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英

王光英

王光英,1919年8月生,北京市人,民建成員,北平輔仁大學化學系畢業,大學文化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六、七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天津市工商聯副主委兼秘書長,中華全國青聯副主席,天津市政協副主席,民建中央常委、河北省主委、天津市副主委,全國工商聯常委、河北省副主委、天津市主委。1979至1982年任天津市副市長。

  • 中文名
    王光英
  • 別名
    光英
  • 性別
  • 國籍
    中國
  • 祖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北京市
  • 出生日期
    1919年8月
  • 身高
    159CM
  • 體重
    65KG
  • 職業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 職務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 畢業院校
    北平輔仁大學化學系
  • 逝世日期
    -

個人履歷

1938年至1942年在北平輔仁大學化學系學習。1942年至1943年任北平輔仁大學化學系助教。1943年至1949年任天津近代化學廠廠長。1949年至1956年任天津近代化學廠廠長(1954年公私合營),天津利生針織廠廠長,天津市工商聯秘書長。1956年至1980年任天津針織品織造公司經理,天津市工商聯副主委兼秘書長,中華全國青聯副主席,天津市政協副主席,民建中央常委、河北省主委、天津市副主委,全國工商聯常委、河北省副主委、天津市主委。1979至1982年任天津市副市長。1980年後任天津市國際信托投資公司副董事長兼總經理,天津市副市長,第三屆民建中央副主席、天津市委主委。1982年調北京任民盟中央常務副主席。1983年組建光大公司,並任中國光大(集團)有限公司、光大實業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名譽董事長,中國國際信托投資公司董事,中國國劇藝術基金會名譽會長、會長,第六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第五屆全國工商聯執委會副主席。1988年4月當選為第七屆全國政協副主席。1988年12月當選為第六屆全國工商聯執委會副主席。1989年離開光大公司。1990年12月當選為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

王光英王光英

1993年3月當選為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1993年10月被推選為全國工商聯第七屆執委會名譽主席。1995年10月起任中國國際科學和平促進會會長。1995年11月起任首屆中華慈善總會名譽會長。1995年12月被推選為第六屆中國中國小幼兒教師獎勵基金會副理事長。1996年3月任首屆中國田漢基金會名譽副理事長。1997年5月當選為中華海外聯誼會第一屆理事會名譽會長。1997年11月當選為全國工商聯第八屆名譽主席。1998年3月任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1998當選為中國非國有經濟年鑒名譽理事長。1999年7月當選為第六屆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1999年10月被聘為中國紅十字會第七屆名譽副會長。 1986年在香港獲比利時國王授予的皇冠勛章,同年獲美國馬裏蘭大學榮譽法學博士學位。1995年獲“何梁何利基金優秀獎”。

人物生平

王光英喜愛音樂、國劇。

王光英王光英

在中國當今的國家領導人中,有一位出身民族資產階級,數十年來被海內外稱為"紅色資本家"的傳奇人物。他,就是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王光英。

王光英生于“五四運動”爆發那年--1919年的農歷7月17日。他的父親王治昌是民初北京政府的代理農商總長,政治上屬于革新派,因不能忍受北洋軍閥喪權辱國,于北伐戰爭前一年息影京門,不再做官;抗戰中,他不顧日本侵略者的威脅利誘,表現出強烈的民族氣節,並支持他的夫人掩護北平的地下工作者,受到中共領導人劉少奇、周恩來的贊許。王光英的母親董潔如早在五四運動前就要求婦女從封建壓迫和束縛下解放出來,是北京女子師範大學最早的學生。她曾有三位親友與中共創始人之一李大釗烈士一起在軍閥的絞刑架上就義。她養育的十一個子女中,有六個在解放前就加入了共產黨,是中共地下工作者,其他幾個也都是進步的高級知識分子

王光英從小愛好激烈的運動——冰球和橄欖球。冰球就其速度和刺激性而言,被稱之為“勇敢者的運動”。1938年至1943年,他是北平輔仁大學化學系的高材生,畢業後留校當過一年助教。他的同學中有許多工商業家的子弟,有的家庭開了多家工廠。王光英在校成績優秀,因而就有工廠請他以技術入股作為股東,而不需投資。于是,他成了王家諸多兄妹中唯一的以技術起家的資本家。

1944年,王光英與友人合伙在天津創辦近代化學廠。這是一家中小型工廠。正值抗日戰爭的最後兩年,情勢非常酷烈,他冒著很大的風險,越過敵人的重重封鎖,把一批批軍需物資、醫療用品運到平津周圍的解放區。在這些軍需物資中,也包括了他的化學廠生產的可用來製造導火索的高純度硫化氰。因為愛國,他後來還被當作“共產黨嫌疑”坐過日本憲兵隊的牢。

在新中國誕生前後,在穩定和發展工商業方面,王光英也起過一定的作用。當時,許多工商業者不了解共產黨的政策,害怕共產黨會像對待地主一樣鬥爭清算資本家,紛紛關廠關店或者外逃;也有一些工人要瓜分工廠瓜分商店搞“共產”;再加上有的幹部也有“左”傾思想,致使一個天津就有幾十萬人失業,連同他們的家屬就有近百萬人生活無著落。1949年春節,王光英趁王光美偕劉少奇第一次回家省親的機會,向劉少奇反映了工商業的狀況和工商界人士的疑慮。劉少奇很重視這一情況,他得到毛澤東的首肯,于當年4月來到天津,接連對工人、機關幹部、內外貿幹部和工商業者作了十多次講話,向大家講明中國革命的任務是反對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不是反對資本主義;在相當長的時期內,私營工商業還有它的積極作用,可以在國計民生與和平建設方面作出很多貢獻,因此兩個階級之間還有許多共同利益、共同語言。這就是具有歷史意義的“天津講話”。這個講話發表之後,天津市面,人心頓時安定下來,許多工廠重新開工,商店重新營業。

1955年末,中國掀起了對私營工商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高潮。該年10月29日,毛澤東邀請當時正在開會的全國工商聯全體執行委員到中南海懷仁堂座談改造問題。時任天津市工商聯秘書長的王光英身體力行,積極帶頭投入這場社會主義改造的熱潮。經過這場熱潮,他原來的私營企業變成公私合營企業,他也從原來的資本家變成了在公私合營企業的“半公家人”。

王光英與王光美王光英與王光美

1957年,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伏羅希羅夫訪問中國,王光英和幾位工商界人士陪同周恩來總理在天津接待貴賓。宴會上,王光英在周總理的示意下向伏羅希羅夫敬酒,伏羅希羅夫高興地舉杯一飲而盡,指著王光英對在場的人說:“中國經過長期的流血革命,現在創出了一條不用流血和平改造資本家的經驗,這是有世界意義的”。說完他熱烈地擁抱了王光英,周恩來在旁風趣地說:“您擁抱的是一位紅色資本家。在中國,沒有紅色資產階級,但有紅色資本家。‘王光英’紅色資本家”的稱號便由此得來。

十年動亂中,由于與劉少奇的親屬關系,王光英被捕入獄達八年之久,受盡磨難。撥亂反正之後,他曾經從政,擔任過天津市副市長、民建中央副主席、中華全國工商聯副主席、全國政協副主席等職。在天津,他還擔任過天津市國際信托投資公司副董事長兼總經理。

改革開放中,王光英被國家委以重任,擔任中國光大(集團)公司董事長和總經理。這是國內第一家駐港公司,王光英以他豐富的經驗,領導光大公司用中外合資的方式搞了很多大型的建設項目,如磨刀門工程、圍海造田工程、江門橋工程等等。光大公司還在國內參股建了5家大樓和酒店,其中較大的是53層的京廣大廈。光大(集團)公司有成百家企業,王光英自己並沒有錢,這些企業、工程、大樓,可以說都是“借勁使力”,白手起家的。王光英說:“如果隻憑王光英三個字,那是不值幾文錢的。我不是魔術師,我所以能這樣,是因為我背後靠著萬裏長城--12億人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王光英王光英

光大公司在國際上很有聲譽,擁有很多朋友,其中包括美國前總統尼克松、前副總統蒙代爾、前國務卿基辛格、前財政部長康納利和米勒,奧地利王子克裏斯蒂安·德·巴爾,比利時王子阿爾伯符,泰國副總理披猜等等。竹下登出任日本首相時,會見的第一位外國客人便是王光英。竹下登對當時的日本駐華大使中島說:“中國有個王光英。問一問我們日本人,能不能在什麽事情上為他效勞?”後來,三菱信托銀行來華投資,其中對光大公司的投資為中國第一。

1993年,75歲的王光英再一次離開經濟領域,出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名字由來

1918年徐世昌段祺瑞的安福國會選為大總統後,王槐青入閣任農商部工商司長,繼而代理過農商總長。

王光英王光英

談王槐青,不能不談他的外交生涯。這不僅關系到他的生平,他的政治態度,而且還關系到他的家庭、子女,尤其是關系到幾十年後王光英和王光美的政治命運。

也許由于王槐青是日本留學生,後來又主管中國的經濟,因而在北京政府時期,他曾以公使銜作為中國代表團的成員,參加了兩次重要的國際會議:一次是1919年舉行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討論對德和約的巴黎和會,另一次是1921年舉行的討論列強海軍軍縮和太平洋問題的華盛頓九國會議。

人們很難構想,王光英、王光美這對兄妹的名字,竟會與那兩次會議有關。

有一次,王光美同人談到她和王光英兄妹二人名字的由來。她說:光英是巴黎和會那年生的。當時我父親適在倫敦,接到家中發去的電報,說我母親生了一個男孩。他觸景生情,就取名為光英。兩年之後,我父親在美國參加華盛頓九國會議,又接到一個電報,說這次生了個女孩。他又觸景生情,給我取名為光美。

做父親的無論如何難以料想到那兩次觸景生情,日後會給這對兒女帶來那麽大的災難。十年浩劫,造反派把這兩個名字說成一個是光照英國,一個是光照美國,而英美是當時世界上兩個最大的資本主義國家,這不是做父親的夢想子女在中國搞資本主義復闢嗎?

巴黎和會是在1919年1月舉行的,王光英的生日是該年農歷7月。時隔半年多,為什麽王槐青還滯留在倫敦呢?

原來,當時北京政府迫于民憤,拒絕在對德和約上簽字,並繼續交涉山東問題。當時,出席巴黎和會的中國全權代表是外交總長陸徵祥和顧維鈞、王正廷。王槐青是代表團成員之一,其職銜是特命全權公使。由于當時中國拒絕在對德和約上簽字,所以巴黎和會所觸發的五四運動,愛國反帝的民眾所憤怒聲討的是賣國賊曹汝霖、陸宗輿、章宗祥(這三個人都是親日派,與日本簽訂二十一條的。前者時任北京政府外交次長,後兩人先後任駐日公使),而不是上述三位全權代表。

家人扶持

1952年,王光英妻子參加“土改”回來就進了天津市民建工作,這是她人生的第一份工作,王光英和家人也非常支持,遇到問題時,王光英會幫我出主意,有時也會提意見。“文革”期間,王光英被關在秦城監獄,妻子從當時全家僅有的12元的生活費中省出一點錢,給他買點好吃的,而在每次探監的時候,我們都會相互鼓勵,要堅強地活下去。我探監也成了光英生存下去的某種力量,而這也正是我和孩子們活下去的希望。1975年,王光英走出秦城監獄,沒有立時恢復工作,在家裏當起了專職炊事員,這一幹就是3年,直到恢復工作。當時我在天津政協做文史資料整理,事情非常繁瑣,光英心甘情願地擔當起照顧家庭的重任。他說:“小應給我做了一輩子的飯,我這3年算是一點回報吧!”這3年間,他的烹飪技術大有長進。當時,正逢1976年唐山大地震前後,為了防震,大家都住在街上臨時搭建的地震棚裏,做飯也都在街邊,用一塊竹簾子充當門的功能。于是,經常有人掀開我家門簾,笑著說:“國舅又做飯呢!”在生活中,我們經常說“連天氣都會有陰晴,更何況人生呢”!所以,隻要相信黨、相信“早晚都會好的”,家人能在一起,前景就是光明的。

王光英王光英

鑽婚秘訣

秘訣一是夫妻之間的相互支持。王光英夫婦風風雨雨走到今天,歷經了許多波折,但不管什麽時候,她們都會彼此支持,相互鼓勵。王光英在監獄時,妻子牽掛他;王光英在香港創業時,妻子鼓勵他、支持他。妻子帶著孩子獨自生活時,王光英心疼妻子。妻子上班時,王光英幫助她。他們是人生最好的伴侶。 秘訣二是有共同的愛好。王光英的興趣非常廣泛,從京戲到滑冰,由靜到動,統統喜歡。夫妻共同愛好多了,話也就多。到現在,他們們老了,仍會一起看戲,甚至是電視劇也都追著看。

秘訣三是生活習慣相同。妻子和王光英有許多相似的地方,連吃飯的口味都相同。現在王光英仍喜歡吃妻子做的飯。尤其是她最拿手的酥魚。

除了上面三點,王光英夫婦他們還有的秘訣就是要用快樂、寬容、溫暖的心去對待自己身邊的人。

創業過程

王光英從小愛好激烈的運動——冰球和橄欖球。冰球就其速度和刺激性而言,被稱之為“勇敢者的運動”。1938年至1943年,他是北平輔仁大學化學系的高材生,畢業後留校當過一年助教。他的同學中有許多工商業家的子弟,有的家庭開了多家工廠。王光英在校成績優秀,因而就有工廠請他以技術入股作為股東,而不需投資。于是,他成了王家諸多兄妹中唯一的以技術起家的資本家。 1944年,王光英與友人合伙在天津創辦近代化學廠。這是一家中小型工廠。正值抗日戰爭的最後兩年,情勢非常酷烈,他冒著很大的風險,越過敵人的重重封鎖,把一批批軍需物資、醫療用品運到平津周圍的解放區。在這些軍需物資中,也包括了他的化學廠生產的可用來製造導火索的高純度硫化氰。因為愛國,他後來還被當作“共產黨嫌疑”坐過日本憲兵隊的牢。

王光英和夫人應伊利王光英和夫人應伊利

在新中國誕生前後,在穩定和發展工商業方面,王光英也起過一定的作用。當時,許多工商業者不了解共產黨的政策,害怕共產黨會像對待地主一樣鬥爭清算資本家,紛紛關廠關店或者外逃;也有一些工人要瓜分工廠瓜分商店搞“共產”;再加上有的幹部也有“左”傾思想,致使一個天津就有幾十萬人失業,連同他們的家屬就有近百萬人生活無著落。1949年春節,王光英趁王光美偕劉少奇第一次回家省親的機會,向劉少奇反映了工商業的狀況和工商界人士的疑慮。劉少奇很重視這一情況,他得到毛澤東的首肯,于當年4月來到天津,接連對工人、機關幹部、內外貿幹部和工商業者作了十多次講話,向大家講明中國革命的任務是反對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不是反對資本主義;在相當長的時期內,私營工商業還有它的積極作用,可以在國計民生與和平建設方面作出很多貢獻,因此兩個階級之間還有許多共同利益、共同語言。這就是具有歷史意義的“天津講話”。這個講話發表之後,天津市面,人心頓時安定下來,許多工廠重新開工,商店重新營業。 1955年末,中國掀起了對私營工商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高潮。該年10月29日,毛澤東邀請當時正在開會的全國工商聯全體執行委員到中南海懷仁堂座談改造問題。時任天津市工商聯秘書長的王光英身體力行,積極帶頭投入這場社會主義改造的熱潮。經過這場熱潮,他原來的私營企業變成公私合營企業,他也從原來的資本家變成了在公私合營企業的“半公家人”。

1957年,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伏羅希羅夫訪問中國,王光英和幾位工商界人士陪同周恩來總理在天津接待貴賓。宴會上,王光英在周總理的示意下向伏羅希羅夫敬酒,伏羅希羅夫高興地舉杯一飲而盡,指著王光英對在場的人說:“中國經過長期的流血革命,現在創出了一條不用流血和平改造資本家的經驗,這是有世界意義的”。說完他熱烈地擁抱了王光英,周恩來在旁風趣地說:“您擁抱的是一位紅色資本家。在中國,沒有紅色資產階級,但有紅色資本家。‘王光英’紅色資本家”的稱號便由此得來。 十年動亂中,由于與劉少奇的親屬關系,王光英被捕入獄達八年之久,受盡磨難。撥亂反正之後,他曾經從政,擔任過天津市副市長、民建中央副主席、中華全國工商聯副主席、全國政協副主席等職。在天津,他還擔任過天津市國際信托投資公司副董事長兼總經理。

改革開放中,王光英被國家委以重任,擔任中國光大(集團)公司董事長和總經理。這是國內第一家駐港公司,王光英以他豐富的經驗,領導光大公司用中外合資的方式搞了很多大型的建設項目,如磨刀門工程、圍海造田工程、江門橋工程等等。光大公司還在國內參股建了5家大樓和酒店,其中較大的是53層的京廣大廈。光大(集團)公司有成百家企業,王光英自己並沒有錢,這些企業、工程、大樓,可以說都是“借勁使力”,白手起家的。王光英說:“如果隻憑王光英三個字,那是不值幾文錢的。我不是魔術師,我所以能這樣,是因為我背後靠著萬裏長城--12億人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光大公司在國際上很有聲譽,擁有很多朋友,其中包括美國前總統尼克松、前副總統蒙代爾、前國務卿基辛格、前財政部長康納利和米勒,奧地利王子克裏斯蒂安·德·巴爾,比利時王子阿爾伯符,泰國副總理披猜等等。竹下登出任日本首相時,會見的第一位外國客人便是王光英。竹下登對當時的日本駐華大使中島說:“中國有個王光英。問一問我們日本人,能不能在什麽事情上為他效勞?”後來,三菱信托銀行來華投資,其中對光大公司的投資為中國第一。

國家領導

1993年,75歲的王光英再一次離開經濟領域,出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人大是代表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為了研究製定各項法律,加強中國的法製建設,王光英投入了極大精力。他希望在有生之年把中國經濟建設納入法製化的道路,使國家經濟得到長足穩定的發展。他用了很多時間視察各項法律的執行狀況,足跡遍及全國。他還盡自己的最大可能,鼓勵和支持社會各界開展各種有益于繼承和弘揚優秀民族傳統文化、有益于發揚愛國主義精神、有益于促進中國經濟發展的活動。他的身影頻頻出現在各種研討會、博覽會上,使各界人士受到了很大的鼓舞。年事愈高,王光英的工作愈忙。據統計,他曾經在一個月裏,就參加了19次外事活動,會見了14個國家的18個代表團和個人。這正如他所說的:“我從商——從政——再從商——再從政已經有幾個‘輪回’,每個‘輪回’都開拓了我的視野,增加了許許多多老朋友、新朋友,因而每經過一個‘輪回’我的工作範圍也比以前更大……”

胡錦濤和王光英胡錦濤和王光英

收藏筆筒

王光英愛收藏藝術品。他的住宅布置得像座微型藝術館。連花園或過廳的一隅之地也不放過,客人總能看到某個角落裏放著一尊石像或鷹的木雕,好像天生應該放在這裏才相配。有位記者曾為此做過專訪,稱之為富有人情味和傳奇色彩,能引起人們創作靈感的收藏品,一隻花180元買的香爐,能使一位70多歲的老人得到孩童般的快樂。漢代的雄渾,唐代的華麗,是中國藝術史的雙璧,兩者在王光英的收藏中都有。有尊石雕力士坐像,漢朝的,把巨大的方石用雙手舉在自己的頭頂,表情凝重,顯示其鋼筋鐵骨,似乎世界上沒有任何壓力能壓倒他。1997年12月,王光英夫婦把一方龍虎畫像石捐獻給國家歷史博物館。記者聞訊雲集。這類畫像石源于東漢,用在王公重臣墓穴的門楣上。據專門研究龍虎畫像石的學者說,過去發現的都是龍虎鬥,惟獨這一塊是龍虎在親吻。這位專家認為,按古史陰陽志,天降奇石,是國家的祥瑞。

王光英王光英

在王光英的收藏品中,有一隻造型古樸、名貴的汝窯筆筒。這是台灣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托人送給王光英的,同樣的另一隻送給了大陸海協會會長汪道涵。有人懂其涵義:筆筒者,必通也,表示了海峽兩岸必相通。這以前,王光英與辜振甫彼此知道但未見過面。由王光英擔任會長的中國國劇藝術基金會組織的少兒國劇團赴台灣演出,小演員們的精湛表演轟動了台灣。演出圓滿結束後,辜振甫特意將這隻筆筒請演出團團長捎來贈送給王光英。

延年之道

1994年4月,《中國體育報》有一位記者訪問王光英。記者對這位75歲的紅色資本家強健的體魄,充沛的精力,敏捷的思維,尤其是對他的樂觀、豁達、幽默的心理狀態產生了強烈的興趣。

王光英王光英

那位記者進門時,見到王光英在逗弄廊檐下架上的鸚鵡。王光英對鸚鵡說:快叫您好、阿公好、大家好,鸚鵡活潑地叫起來。走廊裏放著一座日本相撲大力士橫綱的雕塑,用玻璃罩罩著。王光英說,橫綱是日本的國寶,大相撲那塊幾米方的賽台,在日本人心中庄嚴得像神壇。

在客廳裏,王光英對那位記者說:我感到一個人的專職與他的業餘愛好離得越遠越好。我是做生意的,成天與錢打交道,如果我的業餘愛好是賭牌或賭馬,還得與錢打交道,那麽我的腦袋裏就隻有錢了。成天為錢緊張,怎麽能健康快樂地生活?我在大學學化學,化學是我的專科,但我又是個美式足球和冰球運動員。讀書時我拼命讀書,打球時我拼命打球,我是冰球比賽的守門員。有時要拼命,我連面罩都摘了。看日本人跳交誼舞,探戈像探戈,桑巴像桑巴。我們中國人也跳交誼舞。但我看有許多人沒有認真學過標準的交誼舞就上場了。政協禮堂樓上過去每周六開舞會,有些年輕人不是在跳舞,而是在嘻嘻哈哈打圈圈。毛主席說要“認真”,而這些人沒有學過跳舞就跳舞了,連玩都不認真,能認真工作嗎?

那位記者是來向王光英採訪養生之道的。王光英回答他說:人的愛好會隨著年齡成長而變化。我年輕時喜愛激烈運動,年老了愛書法。我國的書法講究虛實並舉,形神兼備,意隨筆行,筆順意轉。我老了愛好書法,說明我年齡越大越對我們民族傳統文明的珍貴有所認識。“文革”之前,我已步入中年,再打美式足球,跑不快了。于是我把興趣轉向氣功,行話叫“功法”。天津有個氣功世家,祖傳的,有個功法叫“滾球”。運功時渾身經絡仿佛有個小球在各個穴位上滾過,功畢通體舒暢。“文革”中我被關了八年,我在獄中堅持練“滾球”。坐著睡著都練,這種功法真有用,我靠它得以活著出獄。

所謂養生,王光英認為健康分兩種:身體的、心理的,兩者相輔相成。一個人活著總會碰到難事,也會命交華蓋,但不論碰到什麽厄運,都要坦然相對,決不灰心喪氣。達觀、開朗、朝氣蓬勃,樂天知命,不裝苦樣子,至老而如常,乃延年益壽之道。

社會評價

​人大是代表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為了研究製定各項法律,加強中國的法製建設,王光英投入了極大精力。他希望在有生之年把中國經濟建設納入法製化的道路,使國家經濟得到長足穩定的發展。他用了很多時間視察各項法律的執行狀況,足跡遍及全國。

王光英王光英

他還盡自己的最大可能,鼓勵和支持社會各界開展各種有益于繼承和弘揚優秀民族傳統文化、有益于發揚愛國主義精神、有益于促進中國經濟發展的活動。他的身影頻頻出現在各種研討會、博覽會上,使各界人士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年事愈高,王光英的工作愈忙。據統計,他曾經在一個月裏,就參加了19次外事活動,會見了14個國家的18個代表團和個人。這正如他所說的:“我從商——從政——再從商——再從政已經有幾個‘輪回’,每個‘輪回’都開拓了我的視野,增加了許許多多老朋友、新朋友,因而每經過一個‘輪回’我的工作範圍也比以前更擴大……”

無論是從商還是從政,為了中華民族的強盛,王光英都做了很多,也付出了很多。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