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冥二老

玄冥二老

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中人物,鹿杖客鶴筆翁,前者好色奸詐,後者愚鈍好酒。二人武功卓絕,擅用極陰寒的掌力玄冥神掌,隻是熱衷于功名利祿,才以一代達人的身分,投身王府以供趙敏郡主驅策,均是王府最強達人。二人自幼同門學藝,從壯到老,數十年來沒分離過一天,兩人都無妻子兒女,合作無間。張無忌幼時曾被鶴筆翁擄去,並被打了一記玄冥神掌,令他險些因寒毒死去。在新修版中,張無忌用九陽神功廢掉玄冥二老大部份的內力,刻意把玄冥二老降到神箭八雄戰力以下。最後玄冥二老被降至普通一流達人,由于內力不濟,遭掌上的陰毒反噬。

  • 中文名稱
    玄冥二老
  • 別名
    鹿杖客與鶴筆翁
  • 國籍
    中國
  • 職業
    《倚天屠龍記》中人物
  • 來源
    《倚天屠龍記》
  • 功力
    武功卓絕
  • 絕技
    玄冥神掌
  • 師傅
    百損道人

​角色簡介

玄冥二老-------鹿杖客、鶴筆翁

鹿 杖 客—師兄,好色(新修版好色程度被調高,在掌傷周芷若後即意圖不軌可以見一斑)

鶴 筆 翁—師弟,好酒,心思遲鈍師父——百損道人(真確性有待驗證,隻知百損道人懂得玄冥神掌)

玄冥二老

徒 弟—烏旺阿普(鹿杖客的徒弟)

廿年前,玄冥二老五十來歲年紀,高鼻深目,似是西域人,在張無忌身上打下玄冥神掌,非九陽真經不能治愈,張無忌身中寒毒七年。

張無忌時代,玄冥二老約是七十來歲,武功大成。

玄冥二老武功卓絕,隻是熱衷于功名利祿,這才以一代達人的身分,投身王府以供驅策。

玄冥二老威震京師,汝陽王府中武士對之敬若天人,誰敢出來阻擋?汝陽王連聲呼喝,眾武士隻是虛張聲勢、裝模作樣的叫嚷一番,眼見玄冥二老揚長下山去了。

絕技武器

玄冥神掌—玄冥二老自詡為天下絕學,舊版張無忌身中玄冥神掌難以救治,隻因為他修習謝遜內功所致,否則以張三豐功力,玄冥神功實不能為患。二版將張無忌的武功刪削,玄冥神掌糾纏不去,變成純粹因為玄冥神掌難以解救之故。

鹿頭短杖—鹿杖客的奇功兵器,練有不錯的兵器功夫鶴嘴雙筆—鶴筆翁的奇功兵器,練有不錯的兵器功夫,鶴嘴雙筆可以擲出攻敵。

鹿杖客揮動鹿杖,鶴筆翁舞起鶴筆,化作一片黃光,兩團黑氣,齊向張無忌身上罩下。

角色武功

對俞蓮舟

俞蓮舟兩個起落,已奔到馬後,左手拍出一掌,身隨掌起,按到 了那元兵後心。那元兵竟不回頭,倏地反擊一掌。波的一聲響,雙掌相交,俞蓮舟隻覺對方掌力猶如排山倒海相似,一 股極陰寒的內力沖將過來,霎時間全身寒冷透骨,身子晃了 幾下,倒退了三步。那元兵的坐騎也吃不住俞蓮舟這一掌的震力,前足突然 跪地。那元兵抱著無忌,順勢向前一躍,已縱出丈餘,展開輕身功夫,頃刻間已奔出十餘丈。張翠山跟著追到,見二哥臉色蒼白,受傷竟是不輕,急忙扶住。 殷素素心系愛子,沒命的追趕,但那元兵輕身功夫極高, 越追越遠,到後來隻見遠處大道上一個黑點,轉了一個彎,再 也瞧不到了。見俞蓮舟正閉目打坐,調勻氣息。 過了一會,殷素素悠悠醒轉,叫道:“無忌,無忌!”俞蓮舟慘白的臉色也漸漸紅潤,睜開眼來,低聲道:“好厲害的 掌力!” 張翠山聽師兄開口說話,知道生命已然無礙,這才放心, 但仍是不敢跟他言語。俞蓮舟站起身來,在室中緩緩走了三轉,舒展筋骨,說道:“五弟,我一生之中,除了恩師之外,從未遇到過如此達人。”

玄冥二老

俞蓮舟應道:“是。”心下凜然:“原來那人過于持重,怕我掌力勝他,是以一上來未曾施出玄冥神掌的

全力,否則我此刻多半已然性命不保。下次若再相遇,他下手便不容情了。”

鶴筆翁大叫:“師哥!”搶入火堆中抱起。他躍出火堆,立足未定,俞蓮舟叫道:“吃我一掌!”左掌擊 向他肩頭。鶴筆翁不敢抵敵,沉肩相避,俞蓮舟這一掌似已用老,但他肩頭下沉,這一掌仍是跟著下擊, 拍的一聲,隻痛得他額頭冷汗直冒,此刻救師兄要緊,忙抱起鹿杖客,飛身躍出高牆。

對張三豐

那人左足一點,抱了孩子便欲躍上屋頂,突覺肩頭一沉,身子滯重異常,雙足竟無法離地,原來張三豐悄沒聲的欺近身來,左手已輕輕搭在他的肩頭上。那人大吃一驚,心知張三豐隻須內勁一吐,自己不死也得重傷,隻得依言走進廳去。

對張無忌

手掌離她肩頭尚有尺許,突覺兩股無聲無息的掌風分自左右擊到,事先竟沒半點朕兆,張無忌一驚之 下,雙掌翻出,右手接了右邊擊來的一掌,左手接了從左邊擊來的一掌,四掌同時相碰,隻覺來勁奇強, 掌力中竟夾著一股陰冷無比的寒氣。

這股寒氣自己熟悉之至,正是幼時纏得他死去活來的‘玄冥神掌’掌力。

張無忌一驚之下,九陽神功隨念而生,陡然間右脅之上被兩敵拍上一掌。張無忌一聲悶哼,向後摔出 ,但見襲擊自己的乃是兩個身形高瘦的老者。這兩個老者各出一掌和張無忌雙掌比拼,餘下一掌卻無影無 蹤的拍到了他身上。

他這一下如同飛將軍從天而降,誰都大吃一驚,即令是玄冥二老這般一等一的達人,事先竟也沒絲毫警覺。鹿杖客聽得長窗破裂,即便搶在趙敏身前相護,和張無忌拚了一掌,竟然立足不定,退開兩步,待要提氣再上,剎那間全身燥熱不堪,宛似身入熔爐。 

張無忌認出了鶴筆翁的聲音,怒氣上沖,喝道:“當我年幼小之時,被你擒住,性命幾乎不保。今日你還有臉來跟我說話?接招!”呼的一掌,便向鶴筆翁拍了過去。鹿杖客適才吃過他的苦頭,知道單憑鶴筆翁一人之力,不是他的敵手,搶上前來,向他擊出一掌。

玄冥二老駭然失色,眼見張無忌第三次舉掌擊來,不約而同的各出單掌抵御。三人真力相變,玄冥二老隻覺對方掌力中一股純陽之氣洶涌而至,難當難耐。張無忌掌發如風,想起幼時被鶴筆翁打了一招玄冥 神掌,數年之間不知吃了多少苦頭,因此擊向鹿杖客的掌力尚留餘地,對鶴筆翁卻毫不放松。二十餘掌一 過,鶴筆翁一張青臉已脹得通紅,眼見對方又是一掌擊到,他左掌虛引,意欲化解,右掌卻斜刺裏重重擊 出。隻聽得拍拍兩響,鶴筆翁這一掌狠狠打在鹿杖客肩頭,而張無忌那一掌卻終究無法化開,正中胸口。 總算張無忌不欲傷他性命,這一掌真力隻用了三成,鶴筆翁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臉色已紅得發紫, 身子搖晃,倘若張無忌乘勢再補上一掌,非教他斃命當場不可。鹿杖客肩頭中掌,也痛得臉色大變,嘴唇都咬出血來。玄冥二老是趙敏手下頂兒尖兒的能人,豈知不出三十招,便各受傷。趙敏手下眾武士固然盡皆失色,便 是楊逍和韋一笑也大為詫異。他二人曾親眼見到,那日玄冥二老在武當山出手,張無忌中掌受傷,不意數月之間,竟能進展神速若是。

玄冥二老比掌敗陣,齊聲呼嘯,同時取出了兵刃。隻見鹿杖客手中拿著一根短杖,杖頭分叉,作鹿角之形 ,通體黝黑,不知是何物鑄成,鶴筆翁手持雙筆,筆端銳如鶴嘴,卻是晶光閃亮。他二人追隨趙敏已非一日,但即是趙敏,也從未見過他二人使用兵刃。這三件兵刃使展開來,隻見一團黑氣,兩道白光,霎時間便將張無忌困在垓心。張無忌身邊不帶兵器,赤手空拳,情勢頗見不利,但他絲毫不懼,存心要試試自己武功,在這兩大達人圍攻之下,是否能空手抵敵。玄冥二老自恃內力深厚,玄冥神掌是天下絕學,是以一上陣便和他對掌,豈知張無忌的九陽神功卻非任何內功所能及,數十掌一過便即落敗。他二人的兵刃卻以招數詭異取勝,兩人的名號便是從所用兵刃而得,鹿角短杖和鶴嘴雙筆,每一招都是凌厲狠辣,世所罕見。

又有三名好手上前夾攻。張無忌和玄冥二老此時各運神功,數丈方圓之內勁風如刀,那三名好手怎能插得下手去?張無忌呼呼兩掌,使上了十成勁力,將玄冥二老逼得倒退三步,展開輕功,向王保保馬後追來。玄冥二老和其餘三名好手大驚,隨後急追。張無忌每當五人追近,便反手向後拍出數掌,九陽神功威力奇大,每掌 拍出,玄冥二老便須閃避,不敢直攖其鋒。鶴筆翁和其餘好手大聲呼喝,隨後追來。可是這山峰高達數百丈,登高追逐,最是考較輕功,玄冥二老內力極強,輕功卻非一流,反是另外四五人追在鶴筆翁之前。

玄冥二老

此時全力對付身前十八名番僧合力,拍向身後這一掌已隻不過平時的二成力道。但覺一股陰寒之氣從掌中 直傳過來,霎時間全身發顫,身形一晃,俯身撲倒。原來正是鹿杖客以玄冥神掌忽施偷襲。趙敏驚呼:“ 鹿先生,住手!”撲上去遮住張無忌身子,喝道:“哪一個敢再動手?”鹿杖客本想補上一掌,就此結果了這個生平第一勁敵的性命,但見郡主如此相護,隻得罷手退開,他縱聲長嘯,示意已然得手,招呼同伴趕來

張無忌曾與玄冥二老數度交手,知道他二人本來已非自己對手,最近自己與渡厄等三僧三度劇鬥,武功又 深了一層,要擊敗二人可說綽綽有餘。隻是二人畢竟修為非同小可,卻也不敢輕忽,當下展開太極拳法, 圈圈連環,九陽神功從一個個或正或斜的圓圈中透將出來。 玄冥二老漸感陽氣熾烈,自己玄冥神掌中發出的陰寒之氣,往往被對方逼了回來。

張無忌哼了一聲,心想:“這玄冥二老武功已如此了得,若再練成芷若的陰毒武功,此後作惡,再也無人製得了。”玄冥二老是頂尖達人,如以第五六層的挪移乾坤功夫對付,卻又奈何二人不得。這一撥之下,鶴筆翁右掌 拍出,波的一響,正中鹿杖客肩頭。鹿杖客吃了一驚,怒道:“師弟,你幹甚麽?”

玄冥二老

他本想以挪移乾坤之法引得鶴筆翁去打鹿杖客,再引鹿杖客去打鶴筆翁,這時聽了趙敏之言,當下隻是牽 引撥動鶴筆翁的拳腳,對付鹿杖客時卻是太極拳的招數

鹿杖客怒道:“是誰先動手了?”他見聞雖博,卻不知世間竟有挪移乾坤第七層神功的偌大威力,以鶴筆翁如此武功修為,即令張無忌能勝他殺他,卻決計不能用借力打力的法門來倒轉他掌力,是以絲毫沒疑心到是張無忌從中作怪。

對楊逍和韋一笑

楊逍和韋一笑齊聲怒喝,撲上前去。那兩個老者又是揮出一掌,砰砰兩聲,楊逍和韋一笑騰騰退出數步,隻感胸口氣血翻涌,寒冷徹骨。兩個老者身子都晃了一晃,右邊那人冷笑道:“明教好大的名頭,卻也不過如此!”轉過身子,護著趙敏走了。

對範遙

張無忌尋思:“ 苦頭陀武功之強,隻怕和玄冥二老不分上下,雖不知內力如何,但招數神妙,大是勁敵。他隻打手勢不說話,難道是個啞巴?可是他耳朵卻又不聾。趙姑娘對他頗見禮遇,定是個大有來頭的人物。”

範遙將此事從頭至尾虛擬想象一遍,覺得這條計策雖然簡易,倒也沒有破綻,說道:“我想楊大哥之計可行。鶴筆翁性子狠辣,卻不及鹿杖客陰毒多智,隻須解葯在鶴筆翁身上,我武功雖不及他,當能對付得了。”

對滅絕師太

滅絕師太回掌反擊,已擋不了鶴筆翁的陰陽雙掌,左掌和他的左掌相抵,鶴筆翁的右手所發的玄冥神掌終于擊在她的背心。那玄冥神掌何等厲害,當年在武當山上,甚至和張三豐都對得一掌,滅絕師太身子一晃 ,險些摔倒。

對丐幫

執法長老喝道:“拿下了!”便有四名七袋弟子分撲鹿鶴二老。玄冥二老武功奇強,隻三招之間,四名七袋弟子均已受傷。那白須白發的傳功長老站起身來,呼的一掌直向鶴筆翁擊去,風生虎虎,威猛已極。

鶴筆翁一招“玄冥神掌”還擊了過去。砰的一聲巨響,雙掌相對,對到三掌之後,傳功長老已是相形見絀。那邊廂鹿杖客使動鹿角杖,雙戰執法長老和掌缽龍頭二人,一時難分高下,掌棒龍頭見傳功長老臉 紅如血,一步步後退,不禁暗自駭異,心想傳功長老功力深厚,乃本幫第一達人,怎地不敵這個老兒?眼 見他對到第五掌時,喘息聲響,白須飄動,已現狼狽之態,雖知他對敵之時向來不喜歡相助,但到此地步 ,終不能任由他喪生敵手,當下舉起鐵棒,向鶴筆翁腳下橫掃過去。 突然之間,鹿杖客和鶴筆翁撇下對手,猛向史火龍沖去,這一下身法奇快,眼見史火龍難以抵擋,哪知陳 友諒當趙敏和二老講話之時,料到二老要以進為退,施此一著,已先行繞到史火龍身旁。玄冥二老掌力未 到,陳友諒已在史火龍肩頭一推,將他推到了彌勒佛像之後。玄冥二老掌力擊出,撲的一聲輕響,佛像泥屑紛飛,搖搖欲墜。鶴筆翁搶上一步,再補上兩掌,一尊大佛像半空中倒將下來。 玄冥二老已人廟中呼嘯而出,四下不見趙敏,知她已然脫身。兩人一聲長笑,四掌齊出,登時有本名丐幫 弟子中掌倒地,待得傳功長老、執法長老等人追到玄冥二老的長笑之聲已在十餘丈之外,再也追不上了。

對謝遜

張無忌一時捉摸不到她用意何在,斜倚炕上,苦苦思索,突然想起:“莫非她已料想到我和芷若已有婚姻之約,因此害了我表妹一人不夠,又想用計再害芷若?莫非那玄冥二老離開彌勒佛廟之後,便到這客店中來算計我義父和芷若?”一想到玄冥二老,登時好生驚恐,鹿杖客和鶴筆翁武功實在太強,謝遜縱然眼睛不盲,也未必敵得過任何一人。

對周芷若

鹿杖客輕飄飄一掌拍出,正中她小腹。那是非同小可的“玄冥神掌”,周芷若氣息立閉,登時便暈了過去。

玄冥二老

側目望去,見趙敏不住搖晃,似有抱不住周芷若之勢,暗道:“不好!芷若中了鹿老兒一掌玄冥神掌,隻 怕抵受不住。她練的本是陰寒功夫,再加上這玄冥神掌中天下陰毒之最的寒氣,寒上加寒,看來敏妹也禁 受不住了。”當下手上加勁,猛向鹿杖客壓去。鹿杖客見他拳法鬥變,便即猜知他心意,側身閃過,叫道:“師弟,跟他遊鬥。那姓周的女子身上寒毒發作,別讓他抽手解救。”鶴筆翁道:“正是!”

二老對打

手肘微沉,施展乾坤大挪移心法,拍的一聲大響,鶴筆翁的左拳擊在鹿杖客的右掌之上。他兩人武功一師所傳,掌法相同,功力相若,登時都震得雙臂酸麻,至于何以竟會弄得師兄弟自相拚掌,二人武功雖高,卻也不明其中奧秘。兩人又驚又怒之際,張無忌雙掌又已擊 到。玄冥二老仍是各出雙掌,一守一攻,所使掌法已和適才全然不同,但被張無忌一引一帶,仍是鹿杖客 的左掌擊到了鶴筆翁的右掌之上,這乾坤大挪移手法之巧,計算之準,實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鹿杖客更是怒氣勃發,下手毫不容情。他二人藝出同門,武功半斤八兩,這一場惡戰,也不知鬥到何時方休。

玄冥寒毒

張三豐伸手按在他背心“靈台穴”上,一股渾厚的內力隔衣傳送過去。以張三豐此時的內功修為,隻要不是立時斃命氣絕之人,不論受了多重損傷,他內力一到,定當好轉,哪知他內力透進無忌體中,隻見他 臉色由白轉青、由青轉紫,身子更是顫抖不已張三豐伸手在他額頭一摸,觸手冰冷,宛似摸到一塊寒冰 一般,一驚之下,右手又摸到他背心衣服之內,但覺他背心上一處宛似炭炙火燒,四周卻是寒冷徹骨。若 非張三豐武功已至化境,這一碰之下,隻怕也要冷得發抖。

玄冥二老

張三豐撕開無忌背上衣服,隻見細皮白肉之上,清清楚楚的印著一個碧綠的五指掌印。張三豐再伸手撫摸 ,隻覺掌印處炙熱異常,周圍卻是冰冷,伸手摸上去時已然極不好受,無忌身受此傷,其難當可想而知。張三豐皺眉道:“我隻道三十年前百損道人一死,這陰毒無比的玄冥神掌已然失傳,豈知世上居然還有人會這門功夫。”

胡青牛一抓到張無忌的手腕,隻覺他脈搏跳動甚是奇特,不由得一驚,再凝神搭脈,心道:“這娃娃所 中寒毒十分古怪,難道竟是玄冥神掌?這掌法久已失傳,世上不見得有人會使。”又想:“若不是玄冥神掌,卻又是什麽?如此陰寒狠毒,更無第二門掌力他中此寒毒為時已久,居然沒死,又是一奇。是了, 定是張三豐老道以深厚的功力為他續命。現下陰毒已散入五髒六腑,膠纏固結,除非是神仙才救得他活。 ”

張無忌不用詢問,看到他的臉色,便知沒找到出路,心想:“我身中玄冥神掌,陰毒難除,屈指計來 ,原是壽元將盡,不論死在哪裏,都是一樣。隻是他好端端的有福不享,妄想做甚麽武林至尊,竟陪著我 在這冰天雪地中活活餓死,可嘆可憐!”

治療寒毒

練完第一卷經書後,屈指算來,胡青牛預計他毒發斃命之期早已過去,可是他身輕體健,但覺全身真氣流動,全無病象,連以前時時發作的寒毒侵襲,也要時隔一月以上才偶有所感,而發作時也極輕微不久便在第二卷的經文中讀到一句:“呼吸九陽,抱一含元,此書可名九陽真經。”才知道果然便是太師傅所念念不忘的真經寶典,欣喜之餘,參習更勤。加之那白猿感他治病之德,常採了大蟠桃相贈,那也是健體補元之物。待得練到第二卷經書的一小半,體內陰毒已被驅得無影無蹤了。

原來他在十歲那一年身中“玄冥神掌”陰毒,直至十七歲上方才去凈,七年之間,日日夜夜均在與體內寒毒相抗,運氣御寒已和呼吸、霎眼一般,不須意念,自然而成。

眾人擔心張無忌受傷,顧不得追趕,紛紛圍攏。張無忌微微一笑,右手輕輕擺了一下,意示並不妨事, 體內九陽神功發動,將玄冥神掌的陰寒之氣逼了出來,頭頂便如蒸籠一般不絕有絲絲白氣冒出。他解開上 衣,兩脅各有一個深深的黑色手掌印。在九陽神功運轉之下,兩個掌印自黑轉紫,自紫而灰,終于消失不 見。前後不到半個時辰,昔日數年不能驅退的玄冥掌毒,此時頃刻間便消除凈盡。他站起身來,說道:“ 這一下雖然凶險,可是終究讓咱們認出了對頭的面目。”玄冥二老和楊逍、韋一笑對掌之時,已先受到張無忌九陽神功的沖擊,掌力中陰毒已不到平時二成,但楊韋二人兀自打坐運氣,過了半天才驅盡陰毒。張無忌關心太師父傷勢,張三豐道:“火工頭陀內功不行,外功雖然剛猛,可還及不上玄冥神掌,我的傷不礙事。

趙敏伸手摸了摸鬢邊的珠花,嫣然一笑,說道:“怎麽你自己倒像沒受甚麽傷。”張無忌冷冷的道:“區區玄冥神掌,未必便傷得了人。

鹿杖客這一掌偷襲,適逢張無忌正以全力帶動十八名番僧聯手合力的內勁,後背藩籬盡撤,失了護體真氣,冥寒毒侵入,受傷著實不輕。他盤膝而坐,以九陽真氣在體內轉了三轉,嘔出兩口瘀血,才稍去胸口閉塞之氣,睜開眼來,隻見趙敏滿臉都是擔憂的神色。

張無忌回頭又望趙敏與周芷若一眼,隻見她二人顫抖得更是厲害了,問道:“敏妹,怎樣?”趙敏道: “糟糕!冷得緊!”張無忌吃了一驚,微一思索,已明其理,本來周芷若身中玄冥神掌,陰寒縱然厲害, 也隻她一人身受,這時連趙敏也冷了起來趙敏本來被周芷若的陰寒之氣逼得幾欲凍僵,似乎全身血液都要凝結,得九陽真氣一沖,漸覺暖和。但 張無忌單掌抵御玄冥二老,左支右絀,傳向趙敏的九陽真氣減弱。趙敏全身又格格寒戰。

這一全力發揮,周芷若所中的玄冥寒毒立時便驅趕殆盡。但陰陽二氣在人體內交感,此強彼弱,彼強則此弱,玄冥寒毒一盡,九陽真氣便去抵銷她所練的九陰內力。

人物評論

諸葛亮“許先帝以驅馳”,可以體諒,但有時見才華不凡的人,甘心做庸碌富貴之人的手下,委實不明是什麽緣故。若那主人老板客氣禮貌看待,那還不致難堪,但又偏偏是態度傲慢,目中根本沒有別人的尊嚴,那怎能夠忍受得了?《倚天屠龍記》裏,殷無福、殷無祿、殷無壽三人都本是成名人物,甘自改名換姓,給殷天正做家僕,那是他們感激他救命之恩,執意這樣回報。殷天正本身有過人之處,是個英雉人物,而且三人雖是家僕身份,也沒有人看輕他們,因此讀者看了也不難過,像阿大、阿二、阿三這三名汝陽王府奴僕,亦是隱姓埋名的武林達人。“阿大”被張三豐認出是前丐幫長老、劍術上的一代宗師“八臂神劍”。他以奴僕身份而守大宗師行事的規格,不佔人便宜、不乘人之危,那是很重視自己尊嚴的人了,為什麽竟甘心為蒙古侵略者的爪牙,容許趙敏那樣的人把他呼來喝去?他一句淡然帶過,隻說自己是“百死之餘”,此外不作解釋。讀者對他尊敬,也為他難過,但主要是感到迷惑。

做壞人的僕人,難免要照壞人吩咐去做壞事;阿大仍得到讀者尊敬,因為在這部小說裏他沒有做什麽傷天害理的事,不過是照趙敏吩咐跟張無忌比劍,但阿三以大力金鋼指殘忍地折斷俞岱岩全身骨骼,那就令人憎厭了。

玄冥二老,是這類有極高本領而甘被利用之輩之中,最令人鄙視之徒。他們一個叫“鹿杖客”,一個叫“鶴筆翁”,可說是“沒的玷辱了好名好姓”。他們練成威力無人能及的“玄冥神掌”,竟用來對付一個幼弱稚子,不過是受了主人吩咐照做。甘心做這種有失身份的卑鄙行為,為的原來是升官發財。

其實,對他們來說,升官發財有什麽好處!鹿好淫而鶴嗜酒,就是搶人錢財去買酒嫖妓,憑他們武功,也自不難,何須供人差遣!但世界上是有這種人的,空負才學本領,沒來由的甘為走狗,所得的其實少得可笑。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