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莖

玉莖中醫術語,解剖結構名。即陰莖。《儒門事親》:"睾丸,囊中之丸,雖主外腎,非厥陰環而引之,則玉莖無由伸縮。"

  • 中文名稱
    玉莖
  • 外文名稱
    Penis
  • 摘    自
  • 解    釋
    中醫術語
  • 例    子

傳說軼聞

玉莖可重生

摘自:陳存仁《被閹割的文明:閒話中國古代纏足與宮刑》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9年5月出版

天賦機能 返本還原

被閹割了的太監,如果能夠"玉莖重生",豈不是神話?但也有少數太監並未徹底"凈身",因此發生"穢亂宮闈"的情形等。本篇摭拾各家記載,並將太監的晚年、如何養老埋葬的情況也附記于後。

清製內監 額定三千

清製,內監官職以四品為極限,總數約三千人。乾隆七年(1742)欽定宮中則例:內監官職,以四品為定,再不加至三品。又上諭:"明代內監多至數萬人,我朝合宮中苑圃所司,綜計不過三千人。"

清朝太監清朝太監

清代太監,以河間人為最多,其他縣份次之。因太監總數為三千,新陳代謝,隨時必須補充,投充者又不得其門,于是有太監經紀行之設。經紀行為合法組織,官府不僅豁免其牙稅,且有津貼補助。《大清會典》注解曰:

設召募太監牙行二人,由大興、宛平兩縣造冊申送。凡有太監投充,均由該牙行報名。太監報名後,取其投狀,詢明籍貫,如年在二十歲內,及雖在二十歲以外尚可充選者,均分別在內在外當差。若年歲過大,或系外省之人,即奏明給親王郡王府使用,別將該王府二十歲以內太監,送進當差。

清世祖順治十年(1653)設十三衙門,嚴禁寺人幹政,所頒詔令,言宦官的歷史淵源以及他們幹政的起因,分析扼要,其言曰:

朕稽考官製,唐虞夏商,未用寺人。自周以來,始具其職,所司者不過閽達灑掃使令之役,未嘗幹預外事。秦漢以後,諸君不能防患,乃諉以事權,加之爵祿,典兵幹政,流風無窮,豈其君盡暗哉?緣此輩每以小忠小信固結主心,日近日親易致漸持朝政。且其伯叔弟侄,宗族親戚,實繁有徒,結好縉紳,關通郡縣,朋比夤緣,作奸受賄,善窺喜怒,以張威輻。當宮廷邃密,深居燕閒,稍露端倪,輒為假托,或欲言而故默,或借公以行私,顛倒賢奸,溷淆邪正,依附者巧致雲霄,迕抗者謀沉淵阱。雖或英毅之主,不覺墮其術中,權既旁移,變多中發,歷觀覆轍,可為鑒戒。

順治作此決定,是由所寵宦官吳良輔聯合滿漢大臣各一人奏請的。

又于順治十二年(1655)立十三衙門鐵碑,鐫敕諭于其上,嚴禁宦官幹政,敕曰:

中官之設,雖自古不廢,然任使失宜,遂貽禍亂。近如明朝王振、汪直、曹吉祥、劉瑾、魏忠賢等,專擅威權,幹預朝政,開廠緝事,枉殺無辜,出陣典兵,流毒邊境,甚至謀為不規,陷害忠良,煽引黨類,稱功頌德,以致國事日非,覆轍相尋,足為鑒戒。朕今裁定內官衙門及員數執掌,法製甚明,以後但有犯法幹政,竊權納賄,屬托內外衙門,交結滿漢官員,越分擅奏外事,上言官吏賢否者,即行凌遲處死,定不姑貸。特立鐵碑,世世遵守。

鑄碑垂戒,順治是仿明太祖的。明太祖于洪武十七年(1384)鑄鐵碑于宮門,高三尺,文曰:"內臣不得幹預政事,犯者斬。"可是明宮此碑,到英宗正統年間為幹政用事的太監王振盜去。《明史紀事本末》雲:"宣德時尚存,至振去之。"

天賦機能 返本還原

清宮中,小太監入宮之初,由老太監攜帶進入宮闈,有專責的宦官予以檢驗,而且還有三年一"小修",五年一"大修"的規定。所謂"修",就是恐怕小太監閹割未凈,所以要三年看一看,五年再查一查,是否有凸肉長出。如果長出的話,就要用手術來修割,這是法例規定的。

但是宮廷之內黑幕重重,如果某個貴妃賞識某個小太監,對檢驗的太監說一聲"免了罷",那麽這個太監即使有凸肉長出,也可以不加"修理",聽其自由發展。當然小太監與檢驗的太監之間,也有所賄賂,是少不了的手續。檢驗的太監有這筆意外收益,又何樂而不為呢?大抵小太監在未發育時期加以閹割,到了十六歲正式發育時,要是體力特強的話,極可能勃然長出新的"那話兒"來。本來凡屬男性以八歲為一期,十六歲為發育期,二十四歲是成熟期,這八年中,可以逐步逐步地一路長大起來,大有"返本還原"之望,這是玉莖重生出于天然的因素之一。

還有一些人家,準備日後將自己的孩童送進宮當太監,在襁褓之中,就由特種傭婦帶,用她的巧妙手術,扭捏嬰孩下身,令嬰孩的生殖器漸漸萎縮,把天然的機能完全毀滅。從小就把他送入宮闈,同年幼太子和公主做伴嬉戲。這種兒童太監,日後極有可能在發育期中,得到生理上的天然力量,恢復他的性機能。要是與小太子已親若兄弟,那麽宮中的檢驗太監也不敢再予以細察,這是玉莖重生出于天然的因素之二。

重生之說 有書為證

"玉莖重生",當然許多人是不敢深信的,但是有少數人在進宮閹割之後,真的會達到重生的目的。明代魏忠賢就是玉莖重生的一個,而且與當時熹宗皇帝的奶媽客氏私通,享受顛鸞倒鳳之樂,也有書為證。

明代談孺木《棗林雜俎》雲:

魏忠賢少飲博無賴,觸忿自閹,猶為人行汲。客某奇其貌,資直東宮,後柄國,客避去,其姓名無傳焉。萬歷時,官祿不恆給,皇孫苦之,諸閹戲曰:"陛下萬歲,殿下亦萬歲,吾輩待小官家登極,鴻恩有河清耳。"而忠賢獨恭敬,時進飲啖。及上即位,寵任倒柄,勢焰熏灼,大有"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之概。傳閩人某,善測字,忠賢召之,書"有"字。對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問其故,曰:"有字上半天也,下為日月,乃君臣之象,今月食日,幸肩半天,否則無天矣。"又書"囚"字。某知其謬,詭曰:"國內幸賴斯人,如無斯人,國將空矣。"忠賢色喜,某旋遁。

《棲霞閣野乘》亦載:

忠賢初名盡忠,河間肅寧人。少時善騎射,好博,嘗與悍少年賭,輸資無力償還,為悍少年所迫,忿極自宮。後夤緣同宗宦官魏朝,得進宮為熹宗生母王選侍宮內典膳,以"盡"字不吉,改名進忠。及選侍去世,時熹宗尚在東宮,以進忠巧慧,召入宮中辦膳。進忠善伺意旨,連日與熹宗乳母客氏,誘導熹宗嬉戲為樂,得熹宗歡,倚兩人為心腹。迨熹宗繼位,對兩人益加寵任,恆嬉戲如故,為給事中楊漣參劾進忠導上為非。幸宮中閹人有李進忠者,與之同名,強辯恐有訛傳,熹宗且慮廷臣再有謬誤,賜改名為忠賢。相傳忠賢乃自宮者,機能尚未根絕,進宮後秘密治療,幸得回原陽,仍可人道。緣客氏乃定興縣侯某妻,十八歲進宮,越兩年而侯死,本性淫妖,困居深宮,日夕與太監宮娥同處,暗自懷春,無從解悶,遂與魏朝結為"對食",慰情聊勝于無。(按:閹人雖不通人道,第跛不忘履,仍喜近婦人,故寵閹每亦成家立室,虛鸞假鳳,共作掛名夫妻,名曰"對食",亦稱"菜戶",此風由來已久矣。)迨遇忠賢,顛鸞倒鳳,與虛鸞假鳳,兩字之差,固有雲泥之判。後至兩魏爭風,熹宗猶以二魏同是廢人,亦解拈酸,隻謂可堪一笑而無所疑也,旋熹宗竟信之。客氏讒言,逐魏朝出宮。忠賢又矯命將魏朝遠戍鳳陽,到戍時,更主使當地有司置諸死地。忠賢與客氏由是橫行宮禁,日益擅專。稗野所言,雖或有穿鑿以彰其惡跡,然彼輩之妄悖,究實亦已罪不容誅也。

為了節省篇幅,而且好多穢亂的事跡還是文言文比較隱蔽,所以這段記載,我也不改寫為白話文了。

太監歷史

太監娶妻古已有之

再追溯到唐代,《貴妃醉酒》一劇中以與楊玉環調情而聞名于世的太監高力士,不但確有其人,而且此人的權勢相當顯赫,唐玄宗時,官至驃騎大將軍渤海郡公。唐室權臣如李林甫、楊國忠、安祿山、安思順、高仙芝等,雖有才寵,然皆厚結力士,故能位至將相。大臣稱之為"翁",皇帝亦呼之為"將軍"而不名,可見他的氣勢,是如何的浩大!

河間有刀筆吏呂言晤,供職京師,有女國姝。力士見其美而慧,遂娶以為妻。後來力士利用權勢,擢言晤官至少卿,子弟仕宦皆王傳。言晤妻死,中外賻贈送葬,自第至墓,車騎不絕于途。這是太監娶妻的第一件著名的故事。

唐代宗時代的太監李輔國,當時也是炙手可熱,權勢熏人。皇帝因為寵幸他,便替他娶了一房夫人,這位夫人,是元擢的女兒,元擢因此得為梁州刺史。戶部侍郎元載為元擢同宗,因與輔國有這麽一段瓜葛之親,兩人便結為至交。元載遂因輔國的拔擢,扶搖直上,由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直升至天下元帥行軍司馬

太監太監

五代前蜀主王建之子王衍,繼承大位之後,曾經私通了一位太監夫人。這位風流太監名叫王承休,以黠慧得幸。其妻嚴氏,有絕色,王衍見之,驚為天人。承休窺知帝意,遂縱使嚴氏與帝通。後來王衍以承休功高,派為天雄軍節度使。承休攜妻赴秦州就任,王衍日夜思念不置,乃于宋太祖乾德七年(969)十月幸秦州,想與嚴氏一訴離情。不料是年後唐庄宗派郭崇韜領兵伐蜀,王衍的車駕行至綿谷,而唐師入其境,未幾國亡。

以上各節事實皆出正史,或見于諸家筆記的。明人葉盛《水東日記》雲:明宣德中,賜太監陳蕪兩夫人。天順初,賜故太監吳誠妻兩京第宅庄田。朱熹《朱子類語》謂太監梁師成妻死,蘇叔黨、範溫皆親臨吊喪。由此看來,太監娶妻可以說並非奇事了。明人黃瑜《雙槐歲抄》謂:"此曹男性猶在,必須近女。"這也是片面的理由。平心而論,除了本能問題之外,在古代宗法社會,成家立業、傳宗接代,也是宦官本人及其宗族一致的要求,自然便有娶妻、收養子的事發生。由于歷代社會對女子的身價看得不重,同時女家為了財勢與富貴,也樂得攀一門權貴的親戚;因此,即使是太監,也有願意把女兒送上門的。就翁婿二家來講,各有其不得已的衷腸,但是便苦了作為太監夫人的女孩兒們了!

這還不算奇怪。清人孫承澤春明夢餘錄》中又有一段可笑的記載。書中大意說:漢時宮中多將宮中太監、宮女配合為夫婦。武帝時陳皇後無子,命宮女穿了皇帝的衣冠,與後同寢。武帝戲之,責以為女而男淫。于是後世宮女,率與太監配為夫妻,其親昵的情形,甚于真正的夫婦。由此看來,這種事情,實在太多了,足見專製政體下帝王與宦官之荒唐淫亂及官吏之趨炎附勢

至于清代末年的李蓮英,名為太監,傳說亦能人道,而且還有妻妾四名,兒孫繞膝,以後我有專文詳述,都是經過相當考證的。

太監失勢 居然有妻

《宸垣識略》雲,閹人所去者為陰莖。《黃帝內經·靈樞》"五音五味"篇有曰:"宦者去其宗筋,傷其沖脈,血瀉不復,皮膚內結,唇口不營,故須不生。"宗筋當然是指陰莖而言,但究竟是盡去至根,或僅去其端,此則未曾有人目睹。若剩有殘跡,必具感覺;況思想在人,安得不懷燕好之私?或曰閹雞,僅去睾丸,勢即不舉,此說更謬。因為宗筋既存,神經節之感覺全具,睾丸隻是精液之轉輸機關,至多不能生育,雖去亦無關系,即使不舉,意義與形式仍在,宮中豈能容這樣的人?聞北京宦者之浴室,另有專池,無人能窺其內幕,故知之者極少。然閹人有妻,則人多知之,不知要這個名義上的"妻"何用?

按此記載,閹人之有妻室,歷唐、宋、明三朝已然。唯娶之何為,殊屬難知。或謂閹人亦須整理家常以及縫補漿洗諸事,此則僱用女傭已足,何必定須正名而娶妻室?且有出諸皇帝所賜,更有一妻不足,增至二三妻者,抑亦怪矣。

本來宮中的皇帝是一個人擁有許多女子以居,但需有人服侍,最妥當的辦法,是由具有男子一樣的服役能力,而沒有一般男子的野心和欲望的人來充任。為適應這種需要,聰敏的人便想出把男子"去勢"這一辦法來,一去了勢,對于女子,固然無法染指,便是對于權位,因為沒有後嗣,也足以冷卻其心,真是去一難而兩美俱的好辦法。于是去勢的男子便成為統治者左右最適宜的人物,因此太監的製度便大大地發達了。其實宮闈之中穢亂無度,太監作惡最多,所以結果與最初使用太監的想法適得其反。

太監食品 最嗜獸鞭

《宸垣識略》又雲:閹人多喜食牛鞭、驢鞭等"不典之物",其意似欲以形補形而彌補其缺憾,殆如今日之胚胎或荷爾蒙製劑之義。事見《酌中志》,為明代閹人劉若愚所撰,據雲:

內臣又好食牛驢不典之物,曰"挽口"者,則牝具也;曰"挽手"者,牡具也。又羊白腰者,則外腎卵也。至于白馬之卵,尤為珍奇,曰"龍卵"焉。

僅雲好食,未言其食後效果,要亦如近代之補葯,所謂以形補形,以意為之而已。

羅馬貴婦 蓄養閹奴

對外國閹人的記載,我找到的材料不多。今據羅馬人記載,閹割之狀共分四種:

其一為全部陰莖與睾丸割去,其二為僅將睾丸割去,其三為將睾丸壓碎而不除去,其四為割去輸精管。

但亦有人研究以為專將睾丸割去或壓碎,或割去輸精管,如施于尚未發育之童子,或可完全斷絕性欲;若施于業已發育之男子,其性欲依然存在,則至少可維持十年,始行衰退。且因經此手術後,性耐久力特長,又無受孕危險,反增加淫亂之能力。據說羅馬時代之貴婦人,極愛此種男子,故多蓄養之。

曩昔埃及僧徒,以閹割奴隸出售為營業之一,其閹割之法,慘絕人寰。被閹割者,大都為六歲至十歲之小兒,由僧徒以低價買得。閹割之時,先將陰莖及腎囊用力外拉,然後以快刀突然割之。止血之法,系在木棍上縛一方海綿,蘸以沸油,而將創口掩住。血止後,始用塗有油膏之布包裹之;並于地下掘一坑,將被割者反縛兩手,埋于坑中,僅露其首,經若幹時日,始將其取出。但平均四人中,大概隻得一人不死,故出售時,價格亦甚昂貴也。

太監話舊 春色無邊

我在《銀元時代生活史》中寫過敵偽時期,我專程到北平(那時稱北京)購買醫書,餘閒時候到處探訪。一天我在北京中央公園(今中山公園)來今雨軒飲茶,發覺那邊的茶客最喜歡在附近拉一個能說能講的老太監,叫他們講講宮中舊事。好在這些老太監窮極無聊,等待茶客的施舍,所以喚之即來,來到就好像白頭宮女話天寶一般娓娓而談

來今雨軒雖是飲茶的地方,其實所謂茶敘,不單是飲茶,也可以隨便點菜,豐儉皆有。一次,我和一位做醫生的老友在這茶座傾談,他指著遠遠的幾個老態龍鍾的人說,那些就是清代遺下來的太監。我就問他,可不可以拉一個太監來閒談?那醫友說:"這種太監,身上臭不可聞,形態醜惡,是不上台面的。"但是他曾經幾次和他們談過,還記得一些,下面所記的,全是這位醫友轉述太監們的話。

敬事房裏擔任職務的太監,是專管皇帝房事問題的。每天在皇帝晚餐前後就托著一個盤,跪著呈到皇帝面前,盤中盡是象牙做成的簽牌,每一根簽頭上,有些是黃色,有些是紅色,有些是藍色,這些顏色是表示後、妃、貴人的等級,上面還有黑字,寫明許許多多名字,皇帝就揀出一根簽,太監就唯唯而退。皇帝當晚要寵幸的一個女性,就是這根簽上寫明的一個。

皇帝三宮六院七十二妃,這個數位還是一般傳說,事實上不足此數,因為皇帝每年都要選美女進宮,數目並不規定,尤其晚清的幾個皇帝,後宮妃嬪都沒有達到足夠的數位。

這些宮中的美女,皇帝根本弄不清楚,全憑太監安排好牙製的簽牌給皇帝揀,皇後的簽當然是每天放在盤面第一排,但是皇帝有時要選熟悉的名字,或是特地揀一個不熟悉名字試試新。

一年過得很快,有好多妃嬪,輪不到的也多得很,所以敬事房的太監是常年受到這般女性的孝敬。凡得到太監幫忙的,那麽她的簽牌就有機會放在盤中。就因為這個關系,敬事房太監可以對這些女性"上下其手",這四個字,有些是講物質的,有些是講行動的。唯有處子,不能亂來,一經皇帝寵幸之後,智慧大開,可能興趣漸濃。

太監本是無物可以應付的,但是有人說:"跛者不忘其行,啞者不忘其言,聾者偏欲聽聲,盲者偏欲窺光。"所以太監對宮中女性還是欲念旺盛,碰到宮中女性飢不擇食時,也隻好聽憑太監隨意處置。所謂隨意,讀者也可以心領神會,不需我把它形諸筆墨。

何況除了皇後,其他女性在寵幸之前,都要剝光衣衫,一絲不掛地裹在被窩中,由太監送上龍床,揭開被的下端,再讓被寵幸的妃嬪爬入被中。行房之時,外邊另有一個太監守著,到了相當時間這個太監就跪著喊四個字"是時候了",這是規矩。有些皇帝可能拍掌為號,讓太監再用被裹著退出;有些皇帝可能龍心大悅,不理什麽時候,外邊盡管叫"是時候了",他充耳不聞。有些被寵幸的留宿一宵也是有的。電影中曾有太監大呼"保重龍體",未免滑稽。

被寵幸的女性,可能第二晚又選中,也可能一度春風之後便不再中選。深宮春怨,幾乎每個女性都會嘗到這個滋味。處子未經寵幸過,可能默不出聲,一經人道,以後就思念不已,于是出現一種代用品,以幼鹿茸角為最合適。因為有茸的鹿角,是硬中帶軟的東西,葯材鋪切片能切到如紙一樣薄,足見其軟硬度恰到好處。各地稱鹿茸角為角先生者,即是指此,南方人以訛傳訛,乃稱為"郭先生",實在是誤會的。

宮中的怨女,當然最喜歡年輕的太監,她們認為太監總算是一個男性,所以小太監就時常得到親近的機會,稱為"上床太監",這是宮中的公開秘密,大家都知道的。太監們膽大妄為,代宮中怨女,特設"黑轎"及"黑車",隻要有錢到手,竟然把宮外俊男也載入宮中,其事亦見于諸家筆記,也是太監們穢亂宮闈的特種行動。至于玉莖重生的太監,更能得到這般怨女的歡心,因為他比較能給予她們實際的需要。

鹿茸幹角 竟有出售

道教中的採陰補陽之術,有一種以"陰棗"作為食物,即是普通的黑棗,放在某處,吸收陰中之至陰,其實即是含有人體荷爾蒙的東西,功效並不大,但是偏偏有些人迷信這種食品,視為補身之至寶。

道教本來是中國的國教,其他如佛教、天主教、基督教,則都是由外國傳入。可是道教在明末清初時代,所謂有道之士,第一是吸鴉片,弄得仙風道骨,虛弱不堪,連張天師都在清末吸鴉片,這是道教衰微的第一因素。

第二是出賣符,認為可以驅除鬼魔,普通道士所作的符,已經很貴,要是出于張天師之手,價值更昂。但是時代已經轉變了,大家破除迷信,不相信這種巫術。這是道教衰微的第二個因素。

第三是煉丹,是將朱砂化成升汞,再將升汞煉成紅升汞、白降丹。本來是三國時代葛洪(道號抱樸子)發明的化學方法,又經晉代陶弘景(道號華陽子)提倡,這兩位都是全世界製造化學葯品的首創者。可是後來就變了質,製成金石丹鼎以及火靈雞等,令到歷史上有名的大文豪韓氏也因此而死,後人且為之涉訟。在曹雪芹筆下也寫出賈敬因服食煉丹而死(見《紅樓夢》第六十三回),這是道教衰微的第三個因素。

第四是道教書中,有許多密語,說的無非是陰棗、陰角、三鞭等物,以為能強身補精。這是道教衰微的第四個因素。

不過,我要指出,道教的情況最近已有變化。闡揚教義以修身養性為主,這是在我國的香港、台灣,以及新加坡可以見得到的。而且闡揚"道"學的西文書,各國都有譯本,最近一位道學家到歐洲講道,受歡迎的程度空前。

隻是清末民初時,北京若幹有名的葯材鋪中,尚有"陰角"出售。據說這種角就是鹿茸幹角,不過這種陰角,茸已擦盡,角則幹而且堅,足見當時宮中怨女甚多,太監助其作惡所造成。現在當然早已沒有了。

所謂黑車 太監有關

前文寫老太監講宮中舊事,提到"黑車",說得還不夠詳盡準確。我在徐珂所著《清稗類鈔》上,查到詳細的記載,茲將原文轉錄如下:

京師有某某數處,為黑車停駐待客之所。黑車者,夜行無燈,密遮車窗,使乘客不知所經之途徑,故謂之黑。某處有茶肆,欲乘此車者,往飲茶,並預習其一定之隱語,與茶博士言之。茶博士即以隱語為之招一車至,不議車價。來客亦不必與車夫交一言,徑上車。車夫即為之送至一宅,推客下車。車夫又以隱語告宅中之人,匆匆竟去。即有婢女持燈,引客入一所,如巨家之綉闥者。凡所身歷,無殊劉阮之入天台也。凌晨,車夫呼門,復匆匆送之原處,亦不索車值也。

楚北郎中章某,美豐儀,宦京師,嘗為友招飲于酒樓。宵分劇醉,家中車不至。躑躅獨行,過一委巷,有車轔轔然來。章以為家所遣也,招之。跨而上車行,縱橫曲折,莫辨東西。久之,至朱門之側,石級十重,危牆數丈。章甫下,御者遂以物幕其首,曳以行。章大駭,然不能支持,覺前後左右凡有數人,或推或挽,逾門閡甚多。俄至一所,眾為解其幕。視左右,則美婢二三人,明眸巧睞,吹氣如蘭。視其處,則畫堂明燭,珠簾半掩,地上五文鴛綿,著履皆柔。堂中獸爐一,香氣徐熏,彌滿一室。章倉皇無措,亟詢婢。婢笑曰:"既甘心來此,何問為?"俄而屏後一麗人姍姍來,既至前,見章曰:"噫,此非某郎也?"顧長婢曰:"汝亦不審耶?"婢曰:"此皆某誤事,今乃如此!"章木立不敢動,見長婢向麗人耳語久之。麗人面微赧,入屏風後,數婢推章入他室。章此時漸已了解,顧心尚微怯,即聽婢所為。婢為易衣膏沐,歷一時許,始畢事。時麗人已低鬟微笑,立堂前。婢持酒餚來,令章就麗人同坐。章不能多飲,婢執壺力勸,章勉飲數杯,麗人亦微有酒意。婢撤餚饌送歸寢,衾褥華潔。章中夜醒,酒渴思茶,視麗人睡已熟,床前一幾,上有水果數枚,伸臂探取之。時燈已欲燼,手誤觸一物,堅且方,疑為印章,即納枕畔,更攫果。食方半,聞叩門聲,麗人驚醒,促章同起披衣,即潛納印章于囊中,欲以為證。比出門,婢仍幕之如前。登車至家,天未明也。出印視之,象牙小方形,上刻某某啓事,章大駭汗。蓋某某者,乃某部侍郎,章即其部之郎中也。越數年,某某沒,始敢以告人。

《清稗類鈔》所記的"黑車",是當時老百姓皆知的,不但宮中的太監自己知道沒有能力,為了爭寵起見,不得不出力為宮中妃嬪等找尋美男子來解決問題,找到之後,就用黑車載入宮中,到天未明時,又用黑車送出宮禁之外。而且有若幹妻妾成群的顯貴之家,也經常有這種黑車在後花園小門中出入。所謂上有所好,下亦效之。

當了太監 有貧有富

每隔幾年有幾十人進入宮中,自願被閹割當太監,就是借此作為進身之階,希望能弄到錢、拿到權。但是事實上沒有這麽簡單,在清代隻有一個太監是四品官銜,還有五品六品至九品,然而授到這種品級的太監也不出一百人。在清代宮禁之內,太監總額為三千人,比明代少得多了,照這個製度來看,其餘都是沒有品級的太監。太監也會逐漸衰老,等到做不動事的年齡,就要移居宮外的"太監寺"中,太監寺在北京叫做"護國保忠寺"。清時廣州八旗官府中也有太監,所以廣州和福州各有一個太監寺,名稱無考。日偽時期,我到北京以三天的時間遊覽故宮,因為一天隻能遊覽一條線,一共有三條線可以遊覽,而三條遊覽線,隻是觀瞻重要的遊覽點,要是全面遊覽,十天都看不完整個的面,所以紫禁城中容納三千太監,是有歷史根據的。據溥儀自述《我的前半生》,在其關門做皇帝時,宮中還養著太監,但數量已經很少很少了。這些太監們偷竊國寶卻本領特大,一聲要查點,立即放火焚燒,連救火員都不能進入宮中。

至于在太監寺中的退休太監有多少人,無可稽考,詳情如何,不得而知。在我收藏的資料中,有一幅宮娥寺的門景,乃老年宮娥退休後的養老之所。

太監祖師 剛鐵將軍

從前各行各業,都有會館或廟宇,如醫葯界有葯王廟,供奉神農或孫思邈為祖師;木工三行則奉魯班祖師,各地都有魯班廟;出海捕魚和航海的人,都奉天後或媽祖為護航之神,皆規定每年某月某日為禮拜之期。

太監這一行,也有祖師。查歷史的話,應該選漢代太史公司馬遷為祖師,但他雖然也受過腐刑,可是出獄後,雲遊四海,考據史前的書籍,著成《史記》,始終沒有進過宮,也沒有當過太監,所以一般太監並不奉他為祖師。在北京城外八裏庄附近,有一座"護國保忠祠",俗稱太監祖師廟,奉剛鐵將軍為祖師。我查出這位剛鐵將軍確有其人,是明代永樂大帝時的大太監,其他史跡不詳。

至于這個保忠祠,佔地大得很,後來變成太監的養老院,太監的山墳也在附近,明清兩代的太監都集中葬在這裏。"護國保忠祠"在民國初年還住著不少老太監,過著白頭宮監的黯淡日子,想來現在都先後死去了。

還有一段記載說,到了清代,因為供養太監人數實在不少,另外又興建了"興隆寺"來容納些太監。這個寺名,沒有人能解釋得出,照我幽默的解釋,可能是希望他們的後人能"興"能"隆"之意。

八裏庄外的"護國保忠祠"後面,有空地數十畝,即是太監死後的葬身之地。可是這個空地雖大,早已埋葬得密密層層。不知哪一個皇帝又"圈地"數十畝,開闢了一個"思濟義庄"來埋葬他們。

所謂圈地,是清代的一種律例,皇帝一聲傳諭,就有人騎了馬,在揀到的空地南面一角,插上一根竹竿,上面縛一根繩,這條繩是極長極長的,由圈地的官員,騎馬向西面行,再插一根竹竿,接著再向北面行,又插一根竹竿,然後再向東面行,接上南面的一根竹竿,悉數作為官地,對地主由官家稍稍補償一些銀子,就算了結。

本來太監在宮外也有相當勢力,所以圈地也是討好太監的意思,盡量把地圈得很大。(按:我又要另外說一個故事,從前上海的跑馬廳,租界當局沿用清代的律例,也用圈地的方法圈到的,範圍達到五百多畝。當時地主隻好忍氣吞聲收下一些銀子就算了,唯有一位中醫世家嚴某的一個祖墳,堅不肯掘墳受銀,當時的英國人也尊重風水之說,就允許這個墳存在,不予遷移,逢到清明,準許他們後人入內拜祭。這是我附帶說說圈地的情況。哈同花園也是圈地,名醫張聾朋的祖墳也經圈入而堅不受銀賣地,所以在福煦路[今延安中路]特開一小門,以供張氏後人入內拜祭。)

太監告老 養葬有地

太監告老離宮以後,都有一個"行會"組織,其性質略同于後來的公會。由于太監們都有不少資財,因此這個行會也積蓄了很大一筆公積金,供太監們養老埋葬,相互救助。在北平西郊海甸(海淀在歷史文獻中稱為"海甸")附近還有一個"太監公墓",這個公墓裏不但葬有清代太監,還葬有明代太監。這個公墓在民國十六七年時都還有專人守護。

那些大太監自然不會需要公會照料。就拿小德張為例,隆裕太後死後,他便告老離宮,最初住在北平永康侯胡同自己所修的一所窮奢極侈的大宅第,還有一座模仿故宮御花園裏的養性齋的樓房,其考究程度,遠遠超過一般王公大臣。小德張以後又搬到天津英租界去住,娶了好幾個老婆。有一次他的一個姨太太受不了他的摧殘,跑到英租界的巡捕房去哭求救命,訴說在小德張家中常受笞杖和折磨,這一下可把小德張氣壞了,認為有玷家聲,于是用錢賄賂了巡捕房的差人,把這個號啕痛哭請求救命的小婦人仍舊送回小德張家中,當然,她重回虎口,結果是不堪構想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