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國維

王國維

王國維(1877年12月3日-1927年6月2日),初名國楨,字靜安,亦字伯隅,初號禮堂,晚號觀堂,又號永觀,謚忠愨。漢族,浙江省嘉興市海寧人。王國維是中國近、現代相交時期一位享有國際聲譽的著名學者。

王國維早年追求新學,接受資產階級改良主義思想的影響,把西方哲學、美學思想與中國古典哲學、美學相融合,研究哲學與美學,形成了獨特的美學思想體系,繼而攻詞曲戲劇,後又治史學、古文字學、考古學。郭沫若稱他為新史學的開山,不止如此,他平生學無專師,自闢戶牖,成就卓越,貢獻突出,在教育、哲學、文學、戲曲、美學、史學、古文學等方面均有深詣和創新,為中華民族文化寶庫留下了廣博精深的學術遺產。

(王國維照片來源)

  • 中文名
    王國維
  • 別名
    字伯隅、靜安,號觀堂、永觀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浙江海寧
  • 出生日期
    1877年12月3日
  • 逝世日期
    1927年6月2日
  • 職業
    文學家、國學大師、考古學家
  • 其他成就
    近代享有國際盛譽的著名學者, 著名文學家、史學家、國學大師
  • 其他作品
    《人間詞話》、《曲錄》、《觀堂集林》等

​人物簡介

王國維(1877年—1927年),字伯隅、靜安,號觀堂、永觀,謚忠愨。漢族,浙江海寧鹽官鎮人;清末秀才;我國近代享有國際盛譽的著名學者,近現代在文學、美學、史學、哲學、古文字學、考古學等各方面成就卓著的學術巨子,國學大師徐志摩穆旦金庸等人與其俱為同鄉。甲骨四堂之一。

王國維

王國維娶莫氏,生潛明、高明、貞明。莫氏故世,繼室潘氏,生子紀明、慈明、登明,生女東明、松明、通明(早殤)。長子王潛明于1926年早逝。1949年以後,3子女留在了大陸,2子2女去了台灣。現在世的有台灣的長女王東明、成都的五子王慈明。而二子王仲聞最為知名,從事詩詞校註,但被誣陷為特務,最後服葯自盡。戊戌變法的發起者。

人物經歷

出生

1877年,丁醜,生于光緒三年

12月3日(舊歷十月二十九日)出生于浙江省海寧州城(今海寧市鹽官鎮)雙仁巷舊宅。初名國楨,後改國維,字靜庵(安),又字伯隅,號人間、禮堂、觀堂、永觀、東海愚公等。海寧王氏乃當地書香世家。

1886年,丙戌,光緒十二年,十歲。

全家遷居城內西南隅周家兜新宅,此處後成為王國維故居紀念館。少年時代與陳守謙、葉宜春、諸嘉猷被譽為“海寧四才子”。

1892年,壬辰,光緒十八年,十六歲。

7月入州學,參加海寧州歲試,以第二十一名中秀才。

1893年,癸巳,光緒十九年,十七歲。

3月赴省城杭州應鄉試不中,肄業于杭州崇文書院。

青年

1894年,甲午,光緒二十年,十八歲。

中日甲午戰起,清軍戰敗,極為震動。始知世有"新學"。

1895年,乙未,光緒二十一年,十九歲。

11月與莫氏成婚。

1897年,丁酉,光緒二十三年,二十一歲。

9月赴杭州再次參加鄉試,不中。從1895年至此,撰成《詠史》詩二十首。1928年始發表于《學衡》第66期,吳宓稱之"分詠中國全史,議論新奇正大"。年底,與同鄉張英甫等謀創海寧師範學堂,並上呈籌款緣由,未果。1898年,戊戌,光緒二十四年,二十二歲。

王國維

2月,至上海任《時務報》書記。此舉為其一生行事之始。26日羅振玉等創辦的東文學社開課後,王氏入學學習,受業于藤田豐八等,漸為羅振玉所知。7月因患腳氣病,回籍治療。10月返滬,《時務報》因戊戌變法失敗而遭關閉,羅振玉引之入東文學社,負責庶務,免繳學費,半工半讀。是年,撰《曲品新傳奇品跋》、《雜詩》三首。

1899年,己亥,光緒二十五年,二十三歲。

春,東文學社遷至江南製造局前之桂墅裏,王氏學監,其與同學關系不洽,旋免職,但薪俸照拿。學社除日文外,始兼授英文及數理化各科。王氏攻讀甚勤。從日本教員田岡文集中,始知汗德(即康德)、叔本華,並萌研治西洋哲學之念。是年,河南安陽小屯發現殷商甲骨文。代羅振玉為日人那珂通世所撰、東文學社影印之《支那通史》撰序、為日人桑原隲騭藏《東洋史要》撰序。

1900年,庚子,光緒二十六年,二十四歲

夏,庚子事變發生,東文學社因之而提前讓學生畢業,秋即停辦。王氏畢業返裏,自習英文。秋,返滬,羅振玉請其譯編《農學報》,自謂譯才不如沈紘而薦其任之,自己則協助譯日本農事指導。秋,羅振玉應張之洞之邀,至武昌任農務局總理兼農校監督,不久,召王國維等同至,任武昌農校日籍教員翻譯。年底,由羅氏資助,東渡日本東京物理學校習數理。是年撰《〈歐羅巴通史〉序》,譯《勢力不滅論》(The Theorg of The Conservation of Energy)、《農事會要》。

1901年,辛醜,光緒二十七年,二十五歲。

春,在日本東京物理學校留學,夏歸國,協助羅振玉編《教育世界》雜志,此後,其哲學及文學方面的撰述常刊載于此。是年,撰《崇正講舍碑記略》,譯《教育學》《算術條目及教授法》。

1902年,壬寅,光緒二十八年,二十六歲。

春,始讀社會學、心理學、論理學(即邏輯學)、哲學等書,尤關註人生問題。夏,張謇在通州(今南通市)創辦通州師範學堂,欲聘一心理學、哲學、倫理學教員。經羅振玉推薦,王國維應其一年之聘。是年譯《教育學教科書》。

1903年,癸卯,光緒二十九年,二十七歲。

3月,應聘至通州師範學堂任教,通讀叔本華、康德之書。《鐵雲藏龜》影印刊行。是年撰《哲學辨惑》《論教育之宗旨》《叔本華像贊》《汗德像贊》。譯《西洋論理學史要》。

1904年,甲辰,光緒三十年,二十八歲。

代羅振玉為《教育世界》主編,進行刊物改革。8月,羅振玉在蘇州創辦江蘇師範學堂,自任監督,藤田豐八為總教習,王國維來校任教。仍鑽研叔本華思想,並深受其影響。是年撰《孔子之美育主義》、《就倫理學上之二元論》(後易名為《論性》)、《尼採之教育觀》《叔本華之遺傳說》《教育偶感二則》《汗德之哲學說》《汗德像贊》《叔本華之哲學及其教育學說》《國朝漢學派戴阮二家之哲學說》《紅樓夢評論》《書叔本華遺傳說後》《叔本華與尼採》《釋理》。

1905年,乙巳,光緒三十一年,二十九歲。

1906年,丙午,光緒三十二年,三十歲。

春,隨羅振玉進京,暫住羅家。4月,集數年間(1904-1906)所填詞61闕成《人間詞甲稿》刊行。8月,其父王乃譽病故,奔喪歸裏,並為之守製。是年撰《教育小言十二則》、

《奏定經學科大學文學科大學章程書後》、《教育家之希爾列爾(即席勒)傳》、《德國哲學大家汗德傳》、《墨子之學說》、《老子之學說》、《汗德之倫理學及宗教論》、《原命》、《去毒篇(鴉片煙之根本治療法及將來教育上之註意)》、《孟子之倫理思想一斑》、《列子之學說》、《紀言》、《論普及教育之根本辦法(條陳學部)》、《教育小言十則》、《文學小言十七則》、《屈子文學之精神》。

1907年,丁未,光緒三十三年,三十一歲。

4月,自海寧返京,住羅家。不久,經羅振玉引薦,得識學部尚書兼軍機大臣榮祿,甚為其賞識,未幾,得在學部總務司行走,任學部圖書編譯局編譯,主編譯及審定教科書等事。6月發表《三十自序二》,言其由哲學轉向文學,並有志于戲曲之研究,這標志著他學術研究的一次轉折。7、8月,因其夫人莫氏病亡而歸省,事畢即返京。11月,匯集1906年5月至1907年10月間所填詞43闕,成《人間詞乙稿》。是年撰《教育小言十三則》、《人間嗜好之研究》、《三十自序一、二》、《論國小校唱歌科之材料》、《教育小言十則》、《書辜氏湯生英譯〈中庸〉後》、《孔子之學說》。

1908年,戊申,光緒三十四年,三十二歲。

1、2月間,太夫人病故,奔喪返裏。3月,與繼室潘夫人完婚。5月,校《片玉詞》。4月,攜眷北上返京,賃屋于宣武門內新簾子胡同。7月,輯《唐五代二十家詞輯》二十卷,對每家詞數及其出處,均以按語說明。又輯《南唐二主詞》。8月,撰《詞錄》及《詞錄序例》,蒐集詞目,自宋迄元,存佚並錄,且作考訂。撰《〈詞林萬選〉跋》。9月,輯《曲錄》初稿二卷,為其研究戲曲史提供了材料。10月,譯著《辨學》(即邏輯學)一書刊出。11月,在《國粹學報》刊出《人間詞話》前21則,提出"境界"說。手錄明抄本《錄鬼薄》,並作《跋》。作《古代名家畫冊敘》(1909年刊行時易名為《中國名畫集》)。12月,撰《曲品新傳奇品跋》。

1909年,己酉,宣統元年,三十三歲。  

王國維

1月,撰《羅懋登註拜月亭跋》,《國粹學報》第49期刊《人間詞話》第23-39則。2月,《國粹學報》第50期刊登《人間詞話》第40-64則。1910年,庚戌,宣統二年,三十四歲。

2月,校《錄鬼簿》。錄《能改齋漫錄》記杜安世一則,作《壽域詞》補跋。3月,讀《元曲選》,並以《雍熙樂府》校之,作《〈元曲選〉跋》。5月,所譯《教育心理學》由學部圖書編譯局排印出版。6月譯作《世界圖書館小史》始陸續刊出。9月,作《〈續墨客揮犀〉跋》、《盛明雜劇跋》、《錄鬼簿》補跋。將已刊《人間詞話》64則進行修訂,並加附記(此稿由俞平伯于1925年標點,次年樸社出版。此為此書最早之單行本)。12月,草《清真先生遺事》、《古劇腳色考》。

中年

1911年,辛亥,宣統三年,三十五歲。

1月,為《百川學海》本《晁氏客語》題跋。2月,為羅振玉創辦之《國學叢刊》作《序》,提出"學無新舊、無中西、無有用無用"。校《夢溪筆談》、《容齋隨筆》,3月,校《酒邊集》、《賓退錄》,並分別作跋。校《大唐六典》,並作跋。春,撰《隋唐兵符圖錄附說》,此為其治古器物學之始(1917年又訂正之,成《隋虎符跋》、《偽周二虎符跋》)。7月,見唐寫本《太公家教》,作跋將近幾年所作校書題跋集成《庚辛之間讀書記》,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發,12月,羅振玉、王國維各率全家避居日本,居京都田中村,僑居日本達五年之久。從此,其治學轉而專攻經史國小。

1912年,壬子,民國元年,三十六歲。

羅振玉藏書運抵日本,存京都大學,王國維與其一同整理,並與日本學者相過從,專攻古史。春,草《簡牘檢署考》,夏,作《雙溪詩餘跋》。9月,撰成《古劇腳色考》,10月,《簡牘檢署考》撰成定稿。

1913年,癸醜,民國2年,三十七歲。

1月,撰成《宋元戲曲考》,並作序(後易名為《宋元戲曲史》)。春,撰《宋槧大唐三藏取經詩話跋》。5月,集1912年和1913年所作詩成《壬癸集》,著手草《明堂寢廟通考》。作《譯本琵琶記序》。8、9月間,撰《釋幣》(原名《布帛通考》)、《唐寫本兔園冊府殘卷跋》。9月輯《齊魯封泥集存》,並作序。10、11月間,撰《秦郡考》、《漢郡考》(上、下),又草《兩漢魏晉鄉亭考》二卷(稿本)。

1914年,甲寅,民國3年,三十八歲。

2月,與羅振玉合撰《流沙墜簡》,並為之作序,此為近代關于西北古地理的第一篇著作。4月又作《流沙墜簡後序》,又成《補遺》一卷,附于書後。6月,代羅振玉撰《國學叢刊序》(後易名為《雪堂叢刊》)。草《宋代金文著錄表》,並作序。7月,讀潘祖蔭《攀古樓彝器款識》,並作跋。9月,撰《國朝金文著錄表》六卷,並作序。10月,為羅振玉校寫《歷代符牌圖錄》、《蒿裏遺珍》、《四朝鈔幣圖錄》。歲末,為羅振玉撰《殷虛書契考釋》校寫,並作序和後序。是年又作《邸閣考》。

1915年,乙卯,民國4年,三十九歲。

2月,撰《殷虛書契前編》,一、二卷釋文,作《洛誥解》。3月,寫成《鬼方昆夷〈犭嚴〉狁考》(初名《古代外族考》)。中旬,攜眷返國掃墓,4月13日羅振玉亦歸國掃墓,二人會于上海。中旬,經羅振玉介紹與沈曾植相識于上海,多有往還,商磋古音韻之學。下旬,攜長子隨羅振玉往日本。撰《不期敦蓋銘考釋》、《三代地理小記》,其下包括《自契至于成湯八遷》、《說商》、《說毫》等數篇。8月,撰成《胡服考》。10月撰《元刊雜劇三十種序錄》,又撰《古禮器略說》,其總題下分《說俎》、《說盉》等數篇。11月,作《與林浩卿博士論洛誥書》,12月,撰《生霸死霸考》。

1916年,丙辰,民國5年,四十歲。

1月,作《再與林博士論洛誥書》。決定春節後返國,《國學叢刊》停刊。王國維認為其寓居日本期間,乃"成書之多,為一生冠"。2月,攜長子回國,至上海,應哈同之聘,主持《學術叢編》。3月,撰成《史籀篇疏證》及序、《流沙墜簡考釋補證》及序、《周書·顧命考》及序、《國學叢編序》。4月,撰《殷禮征文》、《釋史》、《樂詩考略》(含《釋樂次》、《周大武樂章考》、《說勺舞象舞》、《說周頌》、《說商頌》。《漢以後的傳周樂考》),草《毛公鼎考釋》。5月,作《大元馬政記跋》,校《水經註》,《毛公鼎考釋》定稿,並作序。下旬,始草《魏石經考》。8月中旬,醞釀作《漢魏博士考》。9月,《魏石經考》、《漢魏博士考》寫定。10月,撰《周書·顧命後考》及序,重訂《漢魏博士考》成三卷。11月,撰《漢代古文考》、《彊村校詞圖序》、《元秘書監志跋》、《隋志跋》。12月,草《爾雅草木蟲魚鳥獸釋例》。

1917年,丁巳,民國6年,四十一歲。1月下旬,受羅振玉招至日本,2月歸國,始草《殷卜辭中所見先公先王考》,3月成《太史公年譜》,並醞釀《殷卜辭中所見先公先王續考》及序。4月,返海寧掃墓。5月,撰《古要竹書紀年輯校》,並作《自序》,又撰《殷文存序》、《鄉飲禮席次圖》。6月,撰《今本竹書紀年疏證》及序,編就《戩壽堂所藏殷虛文字》及序,作《戩壽堂所藏殷虛文字考釋》、《釋旬》、《釋昱》。7月1日,張勛復闢。撰《周代金石文韻讀》、《唐韻別考》。8月作《南越黃腸木刻字跋》、《玉溪生詩年譜會箋序》。9月,草成《殷周製度論》、《商三勾兵跋》、《〈漢書藝文志舉例〉後序》、《〈周代金石文韻讀〉序》。入秋,檢古書古器物,題跋甚多,如《楚公鍾跋》《書論語鄭氏註殘卷後》《唐尺考》《裴岑紀功刻石跋》等。10月,撰《韻學餘說》《江氏音學跋》《五聲說》。11月,匯集近年間所撰文,成《永觀堂海內外雜文》。12月,撰成《古本尚書孔氏傳匯校》(稿本),據《唐語林》以校《封氏聞見記》。

王國維

1918年,戊午,民國7年,四十二歲。

1月,校《尚書孔傳》、《方言》等。去年底,北京大學蔡元培托馬衡與王國維聯系,欲聘其往北大任教。經與羅振玉商量,今拒絕之。自本年起,任"倉聖明智大?quot;經學教授,並撰《經學概論講義》。2月,校《凈土三部經音義》。3月以大徐《說文》音校《唐韻》反切,乃擬重訂《唐韻校記》,4月校《一切經音義》,並作跋。6月,校陳輯本《蒼頡篇》,抄畢並校定《唐寫本唐韻殘卷校記》,並附錄《唐韻佚文》,作《匈奴相邦印跋》。7月,為羅振玉《雪堂校刊群書敘錄》作序。再次辭謝北京大學邀任教授之聘。9月,作《釋環玦》《釋珏釋朋》《釋禮》《重輯蒼頡篇》及自序、《釋由》。是月,日本京都大學教授欲延其赴校任教,為其婉辭。10月,撰《校松江本急就篇》及序。11月草《隨庵吉金圖序》。12月,改定前所撰《唐韻別考》《音學餘說》,合為《續聲韻考》,以補戴氏《聲韻考》。

1919年,己未,民國8年,四十三歲。

1月,撰《書郭註方言後》(一、二、三)、《書爾雅郭註後》。2月,撰成《書契後編》上卷釋文、《齊侯二壺跋》。3月,校閱《徐俟齋先生年譜》,作《沈乙庵先生七十壽序》。4月,羅振玉攜眷歸國,與王國維會于上海。伯希和在上海與羅、王會見,商談學術。校《一切經音義》,並作跋。7月,作《唐寫本老子化胡經殘卷跋》《音學五書跋》。8月,作《九姓回鶻可汗碑跋》《重校定和林金石錄》《九姓回鶻可汗碑圖記》《摩尼教流行中國考》《敦煌石室碎金跋尾》(含《唐寫本殘職官書跋》)等十數篇跋,均為日人狩野直喜寄來其遊歐時所錄英國倫敦博物館所藏敦煌殘卷而作。9月,撰《西胡考》(上、下)及《續考》《西域井渠考》《曹夫人繪觀音菩薩像跋》《于闐公主供養地藏王菩薩畫像跋》等。10月,為烏程蔣汝藻編撰其藏書志。是秋,因腳氣病發作,赴天津羅振玉處養病,11月初始返滬,並接受《浙江通志》聘約,與張爾田共同負責寓賢、掌故、雜記、仙釋、封爵五門的撰述,並似作《宋元浙本考》。作《高昌寧朔將軍麴斌造寺碑跋》《書虞道園高昌王世勛碑後》《重輯倉頡篇自序》。

1920年,庚申,民國9年,四十四歲。

本年繼續為蔣氏編藏書志,並校閱多種古籍,並作《天寶韻英陳廷堅韻英張戩考聲切韻玄武之韻銓分部考》《周玉刀考》《顧刻廣韻跋》《某君像贊》《徐母太囗人像贊》《敦煌發現唐朝之通俗詩及通俗小說》《殘宋本三國志跋》《魏曹望憘造象跋》《影宋本孟子音義跋》《日本寬永本〈孔子家語〉跋》。

1921年,辛酉,民國10年,四十五歲。

年初,馬衡受北京大學委托,再次來書邀王國維出任北大文科教授,為其所拒。繼續為蔣編藏書。春,作《與友人論〈詩〉〈書〉中成語書》(一、二)。5月,將數年間所寫經史論文,刪繁挹華,集成《觀堂集林》二十卷,由烏程蔣氏出資刊行。9月,去年撰述之《西胡考》刊出,12月,撰《唐寫本切韻殘卷跋》。1922年,壬戌,民國八年,四十六歲。

王國維

年初,王國維允任北京大學研究所國學門通訊導師,以"無事而食,深所不安",未受酬金。1月,作《宋刊後漢書郡國志殘葉跋》《兮甲盤跋》《漢南呂編磬跋》等。2月,北京大學馬衡集資影印王國維于上年所輯之《唐寫本切韻殘卷三種》。3月,撰《兩淅古刊本考》及序,並校《水經註》。5月,顧頡剛來訪,後多有書信往還問業。8月,草成《五代兩宋監本考》,為烏程蔣氏撰《傳書堂記》。致書馬衡,詢以研究科章程、研究生人數、研究項目等事。為羅振玉撰《庫書樓記》。12月,為北京大學研究所國學門擬就《研究發題》寄沈兼士。不久,又致書馬衡,建議大學開設"滿蒙藏文講座"並建議遣送有史學根基者出國深造。致書北大研究所國學門何之兼等同學,條陳所詢事宜,是年校閱《蒙古秘史》、《龍龕手鑒》。

1923年,癸亥,民國12年,四十七歲。

2月,為南陵徐氏所藏古器拓本作跋數則,如《刺鼎跋》《父乙卣跋》等,撰《肅忠親王神道碑》。寒假,倉聖明智大學解散,王國維所任《學術叢刊》編輯及該校教授至此結束。2月下旬一度返海寧故裏。作《商鞅量跋》《高郵王懷祖先生訓詁音韻書稿敘錄》《秦公敦跋》。4月16日,受命任遜帝溥儀"南書房行走"。為烏程蔣氏編藏書志基本結束,歷時近四載,編成經、史、子三部,集部至元末,明則為草稿。5月離滬取海道北上入京,6月1日,覲見溥儀。7月初,撰《殷虛書契考釋序》,同時,始校《淮南鴻烈》,歷時三月餘。7月,作《梁伯戈跋》《頌壺跋》《唐賢力宓伽公主墓志跋》,校《抱樸子》。始草《魏石經續考》。夏曾至天津羅振玉處消夏。11月,受溥儀命,清理景陽宮等處藏書,作《肅霜滌湯說》、《明鈔本北磵集跋》。12月初,《觀堂集林》二十卷樣本印成,文二百篇,詩67首。

1924年,甲子,民國13年,四十八歲。

3月,法人伯希和寄來《秦婦吟》全卷影印本,取與另本相校,作《唐寫本韋庄秦婦吟又跋》,撰《論政學疏》,作《聚珍本戴校水經註跋》。4月,與蔣汝藻書,言及北京大學友人欲請其出任國學門研究室主任,而自己不願就任。5月,撰成《明內閣藏書目錄跋》、《散氏盤考釋》及跋。6月,作《金文編序》、《吳王夫差監跋》。9月,羅振玉入直南齋,至京,住王國維家,後又與羅氏共檢理內府藏書。近年,與胡適往還書信,商討學問。11月,馮玉祥部"逼宮",命溥儀遷出紫禁城。王國維隨駕前後,並因此而寫下“艱難困辱,僅而不死"之言。

1925年,乙醜,民國14年,四十九歲。

2月,清華委任吳宓籌辦研究院,並擬聘王國維為導師。王國維在請示溥儀後就任。此後治學轉入西北地理及元史。9月14日,國學研究院普通演講正式開始,王國維講《古史新證》。10月15日,加授《尚書》課程。是月,草《韃靼考》及年表,《元朝秘史地名索引》。11月,撰《蒙文元朝秘史跋》。

1926年,丙寅,民國15年,五十歲。

2月,撰《黑韃事跋》,校閱《親征錄》。21日,赴天津,為溥儀祝壽。4月,撰《聖武親征錄校註序》,26日,清華批準印其叢書,即《蒙古史料四種校註》,發表《耶律文正年譜餘記》、《黑韃事略序》。5月,寫定《長春真人西遊記校註》及序,刊出《聖武親征錄校序》。6月發表《韃靼考》、《長春真人西遊記註序》。7月26日,為燕京大學校講演《中國歷代之尺度》。9月上旬,研究院新學年開學,王國維每周講演《儀禮》2小時,《說文》1小時;指導研究學科範圍為:(1)經學(含《書》、《禮》、《詩》);(2)國小(含訓詁、古文字學、古音韻學);(3)上古史;(4)金石學;(5)中國文學。10月,因其長子病逝,與羅振玉發生誤會。撰成《桐鄉徐氏印譜序》。11月下旬,為北京大學歷史學會講演《宋代之金石學》。

英年早逝

1927年,丁卯,民國16年,五十一歲。1月,撰成《南宋人所傳蒙古史料考》。2月,撰《元朝秘史之主因亦兒堅考》。3月,撰《金長城考》(後易名為《金壕界考》)、《水經註箋跋》。4月,編撰《清華學校研究院講義》。5月12日,出席清華史學會成立會,並致辭。6月1日,國學研究院第二班畢業,中午,參加研究院師生敘別會,午後訪陳寅恪先生。6月2日上午,告別清華園,到頤和園內的魚藻軒前,自沉于昆明湖。在其內衣口袋內發現遺書,(背面書"送西院十八號王貞明先生收")雲:

王國維

五十之年,隻欠一死;經此世變,義無再辱!我死後,當草草棺斂,即行藁葬于清華園塋地。汝等不能南歸,亦可暫于城內居住。汝兄亦不必奔喪,因道路不通,渠又不曾出門故也。書籍可托陳(寅恪)、吳(宓)二先生處理。家人自有人料理,必不至不能南歸。我雖無財產分文遺汝等,然苟謹慎勤儉,亦必不至餓死。

6月3日,入殮,停靈于成府街之剛秉廟,7日,羅振玉來京為其經營喪事,16日舉辦悼祭。8月14日,安喪于清華園東二裏許西柳村七間房之原。1928年6月3日,王國維逝世一周年忌日,清華立《海寧王靜安先生紀念碑》,碑文由陳寅恪撰,林志鈞書丹,馬衡篆額,梁思成設計。碑銘雲:

海寧王先生自沉後二年,清華研究院同人鹹懷思不能自已。其弟子受先生之陶冶煦育者有年,尤思有以永其念。僉曰:宜銘之貞珉,以昭示于無竟,因以刻石之詞命寅恪。數辭不獲已,謹舉先生之志事,以普告失下後世。其詞曰:士之讀書治學,蓋將以脫心志于俗諦之桎梏,真理因得以發揚。思想而不自由,毋寧死耳。斯古今仁聖所同殉之精義,夫豈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見其獨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論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興亡。嗚呼!樹茲石于講舍,系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節,訴真宰之茫茫。來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時而不章;先生之學說,或有時而可商。惟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是年,編成《海寧王忠愨公遺書》四集,1940年由趙萬裏、王國華合編之《王靜安先生遺書》刊行,1983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又據此刊本影印,名為《王國維遺書》,1984年中華書局始出版《王國維全集》,但僅出《書信》一冊。在台灣,1976年大通書局影行《王國維先生全集》,為目前收羅最為完備之本。

生平事跡

1、少年失意 王國維世代清寒,幼年為中秀才苦讀。早年屢應鄉試不中,遂于戊戌風氣變化之際棄絕科舉。

2、結識羅振玉 1898年,二十二歲的他進上海《時務報》館充書記校對。利用公餘,他到羅振玉辦的“東文學社”研習外交與西方近代科學,結識主持人羅振玉,並在羅振玉資助下于1901年赴日本留學。

1902年王國維因病從日本歸國。後又在羅振玉推薦下執教于南通、江蘇師範學校,講授哲學、心理學、倫理學等,復埋頭文學研究,開始其“獨學”階段。1906年隨羅振玉入京,任清政府學部總務司行走、圖書館編譯、名詞館協韻等。其間,著有《人間詞話》等名著。

王國維

1911年辛亥革命後,王國維攜3種生平著述,眷隨兒女親家羅振玉逃居日本京都,從此以前清遺民的身份處世。其時,在學術上窮究于甲骨文、金文、漢簡等方面。1916年,應上海著名猶太富商哈同之聘,返滬任倉聖明智大學教授,並繼續從事甲骨文、考古學研究。1922年受聘北京大學國學門通訊導師。翌年,由蒙古貴族、大學士升允舉薦,與羅振玉、楊宗羲、袁勵準等應召任清遜帝溥儀“南書房行走”,食五品祿。

3、 人生轉折 1924年,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驅逐溥儀出宮。王國維引為奇恥大辱,憤而與羅振玉等前清遺老相約投金水河殉清,因阻于家人而未果。

1925年,王國維受聘任清華研究院導師,教授古史新證、尚書、說文等,與梁啓超陳寅恪趙元任、李濟(一說吳宓)被稱為“五星聚奎”的清華五大導師,桃李門生、私塾弟子遍充幾代中國史學界。

4、巨子隕落 1927年,北伐軍揮師北上,聽聞北伐軍槍斃湖南葉德輝和湖北王葆心(王被殺是謠傳),6月2日同朋友借了五塊錢,僱人力車至北京頤和園,于園中昆明湖魚藻軒自沉。從其遺體衣袋中尋出一封遺書,封面上書寫著:“送西院十八號王貞明先生收”,遺書內容如下:

五十之年,隻欠一死。經此事變,義無再辱。我死後當草草棺殮,即行藁葬于清華塋地。汝等不能南歸,亦可暫移城內居住。汝兄亦不必奔喪,因道路不通,渠又不曾出門故也。書籍可托陳吳二先生處理。家人自有人料理,必不至于不能南歸。我雖無財產分文遺汝等,然苟謹慎勤儉,亦必不至餓死也。——五月初二日父字

廢帝溥儀事後賜王國維謚號為“忠愨”。王國維為何自溺,至今仍爭論不論,一般學者論點有所謂的:“殉清說”、“逼債說”、“性格悲劇說”、“文化衰落說”。陳寅恪《王觀堂先生挽詞》的序言中寫道:“或問觀堂先生所以死之故。應之曰:近人有東西文化之說,其區域分劃之當否,固不必論,即所謂異同優劣,亦姑不具言;然而可得一假定之義焉。其義曰:凡一種文化值衰落之時,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苦痛,其表現此文化之程量愈宏,則其所受之苦痛亦愈甚;迨既達極深之度,殆非出于自殺無以求一己之心安而義盡也。”、“吾中國文化之定義,具于白虎通三綱六紀之說,其意義為抽像理想最高之境,猶希臘柏拉圖所謂Idea者。若以君臣之綱言之,君為李煜亦期之以劉秀;以朋友之紀言之,友為酈寄亦待之以鮑叔。其所殉之道,與所成之仁,均為抽像理想之通性,而非具體一人一事。”

根據溥儀在其《我的前半生》一書第四章“天津的“行在” (1924 - 1930)”中之說法,王國維早年受羅振玉接濟並結成兒女親家,然而羅振玉常以此不斷向王氏苛索,甚至以將王氏女兒退婚作要脅,令王國維走投無路而自殺。然此說漏洞百出,溥儀亦是聽他人言傳,不足採信。

毛澤東有詩雲:“莫道昆明池水淺”,那裏的水並不深,王國維跳進去,便一頭扎到底。事實上並非溺斃,而是被湖底的淤泥朽草,塞滿七竅,窒息而死。嗚呼,一代學者,草草一生,就這樣于污泥濁水中逝去,時年五十一歲。從他身上,翻出一紙遺書,上有“五十之年,隻欠一死,經此世變,義無再辱”等字樣。有人說,他這個“辱”,為死殉清廷,效忠遜帝;也有人說,他這個“辱”,與他親家羅振玉有些什麽糾葛。但不管什麽緣由,當時及後來,都認為不值得。

主要論著

《哲學辨惑》

《靜安文集》

《王國維遺書》

《王觀堂先生全集》

《宋元戲曲考》

《曲錄》

人間詞話

《殷周製度論》

《王國維詩詞全編》

《<紅樓夢>評論》

《流沙墜簡》

《羅振玉王國維往來書信》

《人間詞、人間詞話》

《王國維詩詞編年校註》(陳永正著,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版)

國維詞選

讀史

揮戈大啓漢山河,武帝雄才世詎多。

輕騎今朝絕大漠,樓川明日下洋河。

點絳唇

屏卻相思,近來知道都無益。不成拋擲,夢裏終相覓。

醒後樓台,與夢俱明滅。西窗白,紛紛涼月,一院丁香雪。

厚地高天,側身頗覺平生左,小齋如舸,自許回旋可。

聊復浮塵,得此須臾我。乾坤大,霜林獨坐,紅葉紛紛墮。

高峽流雲,人隨飛鳥穿雲去。數峰著雨。相對青無語。

嶺上金光,嶺下蒼煙冱。人間曙。疏林平楚。歷歷來時路。

暗裏追涼,扁舟徑掠垂楊過。濕螢火大。一一風前墮。

坐覺西南,紫電排雲破。嚴城鎖。高歌無和。萬舫沉沉臥。

波逐流雲,棹歌裊裊凌波去。數聲和櫓。遠入蒹葭浦。

落日中流,幾點閒鷗鷺。低飛處。菰蒲無數。瑟瑟風前語。

採桑子

高城鼓動蘭釭灺,睡也還醒。醉也還醒。忽聽孤鴻三兩聲。

人生隻似風前絮,歡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連江點點萍。

減字木蘭花

皋蘭被徑,月底欄幹閒獨憑。修竹娟娟,風裏時聞響佩環。

驀然深省,起踏中庭千個影。依盡人間,一夢鈞天隻惘然。

亂山四倚,人馬崎嶇行井底。路逐峰旋,斜日杏花明一山。

銷沉就裏,終古興亡離別意。依舊年年,迤邐騾網度上關。

卜運算元·水仙

羅襪悄無塵,金屋渾難貯。月底溪邊一晌看,便恐凌波去。

獨自惜幽芳,不敢矜遲暮。卻笑孤山萬樹梅,狼藉花如許。

好 事 近

夜起倚危樓,樓角玉繩低亞。唯有月明霜冷,浸萬家鴛瓦。

人間何苦又悲秋,正是傷春罷。卻向春風亭畔,數梧桐葉下。

愁展翠羅衾,半是餘溫半淚。不辨墜歡新恨,是人間滋味。

幾年相守鬱金堂,草草渾閒事。獨向西風林下,望紅塵一騎。

南歌子

又是烏西匿,初看雁北翔。好與報檀郎:春來宵漸短,莫思量。

謁金門

孤檠側,訴盡十年蹤跡。殘夜銀釭無氣力,綠窗寒惻惻。

落葉瑤階狼藉,高樹露華凝碧。露點聲疏人語密,舊歡遠處覓。

阮郎歸

女貞花白草迷離,江南梅雨時。陰陰簾幙萬家垂。穿簾雙燕飛。

朱閣外,碧窗西。行人一舸歸。清溪轉處柳陰低。當窗人畫眉。

美人訊息隔重關,川途彎復彎。沉沉空翠厭征鞍,馬前山復山。

濃潑黛,緩拖鬟,當年看復看。隻餘眉樣在人間,相逢艱復艱。

清平樂

垂楊深院,院落雙飛燕。翠幕銀燈春不淺,記得那時初見。

眼波靨暈微流,尊前卻按涼州。拚取一生腸斷,消他幾度回眸。

斜行淡墨,袖得伊書跡。滿紙相思容易說,隻愛年年離別。

羅衾獨擁黃昏,春來幾點啼痕。厚薄不關妾命,淺深隻問君恩。

況夔笙太守索題香南雅集圖

蕙蘭同畹,著意風光轉。劫後芳華仍畹轉,得似鳳城初見。

舊人惟有何戡,玉宸宮調曾諳。腸斷杜陵詩句,落花時節江南。

人月圓·梅

天公應自嫌寥落,隨意著幽花。月中霜裏,數枝臨水,水底橫斜。

蕭然四顧,疏林遠渚,寂寞天涯。一聲鶴唳,殷勤喚起,大地清華。

喜遷鶯

秋雨霽,晚煙拖,宮闕與雲摩。片雲流月入明河。鳷鵲散金波。

宜春院,披香殿,霧裏梧桐一片。華燈簇處動笙歌,復道屬車過。

荷葉杯·戲效花間體

手把金尊酒滿,相勸。情極不能羞。乍調箏處又回眸。留摩留。留摩留。

矮紙數行草草,書到。總道苦相思。朱顏今日未應非。歸摩歸。歸摩歸。

無賴燈花又結,照別。休作一生拚。明朝此際客舟寒。歡摩歡。歡摩歡。

誰道閒愁如海,零碎。雨過一池漚。時時飛絮上簾鉤。愁摩愁。愁摩愁。

昨夜綉衾孤擁,幽夢。一霎鈿車塵。道旁依約見天人。真摩真。真摩真。

隱隱輕雷何處,將曙。隔牖見疏星。一庭芳樹亂啼鶯。醒摩醒。醒摩醒。

應天長   

紫騮卻照春波綠,波上蕩舟人似玉。似相知,羞相逐。一晌低頭猶送目。

鬢雲欹,眉黛蹙。應恨這番匆促。惱一時心曲,手中雙槳速。

少年遊

垂楊門外,疏燈影裏,上馬帽檐斜。紫陌霜濃,青松月冷,炬火散林鴉。

酒醒起看西窗上,翠竹影交加。跌宕歌詞,縱橫書卷,不與遣年華。

鷓鴣天

列炬歸來酒未醒,六街人靜馬蹄輕。月中薄霧漫漫白,橋外漁燈點點青。

從醉裏,憶平生。可憐心事太崢嶸。更堪此夜西樓夢,摘得星辰滿袖行。

閣道風飄五丈旗,層樓突兀與雲齊。空餘明月連錢列,不照紅葩倒井披。

頻摸索,且攀躋。千門萬戶是耶非。人間總是堪疑處,惟有茲疑不可疑。

樓外秋千索尚懸,霜高素月慢流天。傾殘玉碗難成醉,滴盡銅壺不解眠。

人寂寂,夜厭厭。北窗情味似枯禪。不緣此夜金閨夢,那信人間尚少年。

庚申除夕和吳伯宛舍人

絳蠟紅梅競作花,客中驚又度年華。離離長柄垂天鬥,隱隱輕雷隔巷車。

斟醁醑,和尖叉。新詞飛寄舍人家。可將平日絲綸手,系取今宵赴壑蛇。

玉樓春

今年花事垂垂過,明歲花開應更嚲。看花終古少年多,隻恐少年非屬我。

勸君莫厭尊罍大,醉倒且拚花底臥。君看今日樹頭花,不是去年枝上朵。

西園花落深堪掃,過眼韶華真草草。開時寂寂尚無人,今日偏嗔搖落早。

昨朝卻走西山道,花事山中渾未了。數峰和雨對斜陽,十裏杜鵑紅似燒。

虞美人

碧苔深鎖長門路,總為蛾眉誤。自來積毀骨能銷,何況真紅、一點臂砂嬌。

妾身但使分明在,肯把朱顏悔?從今不復夢承恩,且自簪花,坐賞鏡中人。

犀比六博消長晝,五白驚呼驟。不須辛苦問虧成。一霎尊前了了見浮生。

笙歌散後人微倦,歸路風吹面。西客落月蕩花枝。又是人間酒醒夢回時。

金鞭珠彈嬉春日,門戶初相識。未能羞澀但嬌痴,卻立風前散發襯凝脂。

臨江仙

過眼韶華何處也?蕭蕭又是秋聲。極天衰草暮雲平。斜陽漏處,一塔枕孤城。

獨立荒寒誰語?驀回頭宮闕崢嶸。紅牆隔霧未分明。依依殘照,獨擁最高層。

聞說金微郎戍處,昨宵夢向金微。不知今又過遼西。千屯沙上暗,萬騎月中嘶。

郎似梅花儂似葉,朅來手撫空枝。可憐開謝不同時。漫言花落早,隻是葉生遲。

踏莎行

絕頂無雲,昨宵有雨,我來此地聞天語。疏鍾暝直亂峰回,孤僧曉度寒溪去。

是處青山,前生儔侶,招邀盡入閒庭戶。朝朝含笑復含顰,人間相媚爭如許。

元夕

綽約衣裳,凄迷香麝,華燈素面光交射。天公倍放月嬋娟,人間解與春遊冶。

烏鵲無聲,魚龍不夜,九衢忙殺閒車馬。歸來落月掛西窗,鄰雞四起蘭釭灺。

鵲橋仙

沉沉戍鼓,蕭蕭廄馬,起視霜華滿地。猛然記得別伊時,正今日、郵亭天氣。

北征車轍,南征歸夢,知是調停無計。人間事事不堪憑,但除卻、無憑兩字。

綉衾初展,銀釭旋剔,不盡燈前歡語。人間歲歲似今宵,便勝卻、貂蟬無數。

霎時送遠,經年怨別,鏡裏朱顏難駐。封侯覓得也尋常,何況是、封侯無據。

蘇幕遮

倦憑闌,低擁髻,豐頰秀眉,猶是年時意。昨夜西窗殘夢裏,一霎幽歡,不似人間世。

恨來遲,防醒易,夢裏驚疑,何況醒時際。涼月滿窗人不寐,香印成灰,總作回腸字。

青玉案

姑蘇台上烏啼曙,剩霸業,今如許。醉後不堪仍吊古。月中楊柳,水邊樓閣,猶自教歌舞。

野花開遍真娘墓,絕代紅顏委朝露。算是人生贏得處。千秋詩料,一抔黃土,十裏寒螿語。

江南秋色垂垂暮,算幽事,渾無數。日日滄浪亭畔路。西風林下,夕陽水際,獨自尋詩去。

可憐愁與閒俱赴。待把塵勞截愁住。燈影幢幢天欲曙。閒中心事,忙中情味,並入西樓雨。

如夢令

點滴空階,疏雨迢遞,嚴城更鼓。睡淺夢初成,又被東風吹去。無據,無據,斜漢垂垂欲曙。

西 河   

垂楊裏。蘭舟當日曾系。千帆過盡,隻伊人不隨書至。怪渠道著我儂心,一般思婦遊子。

昨宵夢,分明記,幾回飛渡煙水。西風吹斷,伴燈花、搖搖欲墜。宵深待到鳳凰山,聲聲啼催起。

錦書宛在懷袖底。人迢迢、紫塞千裏。算是不曾相憶。倘有情早合歸來,休寄一紙,無聊相思字。

祝英台近   

月初殘,門小掩,看上大堤去。徒御喧闐,行子黯無語。為誰收拾離顏,一腔紅淚,待留向、孤衾偷註。

馬蹄駐,但覺怨慕悲涼,條風過平楚。樹上啼鵑,又訴歲華暮。思量隻有,人間年年征路。縱有恨,都無蹄處。

百字令

題孫隘庵南窗寄傲圖

楚靈均後數柴桑,第一傷心人物。招屈亭前千古水,流向潯陽百折。夷叔西陵,山陽下國,此恨那堪說。寂寥千載,有人同此伊鬱。

堪嘆招隱圖成,赤明龍漢,小劫須臾閱。試與披圖尋甲子,尚記義熙年月。歸鳥心期,孤雲身世,容易成華發。喬松無恙,素心還問霜傑。

滿庭芳

水抱孤城,雪開遠戍,垂柳點點棲鴉。晚潮初落,殘日漾平沙。白鳥悠悠自去,汀州外,無限蒹葭。西風起,飛花如雪,冉冉去帆斜。

天涯。還憶舊,香塵隨馬,明月窺車。漸秋風鏡裏,暗換年華。縱使長條無恙,重來處、攀折堪嗟。人何許,朱樓一角,寂寞倚殘霞。

八聲甘州

直青山缺處是孤城,倒懸浸明湖。森千帆影裏,參差宮闕,風展旌旟。向晚棹聲漸急,蕭瑟雜菰蒲。列炬嚴城去,燈火千衢。

不道繁華如許,又萬家爆竹,隔院笙竽。嘆沉沉人海,不與慰羈孤。剩終朝襟裾相對,縱委蛇,人已厭狂疏。呼燈且覓朱家去,痛飲屠蘇。

水龍吟·楊花用章質夫蘇子瞻唱和韻

開時不與人看,如何一霎蒙蒙墜。日長無緒,回廊小立,迷離情思。細雨池塘,斜陽院落,重門深閉。正參參欲住,輕衫掠處,又特地,因風起。

花事闌珊到汝,更休尋滿枝瓊墜。算人隻合,人間哀樂,者般零碎。一樣飄零,寧為塵土,勿隨流水。怕盈盈,一片春江,都貯得,離人淚。

霜花腴·用夢窗韻補壽強邨侍郎

海漘倦客,是赤明延康,舊日衣冠。坡老黎邨,冬郎閩嶠,中年陶寫應難。醉鄉盡寬。更茱萸,黃菊尊前。剩滄江、夢繞觚棱,鬥邊槎外恨高寒。

回首鳳城花事,便玉河煙柳,總帶棲蟬。寫艷霜邊,疏芳籬下,消磨十樣蠻箋。載將畫船。蕩素波、涼月娟娟。倩酈泉、與駐秋容,重來扶醉看。

臨江仙

聞說金微郎戍處,昨宵夢向金微。不知今又過遼西。千屯沙上暗,萬騎月中嘶。 郎似梅花儂似葉,朅來手撫空枝。可憐開謝不同時。漫言花落早,隻是葉生遲。”

相關介紹

治學方法

陳寅恪對王國維史學研究的治學領域和治學方法有明確、清晰的說明。

王國維的甲骨文研究

甲骨文晚清始發現,最早是王懿榮,後來劉鶚刊印《鐵雲藏龜》,繼之,孫治讓和羅振玉對甲骨文字進行研究。而將甲骨學由文字學演進到史學的第一人,則推王國維。他撰寫了《殷卜辭中所見先公先王考》、《殷卜辭中所見先公先王續考》、《殷周製度論》、《殷虛卜辭中所見地名考》、《殷禮徵文》以及《古史新證》等,他將地下的材料甲骨文同紙上的材料中國歷史古籍對比來研究,用卜辭補正了書本記載的錯誤,而且進一步對殷周的政治製度作了探討,得出嶄新的結論,他的考證方法極為縝密,因而,論斷堪稱精審。

二重證據法

他自己稱以上考證方法為“二重證據法”,即以地下的材料與紙上的材料相比較以考證古史的真象。這種考證方法既繼承了乾嘉學派的考據傳統,又運用了西方實證主義的科學考證方法,使兩者有機地結合起來,在古史研究上開闢了新的領域,創造了新的方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郭沫若曾贊頌說:“王國維……遺留給我們的是他的知識的產品,那好像一座崔巍的樓閣,在幾千年來的舊學的城壘上,燦然放出了一段異樣的光輝。”

王國維故居

王國維故居位于海寧市鹽官鎮西門直街周家兜,南隔城牆與錢塘江相望,北臨市河,現為浙江省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王國維

1886年,王國維的父親王乃譽在此造這座“娛廬”,于是全家從居住的雙仁巷搬來這裏。王國維在海寧度過了他的青少年時期,故居座北朝南,木結構庭院式建築,共二進,前為平屋三楹,大門內外分別懸有顧廷龍、朱穆之題“王國維故居”匾額;門廳中央置有王國維先生半身銅像。大廳內陳列王氏一生十二幅畫像及其它資料。在門廳之後的寢樓亦為三楹,樓中為廳,有“蒼松萬年春”圖。“寢樓上為王氏學術成就、對王國維評論及書籍、文獻、手跡、拓片、照片等展覽。中廳懸有沙孟海先生題“廣業甄球”匾額,以對王氏博學多才的敬仰。樓後為花園,園內植有花草樹木,設有假山古井。

王國維死因

一、遺書(參見《海寧王靜安先生遺書》總目)

王國維死後,家人在他遺物中發現了他死前一日所寫的遺書。遺書條理清晰,考慮周密,足見死者絕非倉促尋死。這與王死前幾日無異常舉止相吻合。但遺書一開頭“五十之年,隻欠一死。經此世變,義無再辱”十六字,卻給生者留下種種疑竇,成為70多年來其自沉之因久說紛紜,又難以確論的“謎面”。

二、死因

對王國維死因,其親屬自始至終諱莫如深。而後世臆測大致又分幾種:

“殉清”說 王國維為清朝遺老,更對遜帝溥儀向有國士知遇之感——王國維以秀才身份,被溥儀破大清“南書房行走”須翰林院甲科出身的舊製,召其直入“南書房”——有此思想基礎和遺老心態,逢“覆巢”之將再,以自殺而“完節”似乎也是情理之中。所以梁啓超以伯夷、叔齊不食周粟而比之,當時的清華校長曹雲祥和羅振玉、吳宓等均持此說。魯迅在《談所謂“大內檔案”》一文中,稱王“在水裏將遺老生活結束”,可見也為此論。但反對此說者認為,王國維與羅振玉、鄭孝胥、陳寶琛輩有別,鄭等效命清室復闢,不惜委身于日本政客。而王國維卻領清華職,心無旁騖,潛心學術。他雖“忠清”,卻不充其鷹犬,以至“愚忠”至“殉清”程度。所以當時就有人說:“你看他那身邊的遺囑,何嘗有一個抬頭空格的字?殉節的人豈是這樣子的?”

“逼債”說 當年溥儀在其《我的前半生》中說:內務府大臣紹英委托王代售宮內字畫,事被羅振玉知悉,羅以代賣為名將畫取走,並以售畫所得抵王國維欠他債務,致使王無法向紹英交待,遂愧而覓死。當時報紙還傳,王曾與羅合作做生意虧本,欠羅巨債。羅在女婿(王長子潛明)死後,羅、王已生隙,羅令女居己家為夫守節,逼王每年供其生活費2000元。王國維一介書生,債務在身,羞憤交集,便萌生短見。此說經郭沫若先生筆播,幾成定論。但從王遺書對後事的安排看和事後其它一些證據表明,王國維生前並無重債足以致其自盡。

“驚懼”說 1927年春,北伐軍進逼北方,而馮、閻兩軍易幟,京師震動。有人認為,王國維自殺是怕自己這個前清遺老落入北伐軍手中,蒙受恥辱;又王視腦後辮子為生命,當時傳言北伐軍入城後將盡誅留有發辮者,所以與其被辱,莫若自我了斷。但這種說當時即多有人鄙而不取,以為不合王國維立身處世方式。

“諫阻”說 認為王國維投湖與屈原投江相類,是以“屍諫”勸阻溥儀聽從羅振玉等人主意,有東渡日本避難打算,並認為王、羅兩人最後決裂的原因也緣于此因。

“文化殉節”說 與王國維同為清華導師,且精神相通、過從甚密的陳寅恪先是以“殉清”論王之死,後又認為:“凡一種文化值衰落之時,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苦痛,其表現此文化之程量愈宏,則其所受之苦痛亦愈甚;迨既達極深之度,殆非出于自殺無以求一己之心安而義盡也。”

“諸因素” 以一遺民絕望于清室的覆亡,以一學者絕望于一種文化的式微,一介書生又生無所據——當王國維徘徊于頤和園長廊,回想起“自沉者能于一剎那間重溫其一生之閱歷”的箴言,遂“奮身一躍于魚藻軒前”。也許,這就是王國維自沉之“謎底”。

王羅之隙

後世人都能知道,王國維和羅振玉是師徒關系(羅是王的老師),又是至交朋友,還是親家倆(王的兒子王潛明娶了羅的女兒羅孝純)。他們兩人同屬于中國近代兩位承前啓後的國學大師,他們相交相伴了三十年之久,共同創立了“羅王之學”,並以安陽之商朝甲骨、敦煌之漢魏簡牘、千佛洞之唐宋典籍文書等出土新資料為研究對象,把中國歷史向上推進一千餘年,取得了讓世人驚奇的卓越成果。但他們兩人把嫌隙公開化是在王國維的長子王潛明去世以後,就在處理王潛明後事的過程中,羅振玉和王國維發生了一些誤會,在羅、王兩親家為王潛明遺款的收存和立嗣等問題上產生分歧,最終引發羅、王二人失和,甚至不再通信,不再見面。他們兩人從產生誤會到交絕,大概二十天左右。三十年的深厚友誼和這樣的親戚關系為何抵不過這二十天,這讓我們今天研究這段歷史的學者百思不得其解。當然,在王國維投水自殺後,羅振玉沒有再繼續無情不管,而是主動承擔起料理後事之責,擔負治喪,安置家屬,整理並迅速出版王國維遺著,這一切是能夠讓黃泉下的友人、親家感到慰藉的。

成就榮譽

作為中國近代著名學者,王國維從事文史哲學數十載,是近代中國最早運用西方哲學、美學、文學觀點和方法剖析評論中國古典文學的開風氣者,又是中國史學史上將歷史學與考古學相結合的開創者,確立了較系統的近代標準和方法。

這位集史學家、文學家、美學家、考古學家、詞學家、金石學家和翻譯理論家于一身的學者,生平著述62種,批校的古籍逾200種。(收入其《遺書》的有42種,以《觀堂集林》最為著名。) 被譽為“中國近三百年來學術的結束人,最近八十年來學術的開創者”。

梁啓超贊其“不獨為中國所有而為全世界之所有之學人”,而郭沫若先生則評價他“留給我們的是他知識的產物,那好像一座崔嵬的樓閣,在幾千年的舊學城壘上,燦然放出了一段異樣的光輝”。

人物評價

王國維是中國近代最後一位重要的美學和文學思想家.他第一個嘗試把西方美學,文學理論融于中國傳統美學和文學理論中,構成新的美學和文學理論體系.從某種意義上說,他既集中國古典美學和文學理論之大成,又開中國現代美學和文學理論之先河.在中國美學和文學思想史上,他是從古代向現代過渡的橋梁,起到了承上啓下,繼往開來的作用,被譽為“中國近三百年來學術的結束人,最近八十年來學術的開創者”。

“不獨為中國所有而為全世界之所有之學人。” ——梁啓超

王國維

“留給我們的是他知識的產物,那好像一座崔嵬的樓閣,在幾千年的舊學城壘上,燦然放出了一段異樣的光輝”。 ——郭沫若

“中國近代之世界學者,惟王國維及陳(陳垣)先生兩人。”——伯希和

“南方史學勤苦而太信古,北方史學能疑古而學問太簡陋......能夠融南北之長而去其短者,首推王國維與陳垣。” ——胡適

“中國有一部《流沙墜簡》,印了將有十年了。要談國學,那才可以算一種研究國學的書。開首有一篇長序,是王國維先生做的,要談國學,他才可以算一個研究國學的人物。”(《不懂的音譯》)——魯迅

“惟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清華大學王靜安先生紀念碑銘》)——陳寅恪

“王國維寥寥幾萬字的《人間詞話》和《紅樓夢評論》比朱光潛洋洋百萬字的體系建樹在美學史上更有地位。”(《選擇、接受與疏離——王國維接受叔本華、朱光潛接受克羅齊美學比較研究》)——王攸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