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女

玄女

玄女,或稱九天娘娘九天玄女道教神仙之一。人頭鳥身。道教謂黃帝與蚩尤戰于涿鹿,帝不能勝,嘆于太山之阿,感于王母,乃命九天玄女下降,授帝以遁等物,並為製燮牛鼓八十面,遂大破蚩尤而定天下。玄女,原為中國古代神話中的女神,後經道教增奉為女仙。漢魏時期,玄女在社會上特別是道教之中有很大影響。

  • 姓名
    玄女
  • 別名
    九天娘娘 九天玄女
  • 主要成就
    法術、玄術
  • 時代
    漢魏時期
  • 性別

簡介

水滸傳

玄女是古代小說中常見的一位女神,她武藝高強、精通法術、未卜先知,有時手持“天書”,儼然是一位向人間傳達天命的使者,甚至常常還有一隻“白猿”相伴。而她的出現,往往根本性地改變了小說中主人公的命運。較早典型的作品如:《宣和遺事》寫到宋江殺了閻婆惜之後,官兵捉拿,宋江“走到屋後的玄女廟裏躲了”,官兵走後:(宋江)走出廟來拜謝玄女娘娘;則見香案上一聲響亮,打一看時,有一卷文書在上。宋江才展開看了,認得是個天書;又寫著三十六個姓名,又題著四句道,詩曰:“破國因山木,刀兵用水工。一朝充將領,海內聳威風。

玄女

在此之前,宋江壓根就沒有落草為寇、帶兵起義的想法,而此刻在“天書”的啓發與鼓舞下,宋江與他的兄弟們團結起來,共同起義,領導了一場轟轟烈烈的農民運動。這裏的玄女娘娘並未真的出現,隻是通過暗地裏授天書傳達天帝的意思,宋江得到“天書”似乎是冥冥之中早就註定了的事。

而《水滸傳》中的玄女是有意識的保護宋江的,當官兵向他所藏的地方查看時,忽然有“火煙沖下黑塵”;接著,神櫥裏“卷起一陣惡風,將那火把都吹滅了,黑騰騰罩了廟宇,對面不見”。後來,又“卷起一陣怪風,吹的飛沙走石,滾將下來”。這表明,《水滸傳》中的玄女是有意識地、主動地保護宋江的。而且《水滸傳》第42回中還有一段對玄女外貌的描寫:

頭綰九龍飛鳳髻,身穿金女絳綃衣,藍田玉帶曳長裾,白玉圭璋擎彩袖。臉如蓮萼,天然眉目映雲環;唇似櫻桃,自在規模端雪體。猶如王母宴蟠桃,卻似嫦娥居月殿。正大仙容描不就,威嚴形象畫難成。

這裏的玄女年輕、美麗、華貴,已經從神秘而又神聖的神壇上走了下來,走入人間,帶有很強的世俗化傾向,宛如帝王後妃。更重要的是,她所支持的不是正統人物。

華夏文明

玄女,龍族後人,華夏族祖先黃帝之師,無極神界的使者,跟華夏族有著親緣關系。無極世界的眾神不斷修行,神性越來越高,魔性也隨之成長,然而魔也是元神的一部分,不能完全消滅,所以無極世界的神們就把它困在一個地方。當魔性到達極致之時,爆發了神魔大戰。4700年前,神界的玄女來到人間,度化世人成神,以完成神魔相限的任務。

玄女

玄女來到華夏,把玄法傳了黃帝。給世界帶來了文明,邪氣也帶來了華夏,因為沒有正就沒有邪。邪氣收藏在昆侖山脈,結果讓刑天給盜取了。黃帝是不信神的,他相信人立天地間,世人通過濟世救人,讓神元修得更旺,是可以到達無極神界的。所以,玄女是神,也是通過濟世修行到達的無極世界。

玄女此次來有極世界共收了四個徒弟,也就是後來的玄門四派:炎黃華夏。玄門是指玄女門下的意思。太一一脈隨容成,太元一脈承炎帝,太陰一脈承華胥,太陽一脈承夏曙。黃派主山,炎派主醫,華派主相,夏派主命。

玄女傳法49天後回到無極世界,留給世人的,卻是精神世界的文明。

道教之玄

玄女,或稱九天娘娘、九天玄女。道教神仙之一。人頭鳥身。道教謂皇帝與蚩尤戰于涿鹿,帝不能勝,嘆于太山之阿,感于王母,乃命九天玄女下降,授帝以遁甲、兵、符、圖、策、印、劍等物,並為製燮牛鼓八十面,遂大破蚩尤而定天下。

玄女,原為中國古代神話中的女神,後經道教增奉為女仙。

其身份一說雲天帝女,一說即西王母。孫紹先先生認為玄女即上古天神。玄女主兵殺之職,授黃帝兵信神符,製服蚩尤,隻能理解為天神的權威之一。

周曉薇認為玄女乃是我國古代傳說中的司兵女神。一些宗教學方面的著作提到,玄女還是常與素女並稱“玄素”的講房中術的女仙。

漢魏時期,玄女在社會上特別是道教之中有很大影響。玄女與素女是房中術的老前輩,彭祖、老聃是她們的學生,黃帝的飛升也有賴于她們的法術,而在玄素之中,玄女又居于首位。

葛洪《抱樸子內篇·極言》雲:黃帝“論道養則資玄、素二女”。《雲笈簽》卷一百《軒轅本紀》雲:黃帝“于玄女、素女受房中之術”。明董斯張《廣博物志》卷九曾引《玄女兵法》文,亦記上述故事。文曰:“蚩尤幻變多方,征風召雨,吹煙噴霧,黃帝師眾大迷。帝歸息太山之阿,昏然憂寢。王母遣使者被玄狐之裘,以符授帝,符廣三寸,長一尺,青瑩如玉,丹血為文。佩符既畢,王母乃命一婦人,人首鳥身,謂帝曰:‘我九天玄女也。’授帝以三宮五意陰陽之略,太乙遁甲六壬步鬥之術,陰符之機,靈寶五符五勝之文,遂克蚩尤于中冀。又數年,王母遣使白虎之神,乘白鹿集于帝庭,授以地圖。”

玄女由來

玄女是古代小說中常見的一位女神,她武藝高強、精通法術、未卜先知,有時手持“天書”,儼然是一位向人間傳達天命的使者,甚至常常還有一隻“白猿”相伴。而她的出現,往往根本性地改變了小說中主人公的命運。較早典型的作品如:《宣和遺事》寫到宋江殺了閻婆惜之後,官兵捉拿,宋江“走到屋後的玄女廟裏躲了”,官兵走後:

(宋江)走出廟來拜謝玄女娘娘;則見香案上一聲響亮,打一看時,有一卷文書在上。宋江才展開看了,認得是個天書;又寫著三十六個姓名,又題著四句道,詩曰:“破國因山木,刀兵用水工。一朝充將領,海內聳威風。

在此之前,宋江壓根就沒有落草為寇、帶兵起義的想法,而此刻在“天書”的啓發與鼓舞下,宋江與他的兄弟們團結起來,共同起義,領導了一場轟轟烈烈的農民運動。這裏的玄女娘娘並未真的出現,隻是通過暗地裏授天書傳達天帝的意思,宋江得到“天書”似乎是冥冥之中早就註定了的事。

而《水滸傳》中的玄女是有意識的保護宋江的,當官兵向他所藏的地方查看時,忽然有“火煙沖下黑塵”;接著,神櫥裏“卷起一陣惡風,將那火把都吹滅了,黑騰騰罩了廟宇,對面不見”。後來,又“卷起一陣怪風,吹的飛沙走石,滾將下來”。這表明,《水滸傳》中的玄女是有意識地、主動地保護宋江的。而且《水滸傳》第42回中還有一段對玄女外貌的描寫:

頭綰九龍飛鳳髻,身穿金女絳綃衣,藍田玉帶曳長裾,白玉圭璋擎彩袖。臉如蓮萼,天然眉目映雲環;唇似櫻桃,自在規模端雪體。猶如王母宴蟠桃,卻似嫦娥居月殿。正大仙容描不就,威嚴形象畫難成。

這裏的玄女年輕、美麗、華貴,已經從神秘而又神聖的神壇上走了下來,走入人間,帶有很強的世俗化傾向,宛如帝王後妃。更重要的是,她所支持的不是正統人物,而是與正統王朝相對抗的民間“強賊”,雖然是指導其“改邪歸正”。另外,玄女被描繪成“臉如蓮萼”、“唇似櫻桃”,坐在九龍椅上的“妙面娘娘”,這是前所未有的形象。

在此前後的小說中,玄女的形象頻繁出現。如:漢·劉向(疑是托名)的《列仙傳》,晉·葛洪的《神仙傳》,唐·杜光庭的《墉城集仙錄》,宋·李肪的《太平廣記》(卷五十六西王母條,補卷第二十《赤松觀丹》),宋·洪邁的《夷堅志》,明·凌蒙初《初刻拍案驚奇》,明·馮夢龍的《平妖傳》,清·呂熊的《女仙外傳》,清·袁枚的《子不語》等等,茲不贅述。

九天玄女

九天玄女簡稱玄女,俗稱九天玄女娘娘。原為中國古代神話中的女神,有關其起源的說法,主要有“玄鳥說”、“女魃說”、“天神說”、“上古女神崇拜說”等。大都是出于玄女助黃帝打敗蚩尤的傳說,最早見于記載的是《山海經·北大荒經》:

有人衣青衣,名曰黃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黃帝。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應龍蓄水。蚩尤請風伯雨師,縱大風雨。黃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殺蚩尤。魃不得復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後置之赤水以北。叔均乃為田祖。魃時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決通溝瀆。

女魃被稱為 “天女”,與玄女同為女神,女魃所衣青衣之“青”(黑色)又與玄女之“玄”(黑而有赤色)相似;以及更為重要的是:女魃與玄女都被認為是幫助黃帝戰勝蚩尤的女神,于是很容易產生玄女即女魃所衍變的聯想。她在這場戰爭中起了決定性的作用,其本領應在風伯、雨師之上,但她卻不受歡迎,處處受到人們的驅趕。

歷史記載

唐末杜光庭的《墉城集仙錄》記載的道教仙女中也有關于九天玄女的記載:

九天玄女者,黃帝之師,聖母 元 君弟子也……帝用憂憤,齋于太山之下,王母遣使披玄狐之裘,以符授帝曰:“精思告天,必有太上之應。”居數日,大霧冥冥,晝晦。玄女降焉。乘丹鳳,御景雲,服九色彩翠之衣,集于帝前。帝再拜受命。玄女曰:“吾以太上之教,有疑可問也。”帝稽首曰:“蚩尤暴橫,毒害蒸黎,四海嗷嗷,莫保性命。欲萬戰萬勝之術,與人除害,可乎?”玄女即授帝六甲六壬兵信之符。

此處的玄女已成為標準的仙女打扮,仿佛一位雍容華貴的貴婦,沒有絲毫妖氣,這一變化,為她成為民間傳說和信仰中的女仙打下基礎。到了宋代,她不光成了 黃帝的 老師,而且她的老師成為道教神仙地位最高的女仙。此後玄女進入小說領域,本文開頭已有說明,茲不贅述。

對于玄女,還有另一種說法,值得 我們註意。在目前所見到的最早的有關玄女的漢代文獻中,除了指導幫助黃帝戰勝蚩尤之外,玄女還是一位很有影響的傳授房中術的女神。房中術文獻中的 “玄牝,“玄門”等術語皆與玄女有密切關系。玄牝、玄門,語出《老子》第六章:“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晉代葛洪《抱撲子內篇》稱:“玄者,自然之始祖,而萬殊之大宗也。”其實,道教歷史上曾有兩位玄女,一位是常與素女並稱、講房中術的玄女。葛洪《抱樸子內篇·極言》雲:黃帝“論道養則資玄、素二女”。《雲笈七簽》卷一百《軒轅本紀》雲:“玄女教帝三官秘略五音權謀陰陽之術。玄女傳《陰符經》三百言,帝觀之,十旬討伏蚩尤。”這裏當為戰爭女神;其書又雲:“黃帝‘于玄女、素女受房中之術'”,此處當為傳授房中術的玄女之所為。有學者指出:《老子》論“道”,重點是天地萬物的生化。為了說明這個“道”,其以一個至大無外、其深無底的生殖器即“玄牝”為喻,說一切“實有”都是從這個“虛空”產生。如果說,“玄牝”等語匯在《老子》中是一種比喻,那麽在有關房中術文獻中則為實指:

容成公者,自稱黃帝師,見于周穆王。能善補導之事,取精于玄牝。其要谷神不死、守生養氣者也,發白而黑,齒落更生 ……玄牝之門,庶幾可求。(《列仙傳》卷上《容成公》)

在1973年出土的馬王堆漢墓房中術書《合陰陽》中有:“入玄門,御交筋,上欱精神,乃能久視而與天地牟存。交筋者,玄門中交脈也”等句。此外,《洞玄子》中的“玄圃”、《素女妙論》中的“玄珠”等,亦皆為同類語匯。不少學者認為,玄牝、玄門、玄圃和玄珠都是女性生殖器的代稱。

由此,我們似可以認為,玄女的“玄”與房中術語匯“玄牝”等的“玄”當為同一含義,皆深遠神玄之義,而牝又為女性所特有,與玄女之“女”暗合。所以,玄女很可能來自“玄牝”之類遠古的女性生殖崇拜。有學者指出,隱名為“玄素”“容成”等的房中術是由殷周巫史之學演化而來,最早可追溯至先民的生殖神崇拜。也有學者認為,講房中術的玄女也許就是中國上古時代的女法師(巫)。

總之,有關玄女來歷的說法主要的應當有三種:在古書記載黃帝戰勝蚩尤的故事中,玄女是一位幫助黃帝戰勝蚩尤的戰爭女神;在道家諸仙中,她是傳授房中術的玄女與素女的合稱或並稱;在古代通俗小說中,玄女已衍變為決定主人公前程和扭轉乾坤的命運、佑護之神。另外,在民間祭祀之中,玄女又成為很有靈光的送子娘娘甚至香燭業的行業神,如在北京朝陽區小寺村有座著名的九天玄女娘娘廟,這裏的九天娘娘已徹頭徹尾地成了送子娘娘神了。過去此廟香火極盛,廟的規模也很可觀,共有七座大殿,正殿供有各種送子娘娘凡九位,殿內還有描繪玄女娘娘升天故事的《升仙傳》壁畫。前殿殿前還有一座娛神唱戲的戲台。當地有不少玄女娘娘 “顯靈”、“應驗”的傳說故事。

故事起源

從有關典籍的記載來看,玄女並非漢代才突然出現,她當源自先秦甚至上古的某種崇拜。對于玄女的起源,目前大致有三種說法:

玄鳥說

大約成書于六朝時期的《黃帝問玄女兵法》載:

黃帝與蚩尤九戰九不勝。黃帝歸于太山。三日三夜,天霧冥。有一婦人,人首鳥形,黃帝稽首再拜,伏不敢起。婦人曰:“吾玄女也,子欲何問?”黃帝曰:“小子欲萬戰萬勝,萬隱萬匿,首當從何起?”遂得戰法焉。

當代神話學家袁珂據此推斷:“這個‘人首鳥形’的玄女,當即《詩.玄鳥》‘天命玄鳥、降而生商’的‘玄鳥’的化身。玄鳥神話羼入了黃帝戰蚩尤神話,就成了玄女來幫助黃帝製伏蚩尤的神話了。”

這個變化是如何完成的,袁珂先生並未說明。大概玄鳥與玄女都有“玄”,玄鳥之“鳥”與玄女之“人首鳥形”有相似之處,由此得出以上結論。

郭沫若在解釋玄鳥之“玄”字時強調“是神玄之意”。古籍中以“玄”表示神玄者甚多,如《老子》中的“玄之又玄”、“玄覽”、“玄牝”等。玄女之“玄”亦為此義,但這並不能證明其與玄鳥之“玄”有什麽必然聯系。至于“人首鳥形”,古文獻中時有記載,如《山海經.西山經》所載的“有鳥焉,其狀如雄雞而人面”;“有鳥焉,其狀如梟,人面而一足”等。但玄鳥在古文獻中被釋為燕子或鳳凰,又為殷商之祖,卻未見有“人首鳥形”之描述。玄鳥沒有玄女所具備的“人首”這一極為重要形體特征,不能將二者等同看待。更為重要的是,目前所知最早述及玄女的文獻漢代緯書《龍魚河圖》載:

黃帝攝政時,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並獸身人語,銅頭鐵額,食砂石子,造立兵仗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誅殺無道,不仁慈。萬民欲令黃帝行天子事,黃帝仁義,不能禁止蚩尤,遂不敵。黃帝仰天而嘆。天遣玄女下授黃帝兵信神符,製伏蚩尤。

此處玄女乃上天之神,雖未具體說明是否人形,但從整段文字看,若非人形,當有特別說明,如對蚩尤兄弟之“獸身人語”,便專門予以描述。由此可知,玄女應為“人首人形”之神,與玄鳥之“鳥形”無任何關系。

玄女“人首鳥形”之形象出現在較晚的六朝時期,是道教興起之後產生的新形象。從《論衡.無形》“圖仙人之形,體生毛,臂變為翼,行于雲”、《漢書.郊祀志》“五利將軍亦衣羽衣”,以及漢魏時期流行的“羽人”、“羽士”、“羽客”和“羽化”等說法來看,人著羽衣當為早期道教中神仙的重要特征之一。這很可能是玄女“人首鳥形”形象產生的歷史背景。據此,我們可以做如下推測,玄女既是從天而降的天神,自然需要有能夠飛翔的羽衣。于是,人們(或許道士)遂給原本“人首人形”的玄女穿上羽衣,使之成為“人首鳥形”的怪異之神。

女魃說

《山海經.大荒北經》中有女魃助黃帝戰勝蚩尤事:

有人衣青衣,名曰黃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黃帝。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應龍蓄水。蚩尤請風伯雨師,縱大風雨。黃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殺蚩尤。魃不得復上,所居不雨。

胡萬川先生將玄女和女魃聯系起來:九天玄女是由黃帝蚩尤之戰神話中“天女魃”所衍變出來的女神,原來大概是屬于旱魃之神,可是後來一變就變成了人首鳥形的玄女。

其實這是一種誤解。由于女魃被稱為“天女”,與玄女同為女神,女魃所衣青衣之“青”(黑色)又與玄女之“玄”(黑而有赤色)相似;以及更為重要的是:女魃與玄女都被認為是幫助黃帝戰勝蚩尤的女神,于是很容易產生玄女即女魃所衍變的聯想。但如將文中之“女魃”與前引文獻中之玄女相比較,便可看出兩者差異甚大:第一,女魃是遵從黃帝之命來對付蚩尤的大風雨的,玄女則是上天派遣或主動降臨來為正在一籌莫展的黃帝出謀劃策的。第二,女魃是“黃帝乃下”,須聽從黃帝的指揮,而玄女的地位遠遠高于黃帝,以至于黃帝對其“稽首再拜,伏不敢起”。第三,女魃受黃帝之命直接參戰,以旱止雨,玄女則向黃帝傳授兵法神符。二者地位如此懸殊,很難把它們強拉在一起。此外,女魃為“所居不雨”的旱災之神,也與作為天神(玄女的職能詳見後)的玄女無涉。故女魃說難以成立。

天神說

孫紹先先生認為:玄女乃中國上古天神,起源于古人對天的崇拜。“玄”本義為天色,《易.坤卦》有“天玄而地黃”之語,《康熙字典》解“玄”為天色;《說文》釋“玄”為“幽遠”,當是“玄”字的第一引申義。故“玄女”即是“天女神”之意。天神為女性,顯然與上古對女性的生殖崇拜有關,女天神為人崇敬的主要原因也必與其非凡的生育創造能力有關。

筆者以為,天神說有其合理之處,但未能完全涵蓋玄女神的屬性。從現存的早期有關文獻來看,玄女當來源于上古女性生殖崇拜,而不僅僅是與之有關。我們註意到,在目前所見到的最早的有關玄女的漢代文獻中,除了指導幫助黃帝戰勝蚩尤之外,玄女還是一位很有影響的傳授房中術的女神。(詳見本文第二部分)房中術文獻中的“玄牝",“玄門”等術語皆與玄女有密切關系。玄牝、玄門,語出《老子》第六章:“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葛洪《抱撲子內篇》稱:“玄者,自然之始祖,而萬殊之大宗也。”(《暢玄》)有學者指出:《老子》論“道”,重點是天地萬物的生化。為了說明這個“道”,其以一個至大無外、其深無底的生殖器即“玄牝”為喻,說一切“實有”都是從這個“虛空”產生。如果說,“玄牝”等語匯在《老子》中是一種比喻,那麽在有關房中術文獻中則為實指:

容成公者,自稱黃帝師,見于周穆王。能善補導之事,取精于玄牝。其要谷神不死、守生養氣者也,發白而黑,齒落更生,玄牝之門,庶幾可求。(《列仙傳》卷上《容成公》)

在1973年出土的馬王堆漢墓房中術書《合陰陽》中有:“入玄門,御交筋,上欱精神,乃能久視而與天地牟存。交筋者,玄門中交脈也”等句。此外,《洞玄子》中的“玄圃”、《素女妙論》中的“玄珠”等,亦皆為同類語匯。不少學者認為,玄牝、玄門、玄圃和玄珠都是女性生殖器的代稱。

我們似可以認為,玄女的“玄”與房中術語匯“玄牝”等的“玄”當為同一含義,皆深遠神玄之義,而牝又為女性所特有,與玄女之“女”暗合。所以,玄女很可能來自“玄牝”之類遠古的女性生殖崇拜。有學者指出,隱名為“玄素”“容成”等的房中術是由殷周巫史之學演化而來,最早可追溯至先民的生殖神崇拜。也有學者認為,講房中術的玄女也許就是中國上古時代的女法師(巫)。上引孫紹先文則從天神說角度即肯定了這一點。

玄女職能

關于玄女的職能,也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嚴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全上古三代文》卷十六稱:“玄女未詳,或雲天帝女,一雲即西王母。”李幹忱《破除迷信全書》稱:“據傳這是上古的龍女。”孫紹先先生認為玄女即上古天神,玄女形象為人首鳥身,與天神的職司性質相合,玄鳥很有可能就是玄女的變體形象之一;玄女、女媧、西王母可能是“三位一體”的天神變異現象;玄女主兵殺之職,授黃帝兵信神符,製服蚩尤,隻能理解為天神的權威之一。周曉薇認為,玄女乃是我國古代傳說中的司兵女神。胡萬川稱玄女是掌劫大神、兵法天書的傳授者、英雄人物危機的救助者、以及英雄未來前途的指引者。一些宗教學方面的著作提到,玄女還是常與素女並稱“玄素”的講房中術的女仙。

以上諸說對理解玄女的職能有重要的參考價值,但也有偏頗,主要是論者未能充分利用漢代特別的魏晉以來有關玄女的大量傳世文獻。筆者通過對這些文獻的考察認為,在宋代以前,玄女的職能主要有:

房中術神

如果我們承認玄女來源于上古女性生殖崇拜,那麽在玄女的諸多職能中,其身份首先為房中術神。房中術與性崇拜的目的盡管有所不同,前者在于養生、延壽乃至成仙,後者在于種族之蕃衍昌盛,但兩者在性神秘方面卻有著內在的聯系,都是通過男女交媾來達到目的。

最早記載房中術玄女神的文獻始于漢代,托名劉向成書于東漢的《列仙傳》卷下《女幾》載:

女幾者,陳市上酤酒婦人也。遇仙人過其家飲酒,以《素書》五卷為質,幾開視其書,乃養性交接之術。行文書之法,如此三十年,顏色更如二十,遂棄家追仙人去,莫知所之。雲:玄素有要,近取諸身;彭聃得之,五卷以陳。女幾蘊妙,仙客來臻。傾書開引,雙飛絕塵。

上引文中的“玄素”,既是房中術神玄女和素女的合稱,又是房中術經典《玄女經》和《素女經》的合稱,甚至常常又是房中術的代稱。由上可知,在漢代,房中術之一的玄素之道已被視為成仙得道之術,女幾因掌握該術而得以絕塵飛升。

房中術為道教的方術之一,玄女作為房中術神依然居于主要地位。據葛洪《神仙傳》卷四《張道陵》載:張道陵“其治病事皆採取玄素”。魏晉時期,房中術更加盛行,“房中之法十餘家”,“玄素、子都、容成公、彭祖之屬”而“玄素”列其首,房中經有《玄女經》《素女經》《彭祖經》《陳赦經》《子都經》《天門子經》《容成經》,而《玄女經》位居第一。葛洪的神仙道教以房中為長生成仙之道,據其所載,確有人因修煉玄素之道而長壽或成仙:

容成公者,行玄素之道,年二百歲。(《神仙傳》卷七《容成公》)

甘始者,行房中之事依容成玄素之法,在世百餘歲,乃入王屋山仙去也。(《神仙傳》卷十《甘始》)

昔黃帝,論道養則資玄素二女,故能畢該秘要,窮道盡真,遂升龍以高躋,與天地乎罔極也。(《抱撲子內篇.極言》)

上引《列仙傳》中的女幾似乎也由是而得道成仙了。

《玄女經》在《隋書.經籍志》醫方類中尚有著錄:《素女秘道經》一卷並《玄女經》,但在以後的中國史志中未見記載,似已亡佚,幸賴日本人丹波康賴撰于永觀二年(984)的《醫心方》才得以儲存或部分儲存。《醫心方》以養生為主,介紹了中國傳統醫學,共三十卷,卷第廿八《房內》為中國古代房中術著作之輯錄,分為三十篇,明確為《玄女經》的或與玄女有關的有《至理第一》《和志第四》的一部分,《四至第十》《九氣第十一》《九法第十二》的全部。據《醫心方》可知,《玄女經》不僅具體地介紹了房中術的方法,而且還有與中國哲學精神一致的房中理論:

《玄女經》雲:黃帝問玄女曰:“吾受素女陰陽之術,自有法矣。願復命之,以悉其道。玄女曰:“天地之間,動須陰陽。陽得陰而化,陰得陽而通。一陰一陽,相須而行。故男感堅強,女動闢張,二氣交精,流液相通。能知其道,樂而且強,壽即增延,色如華英。”(《至理第一》)

通過以上文獻,我們可以明確:漢魏時期,玄女在社會上特別是道教之中有很大影響。玄女與素女是房中術的老前輩,彭祖、老聃是她們的學生,黃帝的飛升也有賴于她們的法術,而在玄素之中,玄女又居于首位。這些都說明了在玄女房中術方面的神聖地位。

戰神

玄女作為指導黃帝戰勝蚩尤的戰爭女神,其根據主要為本文前引《龍魚河圖》《黃帝問玄女兵法》等有關文獻。此外,還有《繹史》卷五所引《黃帝內傳》稱:

黃帝伐蚩尤,玄女為帝製夔牛鼓八十面,一震五百裏,連震三千八百裏。

玄女在此似乎又成了黃帝的軍需官。但不管如何,玄女具有戰神的職能是沒有疑問的。

關于玄女的戰神職能,筆者以為很可能源自一種附會。黃帝戰蚩尤神話由來已久,先秦文獻中多有記述,而明確玄女參與其事的最早文獻卻是漢代緯書《龍魚河圖》。也就是說,玄女此前本與黃帝戰蚩尤神話無關,此時卻突然成為這場傳頌已久的聖戰中舉足輕重甚至扭轉乾坤的角色。《龍魚河圖》固然有聲有色地描畫了玄女的神威,但作為緯書,論者對其常持懷疑態度:

到了漢人偽造《龍魚河圖》,更神乎其神地說“黃帝攝政”由《漢書.王莽傳》及新莽量刻辭看,王莽自稱是黃帝之後。當莽居攝時,有翟方進亂,討之;認為《龍魚河圖》所傳說黃帝伏蚩尤事,正隱射王莽討翟方進之戰,所以將漢代所通用的武器“刀戟大弩”也搬到史前時代黃帝伐蚩尤的戰場上去。大體說來,古籍中所傳一切的史前神話,都會攙雜著書者時代器用及背景。

由此推測,此時被附會上去的玄女,既然可以代表天命來支持王莽自認的祖先——黃帝,應原本即已有相當實力,是早就享有盛名的一位女神。而其盛名之取得,與之作為房中術神不無關系。《漢書.藝文志》稱:“房中者,情性之極,至道之際,樂和有節,則和平壽考。”漢代方士以房中合氣求長生不老,巫覡則在民間行房中術療病去疾,作為高級養生之道為時尚所推崇。《漢書.藝文志》房中類所錄八家(僅存書目)中,從書目看雖未見與玄女有關者,但玄女在房中各家中具有悠久的歷史,有的學者根據《列仙傳.女幾》推測:《玄女經》是西漢時就有的古書。我們從前引《列仙傳.女幾》以及《論衡》中確可看出,房中術玄女的影響力很大。在這種情況下,本來就是黃帝之師(房中術方面)的玄女,被拉大旗作虎皮,改造為政治神話中的重要角色(增加了一項新職能),為王莽的政治鬥爭服務,是不足為怪的。從而使玄女也走過了房中術神——社會影響日益增大——最終被附會為戰神這樣一個歷程。

丹葯神

煉丹興起于戰國時代,時人視為長生不老之術。道教產生後,外丹黃白術又成為道教的重要方術。玄女作為丹葯神至少在魏晉時期已很有名氣,《抱樸子內篇》就有記載:

合此金液九丹,皆當祭,祭則太乙元君、老君、玄女皆來鑒省。(《金丹》)

凡作黃白,皆立太乙、玄女、老子坐醮祭,如作九丹法,常燒五香,香不絕。(《黃白》)

此處所載,道士煉丹時需要祀神,玄女等神皆來視察監督,其為煉丹時的佑護神無疑。結合《抱撲子內篇》以“還丹金液”為“仙道之極”、“九丹誠為仙葯之上法”,(《金丹》)以及“仙葯之上者丹砂,次則黃金,次則白銀”(《仙葯》)等說法,可知玄女在丹葯領域中具有重要地位。

道教中還流行著玄女授黃帝以丹經的說法。唐人王瓘撰《廣黃帝本行紀》稱:

黃帝,登稽山,陟王屋,開石函,發玉笈,得金鼎九丹之經,復受九轉之訣于玄女。

成書于晉以前的《黃帝九鼎神丹經》所載更為詳盡:

黃帝受還丹至道于玄女。玄女者,天女也。黃帝合而服之,遂以登仙。玄女告黃帝曰:“凡欲長生而不得神丹金液,徒自苦也。雖呼吸導引吐故納新及服草木之葯,可得延年,不免于死也。服神丹,令人神仙度世,與天地相畢,與日月同光,”

此處玄女提出的丹葯理論與《抱撲子內篇》推崇丹砂等金石礦物為升仙上葯的說法是一致的。

據洪邁《夷堅志》補卷第十二《赤松觀丹》,玄女還親自煉過丹葯,後世在其煉丹處建立了宮觀:

婺州金華赤松觀,相傳為九天玄女煉丹之所。雲丹始成時,凡三粒,以一祭天,一祭地,皆瘞于隱所,一以自餌。蓋不知幾何世矣!

《夷堅志》為宋代作品,所記當為當時流行已久的傳說。同書乙志卷第七《畢令女》還記載了玄女傳授“道家所謂回骸起死”之“秘術”的傳說。看來,玄女不僅能使生人長壽成仙,亦可使死人起死回生。

另外,值得註意的是,在道教煉丹術中,玄女還是丹葯的主要成分——汞(水銀)的隱名。《魏伯陽七返丹砂訣》(黃童君註解)謂:天生玄女(水銀,位于太陰,故曰玄女),地出黃男(硫黃),皆稟靈氣。煉丹砂成水銀,再煉水銀復成丹砂,變煉七轉,即可通靈,謂之七返靈砂。

以上記載表明,玄女不僅為丹葯之佑護神,且有一套丹葯理論,並親自煉過丹,甚至還成了丹葯原料的隱名。因此,玄女確是一位丹葯之神。

術數神

“術”是方術,“數”指氣數,術數就是用各種方術觀察自然界的各種變化,來推測人和國家的氣數與命運,是古代的預測學。術數起源于原始宗教文化,後發展為道教佔驗術,主要有:圖讖、佔星、擇日禁忌、望氣、風角、易佔、太乙神術、六壬、奇門遁甲等。道教術數典籍《黃帝龍首經》序有“黃帝將上天,次。召其三子而告之曰:‘吾昔受此《龍首經》于玄女’”之謂,而《抱樸子內篇》即已著錄《龍首經》一書,據此,可知最遲在東晉時期,玄女就已具備了術數神的職能。

有關術數神玄女,歷史上曾產生過大量文獻,現僅錄史志中明確標有玄女之名的此類圖書書目如下:

《隋書.經籍志》:《玄女式經要法》一卷

《舊唐書.經籍志》:《玄女彈五音法相冢經》一卷胡君撰

《新唐書.藝文志》:《玄女式經要訣》一卷 胡君《玄女彈五音法相冢經》一卷

《宋史.藝文志》:《佔風九天玄女經》一卷 《玄女金石玄悟術》三卷 《玄女玉函龜經》三卷 《玄女五兆筮經》五卷

袁天綱一作“孫思邈”《九天玄女墜金法》一卷 《玄女三廉射覆經》一卷 《玄女常手經》二卷 《玄女遁甲秘訣》一卷 《玄女式鑒》一卷

《玄女關格經》一卷皆六壬佔驗之訣 玉樞真人《玄女截壬課訣》一卷 《玄女簡要清華經》三卷 《玄女墓龍冢山年月》一卷 《玄女星羅寶圖訣》一卷

《玄女十課》一卷 《玄女斷卦訣》一卷 《九天玄女訣》一卷

以上圖書除《佔風九天玄女經》列入“天文”類外,其餘皆列入“五行”類。這些圖書至元明時已多亡佚,無法見其原貌,但通過儲存于《道藏》中的《黃帝龍首經》(隋唐宋各代的史志皆有著錄)和《黃帝授三子玄女經》,仍可窺其一斑。

《黃帝龍首經》上下經各三十六佔,法用六壬。分述七十二項佔吉凶法,如佔歲月利道吉凶,佔嫁娶祠祀吉日等。其佔法屬六壬遁甲一類,以年月日之幹支及所值星宿相配,依其間陰陽之沖和生克,定人事之吉凶。《黃帝授三子玄女經》言視日辰吉凶之術,凡十四條(似有缺佚)。第一條述與人期會吉日良辰;第二條言佔求物法;第三條以下皆述娶婦嫁女之日辰。此外,儲存在道教中的《九天玄女課》《玄女房中經》《九天玄女灶告秘法》等有關典籍,亦與玄女密切相關。這些都說明玄女具有術數神職能。

以上介紹了作為房中術神、戰神、丹葯神和術數神的玄女的大致情況。應該指出的是,根據有關文獻,我們可以進一步認定,上述四種職能不同的玄女並非毫無關系的四位女神,而是身兼四任,其間有著不可分割的內在聯系:在《抱樸子內篇》中,玄女既是房中術神又是丹葯神。題為孫思邈所撰的《玄女房中經》,述房中宜忌日辰,表明了房中術神玄女和術數神玄女的密切關系。唐代兵書《太白陰經》卷十《雜式.玄女式》稱:“玄女式者,一名六壬式,玄女所造,主北方萬物之始,因六甲之壬,故曰六壬。”體現了術數神玄女與戰神玄女的內在聯系。《雲笈七簽》卷一百《軒轅本紀》載:“玄女教帝三官秘略五音權謀陰陽之術。玄女傳《陰符經》三百言,帝觀之,十旬討伏蚩尤。”是為戰神玄女所為,又載:“黃帝,于玄女、素女受房中之術,能御三百女。玄女授帝如意神方即藏之崆峒山。”是為房中術玄女之所為。

此外,在房中術、戰爭、丹葯和術數四個方面,玄女皆為黃帝(被尊為中華民族的始祖,地位甚高)之師,此亦一神四任之有力內證:(1)黃帝“論道養則資玄素二女”,遂“與天地乎罔極”;(2)“天遣玄女下授黃帝兵信神符,製服蚩尤。”(3)“黃帝受還丹至道于玄女”,“遂以登仙”;(4)黃帝“受《龍首經》于玄女”,並將此術數典籍傳之于世。因此可以確定,作為黃帝之師,玄女是一位身兼數職的神通非凡的女神。

故事演變

周曉薇在《中國的戰爭女神——九天玄女》一文中認為:玄女故事的主要發展脈絡大致有兩條,一是在自以後道教典籍及有關記載中,玄女幫助黃帝戰勝蚩尤的約定俗成的情節;一是在明清小說中玄女已完全脫離了與黃帝神話的種種瓜葛,成為一位獨立的女神,但“其司掌軍事、傳授兵法的專門職能則始終如一,沒有變化。”此說不甚確切。如上所述,玄女在魏晉時期已至少具有四種不同的職能,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又產生出一些新的職能。以下,我們就玄女在唐宋以後的演變情況做個大致勾畫。

唐宋以降,隨著道教內丹學的興起及宋明理學的沖擊,房中術神玄女和丹葯神玄女逐漸失去昔日的光輝;也許與歷代王朝對于術數“妖術”的禁絕政策(雖屢禁不絕)有關,術數神玄女的影響也日益減弱,以玄女名義推行的諸種方術,部分轉入民間甚至地下,部分儲存于道教之中,大部分則逐漸失傳。在元明清各代正史史志中,標有玄女之名的圖書竟無一載錄,即為明證。

與此同時,戰神玄女獨放異彩。這固然是由于宋代君主把黃帝認作祖先,從而抬高了在黃帝戰蚩尤統一天下的戰爭中起到關鍵作用的戰神玄女的地位。更為重要的是,戰神玄女的形象和事跡顯得更為生動豐富並具有很強的故事性,相比之下,其它三位玄女除了神秘性之外鮮有具體形象和故事情節。在神話傳說中,一神數職是一種常見現象,往往因其某一方面形象突出,社會影響很大,人們便把一些與之無關的職能和功績加諸其身。但隨著新形象的影響日益擴大,其原初面貌在有些情況下反而模糊不清了。就這樣,具有鮮明生動藝術形象而又神通廣大的戰神玄女,由于更易為人民民眾所理解和接受,終于徹底從其原形(房中術神)異化出來,成為一個完全獨立的與房中術絲毫無關的神隻。以至有人在評介玄女時,除了戰神職能,其它幾種職能根本未予提及,甚至將其來源附會于玄鳥、旱魃之類。這顯然是一種錯覺。

此後,玄女的影響日益民間化並由此而出現了一些“民間神”的職能,這種影響與變化主要表現在通俗小說和受道教影響的民間祭祀之中。通俗小說中最早出現玄女形象的,當為成書于元代的《宣和遺事》。其中有宋江殺閻婆惜後,為躲避官兵追捕,藏入屋後九天玄女廟避難並受天書一段情節。該情節被明代小說《水滸傳》承襲,《水滸傳》第四十二回“還道村受三卷天書,宋公明遇九天玄女”的內容較《宣和遺事》有許多增演;第八十八回“顏統軍陣列混天象,宋公明夢授玄女法”,又有宋江得玄女兵法大破遼軍一節。此外,在《平妖傳》《八仙出處東遊記》《女仙外史》等明清小說中,亦有玄女形象。

僅就《水滸傳》看,第四十二回中的玄女與第八十八回中的玄女有所不同。第八十八回中的玄女是歷史上戰神玄女的進一步發展,她所指導幫助的宋江當時正代表正統王朝對“夷狄”遼國作戰,與傳統中的玄女支持正統的黃帝戰勝邪惡的蚩尤的模式是相同的。與此不同,在第四十二回中,玄女的職能不僅有所發展,被賦予傳達天命預示未來的新職能,更重要的是,她所支持的已不再是黃帝式的正統人物,而是與正統王朝相對抗的民間“強賊”,雖然是指導其“改邪歸正”。另外,玄女被描繪成“臉如蓮萼”、“唇似櫻桃”,坐在九龍椅上的“妙面娘娘”,這是前所未有的形象。它表明,玄女變得更加貼近民眾,減少了威嚴性而增加了親近感。此外,在《水滸傳》中,還多次出現了宋江臨疑卜佔玄女課(第八十一回、第八十二回、第八十五回、第八十六回等)的情景。這些都顯示出玄女的民間化傾向。

關于對玄女的祭祀,前已提及,早在魏晉時期,道士煉丹即須祭玄女(《抱樸子內篇》),至遲到元代,玄女已有固定的祭祀場所(如《宣和遺事》中的九天玄女廟)。到明清時期,玄女廟似已很普遍,1983年國務院確定21的座全國重點官觀,其中就有建立于清康熙五十三年的陝西華山東道院,原名九天宮,供奉九天玄女。在這些祭祀中,玄女日益成為普通民眾的佑護之神,明代小說《八仙出處東遊記》卷上:大秦國“有一玄女神廟,其神最靈,四境之內,凡有災殃,求之必應。”與此同時,玄女在民間祭祀中還被賦予了送子娘娘的新職能,初版于清康熙年間的通俗小說《女仙外史》稱:山東濟南府蒲台縣“東門外有個九天玄女娘娘廟,廟內有送子娘娘,說是極顯靈的。”(第二回)另據薊午子《漫話神鬼世界》記載:

在北京朝陽區小寺村有座著名的九天玄女娘娘廟,這裏的九天娘娘已徹頭徹尾地成了送子娘娘神了。過去此廟香火極盛,廟的規模也很可觀,共有七座大殿,正殿供有各種送子娘娘凡九位,殿內還有描繪玄女娘娘升天故事的《升仙傳》壁畫。前殿殿前還有一座娛神唱戲的戲台。當地有不少玄女娘娘“顯靈”、“應驗”的傳說故事。

全面介紹台灣民間信仰的《庄嚴的世界》一書,也提供了一些與傳統不同的情況。該書第五篇《靈魂神》中有《道家神明》一章,其中有女媧娘娘、王母娘娘、九天玄女娘娘等女神。關于九天玄女,該書稱:

九天玄女又稱連理媽,有歐巴桑、二媽至九媽之神體九尊。又有謂九天玄女即為女媧娘娘。台灣有玄女廟十三座,……九天玄女的祭典在九月初九,中心寺廟為台中縣龍井鄉的朝奉宮。

該書還附有嘉義市光正萬教宮九天玄女塑像彩照一張。玄女身著金甲,左手握一金色葫蘆,右手持一拂塵,正襟危坐,體態雍容華貴,神情若有所思。

由上,(1)台灣的玄女一神九體,稱連理媽,似與北京小寺村的九位送子娘娘有相通之處。(2)玄女有固定的祭祀場所和日期。(3)前述孫紹先提出玄女、女媧、西王母可能是“三位一體”的天神變異現象,《庄嚴的世界》附錄《神明一覽表》載:“女媧娘娘,俗稱九天玄女,誕辰七月七日,信者為一般民眾。”看來玄女和女媧是有一定關系的。(4)《庄嚴的世界》未提及玄女現在的職能,據《台灣民俗》,玄女為香燭業的行業神。台灣的玄女是否具有送子職能,不得而知,但女媧是婚姻神,兼有送子職能,而玄女既為女媧之俗稱,此問題似應予以肯定。

綜上所述,根據現有文獻,“玄女”之名最早出現于漢代,但其很可能起源于上古女性生殖崇拜。在漢魏兩晉時期,玄女同時兼任房中術神、戰神、丹葯神和術數神,並在這幾個方面都是黃帝之師,不久又被冠以“九天”尊號,其地位(尤其在道教中)日益顯赫,社會影響也不斷擴大。隋唐以降,玄女在房中術、丹葯及術數方面的影響逐漸減弱,隻有戰神形象在道教典籍中依然保持著昔日的光輝。宋代以後,特別是明清時期,玄女與黃帝的關系漸次疏遠直至分離。與此同時,玄女的影響和職能逐步民間化,一方面,在某些具有相當影響的通俗小說中,玄女已衍變為決定主人公前程和扭轉乾坤的命運、佑護之神;另一方面,在民間祭祀之中,玄女又成為很有靈光的送子娘娘甚至香燭業的行業神。可以說,玄女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是一位兼具多項職能、不斷變化的、有著相當影響力的女神。

相關小說

作者:玄風鬥士

玄女心經簡介

《玄女心經》、《御女心經》兩大內功心法,江湖中人無不垂涎,腐骨毒、七日斷腸花毒,江湖兩大禁毒重現江湖,一庄兩幫三谷四派,掀起江湖混亂。

李魏,一個誤入玄女門的男人,拜了一個比自己小的女人做師父,學了隻有女人才學的武功,他攜美戲江湖,闖龍潭,鬧虎穴,隻為誅殺仇人,大唐亂,風雲變,作為一個江湖人,他又該何去何從?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