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簫劍法

玉簫劍法

玉簫劍法是〖桃花島武功〗黃葯師自創劍法,以攻敵穴道為主,劍式瀟灑俊雅,是一路自玉簫中化出的劍法。劍招中俊雅花俏的招數並不隻是為舞劍而用,其中妙用非凡。內力灌入劍中另有黏力可攻他人兵器,招式有簫史乘龍等。

  • 中文名稱
    玉簫劍法
  • 特點
    瀟灑俊雅
  • 歸屬
    黃葯師

簡介

桃花島武功黃葯師自創劍法,精微奧妙,攻敵穴道為主,劍式瀟灑俊雅,為自玉簫中化出的劍法。

出處

招式有簫史乘龍、山外清音、金聲玉振、鳳曲長鳴、響隔樓台、棹歌中流等。玉簫劍法是《桃花島武功黃葯師自創劍法,精微奧妙,攻敵穴道為主,劍式瀟灑俊雅,是一路自玉簫中化出的劍法。劍招中俊雅花俏的招數並不隻是為舞劍而用,其中妙用非凡。內力灌入劍中另有黏力可攻他人兵器。

招式

簫史乘龍、山外清音、金聲玉振、鳳曲長鳴、響隔樓台、棹歌中流等。

部份內容

第一百三十四章 玉簫劍法 輕風鬥無名

"隻是我一想這小家伙被扒光衣服就有點" 後面傳來長須翁與玄玉兩人爽朗的大笑

玉簫劍法玉簫劍法

眾人行至後院,隻見寬敞的後院站了一圈兒人,差不多所有島上前二十名能進內院的全到齊了,而中間站著一位黑袍老者,隻見他手持寶劍威風凜凜的站在場中,而他對面卻端坐著一位貌似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隻見他雙目微垂,一副很安靜的樣子。

"無名,今天我一定要面見島主,要他提前開啟七星連鎖陣,還請你不要阻攔。"

難道這中年人就是無名?怎麽看起來如此年輕呀,他最少應該七八十歲了吧?李逍遙暗想。

"呵呵,這李輕風見獨孤大俠走了終于也忍不住要走了。"長須翁小聲道。

"難道這黑袍人就是李輕風?"李逍遙問。

"不是他誰敢和無名這麽囂張呀。"長須翁笑道。這時無名微微睜開雙目:

"李前輩,島上規矩前輩應該知道,除非你能將在下打敗才能見到島主,可前輩接連三次都不能勝得了在下,何苦讓在下如此為難呢?"這無名說話雖客氣但面無表情,似乎絲毫未將劍拔弩張的李輕風放在眼裏。

玉簫劍法玉簫劍法

"看來我們隻好再鬥一場了。"李輕風緩緩舉起寶劍。

"李前輩請便。"無名並不為之所動,眼簾又緩緩垂了下去。

"既如此請接招吧。"李輕風說著舉劍挽了個劍花,頓時寶劍化作萬點寒光便對無名攻了過去。

"當心看著,這可是你學習的大好機會。"玄玉小聲對李逍遙道。

"嗯。"李逍遙嗯了一聲兩眼卻絲毫沒離開場中相鬥的兩人。隻見這李輕風一出手就劍光四射,連綿不絕的劍招瘋狂的不斷攻擊,然而無名卻是端坐不動,兩手上下翻飛,或戳或點,或用中指輕彈,然而每一次都是準確的擊在李輕風的劍背之上,將他瘋狂的攻擊巧妙地化解。兩人瞬間鬥了五六十招。

全場觀看的都是島上的精英,他們似乎全被場中精彩的比試所吸引,一個個屏息凝神仔細看著。

李逍遙也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場中二人相鬥。雖然對無名的功夫也很佩服但他更仔細的看著李輕風的劍法,他覺得這李輕風的的玉簫劍法與玄玉的劍法似乎截然不同,玄玉劍法有攻有守,攻守兼備,而李輕風的這路劍法卻似乎隻是一路強攻,並不給自己留半分退路。

"這樣也行?"李逍遙很詫異,悄悄的問身邊的玄玉。

玉簫劍法玉簫劍法

"你很奇怪李前輩劍法破綻百出是嗎?"玄玉問道。

"是呀,這麽多破綻豈不是很危險嗎?"李逍遙問。

"這就應了一句老話,'處處破綻便是沒有破綻,進攻是最好的防守',你覺得師祖我的劍法如何?"玄玉道。

"我覺得師祖的劍法攻則雷霆萬鈞,規則風雨不透,絕對是最上乘的劍法。"李逍遙分析道。

"呵呵,好小子,還會拍師祖的馬屁,可惜你師祖與李輕風前輩對陣最多也隻能支持一百多招。所以他說你師祖的劍法是花拳綉腿。"玄玉輕輕拍了拍李逍遙的肩鬱悶的說。

"不會吧?"李逍遙大吃一驚。

"不會?他每一招劍法都是全力以赴,攻敵所必究,你不身處其中自不會體會到他的凶狠,他的劍法我倒覺得和吳為那老家伙的形意拳有些相像。"長須翁道。

此時場中兩人相鬥越來越激烈,隻見李輕風圍繞無名不斷遊走,寒光四射的劍氣將無名團團圍住,而無名卻是坐在地上身體猶如陀螺般飛快旋轉,而他身體周圍也出現了一圈兒淡淡的乳白色氣牆,顯然這無名使出了聚氣成形的功法,不過他的內力所造成的氣牆遠不如獨孤紅的濃鬱,然而既便如此,李輕風狂風驟雨般的攻擊卻被盡數化解。難道這聚氣成形居然有如此妙用?李逍遙暗想。

"孫兒,你可看出這兩人爭鬥有何名堂?"長須翁問道。

"哈哈,我知道了。"李逍遙突然興奮的大笑。全場眾人除了場中相鬥的兩人全都扭頭看向李逍遙,心道,這小家伙是誰呀?在那傻笑什麽呢?

李逍遙也覺自己孟浪,臉一紅低下頭去。

"怎麽了小子?難道你還真看出什麽了?"長須翁疑惑的問。

"老阿公,我知道了,這李輕風前輩端的是劍法精妙無比,因為至始至終那無名雖然一直端坐著顯得姿態瀟灑,其實他招數並不如何巧妙,他隻是處于疲于應付,與李前輩相比並他無半分還手之力,他隻是依靠一種聚氣成形的法門使得李前輩劍法變的呆滯,故此他才能保持不敗,我想倘若我去和他鬥,應該有把握打贏他。"李逍遙小聲道。

"你說什麽?"長須翁差點蹦起來,他這一嗓子比李逍遙剛才笑的聲音還大,不由使眾人再此用眼光投向這裏。人們心想,這一老一少這是幹嘛呀一驚一乍的。然而長須翁卻不理會他們到底如何,隻是用力的抓住李逍遙雙肩:

"你說什麽?你能打贏無名?你再說一遍!"這次他聲音雖然激動但音量小了不少。不過玄玉與旁邊的王興還有白給依然聽到了,他們一起用一種怪異的眼光看著李逍遙。

"我覺得應該沒問題吧。"李逍遙搔了搔腦袋,長須翁激動地神情居然使李逍遙變的有些不自信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