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 -漢武帝

王夫人

王夫人,名字、生年不詳,漢武帝劉徹的寵妃。

司馬遷史記》、班固《漢書》都記載王夫人得幸發生在衛皇後色衰之後。隻有褚少孫補記的《史記 三王世家》一篇中,提了一句王夫人在衛子夫還是夫人時已得幸武帝,但按時間分析該補記部分並不可靠。

元朔年間(約元朔六年)生皇二子齊懷王劉閎。

元狩二年(前121年),王夫人早卒。

王夫人死後漢武帝封她為齊王太後,方士少翁為她招魂。

  • 本名
    王夫人
  • 所處時代
    漢朝
  • 子女
    劉閎
  • 入宮時間
    不詳

人物生平

入宮得幸

王夫人入宮時間不詳,按司馬遷記載【與衛夫人並幸武帝】、【衛後色衰,趙之王夫人幸】、【大將軍既還,賜千金。是時王夫人方幸於上】可知,應為衛子夫"大幸""有寵"後期。衛子夫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入宮,建元三年復寵有孕,因陳皇後無子,陳皇後母館陶公主綁架了衛子夫弟衛青,獲救後武帝對衛氏大加賞賜,衛氏男女皆顯貴。子夫封為夫人。元朔元年(公元前128年)衛子夫生下漢武帝的長子劉據,被立為皇後。

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衛子夫的弟弟,大將軍衛青出征得勝歸來,武帝賜千金。時年【王夫人方幸于上】。寧乘對衛青說,王夫人很得寵幸而宗族未富貴,大將軍可以用所賜的黃金為王夫人雙親祝壽。于是衛青拿其中的一半,五百金贈與王夫人的雙親。王夫人將這件事告訴武帝。武帝說:"大將軍不知為此(大將軍不會做這種事)"于是便問衛青。衛青以實相告,武帝便拜寧乘為東海都尉。

子閎封王

王夫人所生的劉閎是漢武帝的次子,生年不詳。

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由驃騎將軍霍去病帶頭,眾臣上疏請武帝封皇子劉閎、劉旦、劉胥(武帝共六子,長子為太子,時年尚有二子未生)三人為諸侯王,諸侯王必須"就國"(即去封地居住而不能留在長安),此次上疏是霍去病對表弟--太子劉據地位的維護。

這時,王夫人正在病中,武帝問王夫人:"你兒子應當封王,你想把他封在哪裏?"王夫人說:"有陛下在,我又有什麽可說的呢。"武帝說:"雖然如此,就你的願望來說,想封他到什麽地方為王?"王夫人說:"希望封在雒陽。"武帝說:"雒陽有武庫敖倉,是天下要沖之地,是漢朝的大都城。從先帝以來,沒有一個皇子封在雒陽為王的。除了雒陽,其他地方都可以。"王夫人沒有作聲。武帝說:"關東的國家,沒有比齊國更大的。齊國東邊靠海,而且城郭大,古時隻臨菑(zī,資)城就有十萬戶,天下肥沃的土地沒有比齊國更多的了。"王夫人因病倒在床,不能起身謝恩,便以手擊頭,謝武帝曰:"幸甚。"由此可見,武帝的確很寵愛王夫人,但從王夫人討要雒陽(洛陽)來看,她並非沒有野心的女子,或許因為娘家未富未貴,劉閎無外家倚靠,故她想在生前多替兒子爭取好處。

同年四月乙巳日,武帝立次子劉閎為齊王,同日立三子劉旦燕王,四子劉胥廣陵王

病逝招魂

不久後王夫人病故,武帝很哀痛,派使者去祭拜道:"皇帝謹派使者太中大夫明捧著璧玉一塊,賜封夫人為齊王太後。"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齊人少翁以招引鬼神的方術來進見武帝。武帝思念王夫人,少翁便用方術在夜裏使王夫人和灶神的形貌出現,武帝隔著帷幕望見了,于是就封少翁為文成將軍,給他的賞賜很多,以賓客之禮對待他。後少翁因方術不驗,造假被誅。

但是在《漢書》中,這段記載移到了李夫人身上。但根據時間推測,《漢書》招魂李夫人的說法是錯誤的。

《史記 孝武本紀》、《史記 封禪書》與《漢書 郊祀志》都記錄了【文成死明年,天子病鼎湖甚】,武帝病于鼎湖是元狩五年,說明少翁死在元狩四年(前119年)。

而李夫人得幸是發生在其兄李延年所唱佳人曲之後。李延年在滅南越的元鼎六年(前111年)走紅,《漢書郊祀志》【其春,既滅南越,嬖臣李延年以好音見。】而後李夫人得幸,生子劉髆後早卒。

那麽李夫人卒,是在元封(前110-前105)年間,因為太初年間武帝將後宮改製,已無"夫人"一稱。而十年前的元狩四年(前119年)少翁已被誅,他怎能重新活過來給李夫人招魂呢?

班固著《漢書》,大約是因為李夫人被霍光尊為孝武皇後之名配食武帝之故,將招魂一事轉嫁到李夫人頭上,以增加李夫人的傳奇色彩。但即便按照《漢書》的時間線,李夫人招魂也是站不住腳的。更何況《史記》中已經明確記載是為王夫人招魂。

齊王病故

齊王劉閎因為母親王夫人的原因,也很得武帝喜愛。但是可惜的是,劉閎在封王八年後的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去世,謚曰齊懷王。因其年少,無子,封國國除。天下人都說齊地不宜封王。

但奇怪的是,劉閎從元狩六年封王,到元封元年去世,七年中並沒有從封地到長安的來朝記錄。元封一直到太初年間,也沒有燕王和廣陵王的來朝記錄,武帝此舉令人不解。

史籍記載

史記

《史記·外戚世家》

及衛後色衰,趙之王夫人幸,有子,為齊王。王夫人蚤卒。


《史記·三王世家》

王夫人者,趙人也,衛夫人並幸武帝,而生子。閎且立為王時,其母病,武帝自臨問之。曰:「子當為王,欲安所置之?」王夫人曰:「陛下在,妾又何等可言者。」帝曰:「雖然,意所欲,欲于何所王之?」王夫人曰:「願置之雒陽。」武帝曰:「雒陽有武庫敖倉,天下沖阨,漢國之大都也。先帝以來,無子王于雒陽者。去雒陽,餘盡可。」王夫人不應。武帝曰:「關東之國無大于齊者。齊東負海而城郭大,古時獨臨菑中十萬戶,天下膏腴地莫盛于齊者矣。」王夫人以手擊頭,謝曰:「幸甚。」王夫人死而帝痛之,使使者拜之曰:「皇帝謹使使太中大夫明奉璧一,賜夫人為齊王太後。」子閎王齊,年少,無有子,立,不幸早死,國絕,為郡。天下稱齊不宜王雲。


《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

大將軍既還(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賜千金是時王夫人方幸於上,寧乘說大將軍曰:"將軍所以功未甚多,身食萬戶,三子皆為侯者,徒以皇後故也。今王夫人幸而宗族未富貴,原將軍奉所賜千金為王夫人親壽。"大將軍乃以五百金為壽。天子聞之,問大將軍,大將軍以實言,上乃拜寧乘為東海都尉


《史記·封禪書》

其明年(元鼎元年,即公元前116年),齊人少翁以鬼神方見上。上有所幸王夫人,夫人卒,少翁以方蓋夜致王夫人及灶鬼之貌雲,天子自帷中望見焉。于是乃拜少翁為文成將軍,賞賜甚多,以客禮禮之。文成言曰:「上即欲與神通,宮室被服非象神,神物不至。」乃作畫雲氣車,及各以勝日駕車闢惡鬼。又作甘泉宮,中為台室,畫天、地、太一諸鬼神,而置祭具以致天神。居歲餘,其方益衰,神不至。乃為帛書飯牛,詳不知,言曰此牛腹中有奇。殺視得書,書言甚怪。天子識其手書,問其人,果是偽書,于是誅文成將軍,隱之。

《史記·滑稽列傳》

(褚少孫補記,作者非司馬遷)

武帝時,大將軍衛青者,衛後兄也,封為長平侯。從軍擊匈奴,至餘吾水上而還,斬首捕虜,有功來歸,詔賜金千斤。將軍出宮門,齊人東郭先生以方士待詔公車,當道遮衛將軍車,拜謁曰:"願白事。"將軍止車前,東郭先生旁車言曰:"王夫人新得幸于上,家貧。今將軍得金千斤,誠以其半賜王夫人之親,人主聞之必喜。此所謂奇策便計也。"衛將軍謝之曰:"先生幸告以便計,請奉教。"于是衛將軍乃以五百金為王夫人之親壽。王夫人以聞武帝。帝曰:"大將軍不知為此。"問之安所受計策,對曰:"受之待詔者東郭先生。"詔召東郭先生,拜以為郡都尉。

王夫人病甚,人主至自往問之曰:"子當為王,欲安所置之?"對曰:"願居洛陽。"人主曰:"不可。洛陽有武庫、敖倉,當關口,天下咽喉。自先帝以來,傳不為置王。然關東國莫大于齊,可以為齊王。"王夫人以手擊頭,呼"幸甚"。王夫人死,號曰:"齊王太後薨"。

史記·孝武本紀

其明年,齊人少翁以鬼神方見上。上有所幸王夫人,夫人卒,少翁以方術蓋夜致王夫人及灶鬼之貌雲,天子自帷中望見焉。于是乃拜少翁為文成將軍,賞賜甚多,以客禮禮之。文成言曰:"上即欲與神通,宮室被服不象神,神物不至。"乃作畫雲氣車,及各以勝日駕車闢惡鬼。又作甘泉宮,中為台室,畫天、地、泰一諸神,而置祭具以致天神。居歲餘,其方益衰,神不至。乃為帛書飯牛,詳弗知也,言此牛腹中有奇。殺而視之,得書,書言甚怪,天子疑之。有識其手書,問之人,果偽書。于是誅文成將軍而隱之。

資治通鑒

資治通鑒 卷第十九

齊人少翁,以鬼神方見上。上有所幸王夫人卒,少翁以方夜致鬼,如王夫人之貌,天子自帷中望見焉。于是乃拜少翁為文成將軍,賞賜甚多,以客禮禮之。文成又勸上作甘泉宮,中為台室,畫天、地、太一諸鬼神而置祭具,以致天神。居歲餘,其方益衰,神不至。乃為帛書以飯牛,佯不知,言曰:"此牛腹中有奇。"殺視,得書,書言甚怪,天子識其手書,問其人,果是偽書。于是誅文成將軍而隱之。

相關記載

東漢 桓譚新論》:"武帝有所愛幸姬王夫人,窈窕好容,質性佞。夫人死,帝痛惜之。方士李少君言能致其神,乃夜設燭張幄,置夫人神影,令帝居他帳中遙望,見好女似夫人之狀,還帳坐。"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