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學

玄學

玄學又稱新道家,是對《老子》、《庄子》和《周易》的研究和解說,產生于魏晉。玄學是中國魏晉時期到宋朝中葉之間出現的一種崇尚老庄的思潮。也可以說是道家之學以一種新的表現方式,故又有新道家之稱。其思潮持續時間自漢末起至宋朝中葉結束。玄學是魏晉時期取代兩漢經學思潮的思想主流。

玄學即"玄遠之學",它以"祖述老庄"立論,把《老子》、《庄子》、《周易》稱作"三玄"。道家玄學也是除了儒學外唯一被定為官學的學問。

  • 中文名稱
    玄學
  • 拼音
    xuán xué
  • 解釋
    形而上學的另一譯名。凡涉及超物理的或超經驗的東西的某些事物,如深奧難懂的哲學科學
  • 出處
    《晉書·陸雲傳》

​基本釋義

詞目:玄學

玄學

拼音:xuán xué

基本解釋

1. [metaphysics]∶形而上學的另一譯名。凡涉及超物理的或超經驗的東西的某些事物,如深奧難懂的哲學科學

2. [a philosophical sect in the Wei (220-265)and Jin (265-420) dynasties]∶中國魏晉時代,向秀、何晏、王弼等運用道家的老庄思想揉合儒家經義而形成的一種唯心主義哲學思潮

詳細解釋

1. 指魏晉時期以老庄思想為主的一種哲學思潮,《晉書·陸雲傳》:“﹝ 雲 ﹞至一家,便寄宿,見一年少,美風姿,共談《老子》:辭致深遠…… 雲 本無玄學,自此談《老》殊進。”《北齊書·羊烈傳》:“﹝ 烈 ﹞能言名理,以玄學知名。”金 元好問《通真子墓碣銘》:“居玄都垂十稔,雖日課校讐,其參玄學、受章句,自遠方至者,源源不絕。”

2. 中國古代研習道家學說的學校。《宋書·隱逸傳·雷次宗》:“ 元嘉十五年……時國子學未立,上留心蓺術,使 丹陽尹 何尚之立玄學。” 唐玄宗時又崇玄學”。《新唐書·選舉志上》:“﹝ 開元﹞二十九年,始置崇玄學,習《老子》、《庄子》、《文子》、《列子》,亦曰道舉。其生,京、都各百人,諸州無常員。”

3. 指佛學。 宋契嵩 《壇經贊》:“論者謂之玄學,不亦詳乎!天下謂之宗門,不亦宜乎!”

4. 形而上學(metaphysica)的另一譯名。原指研究超經驗的東西的學問,或用作哲學的別稱。從 黑格爾開始,又賦予“形而上學”一詞以新的含義,用作反辯證法的同義語。 毛澤東矛盾論》一:“形而上學,亦稱玄學。這種思想,無論在 中國 ,在 歐洲 ,在一個很長的歷史時間內,是屬于唯心論的宇宙觀。”

玄學簡介

玄學是一種與科學相對的理論,它回答的問題是人類已知的西方科學無法回答的問題。這類學問的指導思想,是一種東方哲學的思維方法,我們對于自然界以及西方科學的研究,應盡量以它作為指導,會有建設性的發現和成果。

玄學

玄學也是一門學問,其學術性不能用現當代科學的尺度衡量。

玄學和科學在問題研究的方法上的存在本質區別,玄學是用純解釋的思路作研究的,科學是用求證的思維作研究的。因為玄學的純解釋性思維特點,使玄學在研究上存在很大的隨意性,其結果可能千奇百怪,至于真正接近真理的結果就很少,但這並不影響玄學作為一門學問的存在性。

玄學, 中國魏晉時期出現的一種崇尚老庄的思潮,一般特指魏晉玄學。“玄”這一概念,最早見于《老子》:“玄之又玄,眾妙之門。”王弼《老子指略》說:“玄,謂之深者也”。玄學即是研究幽深玄遠問題的學說。

歷史起源

玄學的出處有二。

一是在江湖人的口中,一直流傳著一則充滿神秘而又與我國傳統文化有關系的故事。

故事要追溯到四千六百多年以前。

話說盤古開混沌天地,女媧娘娘煉五色石補天之後,我們的祖先--黃帝公孫軒轅在一個不可思議的情形下誕生了……

後蚩尤作亂,黃帝得天神相助,授以天書破蚩尤妖術,擒殺蚩尤統一天下。傳說中的天神就是九天玄女--女媧娘娘。黃帝平息戰亂以後,命倉詰造字,將九天玄女所授天書內的各種秘術記載下來,此書就是後來被江湖人視若瑰寶的《金篆玉函》。

黃帝留下來的秘籍,在周朝被姜太公在昆侖山得到,他利用秘籍上的方術助周伐紂,使周朝有八百年的統治。

戰國時又傳到鬼谷子--王禪老祖手中。他將秘術傳給徒弟--蘇秦、張儀、孫臏、龐涓,而使其徒成為當時赫赫有名的將相之才。

到了漢朝,張良于黃石公處得秘籍,旺漢四百年。《金篆玉函》就這樣在神奇的方式下一代一代的傳承,到了三國時代傳到諸葛亮手中,輔備奪得三分天下。兩晉南北朝時期、隋、唐、五代,期間雖然也有得到《金篆玉函》者,但大都不全,如諸葛亮得到是道術,郭璞、楊筠松得到的是堪輿術(陰陽風水)。在宋朝得到《金篆玉函》的是一代鴻儒,著作等身的曠世學士朱熹。迨及明朝,劉基(字伯溫)得到《金篆玉函》,助朱元璋創立大明江山,後全身而退。《金篆玉函》經過四千年的流傳,期間內容有散佚增刪,或有分歧而產生了很多流派。大致分為:山、醫、命、卜、相,統稱為玄學五術。

二是魏晉名士東漢末年﹐統治集團分裂﹐社會危機日益尖銳。在意識形態上居于支配地位的儒家思想開始動搖﹐今文經學和讖緯內容空虛荒誕﹐絲毫無助于社會政治問題的解決,于是古文經學代之而起。同時由于選舉名實不符,欺世盜名、賄賂公行的現象比比皆是,名教理論開始破產。到了黨錮之禍發生,傳統的價值體系開始崩潰,

西漢初年,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君權被極大地加強了。之後董仲舒將“天、君、臣、民”的模式從理論上進一步闡釋加以明確。所謂“唯天子受命于天,天下受命于天子”,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中對君臣關系做了清晰簡明的闡釋。

此後漢朝士人,以盡忠于皇帝,盡忠于朝廷為理想品格。士人忠于社稷的心態,是非常普遍而真實的。那時的士人,在感情上“與大一統政權是一體的,有一種親近感”,以維護、鞏固這個政權為自己的職責,為之獻謀,為之籌劃,為之辛勞,也為之憂慮。當時的官員,有“循吏”之謂。循吏對中央政權耿耿忠心,敢于上書進諫,且出于真心。漢哀帝寵幸男寵董賢,王嘉上書極諫,惹怒哀帝,而被治罪。當獄卒凌辱他的時候,他喟然嘆息,他說自己罪當死:“賢,故丞相孔光,故大司空何武,不能進;惡,高安侯董賢父子,佞邪亂朝,而不能退”。而對于地方治理,則竭忠盡智,立足于“以禮義化民”。光武時的桂陽太守衛颯,整治桂陽郡,“修庠序之教,設婚姻之禮。期年間,邦俗從化”。循吏之行善政,意不在為私;附和上級,以求得上級的賞識,是為私,于己之士途誠然有益,而循吏之著眼點,則在為國為君,“受君之重位,牧天之所愛”,不敢竊天官以私己。

在西漢前期,循吏的命運大抵不錯,即使有時難免受到錯誤的對待,但大抵最終還是受到贊許。但到了東漢前期,情形有了些許變化:循吏行善政的條件變了,天子、循吏、下民——正如董仲舒所提出的“天君臣民”相連結的環境逐漸消失。一些循吏終生不受重用,可看出桓靈之世朝政腐敗,已經失去了循吏行善政的基本立足點——他們要為君,而君並不重視,循吏所秉承的大一統時代的儒家道統已經松動,政治上日益的無可作為,在世人當中“循吏”逐漸失去了吸引力。這時的文人,也在心理上表現出對于大一統政權疏離。東漢末期,外戚與宦官交替專權,于桓靈之世達于極致。此後董卓廢帝,群雄並起,東漢以亡。

在這一歷史時期的士人,由于受到儒家正統思想哺育而成長,君臣之義是他們立身的基本準則。外戚宦官“竊取朝政,臨逼主上。淆亂君臣之義”,使得士人痛心疾首,無比憤慨。士人爭相進諫,上書陳詞,然而他們的命運都是悲慘的:樂恢上書要求抑製竇憲權柄,以改變君臣失序的狀況,然而不僅沒有為皇帝所接受,甚至最後被竇憲指使州郡官吏脅迫服葯自殺。安帝時宦官專權,楊震數次上疏,未能奏效,後被遣歸鄉裏,在半路飲鴆自殺。楊震在當時是一代名儒,他的死引起了很大震動:“道路皆為隕涕”。這種情況愈演愈烈,對于士人心理來說,無疑是極大地挫傷。他們反對宦官外戚,本意是維護朝綱,完全是忠于皇權,一心一意維護儒家道統和大一統的朝廷,但這個他們一心維護的政權,已經完全腐敗,所以他們得到的隻能是一次次的失望。

之後的士人,甚至因反對昏亂之朝政而獲得社會普遍同情,聲望也因此而提高,李固、杜喬被害,郭亮董班敢于臨屍痛哭,最後終于隱居不士。所謂“匹夫抗憤,處士橫議”為當時士人風貌之極生動的寫照。

此後,“自然”﹑“無為”的老庄思想開始抬頭,人們開始崇尚貴生、避世。黃老思想也開始興起,如王充的《論衡》便公開反對神學的目的論,名法思想開始產生影響。

在思想價值體系崩潰的同時,士族社會開始形成。薦舉製度和官僚家族的政治因素、獨尊儒術與經學世家的文化因素以及庄園經濟與鄉裏豪強的經濟因素結合,便形成了士族。庄園經濟自給自足、多種經營的特點影響了士族人格的獨立性,在士族知識分子之間,一種相對平等的社會關系開始行成。在這個階層平面,要求在學術上平等交談,自由聚會;在思維方法上尊重理性;在人性論上要求“自然”;在政治上要求君主“無為”。這些變化是“魏晉玄學”和“魏晉風度”賴以產生的社會背景

而士族社會對個性自由與封建秩序的雙重需求,以及由此產生的沖突,表現為魏晉精神世界中“名教與自然”的學術主題。建安時期,曹氏為首的建安名士們思想極為混雜,他們有反儒家傳統的精神,推崇黃老的“因循”原則,校練名理,同時又受老庄思想影響,崇尚放達。而產生于建安遊宴的魏晉清談更是玄學產生的搖籃。魏晉清談有兩個基本要素,一是求理,二是娛樂,而平等原則貫穿其中。當時清談的論題主要有聖人問題、德治與法治、人才標準、君父先後等,破除了天命論,認為人事為本,天道為末,君主無為而無不為。這些都對魏晉玄學思想產生了直接的影響。

玄學

人物品評是漢魏之際士人社會最重要的學術活動,魏晉清談、言意之辨、以及玄學貴“無”思想均萌生于此。魏文帝時﹐劉劭著《人物志》﹐以名家﹑法家立言而雜糅道家思想﹐並把人物品評的一般原則提高到哲學高度進行探討,是研究魏晉玄學形成的重要資料。《人物志》的全材與偏材關系的學說,從人才角度發展了黃老道家的“因循”政治哲學,為道家與儒、法、術各家的思想融合,提供了理論途徑,對魏晉玄學產生了直接影響。魏晉玄學政治學說的核心論點,是“因循”時代需要,靈活運用儒、法、術治國,表現為聖人無為,各種人才各盡其能。

作為儒學根本的《周易》之學﹐此時由于拘執于象數十筮﹐義理隱晦﹐產生了對易學重新探討的需要。在這種社會政治﹑學術思想發展的背景下﹐出現了魏晉時期的玄學思潮。玄學的名稱最早見于《晉書·陸雲傳》﹐謂“雲(陸雲)本無玄學﹐自此談老殊進。”魏晉之際﹐玄學一詞並未廣泛流行﹐其含義是指立言與行事兩個方面﹐並多以立言玄妙﹐行事雅遠為玄遠曠達。“玄遠”﹐指遠離具體事物﹐專門討論“超言絕象”的本體論問題。因此﹐浮虛﹑玄虛﹑玄遠之學可通稱之為玄學。玄學家又大多是當時的名士。他們以出身門第﹑容貌儀止和虛無玄遠的“清談”相標榜﹐成為一時風氣﹐即所謂“玄風”。大部分玄學家主張毀棄禮法﹐但少數依然維護著封建的倫理觀念。

主要特點

①以“三玄”為主要研究對象,並以《老子》、《庄子》註解《易經》。

②以辯證“有無”問題為中心。以何晏、王弼為代表的玄學貴無派把“無”作為世界的根本和世界統一性的基礎;崇有論者裴頠則認為有是自生的,自生之物以有為體。

③以探究世界本體為其哲學的基本內容。貴無派把“無”當作“有”的存在根據,提出了“以無為本”的本體論思想 ;郭象則主張獨化說,認為“有”是獨自存在的,不需要“無”作為自己的本體。

④以解決名教與自然的關系問題為其哲學目的。王弼用以老解儒的方法註《易經》和《論語》,把儒道調和起來,認為名教是“末”,自然是“本”,名教是自然的必然表現,兩者是本末體用的關系。郭象提出了名教即自然的理論,認為道家的自然與儒家的名教是一致的。阮籍、嵇康提出“越名教而任自然”的主張,表現出反儒的傾向 。

⑤以“得意忘言”為方法。針對漢儒支離繁瑣的解釋方法 ,王弼、郭象等強調在論證問題時應註意把握義理,反對執著言 、象 ,提出“得意忘言”、“寄言出意”的方法。

⑥以“辨名析理”為其哲學的思維形式。玄學家重名理之辨,善作概念的分析與推理,辨析名理是其思維形式的基本特征之一。

發展階段

玄學的發展經歷了不同階段。按照東晉史家袁宏的劃分,夏侯玄、何晏、王弼為正始名士;竹林七賢阮籍、嵇康、山濤、向秀、劉伶、阮鹹、王戎為竹林名士;裴頠、王衍、王承、阮修、衛玠、謝鯤為中朝(即西晉,往往特指元康年間)名士,將玄學劃分為三個階段。當代學者基本上承認這一劃法,但認為西晉玄學的代表人物應是裴頠和郭象,並提出東晉也自成一個階段。

正始玄學

正始玄學(約240~249年)以王弼、何晏為代表,為玄學發展的第一階段,由漢末才性問題的討論演進到玄學本體論的範圍。尤以王弼對中國哲學的影響最大。正始名士形成與魏明帝太和時期,被稱之為“四聰八達”,主要人物有何晏、夏侯玄、諸葛誕、荀粲、裴徽等,曹芳登基第二年,改年號為正始(公元240-249年),“四聰八達”分子紛紛掌權,史稱“正始名士”,影響了年輕一代的思想。之後又有王弼、鍾會等少年思想家總結並升華了早期正式名士的思想成果,奠定了早期玄學的理論基礎。

玄學

何晏、王弼等祖述老庄,用道家思想解釋《周易》。時人註重《老子》、《庄子》和《周易》,稱為“三玄”,是魏晉玄學家最喜談論的著作。他們以為天地萬物皆以無為本。“無”是世界的本體,“有”為各種具體的存在物,是本體“無”的表現。王弼還從哲學上探討自然與名教(一般指以正名分、定尊卑為主要內容的封建禮教和道德規範)的關系,宣稱名教出于自然,尊卑名分是自然的必然結果,應當反映自然。何晏作《道德論》、《論語集解》,王弼註

《周易》、《老子》,著《論語釋疑》,皆以道家思想解釋儒家經典,企圖齊一儒道,調和自然與名教的矛盾。王、何等玄學家承襲東漢清議的風氣,就一些哲學問題問難析理,反復辯論,稱為“清談”,這是玄學發展的獨特方式。玄學家的著作也多採用問答辯論的文體。王、何等人出自儒家,身居顯位,而又寄托心神于老庄,顯示超脫世俗的姿態,既能辨護世家大族放達生活的合理性,又能博得“高逸”的贊譽,所以玄學在短時間內蔚然成風。

玄學

竹林玄學

竹林玄學(約255~262年)以嵇康、阮籍為代表,為玄學發展的第二階段。在哲學上嵇、阮與向秀利用了王弼體系的內在矛盾分別發展了王弼“崇本息末”與“崇本舉末”的思想,使正始時期的玄學向兩個方面發展。

玄學

嵇康、阮籍作為竹林名士,主要活動時期應在司馬氏當政時期,嵇、阮崇尚自然,認為“自然”乃是宇宙本來的狀態,是一個有規律的和諧的統一整體,其中沒有任何矛盾沖突。而人類社會又是自然的一部分,也本應是一個無利害沖突的和諧整體。他們認為名教破壞了這種和諧狀態,因此主張“越名教而任自然”,“非湯武而薄周孔”。對司馬氏集團以名教掩飾政治上的腐敗極為不滿,否認自然與名教一致。向秀與嵇、阮相反,認為自然與名教不相矛盾,用“稱情”、“得性”解釋“自然”,提出“有生則有情,稱情則自然”的主張,認為人的欲望與自然“不得相外”。在有無關系上承認有一個“不生不死”的生物之本作為萬有生生化化的根據,但引進了“自生”、“自化”的概念,成為玄學發展中從王弼的貴無向裴頠、郭象的崇有過渡的中間環節。

對司馬氏集團以名教掩飾政治上的殘酷、腐敗極為不滿﹐否認自然與名教一致。此時嵇康著《難〈自然好學論〉》、《與山巨源絕交書》;阮籍有詠懷詩,著《大人先生傳》,表達了激烈的批判名教思想。

太康十年(公元290年),晉惠帝即位。元康元年,太後賈南風掌權,而後出現了9年的和平年代,即元康時代。元康年間,隨著西晉開國元勛自然生命的結束,西晉前期的禮法派已不復存在,禮法派的子弟開始了玄學化過程,與玄學家族的後代融為一體,于西晉元康時期走上了歷史舞台,史稱“元康名士”。元康名士分為兩代,一為中年穩健派,以王衍、樂廣、裴楷為代表;一為“元康放達派”,以王澄、阮瞻、庾顗、謝鯤等“八達”為代表。

西晉玄學

西晉玄學(約263~316年)以裴頠、郭象為代表,構成玄學發展的第三階段。這一時期,玄學仍朝兩個方向發展:一是嵇、阮“越名教而任自然”的思想由貴無派發展到極端,使當時一些名士如阮瞻、王澄、謝鯤等人,繼承嵇、阮思想中頹廢的一面,嗜酒極欲,追求表面形跡上的放達。這種放浪形骸的拙劣模仿完全窒息了玄學貴無派在思想上的創造力,使它走向沒落。二是沿著向秀的思想發展為裴頠和郭象的崇有論哲學。裴頠(267~300),裴秀之子,作《崇有論》,指斥時弊,批評“越名教而任自然”的風氣,重新肯定名教的作用。哲學上提出“至無者無以能生,始生者自生也”的觀點,反對在萬有之外去尋找事物的本體,認為萬物是“自生而必體有”,沒有別的東西作為其存在的根據,從而完成了從貴無向崇有的過渡。郭象(252~312)進一步發展了裴頠的崇有論思想,提出“無不能生有”、“物各自造而無所待焉”等新的命題,並在萬物“自生”說的基礎上提出“獨化”的概念,把崇有論推向極端。

玄學

東晉玄學

東晉玄學(約317~420年)以張湛為代表,為玄學發展的第四個階段。這時司馬氏政權南遷,社會矛盾尖銳復雜,進一步導致思想上的空虛。因此超生死、得解脫的問題便成為玄學的中心內容。張湛註《列子》,綜合崇有、貴無學說,提出“群有以至虛為宗,萬品以終滅為驗”的思想,把世界和人生視為瞬息萬變,稍縱即逝,虛偽無常,主張採取“肆情任性”的縱欲主義人生觀,把玄學引入了絕境。這在政治上反映了門閥士族的沒落。東晉以後,玄佛合流,般若學各宗大都以玄學語言解釋佛經。因此,討論非有非無的佛學取代了討論本末有無的玄學,中國哲學的發展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相關信息

學術要旨

玄學是對道家的表達 。可以說玄學是道家的一種分支或改進。

”字出自老子《道德經》"玄之又玄,眾妙之門",言道幽深微妙。東漢末至兩晉是兩百多年的亂世,統治思想界近四百年的正統儒家名教之學也開始失去魅力,士大夫對兩漢經學的繁瑣及三綱五常的陳詞濫調普遍感到厭倦,于是轉而尋找新的、形而上的哲學論辯。

玄學

魏晉之際,玄學含義是指立言與行事兩個方面,並多以立言玄妙,行事雅遠為玄遠曠達。“玄遠”,指遠離具體事物,專門討論“超言絕象”的本體論問題。因此,浮虛、玄虛、玄遠之學可通稱之為玄學。玄學家又大多是當時的名士。主要代表人物有何晏、王弼、阮籍、嵇康、向秀、郭象等。它是在漢代儒學(經學)衰落的基礎上,為彌補儒學之不足而產生的;是由漢代道家思想、黃老之學演變發展而來的。

魏晉人註重《老子》 、《庄子》和《易經》,稱之為“三玄”。魏晉玄學的主要代表人物有何晏、王弼、阮籍、嵇康、向秀、郭象等。魏晉玄學的產生有其深刻的社會背景和思想文化背景。簡言之,它是在漢代儒學衰落的基礎上,為彌補儒學之不足而產生的;是由漢代道家思想、黃老之學演變發展而來的;是漢末魏初的清談直接演化的產物。

魏晉玄學指魏晉時期以老庄(或三玄)思想為骨架,從兩漢繁瑣的經學解放出來,企圖調和“自然”與“名教”的一種特定的哲學思潮。它討論的中心問題是“本末有無”問題,即用思辨的方法討論關于天地萬物存在的根據的問題,也就是說它一種遠離“事物”與“事務”的形式來討論事務存在根據的本體論形而上學的問題。它是中國哲學史上第一次企圖使中國哲學在老庄思想基礎上建構把儒道兩大家結合起來極有意義的哲學嘗試。 在哲學上﹐主要以有無問題為中心﹐形成玄學上的貴無與崇有兩派。貴無派主張“以無為本”,認為萬有統一于一個共同的本體“道”或“無”,世界萬物之所以能夠存在,就是因為有這個本體,形形色色的宇宙萬物,都是這個本體的表現,即所謂“天地萬物皆以無為為本”。崇有派主張“自生而必體有”,反對貴無派“以無為本”的說法,認為“有”之所以發生,並非另外有一個東西使之成為“有”,而是萬物“自生”、“自有”,把宇宙的全體看成是由萬物自身所構成的,即所謂“始生者﹐自生也”,“總混群本﹐終極之道也”。

研學範疇

玄學就其哲學範疇來講,可稱其為形而上學,“形而上”簡單來說既是抽象出來的意思,玄學也便是對一些抽象內容以生動的方式方法進行解說和發展。 而就其盛行時代玄學亦可稱其為魏晉玄學。玄學產生于魏晉盛行于隋唐,這和當時的社會有著密切的聯系。魏晉說白了就是三國演義那段時間,天下大亂,所以文化上比較繁榮。一般天下大亂時思想百家爭鳴。有一句話可以概括玄學的特色:隋唐精神,魏晉風骨。這兩方面原因加在一起,註定玄學,既帶有神秘深奧的一面同時也有著滿足精神世界慰藉心靈的作用,同時對中華文化產生了深遠影響,是中國先秦之後又一次思想碰撞融合。

後來玄學的內涵被不斷擴充,不斷被後世方術家所充實。產生了包括在內的五種體系,這些玄學體系的思想借鏡于先秦的陰陽學說,而這些思想並不是直接借鏡而來的,主要是由于漢時道教的興起,在完善自己的思想體系的時候,除了引《道德經》為經典的同時,也把陰陽學說五行演德學說一起豐富起來,所以玄學同道教的淵源極為深厚,可以說都是國學思想組成和傳承的一部分。

所包含的內容是指修身養性,靜坐內煉等,大略可以包括有:導引、內丹術、外丹術、武術等。代表著作有《太清導引養生經》、《伍柳仙蹤》、《唱道真言》、《銅符鐵劵》、太極拳、五行拳等。

醫術則就是古代中醫系統,治療手段分為:針灸、湯劑、推拿、祝由等。代表書籍有《黃帝內經》、《黃帝八十一難經》、《脈經》、《針灸大成》、《本草綱目》、《湯頭歌》等。

命理所指就是佔算人生命運的學問。大略分有:四柱、紫微鬥數、九星論命等。代表著作有《淵海子平》、《滴天髓》、《紫微鬥數全書》等。

,所指就是佔卜運程的行為,大略分有:六爻、梅花、六壬、奇門等。代表著作有《易林》、《增刪卜易》、《梅花易數》、《皇極經世書》、《大六壬全書》、《奇門旨歸》等。

相術觀察人的面貌、地理環境等方法。大略分為:面相、手相、風水等。代表著作有《柳庄神相》、《麻衣神相》、《地理全書》等。

學術疑問

1、以洛陽為中心,在何晏周圍聚集的士人。王弼、鍾會、荀融。

2、以夏侯玄為中心的名士。

3、正始中期以後出現的竹林名士。

玄學的理論問題?

1、聖人有情無情問題——何晏

2、本末有無的問題——王弼

3、聲無哀樂的問題——嵇康

4、公私問題——嵇康

5、養生問題——嵇康

6、言意關系問題——荀粲

玄學的存在方式?

玄談、著論、注解《老》《易》《庄》

為何談老庄?

戰亂之時,聖道不行,儒學衰微,經學自身沒落。儒家禮教束縛減弱,政府主流價值觀缺失,思想控製衰弱,文人思想愈加活躍,開始思考一些看似很玄虛的問題。    

影響評價

中國哲學發展到魏晉時期可以說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魏晉玄學是一種思辨性很強的哲學,它比較註重抽象理論的探討,而抽想理論則需要通過一系列哲學概念以及這些概念間的邏輯關系表現出來。因此魏晉玄學使中國哲學的概念以及這些概念間的關系的探討大大發展起來,盡管許多概念在以前的思想中也使用過,但魏晉玄學家卻給了他們以新的意義。此外在命題、理論及其方法上魏晉玄學也有了極大發展。

玄學這種思潮,它所倡導的人生態度影響了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名士,形成了所謂的“魏晉風度”,為後世人或譏諷或仰慕,影響深遠。作為當時名士所追求的人生境界,反對虛偽禮教、崇尚自然任情自有其積極的一面,但其放達的一面也產生了一些不好的影響。關鍵在于人們對于“自然”的理解。

由于魏晉玄風的影響,人們思想得到了解放和開闊,由于其飄逸自然的特殊作用,使得魏晉時期的文學、書法、繪畫等藝術都具有了超凡脫俗、超然塵世、自樂逍遙的風格以及對自然的愛好與崇尚。正是因為這些因素,魏晉風度與魏晉文藝得以成為美學的永恆的話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