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以哲

王以哲

王以哲(1896-1937),原名蓬嶠,字鼎芳,吉林賓縣(現屬黑龍江)人。王以哲是東北軍的高級將領,也是張學良的親信部屬。

歷任東北陸軍步兵第十九師中將師長兼第七旅旅長、六十七軍軍長等職務。

在鏟除親日派"楊常事件"中,王以哲是參與者之一,並領導了"夜襲挑馬渡"、"榆關之戰"等著名戰役。1936年,周恩來與張學良的膚施會談就是王以哲一手促成的。

西安事變前,王以哲在張學良向中共提出入黨的要求之後,于1936年7月由周恩來介紹,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西安事變中,他也是主要參與策劃和實施人。此外,他還曾支援紅軍大量槍支彈葯,並與紅軍達成互不侵犯、共同抗日的協定。

1937年2月2日,在東北軍"少壯派"應德田孫銘九等發動的變亂中,王以哲遇害犧牲。

  • 中文名
    王以哲
  • 別名
    王海山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黑龍江賓縣
  • 出生日期
    1896年
  • 逝世日期
    1937年2月2日
  • 職業
    軍人
  • 畢業院校
    保定軍官學校
  • 其他作品
    《步兵操典詳解》、《韓光第將軍遺集及講話語錄》

人物簡介

王以哲,1896年出生,黑龍江省賓縣(當時屬吉林省)人。

王以哲

1922年加入東北軍,官至軍長。1936年7月由周恩來介紹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1922年,王以哲從保定軍官學校畢業後,加入東北軍。他治軍有方,深得張學良賞識,被提拔為高級軍官。1929年擔任旅長時親自書寫了“我民族受強鄰之壓迫,危在目前,凡我旅官、士、兵、夫等,務本總理遺囑之司令長官旨意,犧牲一切,努力工作,以互助之精神,結成團體共赴國難”的“旅訓”,表達了他抗日救國的堅定信念。

1931年日本為侵略中國連續製造事端。王以哲將日本人的野心向張學良做了匯報,請張學良回師御敵。張將蔣介石不許抵抗的指示轉告王以哲。9月18日夜,日軍進攻沈陽北大營王以哲旅的駐地。經請示後,王以哲不得不執行不抵抗命令。營地失守後,他對自己執行蔣介石的命令萬分懊惱,追上突圍的部隊說:“我下令不抵抗是秉承最高統帥命令行事。我的錯處是,既不抵抗,就應及早下命令突圍,免遭許多無謂犧牲。對這一過錯我負全責。”他勇于承認錯誤的精神感動了全體官兵,隊伍在他的率領下安全撤入關內。入關後,王以哲念念不忘收復東北,多次勸說張學良別再聽信蔣介石“中央外交”的鬼話,帶領東北軍打回老家去。1932年他創辦《東望》周刊,宣傳抗日救國的進步思想。

1933年初,王以哲率部出古北口抗擊日軍,殺敵千餘人,擊傷無數,給日軍以沉重打擊,極大鼓舞了士氣。他因此被譽為民族英雄。1934年後,蔣介石調王以哲部“剿共”。他表面上執行蔣的命令,暗中與紅軍友好相處,並為紅軍提供幫助,積極促成了張學良與中共的合作。西安事變爆發後,1937年2月2日,他因堅持和平解決事變被東北軍主戰派刺殺。王以哲犧牲後,周恩來前往吊唁。毛澤東、朱德等中共領導人發唁電致哀。

生平經歷

人物出生

王以哲原名蓬嶠,字鼎芳,1896年11月29日出生于黑龍江省賓縣。他生長在受列欺凌的舊中國,自幼就有著愛國主義的思想。1926年,王以哲中學畢業後投筆從戎,1920年考入保定軍官學校步後科,與陳誠、何應軟等同學。由于他聰穎好學,刻苦努力,1922年以優異的成績畢業。軍校畢業後,他懷著報效國家保衛家級鄉赤子之心到達沈陽,決定參加東北軍,投奔張學良將軍。張學良卻召見了他,並派他為軍士教導隊(張學良兼隊長)第一期中尉連副。王以哲對張學良善于聽逆耳之言的精神十分敬佩。他盡心竟竭力,兢兢業業抓好軍事訓練。4個月後,該連學員的各科考試成績為各隊之冠。

整軍治軍

軍士教導隊第三期于1923年12月開學,王以哲被提升為上尉連長。他以身作則,刻苦訓練,嚴格要求,訓練成績顯著。有人出于嫉妒之心,誣告王革新軍隊的作法為標新立異,把嚴格要求軍士說成是虐待學生。張學良為了查明真相,于1924年7月到教導隊視察,對製式教練刺殺投彈演習等一一進行測驗。他親眼看到王以哲的實地指揮相當出色,王以哲連的學兵成績優異,半數以上的學生得了滿分。張學良非常高興地在總結大會上把誣告王以哲的信焚毀,並鼓勵王以哲:不要有所顧慮,成績就是你工作的一面鏡子,誣告信件就是對表揚書。

教導隊第四期于1925年1月開學,王以哲升為少校營長。11月,郭松齡起義時,張作霖以教導隊為基幹編成一個補充旅,下轄三個團,王以哲升為上校團長。1926年,第三、四方面軍聯合軍團司令部衛隊長姜化南隨張學良在張家口整飭軍紀時,被槍殺遇難,張學良當即提撥王以哲為少將衛隊旅旅長。由于王才能出眾,短短四年中被張學良提升五級。

張學良為提高部隊的文化程度,1925年在第三、四方面軍聯合軍團司令部衛隊招考了一批15至18歲的高小畢業或肄業的學生成立學生隊。第一期隊長由姜化南擔任,後改由王以哲擔任。學生隊學習國中文化課和軍事課,畢業後大部分升入講武堂深造。第二期王以哲改任教育長,更加重視提高學兵的文化程度,並增加英、法、德、日四國外文,學製3年。從這期畢業學生中選成績優秀者送海、空軍學校深造和送出國培養。王以哲在此時期任十九師中將師長。年底,東北易幟,師改編為旅,王任第一旅旅長。

1929年春,為了培養各級軍官的指揮能力,適應戰鬥指揮的需要,王以哲在第一旅內自籌經費,辦一個步兵研究班,抽調上尉以下的各級軍官,輪流受訓,每期6個月,共辦了兩期,成績很好。王以哲將情況報告張學良,張學良決定在講武堂內設立步兵研究班,將東北軍的校、尉級軍官加以訓練。東北軍的軍事教育機關逐步健全,高級的相當于陸軍大學的高等軍事研究班,中級有步兵研究班、炮兵研究班,初級的有講武堂普通班,形成了一個完整的體系。

王以哲不僅重視軍事教育,更重視政治教育。1929年他任第七旅旅長時,書寫“旅訓”,自編“旅歌”,每天早晚點名時都由值星官領讀領唱。他寫的“旅訓”是:“我民族受強鄰壓迫,危在凡我旅官、士、兵、夫等,務本總理遺囑及司令長官旨意,犧牲一切,努力工作,以互助之精神,結成團體共赴國難。”他編的“旅歌”是:“痛我民族受強鄰之壓迫,最傷心割地賠款,主權剝奪,大好河山成破碎,神州赤子半漂泊,有誰人奮起救祖國,救祖國。我七旅士、兵、夫快快來負責,願合力同心起來工作,總理遣囑永不忘,長官意志要嚴磨,乘長風直破萬裏浪,救中國。”

王以哲還重視對部隊進行愛民助民教育,要求部隊搞好軍民關系,克服軍隊擾民的惡習。他製定了士兵問答12條,還要求早晚點名時背誦。12條問答內容有:1的父母是什麽人?答:是老百姓。2的兄弟、姐妹、親戚都是什麽人?答:老百姓。3穿的衣服是哪裏來的的?答:是從老百姓那裏來的。4吃的糧食是哪裏來的?答:是老百姓那裏來的。5的原來是什麽人?答:也是老百姓。6同老百姓是怎樣的關系,應當怎樣對待他們?答:應當愛護他們,幫助他們,保護他們……。由于王以哲註重這方面的經常教育,他的部隊軍紀和民眾關系都比東北軍其他部隊為好。

王以哲不僅關心部隊教育,對民眾愛國運動也十分重視。他對杜重遠、閻寶航、高崇民、車向忱等組織的東北國民外交協會、遼寧省國民常識促進會和遼寧省拒毒聯合會等愛國團體,都曾給予熱心支持。

率部抗日

九一八事變,蔣介石堅持不抵抗主義,王以哲忍痛執行了命令。營地失守以後,他召集全旅人員講話說:“我下令不抵抗是秉承最高統帥命令行事。我的錯處是,既不抵抗,就應及早下命令突圍,免遭許多無謂犧牲。對這一過錯我負全責。我誠心誠意地向兄弟們表示歉意,承認自己在應變上的無能。現在請大家考慮,願意跟我走,服從我的命令的舉手。”

王以哲勇于正視自己的錯誤、嚴于律己的精神,感動了士兵。他講完話後,全體官兵都舉起手來。為了避開日本侵略軍的追擊,他率全軍改道入深山密林,晝伏夜行,撤退到山海關內。在關內,他念念不忘收復東北,多次勸說張學良不要聽信蔣介石的“中央外交”的話。他還創辦了《東望》周刊,宣傳抗日救亡的愛國思想。

不久,日本侵略軍佔領錦州,鐵蹄踏上了長城各口。此時,王以哲任綏靖公署第一處中將處長兼一○七師師長。1933年初,王以哲率部出古北口抗戰,全師將士奮勇殺敵,殲滅敵軍1500人,傷者不可勝數。王以哲率師苦戰,給敵人以如此重大的打擊,大大鼓舞了士氣,名聞中國,被譽為民族英雄。

1934年,第六十七軍參加了對紅軍徐海東部的“圍剿”,但以失敗告終。1934年10月,東北軍被調往西北,對陝甘革命根據地進行“圍剿”。第六十七軍兩次戰役中損失了一個師又一個團。

聯系紅軍

1935年10月底,張學良願意聯共抗日,指示王以哲同紅軍聯系。王以哲同李克農進行了坦誠的會談,達成了口頭協定。

西安事變前夕的張學良和楊虎城西安事變前夕的張學良和楊虎城

1935年底在西安,1936年春在洛川,張學良研讀李達寫的幾本社會科學書籍,王以哲也積極參加閱讀,開始接觸馬克思主義思想。1935年12月,榆林橋戰役被俘的六一九團團長高福源回到洛川,帶去了毛澤東要彭德懷給王以哲寫的信,表示願意和東北軍共同組織抗日。張學良得知共產黨真心願意和他聯合的訊息,十分高興,立即派高福源回到蘇區。王以哲讓高福源帶給彭德懷的信中表示,願意停止內戰,聯合抗日。彭德懷將情況向毛澤東匯報,毛澤東表示可以將瓦窯堡政治局會議的檔案送給王以哲。

1936年2月19日,彭德懷給王以哲發了第一封電報,開始通訊聯絡,告知李克農即去洛川。2月20日,毛澤東、彭德懷給王以哲來信通知:紅軍代表李克農、錢之光等四人于21日從瓦窯堡動身,25日可抵洛川,望妥為接待,並保證安全。

他們到洛川後,把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決議交給了王以哲,充分表示了共產黨的誠意。王以哲熱情地接待,安排住在軍部後院,和自己的住宅比鄰而居,對外絕對保密。王以哲安排好李克農等之後,電告張學良。張學良回電說他有事去南京,要王以哲先同李克農等會商談判六十七軍與紅軍局部合作問題,其餘重大問題待他回來時再談。

在1月會談的基礎上,雙方順利地達成了六十七軍與紅軍訂立局部口頭協定。2月29日,毛澤東復電李克農,對同王以哲初步達成的三條協定草案提出了一些補充意見。王以哲在整個會談過程中,一直是盡心盡力,為雙方達成協定做了很大的努力。王以哲與紅軍訂立了停戰的口頭協定後,前線的東北軍與紅軍化敵為友,基本成休戰狀態。

慘遭殺害

1936年10月間,張學良派王以哲部到西線。對此有很多人認為張學良不信任王以哲。但王以哲心裏明白,西面戰場的任務,要比王曲軍官訓練團的任務重要得多,他決心要為實現張學良的戰略意圖而努力。對此,毛澤東也非常關心,在1936年8月份給王以哲寫了一封信。對此,王以哲也非常感激,他一直想方設法幫助共產黨。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變爆發,王以哲全力以赴協助張學良圓滿地實現了既定計畫。

張學良送蔣被扣,東北軍和西北軍內部產生分歧,王以哲深刻理解中共代表團的主張,堅決支持楊虎城的主和方針。但東北軍內的一些少壯派認為王以哲等人的主和是置張副司令的安危于不顧,于是鼓動殺掉王以哲。

1937年2月2日,少壯派的一位連長率十幾人闖入王以哲家,王以哲遭殺害,終年41歲。史稱“二二事件”。2月4日,毛澤東同朱德等致電楊虎城、于學忠轉王以哲家屬,吊唁王以哲遇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