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求敗 -金庸小說中的武林達人

獨孤求敗

獨孤求敗,金庸中的人物。在小說中從未出場過,隻在小說人物的口中被提及。 

獨孤求敗一生境界階段分為利劍級、軟劍級、重劍級、木劍級、無劍級,對套用不同的武器。 

所謂無劍並非六脈神劍一類的無形劍氣,而是一種不執著于劍的劍法。劍意存于心中,手中有劍無劍已無分別,一如風清揚教導令狐沖的“手指就是劍”,劍魔本人就是一柄最強的劍。無劍勝有劍與無招勝有招是獨孤求敗武學體系不同層面的不同表現形式,手中無劍則無不可為劍,心中無招則無不可成招,形無常形,法無定法,無跡可尋,無孔不入。

  • 中文名稱
    獨孤求敗
  • 別名
    劍魔
  • 職業
    劍客
  • 代表作品
    獨孤九劍
  • 成就
    敗盡天下達人,求一敗而不可得
  • 名言
    生平孤獨,但求一敗
  • 境界階段
    利劍級、軟劍級、重劍級、木劍級、無劍級
  • 出處
    金庸

人物簡介

獨孤求敗,被公認為金庸小說第一達人(除《越女劍》)。他的背景資料,大多片段來自《神雕俠侶》,金庸並未著墨其的出生年代,楊過認為連當今達人也未提起過,恐怕是九十年前以上的人。獨孤求敗曾在石壁上寫到:

獨孤求敗獨孤求敗

縱橫江湖三十餘載,殺盡仇寇,敗盡英雄,天下更無抗手,無可柰何,惟隱居深谷,以雕為友。嗚呼,生平求一敗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

凌厲剛猛,無堅不摧,弱冠前以之與河朔群雄爭鋒。

「紫薇軟劍」三十歲前所用,誤傷義士不祥,乃棄之深谷。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四十歲前恃之橫行天下。 四十歲後,不滯于物,草木竹石均可為劍。自此精修,漸進至無劍勝有劍之境。

劍魔獨孤求敗既無敵于天下,乃埋劍于斯。嗚呼!群雄束手,長劍空利,不亦悲夫!

所使武器

劍冢中,埋的是獨孤求敗一生幾個階段中用過的幾柄劍。 第一柄是一柄青光閃閃的利劍:「凌厲剛猛,無堅不摧,弱冠前以之與河朔群雄爭鋒。」

第二柄是「紫薇軟劍,三十歲前所用,誤傷義士不祥,悔恨無已,乃棄之深谷。」此劍已被棄之深谷,故不在劍冢之中,以一長條石片代表。

獨孤求敗獨孤求敗

第三柄是玄鐵重劍:「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四十歲前恃之橫行天下。」外表黑黝,劍身深黑之中隱隱透出紅光,三尺多長,共重九九八十一斤,兩邊劍鋒都是鈍口,劍尖圓圓的似是個半球。

第四柄是柄已腐朽的木劍,原因是獨孤求敗「四十歲後,不滯于物,草木竹石均可為劍。」

原文描寫

神雕俠侶

楊過聽它鳴聲之中甚有友善之意,於是慢慢走近,笑道:「雕兄,你神力驚人,佩服佩服。」醜雕低聲鳴叫,緩步走到楊過身邊,伸出翅膀在他肩頭輕輕拍了幾下。楊過見這雕如此通靈,心中大喜,也伸手撫撫它的背脊。

醜雕低鳴數聲,咬住楊過的衣角扯了幾扯,隨即放開,大踏步便行。楊過知它必有用意,便跟隨在後。醜雕足步迅捷異常,在山石草叢之中行走疾如奔馬,楊過施展輕身功夫這才追上,心中暗自驚佩。那雕愈行愈低,直走入一個深谷之中。又行良久,來到一個大山洞前,醜雕在山洞前點了三下頭,叫了三聲,回頭望著楊過。

楊過見它似是向洞中行禮,心想:「洞中定是住著什麼前輩高人,這巨雕自是他養馴了的,這卻不可少了禮數。」於是在洞前跪倒,拜了幾拜,說道:「弟子楊過叩見前輩,請恕擅闖洞府之罪。」待了片刻,洞中並無回答。

那雕拉了他的衣角,踏步便入。眼見洞中黑黝黝地,不知當真是住著武林奇士,還是什麼山魈木怪,他心中惴惴,但生死早置度外,便跟隨進洞。

這洞其實甚淺,行不到三丈,已抵盡頭,洞中除了一張石桌、一張石凳之外更無別物。醜雕向洞角叫了幾聲,楊過見洞角有一堆亂石高起,極似一個墳墓,心想:「看來這是一位奇人的埋骨之所,隻可惜雕兒不會說話,無法告我此人身世。」一抬頭,見洞壁上似乎寫得有字,隻是塵封苔蔽,黑暗中瞧不清楚。打火點燃了一根枯枝,伸手抹去洞壁上的青苔,果然現出三行字來,字跡筆劃甚細,入石卻是極深,顯是用極鋒利的兵刃劃成。看那三行字道:

「縱橫江湖三十餘載,殺盡仇寇,敗盡英雄,天下更無抗手,無可柰何,惟隱居深谷,以雕為友。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

下面落款是:「劍魔獨孤求敗。」

楊過將這三行字反來覆去的念了幾遍,既驚且佩,亦體會到了其中的寂寞難堪之意,心想這位前輩奇士隻因世上無敵,隻得在深谷隱居,則武功之深湛精妙,實不知到了何等地步。此人號稱「劍魔」,自是運劍若神,名字叫作「求敗」,想是走遍天下欲尋一勝己之人,始終未能如願,終於在此處鬱鬱以沒,緬懷前輩風烈,不禁神往。

低回良久,舉著點燃的枯枝,在洞中察看了一周,再找不到另外遺跡,那個石堆的墳墓上也無其他標記,料是這位一代奇人死後,是神雕銜石堆在他屍身之上。

他出了一會神,對這位前輩異人越來越是仰慕,不自禁的在石墓之前跪拜,拜了四拜。那神雕見他對石墓禮數甚恭,似乎心中歡喜,伸出翅膀又在他肩頭輕拍幾下。

楊過心想:「這位獨孤前輩的遺言之中稱雕為友,然則此雕雖是畜生,卻是我的前輩,我稱它為雕兄,確不為過。」於是說道:「雕兄,咱們邂逅相逢,也算有緣,我這便要走。你願在此陪伴獨孤前輩的墳墓呢,還是與我同行?」神雕啼鳴幾聲,算是回答。楊過卻不懂其意,眼見它站在石墓之旁不走,心想:「武林各位前輩從未提到過獨孤求敗其人,那麼他至少也是六七十年之前的人物。這神雕在此久居,心戀故地,自是不能隨我而去的了。」伸臂摟住神雕脖子,與它親熱了一陣,這才出洞。

他生平除與小龍女相互依戀之外,並無一個知已好友,這時與神雕相遇,雖是一人一禽,不知如何竟是十分投緣,出洞後頗有點戀戀不舍,走幾步便回頭一望。他每一回頭,神雕總是啼鳴一聲相答,雖然相隔十數丈外,在黑暗中神雕仍是瞧得清清楚楚,見楊過一回頭便答以一啼鳴,無一或爽。

楊過突然間胸間熱血上涌,大聲說道:「雕兄啊雕兄,小弟命不久長,待郭伯伯幼女之事了結,我和姑姑最後話別,便重來此處,得埋骨於獨孤大俠之側,也不枉此生了。」說著躬身一揖,大踏步便行。

‥‥‥‥‥‥‥‥‥‥‥‥‥‥‥‥‥‥‥‥‥‥‥‥‥

這一日見洞後樹木蒼翠,山氣清佳,便信步過去觀賞風景,行了裏許,來到一座峭壁之前。那峭壁便如一座極大的屏風,沖天而起,峭壁中部離地約二十餘丈處,生著一塊三四丈見方的大石,便似一個平台,石上隱隱刻得有字。極目上望,瞧清楚是「劍冢」兩個大字,他好奇心起:「何以劍亦有冢?難道是獨孤前輩拆斷了愛劍,埋葬在這裏?」走近峭壁,但見石壁草木不生,光禿禿的實無可容手足之處,不知當年那人如何攀援上去。

瞧了半天,越看越是神往,心想他亦是人,怎能爬到這般的高處,想來必定另有妙法,倘若真的憑藉武功硬爬上去,那直是匪夷所思了。凝神瞧了一陣,突見峭壁上每隔數尺便生著一叢青苔,數十叢筆直排列而上。他心念一動,縱身躍起,探手到最底一叢青苔中摸去,抓出一把黑泥,果然是個小小洞穴,料來是獨孤求敗當年以利器所挖鑿,年深日久,洞中積泥,因此生了青苔。

心想左右無事,便上去探探那劍冢,隻是勝下獨臂,攀挾大是不便,但想:「爬不上便爬不上,難道還有旁人來笑話不成?」於是緊一緊腰帶,提一口氣,竄高數尺,左足踏在第一個小洞之中,跟著竄起,右足對準第二叢青苔踢了進去,軟泥迸出,石壁上果然又有一個小穴可以容足。

第一次爬了十來丈,已然力氣不加,當即輕輕溜了下來,心想:「已有二十多個踏足處尋準,第二次便容易得多。」於是在石壁下運功調息,養足力氣,終於一口氣竄上了平台。見自己手臂雖折,輕功卻毫不減弱,也自欣慰,隻見大石上「劍冢」兩個大字之旁,尚有兩行字型較小的石刻:

「劍魔獨孤求敗既無敵於天下,乃埋劍於斯。

嗚呼!群雄束手,長劍空利,不亦悲夫!」

楊過又驚又羨,隻覺這位前輩傲視當世,獨往獨來,與自己性子實有許多相似之處,但說到打遍天下無敵手,自己如何可及。現今隻餘獨臂,就算一時不死,此事也終身無望。瞧著兩行石刻出了一會神,低下頭來,隻見許多石塊堆著一個大墳。這墳背向山谷,俯仰空闊,別說劍魔本人如何英雄,單是這座劍冢便已佔盡情勢,想見此人文武全才,抱負非常,但恨生得晚了,無緣得見這位前輩英雄。

楊過在劍冢之旁仰天長嘯,片刻間四下裏回音不絕,想起黃葯師曾說過「振衣千仞岡,濯足萬裏流」之樂,此際亦復有此豪情勝慨。他滿心雖想瞧瞧冢中利器到底是何等模樣,但總是不敢冒犯前輩,於是抱膝而坐,迎風呼吸,隻覺胸腹間清氣充塞,竟似欲乘風飛去。

忽聽得山壁下咕咕咕的叫了數聲,俯首望去,隻見那神雕伸爪抓住峭壁上的洞穴,正自縱躍上來。它身軀雖重,但腿勁爪力俱是十分厲害,頃刻間便上了平台。

那神雕稍作顧盼,便向楊過點了點頭,叫了幾聲,聲音甚是特異。楊過笑道:「雕兄,隻可惜我沒公冶長的本事,不懂你言語,否則你大可將這位獨狐前輩的生平說給我聽了。」神雕又低叫幾聲,伸出鋼爪,抓起劍冢上的石頭,移在一旁。楊過心中一動:「獨孤前輩身具絕世武功,說不定留下什麼劍經劍譜之類。」但見神雕雙爪起落不停,不多時便搬開冢上石塊,露出並列著的三柄長劍,在第一、第二兩把劍之間,另有一塊長條石片。三柄劍和石片並列於一塊大青石之上。

楊過提起右首第一柄劍,隻見劍下的石上刻有兩行小字:

「凌厲剛猛,無堅不摧,弱冠前以之與河朔群雄爭鋒。」

再看那劍時,見長約四尺,青光閃閃,的是利器。他將劍放回原處,會起長條石片,見石片下的青石上也刻有兩行小字:

紫薇軟劍,三十歲前所用,誤傷義士不祥,乃棄之深谷。」

楊過心想:「這少了一把劍,原來是給他拋棄了,不知如何誤傷義士,這故事多半永遠無人知曉了。」出了一會神,再伸手去會第二柄劍,隻提起數尺,嗆啷一聲,竟然脫手掉下,在石上一碰,火花四濺,不禁嚇了一跳。

原來那劍黑黝黝的毫無異狀,卻是沉重之極,三尺多長的一把劍,重量竟自不下七八十斤,比之戰陣上最沉重的金刀大戟尤重數倍。楊過提起時如何想得到,出乎不意的手上一沉,便拿捏不住。於是再俯身會起,這次有了防備,會起七八十斤的重物自是不當一回事。見那劍兩邊劍鋒都是鈍口,劍尖更圓圓的似是個半球,心想:「此劍如此沉重,又怎能使得靈便?何況劍尖劍鋒都不開口,也算得奇了。」看劍下的石刻時,見兩行小字道: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四十歲前恃之橫行天下。」

楊過喃喃念著「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八字,心中似有所悟,但想世間劍術,不論哪一門哪一派的變化如何不同,總以輕靈迅疾為尚,這柄重劍不知怎生使法,想懷昔賢,不禁神馳久之。

過了良久,才放下重劍,去取第三柄劍,這一次又上了個當。他隻道這劍定然猶重前劍,因此提劍時力運左臂。那知拿在手中卻輕飄飄的渾似無物,凝神一看,原來是柄木劍,年深日久,劍身劍柄均已腐朽,但見劍下的石刻道:

「四十歲後,不滯於物,草木竹石均可為劍。自此精修,漸進於無劍勝有劍之境。」

他將木劍恭恭敬敬的放於原處,浩然長嘆,說道:「前輩神技,令人難以想像。」心想青石板之下不知是否留有劍譜之類遺物,於是伸手抓住石板,向上掀起,見石板下已是山壁的堅石,別無他物,不由得微感失望。[1]

​笑傲江湖

隻見風清揚屈起手指,數道:「歸妹趨無妄,無妄趨同人,同人趨大有。甲轉丙,丙轉庚,庚轉癸。子醜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風雷是一變,山澤是一變,水火是一變。乾坤相激,震兌相激,離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

風清揚道:「獨孤九劍,有進無退!招招都是進攻,攻敵之不得不守,自己當然不用守了。創製這套劍法的獨孤求敗前輩,名字叫做『求敗』,他老人家畢生想求一敗而不可得,這劍法施展出來,天下無敵,又何必守?如果有人攻得他老人家回劍自守,他老人家真要心花怒放,喜不自勝了。」

…………………………

此時令狐沖所遇的,乃是當今武林中一位驚天動地的人物,武功之強,已到了常人所不可思議的境界,一經他的激發,「獨孤九劍」中種種奧妙精微之處,這才發揮得淋漓盡致。獨孤求敗如若復生,又或風清揚親臨,能遇到這樣的對手,也當歡喜不盡。使這「獨孤九劍」,除了精熟劍訣劍術之外,有極大一部分依賴使劍者的領悟,一到自由揮灑、更無規範的境界,使劍者聰明智慧越高,劍法也就越高,每一場比劍,便如是大詩人靈感到來,作出了一首好詩一般

獨孤九劍

劍法分做九大部分:總訣式破劍式破刀式破槍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氣式,分別是依據不同兵器而生的對招方式,而就其本質來說,則可理解為「與八種不同兵器對陣時,所採用的攻防觀念」。

獨孤求敗獨孤求敗

其中最需要註意的,是使用掌法或其它拳腳功夫的對手,原因是這一類的對手不用兵刃,自然在拳腳與內力上有高超之處,而且武學修為也已到一境界,有無兵器已相差不多。

獨孤九劍無招,完全視對方招式而定,所以遇強則強。

獨孤九劍意境乃跟隨中國哲學庄子,以無用之用乃為大用為原則,並非亂砍(風清揚強調過此點),而是仔細觀察對方招式,迅速找到破綻,攻其所必救,而攻擊之法沒有一定,完全視獨孤九劍之使用者的意向而定。

總訣式

是獨孤九劍的根本關鍵,有種種變化,用以體演這篇總訣,是三千餘字的入門口訣,亦為其後八式的變化總要。其部份內容為:「歸妹趨無妄,無妄趨同人,同人趨大有。甲轉丙,丙轉庚,庚轉癸。子醜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風雷是一變,山澤是一變,水火是一變。乾坤相激,震兌相激,離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獨孤求敗獨孤求敗

破劍式

用以破解普天下各門各派的劍法。

破刀式

用以破解單刀、雙刀、柳葉刀、鬼頭刀、大砍刀、斬馬刀種種刀法。

破槍式

包括破解長槍、大戟、蛇矛、齊眉棍、狼牙棒、白蠟桿、禪杖、方便鏟種種長兵刃之法。

破鞭式

破的是鋼鞭、鐵鐧、點穴橛、枴子、蛾眉刺、匕首、板斧、鐵牌、八角槌、鐵椎等等短兵刃。

破索式

破的是長索、軟鞭、三節棍、鏈子槍、鐵鏈、漁網、飛錘流星等等軟兵刃。

破掌式

破的是拳腳指掌上的功夫,將長拳短打、擒拿點穴、魔爪虎爪、鐵掌,諸般拳腳功夫盡數包括內在。

破箭式

總羅諸般暗器,練這一劍時,須得先學聽風辨器之術,不但要能以一柄長劍擊開敵人發射來的種種暗器,還須借力反打,以敵人射來的暗器反射傷敵。

破氣式

為對付身具上乘內功的敵人而用,神而明之,存乎一心。

獨孤求敗獨孤求敗

獨孤前輩當年挾此劍橫行天下,欲求一敗而不可得,那是他老人家已將這套劍法使得出神入化之故。同是一門華山劍法,同是一招,使出來時威力強弱大不相同,這獨孤九劍自也一般。你縱然學得了劍法,倘若使出時劍法不純,畢竟還是敵不了當世達人,此刻你已得到了門徑,要想多勝少敗,再苦練二十年,便可和天下英雄一較長短了。” 書中並無明言破氣式的原理。

五劍境界

利劍無意

大家請留意他的劍。“凌厲剛猛”、“紫微軟劍”、“重劍無鋒”,此等神兵從何而來?郭襄從父母手中接過倚天劍,求敗的“利劍”也應該從家人中獲授。再加上後來又能有軟劍、重劍,此家很可能是以鑄造神兵利器聞名的世家。

那麽,前來求劍求槍的達人為了能獲得此世家鑄造的兵器,自然要先讓鑄兵器的人了解自己所學,這也是為了能“量身訂造”適合自己的兵器。于是,如果獨孤求敗生于這樣的世家,年紀輕輕的他也能遍觀天下武術之要了。當然這不包括掌、氣等無兵器的武術,但對付這等武功的劍招在九劍中排名都比較靠後,也許正是這緣故。(不然,以一般人的見解,對付手無寸鐵者要比帶兵器的容易多了,劍式還會排在這麽後?)

他不一定真的有意要破盡天下武功,他這樣的原始動機可能與少年IT天才黑進FBI電腦系統的動機一樣——貪玩貪有趣。武痴求敗可能因為看了很多兵器的精要後有了一點心得,後因志趣而搜羅鑽研掌、氣等武功的破解方法,把這些總結、匯編成獨孤九劍。

他這個《獨孤九劍》的系統性看似完善,然而“分門別類,分破天下武術”,其完善之處也正是其不完善之處,看來也多似少年之作,說是家傳武學,也忒將獨孤求敗的世家小看了。武學有很多道理是相通的,故黃葯師能從“落英神劍”中演化出“落英神劍掌”;《葵花寶典》在林遠圖手上是闢邪劍法,在東方不敗手上卻是飛針;就是十七八歲的一個郭襄,看了楊過那招“四通八達”後也能化為劍招使出來。

軟劍無常

無招勝有招,因為招有常。

關于“無常”,簡單來說,無招相鬥,如果一方足夠快,以致于對方連擋隔遮攔都來不及,那就是無常,故“快”是一種無常,如古龍的阿飛、荊無命;如雙方同速或不至于因快使對方立敗,隻要一方的出手足夠怪異,出其不意,使對方產生錯愕之感,便能在瞬間有機可乘,故“怪”是一種無常,以《射雕英雄傳》中西毒、北丐在桃花島上交手時打坐一會又纏鬥一會為代表。目前以本人的理解,無論是“快”還是“怪”,其共通點都是多變,故以“無常”來命名這一境界。

上面有位兄弟認為求敗由利劍轉軟劍是因為“無招相較,快者勝”,而軟劍輕盈快捷,可以獲得比對手更快的速度。我認為不止如此。軟劍的最大特點是多變,同一姿勢揮出,軟劍亦會因初始狀態的不同而起到大相徑庭的效果。一把比別人“快”且“怪”的劍,恐怕已無常之至。

獨孤求敗獨孤求敗

求敗必定是吃透了軟劍的所有變化,而達到比別人更無常的境界,因而天下無敵。(剛與柔之變化,應也是一種無常。)

但是駕御軟劍的方法隻有一個:軟劍是客觀存在,它不會讓你隨心所欲,你隻能依它的規律去揮灑,于是不能收放自如。比如當你一劍揮出才發現那不是敵人時,要收回來,尋常的劍一回轉手臂或手腕就行,軟劍卻不能。隻要揮了出去,無論你回臂還是轉手腕,軟劍的劍刃還是會繼續向前揮,如鞭。嚴格來講,不能收發自如的劍不能算得上一把好劍,不管它多會殺人。

誤傷義士之事,從軟劍上手到被棄之間,應該發生過不少次,這時期的求敗也許會因而活在誤傷義士的強烈罪惡感之下,痛苦異常而生心魔,“劍魔”之名也許用來形容這把紫微軟劍最為恰當。總會有一天求敗承受不住這種罪惡感的,棄劍是必然之事。

在求敗棄卻軟劍後到拿起重劍前可能還有個過渡的階段,這時他有可能權且用回利劍,而獨孤九劍可能在這階段得到了加強。

重劍無鋒

這是質的飛躍。由以無常取勝轉為以自身的硬體取勝。這可能與其內功修維的提升有關。十多歲時的他當然不能在內力上與天下人爭雄,于是講求的是變化,是無常。而三十歲的時候,內功修為上來了,自然引發他對打破這一格局的思考,最終成就“大巧不工”的境界。以上諸兄說得都很有道理,不多說了。

獨孤求敗獨孤求敗

楊過未達“大巧不工”,還以黯然銷魂掌沾沾自喜。神雕俠侶,楊過黯然銷魂掌式式標新立異,小龍女雙劍齊發快絕無倫,此二人皆達無常。

木劍無滯

之前三劍都是神兵利器,這卻是木劍。不難看出獨孤求敗一生都在尋找突破。由利劍到紫薇軟劍,再到玄鐵重劍,如果求敗之前的劍法一定要依靠特殊的劍才能發揮出其威力的話,沒有了這些劍,他會怎樣?如果他手上隻有一草一木呢?或者說,如果他真的出生于鑄兵器的世家望族才有現在的成就,那麽如果他出生在一般的家庭呢?他還會是現在的他嗎?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這時的獨孤求敗是尋找天命的年齡,他要追求的不僅是劍術的境界,還是禪的境界,還是哲學的境界。而他尋找天命、追逐自己的存在感的途徑就是練劍。這時的他已經隱居,他不求勝過什麽人,他隻求超越自己。他求敗,能打敗他的也隻有新自己。

當用木劍的他能勝過用利劍、軟劍、重劍的他時,他才能找到自己的真實存在,證明自己的成就不是靠家境,不是靠“命”,他才能找到自己的天命,從此“無滯”。

劍冢中是木削的劍,然而求敗當年可不是真的削木為劍,楊過一輩子聰明伶俐,可也給獨孤求敗忽悠了這一回。“四十歲後,不滯于物,草木竹石均可為劍。”換句話說,就是“手中無劍,心中有劍”的境界。心中有劍,故一草一木,順手拈來,皆可為劍。他削一把木劍埋在劍冢,隻是擔心如果隨手折根樹枝埋了,百年後倘有人來看時粗心大意,把這或草或木的“神劍”不當一回事。

獨孤求敗獨孤求敗

再說具體的武學原理。之前玄鐵重劍當為劍中之至剛,而木劍可能包含劍中之至柔(此等劍術,原應剛柔相濟)。正如《射雕英雄傳》中周伯通所言:“雖說柔能克剛,但若是你的降龍十八掌練到了洪七公那樣,我又克不了你啦。這是在于功力的深淺。”那麽,如果功力再上,便當柔又倒過來克剛了。這便是木劍破重劍之法。試想想,如果挺玄鐵劍直刺對方,對方木劍一粘,竟如無物,重劍無從著力,木劍竟隨人倒沖過來,胡為乎不克?隻一下子,高下立見了。

楊過思考的不是自己的存在,而是“姑姑”,因此是無法達到“無滯”的境界的。神雕一直指導他劍法,但這家伙在海潮中蠻練了一陣,年老的神雕竟抵擋不住他的劍,真是無可奈何,隻能讓他將錯就錯了。假使神雕不老,猶如百多年前與獨孤求敗為伴時之神勇,楊過這手走上岔道的木劍才不可能對它造成威脅。雕猶如是,獨孤求敗可想而知。

張三豐在百歲後創出太極拳及太極劍,當然與求敗之木劍有異曲同工之妙,但不應在招式上,而是在境界上。此等境界的武術,本就“無滯”。

無劍無招

獨孤九劍是獨孤求敗畢生研究的劍法,獨孤九劍講究無招勝有招,無劍就是獨孤九劍的破氣式。當獨孤求敗悟出了木劍勝神兵時,他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天命,已經不會再懷疑自己的存在。沒有了神兵利器的他還是他,這時就已經離無劍不遠了。然而“木劍”又與這差之甚遠。剛才說過,“木劍”是“手中無劍,心中有劍”,而這裏的無劍就是心中也已空明澄清,無劍可尋了。

獨孤求敗獨孤求敗

劍其實隻是一種武術形式,當求敗能“木劍”時,萬物于其手中,仍是以劍視之,進攻、破招之間仍是循著劍的路子;而“無劍”後可真是大大的豁然開朗。舉個粗淺的例子:折枝為劍,枝上有倒刺,但視之如劍而使,倒刺便有亦如無;“無劍”後,視之如枝,倒刺便真的有用了。“木劍”時,與人對戰,可能也會急中生智以倒刺傷人,但另一些時候便是打完後才猛然想起:“啊!我怎的不用倒刺?”“無劍”時,心中了然,有倒刺便會用倒刺,有葉子也能用葉子。

“自此精修,漸進于無招勝有招之境。”有人或許會以“漸進于”三字為據,認為獨孤求敗一生都未能“無招”;然而不要忘記這裏是“劍冢”,已經無劍了就犯不著在木劍旁加上“五十歲後無劍”,若真如此,反是“做秀”了。以求敗之姿,若不能到此境,問古往今來還有誰能?

人物評析

劍魔獨孤求敗的故事

最快樂的寂寞是獨處,最寂寞的快樂是無敵。獨孤求敗,一個註定寂寞並快樂的名字。

劍魔獨孤求敗的故事,不足百字描摹,天外高客,孤獨天才的形象活脫如畫。

為獨孤求敗立傳,文字愈少,留白愈多,愈讓讀者神思馳蕩,不能自已。

“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此何等大境界!當世有幾人能當之?金大俠的小說,庶幾近之。

讀獨孤求敗刻于洞壁上的三行文字,可以長歌,可以短嗟,可以滿飲三杯,痛澆我輩俗人心中抑鬱難消的塊磊。

楊過在獨孤求敗石墓前神往意馳,緬懷仰慕,不禁跪拜。

好!對天才的血淚人生,撮土為香,頂禮膜拜,不亦樂乎?

劍冢的寓言,又是一段上上文字,絕佳小品。

弱冠前所用凌厲剛猛之劍,三十歲前用紫薇軟劍,四十歲前用大巧不工無鋒之重劍,此後漸進無劍勝有劍之境,此乃絕妙武學境界,也是絕妙學問境界。

心路歷程

此四層境界依稀有王國維所謂“昨夜西風凋碧樹”,“衣帶漸寬終不悔”,“驀然回首”三種學問境界之意,但更為細致精確,更能傳神,寫出了達人的心路歷程。

獨孤求敗獨孤求敗

神雕第二十六回,楊過發現獨孤求敗的劍冢,裏面埋藏著三把劍及四片刻有文字的石片,代表著這一代達人的四個階段。這學劍的四個階段,其實也可以用于學習做人處事的四個不同階段。

第一柄劍長四尺,鋒利無比,劍下石片下寫著,剛猛凌烈,無堅不摧,弱冠前與河朔群雄爭鋒。少年人性格剛烈,對世界諸多不滿,急于清除一切不公平、不完美的實物,滿懷理想到處攻擊抨擊,銳不可當,自覺無堅不摧,與河朔群雄爭鋒雲雲更是為之使命的事。

後來就發覺問題了。第二片石片上沒有劍,下面寫著,紫薇軟劍,三十歲前用,誤傷義士不祥,乃棄之深谷。軟劍比平常硬劍難使,比之銳不可當又上一層,但是一味自以為伸張正義,殊不知自己也會有錯,以致誤傷義士。到這時才明白僅憑一時沖動的判斷是多麽不可靠。所謂不祥,是心生內疚,棄于深谷的不單是誤傷義士的軟劍,還有少年人不顧一切、不可一世的銳氣。

第三把劍順理成章的是凝重的鈍劍。石片下寫的是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四十歲之前持之橫行天下。老練世故的人,早已學會怎樣舉重若輕、不露鋒芒、反而威力更大。大巧不工這四字知易行難,最重要的是鍛煉深厚的內力。不過,鈍口無鋒的重劍與利劍、軟劍的分別,歸根究底仍是技巧上的分別,目標始終是霸道,持之橫行天下。

第四個階段才是漸入化境,第四柄木劍,石片上文字道,四十歲之後不屑帶物,草木竹石均可為劍。自此精進,漸入無劍勝有劍之境。 

不屑帶物,也就是不被外物所控製了,無劍勝有劍,因為無劍束縛更少、限製更少,木劍不過是聊備一棺。到了四十歲便有這樣的進展,不為身外物、不為名利成敗所勞役,漸趨淡薄,的確令人羨慕。然而,到了這個境界,人就難免寂寞了,獨孤求敗連一敗也求不到,豈非做塵俗中人更好。

關于其人

遠過我的指望

獨孤求敗是金庸小說中最神秘的人物之一,分別在《笑傲江湖》和《神雕俠侶》中出現。令狐沖通過他的一技成為一流達人,楊過經神雕授其業最終成為超一流達人的。但他的出身年代和身平事跡卻未見交代,僅在他的遺言中約略提及,關于他的身世之謎一直眾說紛紜。依在下愚見,王重陽不是獨孤求敗,因為《笑傲江湖》中“傳劍”這一回說道:令狐沖一呆,低聲道:“啊喲,天亮啦。”風清揚嘆道:“隻可惜時刻太過迫促,但你學得極快,已遠過我的指望。這就出去跟他打罷!”令狐沖道:“是。”閉上眼睛,將這一晚所學大要,默默存想了一遍,突然睜開眼來,道:“太師叔,徒孫尚有一事未明,何以這種種變化,盡是進手招數,隻攻不守?”風清揚道:“獨孤九劍,有進無退!招招都是進攻,攻敵之不得不守,自己當然不用守了。創製這套劍法的獨孤求敗前輩,名字叫做‘求敗’,他老人家畢生想求一敗而不可得,這劍法施展出來,天下無敵,又何必守?如果有人攻得他老人家回劍自守,他老人家真要心花怒放,喜不自勝了。”令狐沖喃喃的道:“獨孤求敗,獨孤求敗。”想象當年這位前輩仗劍江湖,無敵于天下,連找一個對手來逼得他回守一招都不可得,委實令人可驚可佩。

關于獨孤求敗

1.關于“利劍期”

在下也認為獨孤九劍是求敗在“利劍期”所創,但在笑傲江湖中金庸明確指出獨孤九劍的創始人是獨孤求敗本人。

(風清揚道:“獨孤九劍,有進無退!招招都是進攻,攻敵之不得不守,自己當然不用守了。創製這套劍法的獨孤求敗前輩,名字叫做‘求敗’,他老人家畢生想求一敗而不可得,這劍法施展出來,天下無敵,又何必守?如果有人攻得他老人家回劍自守,他老人家真要心花怒放,喜不自勝了。”----第十回“傳劍”)

當然這也有可能是風清揚的誤傳,但在下還是更傾向于把獨孤九劍的專利歸給求敗。在金庸筆下,求敗本就是一個完全不同于世間人的人物,其驚才絕艷已達到了許多“絕世達人”一生都難以想象的地步。既然他能在約三十年內完全憑著自己的領悟達到“無劍”那神一般的境界,那麽在二十歲前總覽世間招式,想出破解之法應該不是沒有可能的。試想,連王語嫣這樣一個對武學絲毫不感興趣的小姑娘在看了幾本(或許是幾萬本)書之後都能對天下招式的規律領悟得很深刻,何況獨孤求敗?求敗若是在二十歲前也有條件看到類似的書籍,其理解定會遠超過王語嫣,那麽能夠創出一套劍法以破解這諸般招式就是很自然的事了。

2.關于“軟劍期”

在下要說的是軟劍之勝于利劍,不僅僅是一個“快”字可以道明的。在下認為軟劍之勝利劍,是接近于道家“堅強處下,柔弱處上”的理念。無論世間萬物還是武學招式,都是銳利者易損,柔軟者方久。在金庸筆下,一套武功若是一味凌厲,求狠求快,純走剛猛一路,就絕不能算是上乘武功。連外家剛猛第一的降龍十八掌都被九陰真經證明了蘊有柔力更為高明。求敗在二十歲左右自行領悟了柔之勝剛的至理,因而棄去利劍,改持紫薇,可謂是他武學生涯的第一個突破。

3.關于“重劍期”

說明一點。“大巧不工”基本就是道家老子“大巧若拙”的思想,但“大巧”應該不至于簡單得像楊過理解的那樣就隻是用渾厚內力硬砍硬劈吧。在下認為楊過對重劍的理解很不全面,否則他該能用重劍打敗郭靖了(若完全理解重劍,就相當于是四十歲橫行天下的獨孤求敗,郭靖雖然也很強,但勝負應該是沒有懸念的)。能被求敗稱為“大巧”的劍術,必是渾然天成,不拘形式,在無奇中顯神奇。世間達人,真正能參透這一層的又有幾人?(至今隻發現慕容博、蕭遠山、蕭峰、張三豐四人。但這四人又是何等人!)

4 .關于“木劍期”

在下亦認為楊過的理解完全錯誤。但個人認為求敗的木劍級和張三豐的木劍級還是有差別的。一旦想像著一個四十歲後的獨孤求敗使出像太極劍那樣的劍法,不知怎的總會覺得有點滑稽。或者說以柔克剛這樣一個道理應該不需要求敗等到四十歲後才領悟。在下認為求敗的木劍境界,主要是由于脫離了玄鐵重劍這樣一柄神兵的威力而至。由于重劍威力太大,一旦使用得法,就無堅不催,無強不破,這就大大限製了持劍者以後的境界提高。如果把思維局限在如何用玄鐵重劍取勝上,那恐怕不需要任何進展就可以在今後的幾萬年裏稱霸武林了。到了“橫行天下”的地步,求敗還想再自求精進,因此以大智慧棄去重劍。但棄去重劍後該用什麽呢?世間之劍,剛柔輕重都用得出神入化了,這時求敗悟出了一個更為神奇的至理:“不滯于物”。以往習劍,思路僅局限在如何使用“劍”上,殊不知“劍”隻是諸般兵器中的一種而已,充其量是包含武學理念最多的一種,但一種畢竟是一種,一種就意味著局限。求敗不想局限,于是“草木竹石均可為劍”!不止不拘泥于一種兵刃,連“兵刃”這個憑藉都不需要了。在大自然裏隨手取來一物,便可以之展露畢生修為。對于如此浩然的境界,天下有一人敢抗乎!

5.關于“無劍期”

在下與那位同道的觀點就有較大差別了。在下認為求敗無劍的境界不是簡單的無形劍氣。縱觀求敗前四個時期,明顯不是向著無形劍氣發展的。在下認為求敗的最後一個時期是對局限的又一次突破。木劍期的求敗脫離了劍,而達到了萬物都可取來作為兵(兵刃)的境界,而這個時期求敗悟到了:“兵”也是一種局限,一種束縛。一個人手裏有了兵刃,就會不自覺的倚仗這個兵刃來傷敵,而忽略了身體其他部分的創造力。雖說金庸筆下的人物使兵刃時一般都會夾雜著拳腳,但畢竟是以兵刃為主,拳腳為輔。主輔之分本就是局限的一種體現。求敗作為金庸筆下最天才的武學天才,成功地脫離了這最後一個局限,從而達到了無劍勝有劍的境界。這時臨敵(當然,這時估計他早已不需要臨敵了)完全自由,無拘無束,恣意揮灑,可謂神魔之境界,真不愧是令我們晚輩深思遐想的“劍魔”!

無劍勝有劍的境界

順便說一下,金庸筆下宋元時期的達人多為不愛使兵刃的,但他們使了兵刃絕對是更強,而不是更弱。比如從五絕裏找出兩個人,一個使兵刃,一個空手對打,有兵刃在手的那人定會佔有些許上風(雖然可能很微弱)。不過更高的達人比如蕭峰,很可能有沒有兵刃都一樣,但絕不會沒有兵刃時更強。由此可見,無劍“勝”有劍的境界在金庸筆下恐怕隻有求敗一人能夠理解得了。

綜觀求敗一生,其武學進程一直都在脫棄“所待”。“逍遙遊”雲:“夫列子御風而行,泠然善也,旬有無日而後反。彼于致福者,未數數然也。此雖免乎行,猶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遊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講的就是為人的最高境界要脫離“所待”,就是所倚靠、憑藉的事物。求敗在這一點上可謂做到了極致,因此才成為了武學境界最出神入化的金庸人物:從“利劍期”到“軟劍期”,求敗棄去了利劍的“凌厲剛猛、無堅不催”;從“軟劍期”到“重劍期”,求敗棄去了紫薇的“鋒”“工”;再到“木劍期”,求敗棄去了“劍”這種兵刃形式;最後在“無劍期”,求敗棄去了所有的兵刃形式,從而在武學上達到了庄子向往的完全“無待”之境。這時的求敗,放眼天下萬物,無一為劍,又無一不為劍,處處為劍,處處非劍。這時的“劍”,在他心中已遠不止是一種兵刃,而是包含了天下地上萬物生演的規律,古往今來大哲感悟的至理,其涵義甚至已超出了“武”的範圍。

證據和推論

對于那位有能力從五個方面論證獨孤求敗其實是王重陽的同道,在下實在感到無話可說,可是為了證明該理論的不切實際,在此還是列出幾點證據和推論:

1.射雕英雄傳後附帶的“關于全真教”中說明了王重陽“師鹹陽人,姓王氏,名喆,字知明,重陽其號。”,可見王重陽是鹹陽人。根據後面的文字可知,王重陽後來“以財雄鄉裏”,說明他至少在年輕時一直呆在鹹陽附近。而求敗二十歲前是在“與河朔群雄爭鋒”,若那位同道的假說成立,難道王重陽一邊“以財雄鄉裏”,一邊時時跑到離家幾百裏外的地方去跟人爭鋒?

2.王重陽其人的武功,通過全真教武功可以看出,絕不是以劍法為主,而是以內功見長的。那麽“劍魔”二字又怎能安在王重陽身上呢?就算是全真劍法,也跟獨孤求敗刻在劍冢的那五個時期的任一個時期都不符合。再有,王重陽幾乎把所有武功(除了先天功等有危險性的之外)都留給了他的七個徒弟,若王重陽是獨孤求敗,怎的練了幾十年武的全真七子連一個隻學了幾個月獨孤劍意的小楊過都打不過?難道楊過的天賦真的比他們高出幾萬倍麽?

3.神雕俠侶裏寫道:丘處機道:“‘矯矯英雄姿,乘時或割據’。我恩師不是生來就做道士的。他少年時先學文,再練武,是一位縱橫江湖的英雄好漢,隻因憤恨金兵入侵,毀我田廬,殺我百姓,曾大舉義旗,與金兵對敵,佔城奪地,在中原建下了轟轟烈烈的一番事業,後來終以金兵勢盛,先師連戰連敗,將士傷亡殆盡,這才憤而出家。那時他自稱‘活死人’,接連幾年,住在本山的一個古墓之中,不肯出墓門一步,意思是雖生猶死,不願與金賊共居于青天之下,所謂不共戴天,就是這個意思了。”由此可見,王重陽一生在武學上雖造詣頗深,但少年時是積極參加起義活動,心系黎民的(這時他必須統率群雄,當然更不可能沒事兒就跟群雄爭鋒)。而獨孤求敗明顯沒有這種心理,他一生求的是比武落敗,說明他的興趣主要在于武學。王重陽因為起義失敗就住在古墓不出去,很明顯不是獨孤求敗會做出的事。試想一個人如果曾因為起義失敗而心灰意冷,以後還會有興致天天找人比武想求一敗嗎?

4.王重陽作為一教的掌教,前後收了七個徒弟,那麽他即使像那位同道所說的偷偷離開了全真教,至少也該是三十多歲以後的事了吧。而求敗在三十到四十歲間正在恃玄鐵重劍橫行天下呢。若該假說成立,王重陽一定曾以全真教主的身份拿著玄鐵重劍露面過,那麽當楊過拿著重劍大鬧終南山時,全真七子(五子)怎麽對此一點反應都沒有?難道是因為人老了好忘事嗎?

5.王重陽對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從不敢少了敬重之情,還曾說若是洪七公的降龍十八掌早練幾年,天下第一應該就是他的了。更何況還有個曾把全真武功盡數破解的林朝英在。既是如此,他又怎可能昧著良心在石壁上寫下“生平欲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

6.提出假說的那位同道,在論證過程中,隻用到了兩個客觀事實:一個是用神雕和王重陽年齡的可疑說明王重陽和求敗應該處于同一時代,二是用二者武功裏關于易經八卦的術語證明二者的武功套路相似。其他語言全是在假定了王重陽就是獨孤求敗的前提下所做的主觀解釋。

在此對這兩個客觀事實發表看法

(1)金庸自己已經說明,神雕本就是他杜撰出的一種虛幻之物。既然連物都是虛幻的,那這個物在八九十歲時仍具活躍的生命力也就不足為奇了吧。至于王重陽為何死得較早就更沒什麽好說的,過去那個時代醫學也不健全,人們的誤區又多,人在四十歲左右死了是很正常的嘛。武功高的人雖然平均年齡應該長于普通人,但不可能保證每一個達人都能活八九十歲吧。

(2)金庸筆下的武功招式,用的最基本的術語就是易經八卦。拳譜、劍譜不用易經八卦怎麽能說明該往哪兒走、往哪兒發招啊。比如書劍恩仇錄裏,有這樣一番對話:

隻聽袁士霄道:“右進‘明夷’,拿‘期門’。“張召重道:“退‘中孚’,以鳳眼手化開。”袁士霄道:“進‘既濟’,點‘環跳’,又以左掌印‘曲垣’。”張召重神色緊迫,頓了片刻,道:“退‘震’位,又退‘復’位,再退‘未濟’。”

這是已是乾隆年間,金庸筆下的武學已經比宋元時期差了很多,但這兩個人對答時用的都是易經八卦術語。由此可見,兩套武功都使用易經八卦方位根本就不是什麽巧合。

綜上,在下認為獨孤求敗不可能是王重陽。

還有一個原因,從故事裏可看到的細節,楊過是因為斷了一隻手臂,神雕看見他像獨孤求敗救了他傳他武藝。這裏就證明了獨孤求敗是少了隻胳膊,但是王重陽死時卻是全屍。

人物境界

劍客是什麽

在我看來,無非是一些愛用劍、擅用劍的俠客。劍道是他們生存之道,劍法是他們最強的武技。金庸的筆下,確實有不少這樣的劍客。但是,自從“劍魔”獨孤求敗橫空出世之後,其他所有的劍客,都變得暗淡無光了起來。就連他最傑出的兩個隔世弟子,楊過和令狐沖,在他的光芒之下,都變得渺小了起來。楊過之于他,如同偏激任性的無知孩童;令狐沖之于他,如同落魄悲情的市井之徒。獨孤求敗的劍道,是寂寞的,是孤傲的,是遠離了人世的情感的。這有點像另一個偉大的劍客,古龍筆下的“劍神”西門吹雪。他們的劍道,是一種人生境界。“求敗”和“吹雪”,都是一種凄絕的藝術境界。這種境界,寂寞是主旋律,無欲無求則是其本質。能了解他們的寂寞和他們的“虛無”,便能了解他們的偉大。我們在談論獨孤求敗的武學境界,和他的劍法的時候,先要明白他的心境和人生觀,隻有明白了這兩點,才能真正的體會到,什麽叫做“無劍勝有劍”和“無招勝有招”。

劍冢和五劍傳說

“劍魔獨孤求敗既無敵于天下,乃埋劍于斯。嗚呼!群雄束手,長劍空利,不亦悲夫!” 通過劍魔在劍冢中留下的這句遺言,我們可以了解到,獨孤求敗,是在他達到了武學巔峰和人生巔峰的時候,選擇了棄劍、葬劍。長劍空利,但是對手寥寥,但求一敗而不得,唯有棄之。這個時候的獨孤求敗,相信已經沒有追求,他的心,更加是冰冷到極點了。雖然傲視天下,但是人生再無樂趣可言、再無目標可尋。唯有從此與雕為伴,了此殘生。嗚呼,難怪楊過見到這句話的時候,會“又驚又羨”。這樣的境界,前無古人,後亦無來者。這裏必須要指出,獨孤求敗的武功到底有多高,不好說。他的那個時代,也許達人並沒多少;他的武功,也許並不比虛竹石破天、掃地僧、東方不敗強。但是,他的這種人生境界、他的劍道,卻是無人可比的。既然對手已無,留劍何用?獨孤求敗的劍,是為了強敵而生的,沒了敵人,也就沒有了用劍的意義。這就是“無劍勝有劍”的最高境界。一個人的武學,登峰造極之後,用不用劍,都沒多大分別。這並不是說不用劍就比用劍要強,而是說,天下間,已經沒有人能夠再值得他們用劍了。這才是為什麽獨孤求敗四十歲後,草木飛花皆可為劍的時候,選擇了正式埋葬手中的劍。因為,即便是他都隻用木劍了,江湖上仍然沒人可以打敗他,那他還有什麽必要再用劍?這是一種武學修為,更是一種人生態度。

“凌厲剛猛,無堅不摧,弱冠前以之與河朔群雄爭鋒。”這個時候的獨孤求敗,年少輕狂,藝業未成。因此他用一柄鋒利的寶劍,與群雄爭鋒。其實,這時候未成熟的,又何止獨孤求敗的劍法?他的心態和劍道,都還很幼稚。二十歲前的年輕人,都是這樣的。年少、沖動,以為手中有了利器就可以縱橫天下了,卻不知道此時的他們,僅僅隻能與“河朔群雄”一爭短長而已。

“紫薇軟劍,三十歲前所用,誤傷義士不祥,悔恨無已,乃棄之深谷。”三十歲前,正當闖蕩江湖、建功立業的時候。青春熱血,難免犯下錯誤。此時的獨孤求敗,便是這樣的。武功比起少年的時候,自然精進了許多,但是人生觀卻變得模糊了起來。這是這個年紀的人經常犯的錯誤。誤傷義士的來龍去脈我們不得而知。但是我們能夠知道的,是金庸想要傳遞的人生哲學--人年輕的時候都會犯錯的,而且會是不堪回首的錯誤。當我們年老體弱的時候,再回首,依舊羞愧難當。唯有“棄之深谷”,以期引以為戒。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四十歲前恃之橫行天下。”三十歲後,圓滑老辣,于人于事,漸漸看透。所謂大智若愚、大勇若怯。結合到武學之道,也是這個意思。此時的獨孤求敗,橫行天下,無人可比。春風得意之際,想必也開始回首前塵、總結半生。這個時候,終于明白了,所謂的達人,不過就是這麽回事,天下無敵卻又如何?因此,他收起了以前的狂放,慢慢的,變得註重起個人的修為來了。重劍便是這個時期獨孤求敗心境的最佳解讀,也是金庸對于不惑之年的最佳解讀--舉重若輕、沉穩老成。

“四十歲後,不滯于物,草木竹石均可為劍。自此精修,漸進于無劍勝有劍之境。”四十歲後,漸近知天達命的年紀,也正是漸近“無劍”的時刻。此時,獨孤求敗依然無敵于天下,可說已經感受到了獨居頂峰的那份寂寞。當人已經完成了一生的夙願、達成了一生追求的目標之後,其實,人生也已經基本到了盡頭。這個時候、這把年紀,人還有什麽追求的呢?還有什麽欲念呢?沒了,也不應該有了。如果都到了此時,還存欲求,必為貪欲妄求。這是金庸的人生哲學,亦是獨孤求敗的劍道。此時,他已經漸漸到了無欲無求的時候,放棄手中的劍,隻是時間問題。知天命之年,就是人到了這個年紀,已經知道自己什麽時候該歸位了。獨孤求敗埋劍葬劍,便是知道了自己劍的生命,已經到了終點。“無劍”便是如此。“無劍勝有劍”,在武學上,可說是至高無上的修為,在人生態度上,同樣被金庸推崇為極致。這裏補充一句,所謂的無劍,不一定就指的是無形劍氣。知天達命,便是收放自如、隨遇而安的人生觀。同理,無劍也是隨心所欲、物我兩忘的境界。這種境界,不需要劍,不代表就一定沒有劍。隻是沒有用劍的理由而已。無形劍氣也罷、以掌代劍也罷,都是一樣的意義,並無長短高下之分,隻有手段方法各異。六脈神劍固然縱橫萬裏、無往而不利;而黯然銷魂掌也同樣是震古爍今、氣象萬千。這兩項神功,誰也不一定比誰強。金庸沒有自己比較過,我們亦無從得知究竟哪個更強。唯一知道的,就是這兩種都已到了“無劍”的境地。唯有收放自如、隨心所欲,方為“無劍”;物我兩忘,于人于事再不執著,才是“無劍”。而段譽和楊過正是沒有做到這點,他們的“無劍”才會缺陷明顯,時靈時不靈。我相信,這是金庸在設計“無劍勝有劍”的時候,真正想要傳達的。

關于獨孤九劍

剛剛說到無劍,看官肯定會覺得,我應該是在說“無招”,而不是說“無劍”。您錯了,我就是在說無劍。但是您也沒完全錯,因為無劍和無招,其實是一致的。我們知道,金庸先寫了《神雕俠侶》,那時候想出了“無劍勝有劍”。直接影響到的作家就包括古龍。古龍在此基礎上,想到了“無招”。他的“無招”真的是沒有招。平平無奇、隨隨便便的出手,便能置對手于死地。金庸正是受到了啓發,在古龍的“無招”的基礎上,想到了“無招勝有招”。因此,若論前後順序,當然是“無招”在“無劍”之後。但是,要說非要比較出哪個更厲害,我覺得,沒有意義也沒有必要。因為,“無招”和“無劍”其實本質上,都是一樣的。殊途同歸,隻是走的路不同,卻沒有高低上下之分。“無劍”講究的是收放自如的人生境界,是心中不再執著于一草一木,而是師法自然、存乎一心,想用什麽兵器就用什麽兵器,想不用就不用。是一種人到老年,寂寥無欲的人生態度。既然無欲無求,有沒有劍,又有什麽分別?同樣,“無招”也是一種人生境界,這是一種經歷過無數風浪、最後雲淡風消之後的惆悵。最後返璞歸真,做到逍遙快活、任意遨遊。這時候,還有什麽追求的?自由灑脫,不過是形式,真正追求的已然是那不可捉摸的虛空境界。因此,有招無招,又有何分別?有招既是無招,無招既是有招。無招無劍合二為一,便是金庸所追求的人生境界――物我兩忘,任意遨遊。無招無劍,亦可說是人生和武學的最高的境界。于是,我們便能理解了,為什麽當令狐沖謝過風清揚傳授上乘劍術的時候,風清揚會用凄涼寂寞的口吻笑他還差的遠。這時候的令狐沖,追求自我,肆意妄為,還到不了太虛任遨遊的境界。劍法,自然也就差得多了。當然,風清揚也不見得就到了這個境界--相信風清揚早就棄劍了。但是,他的棄劍和獨孤求敗的棄劍截然不同。風清揚被世事傷透了心,因此遁世逃避。他在棄劍的同時,也放棄了他的人生,他是被動的棄劍。而獨孤求敗不同。他埋劍,是因為他找不到用劍的理由,世上也沒人再值得他用劍,因此選擇了“無劍”,可以說,他是主動的埋葬了愛劍。言歸正傳,繼續說“無招”。“無跡可尋”既為“無招”。這是獨孤求敗一生的總結,也是他人生態度的總結,當然,更加是金庸所希望的人生態度。來時是空,去亦空。這種虛無的境界,風清揚沒有完全做到,令狐沖更加沒有做到。因此,令狐沖的獨孤九劍,達不到天下無敵的地步。

關于劍魔這個稱號

“縱橫江湖三十餘載,殺盡仇寇奸人,敗盡英雄豪傑,天下更無抗手,無可奈何,惟隱居深谷,以雕為友。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劍魔獨孤求敗”獨孤求敗的武功,如神話般高深莫測;獨孤求敗的一生,如神話般璀璨奪目;獨孤求敗的人生境界,更是漸進神境、漸入神道。從他的名號上推斷,曾經成魔的獨孤求敗,必定是不可一世、桀驁不馴且不為世人所理解和容納的武林怪傑。晚年的他,了身知命,早已到了物我兩相忘的境地,唯有那份驕傲,不曾失去。故而,臨終遺言,仍然自稱“劍魔”。算是無悔于自己的一生,無愧于自己的劍道。後人追思,心馳神往。獨孤求敗,最終埋劍、棄招,返璞歸真,一切歸零。正應了人生迴圈往替的道理。生來空空如也,最後還是空空如也,塵歸塵、土歸土。這是金庸要借著獨孤求敗傳達的話語,這也是庄子遺留下來的思想,這也是“無招”和“無劍”的真實含義。這種境界,金庸小說裏,隻有獨孤求敗達到了,因為是他創出來的。而他的隔世弟子楊過和令狐沖,則還差的遠。楊過到頭來,離“無劍勝有劍”,仍有一步之遙。楊過的黯然銷魂掌必須配合心情,否則不靈;與金輪法王最後一戰暗自後悔沒有帶上玄鐵劍。這些都說明他離物我兩忘、收放自如還差得多。他的武功修為,充其量也就到了“木劍”的程度而已,尚未真正的從心底裏棄劍。而令狐沖始終不敵東方不敗,最後仍然沒有練成破掌、破氣兩式,說明他離隨心所欲、無跡可尋這種境界也差得十萬八千裏。通過他時不時還需要回劍防守、面對闢邪劍法一度得不知所措,證明他離真正的“無招勝有招”也有一段距離。此時再回首劍魔,不得不敬為天人,對其人生和武學上的修為造詣佩服得五體投地。無劍、無招俱為神跡,達此境界者,環顧宇內、唯獨孤求敗耳。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