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凝之

王凝之

王凝之(?-399年),字叔平,書聖王羲之次子,中書令王獻之的哥哥,東晉末年官員、將領、書法家。善草書隸書。作過江州刺史、左將軍、會稽內史等。是謝安的兄長謝奕之女謝道韞的丈夫。深信五鬥米道,孫恩攻打會稽時,不聽手下進言,不設防備,禱告後相信已請得"鬼兵"助陣,因而與諸子一同遇害。

王凝之並非一個才華高妙的人,也不是個魏晉風流的代表者。就算跟他的弟兄相比,也隻能算是平庸者,考其一生,更是迂腐無比。在黃長睿雲:"王氏凝、操、徽、渙之四子書,與子敬(獻之)書具傳,皆得家範而體各不同。凝之得其韻,操之得其體,徽之得其勢,渙之得其貌,獻之得其源。

  • 中文名稱
    王凝之
  • 別名
    王叔平
  • 國籍
    東晉
  • 民族
    漢族
  • 逝世日期
    公元399年
  • 職業
    官員、書法家
  • 信仰
    五鬥米道
  • 配偶
    謝道韞

人物生平

名門之後

王凝之何許人?且看《世說新語賢媛第十九》中的一條記載。

(26)王凝之謝夫人既往王氏,大薄凝之①;既還謝家,意大不說。太傅慰釋之曰:"王郎,逸少之子,人身亦不惡,汝何以恨乃爾②?"答曰:"一門叔父,則有阿大、中郎③;群從兄弟,則有封、胡、遏、未④。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

謝夫人是何許人?她便是大名鼎鼎的謝道韞。太傅為誰?便是有晉一朝名聲最為響亮的謝安。封、胡、遏、末是哪些人?但隻一個"遏",便名震青史,便是淝水之戰的統帥謝玄!這裏面還有個響亮的名字。逸少。如果晉代隻留下兩個名字,我想除了謝安之外,便隻會有一個人了:王羲之。

有人說,中國沒有貴族。這句話說的是現代的中國。循之古代,中國貴族之淵源,那可比歐洲古老多了。歷史上最有名的兩個貴族,便是晉朝的"王謝"二家。就是現在,從歷史的記載中,仍能想見統領文壇仕途如許多年的兩族是多麽的榮光。

先不說謝家,單說王家。晉朝兩大宰相,王導謝安,王羲之是王曠的兒子,王導的侄子,而王凝之是王羲之的次子。天下公子之貴,隻怕無過于此的吧?

隆安三年(399年)孫恩造反,兵臨會稽城下,王凝之不出兵也不設備,白天在道室禱告。官署請求出兵,凝之說:我已經向大仙請示,借了數萬鬼兵駐守各個要塞,不用擔心反賊。十一月甲寅,孫恩陷會稽,被殺,其子女全部遇難。

王凝之的妻子謝道韞,聽說反賊已經殺到城下,鎮定自若,命令婢女抬著自己的轎子,在家門外自己親自用刀殺掉幾個賊兵,後被俘。

才女嬌妻

若僅此一點,王凝之並不能稱得上幸福,但他娶的,卻是號稱才女之最的謝道韞。所謂"詠絮之才",便是說的謝道韞。一句"未若柳絮因風起",訴出了多少風流蘊藉?嘆殺了多少才子佳人?但與她舉案齊眉的,卻是王凝之。

于是這個王凝之,便成了天下最幸福的人,出生于最有名的世家,有個最有名的老爹,還娶了個最有名的老婆,恰好,還生長在最有名的那個風流時代。而《世說新語》這部著名的志人之書,也由此有了他濃墨重彩的一筆,讓他身後之名,到今天依然閃爍著。他若不幸福,還有誰是幸福的?有人會說,這篇選自《世說新語·言語篇》的記載,說的是王凝之的壞話,是說謝道韞很瞧不上王凝之,在謝安面前說他的壞話呢!不錯,"天壤之中,乃有王郎!",是說想不到天地之間,還有王凝之這樣差勁的人,的確是"大薄凝之",但細讀這八個字,所蘊含的究竟是厭惡之情,還是小兒女那嬌嗔之意味?謝道韞是恨不得殺了王凝之呢,還是僅僅隻是若有憾焉?我想是後者而非前者。天壤之中,乃有王郎,有著訴不盡的嬌媚纏綿之意,跟厭惡扯不上任何的關系

夫婦相守

王凝之並非一個才華高妙的人,也不是個魏晉風流的代表者。就算跟他的弟兄相比,也隻能算是平庸者,考其一生,更是迂腐無比。不過,作為書聖王羲之的兒子,雖然政治上很失敗,但書法卻得到父親指授,工草隸,頗有可觀之處。黃長睿雲:"王氏凝、操、徽、渙之四子書,與子敬(獻之)書具傳,皆得家範而體各不同。凝之得其韻,操之得其體,徽之得其勢,渙之得其貌,獻之得其源。"還記載王凝之善"草隸"。

王凝之

他的詩文,說不上佳,在這些大名鼎鼎的人物中,更是毫無出色。譬如其蘭亭詩:荘浪濠津。 巢步潁湄。

冥心真寄。 千載同歸。

僅此而已。

但他卻跟謝道韞一生相守,死後謝道韞寡居終老。我無法說那是為王凝之守節,我也無法再找出他們夫妻感情的記載來,有可能謝道韞對王凝之是有感情的,因為魏晉兩朝,禮教不為名士而設,憑著謝家之聲勢,謝道韞之名聲,她未必必須為王凝之守節;也有可能是畢竟當世無知心之人,與其再去勉強維持一段婚姻,倒不如獨身來得愜意自在,這也很符合魏晉名士的灑脫之風。

王凝之與謝道韞有四子一女,四子是蘊之,平之,亨之,恩之;女兒成人後嫁給庾氏。

獻之之痛

不要以為王謝這樣的貴族就不會有婚姻的悲劇。王凝之的弟弟王獻之,這個名氣書法僅次于王羲之的才子,也是當時著名的美男子,《晉書》中記載他"少有盛名,而高邁不羈,雖閒居終日,容止不怠,風流為一時之冠。"他娶的是青梅竹馬的表姐郗道茂,兩人感情極深,但新安公主卻對他一見鍾情,逼著他跟表姐離婚,再娶公主。王獻之一生鬱鬱,病重將死的時候,別人問他對自己這一輩子有什麽看法,他說:"不覺有餘事,惟憶與郗家離婚。"

這句話,令人淚流滿面。與庄子"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相較,堪稱情深比擬,不相上下。那是承載了一生的痴情,讀此未嘗不心痛。

這,記載在《世說新語》德行篇,第三十九。才高許多的王獻之,卻沒有哥哥王凝之那麽幸福的感情生活,娶的是才女,廝守的是終生。

糊塗幸福

然而王凝之的幸福總有些糊裏糊塗。

據說,謝安為他這個珍愛的侄女選婿的時候,起初看中的並不是王凝之,而是王徽之。王徽之也是大名鼎鼎,最膾炙人口的便是他夜讀左思招隱詩,忽然想起了戴安道,便趁著大雪前去拜訪。但到其門口而不入,隻留下幾乎堪稱魏晉風流之典範的一句話:吾本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戴?

但不知為什麽,最終謝安選中的,並不是風流已天下聞名的王徽之,而是這個有些渾渾噩噩、平常平庸的王凝之。是以王凝之娶到這麽才情無雙的妻子,本就有些糊塗。

一如他生為王謝子弟,更因此而蒞臨蘭亭盛會而幸福著一樣。他的一生的幸福,幾乎都是糊塗的。

身死非命

他的死也同樣的糊塗。那是在他任會稽太守時,孫恩賊亂,王凝之居然死活都不相信跟他一樣信仰五鬥米教的孫恩會謀反!等叛軍逼近時,他才不得不相信,卻不組織軍隊抵御,而是踏星步鬥,拜神起乩,說是請下鬼兵守住各路要津,賊兵不能犯。結果當然是城被攻破,王凝之卻仍然不相信同一教派的孫恩會殺他,並不逃走。結果那也是顯然的,被一刀梟首。死得糊裏糊塗,讓人哭笑不得。

王凝之

而此時的謝道韞,面對虎狼叛軍,竟然鎮定自若,手持利刃而前,凜然面對殺人魔王孫恩。孫恩也不由得為之心折,竟不敢傷她。孫恩要殺她的外孫劉濤,謝道韞亢聲而辯:"事在王門,何關他族?此小兒是外孫劉濤,如必欲加誅,寧先殺我!"擲地有聲,孫恩為其所懾,放走兩人。

書法欣賞

王凝之

作為書聖王羲之的兒子,書法得到父親指授,工草隸,頗有可觀之處。

此帖筆法以清勁為主,少有豐腴之態。開篇時穩健時遲緩,中後篇用筆速度較快,筆畫也變得活躍跳蕩。

其結字大多斜向右上方取勢,在字形上則表現為左低右高,比較明顯的如:"廿九、女、思、說、安、冷、更、次"等,另一特點是謹嚴與瀟散同在,前者如"遠、書",後者如"深、似",前者形密,後者意密。

此帖書寫節奏的變化形成很美的韻律。第一行以楷書為主,第二、三兩行行書筆意漸增,第四行起加入草書,第六行已無作書的痕跡,筆意流動,似有神助,末行又回歸到與第四行近似的狀態,此帖章法近乎完美。

參考史料

晉書卷八十 列傳第五十

次凝之,亦工草隸,仕歷江州刺史、左將軍、會稽內史。王氏世事張氏五鬥米道,凝之彌篤。孫恩之攻會稽,僚佐請為之備。凝之不從,方入靖室請禱,出語諸將佐曰:"吾已請大道,許鬼兵相助,賊自破矣。"既不設備,遂為孫所害。

資治通鑒卷一百一十一

會稽內史王凝之,羲之之子也,世奉天師道,不出兵,亦不設備,日于道室稽顙跪咒。官屬請出兵討恩,凝之曰:"我已請大道,借鬼兵守諸津要,各數萬,賊不足憂也。"及恩漸近,乃聽出兵,恩已至郡下。甲寅,恩陷會稽,凝之出走,恩執而殺之,並其諸子。凝之妻謝道蘊,弈之女也,聞寇至,舉措自若,命婢肩輿,抽刀出門,手殺數人,乃被執。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