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腳銅人

獨腳銅人

"獨腳銅人"是十八般兵器中的重型兵器之一,出自梁羽生小說,該武器分量沉重,可作多種武器使用,多為力大無窮的武者使用。

使用者有韓維、完顏鑒手下第一大力士、北宮橫、"關東鐵漢"鐵大鼎、鍾無霸、厲抗天、哈薩克武士哈川、六合幫的一個大頭目、英雄大會上的不知名軍官等。

  • 中文名稱
    獨腳銅人
  • 別名
    獨腳銅人槊
  • 特點
    分量沉重,可作多種武器使用
  • 歸屬

概述

​獨腳銅人全稱獨腳銅人槊。

屬于十八般兵器裏面的槊。刀、、戟、斧、鉞、鉤、、錘、、鏜、棍、槊、棒、流星

槊是十八般兵器中的重型兵器之一,多用于馬上作戰。在雲南江川李家山古墓群中就發現了戰國晚期、東漢早期的槊。槊的各類很多,結構復雜,較為笨重,多為力大之人使用。因此槊在現代武林之中已近失傳,練槊的人寥若晨星。

槊是由和棒演變而來的。《正字通》一書中雲:"矛長丈八謂之槊",所以古代也把丈蛇矛稱為"鐵槊"。古代的槊,柄用堅木製,長約2米,粗約一把,柄端裝有一長圓形錘,上面密排鐵釘或鐵齒六至八行,柄尾裝有三棱鐵鑽。因其形狀與狼牙相似,故也稱"狼牙槊"。《武備志》載:"棒首施銳刃,下作倒雙鉤,謂之鉤棒;無刃而鉤者亦用鐵爪植釘于上如狼牙者,曰狼牙棒;本末均大者為,長細而堅重者為,亦有施刃鐏者,大抵皆棒之一種。

獨腳銅人槊是在木棒或者鐵棒的前端部分按照人的形狀製作。因為隻有一條腿,所以叫獨腳銅人。

獨腳銅人是最難使用的兵器,它分量沉重,可以當作銅棍又可以當作盾牌還可以拿來點穴。非常沉重的一種外門兵器,適合膂力較強的人使用。(見梁羽生《聯劍風雲錄》)

梁羽生武俠

(以下資料由梁羽生家園百科版燕山故客整理)

韓維(龍鳳寶釵緣)

那紫膛臉的漢子提著個獨腳銅人出來,打個哈哈,說道:"幹咱們這一行的朋友,哪一個不是在刀尖上打滾過來的?咱們講究的是個義字,掛紅見彩,乃是吉兆,打不死依然是朋友,算不了什麽。小弟替李大哥助陣,哪位朋友指教?盡管在小弟身上穿個三刀六洞,小弟一樣感激盛情。"

這漢子名叫韓維,是個獨腳大盜,平時喜怒不形于色,人稱"冷面虎"。

他使的那獨腳銅人,重四十八斤,本來是屬于重兵器之類,但銅人的雙臂又可當作點穴棒來使,兼有武學中""三者之長,端的是個厲害人物,比那綽號"屠夫"的屠虎更勝三分。

英雄大會上的不知名軍官(龍鳳寶釵緣)

正自有一個軍官攔著獨孤瑩的去路,手使獨腳銅人,以泰山壓頂之勢,朝著獨孤瑩的腦袋猛砸下來,獨孤瑩劍術本來極是精妙,但她這時心頭的酸痛尚未過去,出招不成章法,眼看就要給銅人砸著,忽聽得弓弦聲響,噼啪一聲,神箭手呂鴻春一箭射來,從那軍官的後心射入,前心穿出,那軍官"撲通"便倒,銅人打得地底陷裂,泥土飛揚。獨孤瑩吃了一驚,頭腦登時清醒。

北宮橫(慧劍心魔)

田悅身邊的一個軍官驀地一聲大吼,跳下馬來,喝道:"好猖狂的強盜,敢小覷我軍中無人麽?"

這軍官用的兵器十分古怪,是個獨腳銅人,打出來呼呼風響,是大鐵錐家數,但銅人的手指,卻又是指著對方穴道,好像那銅人也是活的,捏著兩支點穴钁一般。大鐵錐是重兵器,而點穴則要用靈巧的手法,如今這軍官用的獨腳銅人,卻使出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兵器性能,剛勁輕巧兼而有之。饒是華宗岱武學深湛,見多識廣,也不禁暗地皺眉,心頭一凜:"想不到田承嗣手下也居然有如此能人!"

華宗岱未知虛實,不敢硬接,身形一晃,閃過一邊。那獨腳銅人指東打西,倏地變了方向,來點華劍虹穴道。華宗岱衣袖一帶,將女兒輕輕的帶過一邊。信手搶了武士的一支長矛,一招"蒼龍出海",疾的刺出,隻聽得"咔嚓"一聲,銅屑飛濺,火花點點。華宗岱的矛頭折斷,銅人身上,也傷痕斑駁。原來就在這一瞬之間,這支長矛已在銅人身上戳了十七八下。

華宗岱試出對方的功力竟然與自己不相上下,不過對方卻佔了兵器的便宜。華宗岱心裏想道:"要是我有判官筆在身,倒可以與他一鬥。如今雙手空空,且又是敵眾我寡,要想勝他,可就難了。"

………………華宗岱道:"你可是雪山老怪的弟子北宮橫麽?哼,哼,可惜了你這副身手,卻做田承嗣的鷹犬!今日我是寡不敵眾,有種的咱們約期再單打獨鬥一場。"

完顏鑒手下第一大力士(武林天驕)

耶律玄元喝道:"擋我者死,避我者生!"攜張雪波繼續向前闖,一個身軀如同鐵塔似的大漢,手舞獨腳銅人擋著他們去路。

這人是完顏鑒手下第一大力士,手持的獨腳銅人重逾七十二斤。他以泰山壓頂之勢把獨腳銅人朝著耶律玄元打下來,喝道:"逆賊敢出狂言,且看誰死誰活!"

"當"的一聲,長劍刺著銅人,火花飛濺。

長劍並沒斷折,銅人身上卻已現出裂痕。這柄長劍並非寶劍,重量不過三斤,竟然能擋七十二斤重銅人的一擊,當然是由于耶律玄元深厚的內功所致了。

大力士吃了一驚,倒退幾步,耶律玄元笑道:"現在你知道蠻力不足恃了吧?不過,你這莽夫倒還不值得我取你的性命--"說到一個"命"字,大力士肘尖的曲池穴、膝蓋的環跳穴,虎口的關元穴都已中劍!

"扔掉銅人,你也給我躺下去吧!"

隻聽得大力士一聲大吼,果然就好像奉了聖旨似的,一一照辦,銅人脫手飛出,他那鐵塔似的身軀也倒了下去。"轟隆"一聲,銅人飛出打塌了假山一角。

"關東鐵漢"鐵大鼎(狂俠天驕魔女)

鐵大鼎手持獨腳銅人,一招"泰山壓頂",向著公孫奇天靈蓋猛磕下來,銅人的手臂,又插到了公孫奇脅下,中指尖對著他的"愈氣穴"。鐵大鼎號稱"鐵漢",這銅人用力磕下,沒有千斤,也有七八百斤氣力,而且不單是兵器沉重,他還可以用銅人點穴,兼有武學中"重、拙、巧"三者之長,當真是厲害非常,公孫奇挺劍一擋,"哇"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搖搖晃晃,又退三步,看來已似步法凌亂,但卻剛好避過了鐵大鼎的銅人點穴。桑白虹搶上兩步,揮袖拂開馬馳的斫山刀,一劍刺出,刺中了鐵大鼎的銅人,".."的一聲,火星蓬飛,銅屑紛落,這一劍將鐵大鼎的猛勁引過一邊,鐵大鼎收勢不及,身子傾側,蹌蹌踉踉地奔出兩步,也幾乎跌倒。

鍾無霸(鳴鏑風雲錄)

這虯髯漢子名叫鍾無霸,在他們這幫人中,武功僅次于喬拓疆,用的是一個獨腳銅人。

………………

鍾無霸是喬拓疆的副手,外家功夫已是練到登峰造極之境,手使一個獨腳銅人,械重力沉,當真有萬夫不敵之勇。邵湘華、楊潔梅的一刀一劍碰著了他的獨腳銅人,發出一片金鐵交鳴之聲,火花四濺,兩人的虎口都是沁出了血絲。

厲抗天(聯劍風雲錄)

厲抗天所使的銅人重一百二十多斤,橫掃過來,有如泰山壓頂,張玉虎大吃一驚,搶救不及,把手一揚,將緬刀化成了一道電光,向厲抗天擲去。

就在這一瞬間,忽聽得龍小姐一聲長笑,長劍在銅人上一按,借厲抗天撞來的猛力,身子彈上半空。厲抗天料不到她的輕功如此神妙,方自一怔,張玉虎那柄緬刀早已飛到,厲抗天的銅人在迫切之間收不回來,隻聽得"錚"的一聲,飛刀正中他的肩頭,陡然間又飛了回來。原來厲抗天的外家功夫已練到登峰造極,渾身有如鐵鑄,緬刀雖利,竟然插不進去。張玉虎聽得那飛刀碰擊之聲,所中的竟然不似是血肉之軀,這一驚更是非同小可,正想拼死肉搏,說時遲,那時快,龍小姐在半空中打了一個筋鬥,連人帶劍,也化成了一道銀虹,向厲抗天疾沖刺下。

喬北溟(聯劍風雲錄)

但見喬北溟紅光滿面,威風凜凜地走了出來,他雙目一掃,自霍天都夫婦的面上掃過轉到了厲抗天的身上,忽地拿起了厲抗天的獨腳銅人,…………喬北溟提起了獨腳銅人,沉聲說道:"不必多言,來吧!"…………喬北溟銅人磕下,虎虎生風,霍天都吃了一驚,慌忙跟著進招,但聽得"當當"兩聲,三條人影,倏地分開,凌雲鳳固然是給震得胳膊酸麻,喬北溟也給他們凌厲的劍迫退了幾步。

喬北溟道了一個"好"字,倏地晃身,銅人又橫掃過來,霍天都夫婦雙劍齊出,劍光從銅人身上劃過,登時銅屑紛飛,當當之聲不絕于耳!

哈薩克武士哈川(白發魔女傳)

哈薩克那名武士哈川見卓一航劍法凌厲,也跳上前來助戰,他手提獨腳銅人,一上來便是一招"泰山壓頂",當頭砸下。卓一航見他一身蠻力,不敢硬接,一閃閃開,以為有蠻力之人,輕功必定較弱,一閃之後,便立刻劍走斜邊,取他下盤,那知哈川武功,另成一家,他輕功確是平平,但卻精于"摔跤"之技,卓一航欺身直進,驀然給他伸腳一勾,身子傾斜,劍勢失了準頭,哈川一聲獰笑,獨腳銅人對胸便撞,幸喜卓一航臨危不亂,變招快極,見他銅人來勢極猛,閃避已是不及,趁著身子前傾之勢,驟然駢指向他手腕一點,哈川正在發力,忽然手腕一麻,銅人垂了下來,卓一航急忙一旋腳跟,轉了出去,唰唰兩劍,同時擋開了石浩與雷蒙的兵器。

厲盼歸(雲海玉弓緣)

那怪人大吼一聲,掄起一件黃澄澄的兵器,倏地就沖到了金世遺跟前,一招"泰山壓頂",便砸了下來!

金世遺吃了一驚,"這家伙竟會使用獨腳銅人!"原來獨腳銅人是最難使用的兵器,它份量沉重,可以當作銅棍,又可以當作盾牌,這還不算,真正懂得使用銅人的達人,還可以拿來點穴,本來重兵器的缺點就是不夠靈活,因此能用銅人點穴的人,內功輕功都非有極深的造詣不可,那才能舉重若輕得心應手。金世遺在江湖上闖蕩以來,還是第一次碰上這種奇門兵器。

……………………

金世遺叫道,"請讓我把話說清楚了,再動手如何?"那怪人喝道:"你偷入地道,說什麽我也不能饒你!"他口中說話,手底卻是絲毫不緩,銅人一送,突然開動了機括,銅人的十隻手指忽地活動起來,同時點金世遺十處穴道,金世遺被迫得連連後退,哪裏還能夠分心說話?

六合幫的一個大頭目(俠骨丹心)

厲南星剛自牆頭跳下,驀聽得一聲喝道:"照打!"這人是六合幫的一個大頭目。身長七尺,雙臂有千斤之力,使的兵器是個獨腳銅人,也有七十二斤之重。他在園中,歷南星在內院和史白都的惡鬥他看不見,因此也就不知玄鐵寶劍的厲害,自恃械重力沉,絲毫也不把似個文弱書生的厲南星看在眼內。

厲南星喝道:"避我者生,擋我者死!"那人冷笑道:"好個會吹牛皮.."

話猶未了,隻聽得"當"的一聲,厲南星已是一劍劈在銅人身上,劈得銅屑劈落,火星蓬飛,那個大頭目"登登登"的連退三步,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便即倒下去了。原來他雖沒有給寶劍斫中,但已是震得五髒六腑全都翻轉,氣絕而亡。可是他的獨腳銅人卻還沒有給寶劍劈開。

史白都(俠骨丹心)

史白都飛快地趕了到來,手中提著那個大頭目的獨腳銅人。原來他是因見玄鐵寶劍的威力太強,普通的刀劍實是難以抵擋。

因此在這大頭目身亡之後,臨時靈機一動,遂拾起了他的獨腳銅人,希望能夠仗著這件兵器來克製厲南星的玄鐵寶劍。

董十三娘跟著來到,再次上前,換了一條長鞭,和文道庄聯手合鬥金逐流。

惡鬥再度展開,史白都高舉獨腳銅人,以泰山壓頂之勢,向厲南星砸下。

厲南星橫劍疾劈,金鐵交鳴,如雷震耳。銅人身上損了一個缺口,但厲南星卻給震退三步。厲南星心頭一凜,暗自想道:"我的內家真力比不上他,應當在劍法上求勝。"

史白都喝聲:"撒劍!"跨步欺身,一招"橫雲斷峰",銅人攔腰疾掃。

厲南星冷笑道:"不見得!"玄鐵寶劍揚空一閃,抖起了滿空錯落的劍花,隻聽得叮叮當當之聲不絕于耳,銅屑紛飛,寶劍仍然緊緊握在厲南星手中,史白都的獨腳銅人卻已是遍體鱗傷

申洪(幻劍靈旗)

上官飛鳳道:"申洪,你來告訴他們。"

那個用獨腳銅人作兵器的虯髯漢子上前說道:"我們二人奉了主人之命,送一封信給天梧道長。天梧道長知道我們要來揚州,他在看過了敝上給他的那封信之後,就回房間去寫了這封信托我們帶來揚州,設法交給你們。"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