童于死地的乙智豆叮囑好童,要對大武神王保密,培養自己的力量……

第7集

好童在大武神王面前接受劍術訓練,被尤那樓的劍刺到,血淌下來但屹立不動,宋梅雪秀見了暗自吃驚。

王儉城內,王紫實哭喊著不能把王位交給她的哥哥王紘,崔理讓她丟掉野心。崔理叫來麻祖,告訴他自己願意遵守樂浪獨立之日割掉腦袋的承諾,說罷把刀遞給麻祖,但麻祖跪下接過刀,稱崔理稱王順應天意,他將用此刀取來王紘首級,助崔理稱王。

宋梅雪秀的父親宋屋句來見大武神王,懇請他廢掉宋梅雪秀,立秀芝蓮為妃。憤怒的宋梅雪秀當著宋屋句的面摔了酒杯,宋屋句流著淚安慰宋梅雪秀,說出自己的心...

第8集

宋梅雪秀暗自把毒葯藏于懷中,準備與好童比試劍術。比試開始,好童故意激將宋梅雪秀,問她當務之急是不是除掉秀芝蓮。宋梅雪秀不敵好童,大喊讓好童殺了她,好童出言譏諷,稱自己無意對被大武神王拋棄、王妃之位不保的已死的人動手,說罷揚長而去。

東谷?找到牟河素,告訴她有人看見了私船,自鳴可能還活著。王紫實聽齒素報告自鳴可能沒死,氣不打一處來……

第9集

羅熙抽出纏在腰間的軟劍,劃向好童的面頰,好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見血順著手指淌下,朝羅熙抿嘴一笑,羅熙見好童如此,更加生氣……

第10集

王紫實端起毒酒向王紘敬酒,問王紘是否真想殺死崔理,王紘大吃一驚,反問王紫實有無以崔理夫人身份活下去的自信,並告訴她不要隱瞞真實的想法。四人喝完毒酒仍在爭論,但漸漸倒下。年幼的羅熙看到王紫實勒住王紘脖子嚇得昏了過去。

大武神王接到王紘已死的報告,召集諸家會議,宣布開戰。大武神王拿著刀,要傳授好童殘忍的劍術……

第11集

見王紘斷氣,憤怒的牟良惠搭起火箭朝王紫實射去。王紫實中箭後來到崔理面前,亮出自己被火燒傷的身體,逼崔理處死牟良惠。牟河素誠心誠意地想幫助療傷,羅熙不耐煩地說討厭隻想著自鳴的媽媽。

一品病倒,自鳴想帶他去找大夫治療,被美秋發現,挨了一頓痛罵。一品清醒過來,對自鳴說一定要為她找到父母,自鳴聽了哭出聲來,叫他不要找拋棄自己的父母。

大武神王任命宋屋句為好童與羅熙婚事促成特使。宋梅雪秀為了不要孩子,以吃葯相對抗,結果暈倒在大武神王面前。王紫實聽齒素說自鳴在雜技團,...

第12集

王紫實和齒素為羅熙挑選參加加冕典禮的衣服,羅熙問二人,王紘的葬禮尚未舉行,現在就舉行加冕典禮是不是不好,王紫實回答說死人的葬禮沒有王位重要。然而當王紫實回頭為羅熙比量衣服時,眼睛已經紅紅的了……

第13集

上刑場前,牟良惠拜托牟河素把頭發梳得漂亮點,因為她要去見先走的王紘。即將行刑,王笏突然大叫,他要娶嫂子做夫人,不能殺死他的嫂子。王紫實聽說牟良惠活了下來,怒不可遏,下令不能讓她第二次渡過洌水。

自鳴被邀請去王笏和牟良惠的婚禮上表演,為有機會出國而興奮不已。胡谷來到自鳴和一品面前,要教他們刀法。

聽崔理提議讓羅熙嫁給好童,王紫實馬上反對,稱王位繼承人羅熙不能為政治婚姻犧牲……

第14集

自鳴表示想去樂浪,茶茶頌認為自鳴足以自己保護自己,支持她去,但胡谷不同意,稱沒見過血的刀不是真刀,自鳴去樂浪是去送死。瀟瀟在一邊偷聽茶茶頌與胡谷的對話,當聽說一品將陪自鳴去樂浪,大吃一驚……

第15集

大武神王命好童帶宋梅雪秀的首級來,好童去與欲保護宋梅雪秀的宋屋句談判。乙智豆主張宋梅雪秀不可殺,因為高句麗絕對戰不勝沸流部,大武神王聽了十分惱火。宋梅雪秀擔心好童出手殺死自己,欲飲毒葯自盡,好童表示他會當做沒有見過宋梅雪秀,宋梅雪秀這才放下心來。

羅熙即將被冊封為太女,王紫實建議她學習誘惑國王之術。一直對自鳴活著抱著一線希望的牟河素發現了插在自鳴身體內的王紫實的簪子,心灰意冷。崔理安慰牟河素再生一個王子,但牟河素流淚表示願意把羅熙培養成優秀的太女。

第16集

自鳴走向太樞,撞了他一下,同時眼疾手快地從太樞懷裏掏出身牌,藏到自己衣袖中。好童猛然發現自鳴的偷盜行為,自鳴剛一逃走,好童就提醒太樞看看自己的口袋。發現身牌不見了,太樞向自鳴追去……

第17集

茶茶頌向自鳴道歉,稱身體一丁點兒的不舒服都不能忍受,自鳴傷心地笑了笑。一品對瀟瀟說,即便大嫂喜歡錢,但也不是隨便拿他人東西的人,希望不是你做的事,說罷離開。一品對胡谷表示要去殺死羅熙,胡谷不同意,稱那是要自鳴去做的事……

第18集

柳凌下令宴席開始,話音一落,鼓樂齊鳴,羅熙和柳凌落座。自鳴、茶茶頌、一品等人站到了前面。茶茶頌向羅熙施禮,羅熙問除了喧鬧的雜技團還有無其他?茶茶頌見羅熙記起了他們,心下一驚……

第19集

好童稱羅熙該來了,要自鳴出去,自鳴表示願意侍奉二人。自鳴說她有話要對樂浪公主說,但好童冷冷地讓她離開,對自鳴說以她的身份怎麽能和公主說話。自鳴望著不再理睬自己的好童,開啟門走了出去……

第20集

宋梅雪秀頂撞宋屋句,稱誰也不能插手她和好童的戰鬥,宋屋句氣憤地給了她一巴掌,告訴她這次戰鬥並非單純的宋梅雪秀與好童的戰鬥,而是宋屋句與無恤的戰鬥。

好童放好行囊,命令自鳴打熱水來。鮮卑族人裝扮成廚子,他們在好童要吃的包子裏放了毒葯。王紫實下令一定要殺死自鳴,王笏表示反對,稱元後娘娘的女兒不能隨意處死。

崔理問羅熙對好童是否滿意,羅熙表示她的婚姻要利于樂浪國……

第21集

宋江及副官、店小二、鮮卑族士兵到處尋找好童,自鳴趕忙藏身到樹上繁茂的枝葉中。待他們遠去之後,自鳴除掉樹枝偽裝,挖了很深的坑,放好童躺下,從好童嘴中拔出紫芒,扶他坐起,好童的呼吸越來越沉重……

第22集

在劇痛之後,宋梅雪秀產下了王子,她要親手割斷臍帶,命令下人拿劍過來。大武神王神情黯然,宋秀芝蓮抄起花瓶扔出去,摔了個粉碎。宋梅雪秀帶著新出生的王子去見大武神王,呈上寶劍,對大武神王說如果他不承認孩子是高句麗的王子,那麽就請大武神王親手處死這個小生命。

作為高句麗使臣的牟良惠見到自鳴高興地笑了,笑聲意味深長……

第23集

宋梅雪秀沒料到王紫實會以取消好童與羅熙婚約為條件要求交出自鳴。牟良惠叫來自鳴,仔細詢問她的身世。自鳴見到王紫實,與王紫實過去的恩怨從海腦中閃過,自鳴失去知覺昏倒。王紫實命令齒素解開自鳴上衣,查看是否有傷痕。

大武神王接到王紫實解除好童和羅熙婚約的報告,勃然大怒,下令馬上活捉樂浪公主……

第24集

羅熙不理睬布達等人請她後撤的要求,看到好童與自鳴在一起。戰鬥進行得正酣,情勢萬分危急,王紫實大吼要殺死自鳴,牟良惠則大喊著帶自鳴來,王笏面對二人不知該怎麽辦。大武神王未能大獲全勝,怒責部下為何不能迅速摧毀崔理的烏合之眾。

羅熙與自鳴持劍對峙,問自鳴到底是什麽人,自鳴稱是被樂浪遺棄的高句麗護衛武士……

第25集

王笏看到自鳴的畫像心中一驚,崔理見到自鳴、一品、尤那樓等人的畫像後,下令取他們的首級來。東谷?把自鳴等人的畫像送給牟河素看,告訴她自鳴管一品叫哥哥。同時,王紫實要求宋梅雪秀殺死自鳴……

第26集

自鳴向羅熙施禮,告訴她以後將由自己來侍奉她,羅熙滿臉不快,稱不想接受砍死樂浪國將軍的人行禮。

自鳴壓下齒素的舌頭,檢查了頸動脈,對齒素起了疑心……

第27集

牟河素給胡谷看了小自鳴的畫像,對他說這是她的剛生下來連奶都沒吃上一口就被扔掉的女兒,求他告訴自己那個孩子是不是自鳴。胡谷發現躲在旁邊偷聽的王紫實,回答說無可奉告,牟河素順著胡谷的視線發現了王紫實。王紫實揚言,即使自鳴回來,也絕不接受她為公主……

第28集

無恤問好童是不是違反了斬殺羅姬的命令讓她逃跑了,好童說是這樣。無恤拿漆紙向好童砸去,好童的額頭流血了。好童說如果父皇是活在征服的時代中的話,自己想把廣闊的土地統一建立和諧的高句麗,無恤命令把劍拿來。同時,無恤下令說除非撤令否則一直讓好童在首陽殿關禁閉...

第29集

望著和士兵一起向晉陽宮行的崔理,自鳴向他投去眷戀的目光。王紫實叫來陶秀起,陶秀起以會受到陛下責罰為由詢問非要命令把殺了夏侯開將軍的罪人帶來的理由。王紫實說太女羅姬的安危就掌握在你夏侯開的手中了,命令他帶上未央殿的士兵去把不哭殺了。與此同時,王紫實說一定要確認自鳴死的樣子,在前面聽到王紫實讓陶秀起走後燕爾的訊息,牟河素帶上護衛武士去追王紫實….

第30集

羅姬想要進入聖兼殿 傅佟說陛下下了聖旨不讓進,但羅姬使勁推開傅達和傅佟無視二人上去了。看到羅姬的崔理問是不是沒聽到讓她待在未央殿的命令而向羅姬發火,但羅姬卻問連太大夫人王笏甚至卑賤的不哭都在的地方自己卻不能在的理由是什麽。與此同時,崔理問不哭說守護樂浪是自己的命運,如何知道這個命運的。自鳴說夢到了樂浪滅亡的夢

第31集

自鳴對好童說將和王笏結婚並說一起分享好童的孤獨和那想當王的欲望等等很困難。好童說自鳴在撒謊不相信是這樣,自鳴把鷹哨放到好童手心並向王笏發出信號。與此同時,羅姬堅信好童是為見自己而來正騎馬飛奔而去

第32集

子墨請自鳴救救王紫實,但是自鳴說王紫實到最後都要讓自己喝毒葯次後是個惡性太多的人死了理所應當。子墨對自鳴說王紫實對自己來說生是自己愛慕死是憐憫的人,如果自鳴救了王紫實的話就將拯救樂浪的方法告訴她。與此同時,王笏質問王紫實在自鳴喝的葯裏摻了什麽東西並很生氣....

第33集

好童對王笏說已經逃出卒本在來的路上讓請求流亡到樂浪國。王笏說不知道王子內心想法不會相信好童的話。尤那樓對士兵說去國內城砍好童的頭顱傳達了無恤就地斬殺的命令

第34集

跪在崔理為首的樂浪國大臣面前,好童拒絕了太秋埋怨身世不好讓他自裁的提議。崔理,牟河素,王紫實,牟楊慧就好童的人身處理問題進行了激烈討論。靜觀討論的羅姬不知何時起對樂浪。。。

第35集

在松梅雪秀的伺候下穿上鎧甲的大武神王說一定要確認沒有自鳴鼓這回事再回來。祈禱著的自鳴預言對樂浪國土地不敬的高句麗士兵們一個都休想活著回去....

第36集

在自鳴鼓的庇佑之下與高句麗的戰鬥平淡結束,羅姬對自鳴說為了樂浪神女做出了不少貢獻。大武神王要見一面好童,樂浪的謀士們立刻主張要派人監視。為了偷聽二人密談而去的羅姬躲開了大武神王擲出的短刀,隨即編造理由說是大武神王回宮之前為了給父王請安而來。回宮的大武神王把松屋句叫到朱蒙神殿向他討兵。松屋句說如果將解愛婁王子立為太子的話就借兵

第37集

好童問自鳴為什麽要吹鷹哨,自鳴說是為了呼喚那隻鷹。自鳴看著大武神王傳來的茶桌上的絹說是那隻鷹帶來的讓好童讀讀。好童撒謊說寫的是父親看過自鳴鼓之後生病了。與此同時,羅姬換上練劍服扔掉婚禮上戴的花冠,說應該待在新房裏的好童不見了出去找...

第38集

隋豪泰問好童樂浪國有自鳴鼓怎能冒犯,隨之士兵們開始動搖。好童問隋豪泰是否懼怕死亡隋說隻是不想引起上天的憤怒。與此同時,自鳴鼓殿堂裏羅姬與自鳴持劍展開生死決鬥...

第39集

好童以沉痛的表情將頭發松開,擦拭了抹了崔理脖子的那把刀恭敬地舉至額頭然後放到檀君晉陽之前。好童回想起崔理最後的樣子一邊揪著頭發痛苦。猛然抬頭好童看到了自鳴的幻影。另一方面,牟河素對羅姬說讓她離開樂浪,羅姬卻說願意受樂浪百姓的懲罰。當羅姬正被憤怒的樂浪百姓用石頭砸時,牟河素突然出現請求大家原諒,後來她與羅姬一同死在百姓的石頭之下。一年後,麗娘,尤那樓,好童在看皮影戲,好童回去以後突然覺察到了什麽,又返回,結果見到了自鳴,兩人開始打鬥,打到海邊好童不忍殺自鳴,...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