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刺

獨刺

《獨刺》(原名:肉中刺)是由金好風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出品的電視劇,俞鍾編劇並執導,宋春麗、孫遜、斯琴高娃唐一菲等主演。

該劇以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夕為背景展開一系列故事,並已于2012年4月25日在北京、山東、河北、湖北、天津五大衛視首播。

  • 主演
    宋春麗,孫遜,斯琴高娃,唐一菲,任正彬,石兆琪
  • 集數
    36集
  • 類型
    諜戰,情感
  • 出品時間
    2012年
  • 首播時間
    2012.4.25
  • 出品公司
    金英馬影視金好風影視
  • 製片地區
    中國
  • 導演
    俞鍾
  • 編劇
    俞鍾
  • 中文名
    獨刺(肉中刺)
  • 外文名
    THORNINTHEFLESH
  • 原名
    肉中刺
  • 總顧問
    陳海燕
  • 出品人
    滕站、周莉、蔣浩、夏旗艦
  • 總策劃
    景志剛、吳小平、佘江濤、王麗
  • 總監製
    黃小初、劉小楓、金秋俊、石衛平

劇情簡介

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夕,籠罩在白色恐怖下的山城重慶特務大肆逮捕共產黨員,這裏已經成了我黨地下工作者的龍潭虎穴。一處偏僻的巷子裏,一個五十上下的婦人敲著門,門裏伸出一隻手把她抓了進去。她就是新任渝區黨委副書記宋懷珍,抓她的是黨通局的隊長王新民。雖然宋懷珍遭受酷刑,但也因禍得福竟在這裏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大兒子林孝成。

宋懷珍在林孝成家裏潛伏下來,林孝成的身份是保密局的隊長也是王新民的死對頭,他的上司陳國棟是個老奸巨猾的資深特務。在這個特務扎堆的逆境中,宋懷珍小心翼翼地熟悉著新環境,想 方設法破譯兒子密信,最終成功揪出了破壞組織的內奸。由于任務屢次莫名失敗,特務的直覺讓林孝成懷疑到了宋懷珍,他開始不動聲色地試探母親,母子之間暗中展開了較量。任務還算順利,隻是觀念傳統的宋懷珍與兒子的未婚妻同時也是警備司令蔚鎮邦的女兒蔚藍摩擦不斷,這蔚藍性子驕縱,賢良淑德樣樣不沾邊。雖然宋懷珍百般不願但因蔚藍懷孕了,婚禮如期舉行。這時,"驚蟄"帶來了組織上的任務:找到存放在保密局內的一份民主人士的逮捕名單。婚禮上,宋懷珍與聯絡員"老表哥"配合成功從保密局熊站長那裏獲得了名單。隻是宋懷珍看見自己的兒子娶了這樣的媳婦,而且賓客全是國民黨人,她不但成了大特務的母親,還一下成了警備司令的親家,真不知道是笑好還是哭好。婚後,懷孕的蔚藍想著法兒折騰她,能喘氣的時候也就是和新認識的牛師長的母親牛老太太聊天,這老太太一門忠烈,心氣兒高,對蔚藍看不過眼,教訓了蔚藍好幾次。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裏,林孝成成了夾心餅幹左右為難。

多年的工作經驗告訴宋懷珍,家裏除了孝成還有其他人在監視她,而外面一直懷疑其身份的王新民布下了天羅地網。就在這危機四伏的時刻,小兒子林孝儒化名趙峰帶著策反牛師長的任務而來,兄弟倆一見面就死掐,手心手背都是肉這讓宋懷珍兩難。組織上的任務總算完成了,家裏卻是風波不斷,蔚藍因傷提前臨產,到了保大人還是孩子的地步,宋懷珍毫不猶豫地選擇了保大人,結果母子平安,婆媳關系也見好。

撫弄著可愛的孫子,宋懷珍仍然沒有放松警惕,她知道背後還有無數雙眼睛盯著她,陰謀隨時都會到來。隻是事情的發展超出了她的預想,蔚鎮邦被殺,知道了宋懷珍身份的蔚藍竟誤會她是凶手。

1949年10月新中國成立,國民黨內高層正在密謀名為"冷箭"的燒城計畫,重慶危在旦夕,獲取"冷箭"成了宋懷珍最重要的任務。特務們展開了瘋狂的反撲,聯絡員"老表哥"被抓了,內線"驚蟄"被害,更為糟糕的是我黨高級臥底"眼鏡蛇"因叛徒的出賣眼看就要暴露,而林孝成在陳國棟的威逼下陷得越來越深。面對這重重的困難,望著兒子那敵對的眼神,內心有個聲音告訴她:宋懷珍,你沒有選擇,工作要繼續,兒子也要拯救。因為我是一個共產黨員,更是一個母親 。

分集劇情

第1集

阿福報告在荼館發現兩個共產黨,林隊長帶人去抓兩個人。到了荼館就立即引起了兩個共產黨的註意。他們立刻就跑開了。林隊長帶人去抓,其中一個被林隊長打傷了腿。剩下一個在追捕中被林隊長開槍打死了。站長找到林隊長和他談了關于追捕共產黨的事。最後臨別的時候站長問他有沒有關于他父母的訊息。林隊長說都失散這麽多年了想找很不容易的。宋懷珍來到一個客堆,秘密和黨組織交接,並給她交代了這次她要完成的任務。主要是打入國民黨內部。主要的目的就是查出內奸。林隊長一直在暗中尋找著他的母親,可是手下拿過來的相片每一張都不像。他也也沒有放棄,叫他們繼續找。林隊長在回到家中,感覺後背有一把槍。到最後才發現是藍藍。原來是他的未婚妻。藍藍這次來就是問他為什麽我們訂婚到現在還不結婚。林隊長告訴藍藍我要找到他的母親和弟弟並告訴她從他進她們家門第一天就喜歡上她了。在他的心中,隻有她一個人。在牢中,阿德在拷問抓來的一個共產黨,可是怎麽打都不招。這時林隊長來了,林隊長進去拷問,沒到一分鍾的時間就出來了並告訴兩個手下裏面的已尼招了。在路中,宋老太太和藍藍碰到一起了。老太太的雞蛋全碎了。藍藍叫老太太賠他鞋。老太太說她是哪家的姑娘呀這麽沒有教養。藍藍聽著很生氣。不過在僕人的勸告下離開了。國民黨根據牢中人招供的地來抓人。林隊長來到牢中審問抓來的人。可是在查訊中胸口有點難受。這時在另一間牢裏宋老太太被抓進來了。林隊長來審老太太,老太太告訴他們她就是賣雞蛋的。這時王新民來了,林隊長讓他別下那麽重手。

第2集

林隊長回到家中就有種莫名的感覺,看到老太太就有種親切感。同時,在牢中的宋懷珍也有這種感覺。藍藍叫他去家中吃飯,林隊長延後了。因為他在查老太太的底細。林處長自己審問不出來,可是不想把功勞讓給林隊長。他就想把這幾個殺了。這樣就不會把功勞讓給他人了。他向上面遞了檔案,要槍斃他們。上面同意了,簽了字。回到辦公室的林處長在紙上把宋懷珍的名字加了上去。在牢中的宋懷珍想起了兒子的過去。想起了兒子因為打架被他爸爸打,她護著自己兒子的情形。林隊長和手下喝酒並談論起宋懷珍,因為他已經覺得她就是她的媽媽了。可是經他的手下越分析越亂。這時,藍藍過來了。拿了一件衣服給他並叫他試一試。林隊長說你定的一定合身。最後藍藍一氣咬了他一口並跑了。就在這時林隊長回憶起小時候他咬過母親一口並留下疤,他急忙去局裏,可是沒有進去。清早宋懷珍被壓上了車準備槍決。林隊長手下急忙通知他,黨通局早上要槍決一批人怕裏面有宋懷珍。他跑到局裏去質問為什麽他要的人被送上弄場。局長說名單上沒有老太太的名字,如果有肯定是處長自己加上去的。林隊長急忙帶人去刑場。林隊長在刑場上把宋懷珍給追了回來,並知道了宋懷珍是他的母親。林隊長在熊局長那裏把宋玉珍給要了過去。在牢中他們母子相認了。可是在刑場上有一個共產黨因為害怕死招供了。招供的人懷疑老太太就是他們共黨。就在林隊長要離開的時候,王新民不讓他帶走老太太又把他抓回到牢裏。林隊長開始找到藍藍的爸爸,並告訴他他找到了她的媽媽。要怎麽才能救出來。藍藍的爸爸告訴林隊長,想辦法讓秦淮開說的話不可信,與此同時,共產黨方面也是這種情況,發動各種關系叫秦淮開說不了話。藍藍去局裏想看看林效成的母親,可是當她走到牢視窗向裏看的時候,發現就是前幾天他在街上碰到的老太太還和他吵了起來。回到家中藍藍更新心急死了,找到他的好朋友可心。她說世上的事可真是巧呀。還沒認婆婆呢就把她給得罪了。可心叫她快點補救呀。藍藍亂的很問他怎麽補呀。牢裏有人給秦淮開送吃的,並轉告他不要亂咬人,如果亂咬人組織是不會放過他的。林隊長也找來秦淮開的兒子讓他給秦寫信,寫上爸爸我想你。秦淮開看到信以後很是心急。問他信是誰寫的。送信的人告訴他隻有瘋人說的話才不可信。王新民看到這種情況覺得他是裝瘋,讓他的手下拿盆狗屎來。

第3集

王新民拿來狗屎給秦淮開吃,秦淮開拿著狗屎就開始吃了起來。王新民把事情報告給熊局長。可是王新民不死心,想繼續逼問秦淮開的老婆。熊局長此時也沒有別的辦法隻好同意。尉司令打電話給熊局長讓他晚上去家裏吃飯。林隊長在樓下碰到王新民,讓他註意點自己的行為。王新民來到牢裏想讓梅梅指認宋老太太就是新來的黨委副書記。可是梅梅沒有招認。王新民想用死來嚇她。可是對于梅梅說她進來就沒想著要活著出去。熊局長來到尉司令吃飯,尉司令把要放宋老太太的事和他說了。熊局長到最後也沒有辦法延後隻好應承了。王新民還是不死心,想抓住最後的機會指認老太太。在牢裏王新民把梅梅和秦淮開放在一起。當著秦淮開的面把梅梅殺死了。秦淮開當時心痛不矣,可是還是繼續裝瘋下去。林隊長來到局裏找王新民要人,把宋懷珍是自己母親的事告訴了他。當時王新民三百六十度大轉彎,把宋懷珍從牢裏接了出來。由于這些天在牢裏的折磨最後老太太暈了過去。林隊長和他的手下立刻把她送進了醫院。在醫院裏,娘倆聊了起來,聊起他的爸爸,聊起他是怎麽改成林孝成這個名字的。還有關于他弟弟的情況。林孝成告訴自己的母親他訂婚的訊息。藍藍來到醫院看老太太,一進門老太太就認出來她了。

第4集

一大清早,藍藍給孝成打電話,老太太接的電話。藍藍一聽是老太太。輕聲輕語的說。可是老太太可是沒管那麽多就掛了她的電話。站長找到孝成問他有沒有查出最近恢復委書記的蹤跡。在他們倆聊天中,站長有懷疑他母親的想法。一直旁聽側敲的拿話點他。孝成回到辦公室接到電話,尉司令讓他晚上帶著他的母親來家裏吃飯。效成和他母親在尉司令家吃飯,在期間尉司令問林母對孝成和藍藍的事有什麽意見。孝成的母親覺得他們不合適持反對態度。回到家中,孝成拿到一封信,看過以後急急忙忙的就走了。宋懷珍鎖上門進了他的書房。另一方面林孝成去抓人去了。林隊長的手下來到家裏來看老太太,在說笑之間聽他們講起他們的任務。說完後他的手下告訴老太太什麽都不要說呀。這是保密原則。老太太上街買菜去,看到了瘋了的秦淮開,老太太上前和他說話並給了他點錢。不過在旁邊被王新民的手下和林隊長的手下看到了。孝成的手下馬上到局裏匯報了情況,手下報告秦淮開這個人不能留了。林隊長告訴他們,一切讓他們自己看著辦吧。在接風宴上,來了很多客人,這時藍藍來了看到樓上的老太太正在迎接客人。她急忙上去把老太太叫了下來。說你穿的衣服像老媽子似的。把老太太領回家裏。同時在家裏王新民的手下在老太太的家裏裝了竊聽器。藍藍叫老太太進去換件衣服。找來找去也沒有找到好看的衣服。藍藍準備叫老太太上街買兩件,老太太說她不去了。覺得他們都是沖著衣服去了。王新民一直竊聽老太太家裏的情況。尉司令來找老太太問她為什麽不同意他們倆的婚事。老太太講明了他們是鄉下人配不上他們家藍藍。另一頭竊聽的王新民覺得不夠亂就打電話給藍藍說他爸爸因為他和孝成的婚事在求老太太。藍藍一聽氣就上來了去找老太太。正在藍藍要進門的時候聽到老太太正在說她的大小姐脾氣。藍藍說老太太是為老不尊。孝成讓藍藍走。藍藍哭著離開了。尉司令看到女兒在房間裏哭也是說不出味來給孝成打電話說他和藍藍的婚事就算了。藍藍很不好意思。不知道說什麽好了。坐在老太太旁邊給她削蘋果。邊說自己年紀小不懂事。希望她不要怪她。削好蘋果以後藍藍給老太太吃,可是老太太不吃,藍藍就說她爸爸都沒有吃過她的蘋果。說效成說過找到老太太他們就結婚,老太太說以後再說吧。藍藍當時就生氣了,跑回家了。

第5集

林孝成去蔚家沒見著人,沈懷珍借著上墳之機和組織上派來的人取得聯系,她知道驚蟄就在林孝成身邊。蔚藍藍有了懷孕的征兆,醫院裏檢查後發現已經一個多月了,蔚振邦猜出她是去了醫院,還要結果。林孝成看到醫院的檢查證明後說要負這個責任,蔚振邦讓他先走。林孝成回到家後對他媽說起了蔚藍藍有身孕的事情,沈懷珍也想要這個孩子,她準備給藍莉陪不是。蔚藍藍來到醫院想打掉肚裏的孩子,收到訊息後林孝成急忙趕去醫院,她說自己會把孩子生下來並帶到國外,這讓林孝成很驚慌。沈懷珍也趕往醫院看望蔚藍藍,她提出搬出去住,蔚藍藍等他們走後獨自偷笑。蔚振邦不同意讓沈懷珍出去住,蔚藍藍也提出了自己的條件,商議之後他們準備盡快將結婚的日子定下來。沈懷珍打掃家裏衛生時發現了監聽設備和林懷孝成在門口放的火柴。沈懷珍感覺四處防著心裏太累,組織上在重慶開會前要除去叛徒。王新民看到手下做的事後將他們罵了一頓,林孝成回家後接到藍藍的電話就離開了,沈懷珍來到書房想破解信上的文字。蔚藍藍懷疑沈懷珍有可能是共產黨,沈懷珍經過查看發現了破解密信的方法。沈懷珍熬葯給蔚藍藍喝,她聽到她叫媽後十分高興。林孝成的手下將看到他媽買書的事件告訴了他,他趕往書店詢問,隻問到他媽買了字帖。

第6集

宋懷珍將那封密信開啟後對著書,破譯了其中的意思,並將原信藏在米缸裏,重新拿了一封信發在門口的信箱中。孝成回來之後看到門口信箱裏有封信便拿回去了,而這信中的意思正好跟原來的意思正好晚了一個小時。宋懷珍告訴組織她把孝成的約定的時間改晚了一個小時,如果誰在三點鍾去的話,那個就是叛徒。考成趕到的時候自己的人已經死在那裏了,站長非常的生氣,所有的努力都前功盡棄了。孝成左思右想也沒有想到問題出在哪裏。孝成回去之後還在想這件事情,阿成、阿虎也在那裏爭論著。一想到問題可能出在家裏,林孝成都不敢再往下想了。林孝成垂頭喪氣的,來到母親的房間中尋找著什麽。看兒子悶悶不樂的,母親還以為是跟藍藍又鬧別扭了呢。宋懷珍知道兒子悶悶不樂的原因,可是又不能告訴他。為了弄清到底是誰出了問題,林孝成決定查他的舅舅。藍藍打來電話下班後要帶他去個地方。下班後藍藍帶著孝成來到一個大院中,藍藍準備把這裏當作她他的新家,藍藍的父親已經把這裏買下來了,當他們的結婚禮物。這個時候林孝成又說起當前的情勢,掃了藍藍的興。藍藍非常的生氣還以為孝成不願意跟自己結婚呢。處長聽說林孝成要搬家了,連忙派人去查查他們的新住址。宋懷珍拿著些東西來到藍藍裏,看藍藍穿著如此的暴露覺得很不習慣。對于這次能把叛徒找出來,宋懷珍功不可沒,她請求上級把自己給調走,現在兒子已經對她直疑心了,現在每天面對著兒子,這讓宋懷珍心裏非常的難受。最後迫于無奈宋懷珍隻好服從組織。現在國民黨已經開始對民主人士下手,組織想讓宋懷珍去拿這個名單。這天晚上熊局長把名單鎖在櫃子裏便回去睡了,深夜宋懷珍的表哥潛到熊局長的家中想要偷取鑰匙,沒想到正好遇到了熊局長的老婆帶人來鬧事。第二天就是林孝和藍藍的婚事,熊局長等一些人來參加他們的婚事,婚禮異常的熱鬧,林孝成的表舅在宴會上表演著魔術,借機將熊局長身上的鑰匙給偷走了,然後派人到熊局長家中偷取名單。吃著吃著熊局長突然想要回家,宋懷珍使出全身的本領將熊局長給留了下來。王新民也來了,趁著這個機會王新民認宋懷珍為幹媽。熊局長的老婆吃飯的時候生熊局長的氣便回去了,熊局長也跟跟著一起回去了,那邊的事情已經辦完了,趁送熊局長的時候青舅又將鑰匙放回熊局長的身上。一看有如此的多的名單,這讓上邊的組織不如該如果是好,隻有登報的方法來通知大家。宴會罷了孝成跟藍藍就要睡覺了,母親又過來了,藍藍懷孕了母親不想讓他們睡在一起,怕傷著孩子。趁母親在註意的時候林孝成又跑回來藍藍的房間一塊睡。早上吃飯的時候,藍藍還沒有起來,母親把今天的報紙讓孝成,孝成一看報紙上面的名單,就立刻匆匆出去了。熊局長還因為報紙的事情大發雷霆。對于上次眼線暴露的問題孝成還在查的。站長關心著孝成婚後的生活。這天藍藍的父親來看望藍藍把張嬸帶來了照顧藍藍的生活。孝成買了一些監聽母親來,他怎麽也沒有想到會走到今天這步。

第7集

孝成回去之後把那些監聽的機器放在身上,趁母親出去買東西的時候,孝成把機器放在了母親的房間的燈裏。孝成突然想到可能自己也被別人監聽了,果然在屋子裏發現了監聽的機器。孝成找到站長告訴他自己被監聽的事情,站長告訴他自己根本沒有做這事。出來的時候孝成正好遇到了王新民,孝成找到王新民說這事,王新民也承認了。晚上孝成回去之後母親告訴他,藍藍正哭著鬧著要回娘家,孝成回到房間中藍藍正在收拾著東西。兩人爭執著,最後孝成也生氣了,任由藍藍回去不攔著。母親出去把孝成拉了回來勸著他去跟藍藍道個謙。孝成回到房間中跟藍藍道謙,藍藍這才原諒他。王新民重新派人去監視林孝成,連與孝成接觸的人都不放過。早上母親做了些豆包,孝成跟藍藍非常都非常的喜歡吃。一聽孝成要跟藍藍一起出去逛街,母親就勸他們少出去。孝成回到房間後把監聽器開啟後便出去。剛一出門王新民派的人便註意到了,可是他們要盯的人是孝成的母親。藍藍出去逛街張嬸也跟著一起去,張嬸在藍藍的耳邊不斷的說孝成的母親是共黨。趁他們都出去了母親在打掃著屋子裏的衛生,發現了孝成放的監聽器。孝成的表舅來了,宋懷珍把監聽器的事情告訴了青舅;看來兒子還是不放心她啊。明天有個秘密會議表舅讓宋懷珍明天去參加,表舅的兒子在那邊也當上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一位連長這讓他非常的高興。孝成來到站長這裏,站長告訴他共產黨最近有個萬縣暴動,可是孝成一點都不知道。原來共產黨準備在萬縣準備一個暴動,站長讓孝成去查查這件事情。王新民派去的人守在孝成家都一天,宋懷珍也沒有出來,兩人隻好無奈去跟王新民報告。孝成一回來就聞到一股燒焦的味道,原來是藍藍下廚做菜。孝成一嘗藍藍做菜,就連忙說自己已經吃過飯了,找各種理由來不吃藍藍做的菜。這讓藍藍非常的失望。孝成回到房間中開啟監聽器,任何有用的訊息都沒有聽到。這天宋懷珍出門了,王新民派的人便悄悄的跟在她後面。表舅一看宋懷珍被盯了,隻好改天再跟她聯系。藍藍一人在家,孝成回來了,一聽母親出去買酸辣粉了,孝成便覺得可疑。藍藍也說張嬸在她面前說母親是共黨,連忙疲孝成打住了。這個時候母親回來了,孝成勸母親以後少出門,最後決定派個人跟著母親宋懷珍。萬縣暴動的事情孝成已經調查清楚了,站長讓孝成直接去抓人。阿貴跟阿福蹲在街頭,無聊打賭贏錢。孝成過來了讓阿貴明天全程陪同自己的母親。第二天一早阿貴便來到孝成這裏找到他的母親說是陪她出去逛街,誰知他母親早飯還沒有吃呢。阿貴和宋懷珍上街又被人給盯了。

第8集

為了甩掉跟蹤的人,宋懷珍找到孝成表舅那裏,說後天有時間要來聽表舅的戲。晚上吃飯的時候母親告訴孝成自己在街上被人跟蹤的事情,孝成決定回頭問問阿貴,飯吃到一半隻聽到藍藍在屋子裏大喊自己的名字。孝成回到藍藍的面前,原來是藍藍是想讓孝成給自己洗腳。藍藍裝出一副要哭的樣子,孝成隻好去了。看兒子端水,母親還以為是給自己洗的呢,原來孝成是給藍藍端的水。母親覺得兒子給媳婦端洗腳水不好聽,讓張嬸去端。可是藍藍一下子把張嬸端的水給倒了。阿貴回去之後在阿福面前顯擺著今天是如何如何的厲害,孝成這個時候也回來了。罵兩人不該整天呆在辦公室裏。孝成一說自己是來這裏睡覺的,阿貴阿福就笑了。阿貴跟孝成說了今天在街上的事情,孝成讓阿福明天多帶幾個人跟著阿貴。藍藍打來電話讓孝成回去睡覺,藍藍跟孝成認著錯讓孝成回家,可是孝成還是沒有回去。藍藍隻好叫可心跟自己半夜出去散心。母親擔心藍藍的安全跟在藍藍的後面。王新民的人看孝成的母親也出來了一路跟了過去。藍藍跟可心訴說著內心的苦楚。張嬸打電話給孝成說母親和藍藍都出去了,孝成立刻趕了回去。王新民派的人看宋與珍跟一個人說話,二話不說便把人家抓了起來。孝成回去之,藍藍跟母親也跟著都回去了。半夜孝成被惡噩夢給驚醒了,他又夢到了父親被殺死的情景。母親過來安慰著他,順便讓孝顧去跟藍藍說說半夜不要再出去了。夜總會那邊打來藍藍的朋友打電話說自己被人打了,藍藍便責任怪在母親身上,孝成站出來說話讓母親跟媳婦不要再鬧別扭了。早上阿貴又來孝成家,順便在孝成家吃了點早飯。孝成說了昨晚的事情,王新民覺得這件事情是王新民的人幹的。看藍藍的櫃子全是些高跟鞋,阿貴便那些鞋都給鋸了。上街的時候王新民的人又跟上,阿貴讓老太太進屋看戲,自己在外面收拾了那兩個跟蹤的人。屋子裏宋懷珍跟錢還有張明英,李明恩見了個面,現在總算和同志們見面了。待收拾的差不多的時候阿貴打電話讓孝成過來了,孝成讓他們把人帶到黨通局,自己也進去看戲了。藍藍打電話關心著她朋友的傷勢。藍藍準備出門看自己的鞋全部被鋸了,非常的生氣。林孝成氣沖沖的找到王新民,說派人跟蹤的事情,王新民被抓個正著無話可說。得饒人處且饒人,林孝成也沒有追究什麽。藍藍因為鞋的事情跟婆婆鬧了別扭,回娘家去了。待林孝成走後王新民教訓著那兩人。最後決定從宋懷珍的表哥下手。林孝成回去之後看著那些鞋,母親也覺得自己做得確實有點過分。藍藍回到家中把鞋子的事情跟父親說了一遍,母親跟林孝成也跟著來了。孝成的母親跟藍藍的父親鎮邦聊到了兩個孩子的事情。

第9集

孝成回來了,藍藍還在生他的氣,孝成答應給她重新買鞋,可是藍藍還不肯原諒他。父親鎮邦把孝成叫過來叫他怎麽處理婆媳之間的關系。孝成把他跟王新民的事情告訴了鎮邦,鎮邦覺得可是他母親有什麽把柄被王新民抓住了。母親也去跟藍藍道謙,母親跟藍藍說明了自己心理想的,藍藍也原諒了母親。晚上的時候藍藍跟母親還有孝成一起回去了。臨睡的時候又是孝成給藍藍端的洗腳水,藍藍跟孝成提起了表舅,覺得表舅有問題。孝成表面上說是藍藍多慮了,心裏也開始懷疑母親了。孝成來到站長這裏,站長讓他全權負責萬縣暴動的事情。站長也跟孝成說起了王新民監聽他的事情,如果母親真是個共產黨的話,他林孝成一定會處理好 。孝成不想因為母親再被別人給監聽。晚上回去之後站長陳國棟的話讓孝成決定去試探母親,雖然心裏很自責。這天張嬸回來買東西回來在門口發現了一封信,看著像是孝成的筆跡,母親就把信給了孝成。孝成故意把杯子打翻然後讓母親來擦,母親看到了信中的內容。這讓宋懷珍感到很可疑,叛徒不是已經除了,怎麽又會用這種聯系方式呢。吃飯的時候母親都心不在嫣的。吃完飯後母親悄悄的回到房間中把從信中看到的內容給寫了下來,孝成那邊也回到自己的房間中開啟監聽器,開始監聽母親。聽母親那邊有些不太對勁,孝成連忙跑過去看看,母親正在看書。這正好打消了孝成的懷疑。待孝成走後母親又開始查看信中的內容,看著信中的內容宋懷珍懷疑著難道起義的事情被暴露了。孝成躺在床上輾轉難以入眠,想著剛才的事情。早上吃飯的時候孝成還沒有起來,母親就準備出門的時候她註意到了兒子在監視自己,現在不能就這樣送情報了,宋懷珍故意把腳給扭了。宋懷珍回到自己的房間中還在想著起義的事情,怎麽才能把情報傳出去呢。早上母親趁孝成出去的時候,在家時做著發糕,讓張嬸給孝成手下的兄弟送過去。張嬸拿著大箱的發糕來到保密局,孝成把發糕先拿到了自己辦公室中。張嬸在孝成的面前說著自己母親的壞話,待張嬸出去之後孝成檢查了下裝發糕的箱子,然後才拿去給兄弟們吃。孝成回去之後把帽子忘在了辦公室裏,晚上的時候孝成還要出去辦事。 母親看著藍藍現在懷著孩子,孝成還整天不呆在家中,心裏挺難受的。現在宋懷珍最大的擔憂就是想著情報有沒有送到驚蟄的手中。張嬸的兒子找到張嬸又問她要錢去賭博。孝成急匆匆的來到找到站長說萬縣暴動的情報是假的。孝成開始懷疑是不是有人把情報給泄露出去了。這件事情隻有孝成和站長知道,站長讓孝成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孝成去表舅那裏了,都中午了還沒有回來;母親擔心著孝成的安全。準備打電話給他的時候孝成正好回來了。孝成回到房間中開啟監聽器沒有聽到什麽有用的信息,卻聽到了張嬸跟他兒子的談話。

第10集

孝成告訴藍藍張嬸的手腳可腳不幹凈,讓她以後買東西記個賬,藍藍覺得張嬸跟了自己這麽多年了,不可能作出那樣的事情,肯定又是母親說的。藍藍又提到了母親是共產黨,這讓孝成非常的生氣。兩人又因為這事而鬧別扭了。孝成告訴母親他昨天去找了表舅,表如還送了孝成一張照片。這天藍藍找到張嬸讓她買菜以後都記個賬,這讓張嬸心裏很不痛快。看藍藍肚子中的孩子,孝成就非常的高興,這個時候藍藍還要吃很辣的東西,母親隻好去買。王新民的人決定從張嬸的兒子下手,讓他來接近孝成的表舅。表舅跟街坊鄰居吃飯的時候,這時張嬸的兒子猴子,想拜表舅為師,表舅也就隻好答應了。兒子又找到張嬸問她要錢,看母親手中拿些錢便一把搶過去了。王新民的人來到賭坊看到張嬸的兒子正在賭博的。表舅帶了隻鴨來到孝成的家中,聞表舅身上的味就受不了,藍藍讓表舅到院子裏跟母親談。表舅跟宋懷珍說起了和平談判的事情,表舅想讓她去接近牛師長的母親,讓他母親來策反牛師長。再過幾天就是母親的大壽了,衛川想給母親大辦一場宴會,母親更寧願他們能夠打一場勝仗那比什麽都好。鎮邦這邊聽說上次萬縣暴動的事情被暴露了,非常的生氣,還勸衛川說放以後註意點。鎮邦也收到了老太太過生日的請柬,準備去給老太太拜壽。藍藍回來了又買了一大堆的高跟鞋,這又招到老太太的一頓嘮叨。藍藍還給母親買了一套衣服,母親非常的喜歡。談判可能失敗了,山城這裏可能要動亂了,藍藍告訴他如果真失敗了,他們就搬到台灣去。孝成問著母親牛太太要過生日了,自己該送些什麽去,母親想趁著這個機會去見見牛太太。王新民找到張嬸的兒子,想讓他去接近孝成的表舅。母親布店裏準備買兩匹布準備給牛太太送過去。這天孝成和母親一起來到牛師長這裏,兩個老太太在一塊有說有笑的,兩人聊的非常的投機,牛太太想讓宋懷珍沒事找自己來玩。孝成跟牛師長談到了北平合談的事情。猴子帶著幾瓶酒來到表舅這裏,兩人喝的都差不多了,表舅覺得猴子狠奇怪,猴子也沒有什麽正當工作,哪來這麽多錢喝酒啊。猴子的話讓表舅覺得很可疑。猴子喝的有點多,表舅一直跟著他,居然來到了保密局。表舅來到戲院裏把猴子的事情告訴了孝成的母親。孝成的母親讓表舅暫時先保護好自己,讓他弄些假情報給猴子。猴子還是整天跟在表舅的後面到處亂轉,這可把猴子給累壞了。

第11集

宋懷珍一回來看到藍藍正在吃糍粑原來是母親讓表舅拿過來送人的,可是被藍藍給吃了,母親隻好再讓表舅弄了。孝成跟站長說萬縣暴動的訊息就是被 軍部給暴露的,現在軍部那邊比這裏還要亂,站長讓孝成註意點牛師長。牛太太打牌的時候宋懷珍拿了些糍粑來了,這讓牛太太非常的高興。孝成回到辦公室後跟阿貴阿福說了牛師長的事情,讓他們去查一下牛師長。藍藍在家都一天沒有吃飯了,張嬸也請假回家了,孝成決定帶藍藍出去吃飯,正好母親回來了。孝成跟母親說讓她以後少去牛師長那裏。孝成陪藍藍來到醫院裏,阿福過來跟他報告從牛師長那裏查到的訊息,母親正好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宋懷珍把兒子不讓跟牛太太接觸的事情告訴了組織,組織讓她繼續接觸牛太太。猴子又來表舅這裏,跟他說起了情報的事情,表舅故意告訴了猴子一個假情報。猴子連忙把這個情報告訴了王新民,想問他要點錢,可是王新民還是沒有給他。王新民讓手下的人去找個牌技高的人去贏猴子的錢。牛太太打來電話找母親,孝成一旁不樂意了。這會牛太太派人去接宋懷珍,可是宋懷珍總是以忙為由拒絕了。站長一再找孝成讓他好好的查下牛師長到底有沒有反的心。阿貴匆匆跑到辦公室裏告訴孝顧,阿福被徐德光抓了起來,說是阿福是共產黨。孝成想讓站長出面,可是站長不方便出面。林孝成找到軍部的吳兄,故意在他面前說徐德光要投共。張嬸不知道在哪裏找來一個江湖郎中,說一定能讓藍藍生一個男孩。宋懷珍當場就揭穿了那個郎中的謊話。孝成找到母親想讓她再去牛太太,這讓母親就不明白了,兒子不想讓自己跟她接觸,這會就讓自己去找她,原來孝成是想讓母親去替阿福求求情把他救出來。宋懷珍來到牛太太這裏,牛太太一開始故意說著風涼話,牛太太就知道宋懷珍找自己有事了。可是牛太太對牛師長的事情根本就不過問,最後宋懷拿隻好拿自己去擔保阿福不是共黨,牛太太這才答應。看母親的把阿福救出來了,孝成非常的高興。牛師長那邊派人去查查吳參謀長,這段時間覺得他有點不太對勁。牛師長找到孝成明確說明了自己的立場,回去之後牛太太跟牛師長說了下當前的情勢,可把母親氣壞了。阿福在其它兄弟面前說著自己多麽多麽的勇敢,孝成也過來看望他。猴子又來找表舅要情報,表舅都說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告訴猴子。猴子把這些都告訴了王新民,王新民一看非常的生氣。張嬸的兒子在賭坊裏玩著,那些人早就被王新民給收買了。張嬸的兒子輸了錢被帶到了王新民那裏。

第12集

張嬸的兒子因為賭博欠了王新民一些錢,王新民將張嬸的兒子給抓了起來,逼迫張嬸讓她來監視孝成的母親。宋懷珍跟牛太太在一起打麻將的時候,故意把外面的局勢說的很危險,這時牛太太想起了自己的孫子,整個人都沒有心情打麻將了。宋懷珍跟上級說了自己跟牛太太說了她孫子的事情,組織上也已經找到了牛太太的孫子。孝成跟母親一起來到父親的墓碑前,給父親送些祭品,孝成也希望虎子也能來看望父親。虎子剛回來就看到孝成抓了幾個共黨。在林孝成的嚴刑逼供,孝成也隻是得到一些沒用的訊息。虎子找到了組織,他希望組織能夠幫自己聯系上徐德光。牛師長的下屬因為軍餉的事情而鬥歐。現在加上共黨的引誘已經有一些士兵想要變心了。正開會的時候吳參謀長進來了要自己的手下討個公道,可是胳膊還是擰不大腿。孝成剛一回家張嬸就過來在他面前說著老太太的不是,就準備睡的時候聽到外面一陣嚷嚷。原來是吳參謀長要孝成替自己出口氣。張嬸悄悄的在外面偷聽他們的談話。藍藍氣沖沖的下樓來說孝成不該在家中談公事。凡事要講個證據,沒有證據孝成也沒有辦法。兒子讓張嬸快點去跟王新民報告情況,好問王新民要錢。張嬸剛回來的時候,藍藍讓老太太陪自己一起去吃酸東西,就在房間裏找東西。走的時候母親忘了帶錢,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張嬸從自己的房間中出來。回去一看果然發現了不太對勁。牛師長跟鎮邦說了逃兵的事情。張嬸把在老太太房間中看到東西跟王新民說,王新民想讓老太太把那本書給拿過來,這樣就給她錢。這天張嬸和一個送米的來到家中把老太太的那本翻譯書給偷了過來。老太太把張嬸在自己房間中翻東西的事情告訴了表哥,表哥回去跟猴子一打聽,原來張嬸還真是個眼線。虎子找到趙副官隨便談了一些事情,正好被孝成的人給盯上了。晚上的時候母親跟孝成商量著讓張嬸走,可是藍藍不同意。這天藍藍找到張嬸跟她說老太太要趕她走,還說自己肯定是不會讓她走的。晚上虎子請趙副官,想讓他幫自己約徐德光。趙副官剛走阿貴就過來了。虎子偷機將槍放在了舞女的身上,才沒有給阿貴留下把柄。宋懷珍老太太來到牛太太這裏兩個老人聚在一起包餃子。牛師長說他約好了一個古董商,要把家裏的古董給賣了,可是牛太太不同意,宋懷珍趁機勸牛太太讓牛副官不要再打了。宋懷珍一看那個所謂的古董商便有些眼熟。

第13集

王懷珍第一眼看到趙峰便非常的眼熟,趙峰跟牛太太介紹著自己就是牛師長所說的那個古董商。王懷珍看著趙峰的樣子在那裏發愣。趙峰見到了牛師長,牛師長一眼便看出了趙峰並不是所謂的古董商。牛師長一再重申自己不會背叛黨國的,趙峰無功而返。送走趙峰後牛師長質問著趙副官是怎麽跟趙峰認識的。王懷珍走在大街上四處尋找著趙峰,孰不知趙峰一直跟在她後邊。在一個無人地方,趙峰跟母親宋懷珍相認。這讓宋懷珍非常的高興,宋懷珍跟趙峰說明了自己在牛師長家中的原因,他們都是為一個目的而工作的。看著兒子離去的背景,宋懷珍就知道麻煩來了,兩個兒子正好敵對著,決不能讓他們見面。牛師長帶著名單來到鎮邦這裏,吳參謀在一旁插著話,鎮邦一再重申在這個關鍵時候要穩定軍心。牛師長回去之後跟表弟說著軍隊裏的事情,現在吳德光一直是牛師長的眼中釘,相著怎麽來除掉他。林孝成找到吳德光,吳德光告訴他自己抓了幾個都副官的人,可是他們都沒有開口。孝成跟吳德光打聽著剛才進牛師長辦公室的趙峰是什麽底線,可是吳德光一點也不知道。牛師長找到趙峰讓他對吳參謀下手。趙峰趁機勸牛師長投靠共產黨,林孝成也過來了,在牛師長的介紹下趙峰跟孝成算是見了個面。回去的時候孝成開車送趙峰,車上趙峰告訴孝成自己隻是個做古董生意的商人,兩個談得還算投機。趙峰再次來到上次的那個舞館裏,跟一個名叫孫小蝶的舞女認結識了。聽說與自己結頭的人就是宋懷珍的小兒子,上級也感到很意外,王懷珍就怕兩個兒子見面後會有什麽不好的結果。孝成回去之後派阿福去查一下趙峰的行蹤。張嬸又來到老太太的房間裏尋找著什麽,正好被老太太逮個正著。母親找到孝成跟他說了張嬸翻自己東西的事,想讓張嬸走,藍藍一直喜歡張嬸,可是孝成也不好做。那邊張嬸先在藍藍面前告發老太太。藍藍找到孝成跟她說在母親房間中發現書的事情,可是孝成根本不以為然。孝成找到母親說起這樣事情,母親敷衍著孝成,這讓孝覺得母親和張嬸之間一定有個在撒謊。1949年共產黨攻進南京總統府,牛太太跟幾個老太太在一起打麻將說到當前的情勢就非常的生氣。牛師長帶著趙峰來到家中,趙峰又想策反牛師長。張嬸把近來的情況報告給了王新民,可是沒有什麽有用的信息,王新民便想讓離間宋懷珍和林孝成。張嬸回去之後說街上有很多新款式的鞋子,藍藍便拉著張嬸去了。晚上張嬸悄悄的來到又把那引起鞋子給扔掉了,嫁禍給老太太。藍藍非常的生氣以為老母親扔的,又鬧著經回家。

第14集

老張嬸在家中故意挑撥老太太跟藍藍的關系,老太太一時氣不過,想要離開這個家。這下藍藍軟了下來想要留老太太,正好出門的時候遇到了表舅,老太太便跟表舅一起走了。藍藍打電話給孝顧說母親回老屋了,孝成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回去了。看母親走了孝成非常的生氣,吵著要讓張嬸滾蛋。母親剛坐下孝成這邊便趕來了,讓母親回去;可是母親還是不願意回去。看孝成也沒有把母親叫回來,藍藍表面上也挺難過的,還放著歌聽,孝成一個人把自己關在房間中。猴子還想著把宋懷珍搬出去的訊息告訴王新民好換點錢,誰知這就是王新民安排的。宋懷珍剛搬到老屋,王新民便派人去她家安裝監聽器。宋懷珍買菜的時候正好看到了趙峰跟孝成買古董的,便連忙躲在一旁。孝成讓趙峰看了看自己的古董,趙峰一下子把那個古董給摔了,隻因那是個假的,孝成勸趙峰趕快離開山城這個地方。宋懷珍回去一看便覺得家中有人動過,果然在花瓶裏發現了一個監聽器,宋懷珍一把花瓶摔碎了。宋懷珍找到趙峰讓他遠離孝成。吃飯的時候孝成故意挑著張嬸的毛病,說著氣話。半夜孝成找到母親給她帶來了些菜,還說自己要陪她在這裏住。晚上孝成還沒有回去,張嬸還在藍藍面前說老太太是共黨,就準備去睡覺孝成回來,說自己睡書房,讓藍藍一個人回去睡。猴子想找表舅要些信息好換些錢,表舅故意說孝成這幾天往吳參謀那裏跑,就是懷疑吳參謀長是共黨要抓住。猴子立刻把這個訊息告訴了王新民,可是這個訊息王新民說他已經知道了。猴子走後王新民閱讀召集人手去抓這個吳參謀長。回去之後猴子還在生王新民的氣,說他故意不想給自己錢。表舅給猴子出著主意,讓他編謊話騙王新民,這下王新民就應該給錢了。猴子又去王新民那裏,說他得到了一封要王新民用一個條子來換。王新民又告訴了局長這件事情,還說現在已經有很多人往台灣跑自己也想去。宋懷珍那邊的事情已經準備好了,趙峰現在就去牛師長那裏。聽說母親也被人給監聽了,趙峰感到很吃驚。趙峰告訴了牛師長,讓他提前做好準備保密局那邊已經開始行動了。回去的時候趙峰遇到了在舞廳裏的舞女小蝶,小蝶帶趙峰來到了自己的家中,得知小蝶的女兒啞巴了,趙峰便給了小蝶些錢,讓她給女兒看病去。牛師長召開會議讓大家做好準備,以防不測。吳參謀把牛師長準備投共的事情告訴了孝成。聽說林孝成跟吳參謀長見面了,便叫人把吳參謀弄過來問問。晚上吳民洋吳參謀在外面吃飯,王新民帶著幾個人過來了,沒幾句兩邊便開火了,吳參謀長被打死了。聽說吳洋死了,站長就非常的憤怒,孝成覺得這件事情肯定有蹊蹺。站長跟局長說了吳參謀被他的人王新民給打死了,電話掛了王新民還在局長面前說自已查了吳洋民很長時間了,他就是個共黨,局長還表揚了王新民一番。

第15集

一大早藍藍叫孝成吃飯,孝成又挑著毛病,不吃飯便出去了。林孝成跟弟兄在外面吃飯,王新民過來了,孝成質問著王新民怎麽知道就斷定吳洋就是共黨。回去之後孝成便派阿貴和阿福去盯緊牛師長。趙峰又找到牛師長隻想知道牛師長到底是怎麽想,趙峰明確自己的目的,他們就是想讓牛師長投共還讓他挾持蔚鎮邦。可是牛師長很難答應去挾持蔚鎮邦。從牛師長家中出來的時候趙峰便覺查到了自己被人跟蹤,趙峰一直來到舞廳,那個人也跟到了舞廳。阿福告訴孝成說王新民他們確實拿到了證據才下手。聽說趙峰跟牛師長有見面,孝成便派人去抓趙峰,卻撲了個空。看林孝成的母親這幾天沒有來,牛太太心裏還有點空落落的感覺。牛師長告訴母親現在黨國大勢已去準備投共,話還沒有說出口孝成便來了。牛太太趁問孝成他母親這幾天怎麽沒來,話音剛落孝成的母親也來了。林孝成跟牛師長說起趙峰找他的事情;那邊牛太太把孝成叫出來說他不該把母親轟出家門,吵著要替宋懷珍討個公道。牛太太拉母親氣沖沖找到藍藍問她為什麽把母親給轟出去,牛太太不聽藍藍的解釋便教訓了藍藍一番,讓她向婆婆道個歉。藍藍的父親也來了,也讓藍藍跟母親道個歉,藍藍哭著回自己房間去了。鎮邦跟孝成說了他最近盯著牛師長的事情,還有吳參謀長的死。蔚鎮邦教育著孝成現在這個時候要齊心協力才是最重要的。藍藍躺在床上哭個不停,孝成止都止不住。阿貴找到孫小蝶跟他打聽趙峰的去向。現在外面到處在尋找趙峰,母親想讓趙峰先躲幾天。孝成讓藍藍去跟張嬸說說,給張嬸放幾天假,讓母親回來住。孝成回去之後看阿貴阿福在辦公室裏睡覺,讓他回家睡去,睡醒以後再繼續尋找趙峰。這天趙峰喬裝一個搬運工來到牛師長這裏,問他到底是怎麽個想法,最後牛師長告訴他自己投共的心意已經定下來了就等趙峰那邊的說法了。趙峰從牛師長家中出來的時候被孝成的人給盯上了,孝成一路追趙峰到了舞廳裏,王新民也去了。宋懷珍打電話給保密局一聽孝成去了歌舞廳,便也趕了過去。在舞廳裏趙峰跟孝成交上了火。王新民想抓住趙峰去領功,可是孝成不願意。母親宋懷珍也來了,孝成連忙出去找母親,聽說孝成要抓的是趙峰,母親就極力阻止孝成。最後母親裝作昏倒,孝成送母親去醫院這才救了趙峰一命。去醫院走了一半孝成又覺得哪裏不對,又回到了舞廳。可是趙峰已經跑了。趙峰跟孫小蝶一直跑到了她的家中。老太太睜開眼一看自己在醫院裏,心裏還在想著剛才孝成說的話。孝成一路追到了孫小蝶的家中,發現孫小蝶有個孩子,便想從孫小蝶的孩子下手。

第16集

孝成跟街坊鄰居打聽著孫小蝶孩子的下落,可是並沒有打聽到。孝成趕到醫院裏,看母親沒事這才放心、聽說孝成並沒有抓住趙峰,母親也放心了。王新民那邊也在不斷查著趙峰的信息,聽說趙峰跟舞廳的一個舞女有聯系,王新民立刻派人去查那個舞女。半夜孫小蝶才回來,然後把自己的一個珠子交給趙峰,讓他去李婆婆那裏接妞妞回來。阿貴一直守在李婆婆家門口,餓的實在不行了,隻好跑問問李婆婆要了碗稀飯。誰知剛喝完稀飯就被王新民的人給抓了起來,還痛打了一頓。李婆婆一看那珠子就知道是孫小蝶讓來的,便把妞妞交給了趙峰。聽說兒子要投共牛太太,怎麽也想不通。這時打來電話說徐副官被保密局的人抓了,牛太太便讓兒子打電話給蔚鎮邦,讓孝成把徐副官給放了。孝成審問著徐副官問他一些趙峰跟牛師長的談話,徐副官什麽都沒有說,最後孝成隻好用酷刑來招待徐副官。現在隻要牛師長反了,他手下的兄弟也沒有什麽意見。孝成從徐副官那裏一點信息也沒有得到,站長告訴孝成說明天早上蔚鎮邦就要來要人,這裏他會頂著的。王新民把阿貴痛打一頓之後才交給孝成;孝成去鎮邦那時,聽說鎮邦正在氣頭上,隻好回去了。阿福有急事找孝成,打到藍藍那裏,孝成也不在那裏。孝成很晚才回去,藍藍埋怨著他。趙峰暫時先在孫小蝶這裏躲著,趙峰的手受傷了,吃飯不方便孫小蝶便主動的喂他,兩人聊得非常有緣,看的出來孫小蝶喜歡上了趙峰。早上吃飯的時候藍藍告訴孝成昨晚阿福打電話來了,說有急事找他,孝成沒有吃早飯便去了蔚鎮邦那裏。孝成跟鎮邦解釋了下他跟牛師長的事情。一聽徐副官死了,這讓孝成也莫名其妙的。阿福把昨晚的事情告訴了孝成,站長後來見了徐副官,阿貴懷疑是站長把徐副官弄死了。站長偽造了一份孝成的報告給鎮邦,之後孝成便帶了幾個人來到牛師長那裏,把牛師長抓了起來。聽說自己的表弟徐副官被殺了,牛師長非常的生氣,站長還咬定牛師長也要投共,這個時候蔚鎮邦來了。蔚鎮邦會想辦法把牛師長救出去的。出來之後蔚鎮邦教訓著孝成,別做胳膊往外拐的事情。聽說兒子被抓了牛太太便打電話給了宋懷珍,牛太太一直氣不過昏了過去。孝成回來之後母親告訴他說牛太太知道了她兒子被抓的事情,想孝成把牛師長放了出來,這讓孝成也感到難辦。宋懷珍來看望牛太太做著她的思想工作。宋懷珍把牛師長被抓的事情傳達給上級組織,順便問起趙峰的訊息。

第17集

懷珍把牛師長被抓的事情傳達給上級組織,順便問起趙峰的訊息;可是還沒有趙峰的一點訊息。晚上蔚鎮邦找到陳站長還是跟他說牛師長的事情;張嬸找到王新民問他要錢,王新民為了打發張嬸走隻好給張嬸錢。出來的時候正好被孝成遇到了,張嬸把五新民讓自己監視老太太的事情告訴了孝成,孝成帶著氣開門見山的就說讓張嬸監視自己的事情。張嬸回去之後清清東西便離開了林家。趙峰收拾好東西便準備離開孫小蝶的家,孫小蝶有一絲的不舍。趙峰離開孫小蝶那裏便去打表舅,表舅告訴他牛師長被抓了。組織想讓趙峰趕快離開這裏,可是這個時候隻有趙峰跟牛師長比較熟悉。至于牛太太那裏好像也有點動搖了。宋懷珍再次找到牛太太直接挑明想讓牛太太和牛師起義,可是牛太太一直忠于黨國。藍藍埋怨著母親不在家給自己做飯,宋懷珍回去之後帶了幾件衣服說是牛太太讓給牛師長帶過去的,孝成想替母親送,牛太太說了隻讓她送。王新民這邊想著要是牛師長在牢裏有個三長兩短的話,肯定會讓孝成吃不了兜著走。孝成陪母親一起去看望牛師長。趁孝成出去的空,母親把牛師長趕快寫個手諭好去部署。拿到牛師長的手諭後組織便派趙峰去聯系牛師長手下的三個團長,提前做好準備劫獄去救牛師長出來。宋懷珍又來牛太太這裏說她的孫子,徐德光在監獄裏被打死了,牛太太一聽更激動了。宋懷珍還把她孫子的信給牛太太,孫子現在憶經加入了共產黨。這個時候牛太太開始懷疑宋懷珍的身價,宋懷珍跟牛太太挑明了,這下牛太太算是明白了,他們都是串通好的,可是太不會離開山城的。趙峰拿著牛師長的手諭去找他手下的團長,那幾個團長都答應了,然後商量著怎麽去救牛師長出來。王新民派猴子去牢裏毒死牛師長,牢裏的看守已經被他們買通了。趙峰問表舅到達在山城裏是誰的老媽子,表舅怕他們兄弟兩兵刃相見,沒有告訴他。孩子還沒有出征母親便拉著孝成去買些孩子的用品,誰知正好被趙峰給看見了,趙峰一直跟著他們去了林孝成的家門前。最後母親把孝成的事情都告訴了趙峰,趙峰簡直就不敢相信孝成就是他的哥哥。趙峰跟幾個一同來到牢裏把牛師長給救了出來,從牢裏出來後牛師長並沒有離開,而是跑回去看自己的母親。牛師長勸母親離開山城,可是母親怎麽也不肯離開這裏。王新民的人趕到牢房的時候,牛師長早就被趙峰給救走了。

第18集

阿福,阿貴在外面瞎逛;站長的人過來了,說擔心牛師長可能劫獄,便回到牢中一看果然看到了猴子在牢時鬼鬼祟祟的,牛師長早已經走了。看牛師長跑了,站長立刻去通知林君子成。牛師長回到總的時候,牛師長的手下已經準備好了。聽說牛師長想要造反,蔚鎮邦立刻派人去包圍牛師長的總部。孝成聽說牛師長跑了大半夜要去局裏,可是母親和藍藍極力阻止,藍藍一激動肚子突然很疼,孝成隻好陪藍藍一起去醫院裏。牛師長這邊剛準備好,就被蔚鎮邦的人給包圍了。現在外面已經打的炮火轟天了,為了掩護牛師長走手下的人極力抵抗。王新民聽說牛師長跟蔚鎮邦的人幹上,也想去湊個熱,去了牛師長的家中。王新民帶人來到牛老太太這裏,牛老太太和幾個身邊的人誓死抵抗,最後隻剩下牛太太一個人了也自殺了。藍藍躺在醫院裏,聽到外面的槍聲這麽厲害,擔心著孝成的安全。牛師長一看自己的母親死了悲痛欲絕,林孝也帶人追了過來,趙峰隻好先帶著牛師長走了。看著牛太太屍體,孝成派兩人留下來看著老太太的屍體不讓任何來碰。第二天蔚鎮邦清理著戰場,好好的收理著牛太太的屍體。牛師長跟孝成的表舅會了面,趙峰還在山城裏。為了搞清外面到底是什麽情況,藍藍不顧自己的身孕跑到父親那裏打聽著訊息。誰知正好和趙峰他們遇到了,雙方又是一場激戰,藍藍還中了槍。為了掩護趙峰走,宋懷珍也出來了。藍藍快要生了,孝成抱著藍藍就往醫院裏跑。趕到醫院後醫生告訴林孝成藍藍現在情況非常的的嚴重,讓孝成做出一個選擇是要孩子還是大人。藍藍那邊告訴醫生要保往孩子,可是母親和孝成都想保大人。藍藍躺在床上歇斯底裏的說著要保孩子,母親在外面勸說著她。蔚鎮邦也趕到了醫院,現在大家都守在手術室的外面著急那分。隨著一聲哭聲,醫生出來了說藍藍母子平安,孝成懸著的心終于落下了。出來之後阿貴吵著要喝喜酒,牛師長那邊大部分的人都抓住了,可是還是跑了一千多。藍藍現在是沒事了,可是宋懷珍又擔心著趙峰的安全。現在孝成在山城裏到處都是孝成的眼線,母親極力阻止孝成去抓趙峰。趙峰中了一槍躲在一個人家中,半夜護士給藍藍送葯的時候宋懷珍趁機拿了一點的消炎葯。孝成也過來看望藍藍,藍藍想讓母親來照顧自己,還說自己理解母親以前的行為了。宋懷珍一個人悄悄的來到趙峰的藏身之所將那瓶消炎葯給趙峰用上,可是這些葯效果並不好,宋懷珍一直守在兒子身邊直到天亮才離開。母親又來到醫院看望藍藍。站長組織了一個特別行動小組,主要任務就是戰後破壞,讓孝成任這個小組的組長,王新民任副組長。為了給兒子弄到葯宋懷珍把自己的手給劃破了,趁機問去護士那裏多弄點葯,可是趙峰需要的葯都在保險櫃裏鎖著的。表舅提了幾條魚過來看望藍藍。宋懷珍把表舅叫到了一旁讓表舅給趙峰弄點葯,表舅替宋懷珍想著辦法。

第19集

宋懷珍再次來到趙峰這裏,趙峰無力的躺在床上,宋懷珍告訴趙峰自己沒有搞到盤尼西林,隻弄了點典酒和紗布,為了保住這條手,趙峰讓母親在這裏就幫他把子彈給取出來,母親隻好試試。孝成忙了一天也沒有抓到趙峰,累的在藍藍身邊睡著了。子彈終于取出來了母親將趙峰攬在懷中,想著現在趙峰跟孝成的關系,母親就感到很為難。大半夜母親才回來,可把孝成給擔心死了。聽說牛太太死了母親心裏也挺難過的。孝成又準備去陪著藍藍,母親說著自己去。看母親走後孝成立刻打電話給阿貴讓他從明天起全程看著老太太。趙峰來到了孫小蝶這裏,看趙峰傷的如此的重,孫小蝶想著辦法給趙峰治病,趙峰沒事教著孫小蝶的女兒說話。母親守在藍藍的身邊居然睡著了,醒的時候已經是天亮了。母親剛出醫院就被阿貴給跟了,便想個辦法把阿貴給支開了,自己去買了兩個湯。蔚鎮也來看望自己的女兒,都中午了母親還沒有過來。蔚鎮邦給藍藍的兒子取了個小名"平安"。母親帶著雞湯來到孫小蝶這裏看望趙峰,看孫小蝶回來了有人照顧趙峰,母親也就放心的走了。孩子餓的直哭孝成隻好回去給兒子暫時沖點米糊之類的東西,孝成回到家中看母親也不在家中,母親匆匆忙忙的趕到醫院裏,可是藍藍並不喜歡喝那些湯,母親隻好又去給她買點抄手。孝成坐在沙發上看母親回來了,問母親今天這是去哪裏了,一整天見不著人。母親頭一昏差點倒了過去,孝成連忙不問了。孫小蝶回來看趙峰跟妞妞玩的挺開心的,孫小蝶心裏也高興的。表舅那邊終于找到盤尼西林,立刻把它送給宋懷珍,宋懷珍立即拿去了趙峰用上。母親從巷子裏出來的時候正好被王新民給看到了,王新民追上去向宋懷珍盤查著,之後便派人在附近查查這一帶有沒有一個姓王的賣雞湯的。王新民帶著些東西去看望藍藍,順便跟藍藍打聽著母親送湯的事情,王新民便覺得這件事情有些可疑。回去之後好好的合計了這件事情,王新民感覺宋懷珍是在給一個受刀傷或槍傷的人送的湯。宋懷珍又去那家飯店買湯,發現被人跟蹤隻好買了一份的湯。王新也覺得被老太太給察覺了,便派人到附近挨家挨戶的搜,孫小蝶一看馬上就要搜到這裏了,隻好讓趙峰從後門跑了出去,王新民的人一路在後面追著,在追擊的過程中趙峰又受了傷,說來也巧躲到了孝成的家中。王新民那邊跟孫小蝶打聽著趙峰的訊息,孫小蝶什麽都沒有說,可是從孫小蝶的女兒身上王新民還是發現了些什麽。趙峰躲在孝成的家中,宋懷珍還有藍藍一起回來了。中午的時候孝成也回來了,一眼看到外面便覺得有些不太對勁,這裏被王新民派的人給盯死了。

第20集

平安餓了哭個不斷,宋懷珍去廚房裏他弄點東西吃,一看趙峰也在這裏,便連忙讓他趕快離開這裏。趙峰又跑到柴房中差點被孝成給發現了。阿福去柴房劈柴的時候看到地上有些血,還好被宋懷珍給敷衍過去了。孫小蝶呆在家中覺得不太對勁,便準備深夜離開這裏,可是剛一出門就被王新民的給阻止了。吃完晚飯後蔚鎮邦,阿貴他們便離開了。夜都很深了孝成還沒有睡,守在兒子的身邊看著兒子安祥的表情,孝成就這樣成了爸爸。趁孝成他們都睡下了宋懷珍去廚房裏拿了些飯讓趙峰吃,趙峰跟母親說了外面的情況,現在屋子外面都是王新民的人,趙峰一出去就會被他們給抓住的,母親覺得應該讓孝成知道,可是趙峰一直說孝成不是他的哥哥。半夜孩子哭了孝成到廚房中給孩子弄點吃的,一看廚房的門開著孝成便覺得可疑,去書房裏拿了槍,開啟門兩人便拿槍對著。孝成覺得趙峰不可能是自己的弟弟,一看趙峰身上的傷疤隻好認了。可是孝成一心認為趙峰是共產黨要把他送到保密局去。母親最後求他不要把趙峰送去,藍藍也下樓來了。孝成跟藍藍說趙峰是表舅的兒子,母親也想讓趙峰在這裏住幾天。孝成騙藍藍說趙峰是個賭鬼因為欠別人的錢被人追殺,不讓藍藍對外面說趙峰的事情。趙峰現在受傷了母親拿了些孝成的衣服給他穿,孝成也拿了些藍藍用剩下的消炎葯給趙峰用,還說房子後面有個機關如果有什麽情況可以讓趙峰先去那裏躲一下,順便將趙峰的槍給拿走了。回去之後藍藍覺得很可疑,從來沒有聽說老表舅有一個兒子,孝成也極力敷衍著藍藍,宋懷珍在自己的房間中一直到很晚才睡去。王新民的人一直守在外面監視屋子裏面的情況,上面潛伏派的人已經來了,大家都議論紛紛的,現在外面的局勢這麽緊張,大家都想著去台灣的,可是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去的。早上藍藍跟趙峰打聽著他跟林孝成到底是什麽關系,還說孝成告訴她趙峰是因為賭博欠別人的錢被別人追殺才躲到這裏的,趙峰也隻好認了。趙峰想去看看藍藍的孩子,看著孩子這麽的漂亮,趙峰心裏也挺高興的。孝成一回家便知道外面王新民的人正盯著自己家的,王新民隻好又轉地方。回去之後孝成讓趙峰老老實實的在家躲著。吃飯的時候趙峰也沒有出來,孝成特地給趙峰弄了些飯給他端到他的房間中。這天王新民打著看孩子的幌子想到林孝成的家中打探趙峰的虛實,到各個房間看了看,可是什麽也沒查到隻好無功而返。從孝成的家中出來之後王新民便覺得可疑,剛才從桌子上放的搞生素和碗筷王新民就斷定林孝成的家中肯定有蹊蹺。王新民又來到局長那裏想請求局長給自己開一個搜查令,去孝成的家中搜查。局長也答應了,還說如果這次真的把趙峰給抓住了,讓局長給他準備兩張去台灣的機票。老表舅過來了趙峰跟表舅演著戲,這個時候王新民帶著搜查令和幾個人來了,要搜查林孝成的家中,藍藍立刻打電話給了孝成。

第21集

王新民帶著搜查令強行要搜林孝成的家,藍藍立刻打電話給了林孝成。王新民的人屋子裏屋子外全都搜了個遍,連二樓藍藍的房間也不放過。孝成一聽王新民要搜查自己的家,便匆匆趕了回來。看著王新民拿的搜查令,林孝成打電話給局長,可是局長並沒有接林孝成的電話。王新民的人在屋子裏發現了一個帶血的紗布,可是並不能因為這個紗發就斷定趙峰在這裏,王新民的人把屋子搜查了個遍什麽也沒有搜查到,隻好灰著頭回去了。看王新民都走了,母親把趙峰叫了出來。藍藍非常的生氣質問著孝成,趙峰到底是什麽人,剛才藍藍一看就知道趙峰並不是表舅的什麽兒子。趙峰也覺得事情瞞不住了,林孝成把藍藍叫到房間中把趙峰的情況跟藍藍說明了,藍藍要找母親問個清楚。看自己讓母親如此的為難,趙峰就想離開這裏,可是外面全是王新民的眼線。藍藍也不是什麽不通情達理的人,現在趙峰這樣的情況,藍藍決定讓孝成決定趙峰的去留,最後林孝成決定讓趙峰住在這裏把傷養好再離開。孝成想讓藍藍去跟父親說王新民到自己家搜查的事情,還沒有等孝成把話說完,藍藍便答應了。昨天看著趙峰抱孩子的樣子,藍藍覺得共產黨也不是他們所說的那樣的壞。藍藍打電話跟父親說了王新民到自己家中搜查的事情,蔚鎮邦立刻打電話給局長讓他到自己家中好好的說說這件事情。孝成那邊想要策反趙峰,可是趙峰覺得孝成已經被國民黨給毒害的太深了,現在中國的情勢是共產黨佔了上峰。局長到蔚鎮邦那裏就王新民搜查的事情向蔚司令賠不是,王新民也在一旁極力認錯。從蔚司令家中出來之後局長一個勁的責怪王新民不該就這樣肆意去搜查孝成的家。藍藍在家中抱著孩子,可是孩子還是哭個不停,最後交給趙峰孩子果然不哭了,趙峰還跟藍藍講了一些有產共產黨的事情,這與藍藍映像的共產黨完全不是一回事。趙峰無意在母親的房間中發現了一個監聽器,趙峰去找孝成討個說法,母親也過來了;趙峰口口聲聲說要孝成給個說法,最後孝成說那個監聽器是王新民安裝的,可是趙峰還是抓著不放。母親也並沒有為難孝成,也把那個監聽器當作是王新民安裝的。其實母親早就知道孝成在自己房間中安裝監聽器的事情,隻是沒有說出來。孝成過來了跟母親道著歉,可是母親並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王新民沒有從孝成家中搜到什麽,繼續派人監視王林孝成的家。趙峰在房間裏無聊刻著東西,孝成進來了拿了些新葯趙峰。大半夜的藍藍跟孝成吵著,不讓孝成進屋子裏睡覺。孝成隻好抱著枕頭到沙發上睡,趙峰在一旁看著他的笑話。之後趙峰找到藍藍,跟藍藍說讓孝成回去睡,還說剛才孝成剛才感到非常的懊悔。趙峰讓孝成回去睡,可是孝成覺得有些丟人嘴巴上說要睡沙發,腿卻不自覺的邁向了房間中。早上起來孝成就昨晚的事情向趙峰表示感謝。孫小蝶一回家就看到妞妞在那裏發呆,其實孫小蝶心裏也非常的想念趙峰。表舅告訴宋懷珍組織已經決定讓趙峰撤離山城了,看兒子兩個能夠合好在一塊玩棋,母親心裏挺高興的。兩人下棋的時候還在說著國共兩黨的事情。王新民私下裏到處想搞去台灣的機票,可是機票哪有那麽好弄啊!孝成把阿福、阿貴叫到辦公室裏,讓他們倆人幫忙救一個人。今天是母親的生日,一家人坐在一塊有說有笑的。

第22集

今天是母親的生日兄弟倆給母親一起過生日,吃飯的時候趙峰還是勸孝成投共產黨,因為這件事情兄弟爭執起來。母親在中間調和著氣氛。趙峰現在的傷好的也差不多了,就準備離開這裏。明天趙峰就要離開了,半夜母親讓趙峰試著給他做的鞋子,趙峰想讓母親跟自己一起走,可是母親並不願意。趙峰做了一個木雕送給平安,藍藍也把自己的私房錢拿給了趙峰。趙峰回到自己的房間擦著傷口,孝成過來了替他擦著。這個時候趙峰還在想著孫小蝶的情況,想把孫小蝶也送出城,孝成盡量滿足趙峰的要求吧,就在孝成轉身的那一刻,趙峰叫了孝在一聲哥。跟孝成的家人作了個簡易的告別後,趙峰便坐上了去金剛碑的車。走著走著趙峰便讓阿福停車了,他去找孫小蝶去了。在找孫小蝶的路上被王新民的人給抓住了,阿福立刻打電話給孝成。孝成立刻把這事報告給了站長,想讓站長出面把趙峰給要過來自己審,還說自己懷疑王新民通共,讓站長好好的想想。站長打電話給了熊局長說明了這件事情。熊局長現在快被王新民給氣死了,孝成那邊抓著猴子不放,說是王新民通共。沒辦法熊局長隻好決定跟林孝成一起來審趙峰。回去之後孝成騙母親說趙峰已經送走了,剛說完母親便接到一個電話說是趙峰被黨通局給抓住了。趙峰的被抓讓林孝成手足無措,擔心自己被趙峰給供出來。宋懷珍把趙峰被抓的事情報告給了組織,現在他們開始擔心自己安全。王新民把孫小蝶也抓住了審問她,在王新民的酷刑下,孫小蝶說出了真相,自己隻是喜歡他。趙峰那邊也在遭受著酷刑。林孝成也過來了,趙峰並沒有供出自己跟孝成的關系。王新民故意將趙峰交給孝成審,讓孝成感到為難。王新民一直追問著趙峰是在哪裏養傷的,在經受巨大痛苦下趙峰什麽也沒有說。晚上吃飯的時候母親問起孝成有關弟弟趙峰的訊息,孝成還騙母親說趙峰已經離開山城了。表舅過來告訴宋懷珍說組織上已經想好了怎麽來解救趙峰了。宋懷珍帶著藍藍去看公公的墓地的時候被共產黨的人給抓住了,還說趙峰被黨通局給抓住了。回去之後藍藍把趙峰被抓的訊息告訴了孝成,讓孝成想辦法把趙峰給救出來,可是林孝成一時半會想不出辦法來。晚上睡覺的時候林孝成還在做著趙峰被王新民打死的噩夢。藍藍勸孝成考慮一下母親的建議。

第23集

母親回去之後告訴林孝成說自己又被共產黨給找了,孝成覺得很蹊蹺,開始懷疑母親的身份。母親做著孝成的思想工作,孝民最後隻好答應了幫忙救弟弟趙峰。林孝成悄悄的找了在牢房裏工作的人,讓他把一包葯放在犯人的飯中。王新民還是不斷的審問趙峰,林孝成和他母親宋懷珍在共產黨中到底是什麽身份,趙峰什麽都沒有說,王新民把孫小蝶帶到趙峰的面前,以此來要挾趙峰。看著心愛的人在自己面前受這樣的苦,趙峰想死的心都有了。最後趙峰還是什麽都沒有說出來,現在趙峰不斷的在想著有什麽方法可以洗脫王新民對哥哥和母親的懷疑。孝成一直盯在牢房的外面,這個時候過來一個挑糞的,說是共產黨派來救趙峰的,要是一看趙峰的手,原來是他自己割腕了,隻好自己走了。王新民來到牢房裏一看趙峰奄奄一息的立刻把他送到醫院裏。王新民告訴林孝成說他準備把趙峰轉到北湖監獄裏,那裏是隻關壓死刑犯的地方。宋懷珍趁買菜的時候表舅告訴她,趙峰差點割腕自殺,不過現在已經救過來了。回去之後孝成告訴母親說是共產黨想要殺趙峰,這跟母親的意思完全相反。孝成告訴母親說王新民準備把趙峰轉到北湖監獄裏,可是孝成也沒有能力。孝成把自己跟趙峰的關系告訴了阿貴和阿福,想讓他們幫忙一起去救趙峰。王新民估計共產黨會在轉移的路上把趙峰給救走,這正好被孝成給料到了,孝成決定另外想一個辦法。大家在一塊商量著怎麽把趙峰給救出來。阿福阿貴提前看好了牢房外面的地形,計算著怎麽來把趙峰給救出來。吃飯的時候趙峰從飯中發現了孝成給他傳的紙條。母親回去之後一想起趙峰的情況就懷不自禁的哭了起來,孝成告訴母親自己已經有了如何營救趙峰的方法了。孝成給藍藍安排好了任務,藍藍就知道孝成是去準備救趙峰的。第二天王新民的人提前想將趙峰給帶走,趙峰故意問 有個重要信息想告訴熊局長,以此來拖延王新民的時間。熊局長來到趙峰面前,趙峰隻願意將那個訊息隻告訴熊局長一個人。聽說王新民想提前把趙峰給帶走,孝成立刻打電話給阿福,讓他改變行動。阿福又打電話給藍藍,讓她改時間給自己的父親,阿福把他們的行動告訴了藍藍。

第24集

趙峰跟熊局長提著要求,如果他提供了訊息,就要讓熊局長給自己一個身份去香港。林孝成也來了,趙峰在背後悄悄的將手銬給解開,趁熊局長一個不註意,立刻把熊局長給挾持住了。藍藍打電話給父親,可是父親並不在家,隻好又打電話給司令部,蔚司令這個時候正在司令部開作戰會議,什麽電話都不接。為了把熊局長給救出來,孝成願意作趙峰的人質。為了演的更加逼真孝成開槍把自己的胳膊給打了一槍。趙峰拿著槍指著孝成的頭走出了牢房,王新民也拿著槍指孫小蝶讓趙峰把林孝成放了。雙方就這樣僵持著,最後還是趙峰把槍給先放了下來,眼看趙峰就要把槍給放了,孫小蝶拿著王新民的槍自殺了。看孫小蝶死了,趙峰簡直像發了瘋一樣。趙峰挾持著孝成往外跑,讓熊局長準備一輛車給自己,王新民甚至懷疑趙峰跟孝成唱又簧,熊局長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隻好答應了趙峰的要求。蔚司令那邊也發話了,不能傷著林孝成。趙峰挾持著孝成進了車,可是王新民還是對著車開槍,孝成中了一槍,蔚司令來了王新民他們才停手。 趙峰開車一直來到一片林子裏,阿貴已經了等在那裏了。兄弟倆就在林子裏道別了。阿貴開著車帶趙峰走了,留下孝成一個人走回去,走到醫院的門口就倒下了。半夜阿福過來告訴老太太說孝成受了重傷現在在醫院裏情況非常的危險,母親連忙跑到醫院裏。藍藍和蔚鎮邦也在手術室的外面非常的著急。醫生出來告訴母親說孝成雖然子彈取出來了,但是孝成患有血友病,需要大量的血液母親立刻將自己的血液輸送給孝成。600CC的血對于宋懷珍這樣一個老太太來說是非常的嚴重的,可是孝成需要長期的血液供應,為了救兒子的命宋懷珍隻好長期給兒子提供血液,還讓醫生不要告訴孝成。現在王新民非常的生氣,趙峰就這樣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跑了。王新民的人在林子裏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想抓住林孝成的辮子。母親做了些中葯給孝成送來,藍藍卻阻止母親不讓給孝成吃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趁母親來醫院的空藍藍想讓母親去查查。大街上報紙上到處說蔣委員長即將來山城督戰、為了迎接蔣委員長,站長還特定做了一件軍裝,跟王新民商量著毀城計畫同時提醒著他註意自己的行動。阿貴和阿福在外面瞎逛看到了新來機報員眼睛都直了。

第25集

阿貴借機去哪機要員套近乎,卻遭到了白眼。阿貴還跟阿福打賭自己能夠拿下那個機要員。孝成躺在醫院裏,阿貴和阿福來看望他,還說現在他們的隊由王新民來接管了。孝成一聽便知道是有別人在背後說自己的壞話。王新民私下裏查孝成,果然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 現在共產黨在北平那裏就要建國了,王新民他們也在作自己的打算。藍藍來看望孝成,一聽孝成說的話,便明白站長要架空孝成。宋懷珍跟其它的共產黨在一塊討論著即將建國的事情,藍藍氣沖沖的回來了。一看孩子尿床了,藍藍跟宋懷珍發著脾氣,老表舅看不慣吼著藍藍,宋懷珍連忙把表舅拉了出來。出來之後表舅告訴宋懷珍自己的兒子犧牲了,宋懷珍也替他感到難過。母親來看望孝成,現在孝成非常的想念自己的兒子,現在他才體會到為人父母的感覺。宋懷珍又悄悄的護士那裏給兒子輸著血。表舅一個人在家喝悶酒,宋懷珍來了勸表舅想開點。阿貴現在很看不慣王新民的行為,孝成讓他們把上次救趙峰的事情給辦妥。王新民的人趁表舅出去喝酒,去查了下他的家,在屋子裏搜出了表舅兒子的照片。現在王新民抓住了表舅的證據,猜想著宋懷珍也是共黨,派人繼續跟蹤他。王新民的人在龍興寺那裏把表舅給抓住了,逼問著表舅的身份。王新民把這個訊息告訴了站長,懷疑宋懷珍和表舅都是共黨。組織聽說表舅被抓了,想著辦法營救他們。王新民想要抓宋懷珍去審查,可是被蔚鎮邦給阻止了。蔚鎮邦打電話給陳站長,陳站長還說勸蔚鎮邦,不要把自己給牽連進去,蔚鎮邦的頭都快氣大了。聽說表舅被抓了,孝成立即辦了出院手術。宋懷珍也找葦鎮邦去幫忙救表舅,可是蔚鎮邦根本就不願意。孝成問母親去哪裏了,還把母親叫到自己的書房問母親到底是不是共產黨。藍藍過來了吵著今天去哪裏了,孩子的尿布也沒有人換,母親連忙轉移話題去照顧小孩。王新民用酷刑讓表舅招供,可是表舅還是沒有招。早上母親去買菜孝成跟著一起去了,還說給母親收拾了一些衣服,讓她去鄉下住。

第26集

早上母親去買菜孝成跟著一起去了,還說給母親收拾了一些衣服,讓她去鄉下住。母親非常的生氣,從車裏走了出來,一時氣不過母親就昏了過去。孝成把她送到醫院裏,醫生告訴他,他母親這是貧血才昏倒的。孝成的傷好去了,便去了局裏上班。醫院裏宋懷珍醒了,又讓醫生給自己抽血,還要求加量。醫生也擔心她的身體會受不了。晚上藍藍問孝成今天是否想把母親送走,可是母親不舍得,孝成也沒有強迫。母親從醫院裏回來,兩眼直冒金星;母親求藍藍把表舅救出來。這讓藍藍感到非常的為難,看母親這樣的求自己,藍藍隻是勉強答應了。藍藍去求熊局長的夫人讓她來幫忙。這天熊局長把王新民叫來想讓他把表舅給放了。王新民回去之後非常的生氣,好不容易把表舅抓住了,現在又要把表舅給放了。表舅帶著滿身的血從牢裏出來了,一瘸一拐的走回了家,王新民的人還悄悄的跟在他的後面。宋懷珍把表舅送回了鄉下老家,現在隻有宋懷珍一人在山城奮戰了。站長告訴孝成他表舅放出來了,孝成還不知道呢。大街上國民黨的人到處抓販賣中共建國報紙的人。孝成回去之後看母親做了一大桌的菜,母親是慶祝今天表舅被救出來了。一聽表舅是藍藍救出來的,孝成非常的生氣。質問著藍藍是怎麽把表舅給救出來的,聽完藍藍的話後,孝成直罵藍藍的行為愚蠢。藍藍氣的飯都沒有吃,抱著孩子就去父親那裏。晚上母親也說孝成事情做的太過分了,可是在孝成看來藍藍做的事情非常的危險。宋懷珍就這樣了還每個星期都去醫院裏抽血。阿貴和阿福去報社裏把一個叫周大勝的人給抓住了,從周大勝的口中孝成得知那個潛伏在局裏的人代號叫驚蟄。孝成立刻把這事告訴了站長。阿貴還是對機要員不放棄,還讓孝成給他出著主意。王新民一回家就看到外面被人畫的亂七八糟的,老婆不斷的問王新民到底弄到去台灣的機票。王新民私下裏到處去搞去台灣的機票,可是還是沒有弄到。這天王新民無意間看到了趙峰逃走的那輛車,把那個司機給抓住了。站長讓孝成小心地去牛排查那個叫驚蟄的特工。王新民用酷刑逼那個司機把所有事情都交待了出來。孝成一回去,就看到母親快要昏倒了,讓她去醫院檢查母親又不願意。王新民從那個司機口中得知了趙峰,林孝成還有宋懷珍之間的關系,準備去抓他。

第27集

王新民跑到局長那裏,跟他打聽著去台灣的事情。在熊局長那裏,王新民看到上級的秘密檔案,上面準備把他安排到雲南那裏,這讓王新民的心都涼了。阿貴一聽上次救趙峰的那個人沒有把車賣掉,便連忙去追查車的來龍去脈。王新民來到蔚司令那裏,跟他看了看那天從司機口中得到的信息。他想用這個信息去跟蔚司令交換去台灣的機票和十根金條。蔚司令答應了,可是機票需要時間。阿貴把打聽到的事情告訴了孝成,現在王新民已經知道了車子的事情。回去之後孝成便交待母親今晚準備離開山城,上次送趙峰走的事情已經被王新民知道了。孝成讓母親去把藍藍給接回來,母親來到蔚鎮邦那裏,藍藍就準備回去的,被蔚鎮邦給攔了下來。蔚鎮邦把藍藍叫到辦公室裏,問她如果孝成的母親共產黨,她會怎麽辦?是去台灣還是粥留在山城這裏。藍藍知道不敢孝成是不是共產黨,她都是孝成的人,以後都要跟他在一起。第二天蔚鎮邦把宋懷珍叫過去,直接說出了她是共產黨的身份。看完王新民送來的資料,宋懷珍無話可說,她還請求蔚鎮邦一起去救孝成,可是鎮邦覺得她完全可以幹掉王新民。雖然鎮邦跟宋懷珍不是一路的,可是並不代表他們就是敵人。宋懷珍把自己的身份暴露的事情告訴了組織,現在他們最大的任務就是除掉王新民。蔚鎮邦把孝成叫過去,問他母親的事情,還要他把這件事情處理好,再來見自己。晚上孝成告訴母親讓她去蔚鎮邦那裏住。站長找到孝成問他查驚蟄的結果,還說準備約王新民和自己在一起吃個飯。阿貴、阿福不斷的監視王新民,可是也沒有發現什麽異常之處,據孝成的推斷那個人應該就在王新民的辦公室裏。王新民給那個司機送著飯,外面阿貴和阿福不斷的監視著王新民的家,兩人無聊之時又聊起了那個機要員,阿福突然發現了那個人,可是卻沒有打中。之後王新民非常的生氣找到蔚鎮邦,找他理論這件事情。阿福,阿貴失手了,孝成感到這件事情變得更加的難辦了。半夜王新民從噩夢中驚醒,白天的時候還不斷的在私下裏打聽機票的事情,還讓別人跟去共產黨接觸打聽驚蟄的信息。組織上聽說有個人要買他們的情報,宋懷珍就懷疑是王新民從周大勝那裏得到的情報,根據王新民跟蔚鎮邦攤牌就知道王新民也不是個好人。第27集影片:樂視央視

第28集

孝成到蔚司令那裏,一看母親也在那裏。蔚司令告訴孝成他們準備跟共產黨聯手除掉王新民,可是孝成不太願意說自己需要好好的想想。晚上回去之後母親還在勸著孝成,可是孝成覺得如果跟共黨合作就是違背了自己的信仰,在母親的苦口婆心下孝成終于答應了。早上孝成告訴母親他有一個周密的計畫,想要讓共產黨跟自己合作,母親也答應了。蔚司令把王新民要的機票給他了。晚上的時候國民黨的電台劫獲了共產黨故意發的電報。熊局長打電話給站長問他是否安排了王新民去台灣了,站長也感到有些奇怪,他也沒有給王新民去台灣的機票。孝成找到站長說共產黨又重新啓用了一個廢棄多年的電台,電台裏共產黨說那個叫驚蟄的人去台灣的機票已經安排好了。站長立刻便想到了王新民的頭上。晚上王新民被共產黨的人給抓去了,說他不可能得到特赦。讓他交出潛伏人員的情報。王新民雖然搞不到潛伏人沒的名單,但是他可以向共黨說出國民黨冷箭計畫。國民黨的電台人員不斷的監視那個廢棄電台,孝成把監聽的訊息全都告訴了站長。孝成還在因為跟共黨合作感到愧怍。陳站長故意說了一份假的冷箭計畫的名單,之後王新民便想把這個假名單交給了共產黨。王新民一聽自己的老婆把機票的事情告訴了熊局長的老婆,便感覺熊局長很可能已經知道機票的事情。下午三點的時候王新民來到與共黨交接的地點,站長和孝成已經悄悄的守在那裏了。王新民被抓了個正著無話可說。共黨的人也來了,雙方展開了激戰。王新民被逼到了死胡同裏, 這個時候王新民才知道這個局是孝成設計的。王新民最後還是死在了孝成的槍下。王新民的老婆也被孝成派人給盯死了,阿福悄悄的在王新怕床下放了些金條和檔案。孝成回去之後總感覺對不起父親,父親死在共產黨的手下,現在卻又跟共產黨合作,母親盡量安慰著他。藍藍抱著平安回來了,看到藍藍回來了,孝成終于放下心了。楊立波找到熊局長想找事情告訴熊局長。

第29集

孝成一直擔心王新民被抓時對陳站長說過的那些話,現在陳站長可能懷疑他了,孝成把自己的擔心告訴了蔚司令。現在大家都開始考慮去台灣的事情,蔚司令建議孝成讓她母親守在這裏,還懷疑她母親是共黨。可是孝成一直沒有找到母親是共黨的證據。孝成求蔚司令給母親也弄張去台灣的機票,可是蔚司令不同意他母親去台灣。王新民的老婆找到站長說王新民之前抓住一個人可以證明孝成是共黨,過來一個人說在王新民家搜出了八根金條和一些檔案,站長一看更加生氣了,讓他老婆去停屍房認領王新民去。自從上次的事情後那個廢棄的電台就再也沒有接到任何訊息,站長感到有些可疑。孝成收到一封信裏裏夾了一張楊立波的照片。孝成想讓母親幫個忙讓自己跟共黨的見個面,母親隻好答應了。站長也開始懷疑孝成了,派人私下查林孝成。孝成在家裏跟共黨的人見了個面,母親一直在門外偷聽他們的談話。阿貴借公務的時間又去追那個叫小紀的機要員。藍藍跟孝成談起了去台灣的事情,藍藍也想讓母親守在這裏。小紀在外面撿了一張報紙上面寫著有關共黨建國的事情,阿貴連忙把它收了起來。孝成跟母親說了藍藍和平安去台灣的事情,還讓母親跟自己一起去,可是母親是一百個不同意。熊局長的老婆告訴藍藍自己去不了台灣了,藍藍在街上看到了母親排隊給自己買酸辣粉的,非常的感動。宋懷珍把兒子想讓自己去台灣的事情告訴了組織,組織上感覺她這個時候是最危險的時候,宋懷珍是一心的想把孝成給拉回來的。孝成私下裏幫母親搞張去台灣的機票,可是一票難求啊。藍藍也勸父親讓她婆婆陪自己一起去台灣,蔚司令並沒有答應。藍藍回去之後告訴孝成自己已經盡力了,也沒有讓父親同意。站長故意騙孝成說共產黨又用那個電台給驚蟄發電報了,還說王新民並不是那個驚蟄,讓孝成把真正的驚蟄抓給他看。孝成便知道這是站長在試探自己,現在唯一自救的辦法就是把真正的驚蟄抓起來。阿貴很不明白怎麽一張機票,孝成就在蔚司令那裏要不到。蔚司令找到宋懷珍,讓她離開林家好讓孝成安心的去台灣,宋懷珍並沒有答應。宋懷珍出來的時候正好碰到站長來找蔚司令,跟他打聽著接下來的準備。孝成正想辦法給母親弄機票,可是母親並不願意去台灣。宋懷珍又去醫院抽血以備孝成不時之需。晚上母親交待孝成一定要好好待藍藍。

第30集

晚上母親交待孝成一定要好好待藍藍。還說讓平安長大後一定要認祖歸宗的。第二天早上母親收拾完東西,吃過藍藍做的面條便走了,藍藍還把平安的照片給了母親一張。看孝成要送母親走,站長立即開車追了上去,把林孝成的車給攔了下來。回去的時候宋懷珍跟站長坐在一個車上,站長不斷的試探著宋懷珍。孝成把站長不斷的試探母親的事情告訴了蔚司令,蔚司令也覺得把那個驚蟄挖出來是孝成唯一翻盤的機會。早上母親要去買菜被孝成給攔了下來,母親覺得這是孝成在給自己關緊閉。組織告訴宋懷珍,國民黨要進行毀城計畫,讓宋懷珍拿到毀城計畫的名單。聽到收音機裏傳來共產黨建國的訊息宋懷珍別提有多高興了,全國都是一片歡呼聲。站長跟蔚司令商量著他們撤走之後毀城的計畫,蔚司令並不願意看著自己的家園毀在自己的手裏。藍藍聽到收音機裏傳來建國的訊息就感到心煩,孝成也是非常的煩惱。茶樓的同專打來電話告訴宋懷珍竊取冷箭行動的第一批人已經犧牲了,隻好由自己出動了。這天孝成和母親還有蔚司令一家人來到焦外野餐,宋懷珍趁機向蔚司令要冷箭行動的計畫,並勸蔚司令不要去台灣,可是蔚司令全部都沒有答應。陳站長也一再叮囑下屬要把冷箭計畫實施好。孝成也來了,站長隻安排了一些不重要的任務給孝成做。阿貴和阿福以及其它的兄弟都來慶祝孝成的兒子生日,孝成把阿強叫到自己書房裏安排著什麽事情,宋懷珍把冷箭計畫的行動交給了驚蟄,原來這個驚蟄就是阿福。孝成也覺得共黨會不惜一切的代價來破壞這個冷箭計畫。阿貴差點發現了阿福的這個秘密。孝成覺得可以利用這個冷箭計畫來挖出這個驚蟄,站長也覺得這是一個機會。孝成想要從站長的人先排查,用冷箭機會作誘餌。站長把阿貴和阿福都安排去潛伏了,孝成也覺得他們不合適,就連阿貴和阿福也知道了這個冷箭計畫,孝成一再叮囑他們不要到處亂說。阿貴和阿福去求站長不要安排自己去潛伏,可是站長並不答應。阿福無意在小紀那裏發現了冷箭計畫的檔案。 站長叫來阿貴和孝成讓他們押送一份秘密檔案。阿福告訴阿貴安排自己去潛伏的檔案就在小紀的手裏,讓阿貴去把小紀給引開,自己去悄悄的看看那份檔案。晚上的時候阿福和阿貴悄悄來到小紀這裏,阿貴找個理由把小紀給支開了,之後阿福便潛入到小紀的辦公室裏尋找著那個冷箭計畫的檔案。

第31集

阿福去機要員那裏並沒有得到冷箭計畫的名單。心裏想著隻有在路上截取冷箭計畫的名單了,這是最後的機會。驚蟄沒有傳回來訊息,現在宋懷珍能做的隻有等待了。半夜驚蟄發來電報給組織了說明了冷箭計畫的一部分,讓他們做好準備。就在阿福和阿貴準備去護送冷箭計畫的名單時,孝成過來告訴大家計畫取消了,上面安排了指導老師教大家潛伏的常識站長另外安排了人手去護送名單。時間一分一妙過去了,孝成派過去的人說他們的人安全抵達了目的地,孝成這才放下心來。孝成把阿貴、阿福等人叫了過去說送去的名單被共軍給截取了,讓他們主動說出是誰出場了情報。看叫來的人都沒有說出來,孝成隻好一個一個去他們的家中搜了。阿福正焦急的等著,突然阿福說肚子疼要去上洗手間,阿貴也去了,阿福趁機將阿貴給打昏了。孝成在阿福的家中發現了一台電報機,便知道了這個驚蟄就是阿福,這個時候藍藍打來電話說孩子生病了,要他立刻回來。阿福來到小紀那裏,跟小紀亮明了自己的身份,用槍逼著小紀把冷箭計畫的名單給拍了起來。走的時候阿福帶勸小紀說阿貴是個好人。阿貴醒來之後還不明白是怎麽回事,他怎麽也不相信阿福就是那個內奸。現在站長正派人四處尋找阿福的行蹤。孝成回去之後一看孩子隻是普通的感冒,就把自己叫回來了非常的生氣。阿貴打電話給孝成說阿福就是那個驚蟄,孝成準備去抓阿福母親攔都攔不住,母親一激動昏了過去。阿福喬裝了一下準備出城,在城門口那裏遇到了阿貴,看在多年的兄弟份上,阿貴想要放阿福走,卻被後面來的人給抓住了。阿貴借保密局的身份把阿福給押走了,阿貴想讓阿福去跟孝成認錯,可是阿福並不改變自己的信仰。 兄弟倆這麽多年了,沒想到卻是今天這樣的下場。阿福想死在阿貴的手中,可是阿貴怎麽會下得了手呢,最後阿福拿著阿貴的手對著自己開了一槍,走的時候阿福的臉上還是笑容。留下阿貴在那裏歇斯底裏的哭。孝成帶著母親去醫院看病,醫生告訴他是因為母親貧血造成的,醫生把母親抽血的事情告訴了孝成,孝成還一直蒙在鼓裏,盡量非常的慚愧。局裏打電話說阿福死了,母親帶著病去看望阿福;阿貴坐在阿福的墓前,對著黃土說著自己內心的所想。孝成和母親也來了,回去之後孝成還因為阿福的死情緒低落。站長就阿福的事情讓孝成給自己一個交待,阿福偷的情報現在還沒有找到。

第32集

阿福的死讓孝成有些不知所措,如果阿福就是驚蟄的話,那誰又是跟驚蟄接頭的人呢,孝成想到了自己的母親。外面下著大雨,孝成很晚才回來,之後就假裝回到自己的房間中,宋懷珍趁機又去搜兒子的帽子,孝成看到母親做的這一切。現在他知道了母親也是共產黨,這一切來的太突然讓孝成一時無法接受。晚上睡覺的時候孝成還在想著這件事情。保密局的人不斷的催著蔚司令冷箭計畫到底怎麽辦,蔚司令覺得沒有必要,他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被站長給監聽了。之後陳站長便派人秘密監視蔚司令的一舉一動。站長不斷的催孝成趕快處理王新民的事情,還旁敲側擊的提醒著孝成,說著說著站長又提起了蔚司令,覺得蔚司令可能會有什麽新的動作。孝成回去之後讓宋懷珍呆在屋子裏哪裏也不能去,母親不斷的勸孝成不要再跟共產黨作對,可是這是孝成的使命。現在孝成想的隻是希望他們一家人能夠活下來。母親把他父親的死的真相告訴了孝成,其實他父親是國黨殺死的,可是孝成根本就不相信。聽說母親是共黨藍藍也非常的吃驚,覺得他把母親關起來不大合適。陳站長找到蔚司令跟他說著冷箭計畫的事情,還威脅蔚司令。站長打電話給上級說起蔚司令不想毀城的事情,上級讓站長先穩住蔚司令。驚蟄的死對于組織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損失,吃飯的時候母親還一個人坐在房間裏,藍藍過來了;兩人聊了很多,母親不希望她和孝成去台灣。國民黨的一個局座來到山城,陳站長跟他說了蔚司令不想毀城的事情,局座交待站長一定要把冷箭計畫按計畫執行。站長把林孝成叫來讓他去抓捕共產黨,待孝成走後站長便打電話給手下的人把蔚司令給幹掉,還想把蔚司令的死推給共產黨。再過幾天蔚司令就要去台灣了,這天蔚鎮邦來到孝成的家中,宋懷珍問著蔚司令冷箭計畫是怎麽打算的。從孝成家裏出來的時候蔚司令被王新民派去的人給暗算了。聽說蔚司令中了槍,孝成連忙趕到醫院裏,可是蔚司令已經死了。站長派去刺殺蔚司令的人並沒有被站長給滅口,被孝成給救了下來送到醫院裏,現在孝成懷疑是站長派人殺死了蔚司令。站長表面上裝作為蔚司令的死而痛心,還說蔚司令的死是共產黨殺的,還安排孝成這段時間不要再到局裏了,現在孝成更加確信是站長殺死了蔚司令。宋懷珍跟組織上商量著蔚司令的死,現在保密局肯定會把這個屎盆子扣在共產黨身上。

第33集

藍藍一直守在屋子外面念著父親死前說的那句話。孝成剛走後便來了一個假冒的醫生在殺了那個刺殺蔚司令的凶手。現在大街上到處都說蔚司令是被共產黨給殺了,就連藍藍也相信了,拿著報紙質問著母親他們為什麽要殺死了自己的父親。兩人因為這件事情鬧翻了。孝成看著報紙上所說的,他也不相信蔚司令是共產黨所危害的,想要去查這件事情,可是站長根本就不給他機會,還問孝成蔚司令死前說了什麽。孝成私下裏讓阿貴查了查殺死蔚司令的槍的來源,還讓阿貴找個人去跟蹤陳國棟站長。現在保密局借蔚司令的死抓了很多共產黨的人,現在組織上還沒有拿到蔚鎮邦手中的那個冷箭計畫。無奈之下組織上隻好啓動另一個計畫"眼鏡蛇計畫"。這天陳國棟借著去祭拜蔚司令為由來到蔚司令的家中,跟蔚太太要冷箭計畫的檔案。藍藍看不過去打電話給父親以前的部下,可是那些人根本就不聽,無奈藍藍隻好又打到孝成那裏。在蔚司令的辦公室的保險櫃裏並沒有發現那份冷箭計畫的檔案,站長便讓人四處搜查蔚司令的家。藍藍一氣之下拿著槍指著站長,孝成過來了奪過藍藍手中的槍,站長這才帶人走。孝成準備帶著藍藍不去台灣了去香港,可是藍藍不肯走,她一定要查出是誰殺死了父親。孝成告訴母親他準備把平安和藍藍送到香港去。大家都來參加蔚司令的葬禮,孝成發誓要為蔚司令報仇。宋懷珍想去送送藍藍,可是藍藍已經走了,宋懷珍感到一陣的失望。在站長的逼迫下,被抓的那個共黨跟站長供出了宋懷珍的身份,以及是誰負責破壞冷箭計畫。孝成剛準備送藍藍和平安離開,站長在後面就跟了上來。陳國棟用藍藍和平安的安全來要挾林孝成,還說出了宋懷珍的身份,讓他去抓自己的母親,這讓林孝成左右為難。最後陳國棟用他母親來跟孝成作交易,讓宋懷珍交出那半份冷箭計畫以及眼鏡蛇是方便。現在孝成不知該如何是好,孝成來到蔚司令的家中,看蔚太太正在清理東西,準備離開這裏。孝成來到蔚司令的家中想起了蔚司令死前說過的一句話,突然靈光一現孝成似乎明白了什麽,蔚司令家中的一副字畫中找到了那半份冷箭計畫。孝成回去之後騙母親說藍藍和平安已經上飛機了,現在孝成已經明白蔚司令的死並不是共產黨所為的。為了弄清眼鏡蛇是誰孝成決定欺騙母親,打入到共產黨之中。孝成找到陳國棟讓他保證自己妻兒的安全,如果能夠保證妻兒的安全,孝成願意把那半份冷箭計畫交出去。

第34集

站長抓住了孝成的孩子和藍藍,讓他去抓宋懷珍;孝成要求聽聽藍藍的聲音,現在藍藍被陳國棟給軟禁了,哪裏也去不了。現在孝成都不知道該相信誰了,唯一相信的人隻有阿貴了,孝成找到阿貴讓他幫忙尋找藍藍和平安的下落,並讓阿貴當著自己母親的面說些什麽。晚上母親還在念叨著平安和藍藍。阿貴跑來告訴孝成說他由于身份復雜去不了台灣了,要派他去新疆潛伏,母親也勸孝成不要去。孝成拿著蔚司令的那半份冷箭計畫並給了母親,表面上裝作和共產黨合作,還跟母親說自己想要加入共產黨。宋懷珍一聽兒子這麽說,別提有多高興了。趙峰喬裝一個賣菜的混入了山城之中,安排著手下的人準備著冷箭計畫,以及去台灣人員的名單。阿貴派出的人終于找到有關藍藍的下落。宋懷珍跟組織上說孝成想要投入共黨,可是組織上懷疑孝成並不是真心的跟要加入共黨。阿貴把可能藏藍藍的地方告訴了孝成。這天晚上孝成帶人來到關押藍藍的地方,進去一看什麽人都沒有。原來陳國棟把藍藍他們轉移了地點。孝成回去母親告訴他,組織上已經同意了他加入共黨,為了試探孝成,宋懷珍想讓孝成拿到另外半份冷箭計畫。孝成找到站長跟他要另外半份冷箭計畫,站長並沒有立刻就給他,陳國棟再次拿藍藍的安全要挾孝成,讓孝成挖出眼鏡蛇到底是誰。孝成回去之後告訴阿貴讓他收斂點,並去小紀那裏要了份北湖監獄的人事檔案。小紀把阿福臨死前交待的話告訴了阿貴,阿貴更加的難過了。孝成把人事檔案交給了母親,母親安排孝成跟自己的上級見了個面,孝成跟上級打聽著眼鏡蛇的情況。孝成和母親回去見到了趙峰,趙峰跟母親說明了下表舅的現在情況。趙峰懷疑孝成的投共的心意,無論孝成怎麽說,趙峰都不相信。晚上母子三人在一塊吃飯,趙峰跟孝成又鬥了起來,趙峰把自己的懷疑告訴了母親,可是母親也不相信趙峰。孝成把見到的宋懷珍的上司告訴了陳國棟,還把組織的地址告訴了陳國棟,陳國棟于是便把那另外半份冷箭計畫給了孝成。孝成跟藍藍通了個話,知道藍藍現在還好,孝成也就放下心了。

第35集

孝成把得到的另外半份冷箭計畫並給了宋懷珍的上級,現在組織算是徹底相信了孝成。趙峰那邊也在安排手下的人準備著冷箭計畫,有人送來了一份去台灣人員的名單,上面正好有孝成的名字,趙峰再想想之前孝成告訴自己說他不準備去台灣了,趙峰便覺得孝成投共是假的。趙峰跑到家中告訴母親,說孝成也是去台灣的人員之一,他所做的那些事情完全是騙得宋懷珍他們相信自己的。母親還不相信趙峰所說的。宋懷珍把趙峰告訴她的事情告訴了上級,上級也覺得孝成投誠是假的。吃飯的時候母親故意騙孝成說眼鏡蛇有點問題想要出城,讓孝成給他弄個通行證。孝成也開始懷疑母親是不是故意在試探自己的。孝成讓阿貴明天準備一輛車去接人,此人正是陳國棟想要的人。回去之後孝成跟母親說了幫眼鏡蛇撤離的方法,其實宋懷珍也懷疑孝成的投誠是假的。這天中午趙峰假冒眼鏡蛇跟孝成見了個面,現在母親也知道了孝成的投誠是假的啦。趙峰把孝成帶到母親的面前,孝誠面對母親無話可說。孝成把自己的苦衷告訴了趙峰和母親。其實孝成所做的這一切無非是想讓自己的家人過的正常。孝成走在大街上像發了瘋一樣,阿貴盡量穩定著孝成的情緒。孝成為阿貴準備了一筆安家費,讓他帶著小紀趕快離開這裏。阿福不在了,孝成也要離自己而去,兄弟一場阿貴覺得必須為孝成做些什麽。回去之後母親苦口婆心的勸孝成能夠跟自己站在一起,現在就連孝成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麽辦了。現在趙峰調到了所有人員全城尋找藍藍的下落。阿貴格外打扮了一番還拿了一束花送給小紀,並把孝成給自己的安家費給了小紀,跟小紀說了一些絕絕的話,仿佛以後再也見不到小紀一樣。走的時候阿貴是多麽希望能夠拉一拉小紀的手,小紀怎麽也沒有想到這是她最後一次見阿貴了。阿貴來到陳國棟的辦公室拿槍指著他,讓他交出藍藍的下落。陳國棟趁阿貴一個不註意先開了槍,阿貴就這樣走了,此時小紀還在聞著阿貴送自己的花。小紀守在阿貴的屍體旁邊,哭著求阿貴醒來拉自己的手,孝成也來了;小紀跟孝成說了些阿貴跟自己道別的話。 孝成讓小紀出去了,對著曾經的好兄弟說著心裏話。陳國棟拿著阿貴身上帶的錄音機進來了,故意說些譏諷孝成的話。孝成一怒之下拿槍指著陳國棟,外面的人沖了進來將孝成手中的槍給奪走了。

第36集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解放山城外圍戰鬥打響,國軍節節敗退,毛人鳳給陳國棟打來電話詢問冷箭計畫的情況,如果不能完成冷箭計畫就讓他就地潛伏地山城。陳國棟給林孝成打電話發出最後通牒,趙峰知道南坪電廠就是冷箭計畫的核心,地下室裏可能藏有他想要的人。趙峰拿著通行證進了南坪電廠,陳國棟親自指揮要破壞電廠的核心,但很難靠近。陳國棟要殺蔚藍藍和平安時發現突然斷電,他急忙上去查看情況,趙峰趁機殺死地下室的看守並讓蔚藍藍跟著自己走。林孝成找他媽問老方在什麽地方,他還拿著槍指住自己的腦袋來威脅,蔚藍藍抱著孩子回到家中,外面傳來報槍聲,林孝成不放趙峰出去接他,趙峰腿被打傷,林孝成將他救下。林孝成對于趙峰的幫忙表示感謝,宋懷珍建議林孝成帶著藍藍和孩子先撤到解放區,她相信藍藍能帶好孩子,林孝成和藍藍見到了老表舅,他不能放他們出城,林孝成留下藍藍和平安後返回山城。林孝成得知陳國棟帶人去電廠執行冷箭計畫,他不能看著陳國棟就這樣毀了山城,還讓手下回家裏照顧家人。林孝成來到二樓後看到了機器上的定時炸彈,進門後發現了陳國棟,陳國棟承認他父親和義父都是他殺死的,林孝成想讓他終止冷箭行動,但陳國棟執意不肯。陳國棟說出電廠後面就是大壩,電廠爆炸後大壩也會被炸開,他將定時炸彈綁在林孝成身上後離開。解放軍開始攻城,國民黨守軍無心戀戰瞬間潰敗。宋懷珍帶人先行到達電廠,她命人尋找炸彈保護電廠安全。宋懷珍見到被綁著的林孝成,她開啟那個盒子後不會操作,林孝成讓她試一下黃色的線,線箭斷後總引爆線的燈停了,她要試著解開林孝成身上的炸彈,試過之後成功了,林孝成身上的炸彈被解鎖,宋懷珍為救林孝成替她擋了一槍被特務打死,他萬分傷心。陳國棟在逃走途中汽車失靈,司機慌忙逃走,他看到熊局長的車後攔下來坐上去,熊局長說出他就是眼鏡蛇,這讓陳國棟起了一身冷汗,眼鏡蛇將陳國棟正法。山城順利解放,陳孝成、趙峰和老青舅還有藍藍抱著平安去墳前祭拜宋懷珍,平安被林孝成起名為林孝祖。

分集劇情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
宋懷珍宋春麗
林孝成孫遜
牛老太太斯琴高娃
蔚藍唐一菲
王新民任正彬
蔚鎮邦石兆琪
陳國棟韓童生
熊局長午馬
阿福王弈盛
阿貴張東雨
趙峰曹征

職員表

演職員信息來源

角色介紹

獨刺

宋懷珍 | 宋春麗

51歲,中共地下黨人,原名李貞,富有地下工作經驗,信仰堅定。老太太性格倔強,十分勤儉節約,既有革命工作者的開明,同時也因為出身的原因,有一些觀念十分傳統。對驕縱的媳婦蔚藍一直看不上,既是因為門第差距,二是她清楚地知道國民黨遲早要完蛋,兒子一旦和蔚藍在一起,就再也拉不回來了。所以她對蔚藍一直耿耿于懷,直到蔚藍產下兒子。[5]

獨刺

牛老太太 | 斯琴高娃

唐山人,牛師長的母親,性情剛烈,丈夫生前是國民黨高級將領,在軍中很有威信,天不怕,地不怕,連蔚鎮邦都要讓她三分。直腸子,喜歡仗義執言,看到宋懷珍被媳婦欺負,就替她出頭。最後為了保護兒子犧牲。[6]

獨刺

王新民 | 任正彬

隸屬黨通局,與保密局的林孝成死敵。為人有很多小聰明,狡詐,心狠手辣。自私心極強,貪財,信奉保命才是第一要素。所以挖空心思要去台灣。善于逢迎,但知道有利可圖的時候,會變的強勢。[7]

獨刺

蔚藍 | 唐一菲

20歲,蔚鎮邦的獨女。性格刁蠻跋扈,是父親的掌上明珠。蔚藍母親早亡,後父親續弦。蔚藍性情驕縱,她唯一害怕和愛慕的人,是從小和自己一起長大的義兄,林孝成。為了林孝成,她開始變得有女人味,為了林孝成,她開始學著和宋懷珍相處……一開始她確實也是想婆媳和睦,但無奈因為各種原因,婆媳倆總是水火不容。[8]

獨刺

蔚鎮邦 | 石兆琪

重慶警備司令,對蔚藍算是一個盡職盡責的父親,雖然有些不怒則威,心裏卻充滿慈愛。對于宋懷珍的身份則一直將信將疑,隻是礙于林孝成,沒有去細究,隻要不出亂子,沒有危機到家人就可以容忍。對黨國,蔚鎮邦沒有完成的效忠,在他心裏,家人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9]

音樂原聲

曲序

曲目

作曲

填詞

演唱

備註

1.

母親教我的歌

德沃夏克德沃夏克

中國愛樂樂隊

片尾曲

幕後花絮

①唐一菲表示該劇是一部年代版的《潛伏》+《媳婦的美好時代》,她坦言這正是吸引自己接演這部戲的一點 。

劇照劇照

②在拍攝一場阿貴為了幫林孝成教訓對手而造對手暗算的戲時,張昊吃苦不少。為了爭取拍攝效果,張昊向和自己演對手戲的演員提出,不用手軟,按真實的來。雖然劇中的受傷是化妝出的效果,但是因為敬業,張昊也確實挨了不少"拳腳" 。

播出信息

首播時間
播出平台備註參考資料補充

2012年4月25日

北京、山東、河北、湖北、天津衛視

內地首播

樂視影片網路同步播出

劇集評價

《獨刺》打破了傳統諜戰劇的窠臼,由女性擔綱主角,並把戰場從辦公室搬到了家裏,可以說是諜戰劇嫁接家庭劇的創意之作。共產黨員宋懷珍奉命在建國前夕的山城重建被特務破壞的地下黨組織,在第一次與同志接頭時,意外被國民黨黨通局抓捕,卻也因此與失散了近三十年,此時已是國民黨保密局隊長的大兒子林孝成相逢。盡管心存懷疑,但畢竟是自己的生母,林孝成還是為宋懷珍洗脫嫌疑,並把她接回了家。面對兒子的懷疑,黨通局的監視,上級的任務,再加上一個不省心的兒媳,宋懷珍可謂如履薄冰,鴨梨山大。能夠在重重困難下展開工作,截取情報、揪出叛徒、策反對手,這樣一個老太太真可謂處變不驚,霸氣側漏 。

劇照劇照

婆媳鬥法是該劇除諜戰以外的另一大看點,與傳統婆媳劇"惡婆婆、俏媳婦、夾板老公"的固定搭配不同,該劇中的婆婆、媳婦、老公的矛盾更為復雜,身為共產黨的宋懷珍並不希望兒子再娶一個國民黨之後為妻;而媳婦蔚藍出身名門,自小嬌慣,對突然冒出來的鄉下婆婆諸多不滿;林孝成雖是個大孝子,卻因為身份特殊不得不對母親有所提防。在這微妙的關系下,三人的明爭暗鬥可謂波瀾起伏,而偏喜劇化的處理使得故事少了一份苦情,多了一份輕松,可看性大為增強。而且該劇在講"情"上準確地抓住了感情的復雜性,並使之符合角色特征,在人物的塑造上現實而接地氣(騰訊娛樂評價)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