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回頭 -陳天華創作的彈詞唱本

猛回頭

陳天華創作的彈詞唱本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猛回頭》是1903年年由日本東京出版社出版的圖書,該書作者是陳天華。

該書以通俗淺近的民間文學形式,控訴列強侵華罪行,向人民陳述中國面臨的危機,指出清政府已成為帝國主義的"守土長官"和"洋人的朝廷",進而批判勤王立憲,宣傳反帝救國和反清革命,建立民主共和製度。

  • 書名
    猛回頭
  • 作者
    陳天華
  • 出版社
    日本東京出版社
  • 出版時間
    1903
  • 別字
    星台
  • 出生地
    湖南省新化縣

作品簡介

猛回頭猛回頭

猛回頭:用的是彈詞格式,先是地理略述、人種略述,向群從普及天下大勢,然後提出“十要”。我看現在中國人也不一定能全做到。有幾段文字印象很深:1)有個法國大儒叫盧騷,是天生下來普渡世人的。2)極樂世界美利堅。3)抗清英雄閻典元。

該書被譽為國名教科專書之一。

作者簡介

陳天華陳天華

陳天華,別字星台,號思黃,又號過庭,1875年生于湖南新化,1905年12月于日本投海自殺。他是中國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先驅者之一,曾與黃興等人組織華興會等革命團體,從事反清革命活動。他還是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的發起人之一,並擔任書記部工作和同盟會的機關報<民報>的編輯工作。1905年,為抗議日本政府取締中國留學生進行革命活動的決定,憤而自殺,時年31歲。陳天華還是辛亥革命前夕最出色的宣傳家,在他短暫的一生中,寫了許多反帝愛國、宣傳革命的文章,其中尤以《猛回頭》、<警世鍾>、<獅子吼>等最為著名。就連毛主席也是聽了他的《猛回頭》從而堅定了投身愛國事業。

俺也曾,灑了幾點國民淚;俺也曾,受了幾日文明氣;俺也曾,拔了一段殺人機;代同胞願把頭顱碎。俺本是如來座下現身說法的金光遊戲,為甚麽有這兒女妻奴迷?俺真三昧,到于今始悟通靈地。走遍天涯,哭遍天涯,願尋看一個同聲氣。拿鼓板兒,弦索兒,在亞洲大陸清涼山下,喝幾曲文明戲。

紀元二千四百五十五年,群學會主人書。

全文鑒賞

大地沉淪幾百秋,烽煙滾滾血橫流。

傷心細數當時事,同種何人雪恥仇?

我家中華滅後二百餘年,一個亡國民是也。

幼年也曾習得一點奴隸學問,想望做一個奴隸官兒,不料海禁大開,風雲益急,來了什麽英吉利、法蘭西、俄羅斯、德意志,到我們中國通商,不上五十年,弄得中國民窮財盡。這還罷了,他們又時時的興兵動馬,來犯我邦。他們連戰連勝,我國屢戰屆敗,日本佔了台灣,俄國佔了旅順,英國佔了威海衛,法國佔了廣州灣,德國佔了膠州灣,把我們十八省都畫在那各國的勢力圈內,絲毫也不準我們自由。中國的官府好像他的奴隸一般,中國的百姓,好像他的牛馬一樣。又有那一班傳教的教士,如狼似虎,一點兒待他不好,使辦起教案來,要怎麽樣,就怎麽樣。我中國雖說來曾瓜分,也就比瓜分差不多了。那時我們漢人中有一班志士,看見時勢不好,熱心的變法,隻想把這國勢救轉來。那裏曉得這滿洲政府,說出什麽“漢人強,滿人亡”的話兒,不要我們漢人自己變法,把轟轟烈烈為國流血的大豪傑譚嗣同六個人一齊斬了。其餘殺的殺,走的走,弄得幹幹凈凈,隻有那滿人的勢力。不上兩年工夫,出了一個義和團。這義和團心思是很好的,卻有幾件大大的不好處,不操切實本領,靠著那邪術。這邪術乃是小說中一段假故事,那裏靠得住?所以撞著洋人,白白的送了性命。兼且不分別好醜,把各國一齊都得罪了。不知各國內,也有與我們有仇的,也有與我們無仇的,不分別出來,我們一國那裏敵得許多國體?我們雖然恨洋人得很,也隻好做應敵的兵,斷不能無故挑釁。說到那圍攻公使館,燒毀大主堂,尤為無識。自古道:兩國相爭,不斬來使。我無故殺他的使臣,這是使他有話說了。我們要殺洋人,當殺那幹軍萬馬的洋人.不要殺那一二無用的洋人。若他們的軍馬來,你就伯他,他們的商人教士,你就要殺害他,這是俗話所謂謀孤客,怎麽算得威武呢!義和團不借這個道理,所以弄出天大的禍來,把我們中國害得上不上、下不下,義和團真真是我們中國的罪人了。當時那一班頑固的大臣,滿懷私意,利用這義和團。等到八國興兵問罪,束手無策,棄了北京,逃往陝西,不顧百姓的死活。可憐北京一帶,被八國殺得屍體遍野,血流成河,足足殺了數百萬。俄國乘勢佔了東三省,無故的把六幹人趕人黑龍江。列位!你道好慘不好慘!可惜我們這無恥無能的中國人,大家扯了八國順民旗,迎接八國的兵馬進城。還有那喪盡天良的,引著八國的人奸淫擄掠,無所不至。咱家說到此處,喉嚨也硬了,說也說不出來。隻恨我無權無力、不能將這等自殘同種的混帳忘八蛋幹刀萬段,這真真是我的恨事啊!

列位!你道各國佔了北京,怎麽不就把這中國實行瓜分呢?原來各國相貌不同,言語不通,兼且離我中國很遠,那裏有許多人鎮服我們?不如留著這滿洲的政府代他管領,他們又管領這滿洲的政府。漢人做滿人的奴隸.是做慣了的,自然安然無事。我們是奴隸的奴隸,各國是主人家的主人家,何等便當?豈不比這實行瓜分,要自己費力的好得多嗎?果然這滿洲的政府感激各國了不得.從前賠款數次.差不多上十萬萬了,此次賠各國的款連本帶息,又是十萬萬。我們就是賣兒賣女也是出不起來的!又自己把沿海的炮台削了,本國的軍營,請各國來練;本國的礦產,讓各國來開;本國的鐵路,聽各國來修。還有那生殺用人的權柄,都聽各國指揮。列位!你看滿洲的政府,隻圖苟全一己,不顧漢人水世翻不得身,件件依了洋人的,你道可恨不可恨?我們若不依他的,他就加以違旨的罪.興兵剿洗,比草芥也比不上。十八省中愁雲黔黔,怨氣騰霄,賽過十八層地獄。他又見從前守舊的惹出禍來,才敷衍行了一切新政,不過是掩飾人的耳目。他且莫講,京城修一個大學堂,要費三十萬銀子,政府說費用大了,至今未修。皇太後復修頤和園數千萬銀子也辦出來了。每年辦陵差,動輥數百萬,亦是有的。獨有這三十萬,難道說尋不出呢?我們百姓家裏要一個錢買水吃也沒有,去年榮祿嫁女,他的門房得門包三十二萬。這銀子是那裏來的?都是那貪官剝削我們的脂膏,獻與榮祿的。榮祿之外,還有那太監李連英,皇太後最額度他,員相好的,他的家財比榮祿多了十倍。當今的官府,多半是他的門生小門生。列位!你看這個情形,中國還保得住呢!

到了今年,俄國就要把東三省實歸他有了,法國也要這廣西省,中國若準了他兩國,這英國少不得就要長江七省,德國少不得就要山東、河南,日本少不得就要福建、浙江,還有那一塊是我們的?我想這政府是送土地送熟了的,不久就是拱手奉納。我們到了那個時節,上天無路,人地無門,還有什麽好處呢!自家想到此際,把做官的念頭丟了,隻想把我們的同種救出苦海。無奈我們的同胞沉迷不醒,依然歌舞太平,大家自私自利,全無一點團結力,真真是火燒到眉毛尖子上,尚不知痛。好嘆呀!自家閒下無事,編成了幾句粗話,叫做《猛回頭》。列位若不厭煩,聽咱家唱來,消消閒好麽?

(2):

拿鼓板,坐長街,高聲大唱;尊一聲,眾同胞,細聽端詳:

我中華,原是個,有名大國;不比那,彈丸地,僻處偏方。

論方裏,四千萬,五洲無比;論人口,四萬萬,世界誰當?

論物產,本是個,取之不盡;論才智,也不讓,東西兩洋。

看起來,那一件,比人不上;照常理,就應該,獨稱霸王。

為什麽,到今日,奄奄將絕;割了地,賠了款,就要滅亡?

這原因,真真是,一言難盡;待咱們,細細數,共做商量。

五千年,我漢人,開基始祖;名黃帝,自西北,一統中央。

夏商周,和秦漢,一姓傳下;並沒有,異種人,來做帝皇。

這是我,祖宗們,傳留家法;俺子孫,自應該,永遠不忘。

可惜的,骨肉問,自相殘殺;惹進了,外邦人,雪上加霜。

到晉朝,那五胡,異常猖獗;無非是,俺同種,引虎進狼。

自從此.分南北,神州擾亂;到唐朝,才平定,暫息刀槍。

到五季,又是個,外強中弱;俺同胞,遭殺戮,好不心傷。

宋太祖,坐中原,無才無德;復燕雲,這小事.尚說不適。

難怪他,子孫們,懦弱不振;稱臣侄,納貢品,習以為常。

那徽宗,和欽宗,為金捉去;隻岳飛,打死仗,敵住虎狼。

朱仙鎮,殺得金,片甲不返;可恨那,秦檜賊,暗地中傷。

自此後,我漢人,別無健將;任憑他,屠割我,如豕如羊。

元靼子,比金賊,更加凶狠;先滅金,後滅宋,鋒不可當。

殺漢人,不計數,好比瓜果;有一件,俺說起,就要斷腸。

攻常州,將人膏,燃做燈亮;這殘忍,想一想,好不凄涼。

豈非是,異種人,原無測隱;俺同胞,把仇髓,認做君王。

想當日,那金元,人數極少;合計算,數十萬,有甚高強!

俺漢人,百敵一,都還有剩;為什麽,寡勝眾,反易天常?

隻緣我,不曉得,種族主義;為他人,殺同胞,喪盡天良。

他們來,全不要,自己費力;隻要我,中國人,自相殘傷。

這滿洲,滅我國,就是此策;吳三桂,孔有德,為虎作張。

那清初,所殺的,何止千萬;那一個,不是我,自倒門牆!

列位!你看中國數千年來,隻有外國人殺中國人,斷沒有中國人殺外國人的;隻有外國人到中國做皇帝,斷沒有中國人往外國做皇帝的。這是什麽緣故?因中國地方大得很.人口多得很.大了就不相往來,多了就難于親熱。又不曉得是一個祖宗發出來的,把做別人相看。太平久了,沒有禍患來逼迫他,自然是遊手好閒,不習武藝。外國地方既小,人口又少,所以最相親愛,合數十萬人為一個人。他們又沒有別項出息,全靠著遊獵擄掠為生.把武藝做性命,人人都操得好,一可敵十,以攻我這一人。是一個全天氣力的中國人,怎麽不有勝無敗!況且又有我這忘著自己本族的人,替他盡死.怎麽不就做了中國的皇帝呢?從前做中國皇帝的,雖然朝代屢易,總是我漢人,總是我黃帝的子孫,隻可稱之為換朗,算不得滅國。惟有元邀子滅了中國,後來賴有朱太組恢復轉來了。于今這滿洲滅了我中國,難道說我們這些人就不想恢復了嗎?

俺漢人,想興復,倒說造反;便有這,無恥的,替他勤王。

列位!你道這造反二字,怎麽樣講的?他強佔了我們的國,我們自己想恢復起來,是正正堂堂的道理,有什麽造反!好比那人家有一份產業,被強盜霸去了,到後來這人家的子孫長大了,想要報這個仇,把從前的產業爭轉來.也可說他是不應該的嗎?那人家的子孫,若是有一半倒要幫這個強盜,把自己的親兄弟殺害了,到那強盜處討功,這還算得一個人呢?列位!你看這勤王黨,豈不是與這個人殺害自己的親兄弟,到那強盜處討功的一樣嗎?列位!列位!這都忍得,還有那一件忍不得的呢!

還有那,讀書人,動言忠孝;全不曉,忠孝字,真理大綱。

是聖賢,應忠國,怎忠外姓?分明是,殘同種,滅喪綱常。

轉瞬間,西洋人,來做皇帝;這班人,少不得,又減聖皇。

想起來,好傷心,有淚莫灑;這奴種,到何日,始能盡亡?

還有那,假維新,主張立憲;略珍域,講服重,胡漢一堂。

這議論,都是個,隔靴撾癢;當時事,全不道,好像顛狂。

倪若是,現政府,勵精圖治;保得住,俺漢種,不道凶殃。

俺漢人,就吞聲,隸他宇下;納血稅,做奴僕、也自無妨。

怎奈他,把國事,全然不理;滿朝中,除媚外,別無他長。

俺漢人,再靠他,真不得了!好像那,四萬萬,捆入法場。

俄羅斯,自北方,包我三面;英吉利,假通商,毒計中藏。

法蘭西,佔廣州,窺伺黔桂;德意志,膠州領,虎視東方。

新日本,取台灣,再圖福建;美利堅,也想要,割土分疆。

這中國,那一點,我還有分?這朝廷,原是個,名存實亡。

替洋人,做一個,守土官長;壓製我,眾漢人,拱手降洋。

列位!你道現在的朝廷,仍是滿洲的嗎?多久是洋人的了:列位!若還不信,請看近來朝廷所做的事,那一件不是奉洋人的號令?我們分明是拒洋人,他不說我們與洋人做對,反說與現在的朝廷做對,要把我們當做謀反叛逆的殺了。列位!我們尚不把這個道理想清,事事依朝廷的,恐怕口雖說不甘做洋人的百姓,多久做了,尚不知信。朝廷固然是不可違拒,難道說這洋人的朝廷,也不該違拒麽?

俺漢人,自應該,想個計策;為什麽到死地,不慌不忙?

痛隻痛,甲午年,打下敗陣:痛隻痛,庚子年,慘遭殺傷。

痛隻痛,割去地,萬古不返;痛隻痛所賠款,永世難償。

痛隻痛,東三省,又將割獻;痛隻痛,法國兵、又到南方。

痛隻痛,因通商,民窮財盡;痛隻痛,失礦權,莫保糟糠。

痛隻痛,辦教案,人命如草;痛隻痛,修鐵路,人扼我吭。

痛隻痛、在租界,時遭凌踐;痛隻痛,出外洋,日苦深湯。

列位!你看洋人到了中國,任是什麽下等人,我們官府都要把做上司相看。租界雖然租了、仍是我的地方,那裏曉得到了租界內,中國人比禽獸也比不上。一點兒不到,任是什麽大官,都要送到工部局治罪。守衍的巡捕,比那虎狼還凶些。中國人打死外國人,一個人要完十個人的命,還要革許多的官員,才能結案。外國人打死中國人,他就送往本國去了,中國的官府,半句話也講不得。上海的西洋人,有一個花園上貼一張字:隻有狗局支那人,不準進入!中國人當狗都當不得了!南洋群島一帶,以及美洲、澳洲,中國有二三百萬人,在那裏做苫工營生,那洋人異常妒忌,每人上岸就要抽五十圓的稅,每年還有種種的稅,少不如他們的意,他就任意打死。有一個地方,號做檀香山,有中國萬多入的街,病死一個婦人,也是常事,那洋人說是疫死的,怕傳染他們外國人,就放火把這街全行燒了。這街的人不敢做聲,大家都到那河邊樹下居住。列位!你道傷心不傷心?那洋人看見中國的人,仍來他國不止,又想一個法子,上岸的時候,不能寫五十個洋字的,不準上岸;把五十圓的身稅,加至五百圓。其餘的辣手段,都高漲了,差不多中國人不能有一個配出洋的。這一條苦生路,都將沒有,還有別項生路嗎?中國尚未為洋人所瓜分,已到這個情形,等到他們瓜分中國之後,他還準我們有一碗飯吃嗎?

怕隻怕,做印度,廣土不保;怕隻怕做安南.個興無望。

列位!你道印度這大的地方,怎麽滅的?說來真是好笑。三百年前,英國有幾個商人,集十二萬小小的公司,到印度通商,不上百‘年,這公司的資本就大了。到乾隆年間,這公司的一個書記.叫做克雷飛的,生得有文武全才,他就招印度人為兵,就印度地方籌響,把印度各國全行滅了,歸他公司管轄。列位!你道希罕得很罷?這印度是出佛、菩薩的國,其地方比中國小不得幾多,其人口也有中國四分之三,為什麽被英國一公司所滅?不曉得是印度人自己滅的,全不要英國費力,怎麽怪得英國!我們中國人,和這印度人,好像是一糟水沖出來的。英國在我國的勢力,比當初在印度大得多。列位!試想一想,我們今日罵印度人,恐怕印度人就要罵我了:安南的越南國,從前是進貢我中國的,和雲南、—西隔界,有中國三省地方之大,光緒十年,為法國所滅。這安南國王仍有個皇帝的空號,隻沒有權柄,受氣不過,悔恨而死。臨死的時候,叫道:歐洲人惹不得。嗚呼!晚了!

怕隻怕,做波蘭,飄零異域;怕隻怕,做猶太,沒有家鄉!

列位!道這波蘭是一個什麽國?數百年前,他也是歐洲一個最著名的大國,後來內政不修,貴族當權,上下隔絕,遂為那俄羅斯、德意志、奧大利三國瓜分了。俄羅斯所得的地方更大,那暴虐的政府,真是筆不能述。波蘭的人民,受虐不過,共起義兵,恰好有了基礎,那貪生怕死的貴族,甘心做外族的奴隸.替俄人殺戮同胞。正如我國太平王起義兵,偏偏有這湘軍替滿洲平定禍亂。那俄人得此勢力,遂乘勢把波蘭人殺死大半,其餘殺不盡的,不準用波蘭的語言,和波蘭的文字,波蘭的教門,—切都要用俄羅斯的。四處有俄羅斯的警察兵,波蘭人一言一動,都不能自由。又把這貴族富戶以及讀書的人,都用囚籠囚了,送往那常年有雪的西伯利亞,共數三萬,每一隊有兵一隊押送。起程之際,各人都舍不得自己的安樂家鄉,抱頭大哭,天昏地暗,就使鐵石人聽了、也血吊下淚來:獨有這如狼似虎的兵卒、不管你舍得舍不得,不行的用鞭子抽。頃刻間,血肉橫飛,死了無數。有一個婦人抱著孩子啼哭,那兵卒從懷中搶去,擲出數丈之外,那孩子口含饅頭,遂跌死了。那婦人心如刀割,亦就搶死在地。一路之上,風餐露宿,忍飢受打、足足行了數月,方到被處,已隻救得三分之一。滿目荒涼,凄慘萬狀,回想前日的繁華,真如隔世、都是夢也做不到的。那波蘭人到此地步,思想早知如此,何不同那國民軍共殺異族?縱然戰死疆場,也落得個幹幹凈凈,何至如此受苦,真個悔之無及。列位!這豈非是波蘭人自作白受嗎?至若猶太國,更與波蘭不同,是數千年前一個名國,那耶穌即生在這個地方n其人最是聰明、文章技藝,件件俱精。尤善行商,隻因行為卑鄙.沒有政治思想,張三來也奉他做皇帝,李四來也奉他做君王。誰曉得各國隻要土地,不要人,把猶太人逐出在外,不準在在地居留。可憐猶太人東奔西躥,無家可歸,縱有萬貫家財,也是別人的。即具絕頂才‘學,也無用處。各國都見他是一個無國的人、不把做個人相看,任意欺凌:今年俄羅斯有一個地方、住有數幹猶太人,素安本分,近日俄人失掉了一個小孩子,哄傳是猶太人殺了祭神,聚集多人,把猶太人的房原放火燒了.猶太人也有自投河的,也有自吊梁的,其餘的被俄人或砍其手,或斷其足,或把身體支分節剖,又將小兒擲在空中,用刀承接,種種殘虐,慘無天日。那俄國的官府,不但不禁,反贊道應該如此;俄國的紳士以及傳教士,都坐馬車往觀,以為笑樂。列位!試想想,人到沒有國的田地,就是這個模樣,那國不是俄羅斯?那一個不是猶太人?好嘆呀!好怕呀!怕隻怕,做非洲,永為牛馬;怕隻怕,做南洋,服事犬羊。

(3):

列位呵!莫道中國地是很大,人是很多,任從洋人怎麽樣狠,終不能瓜分中國。這非洲也就不小了,天下五大洲,亞細亞洲最大,第’二就是非洲,人口也有二萬萬,隻蠢如鹿承,全不講求學問,歐洲各國,遂漸漸把他的地方瓜分丁。又將人口擄回,叫他做最粗的工,好比牛馬一樣。西洋人看待此處的人,如草芥一般,享福的是西洋人,受苦的是此處人。這是何放?都緣其人概不讀書,愚蠢極了,所以受製于人。你看中國的人,有本領有知識的有幾個,就是號稱讀書的人,除了且、夫、若、曰幾個字外,還曉得什麽?那歐美各國以及日本,每人到了六歲,無論男女都要進學堂,所學的無非是天文、輿地、倫理、化學、物理、算學、圖畫、音樂,一切有用的學問,習了十餘年。還有那陸軍、海軍、文科、農料、醫科、師範各種專門學問。他的極下等人,其學問勝過我國的翰林、進士,所以他造個輪船,我隻能當他的水手;他立一個機器廠,我隻能當他的粗工;他們安坐而得大利,我們勞動而難糊口。此時大家尚不送子弟講求切實學問,等到洋人瓜分了中國,一定是不要我們學他的,恐怕是求為牛馬都不可得了!

怕隻怕,做澳洲,要把種滅;怕隻怕,做苗瑤、日見消亡。

列位!你道于今滅國,仍是從前一樣嗎?從前滅國,不過是把那國的帝王換了坐位,于民間仍是無損。于今就大大的不相同了,滅國的名詞叫做民族帝國主義。這民族帝國怎麽講的?因其國的人數太多,在地不能安插,撞著某國的人民本領抵當他不住的,他就乘勢佔丁。久而久之,必將其人滅盡,他方可全得一塊地方:非足歸服于他,就可無事,這一國的人種不滅盡,總不放手。那滅種的法子,也是不一,或先假通商,把你國的財源如海關等—‘手攬住,這國的人漸漸窮了,不能娶妻牛子,其種自然是要滅;或光將利債借與你國,子息積多,其國永遠不能還清,拱手歸其掌握;或修鐵路于你國中,全國死命皆製在他手;或將你國的礦產盡行霸佔,本國的人倒沒有份。且西洋人凡滅了—國,不準你的國人學習政治、法律、軍事,隻準學些最粗淺的工藝,切則以為牛馬,終則草並不如;其尤毒者,則使其國的人自相殘殺。那澳洲的土人凶悍不過,英國雖佔領此處,也無法可治,最後乃想一個絕好的妙計,土人之中,有自將同類殺害來獻者、每一頭賞銀五角。那土人為著五角銀子,紛紛相殺、這人殺門人.其頭又被他人取去,不上幾十午的工夫,其人遂沒有種了,銀子絲毫仍歸英人。列位!你看我們中國的人,為著每月一—二兩訓銀,便甘心為異族殺害同種,豈不與這澳洲的土人一樣嗎?那西洋人滅人國的法子,那一條沒有向中國用過呢?就使不瓜分我們中國,但如此行去,不上百年,我們中國也沒有種了。

這是何放?你看自通商以來,我們中國的人,不是日窮一日麽?每年因通商要送他四五千萬銀子,洋煙一項,又要送他無數萬,中國就是金山也要用盡。況且近來又添出五六千萬兩的賠款,那裏有這項大款呢?記得我前年在本省省城居住,市上生意尚為繁盛,新年度歲,熱鬧非常,到了去年因要出這項賠款,倒了多少錢號,及至今年新正,冷淡多了。僅隻一年,已是如此,再過二三十年後,可想得嗎?洋人在中國的輪船鐵路,日多一日,那靠著駕船挑擔為生者,再有路嗎?洋人在中國的機器織布等局,愈推愈廣,那靠著手藝紡織為生者,再用得著嗎?這輪船、鐵路、機器、織布,最能富國,無奈中國的人,自己不做,甘心送與洋人做,豈非是自尋死路嗎?中國的礦產,隨便一省,足敵歐洲一國,也都送與洋人,還有那裏可生活呢?洋人得了中國的錢,就來製中國的命,英國施于澳洲的手段,又施之于中國。俄國在東三省,英國在威海衛,德國在膠州,法國在廣州灣,即相中國人為兵,與小國開起戰來,把此等的兵當做先鋒。將來各國瓜分中國之後.又不能相安無事,彼此仍要相爭,此因驅這省的人,彼國驅那省的人,彼此死的都是中國的人,洋人不過在後做一個指揮官,勝了敗了、都與他無涉。各國戰爭沒有休止,中國人的死期,也沒有休止。等到中國人殺完了,其實洋人終末動手,仍是中國人殺中國人。人數雖多,不過比澳洲多殺得幾年,那裏還有種呢!列倫不要錯認蒙古、滿洲滅了中國,中國人種雖當時殺了十分之九,不久又復了原;將來洋人分了中國,也不過是一例。須曉得蒙古、滿洲,本國人數很少,中國人數很多,沒有中國人,他得一塊荒地,有何用處?兼且他是野蠻,我是文明,無一件不將就中國的人,這非他有愛于我,為勢所迫,不得不然。那蒙古初得中國的時候,本意要將漢人殺盡,把其地做為牧場,以便畜養牛馬。耶律楚材說,不如留之以出租稅,是以得免。漢種之不滅,豈不僥幸得很嗎?洋人的文明,比中國強得遠,他得了中國,除充下等的奴隸,那一項要你這個無用的東西?文明當他不住,他就不殺,也是要滅的。這中國先前的主人翁,豈不是那苗搖的嗎?這十八省哪一處不是他的。我們漢族自西北方來到中國,也與這西洋人自泰西來的差不多:他們戰敗了,漸漸退出黃河一帶,讓與我們漢人。又被我們漢人由大江一帶把他趕到那閩、廣、雲、貴等處居住,不久又被我們漢人佔了。到了今日,除深山窮谷外,尚有些少苗搖,其餘的平原大地,還有苗搖的影兒嗎?當漢人未來之先,這苗搖也是漢秧大族。他族內的事情,他也辦得井井有條。隻因撞著我們這文明的漢族,就如雪見太陽、全不要理他,自行消滅:我漢族對于蒙古、滿洲、苗搖,自然是文明的;對于歐美各國,又是野蠻:倘不力求進步,使文明與歐美井駕齊驅,還有不滅種的理嗎?

左一思,右一想,真正危險,說起來,不由人,膽戰心惶。

俺同胞,除非是,死中求活,再無有,好妙計,堪做主張。

第一要,除黨見,

列位!我們四萬萬人都是同胞,有什麽黨見呢?常言道得好,兄弟在家不和,對了外仇,一根喉嚨出氣。我看近來也有守舊的,也有求新的,遂鬧出多少的意見。其實真守舊是很好的,他的意思,總要守著那祖宗相傳的習慣,恐怕講習時務,就變了外國的模樣,我實在佩服得很!但可惜沒有到實事上用心去想,不曉得這時務是萬要講的。比如冬天有冬天的事情,夏天有夏天的事情,一點兒都要守那冬天的樣子,可行得去嗎?我們從前用弓箭交戰,他于今變了洋槍,我還可拿弓箭與他交戰嗎?我們用手織布,他用機器織布,一人可抵得千人,我又不能禁人不穿洋布,還可不學他的機器嗎?凡他種種強過我們的事件,我那一件不要學他的呢?不把他們好處學到手,司報得他住嗎,猶如鄰家恃著他的讀書人多,武藝高強,銀錢廣有,欺凌我到極步,我恨他是不消說得的。但仟你如何恨他,也是奈他不得,少不得也要送子弟讀書習武,將他發財的道理,一切學習,等到件件與他一樣,才可報他的仇。這樣看來,不想守舊則罷,要想守舊,斷斷小能不求新丁。那真求新的,這守舊的念頭也就很重,祖宗舊日的土地失了數百年,仍想爭轉來,一草一木,都不容外族佔去,豈不較那徒守舊的勝得多嗎?至若專習幾句洋話,到那洋人處當個—二毛子,遂自號求新黨,這是漢種的敗類,怎麽說得是求新呢:那守著八股八韻,隻想僥幸得一個功名,以外一概不管,這是全無人心的人,怎麽說得是守舊!這兩種人都可不講,隻要這真守舊、真求新的會合起來,這利益就很大了。從前隻有守舊、求新二黨,到了晚近,即求新一黨,又分出許多黨來。有主張革命的,有主張勤王的,有主張急進的,有主張和平的,有主張陸軍的,有主張科學的,比那從前兩大黨的爭競還急烈一些。不曉得都沒有平心去想,革命固是要緊,但那勤王的隻是一時見不到,久後—定要變。除非是兩軍陣前,總不可挾持意氣,隻可將真理慢慢與他講明。今日的時勢,急進是萬不可無,然沒有和平一派,一敗之後,遂沒有人繼起了。要把現在的江山,從那虎狼口中搶轉來,怎麽不要陸軍呢?但江山搶轉來了,沒有科學,又怎麽行得文呢?外國人的黨派雖多,然大宗旨都是與他國、他族做對,全是為公,並沒為私。撞著他國、他汝的事件來了,他一目、一族的人同是一個心,並沒有兩個心。故我等但求莫失這與外族做對的大宗旨,其餘下手的方法,也就聽各人白便.毫不能相強的。此外又有私立的黨會,算來不下數幹臣起,都不相連絡,此處起事,被處旁觀.甚或彼此相仇,也是有的。列位呵!昔日有一個番幹,他有十九個兒子,到了臨死的時候,把十九個兒子都喊到面前,每人賜一枚箭,叫把一枝箭折斷,就折斷了,又叫把十九枝箭札合起來,就小能折斷半毫。那番王言道:“孩兒呵!你們須曉積分開易斷,合聚難折。你們兄弟假若一人是一人、別人就不難把你們滅了;你們若是合聚起來,如一個人—‘般,那一個能滅得你們!”這—卜九人聽廠他父親的言語,果然國富兵強,沒有一目敢小視他:今日無數的外族;都要滅我們這一族,我們四萬萬人就合做一個,尚恐怕敵他不住,怎麽一起是一起的,全不相關?等到各起都滅完了,難道你這一起保得住麽?依了鄙人的愚見,不如大家合做一個大黨,凡是我漢族的人,無論是為士、為農、為工、為商,都不可絲毫擾害,都要極力保護,不使一個受外族的欺凌,方可對得祖宗住,豈不是大豪傑所做的事嗎?

第二要,講公德,有條有綱。

列位!你看我們中國到這個地步,豈不是大家都不講公德,隻圖自利嗎?你不管別人,別人也就不管你,你一個人怎麽做得去呢!若是大家都講公德,凡公共的事件,盡心去做,別人固然有益,你也是有益。比如當他人窮困的時候,我救了他;我到了窮困的時候,他又來救我。豈不是自救嗎?有一個物件,因不是我的,不甚愛惜、順便破壞;到我要用那物件的時候.又沒有了。豈不是自害嗎?我看外國的人,沒有一個不講公德的,所以強盛得很。即如商業一項,誠實無欺,人人信得他過,不比中國人做生意,奸盜詐偽齊生,沒有人敢照顧:這商務難道不讓他佔先呢?列位!為人即是為己,為己斷不能有益于己的。若還不講公德,隻講自私,不要他人來滅,恐怕自己也是要滅的。2)

第三要,重武備,能戰能守。

列位:今日的世界,什麽世界?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你看于今各國,那國不重武備?每人到了二十歲,就是王子也要當兵三年。不當兵的,任是什麽貴族,也沒有個出身。這兵的貴重,比中國人的舉人、秀才還貴重一些;兵丁的禮信,中國的道學先生多當他不得。平日的操練如臨戰一般,到了兩軍陣前,有進無退。若是戰死了,都到死者家裏慶賀,這家也就不勝榮寵,全力哀戚的心思。假若臨陣脫逃,父遂不以為子,妻遂不以為夫。所以極小的國,都有數十萬精兵,任憑何等強國都是不怕。不比中國好兒不當兵,好鐵不打釘,把兵看得極賤,平時操練一點沒有,到開差的時候,婦啼子哭,恐怕就不生還。一路奸淫擄掠,聞風就跑。列位!你看外國的兵是那個樣子,中國的兵是這個樣子,怎麽不有敗無勝!若不仿照外國的法子,人人當兵,把積弊—切掃除,真真不可構想了!

第四要,務實業,可富可強。

列位!中國從前把工藝做下等人物看待,那裏曉得各國的富強都從工藝來的?于今中國窮弱極了,若沒行人做槍炮,何能與外國開戰;沒有人做一切的機器,何能把通商所失的利權爭轉來?鐵路、輪船、礦務都可以富國,若沒有人學習此等的專門,又何以辦得呢?列位!你們有子弟的,何不趕緊送出外洋學習實業,不過費一二幹金,立刻可以大富,並且有大利于國,何苦而不為呢?

第五要,興學堂,教育普及。

列位!各國的教育,前已講明過了,中國此時尚不廣興學堂,真是無從救了。

列位!演說是開通風氣第一要著三四個人,就要演說一番,要想救國可不立的。

列位呵!那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謬說,真正害人得很。外國女子的學問與男子一樣,所以能相夫教子。中國的女子一點知識沒有,丈夫、兒子不但不能得他的益,且被他阻撓不少,往往有大志的人,竟消磨于愛妻、慈母。男子半生都在女子手裏,女子無學,根本壞了,那裏有好枝葉呢?

第八要,禁纏足,敬俗矯匡。

纏足的害,已經多人說了,不消重述。但大難臨頭,尚不趕緊放足,豈不是甘心尋死嗎!

第九要,把洋煙,一點不吃。

洋人害中國的事,沒有毒于洋煙的。然而洋人自己不吃,這是怪得洋人嗎?吃煙明明有損無益,都不能戒,也就沒有話說了。

第十要,凡社會,概為改良。

列位!我們若不把社會一切不好的處大加改變,無論敵不住外族,就是沒有外族,又怎麽自立呢?外國人好,非是幾個人好,乃是全國的人都好。比如一家,隻有一兩個好人,其餘都是元惡不做的,那家怎麽能興呢?列位!照現在的人心風俗,恐怕是萬事俱休的景況,可痛呀!

這十要,無一件,不是切緊;勸同胞,再不可,互相觀望。

還須要,把生死,十分看透;殺國仇,保同族,效命疆場。

杜蘭斯,不及我,一府之大;與英國,戰三年,末折鋒芒。

何況我,四萬萬,齊心決死;任憑他,什麽國,也不敢當。

看近末、西洋人,到了極步,這是我,毫未曾,較短比長。

天下事,怕的是,不肯去做;斷沒有,做不到.有志莫償。

這杜國,豈非是,確憑確證;難道我,不如他,甘做庸常。

列位呵!你看從前聽得洋人二字,心中便焦,恨不將空拳打死他。全不曉得他人怎樣強,隻恃著我一肚子血氣。俺家曾勸道,不要無理取鬧.恐怕惹出禍來沒有人擔任。不意近來一變而為伯洋人的世界,見了洋人,就稱洋大人、洋老爺,豫先存一個順民的意思。列位呵!從前的行為,雖然有一些野蠻.尚有一點勇敢之慨。照現在的情形,是做了一次的奴隸不足,又要做第二次的奴隸,真個好哭呀!這也無非因打下幾個敗陣,遂把洋人看得極重。其實洋人也不過是一個人,非有三頭六臂,怎麽就說不能敵他?近數年有—。段故事,列位聽了就不要懼怕那洋人。南阿非利加洲,有一個小小的民主國、名叫杜蘭斯。那國的地方,也有中國數府大,隻是人口僅有四五十萬,不及中國一縣。這國的金礦很多,世界第一個強國英吉利,慣滅人國的,怎麽不起了貪心,想要把這國歸他管轄?那裏曉得杜國人人都是頂天立地的大國民,不甘做他人的奴隸,遂與英國開戰。這英國滅過多少的大國,那裏有杜國在眼裏,不意枚國越戰越猛,鋒不可當。英國大驚,調各屆地的大兵三十萬,浩浩蕩蕩,向杜國進發。可憐杜國通國可當兵的不過四五萬人.盡數調集,分頭迎敵,足足戰了三年,絲毫沒有退讓:英國曉得萬不能滅他,遂與杜國講和退兵。列位!那英國的屬地,比本國大七十六倍,個個是村蘭斯,英國能佔得他人一寸地嗎?中國的人比杜國多一千倍,英國要滅我中國,照杜國的比例算起來,英國須調兵三萬萬,相戰至三千年,才可與他言和。杜國既然如此,難道我就當不得杜國嗎?天下無難事,隻怕有心人。這兩句話,難道列位未曾聽過嗎?

要學那法蘭西,改革弊政。

列位!你看于今那個不贊道,法蘭兩的民辜自由的福?誰曉得他當二百年以前,受那昏君賊官的壓製,也與我現在—樣。法蘭西通國隻有中國一二省大,卻有十三萬家的貴族,都與那國王狼狽為奸,把百姓如泥似土的任意凌踐。當明朝年問,法國出了一個大儒,名號盧騷,是天生下來救度普世界的人民的,自幼就有扶弱抑強的志氣。及長,著了一書,叫做《民約論》。說道這國家是由人民集合而成,公請一個人做國王,替人民辦事,這人民就是一國的主人,這國王就是人民的公奴隸;國王若有負人民的委任,這人民可任意掉換。法國的人,先前把國認做是國王的,自己當做奴隸看待,任憑國王殘虐也不敢怨。聞了盧騷這一番言語,如夢初醒,遂與國王爭起政來。國王極力鎮壓,把民黨殺了無數,誰知越殺越多,一連革了七八次命,前後數十年,終把那害民的國王、貴族.除得幹幹凈凈,建設共和政府,公舉一人當大統領,七年一換。又把那立法的權柄歸到眾議院來了。議員都從民間公舉,從前種種虐民的弊政,一點沒有;利民的善策,件件做到。這法蘭西的人民,好不自內快樂嗎?人人都追想盧騷的功勞,在法國京城巴黎為盧騷鑄個大大的銅像,萬民瞻仰,真可羨呀!

要學那德意志,報復凶狂。

列位呵!有恩不報非君子,有仇不報柱為人。這兩句話豈不是我們常常講的嗎?試看我們的仇,一點報了沒有?不獨沒報,有這個報仇的心思沒有?這德意志就與我們不同。法國的皇帝名叫拿破崙第一,侍著他的英雄,把德國破殘到極步那德國的皇帝威廉第一,與宰相俾士麥,想報法國的仇,用全國皆兵的製度,人民到了二十歲,即當正兵.三年退為豫備兵,到了五十歲,方免役。不上幾十年,人人都是精兵。到了鹹豐年問,把法國訂得大敗,拿破崙第一的侄兒拿破崙第三,扯下白旗,向德國投降。又割了七城,及五千兆法蘭格,與德國講和息兵。德國遂做了第一等的強國,豈不真可佩服嗎?

要學那,美利堅,離英自立。

列位!你看五洲萬國最平等、最自由、稱為極樂世界者,豈不是美利堅嗎?列位!須曉得這個世界,也不是容易做得來的。這美利堅原是北美洲一塊荒土,自前明年間英國有數人前往開荒,自後越來越多。到乾隆時候,有了三百萬人。時英國與法國連年開戰,兵侗不足,把美利堅的地稅加了又加,百姓實在出不起了,向那官府面前求減輕一些,不但不準,反治了多少人的罪。人人憤怒,共約離英自立,公舉華盛頓掛帥,與英國一連戰了八年。英國奈他不何,隻好聽其自立一國,公舉華盛頓為玉。華盛頓堅不允從,說道:豈可以眾人辛苦成立的國家,做一人的私產?因定了民主國的製度,把全國分為十三邦,由十三邦公舉一人做大統領,四年一任,退任後與平民—“樣。其人若好,再可留任四年,八年後任憑如何,不能留任。眾人公舉了華盛頓為大統領,後又做過一任,即住家中為農,終身未嘗言功。列位!這豈非是大豪傑、大聖賢的行徑嗎?美利堅至今仍守此製,人口已有了七幹餘萬,荒地尚有五分之四末開,全國的鐵路一十六萬裏,學堂的費用每年八幹餘萬,其國的人民好像在天堂一般。列位!這美利堅若不是八年苦戰,怎麽有了今日呢!

要學那,義大利,獨自稱王。

列位!這義大利從前是一統的大國,後來為奧大利佔領,分做無數的小邦,都受奧大利的節製,有多少志士思想恢復,終是不成。前數十年有一個志士,名叫嗎志尼!因國為人所滅,終身穿著喪服,著書立說,鼓動全國的人民報仇復國,人人都為他所感動。又有一個探明掐略的加波裏,智勝天人的加富耳,輔著那撒爾丁王,一統義大利,脫了奧大利的員絆。于今義大利有人口三千萬,海陸精兵五十餘萬,在歐洲算一個頭等的國,豈不是那三傑的功勞嗎?

莫學那,張弘範,引元入宋。

列位呵!你看好好一個中國,被那最醜最賤的元撻子所滅,誰不痛心切齒?那曉得就是菜境為心的張弘範,帶領元兵滅的。這張弘範雖把他幹刀萬割,也不足以償其罪。但恐怕于今要做張弘範的正是很多,何苦以一時的富貴,受萬古的罵名,也很犯不著。就是要傾倒那滿洲,隻可由我所為,斷不可借外洋的兵,那引虎進狼的下策,勸列位萬萬莫做。

莫學那,洪承疇,狠心毒腸。

列位阿!奸淫的人見了美貌女子、莫不甘言哄誘。及到了手,又嫌他是不貞的婦女,常存鄙薄的心思。那強盜取人的國,就是這個情形。要他人投降.便以高宮厚爵相哄!降了之後,父要說他不忠。比如洪承疇,是明朗一個大學士,督統天下的兵馬,征討滿洲,戰得大敗,滿洲把他捉去,其初也有不降的心思,滿洲昔苦相勸,他遂變了初節,又做了滿洲的閣老,捉拿殘明的福王肋,都是他的頭功。那裏曉得滿洲的統帥,個個封王賜爵,獨有洪承疇白白亡了明朝的江山,一爵懼無。到了乾隆年問,修纂《國史》,把他放在《貳臣傳》第一。列位!那洪承疇死後有知,豈不埋怨當初嗎?

莫學那,曾國藩,為仇盡力。

列位呵!當道光、同治年間,我們漢人有絕好自立的機會,被那全無心肝的人,苫為滿洲出力.以致功敗垂成,豈不是那湘軍大都督曾國藩嗎?俺想曾國藩為人也很誠實、隻是為數千年的腐敗學說所誤,不曉得有本族、異族之分,也怪他不得。但可憐曾國藩辛苦十餘年,殺了數百萬同胞,僅得一個候爵;八旗的人,絕不費力,不是親王,就是郡王。而月。大功才立,就把他兵權削了,終身未嘗立朝,僅做個兩江總督,處處受人的挾製,晦氣不晦氣?若是當日曉得我的世仇萬不可不滅的,順便下手,那天下多久是我漢人的,曾國藩的子孫,于今尚是皇帝;湘軍的統領,都是元勛,豈不好得多嗎?列位:你道可惜不可惜呢!

莫學那,葉志超,臨陣逃亡。

列位!對于自己不可為滿洲殺同胞,對丁他人又不可不為同種殺外種。口本與我國在朝鮮國開戰、推軍統領葉志超,帶領數十個營頭,不戰而逃,以致朝鮮盡失,義賠日本的款二萬萬兩,台灣割送。中國自此一敗,遂跌落到這…個地步,

豈不是葉志超的罪魁嗎?

或排外,或革命,舍死做去,孫而子,子而孫,永遠不忘。

這目的,總有時,自然達到;縱不成,也落得,萬古流芳。

文天祥,史可法,為國死節;到于今,都個個,頂祝馨香,

越怕死,越要死,死終不免;舍得家,保得家,家國兩昌。

那元朝,殺中國,千八百萬;那清朝,殺戮我,四十星霜。

洗揚州,屠嘉定,天昏地暗;束著手,跪著膝,枉作天殃。

閻典史,據江陰.當場廖戰;八十日,城乃破,清兵半傷。

苟當日,千餘縣!皆打死仗;這滿洲,縱然狠,也不夠亡。

無如人,都貪生,望風逃散;遇著敵,好像那,雪見太陽。

或懸梁,或投井,填街塞巷;婦女們,被擄去,拆散鴛鴦。

那丁壯,編旗下,充當苦役;任世世,不自由,賽過牛羊。

那田地,被圈出,八旗享受;那房屋,入了官,變做旗庄。

還要我,十八省,完納糧銅;養給他,五百萬,踴躍輸將。

看起來,留得命,有何好處;倒不如,做雄鬼,為國之光。

列位呵!你看元朝人中國以來,前後共樂人幹八百萬,這是有冊可考。那未入冊的,又不知有幾多。假若這一千八百萬人,豫先曉得這一死是不能免的,皆起來與他做敵,這元朝總共隻有數十萬人,就是十個拼他一個,不過死數百萬人,他也沒有種了,又怎能滅中國呢?就是清朝自明萬歷以來,日在遼東一帶草鬧有數十年之久,所殺的人已不知多少丁。自順治元年到康熙二十二年,共四十年,無一時一刻不是殺漢人。揚州一城,已是八十餘萬,天下一千六百餘城,照此算來,可以想了。現在人口四萬萬,明朝休養三百年,亦必有了此數。康熙年間查點天下的人口僅二幹餘萬,是二十個隻救得’個,其餘的小半,是張、李二賊所殺,大半是滿洲所殺。

列位!你道可慘得很嗎?這被殺的人,都不是在陣的殺的,人入都想逃死,各人隻顧各人,那滿洲殺了一方,又殺那一方,全沒有人抗拒。僅隻江陰縣有一個間典史,名叫應元,糾集民兵數百,死守縣城。那滿洲提大兵二十五萬,日夜攻打,應元臨機應變,滿洲死了無數,直攻打八十口,其城乃破。應元手執大刀,等在巷口血戰,所殺的醚子數百餘個,始為滿兵所捉。滿洲的頭目,昔勸其投降,許以王侯之貴,那位閻典史,隻是罵不絕口,仍不敢殺他,幽在寺,半夜間自行死了。一城的男女,都皆戰死,無一個降的。滿洲自犯中國以來,從未損兵折將,這回死了一王、二貝勒,及兵將十餘萬。

列位:假若人人都是應元,縣縣都是江陰,那滿洲怎能人中國呢?可惜人皆怕死,這一死是萬不能免的!殺不盡的婦女,被滿洲擄去,任意奸淫,有錢可以贖回,無錢永不相見;丁壯趕往北方,交八旗人為奴,牛馬也比不上;如有私逃的人,匿留一晚,就要全家誅戮,往往因一人株連數幹家。離北京橫直五百裏,都圈做八旗的地。從前的業主,趕出本境,房屋一概人官,做為旗庄。此外又要十八省的人,公養他五百萬,至今不農、不工,隻是坐食漢人。

列位!

這豈非是可恨之極嗎?

這些事,雖過了,難以深講;恐將來,那慘酷.百倍蕭涼。

怎奈人,把生死,仍看不透;說到死,就便要,魂魄失喪。

任同胞,都殺盡,隻圖獨免;那曉得,這一死、終不能攘。

也有道,是氣數,不關人事;也有道,當積弱,不可輕嘗。

這些話,好一比,猶如說夢;退一步,進一步,坐以待亡。

那滿人,到今日,勢消力小;全不要,懼伯他,失吊主張。

那列強,縱然是,富強無敵;他為客,我為主,也自無妨。

隻要我,眾同胞,認請種族;隻要我,眾同胞,發現天良。

隻要我,眾同胞,不幫別個;隻要我,眾同胞,不殺同鄉。

列位呵!那滿洲隻有我百分之一,怎麽能壓製漢人?都因不知漢人是同祖的骨肉,滿洲是異種的深仇,例行逆施,替仇人殘害同種,所以滿人就能安然坐了二百餘年的天下,豈是滿人的才能,乃是我漢人愚蠢極了。試問那“處的禍亂,不是漢人代他平息的;假若漢人都曉得種族,把天良拿出來,不幫他了,隻要喊一聲,那滿人就坐不穩了。

列位!你們也曉得家有家幫,族有族幫,縣有縣幫,府有府幫,難道說對了外國異族,就沒有幫口嗎?有人叫列位把自己的兄榮殺死,雖有多少銀錢,列仿諒不願的。怎麽為著數兩銀子,就甘心替仇人殺同胞?

列位!試自問有良心沒有?他要殺人的時,就叫列佐來;他沒有人殺,就不要列位了;列位有半點不是,他又叫人來殺列位。

列位所吃的糧,雖說是滿洲所出,其實他吃的,都是漢人的,那裏有糧與你吃?吃漢人的糧,仍殺漢人,列位可想得去嗎?

列位:若是替同種殺了異種,那個不報你的功勞呢?

列位!列位!前此錯了,于今可以轉來了。至若替那數萬裏外的西洋人殺害同胞,不消說得,這是萬不可行的。

那怕他,槍如林,炮如雨下;那怕他,將又廣,兵又精強。

那怕他,專製政,層層束縛;那怕他,天羅網,處處高張。

猛睡獅、夢中醒,向天一吼;百獸驚,龍蛇走,魑魅逃藏。

改條約,復政權、完全獨立;雪仇恥,驅外族,復我冠裳。

到那時,齊叫道,中華萬歲;才是我,大國民,氣吐眉揚。

俺小子,無好言,無以奉勸;這篇話,願大家,細細思量。

瓜分互剖逼人來、同種沉淪劇可哀。

太息神州今去矣,勸君猛省莫徘徊。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