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功要訣

玄功要訣

玄功要訣》出自梁羽生所著武俠小說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聯劍風雲錄》,《武林三絕》、《廣陵劍》和《牧野流星》。

介紹

​號稱「天下第一」的武學奇書《玄功要訣》,在梁書中是最上乘的內功心法,相傳是元末奇人彭瑩玉所創。

他把修練上乘內功的道理,解釋得清清楚楚,亦即是修習上乘內功「心法」了。

使人觀看後就可以一理通,百理融,許多武學上的疑難,都能迎刃而解。

「玄功要訣」講的都是武學基本原理,雖然隻是十數頁的薄薄的一本書,已是包羅萬象。

學會《玄功要訣》中的內功心法後再學別派的武功都可以事半功倍,容易得多。

張丹楓達至「敵強則強,敵弱則弱,因勢反擊,收發隨心」的最上乘境界,屆時內力源源不絕,竟似無窮無盡

傳人

張丹楓在太湖西洞庭山地洞張士誠寶藏中發現。

講《玄功要訣》的秘笈授給烏蒙夫後,烏蒙夫化解了必須保持童子之身才能修煉本門武功的難題,由此可見《玄功要訣》的心法是十分的深奧的。

《玄功要訣》在張丹楓手中又有所改進,張丹楓在他晚年所著的《玄功要訣》之中,記載有破解「修羅陰煞功」的法門,是他畢生武學精華之所聚的上乘心法了。

最後放在石林劍峰一處山洞,三百年後才被孟華發現。

內容描寫

子曰: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豈能出于理、氣、象乎?

象者拳之形也;氣者拳之勢也;理者拳之功也。理氣兼備,舉手投足,無不逾矩。

相關原文

萍蹤俠影錄

1、札記堆中還藏有一本小書,張丹楓拿起一看,隻見上面寫著《玄功要訣》四字,翻開來讀,第一句就是,「子曰: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豈能出于理、氣、象乎?」張丹楓笑道:「孔子哪懂得內功?為何引他的話?」再讀下去道:「象者拳之形也,氣者拳之勢也,理者拳之功也。理氣象備,舉手投足,無不逾矩。」把修練上乘內功的道理解釋得清清楚楚。

2、那本《玄功要訣》所講的都是基本要理,張丹楓武學本有根底,人又極端聰明,讀完之後,隻覺一理通百理融,許多武學上的疑難竟然迎刃而解。張丹楓的師祖玄機逸士,傳授四大弟子,都是每人隻傳一門絕技,張丹楓讀了此書,細細揣摸自己所見過的大師伯的大力金剛手功夫,與二師伯潮音和尚的外家硬功,隻覺其中都有理路可尋,可以無師自通,不禁狂喜,心道:「我有了此書,苦心虔修,將來豈不是學任何一派的武功,都可以事半功倍,容易得多!」

3、張丹楓自在石洞之中,得了彭和尚的遺書--《玄功要訣》之後,領悟各種武學的原理,各家各派的武功,經他過目之後,就可以無師自通。

4、張丹楓學了《玄功要訣》之後,自己修習所見過的各派武功,這時便連用各派的精妙招數,化解蒙面人的攻勢。雖因修習的時日尚短,未得各家精髓,但也足令人眼花繚亂,大感驚奇。

5、張丹楓的武功,在畢家相鬥之時,已能和潮音和尚打個平手,得了《玄功要訣》之後,武功精進,更在潮音和尚之上。

6、師父(上官天野)的一指禪功,結婚之後就會功力減弱,據師父說那是因為泄了真元之氣,壞了「童子功」的緣故,但假若有一種上乘的內功,可以保住真元之氣的,那麽結婚又有何妨?烏蒙夫因為有此一念,所以雲遊天下,一心一意想尋覓一種正宗的更上乘的內功,十餘年來,卻沒有尋到。他少年之時曾聽澹台滅明談起張士誠和彭和尚的舊事,聽說彭和尚有一本遺書叫做《玄功要訣》,雖然不知內容,但以彭和尚那麽高的本領,而書名又叫做《玄功要訣》,想必內中大有道理。是以他也想尋覓這本書。

7、也先身旁坐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僧人(青谷法師),他斟了滿滿的一杯酒,忽道:「我先敬張公子一杯。」雙指勾著酒杯,輕輕一旋,那酒杯滴溜溜地轉個不停,杯中酒波浪起伏,卻是絲毫不溢。張丹楓一看這僧人敬酒的手法甚是怪異,酒杯來勢甚急,竟似給他的指力推到自己的面前。張丹楓微微一笑,道:「未領教大師法號。」掌心一攤,接著杯底,肌肉內陷,將那股勁力化于無形,手掌一沉,雙指上勾,將酒杯接了過來,一飲而盡。那僧人面上微微變色,張丹楓也有幾分驚詫,僧人露的這手,不知者看來如變戲法,其實卻是一種深湛的內功,酒杯給他的內力所迫,來勢急勁,但酒既不溢,杯亦不裂,力度必須用得巧妙之極。張丹楓若非習了《玄功要訣》,接杯之時,縱不受傷,酒亦必定潑濺了。

8、隻聽得青谷法師的腳步聲輕輕地走過去,伸手搭著了他的脈門,張丹楓暗運《玄功要訣》中的逆氣亂脈之法,脈搏急促亂跳,呼吸亦不調和。青谷法師把了一下,笑道:「這廝真是醉了!」

9、張丹楓習了《玄功要訣》之後,武功已比畢道凡高出一籌,但迫切之間卻是闖不出去,何況他又不想傷人。

10、他的一指禪功,已練至了出神入化之境,所點者又是張丹楓脅下的軟麻穴,按理來說,附近的血流受到阻滯,脈搏必然遲緩。但張丹楓的脈象卻是如常,隻是微微現出虛弱的跡象,深通醫理者一探便知這乃是因飢餓所致,而並非是受了點穴的影響。

上官天野心中想道:「若然是絕頂的達人,像玄機逸士這樣的人,還可以用閉穴法來防御我的一指禪功,但若用閉穴法,雖被點中,亦不至于暈厥,而且在脈象中亦沒有閉穴的跡象。此人既被點倒,卻又並無傷損,不知是何緣故?難道世上還有另一種我所不知曉的神奇的內功麽?」

上官天野當真沒有料到,世上果然還有一種他所不知曉的神奇內功,那就是彭和尚所著的《玄功要訣》裏所載的功夫。上官天野所習的內功,走的乃是怪異的一路,厲害是厲害到了極點,但卻遠遠不及彭和尚的「玄功」來得純正。故此張丹楓的功力雖尚遠遠不及上官天野,但被他的一指禪功遙遙點中穴道之時,卻自然能運功與之相抗,所以雖然暈厥,卻無傷損。

11、烏蒙夫道:「你知道什麽?我們這一派的上乘功夫,須要保持童子之身,一結了婚,功夫就學不成了。」張丹楓大笑道:「哪有這樣的道理?除非你學的不是正宗的玄門內功。哪,我且讓你開開眼界。」從懷中取出那本《玄功要訣》,道:「我把這書借與你,你用這種玄功做基礎,再練你的一指禪去。上官老魔若還禁你談婚論嫁,你就將這本書拿給他看,若還不準,我就替你打他一頓,還要將他親手所寫的聯語一把撕掉。」

烏蒙夫久已想得到這本《玄功要訣》,見了大喜,又見張丹楓狀類瘋痴,生怕他就會反悔,連忙說道:「好,好,我多謝你啦。你快回去吧,免得師父知道了責怪。」

12、原來張丹楓熟習《玄功要訣》,《玄功要訣》講的是武術的原理,一理通,百理融,所以熟習《玄功要訣》之後,學什麽功夫都可以無師自通,事半功倍。張丹楓適才旁觀,看上官天野運用各種上乘功夫力壓謝天華與葉盈盈雙劍合璧的威力,對他的武功門路,已略知梗概,到自己親自接招之後,更進一步,摸到了攻守應對之道,隻因功力差太遠,要不然早就可以反攻。如今上官天野逞強好勝,在四劍圍攻之下硬接拜匣,瞬息之間,硬用一指禪功接連逼退四人,精妙是精妙極了,可是左肩卻露出一絲破綻,張丹楓覷個正著,乘虛即入,劍尖一動,點到了上官天野左邊的「肩井穴」。雙劍合璧,配合得不差毫釐,張丹楓的劍招方出,雲蕾的青冥劍也自然跟著刺出,刷的一聲,劍尖觸到了上官天野右邊的「肩井穴」。

13、玄機逸士搖了搖頭,忽而說道:「上官老兄,這回俺可是真的服了。想不到你的徒弟也有這樣精妙的內功,這才是真正上乘的功夫,比將起來,我以前所學的隻能算是野狐禪了。」

此言一出,兩派門下弟子無不駭異,不知玄機逸士說的究是什麽功夫?上官天野苦笑說道:「若然你的是野狐禪,我的就連旁門左道也談不上。」緩緩走到烏蒙夫面前,伸手探脈,臉上神色越發驚奇。須知金剛掌力,非同小可,烏蒙夫硬接了一掌,以他的功力,最少要七日方能復原,而現在上官天野探他的脈息,發覺他氣血運行,自然舒暢,竟是即將復原。細察之下,烏蒙夫所運的氣功竟然不是自己所傳的心法,他功力並沒有突然加深,隻因運氣得法,而就自然而然能把金剛掌力震蕩的五髒調整復原,這真是不可思議!

14、張丹楓忽而哈哈大笑道:「誰說我神志未清?我知道你是情痴,三十年前是個強盜。但你隻顧自己痴情,卻不理你的門徒死活,硬生生要拆散他們,我心有不服,所以請那位古人指點他了。」此言一出,眾人又是大驚失色,想不到張丹楓對上官天野如此無禮,玄機逸士卻不說話,似是正在用心猜度,不把張丹楓的說話當作戲言。上官天野心中一動,忽道:「烏蒙夫,他說的話是真的嗎?」烏蒙夫道:「一點不錯。」在懷中取出一本書來。

上官天野接過那本小書一看,隻見上面題著《玄功要訣》四字,下面的署名是:彭瑩玉著。張丹楓哈哈笑道:「我騙了你沒有?此人豈不是百餘年前做過兩位皇帝師父的古人?你自己揭開看看吧,看你還會不會堅持必須以童子之身才能學你那勞什子的一指禪功夫?」上官天野驚呼道:「原來彭和尚的遺著在你的手上,是你借給他的?」張丹楓微笑不語,忽而朗聲吟道:「願求一滴楊枝露,灑作人間並蒂蓮。凡是天下有情人,本來都該成眷屬。」上官天野心情激蕩,須知這本《玄功要訣》乃是武林中的無價之寶,張丹楓為了要玉成烏蒙夫與林仙韻的一段姻緣,竟肯借給他看,實屬難得。

15、上官天野放開了張丹楓,面色一端,對烏蒙夫、林仙韻道:「你們都是我的好弟子,我誤了你們十多年。現在我將不許婚嫁的戒律取消,這間石室也留給你們了。」烏蒙夫與林仙韻大喜過望,雙雙跪在地上,謝師尊恩典。上官天野笑道:「你該謝他才是。」烏蒙夫狂喜之中,更無暇顧到輩分,果然向張丹楓施了一禮,並將《玄功要訣》送還給他。他資質雖不如張丹楓之聰慧,但這幾日之中,已將《玄功要訣》中練氣之法熟記于心,不必再看了。

散花女俠

16、張丹楓自得了彭和尚的遺書--「玄功要訣」之後,經過了十年來的靜心參悟,已練成了最上乘的正宗內功,于承珠雖然年幼,功力未到,但所得的是張丹楓的真傳,已是非同小可。

17、在「玄功要訣」之中也載有講發暗器的上乘功夫,將心、意、眼、手、步五法講得十分詳細,但于承珠未曾見人用過,雖明其理,卻還談不上真正領悟,而今一見,心竅大開,正在默想如何將這種手法運用到自己的金花暗器上,金花花瓣鋒利,若然他日能練到阿薩瑪兄弟這種功夫,除了打穴,還可傷人,那定然是比阿薩瑪兄弟的金球更厲害了。

18、于承珠在張丹楓門下十年,早已將那本「玄功要訣」讀得爛熟,看了黑白摩訶這一場激戰,但覺書上許多精微奧妙之處,尤其是對暗器的運用與破解這一章,平時難以領悟的,現在都一一迎刃而解。

19、張丹楓聰明絕頂,又得了玄功要訣,和雲蕾婚後,潛心苦研,鑽悟出一人便可使雙劍合壁的絕學,隻以劍法而言,已勝過他師祖當年,也正因此,張丹楓才敢以兩根柳枝,抵敵比自己高出兩輩的洪岩道人的長劍。

20、謝天華等向遺體行了大禮,進入石室,隻見四壁都畫滿了武功圖解,精微奧妙,難以言宣。

張丹楓看得如醉如痴,但覺師祖所留下的武功圖解,有不少地方與自己所習的「玄功要訣」暗暗相通,不過「玄功要訣」講的隻是提綱契領的要理,這圖解還要實用得多。張丹楓悟性極高,看了一遍,忽地對雲蕾笑道:「有了師祖所留下的這個武功圖解,咱們何須去求什麽靈丹妙葯?」雲蕾不明其意,怔了一怔,道:「你說什麽?」張丹楓道:「你瞧這坐功八式,依你哥哥的功力,照圖修習,我看不用三天,就可以把所受的毒氣盡泄體外。」雲蕾這才知道丈夫從圖解中悟出了替雲重治傷之法。當下說道:「那麽等下就將哥哥移到這裏,讓他靜靜療養幾天。」

21、于承珠曾經跟張丹楓習過「玄功要訣」,雖然時日尚淺,功力未深,但那「玄功要訣」,不但是修習正宗內功的入門途徑,而且是各種上乘武術的總綱,鬥了許多,于承珠對凌雲鳳的劍法,漸漸的摸到了一點門路,但覺她雖然奇詭百出,仍有跡象可尋,似乎是川武當、少林、嵩陽三派劍法為基礎,而加以方向的變化,緩疾的不同。如此一來,于承珠應付雖然不致似先前吃力,但亦不過堪堪打個平手。

22、于承珠出手更快,就在他劈落凌雲鳳寶劍這一間,拍的一掌打出,事情緊迫,無暇考慮,這一掌竟是全力施為,使出了「玄功要訣」中拍穴的獨門功夫,掌拍下,封閉了畢擎天的七道大穴,即算他武功再高十倍,亦已無力動彈。

23、畢擎天于承珠用重手法封閉了七道大穴,仗著精純的功夫,經過整整一晚,雖然能通了三處穴道,也能夠動彈和開口說話了,可是那璇璣、中府天闕、地藏四處大穴還沒有解開,而且于承珠的閉穴法乃是「玄功要訣」中極秘奧的閉穴方法,若不是會家來解,縱能強行運氣沖關,也要落個半身殘廢。

24、「玄功要訣」中的閉穴之法雖極秘奧,對于內功有了根柢的人,解穴之法,並不難學。而且鐵鏡心又是個有小聰明的人,不過一頓飯的時間,他就學會了。

聯劍風雲錄

25、張丹楓笑道:「天下之大,奇人異士在所多有。不過,我現在給你請的師父卻是一位古人,我的先祖張士誠和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都曾在他門下習技的那位彭和尚。我得到一本他所著的《玄功要訣》,可以借給你參詳。上乘武功的道理總是相通,這本書雖然不是專談劍術,但你用心讀後,定然有所領悟,對你的劍術當可大有裨益。」彭和尚的《玄功要訣》,乃是武學中的第一奇書,凌雲鳳得到張丹楓慨然借閱,喜出望外,連忙道謝。

26、凌雲鳳在這緊急的關頭,忽然想起《玄功要訣》中所說的「庖丁解牛」的一條武學妙理,庖丁解牛不以力勝。而在順勢利道,擊中敵人的要害。

27、幸而他們的劍法也已練成,每出一劍,都是精妙異常,喬北溟處處都要小心應付,修羅陰煞功的威力尚不能盡量發揮,而霍天都的內功在這一年中也大有長進,再加上有碧靈丹可以防範毒氣攻心,喬北溟隻是運用「隔物傳功」,在一時三刻之內,還不能奈得他何。凌雲鳳功力較弱,本來是禁受不起的,幸而她曾得張丹楓指點她上乘內功的心法,又讀了張丹楓借給她那本「玄功要訣」,也是大有進境,論深厚雖然不及丈夫,論純正則還在丈夫之上,因此雖感遍體冰涼,卻也還支持得住。

喬北溟暗暗稱奇,尤其是凌雲鳳的功力大增,更令他吃驚不已。當下心念一動,將修羅陰煞功的威力時而加強,時而減輕,試探他們二人的反應。

28、不知不覺,已是黃昏,喬北溟提出一個武學的難題,霍天都苦苦思索,一時之間,未得解答,忽地想道:「雲鳳曾讀過玄功要訣,不知那本號稱天下第一的武學奇書,有否觸及這個問題?」

……

凌雲鳳道:「他問了你些什麽?」霍天都道:「我正想問你,三象歸元,泯于無有,何者為先,何者為後,這在玄功要訣裏曾有講到麽?」所謂「三象歸元」,即是神、氣、脈三者之間的關系,有的主張先註重「神與脈合」,有的先註重「神與氣合」,有的主張「舍氣從脈」,有的主張「氣脈精神,天人合一」。因此而成為許多練功的流派,關于「三象歸元」的學說,是武學中最深奧的理論之一,這裏無須細說。凌雲鳳聽了,大吃一驚,說道:「你如何與他談論這個問題,這可是牽涉到內功心法的呀!」霍天都笑道:「你總愛大驚小怪,我和他不過是互相詰難,各有各的見解,並非彼此傳授練功心得啊!而且以他現在的修為,他和我彼此練功的途徑不同,他已比我先走了好幾步,更無須舍棄自己的所學而來從我!」他哪裏知道,喬北溟正是要偷學正宗的內功心法,好練成他的修羅陰煞功。

凌雲鳳實在拿丈夫沒有辦法,想了一想,道:「好,明天咱們兩人一同和他辯論。你答不出的我答。」霍天都雖然稍微感覺到有點失面子,卻也喜道:「這樣也好,反正在以前比試武功的時候,已講明了是咱們夫妻聯手和他對敵的了。」

第二日一早,霍天都夫婦同進喬北溟的靜室,喬北溟見了凌雲鳳,怔了一怔,他知道凌雲鳳比丈夫精明得多,擔心她識穿自己的用意,但他怎好反對,隻得裝出歡迎的神氣笑道:「賢梁孟同來,實是求之不得,老夫今日可以多些請教了!三象歸元,終極是否泯于無有。將以何者為先?何者為後?我想先聽聽賢梁孟的說法。」

凌雲鳳道:「三象歸元,何先何後,要看各人練功的途徑,所以我要先問喬先生,你所要求的最高境界是什麽?」喬北溟道:「洗毛伐髓!」凌雲鳳應聲說道:「我要請你革面洗心!」

喬北溟面色一變,隨即哈哈大笑道:「好啊,好啊!凌女俠語含妙理,雖然和老夫的途徑截然不同,我也很佩服你。那麽現在就根據這兩種不同的途徑說吧,請你答復我前一個問題。」原來在練功術語中,有所謂「上丹」「下丹」,註重「心穴」上的腦海鍛煉是為「上丹」,註重「心穴」以下的丹田鍛煉是為「下丹」,喬北溟所說的「洗毛伐髓」乃以練武成「上丹」為最終目的,凌雲鳳所說的「革面洗心」乃以練成「下丹」為最終目的,雖然語帶雙關,仍是不離武學。

凌雲鳳站了起來,冷冷答道:「但求你革面洗心,一切便已無須多問!」揮袖一拂,拍了霍天都一下,便要走出喬北溟的靜室!

武林三絕

29、霍天雲道:「稟師叔,弟子最近曾練了一門天竺的內功。」

于承珠詫道:「天竺內功,是誰傳給你的?」

霍天雲道:「是從一部般若真經上得來的。」當下將上官英傑等人從靈鷲峯上取得《般若真經》,後來上官英傑又把這部真經送了給他的種種事情,一一說給于承珠知道。

于承珠更感詫異,說道:「這部真經,我也曾經聽得師父說過,師父說它是極其高深的內功心法,決非邪派內功可比,怎的會引起這種怪病?」

霍天雲道:「我這裏有一段譯文,請師叔一閱。」

于承珠看了之後,贊道:「真經的內功心法果然是精微奧妙,怪不得有人說它還在少林寺現藏的易筋、洗髓二經之上了。它和你的師祖所著的玄功要訣,有許多互通的地方,足以後先輝映。」

廣陵劍

30、張丹楓拿出了一本書,緩緩說道:「這是我著的玄功要訣,你用心研讀,不過三年,便可有成。有幾點難解之處,我現在先和你講解一遍。」

陳石星摒除雜念,用心傾聽,好在張丹楓的解釋深入淺出,並不難懂。張丹楓道:「倘有還不十分明白的地方,你隻要熟記口訣,日後也會自己領悟的。」

31、陳石星于是摒除雜念,按照張丹楓的「玄功要訣」練那上乘的內功心法。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忽覺渾身燠熱,痛苦難熬。過了一會,一股熱氣,似乎從丹田升起,轉瞬之間,流遍全身。忽地胸口煩悶頓消,就像豬八戒吃了人參果一樣,八萬四千個毛孔,無一個毛孔不舒服!陳石星練功完畢,站起身來,不由得驚喜交集。暗自想道:「按照玄功要訣的說法,我好像已經打通了奇經八脈!難道,我的內功當真是已經練成了麽?」

他提一口氣,走出石窟,試一試跑下山去。劍峰陡峭,平時他施展輕功,也還是要牽藤附葛的,但此際他竟然步履如飛,一口氣跑到平地。

32、段劍平道:「陳兄請恕冒味,我見陳兄真氣似乎受阻,必須立即活血舒筋,是以來不及和陳兄說明,即用一指禪功替你醫治。陳兄放心,我家傳的一指禪功,和別家的點穴不同,別家的點穴用以傷人,我家的一指禪功,卻是可以用來救人的。對身體有益無損。」

過了片刻,陳石星但覺精神奕奕,倍勝從前。情知段劍平所言不虛,不禁又驚又喜。

驚的是這位小王爺的點穴功夫竟如此高明。本來以陳石星此際的武學造詣,倘若早有提防,決不能讓段劍平點中他的穴道,但雖然是出其不意,段劍平能夠在瞬息之間,同時點著他的三處大穴,亦已是非常之不容易了。「怪不得師父在玄功要訣的附錄中議論各家武學,推許大理段氏的點穴功夫為天下第一,果然名不虛傳。」陳石星心想。

33、原來上乘武學的最高境界是「重、拙、大」三個字,陳石星雖然還沒達到上乘境界,不過他得張丹楓所傳的「玄功要訣」,已是深悉其中奧妙。具有相當火候,令得東海龍王亦不能不為之戒懼了。

34、東海龍王已經把內力用到八分,正想把最後兩分內力也使出來擠壓雲瑚之際,忽覺右臂的「曲池穴」突然好似給人用針刺了一下,痛入骨髓。原來陳石星用的是張丹楓所傳的「玄功要訣」中的「凝聚內力,攻其一點」的辦法,這種運功使力的上乘武學,乃是東海龍王也未知道的。

35、陳石星的內功造詣雖然不及東海龍王深厚,但他得張丹楓所傳的玄功要訣,卻是另一門奧妙異常的功夫,可以「挪移穴道」,所謂「挪移穴道」,就是將穴道所受的對方內功移與別處,壓力一減,被封的穴道便可慢慢解開。這門功夫和運氣沖關的解穴功夫有異曲同工之妙。

36、 劇鬥中東海龍王忽覺右臂的「曲池穴」突然好似給人用利針刺了一下,痛入骨髓。原來陳石星用的是「玄功要訣」中「凝聚內力,攻其一點」的辦法,劍尖一觸敵方兵刃,便能隔物傳功。

37、驀地想起了師傅所傳的「玄功要訣」之中,還有一門「大周天吐納」之法,可以運功逼使毒質凝聚一點,讓它暫時不能發作,以後再設法醫治,不過這個辦法卻也是有著極大危險的。

牧野流星

38、開啟玉匣一看,裏面藏的一本書,封面題的是「玄功要訣」四字。

楊華得兩個師父傳他的刀法劍法,對于臨敵的招數所知已是甚多,但上乘內功如何修習卻是未知。小時候父親和段仇世雖曾傳授過他一點入門的練功法子,後來丹丘生也教過他一些吐納功夫,但他兩位師父的內功都是介乎邪正之間,不能說是上乘的正宗內功心法。張丹楓留下的這本「玄功要訣」,顯然是他畢生武學精華之所聚的上乘心法了。

楊華想道:「張丹楓是一代武學宗師,他的內功心法不知如何深奧?」果然一開頭他就不懂。「子曰: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豈能出于理、氣、象乎?」文字的意思,他是大致懂的,但這幾句說得太「玄」,他卻不知與武學有何關系,心想:「孔子哪懂內功,為何引他的話?」

再讀下去,這才知道與武學有關。書中寫道:「象者拳之形也;氣者拳之勢也;理者拳之功也。理氣象備,舉手投足,無不逾矩。」跟著把闡發這幾句話的道理解釋得清清楚楚,亦即是修習上乘內功「心法」了。楊華細細咀嚼,越讀越是有味。隻覺書中的解釋,和自己曾經學過的有些地方也可以觸類旁通,那是一點也不玄了。「玄功要訣」講的都是武學基本原理,雖然隻是十數頁的薄薄的一本書,已是包羅萬象。他以前的所學和這本「玄功要訣」比起來,有如小溪之比大海。

39、楊華打了個冷顫,忽地想起「玄功要訣」之中有個運氣驅除邪毒的法門,依法施為,運氣三轉,瞬息之間,便覺得身子暖烘烘的好不舒服。楊華大喜,想道:「祖師的玄功果然奇妙,待會兒鬥那牛鼻子臭道士,恐怕也未必就準是我輸了。」

40、楊華知道自己的功力和繆長風差得太遠,記起張丹楓「玄功要訣」中「避實擊虛」的內功心法,一個遊身滑步,雙臂屈伸,把繆長風的掌力化開。繆長風贊了一個「好」字,跟著卻是搖了搖頭,連說兩聲「可惜!」

楊華自出道以來,從未碰過如此強勁的對手,不由得精神陡振,把一切雜念全都拋之腦後。當真做到了「目中有敵,心中無敵」的地步。所學過的種種武功,一剎那間,全都融會貫通,化為掌法。和繆長風鬥了二三十招,居然未落下風。令得繆長風也是不禁大為驚異。

41、繆長風嘆了口氣,說道:「論劍法之妙,當今之世,能夠與你匹敵的恐怕也是寥寥無幾了。但重、拙、大的三字真言,你似乎有待進一步。」

原來尋常的劍學訣竅,講究的乃是輕靈迅巧,「輕」可勝「重」,「巧」可勝「拙」,「小」可勝「大」。輕、重、巧、拙、小、大都是武學術語。較難明的是「小」「大」兩個術語。「小」是指變化多、花式妙,以奇詭為主。「大」是指絕不行險以求僥幸,所使都是大開大闔的正路劍法。但若練到爐火純青的最高境界,卻可以返樸歸真,舉重若輕,行拙實巧,似大而小。

楊華心裏想道:「重、拙、大的三字真言誰不知道,若是我把「玄功要訣」再練幾年,未必就輸給你。」原來不是楊華不懂這上乘的劍學道理,而是功力尚還未到。不過他還是說道:「多謝指教!」突然劍尖上翻,按著不發,隻是緊緊註視著繆長風的劍尖。

繆長風怔了一怔,大笑道:「好,原來你比我還要高明,我這可真是好為人師而不自知了。」

42、他按照張丹楓所傳的玄功要訣,盤膝靜坐,閉目運功,不知不覺,達到了物我兩忘的境界。

43、 楊華喝道:「放你的屁!」揮劍格開混元子的長劍,驀地想起「我怎的又把目中有敵心中無敵的教導忘了?」沉住了氣鬥了十幾招。又再想起張丹楓所傳的「玄功要訣」中有句話說:「不待敵人之可勝而求勝,方是上乘武學。」楊華腦海中靈光一閃,歡喜得幾乎要叫了出來,心道:「對了,他沒有破綻,我給他製造破綻!」用哪一種打法,方能最有效的給敵人製造破綻呢?

44、張丹楓在他晚年所著的「玄功要訣」中,記載有破解修羅陰煞功的法門。這部「玄功要訣」和他的「無名劍法」,藏于石林劍峰,在三百餘年之後,才給楊華發現。孟神通的修羅陰煞功遠遠不及喬北溟當年,何況是孟神通的徒孫陽繼孟?是以楊華的功力雖然未到一流境界,但用之于抵御陽繼孟第七重修羅陰煞功卻已是綽綽有餘。

45、他哪裏知道,孟華雖然並非一出娘胎就練武功,但他得到了張丹楓的「玄功要訣」,這「玄功要訣」乃是至高無上的內功心法,他練一年就抵得人家練十年。

46、他服下了碧靈丹小還丹,此時己是約莫半個時辰,葯力直透四肢,渾身隻覺暖烘烘的好不舒服。既是無法可想,他隻好暫且把憂慮拋之腦後,又再盤膝靜坐,按照玄功要訣所載的法門,引導真氣凝聚丹田了。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忽覺神氣清爽,精力彌漫,孟華一躍而起,隨手一掌,把一塊凸起的石筍劈掉一半。

47、孟華和這番僧先後已經鬥了一個多時辰,對這番僧運用內力的巧妙之處,不知不覺中已是有所領悟,這番僧練的是天竺正宗內功,和少林寺武學的始祖達摩禪師正是同出一源的。張丹楓的內功心法雖與少林派有別,但同屬正宗內功,許多地方,亦是不謀而合。孟華自修張丹楓留下的「玄功要訣」,若幹百思不得其解之處,和這番僧交手之後,不知不覺之間,忽爾豁然貫通。

這番僧的武學造詣何等高明,詫異之餘,隨即也明白了個中道理。不由得一驚,心裏想道:「我還未曾偷學到他的劍法,反而給他偷學了我的內功心法,這可不劃算。」

48、奢羅說道:「好,咱們大家都莫客氣了,就算是彼此切磋吧。我有一事不明,先向你請教。」孟華道:「何事?」奢羅法師道:「那天我和你交手,你還不能克製我的金缽的。剛才你和我的弟子交手,他的金缽嵌有磁石,你也能夠輕易擊敗他。我看得出你的內功造詣比那天又高許多了。別來不過半月,你說能精進如斯,可是另有名師指點?」

孟華說道:「名師沒有。我不過重溫一遍我以前學過的玄功要訣,覺得似乎和貴派的武學頗有相通之處,因而自行參悟而已。」

奢羅問道:「玄功要訣是哪位大師的著作?」

孟華說道:「那是敝國三百年前一位名叫張丹楓的武學大師留下的秘笈。」

奢羅心癢難熬,說道:「貴國張大俠的聲名我是久仰的了,我隻恨遲生幾百年,不能向他請教。你既然學過他的玄功要訣,可肯給我說一說其中奧義?當然我不能佔你便宜,我可以家師所得的內功心法和你印證。」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