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有英雄

獨有英雄

《獨有英雄》是由北京小馬奔騰影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出品的電視劇,楊文軍執導,高鋒編劇,周一圍張晞臨薛佳凝李小冉等主演。

該劇以棗庄煤礦為基本歷史背景,講述了一個煤礦創業的故事,並已于2013年10月31日登入湖北衛視首播。

  • 中文名稱
    獨有英雄
  • 出品時間
    2013年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34集
  • 導    演
    楊文軍
  • 首播時間
    2013年10月20日
  • 類    型
    動作,歷史,劇情
  • 主    演
    周一圍薛佳凝李小冉,包貝爾,張晞臨,倪大紅
  • 上映時間
    2013年10月31日
  • 首播平台
    鄭州新聞綜合頻道、遼寧影影片道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上星平台
    湖北衛視、新疆衛視
  • 其它譯名
    我就是角兒
  • 編    劇
    高鋒
  • 出品公司
    北京小馬奔騰影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清末年間的一個月黑風高夜,五個盜墓賊無意間開啟了一個深埋地下的百年老窯,黑黑的煤礦意味著白花花的銀子,為首的大疤臉貪心頓起,殺了其他同伙,包括當紅翎子小生馬玉郎的父親馬三跳。

馬玉郎外表俊朗清秀,實則精明強幹,膽大心細,骨子裏頗有一股不服輸和冒險家的勁頭,知道父親被害後,為追查真相不遠千裏來到棗庄。而就在與凶手大疤臉對質之間,大疤臉的殺心又起,卻沒想因一把"鬼槍"自食惡果。面對一整箱子白花花的鷹洋和一個百年老煤窯,馬玉郎被勾起了幹點大事的念頭。

離開了戲班子的馬玉郎,置辦了全套行頭來到棗庄,打聽之下才知道棗庄當地的大煤窯都屬于在地的四大窯主,這些人上有官衙作保,後有山匪撐腰,想在他們手底下另起爐灶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馬玉郎趟好了前路,上山會了會山匪牛快槍,憑借自己的機智勇敢得到他的信任。官衙內,險情百出,馬玉郎冒著掉腦袋的危險,劍走偏鋒,拿下了這口老窯。幾大窯主聯合起來對付一個外來的新人,這件事兒驚動了棗庄地界的一個大人物--棗庄會館的老板白雙鳳。她不但人美,而且頭腦靈活野心極大,憑借自己的手段,開了一家遠近聞名棗庄會館,席間達官貴人钜賈富賈絡繹不絕。早些年白雙鳳曾為四大窯主之首的黃雲鶴的妾,為其生下一女後竟被賣給鴉片販子而流亡國外。歸國後,白雙鳳成立了棗庄會館,且聲名愈發的攝人,漸漸與黃大窯主成為勢均力敵的兩大勢力。而煤窯因一直為四大窯主所把持,白雙鳳雖有野心卻無法插手,馬玉郎的到來給了她極好的機會。

正是這口老窯在棗庄地界立住了馬五爺的名號,而把老窯地賣給馬玉郎的李大窯一家後悔不迭,本以為他們佔了馬玉郎的便宜,卻不曾想自己放走了一個聚寶盆,李家如今隻能守著一口破爛的小窯生活。而作為李家三代單傳的李大窯因為一次事故徹底沒了生育能力,李老爹自忖對李家先人無法交代,借機灌醉馬玉郎和自己兒媳婦大鵝,把兩人關進一個屋子。自打馬玉郎離開戲班子,原來的相好粉蝶就多處尋找,好容易在棗庄找到馬玉郎準備再續前緣,卻沒曾想看到了他進了別的女人屋子。心高氣傲的粉蝶,一怒之下再次出走。而李老爹的這一次設計,讓大鵝和馬玉郎以及李大窯的一生糾纏在了一起。十個月後,大鵝生下了一個健康的男嬰,李大窯心知肚明,大鵝的開懷讓他糾結不已。

雖然四大窯主表面上無奈接受了"馬五爺"的存在,但是背地裏的絆子使了一個又一個,開水眼、下黑手,無所不用其極。馬玉郎在朝廷改革派張啓之與紅顏知己白雙鳳及得力助手棉花兔攜手努力下,屢屢涉險過關。

在工業化進程向前發展和各國列強在華勢力不斷深入的歷史背景下,隨著對老煤窯的經營愈加深入,馬玉郎漸漸覺得自己需要增加見識,引進西法。看著拿命在煤窯裏刨食的淳樸老百姓們,他覺得自己的責任重大。幾次去京津和其他煤礦的考察,大大增加了馬玉郎的見識,一個戲班子出身的小戲子,越來越有了民族資本家的眼界和心胸。

而隨著他的眼界開闊,他和一直循規蹈矩墨守成規的四大窯主之間也矛盾越來越大。老煤窯的技術革新、設備更新和管理的逐漸走上軌道,讓越來越多靠煤吃飯的老百姓對馬五爺贊譽有加。四大窯主覺得地位日漸受到威脅,于是他們集結幾派勢力,妄圖把馬玉郎連根拔起。

此時蟄伏在山上的牛快槍也漸漸顯露了他貪婪的本性。而另一方面,日本人對中國的蠶食也越來越深入,這時的馬玉郎已經深深意識到煤炭這種資源對于國家來說就是黑色的血液,是發展的命脈所在。所謂實業救國,才是中國真正的出路,在白雙鳳等人的幫助下,馬玉郎的事業做的越來越大。隨著工業化不斷推進,生產力也大為提高。

順應了社會變革的和工業發展的洪流,馬玉郎的煤礦事業如日中天,而中國國力的衰微卻導致戰爭一觸即發,面對四大窯主、日本人、山匪牛快槍和貪婪腐敗的政府官員,馬玉郎發誓,要以生命保衛家園,保衛中國的黑色命脈。

分集劇情

第1集

馬三跳曾經是個唱戲的,結果因為摔斷了腿轉行和大疤臉一起以及戲班的其他幾個人去盜墓。幾個人來到了一塊荒郊野地,找到了一出成為龍樓寶殿的寶藏。馬三跳和大疤臉一起挖掘了下去,結果幾個人同時摔下了一個深深地洞穴之中,原來這個洞穴是一個廢舊的明朝時候的煤窯。大疤臉十分失望,認為什麽東西都沒有。但是馬三跳卻告訴大家這個地方到處都有財寶,一個煤窯裏面的煤炭是最值錢的。結果這個時候大疤臉對著馬三跳一伙人開了槍。棉花兔在外面聽到了槍聲,下到洞裏來查看各究竟,結果發現戲班裏的幾個人都被人槍殺了。棉花兔看到了馬三跳,結果發現馬三跳還活著,當即救回了馬三跳。重傷的馬三跳請求棉花兔幫自己去濟南的祥雲班去找一個人,這個人叫做馬玉郎。馬玉郎是戲班的名角,和自己的師姐相戀。棉花兔請求班主讓自己去看馬玉郎。結果見面以後棉花兔告訴馬玉郎他的爹出事了,馬玉郎竟然說自己的爹也已經死了。上台以後馬玉郎唱戲心不在焉,竟然把自己的方天畫戟掉到了台下。馬玉郎想著之前的小時候的故事,慌張的走下了戲台。馬玉郎告訴彩蝶自己的爹爹出了一些事情,需要回去。彩蝶叮囑馬玉郎一定要好好練功,同時給了他自己的一些首飾,並且要對方路上當心。馬玉郎和彩蝶相愛,隻是還沒有下定禮。大疤臉在青樓找到一個臉上有疤的麻姐,給了對方一雙鞋子要對方儲存。大疤臉再次來到了墓穴,發現屍體少了一個,並且在野地裏找到了一個用棉花做的兔子。大疤臉來到集市上打聽棉花兔的下落,並且找到了馬三跳。大疤臉表示已經知道棉花兔去哪裏了,並且告訴對方兒子不會回來的。大疤臉剛想悶死馬三跳,結果這個時候馬玉郎回來了。馬三跳臨終之前對馬玉郎道歉,並且說知道兒子一直恨著自己把戲班解散了。但是馬玉郎表示自己並不恨爹爹。馬三跳表示希望兒子能夠回到戲班,好好唱戲。馬玉郎大叫了三聲馬三跳的藝名,馬三跳當即含笑離世。棉花兔的二姑奶也被殺死了,棉花兔十分悲傷。第二天兩個人分別埋葬了親人,在路上遇到了鳳老板。鳳姐問起來馬玉郎是誰,結果馬玉郎並不理會對方的幫助。馬玉郎的馬車半路上遇到了大疤臉,大疤臉想要殺死對方,對著馬車開槍。幸好鳳老板急中生智,砍斷了對方的韁繩,這才攔住了大疤臉。鳳老板救下了馬玉郎,馬玉郎和棉花兔半夜來到煤礦裏面,馬玉郎表示自己要躲起來,這樣才能躲過大疤臉的追殺。馬玉郎來到鬼市,表示自己要買一把手槍。老板摔破了一匹唐三彩的馬,露出了一把手槍。

第2集

馬玉郎回到戲班,想到父親對自己的囑托。粉蝶見到馬玉郎很是開心,但是馬玉郎表示自己隨後就要走。粉蝶十分傷心,想要和馬玉郎有一個自己的孩子,但是馬玉郎阻攔了對方解開扣子的手,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粉蝶十分失望。棉花兔在街上叫賣棉花做成的兔子,並且打扮成了一個歐巴桑,裹著頭巾。棉花兔告訴馬玉郎這個時候大疤臉還在打聽著自己的下落。棉花兔正在睡覺,結果被大疤臉用繩子綁架了。兩個人來到了煤窯裏面,棉花兔告訴對方馬玉郎去濟南了。但是這個時候馬玉郎拿著槍躲在沒葯裏面。大疤臉說自己打算挖煤,並且打算殺死上面的地的主人全家,嫁禍給棉花兔。棉花兔忽然間抱住了大疤臉,並且奪掉了對方的槍。馬玉郎知道了木鞋子在麻姐的手裏,並且打算開槍殺死對方。馬玉郎被大疤臉打倒在地,並且被對方埋在了地下。大疤臉拿起來馬玉郎的手槍,打算開槍殺死對方。結果這把槍從後面發射,大疤臉當場中槍身亡。這也是馬玉郎的計謀,馬玉郎從黑市買來的這把槍。棉花兔驚慌醒來,以為馬玉郎是大疤臉,拿起來拐杖要和對方拼命。馬玉郎的手指被砸斷了,雖然有一整個煤窯,但是馬玉郎已經不能唱戲了。鳳老板見到了在路邊昏倒的馬玉郎,醫生告訴鳳姐這樣馬玉郎的骨頭已經廢了,除非打斷了重新接骨。鳳老板發現了馬玉郎衣服裏面的手槍,並且丫鬟也告訴了鳳老板馬玉郎的真實身份。鳳姐把手槍還給了馬玉郎,並且表示自己相信對方並不是個壞人。馬玉郎想要返回濟南,但是鳳姐告訴馬玉郎即使回去了也不會再是活呂布了。鳳姐同意送馬玉郎回去,馬玉郎想到自己手指斷掉十分絕望,再也不能唱戲了。馬玉郎半夜裏把自己的手指放在冰水裏冰凍,等到凍得麻木了以後直接打算再次敲斷自己的手指,馬玉郎直接痛昏了過去,鳳姐看到了這一幕,十分痛心。大夫看到了馬玉郎的手指,表示還有希望接回來骨頭。張啓之和鳳姐見面,表示自己打算和對方切磋一下,鳳姐的舞劍十分的厲害。張啓之打算和鳳姐一起合謀一件事情,並且這件事情和宮裏有關。宴席上馬玉郎被張啓之不動聲色的奚落了一頓,馬玉郎當即離開,鳳姐十分生氣。馬玉郎給鳳姐留下了一封信,並且告訴對方自己日後一定會報答對方。馬玉郎去算命,結果決定了找欠賬的人去要債,並且打算自己做窯主。棉花兔自己在窯洞裏面,這個時候馬玉郎走了進來。棉花兔想要阻止對方,結果被馬玉郎打倒在地。馬玉郎告訴棉花兔自己從大疤臉的家裏找到了許多的錢財,並且說自己打算幹一件大事。

第3集

大窯正在家裏收拾東西,這個時候馬玉郎走了過來,打算買下來這塊地,但是並沒有聲張這件事情。大窯妻子認為馬玉郎並不是壞人,詢問對方是從哪裏來的,但是馬玉郎說這塊地裏面死過人,大窯夫妻兩個當即生氣走掉了。棉花兔看到大窯夫妻兩個人在一起走遠了以後來到高粱地裏尋找一些東西。大窯的妻子名字叫做大鵝,大鵝回到家裏以後告訴自己的爹爹以後不要太過于克扣工人,但是李老爺並不答應。棉花兔喜歡大鵝,但是卻被李老爺發現了,李老爺以為棉花兔是壞人,當即趕走了對方。大鵝告訴李老爺棉花兔是醫生,並且說這樣自己就能懷孕了。李老爺正在給工人送飯吃,這個時候地下忽然出了狀況,大鵝十分著急連忙救人。大窯被壓倒在了石頭下面,並且命根子也被壓壞了,李老爺十分傷心。醫生診斷過後表示大窯以後不能夠生孩子了,這讓李老爺非常的失望。大鵝拉著爹爹回家吃飯,結果路上遇到了馬玉郎。大鵝的驢子除了問題,正好馬玉郎路過,大鵝哀求對方給自己幫忙。馬玉郎說自己是來這裏買地的,因為聽說這裏的土地產煤,但是大鵝認為這種事情並不好說。馬玉郎帶著大鵝回到了家裏,李老爺聽說了馬玉郎的情況,當即表示這裏並不容易採煤,因為這裏有著幾家窯王,壟斷著這裏的生意。馬玉郎表示自己並不在乎。大鵝送馬玉郎離開,大鵝勸告對方這裏的地頭蛇並不好惹,除非找到牛快槍。馬玉郎隨即離開。馬玉郎自己騎著馬找到了牛快槍,但是對方其實是個二當家的。牛快槍見到了馬玉郎,威脅對方要殺死對方,結果馬玉郎表示希望能夠被自己的手槍打死。牛快槍要求馬玉郎和自己的二當家比武,誰贏了就是二當家。二當家的對著馬玉郎開槍,結果子彈從後面射出來,二當家當即身亡。

第4集

牛快槍對于馬玉郎十分的滿意,當即設宴招待馬玉郎。馬玉郎說出自己並不是故意要害死二當家,但是牛快槍表示理解。馬玉郎表明了自己的來意,並且表示等到成事以後每天都會送給牛快槍三十筐的煤炭。牛快槍收下了馬玉郎送給自己的火槍,並且回贈給了對方兩把火槍以及一隻信鴿。大鵝勸告大窯自己最好把地賣給馬玉郎。大窯去找李老爺說起來這件事情,李父表示自己知道。李父已經後悔了當初打算狠狠賺馬玉郎一大筆錢的事情,表示這件事情很缺德。李父表示自己的地裏肯定沒有煤炭,等到馬玉郎挖不出來煤炭,馬玉郎自然會離開,這樣子自己的地就不會有問題了。李父隨後問起來大窯和大鵝孩子的事情,李老爺告訴兒子自己求了個送子觀音像,要大窯貼身帶著,大窯一一答應了。晚上李父告訴大窯賣地的事情還是沒有談成。大窯送走大鵝,並且偷偷地給了大鵝兩個雞蛋。馬玉郎正在和李父談生意,這個時候粉蝶來到了灶庄尋找馬玉郎的下落。粉蝶在集市上遇到了大鵝,知道了馬玉郎就在對方的家裏。粉蝶和大鵝一起回家,在客堆裏找到了馬玉郎。看到喝醉了的馬玉郎躺在地上,粉蝶十分心疼。醒來之後馬玉郎看到粉蝶十分心疼。粉蝶告訴馬玉郎自己認準了對方,不打算離開了。深受感動的馬玉郎一把抱住了粉蝶,兩個人滾到床上。馬玉郎打算開窯挖煤,但是粉蝶勸告對方離開。馬玉郎堅持一定要開窯,粉蝶得知馬玉郎的手毀了,十分心疼。但是馬玉郎表示自己並不是因為手斷掉了所以才不回去的。馬玉郎堅持要開煤窯,粉蝶毫無辦法,隻能自己一個人離開。離開的時候粉蝶遇到了棉花兔,棉花兔勸告粉蝶留下來,這讓粉蝶猶豫了。鳳姐來到客堆找馬玉郎,告訴對方自己有事情要和馬玉郎商量。鳳姐見到了粉蝶和馬玉郎在一起,誇贊粉蝶十分漂亮,並且表示晚上的時候會有馬車來接馬玉郎。

第5集

馬玉郎打算和粉蝶結婚,這個時候棉花兔製作了很多大紅色的兔子擺放在樓梯上。馬玉郎派粉紅兔出去買東西,粉紅兔回來之後看到桌子上擺著各種喜慶的東西,十分開心。馬玉郎和粉蝶結婚,兩個人一起拜天地,粉蝶十分開心終于和情郎成婚。馬玉郎來到青樓找麻姐,麻姐告訴對方自己這裏有一雙鞋子,是對方需要的,但是馬玉郎有客人,于是麻姐告退。李老鴇去找黃府大管家,此人是他的侄子,要求對方拜托一個人賣給自己一批窯洞,但是對方十分為難。出來以後李老鴇遇到了馬玉郎,馬玉郎給對方買各種點心,打算找到黃雲鶴的大管家,想要和黃雲鶴交朋友,還各種吹捧李老鴇。馬玉郎說想要拜托對方給自己掌掌眼,並且掏出了一疊銀票。李老鴇拿著一堆東西心滿意足的回到家裏。大鵝和大窯說起來李父真的打算賣給馬玉郎這塊地,但是大鵝一直擔心自己這樣子騙對方名聲不好。大窯告訴對方自己覺得能生孩子了,被大鵝拍了一下。馬玉郎表示自己打算搬到李家居住,李老鴇當即笑容滿面的答應了,粉蝶覺得這件事情另有蹊蹺,但是馬玉郎表示和李家合作能夠兩全其美,隻是自己不敢相信李父貪財的樣子而已。大鵝和大窯說起來今天發生的事情,十分的擔心。大鵝睡不著覺,起來給大窯縫補衣服。馬玉郎半夜裏來到地裏,結果看到了李老鴇,李老鴇告訴對方庄稼的事情,並且說自己的地裏並沒有煤炭。馬玉郎和粉蝶打算結婚,李老鴇打發大窯出家去外面做事情,並且和大鵝說話。李老鴇拿出了馬玉郎給的東西,但是大鵝表示自己並不稀罕。大鵝想起來自己當初丟簪子的事情,而現在粉蝶和馬玉郎就要結婚了。晚上李老鴇拉著馬玉郎和粉蝶一起喝酒,並且表示大窯不知道什麽時候能夠回來。李老鴇始終不松口賣給馬玉郎高粱地,但是答應領著對方去看窯地。這個時候大窯還在趕回來的路上,風雪交加。李老鴇一直對馬玉郎灌酒,馬玉郎終于喝醉了過去,大鵝也喝醉了。這個時候李老爹扶起來了馬玉郎,放到了床上。

第6集

李老鴇扶起來喝醉了的馬玉郎和大鵝,並且把兩個人放在了被子裏。大鵝以為對方是大窯,兩個人當即滾在了一起。這個時候粉蝶從外面回來,聽到裏面馬玉郎叫著粉蝶的名字,當即奔出了李家。大窯終于回來了,結果聽到了房子裏面的動靜以及跑出去的粉蝶,大窯明白了是父親把自己支出去的。第二天幾個人商量這件事情,李老鴇要求對方賠償自己,馬玉郎十分憤怒。李老鴇還勒索了對方一筆錢。馬玉郎問起來窯地的事情,結果李老鴇表示自己賣出的是自己的庄稼地,並不是產煤的煤地。明面上看起來是馬玉郎吃了大虧,但是實際上有著古煤窯的地方正是李老鴇的庄稼地,李老鴇這下子虧大發了。馬玉郎按捺住內心的狂喜,表面上裝作十分憤怒的樣子和李老鴇一起按下了手印。大鵝根本不知道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隻看到李老鴇回來了。李老鴇雖然賣出了庄稼地,但是自己並不覺得開心。大鵝表示自己要去給高粱地上最後一遍肥料,和李老鴇兩個人冒著大雪來到庄稼地裏施肥。李老鴇的這塊地已經傳了幾代人了,李老鴇十分舍不得。李老鴇去找自己的兒子,大窯十分憤怒的想要砸自己的父親,但是最終沒下去手。大鵝說起來喝醉那天晚上的事情,但是並不知道那天晚上和自己在床上的並不是大窯。大窯悶悶不樂的聽著對方講這些事情,但是真相卻說不出口。大窯隻能告訴對方那天晚上隻能是大鵝做的一個夢,大鵝以為大窯的葯終于管用了,和對方緊緊擁抱。大鵝找到粉蝶,感覺對不住馬玉郎。粉蝶告訴對方,如果有天那塊地也能挖出煤來,對方可不要記恨自己。大鵝十分高興的和對方分享說是大窯管用了,粉蝶十分心酸,但是又不敢說出真相。粉蝶在客堆洗衣服,馬玉郎走了過來。粉蝶一直沒有忘記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言行裏面始終帶著怨氣。馬玉郎表示自己已經不是當初祥雲班裏那個單純的馬玉郎了。

第7集

棉花兔來到了門外,結果聽到了粉蝶和馬玉郎正在討論孩子的事情,粉蝶恭喜馬玉郎和大鵝有了自己的孩子,馬玉郎十分傷感。棉花兔聽到了這件事情,黯然離去。紫禁城裏,張啓之和石坐冰正在匆匆的前來行走,覲見慈禧太後。張啓之和石坐冰說起來出國留洋打算開辦煤礦的事情,結果慈禧太後認為這件事情根本大而無當是空話,訓斥了兩個人一頓。下屬給蒯孝珩說起來石坐冰今天召見的事情,蒯孝珩是一個非常節儉的官員,自己縫補鞋子,甚至對待下屬廉潔到了苛刻的地步。下屬說起來石坐凍的壞話,但是蒯孝珩認為當官隻要會看天就可以了。石坐冰和張啓之兩個人一起洗澡,兩個人話中有話,一群官員在外面偷聽,慌張離去。鳳姐給大家展示蒸汽機的圖片,但是大家都不認可這個行業。鳳姐給大家說起來這裏面的利潤,這個時候股東們都心動了。張啓之打算給太後看自己的蒸汽機,並且打算通過保密匣子上書,但是被對方拒絕了。張啓之找到了蒯孝珩,打算拜見對方。蒯孝珩接見了張啓之,並且答應對方給他遞上去折子。張啓之當即感謝的下跪,結果蒯孝珩大笑認為對方就等著砍頭吧。張啓之十分憤怒的拿起來了折子沖出門去。馬玉郎打算去挖煤礦,粉蝶要求去但是馬玉郎告訴對方挖煤女人是不能下煤窯的。馬玉郎來到煤窯做工,被其他人嘲笑了一頓。工頭要魯抱盆打聽馬玉郎的來歷,這個時候黃老爺來到了煤礦上,工頭說起來有個傻小子來到煤礦上,給了幾個銀洋要求下礦看看。黃老爺當即起了疑心,要人打聽清楚馬玉郎的來歷。馬玉郎請魯抱盆吃東西,魯抱盆十分感激,告訴他這個煤礦其實是黃老爺的。馬玉郎告訴對方也是窯主,並且說自己打算成為四大窯主之後的五爺。馬玉郎的待遇十分優握,並且告訴魯抱盆可以來投奔自己。工頭捆綁了魯抱盆,帶到黃老爺那裏問話。馬玉郎回到家裏之後,粉蝶說起來自己打扮成小子的樣子,然後打聽出了一些情況。粉蝶說出了開窯的三大難事,馬玉郎陷入了思索。劉斷將軍來到了灶庄,並且告訴鳳姐有個展示蒸汽機的好機會。隨後張啓之告訴雙鳳朝堂上的很多人把蒸汽機看做洪水猛獸,但是雙鳳表示自己並不怕。

第8集

馬玉郎告訴客堆老板包下了酒樓和客堆,打算大肆宴請。馬玉郎出手闊綽,棉花兔當即奉命出去開始招窯工。粉蝶打聽清楚甘泉寺的事情,打算去看供奉著窯神的寺廟。粉蝶來到寺廟打算尋找一塊石碑,方丈說起來前任知縣曾經有石碑的拓本。馬玉郎和粉蝶找到了拓本,這是托一個婁師爺的幫忙。這副拓片能夠證明馬玉郎是依靠這幅圖找到的古煤窯,如果四大窯主不相信是馬玉郎找到的煤窯,這幅圖就是明證。馬玉郎驚訝于對方雖然殘疾但是知道外面的許多事,馬玉郎當即下跪請求對方出山幫助自己,婁師爺隨即答應。黃老爺聽說了鴿子的事情,當即明白馬玉郎和牛快槍勾搭上了,讓下人射殺了鴿子,阻擋牛快槍前來。李老鴇的地被賣掉了,村上的人都諷刺李老鴇心黑一塊地賣出了高價。棉花兔說起來了招工的事情,李老鴇當即上樓找到了馬玉郎。李老鴇說起來自己是為了對方好,並且說要求對方的地高價賣出去的事情不能夠外傳。但是馬玉郎表示地裏面是不是有煤都和對方無關了,嘲諷了對方一通。煤窯開窯的當天,四大窯主和雙鳳以及張啓之都來到了現場。雙鳳命令花小給馬玉郎看這塊地的封層分布圖,並且勸告對方這塊地沒有任何的開採價值,但是馬玉郎認為自己絕對有信心。馬玉郎寫過天地鄉親,祭拜窯神,並且立起來了自己的牌匾。大鵝想要李老鴇和自己去看看煤礦,結果李老鴇認為地裏面要是真出了煤礦,自己就真的丟臉了。一群人開始挖煤,這個時候地下面露出了幾塊木板和一個洞,一群人圍了上來。這個時候四大窯主也在商量怎麽對付這位馬五爺,並且從麻姐那裏拿到了古鞋。粉蝶擔心牛快槍來不了,這樣馬玉郎就危險了。大窯和大鵝飛奔回家裏,告訴李老鴇地裏面採出了好煤炭,李老鴇不相信來到地裏,看到真的採出了煤炭懊惱的大哭,昏倒在地上。張啓之問起來馬玉郎是怎麽尋找到的這塊古煤礦,兩個人惺惺惜惺惺。四大窯主開始打算對付馬玉郎,黃老爺打算出手。

第9集

四大窯主打算對付馬玉郎,但是黃老爺表示對方並不好對付。這個時候粉蝶獨身一人來到了抱犢崮,認為馬玉郎可能有危險不能再等下去了。黃老爺帶著一群人圍住了馬玉郎,但是馬玉郎不慌不忙。黃老爺表示明天在官衙上見,但是張啓之懷疑朝堂之上是否有公平。馬玉郎拜托對方以後照顧自己,張啓之當即答應。四大窯主找到了縣官,表示絕對不能夠讓一個盜墓賊壞了窯主的名聲,並且打算明天拆穿馬玉郎的身份。雙鳳知道黃雲鶴的手段,因為他是她的前夫,當即做了一些安排。第二天縣官在縣衙見到了四大窯主和馬玉郎,馬玉郎不慌不忙。黃雲鶴拿出了木鞋,但是馬玉郎並不承認是自己的東西。馬玉郎表示可以請麻姐來對質,棉花兔看著麻姐走進了縣衙。麻姐告訴縣官這雙鞋子是一個盜墓賊交給自己保管的,縣官讓麻姐認馬玉郎,但是麻姐表示並不是馬玉郎給自己的鞋子。原來這一切都是粉蝶的註意,故意讓黃雲鶴以為握住了把柄。黃玉郎再次說對方是從盜墓的洞裏面挖出來的,肯定是盜墓賊。但是馬玉郎表示自己是從一塊古圖上面找到的這座古窯,並且拿出了圖作為窯洞。黃老爺忽然叫出了一群拿著手槍的手下,縣官嚇得逃開,並且黃雲鶴表示要動用窯法,縣官連連說自己管不了了。而這個時候牛快槍忽然帶著手下來到了縣衙門外,黃雲鶴和縣官當即嚇得坐回了原處。牛快槍表示可以讓雙方簽下生死狀,並且讓馬玉郎和對方的一個人決鬥。馬玉郎拾起來了手槍,但是認出了手槍是自己的那把從後面開槍的那一把。粉蝶十分擔心,馬玉郎心下一沉,但是牛快槍卻表示要對方珍重。馬玉郎開了槍,結果沒有擊中對方。對手開槍,槍從後面開啟了。原來那把槍是牛快槍的故意安排,確認了馬玉郎是個不懼生死的人物。牛快槍告訴馬玉郎都是粉蝶前來報信,自己才及時趕來。李老鴇在家裏十分懊悔,大鵝一直勸告對方。馬玉郎大宴賓客,說起來自己的身世,十分感慨。

第10集

馬玉郎大宴賓客,並且表示自己絕不會做黑心窯主,並且表示自己會吃雜糧饃饃,給大家吃白面的。馬玉郎當即給大家下跪,棉花兔告訴大家馬爺講義氣。這個時候魯抱盆忽然奔跑了過來投奔,馬玉郎十分高興,粉蝶當即給了對方許多白面饃饃,魯抱盆當即回家說送饅頭給哥哥和母親吃。店小二也要來到窯上幹活,馬玉郎發現對方手十分靈巧。這個時候雙鳳和張啓之來到了窯地上,馬玉郎看到對方感覺十分踏實。大鵝在家裏忽然嘔吐,感覺自己懷上了孩子,大鵝十分開心,但是大窯卻知道這裏面的內情,感覺都要哭出來了,因為這個孩子就是馬玉郎的。大鵝告訴了李老鴇這件事情,結果李老鴇十分憋屈,感覺窩囊無比。李老鴇在家裏辦宴席,慶賀有了孫子,結果晚上大窯一個人跑到了河邊呆呆的坐著流淚。大窯和李老鴇打算買下一口窯,但是李老鴇十分憂心。大窯和爹出門打算買窯,大鵝十分戀戀不舍。大鵝要對方起一個名字,結果大窯說了幾個名字大鵝都不中意,大窯隻說絕對不能名字裏面有馬字。臨走的時候大鵝唱起山歌,大窯十分傷感。大鵝找到了粉蝶,告訴對方自己懷孕了,並且拜托馬玉郎給自己的孩子去一個名字。馬玉郎的窯洞漏水了,馬玉郎自己在窯洞裏面找到了一片馬扇子骨,馬玉郎當即知道出了內奸。馬玉郎打了魯抱盆一頓,魯抱盆表示是黃雲鶴讓自己幹的,給了自己二十斤棒子面。馬玉郎告訴對方自己給他二十斤白面,讓魯抱盆到黃雲鶴的窯上尿一泡尿,好讓黃雲鶴沒臉。魯抱盆當即奉命而去,手下紛紛稱贊馬玉郎有志氣。粉蝶來找到馬玉郎,告訴他大鵝有孩子了,而且是馬玉郎的孩子。粉蝶十分不快,但是馬玉郎說自己害怕那個未出生的孩子。粉蝶拿出一張紙,還有一包打胎葯。馬玉郎認為這樣對大鵝太殘忍了,等于殺了她。粉蝶忽然說既然馬玉郎不舍得,那麽就和自己回到濟南,繼續唱戲。馬玉郎認為對方和自己來到灶庄就是為了讓自己回去,十分失望。

第11集

馬玉郎和粉蝶說起來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詢問對方既然知道自己喝醉了被李老爹扛走了,為什麽不阻止對方。粉蝶無言以對,馬玉郎對粉蝶十分失望。馬玉郎一個人坐在雪地裏面想心事,棉花兔勸告馬玉郎這些都不是事情。粉蝶無法分辨自己的心,被馬玉郎誤解,十分委屈。大鵝來到窯地上找馬玉郎,結果被窯工取笑,當即被大鵝揍了一頓。大鵝來到客堆找到馬玉郎,詢問對方取名字的事情怎麽樣了。馬玉郎想了想,取了李小窯這個名字,大鵝十分滿意。粉蝶留下一封信離開了,並且告訴對方自己並沒有和李老爹一起陷害馬玉郎,並且說自己喜歡的不是做窯主的馬玉郎,而是和自己一起唱戲的馬玉郎。馬玉郎十分驚慌,當即追了出去,但是並沒有找到粉蝶的身影。馬玉郎想到和粉蝶相處的事情,十分痛苦,出門找到了李家的新窯,帶著手槍打算復仇。但是聽著李老爹和李大窯的對話,馬玉郎下不去手。棉花兔發現馬玉郎和槍支不見了,十分著急的找到婁師爺。喬爾來到了灶庄,表示自己是英國公司關于蒸汽機的負責人,來給對方看圖紙,雙鳳十分滿意契約。雙鳳說起來自己是打算在太後面前展示蒸汽機,並且說如果效果好的話想要聘請喬爾作為技術顧問,喬爾十分期待。棉花兔找到了馬玉郎,馬玉郎喝高了昏倒在地上。雙鳳見到了馬玉郎和棉花兔,當即扶了馬玉郎回到灶庄。張啓之和雙鳳說起來這件事情,認為馬玉郎是個人物,值得自己利用。馬玉郎第二天醒來,問起來雙鳳此去京城,可有信心。雙鳳直接斷掉了琴弦,表示自己此去懷有必勝之心。婁師爺給馬玉郎的新院子裝修,十分在行。婁師爺說起來此處其實是個凶宅,但是馬玉郎並不在乎。棉花兔從梁上取下了幾根上吊的繩子,馬玉郎說為自己留著,棉花兔十分不解。婁師爺說起來由此可見馬玉郎也心虛,但是馬玉郎表示自己也十分無奈。黃麥子回到家中,黃雲鶴十分無奈。知縣就在這個時候來到了黃府,問起來人命的事情。黃雲鶴和知縣見面,黃麥子偷偷地在門縫裏面見到了,聽到了自己管家殺人的事情。知縣表示自己可以替對方說情,隻是需要銀子。黃麥子見到人出來連忙的躲了出去,黃雲鶴打算尋找女兒,結果女兒藏到了火器房裏面。黃雲鶴找了進去,結果發現女兒坐在裏面。

第12集

黃雲鶴找到了女兒,但是火器房裏黃麥子指責父親居然把自己家辦成了殺人場,黃雲鶴十分無奈,勸告麥子不要胡來。唐縮手從後面砍暈了黃麥子,黃雲鶴十分心疼。雙鳳在窯廠見到了黃麥子,馬玉郎好奇的問起來麥子的身份,得知麥子是雙鳳名義上的女兒。麥子見到了馬玉郎十分好奇,說話十分的沖動。拉車的牛不走動了,馬玉郎詢問對方可有辦法。黃麥子給牛喝了一些酒,牛就開始繼續拉車了,馬玉郎感覺十分的神奇,麥子旋即上馬離去。大鵝要生產了,李老鴇許願一定要生個兒子,大鵝難產要用車,結果李老鴇卻十分開心的駕著車給兒子報信去了。穩婆十分著急,敲鑼打鼓的在村子裏喊救命。馬玉郎忽然驚醒,說自己聽到了孩子的哭聲,棉花糖奉命去稱冰糖。大鵝被送到醫館,一路十分著急。李老鴇來到馬玉郎面前自己打自己耳光,馬玉郎知道對方是來要錢的,李老爹十分的老奸巨猾,但是馬玉郎不為所動。這個時候忽然有人報信說大鵝不好了,馬玉郎當即和李老爹快馬加鞭來到了明濟堂,但是大鵝抬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死了,馬玉郎十分憤恨。馬玉郎撫摸大鵝的臉,結果發現竟然還有氣,當即喝令大夫施救。大鵝被救了回來,認為馬玉郎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說自己下輩子要報答對方。大鵝勸告對方還是去找粉蝶,並且買了兩個風箏掛在車後面,認為這就是粉蝶和馬玉郎。馬玉郎將這兩個風箏儲存了幾十年。馬玉郎回到灶庄,得知煤窯漏水,雙鳳正在想辦法處理。馬玉郎匆匆來到煤窯,結果發現這裏有一架蒸汽機正在運行,馬玉郎十分好奇。蒸汽機迅速的抽幹了水,雙鳳十分得意。馬玉郎問起來這架機器的事情,認為對方太過大膽了,但是雙鳳說不冒險怎麽可能有收獲。結果馬玉郎表示要是命都沒了要什麽都沒用。

第13集

雙鳳和馬玉郎說起來蒸汽機的使用問題,馬玉郎擔心使用蒸汽機會有危險。雙鳳是不滿,認為對方隻是一個庸人。兩個人爭執起來,雙鳳想讓馬玉郎和自己去北京。棉花兔說起來這件事情,認為午時三刻不吉利。大鵝在家裏說起來大窯的事情,二嬸勸告大鵝以後不要吃兔子肉了,兔子毛和馬玉郎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李老爹說起來馬玉郎這算是還給自己債了,大鵝十分納悶。李老爹自己一個人出門,結果聽到李二嬸說起來馬玉郎托人打聽大鵝和孩子的事情。棉花兔帶著一堆東西來到了大鵝家裏,棉花兔按照馬玉郎的意思說起來讓李老鴇入股的事情,結果被李老鴇痛揍了一頓拒絕了。棉花兔說起來李小窯的事情,認為和李大窯長得很像。李老爹自己一個人在家裏和大鵝說話,大鵝問起來大窯為什麽總是不回來,李老鴇連忙借口說是很忙。雙鳳自己一個人孤身上京,丫鬟十分擔心。馬玉郎打算上京,棉花兔說自己也打算和對方一起前去,結果馬玉郎托棉花兔照顧窯洞,自己一個人上京了。雙鳳在碼頭和馬玉郎說起來機器的事情,雙鳳十分感慨。麥子在自己家裏的大堂上留了一首詩,說是自己打算去找白雙鳳,黃老爺十分慌張。麥子和棉花兔兩個人坐馬車去追馬玉郎上京,兩個人在馬車裏面打打鬧鬧。白雙鳳提出自己可以讓麥子上船,麥子十分開心。忽然之間船上落下了一隻鳥,馬玉郎當即知道大事不妙,讓人躲進了船艙。黃雲鶴追上了船下令開槍,馬玉郎連忙還手。黃雲鶴發現女兒麥子也在船上,連忙命令停手。為了攔住麥子,棉花兔不小心親到了麥子,被麥子打了一巴掌,但是棉花兔並不生氣。白雙鳳和馬玉郎說起來上京的事情,發現自己的首飾盒不見了。那個盒子裏面是父親留給雙鳳的遺物。半夜馬玉郎忽然不見了,棉花兔十分著急。白雙鳳以為馬玉郎是臨陣脫逃了,很是失望。結果第二天的時候馬玉郎騎馬追了上來,竟然從和裏面撈出來了首飾盒,白雙鳳當即感動的抱住了對方,兩個人緊緊擁抱。黃雲鶴為了抵製機器和馬玉郎,直接做了馬玉郎的紙人遊街,打算槍斃對方。結果這個時候牛快槍忽然出現,打亂了遊街的隊伍。唐縮手十分慌張。

第14集

唐縮手回家和黃雲鶴說起來這件事情,結果黃雲鶴表示把這件事情告訴蒯孝珩,讓他定奪,並且燒掉了馬玉郎的紙人。這個時候棉花兔和馬玉郎來到了京城,石大人很快的安排了商業會談,打算和德奧商議。張啓之吩咐要讓馬玉郎跟著去商量,馬玉郎聽說自己能夠參與,各種推拒。但是張啓之告訴馬玉郎白雙鳳已經給他準備好了西裝,馬玉郎穿上以後十分英俊。雙方會談,馬玉郎十分不適合對方的禮儀。這個時候蒯孝珩忽然出現,白雙鳳十分著急。萬厚愚也出現在了現場,幾個人談話。雙方就禮儀的事情產生了爭執,石厚愚認為對方應該跪請,這讓英國人產生了不滿,會談不歡而散。馬玉郎的手杖忽然掉在了地上,結果蒯孝珩居然要求把馬玉郎打出去。石大人和張啓之說起來這件事請,認為這是自己故意安排的,張啓之終于釋懷。這個時候太後召見石坐冰入宮,兩人連忙答應。回到住處馬玉郎臀部受傷,走路一瘸一拐。太後召見了石坐冰,結果蒯孝珩堅持認為大清的國法不能改變,太後十分不以為然。蒯孝珩勸告太後應該小心洋鬼子的一切東西,但是太後不以為然。太後沒有召見石坐冰,而是把兩個人的話都轉告了石坐冰。張啓之和石坐冰商量今天發生的事情,石坐冰十分不滿對方的行為太過于詭計,認為對方各種利用他人,還讓一個女人替自己承擔風險,太過于精明而沒有擔當。原來白雙鳳的父親曾經就是曾經被殺的陽松雪,也是石坐凍的老師。張啓之當即十分後悔,石坐冰十分不滿意對方把白雙鳳當做擋箭牌。張啓之當即跪地認錯。蒯孝珩給手下官員喝豆汁,房子十分簡陋。蒯孝珩和手下商量事情,幾個人商量怎麽樣除去石坐冰。蒯孝珩說起來天朝上國的事情,認為洋鬼子有的東西自己都有。手下官員當即勸告蒯孝珩出面呼應抵製洋機器。

第15集

黃雲鶴給蒯孝珩來信,黃雲鶴指責這幾個人是內賊,犯下了國禁。蒯孝珩打算把贓物拿到京城,這樣子就能夠對方逮人了。馬玉郎收到了一封信,當即十分生氣。棉花兔以為對方是生自己的氣,氣自己把馬玉郎和大鵝的事情告訴黃麥子了。馬玉郎要出了槍支,棉花兔以為是要殺自己,結果馬玉郎把槍支給了白雙鳳,認為蒯孝珩已經知道自己的存在,要雙鳳當心自己的安全,自己打算離開。馬玉郎打算離開,雙鳳十分失望。黃麥子告訴馬玉郎自己喜歡上他了,這讓棉花兔心裏很不是滋味。白雙鳳聽到了這句話,十分生氣的打了黃麥子一個耳光。黃麥子其實並不喜歡馬玉郎,說那些話隻是為了讓馬玉郎留下,幫助白雙鳳辦好展覽。馬玉郎堅持要離開,並且說自己打算回家辦一座現代化的窯。白雙鳳得知對方堅持要離開,認為馬玉郎是舍不得家裏的大鵝和兒子。但是馬玉郎認為和這件事情沒有任何關系。這個時候張啓之來到了驛站,兩個人停止了爭吵。張啓之遞上了求婚帖,表示想要和對方在辦展覽的那一天共結連理。張啓之向白雙鳳表白,馬玉郎在一旁聽著很不是滋味。白雙鳳說自己還要考慮一下。張啓之勸告馬玉郎自己辦的是為國為民的大事,向對方能夠好好考慮。馬玉郎離開,白雙鳳以為對方肯定有什麽說不得的隱情。刑部的官員再次開始準備大紅袍,幾個人打算用來對付白雙鳳。蒯孝珩打算命令烏少堂對付白雙鳳,但是烏少堂打算直接殺了白雙鳳。半夜白雙鳳的馬車遭到刺殺,這個時候幸好劉斷和張啓之直接趕到救下了對方。張啓之認出了刑部的官員,打算把這件事情交給老佛爺處置。雙鳳說起來展覽的事情,希望自己來承辦這件事情。但是張啓之認為自己被石坐冰教訓了一頓,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希望能夠保護對方。慈禧太後知道了這件事情,當即明白刺殺是蒯孝珩派出去的人手。慈禧命令手下官員稱量自己的官帽有多少斤兩,大臣們感覺莫名其妙,但是都依言稱重了。張啓之沒有稱重並且表示如果自己不和太後的心意,那麽官帽有多重也不重要了。太後叮囑臣工務必為大清國效力。並且吩咐下去了辦展覽的時候,這個時候有萬大人出面痛哭請求太後放棄這個展覽,但是慈禧太後根本沒有聽從對方的意見。

第16集

馬玉郎回到棗庄以後學會了怎麽使用蒸汽機,喬爾作為技師和這一群人一直在一起。因為擔心白雙鳳的安全,馬玉郎再次回到了京城。白雙鳳十分擔心展覽的舉辦,馬玉郎安慰對方不要擔心。這個時候白雙鳳告訴對方自己答應了張啓之的求婚,馬玉郎十分傷心。石坐冰和蒯孝珩說起來展覽的事情,兩個人互相勾心鬥角認為對方落不了好。這一天終于到來,慈禧太後親自來到了宮殿前面看著蒸汽機的演示。馬玉郎一行人開始展示機器,太後提出了非常繁瑣的要求。德奧先生開始展示機器,喬爾喝下了太後賜的茶,鞠躬致謝。幾個人開始往機器裏面填煤炭,機器開始鳴叫。蒸汽機砸扁了一個秤砣,太後不滿意,直接要求抬石獅子上來。這個時候因為機器加壓太大,直接開始鳴叫。臣工們都被阻攔在了宮殿的外面,並不知道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聽到裏面的動靜十分的驚訝。蒸汽機開始繼續加壓撞擊,最後的一下撞擊直接砸扁了銅獅子,成了一個平塊。太後看到這一幕十分的震驚,感受到了機器的威力無比。但是等到演示結束慈禧太後離開的時候,這個時候卻被一行臣子攔住。蒯孝珩和其他人抬了一隻狼上來,勸告太後不能夠引狼入室。太後忽然間晚上生病,懷疑是因為白天的事情嚇到了。機器的威力實在巨大,滿朝文武十分震驚,紛紛議論。晚上黃麥子和棉花兔兩個人談心,感情更進一步。這個時候喬爾也走了過來,幾個人在一起調笑。太後晚上生病,召見了石坐冰。太後不同意懸絲診脈的事情,要求剪斷了繩子。太後明白石坐冰想要引入洋機器,隻是現在反對的人實在是太多,需要把這件事情緩一緩。馬玉郎和白雙鳳晚上談心,認為對方的心願終于實現了,展示十分的成功。結果這個時候一行官兵忽然來到了機器的下面,打算搬走機器,白雙鳳十分著急。

第17集

深夜馬玉郎正在和白雙鳳談心,結果這個時候竟然來了一群刑部的人直接封查了機器和會館。喬爾表示自己還沒有拿到工錢,白雙鳳表示等到自己賣出機器就有錢了。白雙鳳和馬玉郎來到了街上尋找窯老板,結果掌櫃的告訴白老板人都走掉了,這些老板都知道了皇宮裏面發生的事情。白雙鳳這次損失了所有的錢財,馬玉郎安慰對方不要太擔心,並說自己回去之後就會考慮用機器開礦的事情。馬玉郎提出可以按手印,結果鳳姐直接燒掉了契約。臨走的時候石坐冰會見了馬玉郎和白雙鳳,兩個人安慰對方一定能夠辦好礦井,做好新式機器。棉花兔提出要把機器拿回去,並說馬玉郎敢用這台機器。石坐冰當即答應給對方過段日子送回灶庄。張啓之送馬玉郎回家,結果白雙鳳說過段時間會在考慮這件事情。回家路上白雙鳳被關押回去,馬玉郎十分著急。張啓之追了上來,表示對方根本救不出來白雙鳳,自己會想辦法救人。張啓之跪下來請求馬玉郎回去好好的辦煤礦,而馬玉郎也跪下來請求對方一定要救出白雙鳳。太後和蒯孝珩說起機器的事情,認為蒸汽機交給對方處置。喬爾去找自己的工錢,結果反而被一群人給關押了起來。蒯孝珩打算把機器沉入河中,這其實並不是慈禧太後的意思。張啓之打算去救出白雙鳳,石坐冰勸告對方不要冒險。張啓之來到了朝堂前面舉著自己的官帽長跪不起。馬玉郎回家路上十分擔心白雙鳳,並且也不知道回家以後自己會面對什麽。石坐冰聽說了張啓之的事情,當即帶著一群官員來到張啓之身邊長跪不起。太後命令放出了白雙鳳。白雙鳳來到朝堂前面,張啓之看到對方安全當即昏倒了過去。

第18集

蒯孝珩和手下說起來太後放過了白雙鳳的事情,兩個人開始商量這件事情透漏的訊息。蒯孝珩當即休書一封,要求手下送去給黃雲鶴。白雙鳳來到了父親的墳墓面前,哭訴自己雖然想要報國,但是無奈自己確實做不出來什麽事情。這個時候張啓之忽然出現,表示自己已經被免官,並且在墳墓面前磕頭要求照顧白雙鳳。黃麥子和棉花兔談話,結果忽然發現馬玉郎不見了。原來這個時候馬玉郎來到了李家,結果李家的人都不在。黃麥子來到家裏吃飯,結果被黃雲鶴命令綁上黃麥子。黃麥子帶了手槍對付對方,被唐縮手的手下從後面打暈了。大鵝因為大窯始終在工地上不肯回家,帶著李小窯回到窯地看大窯。大窯看到大鵝來看自己十分開心,結果當天晚上孩子發起了高燒,大窯冒著傾盆大雨去找醫生給孩子看病。黃雲鶴收到了來信,打算繼續找馬玉郎的麻煩。 馬玉郎來到窯地上,打算用木頭重新做一架蒸汽機出來。大窯和大鵝說起來窯地的事情,認為這個窯地很喲可能李老爹又看走眼了。李老爹和大窯說起來孩子的事情,說自己想要大窯不至于孤苦終老,傳宗接代。父子兩個說到動情處相對流淚,大窯也給了孩子一個玩具,大鵝十分高興。馬玉郎和婁師爺說起來機器的事情,婁師爺勸告對方不要太過于出頭,槍打出頭鳥,但是馬玉郎認為不能夠一直按部就班,否則一輩子都不會有什麽成績。白雙鳳終于回來,而廣源會館就要被拍賣了,並且對方還請到了知縣在現場。馬玉郎聽說,當即面見白雙鳳,表示要把會館留住。

第19集

會館要被拍賣,幾個人來到了會館面前競價,黃雲鶴也在現場。這個時候馬玉郎就在一旁安靜的看著,棉花兔找來結果發現銀子不夠。馬玉郎直接表示要把馬家大院當出去,棉花兔十分震驚。就在落錘的起那一刻馬玉郎站了起來,直接出價兩萬五千兩銀子,並且抵押出了馬家大院。黃雲鶴不敵,當即放棄。白雙鳳指責馬玉郎太過于沖動,竟然抵押出了自己的房子,但是馬玉郎表示正是鳳姐讓自己認清楚了這個煤礦,絲毫不後悔,即使自己傾家蕩產去競價得到了廣源會館,一點都不覺得後悔沖動。張啓之和僕從被貶出京,兩個人打算去開平辦煤礦的事情,打算秘密舉辦機器礦井。這也是石坐凍的意思,石坐冰給張啓之看火車的設計圖,表示自己打算辦鐵路,哪怕丟了腦袋也在所不惜。馬玉郎想要棉花兔陪著張啓之去辦礦井,但是棉花兔非常舍不得馬玉郎哭著喊著不要離開。馬玉郎告訴對方自己隻是想要棉花兔前去學習,不管怎麽樣棉花兔是去定了。白雙鳳和張啓之深夜談話,張啓之請求能夠讓自己照顧白雙鳳,但是被白雙鳳婉拒了。張啓之明白對方的心裏始終有著馬玉郎,隻是自己並不在乎,會在開平一直等著白雙鳳。馬玉郎給棉花兔收拾前行的行李,結果棉花兔半夜裏翻牆打算逃跑,直接翻牆進入了黃家。黃雲鶴和黃麥子說起來逃走的事情,結果黃麥子反而對著黃雲鶴冷嘲熱諷。這個時候棉花兔逃到了黃麥子的門外,說自己打算救走黃麥子,黃麥子十分感動,兩個人緊緊擁抱。白雙鳳和馬玉郎再次商量辦窯的事情,白雙鳳給了對方技術書籍,馬玉郎感覺十分好奇。白雙鳳要求對方好好地學習裏面的知識,隻要看完了自然就懂了。馬玉郎表示洋文書自己看不懂,但是白雙鳳告訴對方裏面有筆記。馬玉郎說起來宅子的事情,表示自己的窯洞也是對方的。

第20集

白雙鳳和馬玉郎說起辦新式煤窯的事情,結果馬玉郎對此並不擔心。馬玉郎看白雙鳳房間裏面的留聲機十分好奇,結果白雙鳳提出可以教授對方跳舞。兩個人在房間裏面相擁起舞,馬玉郎提出希望對方可以做自己的當家的,白雙鳳又驚又喜,但是提出對方需要先學會這一支舞,兩個人相擁起舞,情意綿綿。馬玉郎在自己的窯裏面打算開始使用新機器,告訴窯裏的所有人都不可以泄露了這件事情。張啓之身邊的瓦全留在了窯洞裏面教授大家新機器,一群人紛紛表示絕不泄露訊息。馬家煤窯開始招收技師,結果喬爾也前來應聘。馬玉郎見到了喬爾十分驚奇,喬爾表示自己想要在這裏工作,馬玉郎當即同意對方參加測試。黃雲鶴看到馬玉郎在招人,十分驚奇。喬爾問起來為什麽婁師爺不同意自己入選,結果被婁師爺嘲笑了一頓。馬玉郎同意對方參加測試,結果出的題目是一團亂麻繩。喬爾對于這個題目不屑一顧,表示快刀斬亂麻這件事情自己早就知道。婁師爺十分滿意對方的行為,當即收了喬爾。黃雲鶴看到這一幕十分擔心,認為馬玉郎早晚會成為大患。晚上馬玉郎設宴邀請喬爾,一席人相談甚歡。二嬸和大鵝說起來孩子的情況,結果二嬸竟然說李小窯看起來有點兒像馬先生。大鵝帶著孩子去看馬玉郎,一路上哼著小曲兒十分開心。馬玉郎收到了棉花兔的書信,棉花兔的信件上面連寫帶畫的十分熱鬧。馬玉郎聽到大鵝前來,結果白雙鳳表示自己也想見見對方。大鵝帶著孩子和兩個人見面,白雙鳳很喜歡孩子。大鵝說起來自己的公爹又買了一塊地,隻是遲遲挖不出來煤,詢問對方當初出煤炭是因為有什麽訣竅。結果馬玉郎答應對方可以去煤礦上看一看那塊地是不是有什麽問題。兩個人來到窯地上,結果煤窯忽然倒塌,馬玉郎當即命令救人。馬玉郎聽到下面還有人,當即決定進去救人。李老爹感覺自己扛不住了,吩咐李大窯馬玉郎是自己家裏的恩人,這個恩人一定不能忘記。

第21集

李老爹死在了煤窯裏面,馬玉郎拼死想要拉出來李大窯,結果李大窯並不想出去。大鵝十分著急,拼命地呼喊救命讓人救人。馬玉郎被砸住了昏迷過去,李大窯思索之後決定一定要就出去馬玉郎,但是從此以後就不欠馬玉郎的人情了。煤礦終于被挖掘了出來,李大窯和馬玉郎都被送到醫館醫治。兩個人幸虧平安無事。時間轉眼過了幾年,大鵝帶著小窯去趕集,結果路上竟然被人說起來李小窯長得像另外一個人。集市上婦人向自己的舅舅打聽這件事情,結果算命先生直接表示自己可以給對方看一張字據,這張字據就是當年李老鴇和馬玉郎簽下的契約。大鵝聽說了這件事情,當即在家裏大發脾氣,小窯十分驚恐。有婦人在大鵝的面前說起來這個流言,大鵝當即拿出了剪刀打算和對方拼命。大鵝十分驚慌,不知道小窯要是聽說了這個留言可要怎麽辦。馬玉郎窯洞的蒸汽機終于成功,喬爾和馬玉郎都十分開心。大鵝推著大窯來到了李老鴇的墳前,原來自從上次出了事故以後大窯就成了植物人,醒不過來。大鵝在墳前跪下,請求對方說明白這件事情,為什麽一個是自己的丈夫一個是自己的公爹,竟然賣了自己。馬玉郎跟著來到了荒地裏面,看到大鵝哭訴十分心疼。大鵝看到了馬玉郎十分氣憤,詢問對方怎麽能夠做出這種事情來。大鵝想要尋死,而這個時候大窯醒了過來。小窯在村子裏被眾人嘲笑,而這個時候馬玉郎站了出來表示自己當年是喝醉了酒所以有了小窯,自己才是王八蛋。大鵝始終不肯讓小窯叫馬玉郎,堅持認為大窯才是小窯的爹,馬玉郎十分無措。

第22集

大窯生氣的趕走了馬玉郎,表示自己是絕對不會讓小窯叫馬玉郎爹的。大窯雖然醒過來了,但是仍然不能說話。大鵝領著兒子出門,站直了脊背。章京來見石坐冰,告訴對方有份密報提到了辦鐵路的事情。是一個染鋪的女掌櫃出賣了這個訊息,章京十分敬重石坐冰,因此攔下了這個訊息。劉斷和石坐冰當即決定一定要攔住這個訊息。馬玉郎來到開平,結果發現一片混亂,到處都是官兵在抓人。原來這一天是要火車試行,結果竟然被一群掛並給燒掉了。高夫曼十分心疼火車,竟然直接撲到了過去,被官兵當場攔下。馬玉郎看到這一幕,當即決定保住火車想辦法救人。馬玉郎用計謀攔住了官兵,手下有弓箭和槍支直接和官兵開火。幾個人來到了火車上,高夫曼直接發動了火車,火車開始迅速的朝前面前行。雙方在火車和沿途展開了激烈槍戰,花小被槍彈打中。高夫曼忽然中槍,這個時候火車也慢了下來。馬玉郎要求棉花兔想辦法開火車,但是棉花兔根本不會。馬玉郎想辦法救走了高夫曼,結果自己被俘虜了,同樣還有白雙鳳。花小被官兵壓到火車上,當場重炮身亡。白雙鳳和馬玉郎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十分的痛心,白雙鳳淚流滿面。白雙鳳和馬玉郎被關押在一起,兩個人互訴心事,馬玉郎十分的心灰意懶。這個時候棉花兔和黃小麥趁著夜色來到了關押的地方,從屋頂放下繩子救出了兩個人。第二天烏少堂發現人不見了,烏少堂決定放走這一群人,回朝廷稟告這件事情。太後說起來石坐冰偷偷製造鐵路的事情,對于石坐冰相當的不滿。

第23集

蒯孝珩和石坐冰見面,兩個人分別面見了太後,太後給了兩人一把鎖和一把鑰匙,兩個人分別說起來鎖和鑰匙的含義。蒯孝珩認為這是在說兩個人當離則離開,但是石坐冰卻認為這是在說當合則合。太後見了另外一個大臣,結果此人認為這條鐵路修建隻是用來拉煤炭用的,並沒有什麽其他的用途。但是太後卻感覺這條鐵路如果留下了,如果其他的省份也來效仿,那可如何是好。石坐冰決定無論如何也要修好火車頭,馬玉郎和棉花兔當即開始修復工作。馬玉郎要求棉花兔三個月之內修建好這個火車頭,棉花兔認為自己才疏學淺。幸好不久以後醫生到了,高夫曼的槍傷好了起來,幾個人立刻開始著手準備修復工作。三個月後,火車頭的修復大功告成。張啓之和白雙鳳都來到了現場,張啓之說起來這件事請,感慨萬分,並且當場感謝了棉花兔和高夫曼,認為都是兩個人的功勞。這座大清朝的火車頭名字張啓之並沒有起,因為慈禧太後並不同意開通鐵路。張啓之說起來陽松雪的事情,說他是上書申請開通鐵路的第一人,結果反而被燒成了骨灰。白雙鳳聽到張啓之說這件事情,當場淚流滿面。張啓之道明了白雙鳳的身份,眾人十分吃驚。張啓之說出當天花小以身護火車頭的事情,念及那些曾經為了火車和鐵路獻身的弟兄們,決定命名這座火車頭為龍號。張啓之打算開辦礦局,和馬玉郎說起來這件事請,但是馬玉郎認為這件事情並不容易。兩個人沿著鐵路邊走邊談話,張啓之已經知道馬玉郎和白雙鳳在一起,但是也並不怎麽生氣。張啓之要求馬玉郎一定要好好照顧白雙鳳,馬玉郎當即答應了。鐵路開始運行,但是出來以後馬玉郎等人當即震驚了。原來這是石坐冰請求太後意見之後的結果,不是用火車頭而是用騾馬來牽引火車,看著這一幕的馬玉郎和白雙鳳當即震驚了。石坐冰看到了高夫曼留給自己的皮箱,裏面有一封信,說到感覺沒有成功的建成鐵路十分遺憾。大鵝在家裏給大窯請大夫治病,結果小窯沖出來告訴大鵝大窯要不行了。

第24集

大鵝驚慌的跑進了房子,結果發現大窯竟然艱難的站了起來。大鵝給大窯換上了新衣服,並且要小窯叫爹。小窯十分聽話,大窯緊緊的抱住了兒子。李小窯來到礦場,告訴馬玉郎大窯醒過來了,棉花兔聽到小窯叫兩個人爹,十分尷尬的扭過頭去。白雙鳳聽說了這個訊息,結果卻發現黃麥子十分激動。黃麥子勸說對方和馬玉郎早日成親,但是白雙鳳卻並不著急。大窯醒來之後問起來小窯,結果小窯直接跑去了窯廠。慈禧太後吩咐王爺同意了採用火車頭拉火車的事情,並且同意了採礦,醇親王十分高興。結果太後反而說起來石坐冰要怎麽處置的事情,醇親王認為石坐冰為官誠誠懇懇,處置的話未免太過寒心。太後思慮再三決定對石坐冰貶職,但是並沒有做太多的處置。石坐冰看到了同意火車和煤礦的旨意十分的開心,表示要張啓之一定要開好煤礦,為朝廷為天下謀福利。張啓之看到了石坐冰貶職的旨意十分震驚。灶庄終于成立了礦局,馬玉郎等人放鞭炮開門。黃雲鶴十分不滿意馬玉郎一家獨大,決定想辦法收拾馬玉郎。大窯來到李老鴇墳前和父親說話,結果竟然被人用槍製住了頭。原來唐縮手是李大窯的親戚,李大窯請求對方不要殺了自己。但是唐縮手告訴對方隻有殺了馬玉郎李大窯才能堂堂正正的活著,這件事情大家都已經知道了,自家的煤礦被人想辦法買去了,現在連兒子都不是自己的,聽到這裏李大窯接過了手槍。大鵝要出門趕集,李大窯和小窯獨自留在了家裏。大鵝對著李大窯諄諄叮囑,然後上車離去。深夜裏看著小窯大窯若有所思。馬玉郎帶著白雙鳳來到一間房間點著了燈,結果裏面竟然是大紅的喜字。

第25集

馬玉郎帶著白雙鳳來到一間房間點著了燈,結果裏面竟然是大紅的喜字。馬玉郎給白雙鳳看走馬燈,上面敘述的事情講述了兩個人過去曾經發生的一切,從風雪相遇到最後一起辦鐵路、建礦局,馬玉郎認為白雙鳳讓自己看到了一個更大的世界和更大的舞台。馬玉郎當場向白雙鳳求婚,兩個人跳起了當初白雙鳳教授的舞蹈,白雙鳳當場接受了求婚,兩個人十分甜蜜的互相偎依。山東下起了大雪,大窯和小窯兩個人在家裏掃雪。大窯讓小窯去邀請馬玉郎說是晚上大窯請馬爺喝酒。小窯來到了窯廠,馬玉郎應邀前來。這個時候大鵝也回到了家裏,幾個大人想辦法支開了小窯。大窯說起來當年發生的事情,說是自己的爹爹想辦法辦出的這件事情,是李老鴇灌醉了兩個人,然後做出的這種事情。李老鴇知道兩個人十分正派,所以一起灌醉了兩個人。大鵝十分震驚,一直以為是馬玉郎對不住自己,但是其實沒想到居然是自己的公爹做出的事情。馬玉郎也說起來當年挖煤的事情,自己早就知道地下有個古煤窯,所以才想辦法買下的這塊地。大窯已經原諒了馬玉郎,並且說要小窯跟著馬玉郎好好地讀書。大雪天大鵝走出了房門,而房內李大窯忽然跪了下來,請求馬玉郎娶了大鵝,因為自己不知道哪天就離世,不知道誰能夠照顧大鵝和小窯。馬玉郎不想答應,而這個時候李大窯忽然掏出了槍,威脅對方答應。李大窯請求馬玉郎照顧好小窯和大鵝,自己開槍自殺。馬玉郎發現李大窯自殺的槍支是黃家的槍,當即明白自己一定要報這個仇。蒯孝珩和萬大人說起來朝廷打算開辦鐵路的事情,萬大人當即表示自己打算死諫,絕對不能繼續開辦下去。萬大人打算吊死在宮粱上,結果卻被蒯孝珩攔阻了下來,萬大人哭哭啼啼的離開。

第26集

馬玉郎在大鵝家裏和李小窯一起玩耍,父子兩個很是開心。回到窯上以後棉花兔和對方說起來昨天晚上的事情,棉花兔抱怨對方不考慮鳳姐的感受。萬大人捧著一條白綾找到了慈禧太後,苦勸對方一定要聽從自己的勸告,不要接受洋機器和其他的一些西方東西。結果慈禧太後不為所動,要求對方真的上吊。萬大人直接掛上了白綾,而這個時候慈禧就眼睜睜的看著對方上吊了。而這個時候朝堂上的很多人都直接掛上了白綾,認為如果太後不聽上書那麽自己等人也跟著上吊。棉花兔和馬玉郎說起來窯上的正經事情,結果馬玉郎說自己打算給兒子找蛐蛐。棉花兔十分傷心,指責對方改變了,不光去逛窯子,還為什麽抓蛐蛐都不告訴自己。慈禧太後無可奈何朝廷官員,隻能懲戒 了其中幾個人。四大窯主在一起商量事情,商量殺死馬玉郎,然後討好牛快槍。半夜的時候一行人沖進了馬玉郎的窯洞,開始開槍防火。馬玉郎聽說了要錢去,婁師爺勸告對方不要去,以免中圈套。但是馬玉郎認為這個時候自己不能不去,從箱子裏面拿出了槍支彈葯,打算和窯共存亡。兩隊人馬發生了激烈槍戰,黃雲鶴不敵撤退。黃雲鶴說起來馬玉郎身後的勢力,幾個人分析了一番。這個時候馬玉郎派人送上門來一把砍肉刀,黃雲鶴認為對方是要一定報仇雪恨的,但是黃雲鶴絲毫不以為意。張啓之告訴對方有關報仇的一些信息,但是認為對方報仇毫無意義。黃雲鶴認為情勢不太好,想要出去避風頭,結果出去的時候正好走了馬玉郎埋伏的一條路,馬玉郎認為對方和自己新仇舊恨,想要殺了對方。結果黃麥子沖了出來,哀求對方不要殺死自己的爹爹。兩方正在僵持不下,這個時候一輛囚車路過。車上的人下來之後,原來是石坐冰。石坐冰說出了自己獲罪的理由,說自己一直努力開辦新式礦局,所以獲罪于太後。

第27集

石坐冰當場說出了自己獲罪的理由,並且說自己是為了開辦新式礦局的事情,為此不惜性命。馬玉郎當場十分感動,跪下來給對方行禮。黃雲鶴僥幸逃得了性命,回到家裏認為自己非常的丟臉。馬玉郎和黃麥子以及白雙鳳等人來到了天津,打算買一批洋機器回去。蒯孝珩知道馬玉郎來到了天津,派人去捉拿馬玉郎,但是不要傷了地方的性命。殺手偷偷地跟蹤馬玉郎,結果看到了對方和張啓之在一起。殺手的搭檔喝下了加葯的酒,故意去和馬玉郎搭檔,激怒對方。馬玉郎推搡了對方一下,結果那個人直接摔倒在地氣絕身亡,馬玉郎被關進了監獄。馬玉郎關進監獄以後不言不語,一個叫做老不死的老頭子和馬玉郎搭訕。原來關在大窯裏面的人物都是當年要開辦新式礦局的人,馬玉郎當即十分震驚。大鵝聽說了馬玉郎出事的事情,十分著急。一天晚上大鵝和李小窯忽然被人綁架,被關到了地窯裏面。蒯孝珩不願意放過石坐冰,聯名上書要求慈禧太後殺了石坐冰。但是太後十分為難,因為石坐冰是個忠臣,如果殺了名聲就不好。就像當年的陽松雪,殺了之後早晚史書上會有罵名。但是如果蒯孝珩始終不願意放過石坐冰,一直上書,自己也坳不過對方。太監小李子勸告太後殺了石坐冰蒯孝珩才能夠罷手,太後十分的遲疑。小李子說起來如果不懲治石坐凍的話,那麽蒯孝珩是不肯罷休的,不如用當年懲治陽松雪的大紅袍來對付石坐冰,以此來寬慰蒯孝珩。馬玉郎等人在監獄裏面,獄卒在監獄裏面看朝廷的詔書,結果發現了石坐冰因為開辦新式礦局要被嚴懲的訊息。馬玉郎十分震驚,不知道石坐冰將會遭遇什麽,連自己的處境都變得不太關心。股東們找到張啓之,張啓之表示自己一定會救出馬玉郎的。而這個時候張啓之收到了詔書,知道石坐冰入獄,張啓之當即決定前往京城。

第28集

馬玉郎趁著監獄裏面的放風時間找到了石坐冰,石坐冰見到對方十分震驚。兩個人開始討論起來重辦礦局的事情,石坐冰告訴對方出去以後一定要好好地辦好礦局。馬玉郎表示自己一定會盡力的救出對方,結果石坐冰表示自己這次隻怕是凶多吉少。石坐冰叮囑對方一定要辦好礦局,掌握好煤窯,馬玉郎連忙牢牢記在了心裏。蒯孝珩和其他人討論起來石坐凍的事情,認為一定要除掉馬玉郎這個人,讓石坐冰永遠翻不了身,兩個人開始出壞主意,打算除掉馬玉郎。馬玉郎的枷鎖被灌上了鉛,馬玉郎十分絕望。黃雲鶴說起來窯洞的事情,認為其他人都開始打算偷偷地用洋機器了。白雙鳳和棉花兔以及張啓之在一起商量起怎麽救出來馬玉郎,但是知道對方明天就要行刑了,幾個人非常著急。黃雲鶴和唐縮手說起來煤窯的事情,認為還是要用洋機器才能救得了煤窯,但是黃雲鶴不願意使用。這個時候婁師爺上門拜訪,請求對方求蒯孝珩放過馬玉郎,黃雲鶴當即答應。婁師爺要求管家從棺材裏面取出了一套官員的衣服,管家十分驚訝。張啓之和男扮女裝的白雙鳳來到了監獄裏面見到石坐冰,石坐冰十分驚喜。石坐冰知道自己活不長了,臨死的時候還拜托對方一定要辦好煤窯,叮囑對方家國大事,張啓之和白雙鳳十分傷悲。兩個人隨即來到牢裏看馬玉郎,裏面的很多人得知石坐冰就要被處死了,幾個人決定絕食陪同石坐冰一起上路。老不死勸告馬玉郎一定要振作起來,也許枷鎖還能夠開啟。張啓之和白雙鳳來到了一間小屋子裏面,對方告訴他們一會兒就能夠看到石坐冰被行刑。蒯孝珩醇親王以及很多朝廷官員來到了刑房觀刑,石坐冰被當眾處罰,幾個人都十分悲痛。

第29集

石坐冰臨死的時候要求剪下來自己的辮子,高聲吟誦詩歌毅然追隨陽松雪赴死。這個時候獄裏的很多人也都咬舌自盡,和對方一起離世。白雙鳳和張啓之跪下來給石大人送行,發誓一定要辦好煤礦。馬玉郎十分悲痛,咬牙切齒。婁師爺和喬爾談話,喬爾十分遺憾在中國沒有辦法做出來大的煤窯,要求離開。婁師爺給了對方一筆錢,要求對方幫助自己辦一件事情隨後就讓對方離開。婁師爺擺脫對方把灶庄的地質圖交給京城裏的張啓之,喬爾很爽快的答應了。喬爾來到酒樓喝酒,結果遇到了萬掌櫃,喬爾喝醉了,告訴對方自己要送一箱子寶貝到京城。喬爾在路上忽然被日本武士攔下,喬爾被一刀砍在了喉嚨上面。萬掌櫃拿到了地質圖,非常得意,認為自己的任務終于完成了,日本帝國這次終于拿到了灶庄的地質圖,也知道了煤炭的貯藏。萬掌櫃原來是日本放在大清朝的特務,這次來就是為了查清楚煤炭收藏。黃雲鶴找到了婁師爺,想要招攬對方。兩個人唇槍舌劍,婁師爺答應了到對方的煤窯裏面工作。婁師爺在街道上見到了喝醉了的魯抱盆兄弟,告訴對方馬爺還會再回來的,要對方再等等。婁師爺告訴魯抱盆兄弟二人,自己一定要殺死黃雲鶴報仇。婁師爺知道黃雲鶴也採用了洋機器,打算用炸葯炸毀對方的煤窯,並且給了魯抱柱埋炸葯的分布圖。深夜婁師爺一個人在房間裏面收拾東西,結果有人敲門,開啟門來竟然是馬玉郎和棉花兔回來了。棉花兔十分生氣,詢問對方為什麽要到黃雲鶴的窯洞裏面工作。婁師爺告訴對方自己給對方留下了買新機器的錢,並且留下了灶庄古窯的地質圖,所有的一切都清清楚楚,足夠對方以後順利的工作。婁師爺當時懷疑喬爾會遭到不測,因此圖紙都留了備份,隻是自己不能夠告訴對方自己為什麽去幫助黃雲鶴。並且婁師爺也告訴對方,大鵝和李小窯目前都在黃雲鶴的窯洞裏面。馬玉郎十分著急。黃雲鶴宴請馬玉郎,馬玉郎要求對方放人,但是黃雲鶴卻要古窯的地契。

第30集

為了救出大鵝和小窯,馬玉郎當場向黃雲鶴三跪九叩,並且打算三刀六洞。這個時候白雙鳳和黃麥子趕到,交出了地契救下了馬玉郎。黃雲鶴來到了窯洞裏面,見到了婁師爺和新機器。婁師爺開啟了一個簍子,下面埋著一根引線。婁師爺要其他人都離開,馬玉郎和黃雲鶴單獨留下。婁師爺表示自己已經全部埋下了炸葯,馬玉郎十分驚訝。婁師爺說起來當年馬家大宅的事情,前任老知縣的一家五口,就是當年被黃雲鶴活活逼死的,自己現在要為了前知縣一家報仇。馬玉郎苦口婆心的勸告對方,即使要為了殺死黃雲鶴,也不能夠陪上自己的一條性命。但是婁師爺已經下定決心,依然點燃了引線,結果沖向對方的時候竟然從輪椅上面摔倒了下來,黃雲鶴十分得意。黃雲鶴想要馬玉郎打自己一頓,結果馬玉郎表示自己想要和對方和解,仇恨都是小的,隻有煤窯才是最重要的。馬玉郎向對方賠禮,黃雲鶴若有所思。白雙鳳找到了小窯和大鵝,和大鵝談話,希望對方能夠和馬玉郎結婚,結果大鵝反而說自己明白對方和馬玉郎的關系,希望兩個人能夠幸福。白雙鳳自己做了一桌子的飯菜宴請馬玉郎,馬玉郎十分開心。白雙鳳說起來大鵝的事情,馬玉郎以為對方是要趕走大鵝,但是白雙鳳表示自己想要離開。兩個人相擁而泣。這個時候聽到了門外一聲動靜,馬玉郎來到了門外,發現婁師爺上吊自殺,馬玉郎深深行禮。馬玉郎和黃雲鶴終于和解,兩個人聯手辦起了一家新式的煤窯。馬玉郎和白雙鳳,黃麥子和棉花兔雙雙成親,幾個人都感覺到十分幸福。一轉眼三年間過去,新式礦局辦理的蒸蒸日上。烏大人找到了蒯孝珩,告訴對方太後的身子骨已經大不如從前。

第31集

萬掌櫃和手下的日本人商量,兩個人已經準備好了兵馬,打算一舉奪下煤窯。兩個人商量再三,認為一邊是礦局,一邊是大片的沒有開發的煤窯,而中間就是馬家古窯。所以兩個人一致認為拿下馬家古窯是關鍵。大鵝正在家裏做家務,這個時候得知天寶煤業來到灶庄大舉收購窯地,大鵝和小窯來到庄子上看熱鬧。天寶煤業開價很高,很多人都打算賣出自己的窯地。馬玉郎回到家和大鵝吃飯,大鵝說自己打算開一個做鞋的鋪子,馬玉郎給大鵝的鋪子取名為祥雲升。大鵝說起來收購煤窯的事情,馬玉郎若有所思。馬玉郎和張啓之以及白雙鳳商量起來這件事情,馬玉郎認為如果對方也是想要興辦新式煤窯的話,那麽自己可以前去拜訪對方。但是黃麥子認為對方來路不正,棉花兔也贊成。馬玉郎同意讓瓦全去摸底,回來再做商量。馬玉郎和白雙鳳想起來這件事情,認為當年喬爾手裏丟掉的礦藏圖,也許落到了對方的手裏,因為對方收購的窯地就是自己當年偵探的一片地方。馬玉郎和白雙鳳前去和萬掌櫃見面,萬掌櫃表示自己要辦新式煤礦,並且說話滴水不漏,馬玉郎很是擔心對方有所圖謀。回去之後幾個人商量起來這件事情,棉花兔表示想要問對方是不是拿著喬爾的地質圖,但是黃麥子表示這樣子會打草驚蛇。萬掌櫃請到了四大窯主,告訴對方礦藏圖,並且表示新式煤窯有危險。黃雲鶴的窯洞炸死了人,馬玉郎上門看望,黃雲鶴很是低沉。黃麥子安慰爹爹振作起來。中日甲午戰爭開始,萬掌櫃開始用盡辦法支援日本隊伍,特別是在煤炭方面。太後收到了秘報,知道海軍方面連連失利,原因在于煤炭方面。太後十分生氣,同時也十分懷念已經病逝的醇親王。太後找到了下屬官員,指責蒯孝珩運送給海軍的煤炭不地道,並讓李蓮英拿來煤炭讓蒯孝珩觀看。

第32集

蒯孝珩看到了煤炭,大驚失色,原來竟然是不能用的石頭。太後叮囑蒯孝珩無論如何一定要運送過去煤炭,否則北洋水師岌岌可危。蒯孝珩開始收拾煤炭,打算運送兩千萬噸的煤炭。灶庄也在盡力的開採煤礦,這個時候張啓之找到了馬玉郎,原來這次運送煤炭的負責人竟然是當初殺死了石坐凍的蒯孝珩。張啓之勸告對方冰釋前嫌,不管怎樣一定要以國事為先。馬玉郎表示自己可以前去威海運送煤炭,但是張啓之表示要自己前往。白雙鳳叮囑張啓之小心,張啓之也知道此行凶多吉少,勸告對方和馬玉郎好好過日子。萬掌櫃的得知張啓之要前去運煤,當即打算攔下對方,但是手下認為最要緊的是要攔下蒯孝珩。這個時候牛快槍也來到了灶庄,找到了馬玉郎,表示自己要向蒯孝珩報仇。原來幾十年前,牛快槍是朝廷的官員,隻是被蒯孝珩陷害,所以落草為寇。馬玉郎苦苦哀求對方留下蒯孝珩一條性命,因為北洋水師的成敗都在于這批煤炭上面,但是牛快槍表示北洋水師早就一盤散沙,不堪一擊。不得已之下,馬玉郎隻能表示如果對方一定要殺死蒯孝珩,自己就會代替蒯孝珩前去運煤。萬掌櫃找到了蒯孝珩,要求用錢收買對方,在灶庄多待五天。蒯孝珩若有所思,竟然想要答應。蒯孝珩來到了灶庄,見到了馬玉郎煤窯裏面的機器,蒯孝珩手在發抖。張啓之的運煤船隻被擊沉,張啓之登上了其他的船隻抗敵作戰。太後得知了水師方面的訊息,當即決定催促蒯孝珩盡快的運送煤炭,否則就會殺死對方。蒯孝珩聽令接旨,但是心中卻另有思量。馬玉郎和棉花兔深夜在郊外散步,棉花兔說起來黃麥子有孩子了,馬玉郎很是驚喜。兩個人正在談話,結果遇到了萬掌櫃的手下鬼鬼祟祟的來到了煤窯,帶著很多的兵火和槍支。馬玉郎和棉花兔當即感覺到有問題,跟在對方的身後。但是日本的奸細反而被一隊將士攔下,帶頭的將軍表示蒯孝珩早知道對方肯定會來搗亂,所以攔下了對方。雙方開火,日本軍隊死傷嚴重。馬玉郎回到家中,白雙鳳和對方說起來瓦全的事情,告訴瓦全為了保護張啓之中彈身亡。馬玉郎說起來今天的所見所聞,認為自己應該去幫助蒯孝珩。

第33集

國難方辨忠奸蒯孝珩殉國 英雄獨身赴死馬玉郎運煤馬玉郎告訴白雙鳳自己要帶著隊伍前去幫助蒯孝珩,白雙鳳很是擔心,希望對方能夠平安。萬天寶和手下說起來在海上的戰事,表示自己這就開始動手。蒯孝珩和馬玉郎帶著隊伍前去運煤,結果在半路上遇到了圍剿,馬玉郎和蒯孝珩當即帶著隊伍和日軍展開了苦戰。這個時候太後在宮裏接到了電報,得知了威海方面的戰事,太後下令好好地撫恤死去的將士。蒯孝珩感覺到周邊環境太過于安靜,隻怕有大事要發生。馬玉郎簣夜找到了蒯孝珩,肯定對方能夠開國門,但是蒯孝珩指責對方不過是一個戲子,後來也隻不過專心于開辦煤窯而已,根本不懂得國事,認為必須要把國門關緊了,這樣才能夠保證大清和平。半夜裏運煤的船隻遭到了襲擊,光腚勸說主子趕緊離開,但是蒯孝珩發誓絕對不能夠撤退。外面一片腥風血雨,馬玉郎和蒯孝珩在船艙裏面唇槍舌劍,馬玉郎勸告對方既然意識到了洋機器的好用,那就更應該開啟國門,這個時候護送運煤船隻的將領一身是血的摔進門來,以身殉國。馬玉郎和蒯孝珩都被炸翻,所幸沒有太大的傷亡。兩個人都被日本人的軍隊包圍,日軍勸告蒯孝珩歸順自己,但是蒯孝珩卻慷慨陳詞,認為自己當初沒答應對方,現在更不可能和日本人合作。馬玉郎看著這樣的蒯孝珩,心裏十分震驚。蒯孝珩雖然當初和石坐冰內鬥,但是卻不失為一個有骨血的人。光腚給自己老爺磕了三個響頭,蒯孝珩慷慨赴死。日軍問起來馬玉郎既然知道根本不可能運輸過去煤炭,為什麽還要勉強,但是馬玉郎卻表示即使明知不可為也要為之。日軍將領阻攔了手下,放過了馬玉郎。馬玉郎給蒯孝珩磕頭行禮,自己一個人運輸船隻煤炭到了威海。但是這個時候威海水師已經全軍覆沒,馬玉郎堅持還是要前往運送。太後知道了這件事情,認為馬玉郎精神可嘉,獎賞了對方,同時也賞賜了張啓之,認為自己一直以來對不住對方。

第34集

馬玉郎運送煤炭來到了威海,結果發現北洋水師已經全軍覆沒。馬玉郎到處尋找張啓之,但是這個時候張啓之已經身受重傷。馬玉郎詢問是否還有活著的人,結果張啓之要對方開啟一個箱子,裏面全部都是死去的北洋水師官兵的發辮,張啓之請求馬玉郎帶著這些頭發回去,讓這些將士落葉歸根,這也是北洋水師的傳統。張啓之請求馬玉郎把自己的頭發也帶回去,讓自己也能夠魂歸故裏。馬玉郎依言行事,張啓之隨即離世。灶庄這個時候白雙鳳和黃麥子的隊伍和日本人的奸細隊伍雙方開火,半夜裏雙方交戰激烈。大鵝不放心馬玉郎來到了煤窯,結果中彈身亡。臨死前大鵝掏出了一雙鞋,拜托白雙鳳交給馬玉郎,大鵝隨即離世。敵人炮火猛烈,白雙鳳打算投奔牛快槍,牛快槍當即收留了所剩無幾的一行人。馬玉郎終于從威海回來,李小窯給了自己的父親娘生前給爹爹做的鞋子,馬玉郎傷心異常。深夜馬玉郎來到了山上,打算埋葬這些發辮。馬玉郎想到了之前石坐冰叮囑自己的話語,深感愧疚,自己也剪下了發辮,放到一起用煤炭埋葬。棉花兔找不到馬玉郎,到處尋找。白雙鳳找到了馬玉郎,交給了對方一件東西,原來竟然是當年馬玉郎唱戲時候的指套。馬玉郎帶上指套,和對方深深地擁抱。深夜馬玉郎來到了煤窯,到處放下了炸葯。第二天日本人來到了窯洞裏面,看到馬玉郎竟然在裏面十分驚訝。日本頭子勸告馬玉郎歸順自己,結果馬玉郎告訴對方不可能奪走自己國家的煤礦,毅然點燃了捻子,寧可和煤礦同歸于盡,也不能讓日本人搶走自己國家的煤炭,然後轉而傷害中國人。日本人意識到不好想要阻止,但是已經為之已晚。馬玉郎炸毀了所有的煤窯,自己也身亡于煤窯之中。棉花兔和牛快槍看著炸窯揚起的塵土,痛哭失聲。白雙鳳帶著李小窯一起生活,深深地緬懷馬玉郎這位為國為民的民族英雄。

分集劇情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馬玉郎周一圍
張啓之張晞臨
蒯孝珩張志堅
白雙鳳于明加
大鵝薛佳凝
棉花兔包貝爾
粉蝶李小冉
大疤臉倪大紅
慈禧劉佳
黃雲鶴劉金山
李老鴰李琦
石坐冰張志忠
黃麥子林源
李大窯周德華
喬爾班傑明
婁師爺侯桐江
姜予鯤唐縮手
花小姜雨晨
萬天寶陳楚翰
醇親王王國剛
烏少堂趙家林
魯抱盆劉振
李蓮英齊慶林
萬厚愚王舉
牛快槍王凱
龍傳真易照博
蒼山犬周經緯
流斷袁滿
小光腚張殿倫
寶家媳婦路薇薇
小芹王野
高夫曼
魯抱柱張愛欽
馬三跳趙學賢
小靈子張琦
馬玉江老尿炕
八指頭魏志強
算命先生

職員表

出品人李明;張心力;杜大寧
製作人劉開珞;陳泉;王海波
監製王莉;趙繼烈;李愛彬
導演楊文軍
編劇高鋒
攝影甘運全
剪輯宋輝
美術設計王鐵力
錄音楊月冬
發行夏梅

演職員信息來源

以上資料來源

音樂原聲

曲序

曲目

作曲

填詞

演唱

備註

1.

獨有英雄

董冬冬
陳曦

許鶴繽

主題曲
2.前塵往事路陽陽片尾曲

幕後花絮

①薛佳凝在劇中有一場哭墳的戲,她表示當時自己已經完完全全的哭進去了, 甚至還因為一口氣倒不上來險致昏厥。

劇照劇照

②為了更加貼近人物的形象,包貝爾在定妝時主動要求給"棉花兔"這個角色帶上假牙套,他還表示這個角色既然叫棉花兔,那他希望這個角色能更貼近兔子,所以就弄了兩顆假牙。

播出信息

首播時間
播出平台備註參考資料補充

2013年10月31日

湖北衛視

內地首播

樂視影片網路播出

劇集評價

《獨有英雄》通過馬玉郎的人生蛻變,展現了中國清末巨變的大時代,弘揚了改革 創新的大精神,抒發了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大情懷,塑造了用生命和熱血捍衛改革的大英雄,譜寫了一曲小人物、大擔當的正氣歌。該劇所回顧的歷史、所弘揚的精神就是十九世紀末中國時代精神的寫照。時代變遷了,社會發展了,煤炭也許不再是經濟發展的唯一動力,蒸汽機也許不再是時代的標志,但改革、創新、發展則是每個時代人們必須要抓住的時代精神。而且該劇故事情節跌宕起伏,人物關系紛繁復雜,時刻都圍繞著一個核心的主題,這就是縱有千難萬險,哪怕流血犧牲,也必須改革創新,隻有改革創新,勇往直前,才能走出困境,才有光明前途。劇中主人公的結局雖然是悲劇,但它警醒世人,停滯改革和保守落後導致的悲劇不僅是個人的悲劇,更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的悲劇,這樣的結局發人深省(騰訊娛樂評價)

劇照劇照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