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不歸

狐不歸

狐不歸,為網易旗下網路遊戲《大話西遊3》主角之一 。以及《大話西遊之戰歌》(曾用名《大話西遊外傳》)中的角色。

  • 中文名稱
    狐不歸
  • 性別
  • 種族
    妖(人狐混血)
  • 父母
    韓江航(父)婉妍(母)
  • 戀人
    水盈弦
  • 出處
    《大話西遊3》

出處

飄渺西遊狐不歸

狐不歸還有一個出處就是《飄渺西遊》中的"盤絲洞"門派男性人物。

狐不歸,和古詩"式微,式微,胡不歸?"同音,有暗喻迷失的丈夫之意,也突出他作為男狐,以"狐"為姓。

狐不歸,是網易製作的大型網路角色扮演遊戲大話西遊3中的角色。共設有4大種族,28角色。是"人,仙,妖,巫"中的"妖"族的男妖。

遊戲背景

靈石誕生

三界眾生各自修行,世事輪回,眾生安于天命。然而這一切卻在500年前被突然打破,東勝神州花果山的一塊仙石仰天地日月之光,竟化生出一隻靈猴,尋長生之道,逐生命之源,習得一身武藝,上天入地,無所不能。他不甘于在水簾洞閒度一生,恰巧遇到了私自下凡的紫霞仙子,一場凄美的曠世戀情開幕,經歷了愛情中的種種劫難與阻撓,石猴才明白原來仙界有如此之多的束縛,于是打上天庭,尋求自由之路。三界遂都入戰,之前平靜的格局逐漸被打破。

然而,石猴最終還是被困在了如來的手掌心中,壓于五指山下,風風雨雨500年,而他也漸漸明白憑一己之力的蠻戰終不能改變什麽,于是,他戴上金箍,陪玄奘一同取經,踏上西行之路。

前世今生

這一戰,讓三界開始了對自己的重新審視。仙族認為解決一切問題的根本在于自我,他們追求智慧的彼岸,追求對自身的超越;人類眾生經歷了戰爭的創傷之後, 認為隻有人與人之間和諧相處,方能成就大業,他們追求仁、義、俠、情;而妖族卻認為隻有順其自然,回歸自由,萬物方能發展。各有各的執著,三界交錯,思想 相互滲透,卻也最終沒能明白自己的執著之源。

歷史的車輪前進,三界在爭執、交錯、滲透中沉淀了無數傳說,傲來的一塊神石沐天地精華,用心記載了感天動地的24個故事。故事主角的元神在輪回中漸漸蘇醒,人的情義、仙的疑惑,妖的執著,歷歷在目,24位英雄都執著于自己的追求,從不曾後悔,可他們依舊困惑于自己的執著。英雄們希望能夠走上取經的道路,借此來探求內心的本源,于是,菩薩令24人重新轉生,暗中保護取經之人。

于是,傲來的靈石孕育出新的生命,取經的道路上,新的故事從此開始。

路在何方

轉眼間,便到了大唐貞觀年間,人們剛剛從戰火中走出來,休養生息,重建家園,對一切充滿了期待。然而,紅塵人世,總有太多的不得已。這世間,有從軍多年,歸鄉情怯的退役老兵,有苦苦相等,期盼相見的痴情戀人,還有功成身退的官員,流亡在外的士兵,無家可歸的孩子……他們用自己的方式訴說著悲與喜,講述著師徒之恩、父子之情、兄弟之義、家國之心。幸福到底何在?是如痴如醉的追求,還是金銀滿貫的享受?三界眾生困惑不已。于是如來佛祖邀請四方神聖,細說四洲因緣,觀音奉旨東行,尋找取經之人,將大乘佛教傳入東土,讓取經人求得自身的覺解,也求得世界的安康。

路上行者

帶著疑惑與追求,這些天命之人上路了。遊戲劇情也由此開始,放下還是執著,每個人開始了重新的抉擇……

人物門派

商湯建國之時,昆侖山腳下有一隻黑熊出世。由于昆侖山仙氣極盛,所以這隻黑熊生來也具備了一些靈根,竟不像其他同類一樣以動物為食,而是食用昆侖山中的靈花仙草,並仿效山中的仙人一般修行。大約過了五百年的時間,終于有所小成。

黑熊得道時,恰有昆侖山上的一位白發仙人騰雲而下,此人正是姜子牙。姜子牙字飛熊,師從元始天尊修道。此番下山,也是奉了師父之命,一來為結束紂王的殘暴統治,救百姓于水火;二來也是為了完成封神的大任。

黑熊見姜子牙鶴發童顏,飄然而去,心生敬仰,立志要拜此人為師。于是他一邊在山中繼續修行,一邊打聽姜子牙的訊息。終有一日,他偷偷地聽見山下行人講到:姜子牙被武王拜為丞相,正在招攬天下豪傑,以圖大業。

黑熊聞言,離開了昆侖山,到了姜子牙軍中,希望能拜子牙為師。不料姜子牙見它是黑熊之身,不願收它為徒,甚至不願留它在軍中效命。原來姜子牙入的是闡教之門,認為動物修仙不是正途,即便修成,也是旁門左道。黑熊不明就裏,隻好悻悻而歸。

不過這黑熊到底有些靈性,拜師不成,並無太多懊惱。在返回昆侖山的途中,黑熊心想,既然姜子牙不願收我為徒,我何不走遍名山大川,另訪明師。等我修成了正道,練就了與他一般的仙術,再去找他一比高下,豈非快事?

主意一定,黑熊離開了昆侖山的洞府,南下拜訪明師。走了一個多月,終于來到了烏斯藏邊。這裏民風淳厚,人人禮佛,不管是人還是動物,都可平等修行。于是黑熊在一座風景秀麗的山上找了一個洞穴住了下來,開始修行佛法。

這一住,就是上千年的光陰。黑熊雖然不如人聰明,但修行起來倒是非常的勤奮。慢慢的,它認識了山南觀音禪院的住持,常常去那裏與他們一起講經說法。那裏的僧人也不避諱它是隻熊精,常常與它一起議論佛法的精要。不過它也畢竟還是個妖精,修習佛法之外,也喜歡收集一些珍稀之物,然後在他人面前炫耀。

中土隋朝時期,觀音院老住持圓寂,新主持金池即位。那金池長老除了佛法高明以外,也喜歡珍奇法物,黑熊精與金池長老更是一拍即合,互稱好友,常常在一起講經說法,也互相賞玩彼此的收藏。

熊精的修行眼見的越來越精深,不僅如此,它還練就了一身的功夫,尤其是它騰雲飛行的本領,甚是了得。因為在它的心中,還是不能忘卻有朝一日要和姜子牙一較高下。它開始聚集它的同類,給它們講經說法,並逐漸創立了自己的一個派系。在門下小妖的擁戴下,它自號為"黑天旋風至尊無上大法王",並將所住的青山命名為黑風山,所住洞府命名為黑風洞。隨著門派的不斷壯大,慢慢的也開始有很多其他妖族投身到它的門下,隻是這黑大王篤信佛法,不近女色,所以門下並沒有女性弟子。漸漸的,黑風山黑大王的名號變得響亮起來,而黑風洞也成為了妖族中一個聲名顯赫的門派。

技能特色:

黑風洞的武藝和法術,精髓在于以快致勝,追求製敵先機。其獨門法術可以大幅提高速度,以快打慢,令敵人處處受製。

基本信息

大話西遊中狐不歸

姓名:狐不歸

各式各樣想象中的狐不歸各式各樣想象中的狐不歸

性別:男

種族:人類與妖狐的混血

身高:185公分

發型:銀白色的長發

身份:一個矛盾而無奈的人

特征:光彩照人,貌美非凡

擅長:撫琴

真情告白:男兒千古不歸路,對卿難為鳳求凰!

武器:玄狐是狐不歸的琴,也是他全部精神的寄托。狐不歸取出了自己的一部分血,將此琴通靈,此後玄狐琴也能夠化為一隻聰慧可愛的小狐狸。由于此琴染了狐不歸的鮮血,此後再彈奏起來會有一種血肉相連的感覺,就好像是狐不歸身體的延伸一樣。

服飾:狐不歸喜歡白色,一塵不染的白。白色,是他的膚色,也是他的發色。他,也希望自己能像張紙一樣雪白。長安,是一個大染缸,無數人來到這裏,最終又離去,而又有幾個人能夠保持住自己的本色呢?狐不歸,也算是著芸芸眾生當中的一個吧,無奈的陷入,最終又無奈的迷失。

飄渺西遊狐不歸

官方設定 : 狐不歸之母乃是一千年妖狐,其未修成人形之時曾遇危難,為狐不歸之父所救.後狐不歸之母修成人形報恩嫁于狐不歸之父,生下狐不歸,一家人擁有了短暫的幸福時光.但好景不長,狐不歸的母親絕世之顏很快被傳播開來,朝廷官員xxx一見,驚為天人,欲強行娶其為妾,先是將狐父打成重傷,後又拿不歸的性命要挾狐母。狐母無奈,被逼從命,狐父因此大病一場鬱鬱而終。狐母得知狐父已死,心灰意冷,將3歲的不歸送至盤絲洞托付給道友盤絲大仙後,用計將官員xxx斬殺,然後自殺殉情。不歸從小在盤絲洞長大,擁有連其他女妖都嫉妒的魅力,加上盤絲洞的天然媚功,使他執行任務時從未失手。

狐不歸

特長:封印,減益

武器:古琴

特征:銀發狐耳,紫衣白袍。擁有著連其他女妖都嫉妒的美貌。

故事

第一章 驛路梨花

大唐南。

荒草斜陽。西風古道。蜻蜓在空中遊弋。梨花恣意盛開。花香中摻雜著一絲怪異的鐵銹的氣息。

"你們快走!"韓江航躍下馬車,信手折下一根青藤,啪地擊在馬背上。馬嘶鳴一聲,向前狂奔起來。

公孫三娘已經追了上來。韓江航上前攔住她。公孫三娘的劍鋒直指他的咽喉。

韓江航並不躲閃:"三娘,我已經等了你三年,又憑吊三年。我是真不知你還活在這世上。"

公孫三娘不接話。憤怒將她的臉激得通紅。她的腕決絕一抖,劍鋒劃過。

韓江航重重倒下。眼中梨花的皎潔,瞬間浸染為鮮血的嫣紅。

馬車駛進大唐東。婉妍決定棄車躲避。

她抱著半歲的幼子狐不歸跳下馬車。羅婆婆牽著韓幹緊隨其後。四人慌亂地隱入了南方森林。

她們躲進一叢牽牛花的藤蔓後。四周闔靜無聲。

狐不歸未從夢中驚醒,仍在酣睡。而韓幹受了驚嚇,扁扁嘴,要哭的樣子。羅婆婆連忙用綢帕捂住他的嘴。

這時,他們聽見藤蔓外傳來腳步聲。由遠至近,躊躇地頓住了。

婉妍緊張地屏住呼吸。整個世界,隻剩下心跳的聲音。

立于牽牛花藤蔓外的正是尾隨趕來的公孫三娘。

這位當年聞名江湖的女劍客已隱遁江湖七載。此次突然重現江湖,武學早已今非昔比。隻是所有人都沒有料到,她重出江湖,解決的第一樁恩怨,卻是自己的感情。

八年,公孫三娘和韓江航是江湖上一對被人稱道的劍俠情侶。公孫三娘產下愛子韓幹一年後,便前往昆侖閉關修煉。昆侖山山高澗險,一入深山,生死茫茫。醉心武學的她沒有足夠的把握練成蓋世劍法,便要丈夫韓江航在昆侖山外等她,如若三年不歸,他可另行婚娶。

韓江航攜幼子韓幹在山外苦等,其間思念愛妻心切,獨自去昆侖山尋找。不慎從山崖墜落,被狐妖婉妍發現。婉妍為救其性命,甘願舍棄多年修行,從地藏王處改寫生死簿。

婉妍悉心照顧韓江航父子。相處日久,二人漸生情愫。但二人恪守當年公孫三娘閉關前留下的話,克己慎獨,不逾矩半步。

三年後公孫三娘不歸。

二人皆以為公孫三娘已死。縱然如此,韓江航仍為公孫三娘憑吊追逝三年。六年後,方娶婉妍為妻。

不久,婉妍有了身孕,並產下一秀美男嬰。誰知孩子狐不歸方才半歲,公孫三娘卻突然從昆侖山回來了。

當年公孫三娘閉關昆侖,卻走火入魔,險些喪命。有幸被白鶴真人搭救,她跟隨白鶴真人練功六年,終于修得鶴舞劍法。"歲崢嶸而愁暮,心惆悵而哀離。"公孫三娘日日思念愛人和幼子,滿懷欣喜和憧憬出關返鄉。回至家中,卻發現家中女主人已換,自己的骨肉韓幹見她不識,且振振有辭婉妍才是自己的娘親。

公孫三娘心性大亂。她恨韓江航的違約,更恨婉妍奪走了兒子的愛。她不聽韓江航解釋,一心要殺二人。韓江航護送婉妍、兩個孩子和家中的貼身保姆羅婆婆,乘坐一輛馬車,一路逃至大唐南。

腳步聲頓了片刻。又緩緩遠去,直至再也聽不見。

婉妍舒口氣,抱著孩子走出來。

剛出得森林,驚見那女人的陰冷背影。原來公孫三娘並不曾走遠,一直就在森林外等候。

公孫三娘轉身,也不言語,隻是將劍鋒指向婉妍。不怒自威。其意自明。

婉妍苦苦哀求道:"三娘。我們是真的不知您還活在世上。如若知道,我定不會與江航結為連理。"

公孫三娘搖搖頭。劍鋒不動,寒光凜凜。

婉妍知是在劫難逃。她將酣睡中的狐不歸遞與羅婆婆。決然拔劍,往頸間一抹。

"三娘。自此再說無益。隻求三娘能放過我兒不歸。"淋漓鮮血自婉妍頸間淌落下來,"這孩兒取名不歸,正是江航感念你所起。"

公孫三娘一下子怔住了。她終是退了一步。一把擄過韓幹後,她命羅婆婆好生照料不歸,讓他們遁于三界,不要讓她見到,否則下次定不留情。

羅婆婆本是孤苦老嫗,曾被婉妍救過命,婉妍侍其為親母。羅婆婆心地純善,勤儉能幹,被韓江航和婉妍夫婦敬待。

從此,她帶著狐不歸遁居長安,靠磨針變賣為生。

第二章 無壤之芽

日月穿梭,時光荏苒。狐不歸長成了十二歲的少年。他和羅婆婆在長安的貧苦民居相依為命。與鄰家少女水盈弦青梅竹馬、相交甚篤。水盈弦的母親已去世多年,被父親拉扯長大。她父親本是大唐朝廷著名琴手,因看透朝中恩怨,自願隱于民間。他悉心指導水盈弦和狐不歸學琴,兩少年天資聰穎,琴藝日見精湛。

而事實上,水盈弦那時已成為狐不歸在受到欺負時唯一的安慰。

斯時的狐不歸,已是民間乍現的驚艷。他的美,已經遮掩不住,如水銀瀉地般漫溢出來。

狐不歸自小就受人欺負。個中緣由,幼小的他也曾細細思慮,想來也無非兩樣。一是因為他的悲苦身世,凡間多少勢利小人,嫌貧羨富。二是因了他的異種血脈。十歲那年,狐不歸在私塾一時疏忽,竟在學堂上露出藏于身後的狐尾。這是羅婆婆反復強調他不要泄露的。果然,狐不歸母親是狐妖一事,立刻傳至外界,成為鄰裏鄉間交口傳誦的談資。異族通婚歷來都被凡世所不容,何況他是異種。

而他卻不知,他的被排斥,也源于他的美。

誰以為世間男子不會妒忌--看見他的美,自慚形穢之餘,其他男子多少有些憤懣。若狐不歸隻是一張臭皮囊,其他男子倒也心安,因心理有了退路。偏偏狐不歸學識出眾,琴棋書畫,樣樣精湛。其他男子最後的心理退路也被無端堵住了。男人嫉妒起來,手腕比女人更狠。後者或許隻是情緒的宣泄,而前者,往往會付諸毀滅性的行動。

甚至連女人也容不得他--如此美艷絕倫的男人,既然註定無法屬于自己,難免是要眼紅的。再者,哪個女人又能容忍一個男人的美甚至勝過自己?

所幸有水盈弦。這個冰肌雪膚的聰慧女孩,是狐不歸內心疆域最嚴實的楚河漢界。縱然外界的傷害如冰霜雪雨,卻奈何不了他內心的寧靜豐沛。

狐不歸原以為自己的一生可以這樣安穩寧靜地過下去,縱然有流言利箭,也隻是回以淡然一笑。他卻忘了自己的身世。他畢竟有狐的血統。及至十八歲那年,他身上的妖性,終是漸漸顯露出來。

狐不歸不知道仇恨的種子是何時在自己心間埋下的。但他知道一定和武才人征地一事有關。

十八歲那年,武才人征地,設計驅逐平民。羅婆婆也被驅趕,且被打傷。看見養母受傷,狐不歸心裏十分不好過。盡管後來宋雁書和皮影仙二人解決了問題。但狐不歸那時算是第一次領教到了權勢的厲害。

或許有這件事情作為鋪墊,所以在科舉考試時考官見是他,便不允許他報名時,他也隻是笑笑,便離開了報名地。

他感覺有什麽東西在自己的內心出現了。沒有土壤,卻莫名地發了芽。是天性也罷,是外界的滲入也罷。總之,那萌芽漲得他心頭無比難受。他領略到了人性的可怕與不可揣測。

第三章 月之全蝕

狐不歸人生的目標也日見清晰了。為自己的父母復仇,算是一方面,讓羅婆婆和水盈弦過得好,是另一方面。

鎖一縷檀香,入故紙荒經--江湖傳聞的鎖檀琴譜,一本武學典著。行琴者,莫不夢想得到。狐不歸也不例外。

據說得到鎖檀琴譜唯一的線索是靈吉菩薩。

狐不歸告家數日,行至小須彌山。靈吉菩薩先是驚訝于這個男孩的美。末了告訴他,"那鎖檀琴譜給人間帶來太多紛爭,我已將其深鎖。你若想獲得它,要先領悟人間九宗情,方可悟透世間人性,屆時我自會給你。"

狐不歸回到長安,卻發現家中一片狼籍。羅婆婆也被打傷。

原來,水盈弦在長安茶室演奏時,被當寵太監花總管看中。花總管意欲將水盈弦納入宮中,取悅高官,水盈弦堅決不從,花總管竟強行將她抓進皇府。而水盈弦的父親也在沖突中突發重疾,不幸去世。

狐不歸大怒。半夜黑衣潛入皇府嘗試相救,卻被堵殺。

他中了箭傷。躲進一家官府。無意間闖入貴婦郭夫人的內閨。他箭傷滲血,幾乎暈厥。郭夫人初一見他,本想大呼來人,這時狐不歸褪下面紗--莫叫!

郭夫人一下怔了--面前那少年面色蒼白,卻有無限的清麗絕美釋放出來。

郭夫人沉溺于對他的歡喜,出手救了他。

紅顏薄命--如果套用在男人身上,怕是更凜冽幾分。狐不歸這個甚至比大多數女人還美的男狐妖,狐性未褪,其人生不可能庸常地順流而下。

出身卑微不是激發內心澎湃的颶風--而是,他意識到了自己的美,並從郭夫人的眼中揣摩到了這種美的價值與用途。心有不甘,必有掙扎。掙扎向來就是不堪入目的,帶著扭曲的表情和壓抑的喘息。于他而言,卻是突然開了竅。

這世間,有人在牆角邊以赤裸的肉身相暖,迫切地吸吮著對方的體液,仿佛在汲取生命的甘泉。醉生夢死是一樁多少好的事,夢裏任生平。狐不歸卻是如此清醒明白,一路陷落--出污泥而不染是可能的,入污泥呢?

他當然不愛郭夫人。可他為了拯救自己所愛的人,就必須和她在一起。

他借助郭夫人的力量結識長安的名流權貴。他甚至進了皇府做客,得知水盈弦就被押在李府後院。

可他知道自己的力量還不夠。他要尋找更好的機會。

一天,武才人來郭夫人家做客。

武才人是當時最深受皇帝恩寵的女子。

狐不歸被邀約出場。

他隻恆常低頭,抬頭間,眼中有黑色的水仙花。

他的美,無論放在哪裏,都仿佛在向四周放射,又反彈回來,圍繞著他。紅塵三千,都是春色,統統惱人眠不得。他是誘惑,亦是受誘者。隻是一段撫琴輕歌,卻已是流光溢彩。武才人看得目眩神迷。

狐不歸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不久,水盈弦被花總管放了出來。

兩人重逢,抱頭痛哭。

水盈弦堅決不從花總管,已自毀面容。

回到家中,發現羅婆婆的眼睛瞎了。原來是郭夫人賜酒所致。

婦人之妒,竟能堆積至此。

狐不歸心中的幼芽終于長大,長成一棵茂盛得幾乎畸形的大樹。

"水盈弦,你等我兩年。我定會為你復仇,定會讓你過上好日子,定會娶你為妻。"

狐不歸走出門。夕陽籠罩著整個長安。遠處宮牆金碧輝煌,與身邊殘磚破瓦,赫然相恃。

人的不幸與夢想,在這個光怪陸離的塵世裏,太過乏味雷同到不堪提起。見多了,心自然就硬了,淚水不過像潑一盆水在太陽底下,片刻蒸幹,不留痕跡。

狐不歸腦海中最後一絲堅守就此坍塌了。

是夜。月之全蝕。而他的出現,似乎照亮了整個黯淡的場景。燭光搖曳,金箔明艷,卻也不敵他的明媚。

推窗即見澄藍色的夜,揚手似可摘下星辰。隱隱傳過來,是這繁華大城的喧囂之聲,車如水,馬如龍。狐不歸立于窗前,寂靜地面對著這都城夜色,這蒼涼的華麗。他一件件,穿起衣服,如繭一縷縷吐著絲,纏繞著自己。

身後的女人迷惘地小聲問:"不歸,怎麽現在就走?""哧"一下系緊腰索,是抽緊最後一段絲,封鎖了整個繭。也不答話,隻是輕輕推門而去。裸身與否,他都是人與狐的雜陳,孤零零地在塵世裏遊走。

他走上屬于他的道路。不知是歧路,還是歸途。然,他知道自己已不會回頭。

第四章 魅光惑影

半年後,狐不歸已經是朝中顯赫的人物了。借助的是別人的階梯,收獲的是自己的果實。流言四起,也不為所動。他早已修煉得波瀾不興。

這時,他開始著手尋找那個叫公孫三娘的女人。他很小就聽羅婆婆說過,就是這個女人,殺了他的雙親。

他派人四處打聽,得知一個叫天山雪的女子也曾找過公孫三娘。

他親自帶人尋覓,終于在天山山麓找到天山雪。

此時的天山雪依然黑紗蒙面。可狐不歸還是敏銳地看出她已是一個中年女子。

人老先老哪裏?眼神。

她的眼神承載了太多東西。她的眼神老了。

天山雪疲倦地告訴狐不歸:"不要去找了,公孫三娘早已去世多年。"

狐不歸奇怪地問天山雪:"公孫三娘為什麽要殺你的父親?"

"據說是受了刺激。她自己也被傷害過,最最無法容忍異族通婚。"

自古父債子償。狐不歸問天山雪是否知道公孫三娘子嗣的下落。

天山雪楞了一下,眼神頓時蒙起一層薄霜。"不知道。"她轉過身,策馬揚鞭,冷冷離去。

狐不歸看著天山雪的背影,突然感到惘然。自己用盡一身力氣砸下去,砸到的卻隻是空氣。

狐不歸回到長安。他找到最好的明目珠給羅婆婆。羅婆婆復明了。

可此時關于他平步青雲的玄機也散播出來。日子太乏味,而醜聞那麽刺激,是生活裏的洋蔥,一層層剝著,辣辣地在舌頭上捲動,流傳者眼中跳著喜悅辛辣的光。這些流言終于傳到羅婆婆和水盈弦耳朵裏。

水盈弦痛哭一場,知道他已不再是多年前的他。她走出家門,再未回來。

而羅婆婆當著他的面,用綉花針重新扎瞎自己的雙眼:"我不要你這樣的富足生活!你父母一生清貧,卻自立自足,從不仰仗他人!"

他卻隻是漠然地冷笑了一聲。

他意識到了自己欲念的失控。可他已經沒有辦法駕馭自己了。

有一種人生,有如第一筆就起錯了的畫,隻好一路地潦草下去。

他回不到從前了。他回不去了。

狐不歸一面開始尋找水盈弦的下落,一面開始報復那些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

不久,郭夫人全家因為一個莫須有的罪名被滿門抄斬。而這隻是一個開始。

他甚至終于找到了公孫三娘的子嗣。原來公孫三娘的兒子就是陽關玉螭坊坊主韓幹。

他派人將陽關玉螭坊圍得水泄不通。

正欲親手手刃韓幹。

"住手!"是水盈弦。她身邊是羅婆婆。

"你瘋了嗎?"羅婆婆說,"他可是你同父異母的哥哥啊。"

第一次,狐不歸得知了自己的身世。

隻感荒唐。

他放棄了。卻也欣喜,因為再次見到了水盈弦。原來水盈弦一直隱姓埋名,生活在長安一個琴坊。

回到長安後,他多次去琴坊找水盈弦,她卻隔著紗簾再也不願見他。

似有銹,躲在暗處,侵入狐不歸的意志與尊嚴,一步步蠶食掉他整個人。

花總管的勢力太強大了。狐不歸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暗夜。

他巨資買通了容尚宮。無人知曉他付出了怎樣的代價。而他已無所謂。既然美是可以供人把玩的,他便要讓自己學會不介意。

兩人達成了一杯酒的默契與秘密。

第五章 鎖檀琴譜

當夜,狐不歸來到琴坊。此刻,他特別想見水盈弦。

他顯然喝醉了:"你的仇,明天就可以報了。"

而水盈弦終于掀開紗簾見了他。

"我見你,不是因為你為我復仇。你步步行至今日,已然不是最初的你,亦是我無法承載的你。隻是今天一位雲遊畫師告訴我,如果今天再不見你,此生再難見你。"

"哈哈,不會的。一切萬無一失。" 狐不歸歇斯底裏地笑了起來,"明日,明日我便可辭官,策馬揚鞭,與你同隱江湖。"

夜色溫柔。少年時,他曾夢想在仲夏夜裏,與水盈弦相擁睡在薔薇花架的芳香下,做一個繁星滿天的夢。而此刻,竟是真的。

次日。武才人的生日大宴。歌舞喧嘩。

武才人請他為眾人彈奏一曲。

狐不歸撫琴清唱。他的上衣竟是鏤空的,隱露肌膚,如萬蝶穿花,盈盈揚香。

一曲終了,他隻默默地側身而立,低了頭,雪白衣衫隱在陰影裏,鹽柱一般沉白筆直。等餘音散盡,他才終于轉過身,向前一步--無意中,他運用了戲子出場的姿勢。

太子治敏銳地捕捉到了這一幕。嘴角輕撇一下。到底是卑微出身。他終究是露出了底細,卻逃不過太子的毒辣眼神。

這些從凡間賤民掙扎著爬上來的人,時刻提醒著自己,卻永遠永遠可能不小心暴露自己的劣根性。就好比那些民間絕色,自以為嫁入皇宮,便得道升天,卻不知她的貧民出身仍被下人們沒齒難忘著。

有時看這些人的掙扎,是一種獨特的觀感。如螻蟻之遇水溺,觀者未嘗不是一種樂趣。

容尚宮上前給花總管敬酒。

狐不歸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沒想到花總管折身,將酒盞反敬于他。

他知道自己被聯手給整了,卻驚訝于武才人和容尚宮的鎮定坦然。

他自以為洞悉人間萬象,人性繁雜,殊不知人人心裏都有一本帳。

他飲下酒,長笑三聲。一個將死之人,無人攙扶,亦無人阻攔。他跌跌撞撞走出門來。

他行至水盈弦的簾前。

隔著紗簾對視片刻。二人皆無語。

心底砰然一聲,如弦斷帛裂。成人之後他便沒有再流過一滴眼淚,而這次卻收斂不住,撲簌撲簌地往下落。

訣別隻如此簡靜蒼涼。他轉身離開,踉踉蹌蹌來到小須彌山。

及至此刻,狐不歸算是明白了。世間九宗情。驕悅貪慢痴惑惘滅賞。

驕,驕矜。少年心事當拿雲。誰都相信自己是自己最永恆的主宰,誰都相信一切皆可掌握。

悅,喜悅。為了人生有限的一點甜,再多的苦也願意嘗,再累的人生,都覺得,是化蝶前的短暫蟄伏。

貪,貪求。欲求總是得不到滿足,貪念太盛,每每不夠。就算杯子滿溢,仍然伸出手。殊不知,討來的,都不是應得的。

慢。人間情,令人變得恍惚迷醉,渾然不覺時間流逝,一回眸,已是百年身。

痴。情到深處人孤獨,多少人深陷情字無以自拔。痴比貪更讓人心碎,痴是看不破,帶著無限哀怨,卻隻肯,葬身一處。世人總是痴痴地站在原地,做著守株待兔的事。但,情的事,往往是刻舟卻無法求劍。過去了就是過去了,結束了就是結束了。

惑,生活這道難題,怎麽說怎麽做,都是錯。它沒有正確答案,它的存在,就是為了讓人丟掉清醒。

惘,終于失去了短暫的擁有,終于嘗到了悵惘的滋味。一切塵埃落定,隻剩惘然。

滅。人總是要醒的。某一天,醍醐灌頂,有些人,有些事,不是你的就不是。承認與接受,需要勇氣。要怎樣才能想通,世間不是你所想象。你能走到哪一步,不取決于你怎樣迎合這個世界,而是,世界需要怎樣的你。清醒後接受,不易,但不接受,世界就將變成拒絕的牆壁,一一滅去。

賞,那麽多人事都過去了,包括曾經的天翻地覆,可歌可泣。從昨天的哀愁裏,能悟出多少冷清。執一朵芬芳,嗅世間情的悲傷。

見到靈吉菩薩時,狐不歸已是面色鐵青。毒漸漸發作了。

靈吉菩薩見他目光迷離卻內裏清晰,便嘆口氣,將鎖檀琴譜給了他。

狐不歸拿了琴譜,走出大道,漸漸流出鼻血。

天降驟雨。他跌倒,陷于淤泥之中。他想站起,尋個幹凈的場所完成人生最後的收梢,卻已不能夠。神思恍惚中,見一位雲遊畫師朝他走來。

"畫師,麻煩你將這本琴譜交給水盈弦吧。"他在企求的眼神中,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第六章 宛若朝露

雲遊畫師行至長安,親手將琴譜給予水盈弦。

水盈弦在畫師驚訝的目光中,燒毀了琴譜。

狐不歸cos圖片狐不歸cos圖片

雨拍打著屋頂和樹葉,夜雨聲幽幽不絕。

半年後。

清晨,水盈弦醒來。她的身子越來越沉了。支撐著走到窗邊,支起窗子。窗外的樹木蔥鬱,幾束枝葉就倚在窗欞上,觸手可及。她看見枝葉上,幾滴朝露在晨光的耀映下,發出璀璨晶瑩的光芒。她不由得回想起她和不歸在一起度過的,澄澈的少年時光。

她撫摩著肚子,看著自己狹窄的骨盆,隱隱有些擔憂。

等會兒要告訴羅婆婆,她想,如果真的難產了,別管大人,先保住孩子。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廣播劇

BL【全一期】

我到人世來,被世人所誤,都說人間有情,但是情為何物?

真是可笑,連他們人都不知道。

或者等他們弄明白了,也許我會再來。

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時攜手處,知與誰共。

原作:息十二【糖果聲社】

策劃:徒徒【糖果聲社】

編劇/導演:息十二【糖果聲社】

監督:徒徒【糖果聲社】

後期:季無香【決意同人】

美工:懷硯【天墨工坊】

文案:息十二【糖果聲社】

宣傳:時差【一聲半弦】

有蘇:蘇榭【裔美聲社】

靈狐無名/不歸:叮當【聲動音緣】

猊獓天:狼毛【留聲歲月】

穆拂衣:雨灝【剪刀劇團】

夏行川:十九【留聲歲月】

織風閣掌櫃:藍海悅

宮女:月圓圓【糖果聲社】

賓客:中沖公子【笙罄同音】

老嬤嬤:蛟【糖果聲社】

太監:中沖公子【笙罄同音】

喜娘:息十二【糖果聲社】

【華麗龍套團】

眾雪精--

小P【逆流小榭】

月圓圓【糖果聲社】

紫揚秋雪【留聲歲月】

妘婼翛【掬音社】

徒徒【糖果聲社】

眾茶客--

囧豬豬【裔美聲社】

維以不永傷【蟾宮弄月】

惡魔【留聲歲月】

主題曲:《有狐》

曲:改編自《東方非想天則》stage2 BGM

詞:商連 【千歌未央】

和聲編寫:息十二【糖果聲社】

演唱:無歡(木若林)【剪刀劇團】 任落落【決意同人】

歌詞:猊獓天:浮生一樽長醉青丘洛城月冰冷

且笑且淚且飲雪色不歸舊時人

有蘇:憶有狐綏綏千載夜靜夜深沉

人生情痴自古自是

風月兩不問

猊獓天:聽

血色滴刃恰逝水無痕

難得苦海回身

有蘇:聽

痴燕呢喃

情字零落

緣生

傘骨下漸遠漸逝的黃昏

猊獓天:淡墨研三世薔薇斑駁影沉淪

莫失莫忘莫言前緣化作雪與塵

有蘇:憶有狐綏綏百歲如流似波痕

清歌悠長離歌斷腸

生死不相恨

猊獓天:聽

血色滴刃恰逝水無痕

你的指尖冰冷

有蘇:聽

痴燕呢喃

情字零落

緣盡

青衫衣袂遠洛城飛笛聲

猊獓天:聽

血色滴刃恰逝水無痕

嗔痴扭曲歌笙

有蘇:聽

孤燕呢喃

情字零落

緣滅

紫陌垂楊紛紛飛碾化塵

有蘇:聽

血色滴刃恰逝水無痕

和聲(心成灰無恨)

猊獓天:聽

洛城醉夢回首百年身

和聲(夢醒待來生)

有蘇:聽

夜雨滂沱淪落天涯人

和聲(情一往而深)

猊獓天:聽

夜雪折竹

山中黃昏

合:世間

青丘狐不歸

生死又一輪

------------------------------------------------------------------------------------------------------------------------------------

BG

STAFF

策劃/導演:柯暮卿

編劇:青媚兒【10音社】

後期:初戀的缺口【10音社】瘋子西【Freedom】

美工:小報紙【心靈港灣】

CAST

旁白:小てん々【決意同人】

狐不歸:柯暮卿【優聲由色】

水盈弦:冥鴉【10音社】

小盈弦:小柒【10音社】

小不歸:竹子

韓江航:藍幻【華音社】

公孫三娘:梵艷【優聲由色】

婉妍:兜々.緈鍢

羅婆婆:弄瑜葬花【優聲由色】

靈吉菩薩:木成【木成配音工作室】

郭夫人:熊貓裸叔叔【裔美聲社】

武才人:青媚兒【10音社】

花總管:木成【木成配音工作室】

片尾曲:《問歸》

原曲:良し

詞作:小天天

演唱:重小煙【流觴曲水】

後期:墨

歌詞:月色籠青竹照幽谷 未知來處窗如故

悲鳥擾殘夢 花端攪孤獨 或憐飄散罷復迎秋

袖綾動 點清唇 銀絲發 眸碧痕

撫兩曲隨風鳴遣苦情

彈一段放縱 不羈紅塵路

晨熹微 雲淡縈 襯以君

嘆彼岸 並蒂生亦是空 朝暮相隔緣凄凄

杯盞搖濁酒烈 薄紗覆冰 冷暖莫問世人痴子心

終生未報兮身可棄 奈何歸鳥赴喬林

糾葛莫自衰深淵寄 醉去醒來 任生平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