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傑

狄仁傑

狄仁傑(630年-700年),字懷英,並州太原(今山西太原)人,唐代武周政治家。

狄仁傑早年考中明經科,歷任汴州判佐、並州都督府法曹、大理丞、侍御史、度支郎中、寧州刺史、冬官侍郎、文昌右丞、豫州刺史、復州刺史、洛州司馬,以不畏權貴著稱。天授二年(691年)九月,狄仁傑擔任同鳳閣鸞台平章事,成為宰相。但不久就被來俊臣誣陷下獄,平反後貶為彭澤縣令,契丹之亂時被起復。

神功元年(697年),狄仁傑再次拜相,任鸞台侍郎、同鳳閣鸞台平章事、納言、右肅政台御史大夫。他犯顏直諫,力勸武則天立廬陵王李顯為太子,使得唐朝社稷得以延續。

久視元年(700年),狄仁傑進封內史,並于同年病逝,追贈文昌右相,謚號文惠,後又追贈司空、梁國公。

  • 中文名
    狄仁傑
  • 外文名
  • 別名
    狄懷英、狄梁公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山西太原
  • 出生日期
    630年
  • 逝世日期
    700年
  • 信仰
    佛教
  • 職業
    宰相
  • 畢業院校
    未知
  • 所處朝代
    唐/周(武則天當政)
  • 追贈
    文昌右相、司空
  • 謚號
    文惠
  • 其他成就
    輔國安邦,斷案如神,公正為民

人物簡介

狄仁傑

狄仁傑(630-700年)生于唐貞觀四年(630年),卒于武則天久視元年(700年),唐代並州太原(今山西太 原)人,字懷英。武則天時期宰相,傑出的封建政治家。應試明經科(唐代科舉製度中科目之一),從而步入仕途。從政後,經歷了唐高宗與武則天兩個時代。初任並州都督府法曹,轉大理丞,改任侍御史,歷任寧州、豫州刺史、地官侍郎等職。狄仁傑為官,如老子所言"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為了拯救無辜,敢于拂逆君主之意,始終保持體恤百姓、不畏權勢的本色,始終是居廟堂之上,以民為憂,後人稱之為"唐室砥柱"。後人據此編出了許多精彩的傳奇故事,荷蘭漢學家高羅佩更是以此為題材,編了一本《大唐狄仁傑斷案傳奇》。至今,其故裏狄村尚有一株古槐,枝葉繁茂,世代相傳為狄母手植。而古槐旁仍有石碑一通,上刻“狄梁公故裏”。

人物生平

早期事跡

狄仁傑早年考中明經科,出任汴州判佐,後在閻立本的推薦下,擔任並州都督府法曹

後來,狄仁傑升任大理丞,他剛正廉明,執法不阿,一年之內判決了大量的積壓案件,涉及一萬七千人,卻無一人冤訴,一時名聲大振。

盡忠職守

676年(儀鳳元年),左威衛

大將軍權善才、右監門中郎將範懷義誤砍昭陵柏樹,唐高宗要處死他們,狄仁傑卻認為他們不應判死罪。唐高宗怒道:“他們是讓我作不孝之子,必須要殺他們。”狄仁傑道:“漢朝時有人盜取高廟玉環,漢文帝想要滅其族,張釋之直諫道:‘假如盜取了長陵一把土,將如何按律加其罪?’于是罪隻殺一人。陛下的法律懸掛在宮外闕門上,法律規定本來就有差別等次的,罪不至于死而讓他們去死,這是什麽緣故呢?現在誤砍一株柏樹,就殺掉二位大臣,後世之人將說陛下是什麽樣的君主呢?”高宗于是免去了二人的死罪。幾日後,狄仁傑被授予為侍御史

679年(調露元年),司農卿韋機督建完成宿羽、高山、上陽等宮,狄仁傑以宮室太過壯麗為由上表彈劾,韋機因此被免官。不久,狄仁傑又彈劾左司郎中王本立恃寵跋扈,請求交付法司審理。高宗下詔寬宥,狄仁傑道:“朝廷雖然缺乏人才,但是卻不缺王本立這種人。陛下為什麽要愛惜此人,而虧損王法呢!如果一定要寬赦王本立,就請把臣貶到沒人的地方,給將來忠貞的人作為警戒!”王本立因此被治罪。

不久,狄仁傑加朝散大夫,又改任度支郎中,並在高宗前往汾陽宮(在今山西靜樂縣)時,充任知頓使

治理地方

686年(垂拱二年),狄仁傑出任寧州刺史,在任內妥善處理民族關系,深受擁戴,寧州百姓還為他立碑頌揚。當時,右台監察御史郭翰巡察隴右諸州縣,彈劾了大批官員。到達寧州後,見頌揚刺史美德的人不絕于路,郭翰對人說:“一到州境內,就知道治理的如何了。”于是向朝廷推薦狄仁傑。不久,狄仁傑被征拜為冬官侍郎。

狄仁傑

688年(垂拱四年),狄仁傑充任江南巡撫使。當時,江南之地有很多民間自行設立的祠廟,狄仁傑奏請焚毀1700餘所,隻留下夏禹、吳太伯季札伍員四祠。不久,狄仁傑改任文昌右丞,又出為豫州刺史。

當時,越王李貞在豫州起兵反抗武則天失敗,六七百人受到株連,五千餘人沒入官籍。司刑使逼狄仁傑行刑,狄仁傑認為判決有誤,請求延緩行刑,然後秘奏武則天道:“我本想正大光明的上奏,但似乎有謀逆的人說清之嫌;但是如果我明白什麽是對的又不說的話,恐怕違背了陛下您憐憫天下百姓之心。這些人做出謀逆之事並非他們自願,希望您憐憫他們的不得已。”武則天就下旨赦免了她們的死罪,改為發配到豐州。囚犯們被押至寧州時,寧州父老到郊外迎接,並道:“是我們的狄使君救了你們的命吧?”于是囚犯們相互攙扶著到百姓為狄仁傑立的石碑旁哭成一片,齋戒三日,這才離開寧州。囚犯們到豐州後,又為狄仁傑立碑,以頌恩德。

當時,宰相張光輔率軍討平李貞之亂,部下將士自恃功勞,大肆勒索,狄仁傑一概不予聽從。張光輔怒道:“你這州官是要怠慢元帥嗎?”狄仁傑說:“禍亂河南的隻是一個李貞而已。現在一個李貞死了,而千萬個李貞又生了。”張光輔不解其意,狄仁傑道:“您率領三十萬軍隊平定叛亂,但是不能約束士兵,縱容他們的暴行,那些無辜百姓死亡慘重,不忍目睹,這不是一個越王死了而千萬個越王又生了嗎?況且,那些遭脅迫跟隨越王的人,他們勢必不願堅守,等到朝廷軍隊突然攻來之後,放棄城池歸順朝廷的不可勝數,那些歸順的人順著繩子從城牆上滑下,城池四周踏出一條條的小路,你為什麽縱容那些貪求戰功的人,去追殺這些準備歸順投降的人呢?隻恐怕冤聲沸騰直沖九霄雲天!我如能請來尚方斬馬劍,就殺了你這罪人,到時我再向朝廷請罪,即使我死了,我的功德也將永遠銘記在百姓的心中。”張光輔無言以對,但是卻懷恨在心,回朝後便彈劾狄仁傑出言不遜。狄仁傑被貶為復州(今湖北沔陽西南)刺史,後出任洛州司馬。

被誣謀反

691年(天授二年)九月,狄仁傑升任地官侍郎、判尚書、同鳳閣鸞台平章事。武則天對他說:“你在汝南的時候,有很多好的政績,你想知道是誰中傷你的麽?”狄仁傑回答道:“如果陛下認為我錯了,我就改過;如果陛下明白我並無過錯,這是我的幸運。我不想知道中傷我的人是誰,並把他當做我的朋友,我情願不知道。”武則天嘆服。

692年(長壽元年),來俊臣誣陷狄仁傑等大臣謀反,將他們逮捕下獄。當時,法律規定,一經審問即承認謀反的人可以減免死罪。狄仁傑下獄後,認罪道:“大周革命,萬物惟新,唐室舊臣,甘從誅戮,反是實!”來俊臣得到滿意的口供,將狄仁傑等收監,隻待來日行刑,不再嚴加防備。狄仁傑向獄吏借來筆墨,從被子上撕下一塊帛,書寫冤屈情況,塞在棉衣裏,讓人送回家去。看守的王德壽絲毫沒有懷疑。

狄仁傑的兒子狄光遠得到帛書後,持信上告。武則天看了帛書,質問來俊臣。來俊臣道:“狄仁傑等入獄後,我並未用刑,假如沒有事實,怎麽肯承認謀反!”武則天便命人前往查看,來俊臣偽造狄仁傑等的謝死罪表,讓使者上奏武則天。

武則天召見狄仁傑,問道:“你為什麽承認造反?”狄仁傑道:“我如果不承認造反,已經死于酷刑了。”武則天又問:“那你為什麽作謝死表?”狄仁傑道:“我沒有寫過。”武則天令人拿出謝死表,才知道是偽造的,于是下令將狄仁傑釋放,貶為彭澤令。此後,武承嗣多次奏請誅殺狄仁傑,都被武則天拒絕。

再次拜相

696年(萬歲通天元年),契丹作亂,攻陷冀州(今河北臨漳),一時間河北震動。為了穩定局勢,武則天起用狄仁傑為魏州(今河北大名)刺史。狄仁傑到職後,改變了前任刺史盡趨百姓入城,繕修守具的作法,讓百姓返田耕作。契丹人聽聞後,退兵而去。不久,狄仁傑改任幽州都督,獲賜紫袍龜帶。武則天還在紫袍上書寫了十二個金字,以表彰狄仁傑的忠誠。

697年(神功元年),狄仁傑升任鸞台侍郎、同鳳閣鸞台平章事,加銀青光祿大夫,兼納言。當時,朝廷征發百姓戍守安西四鎮,以致怨聲載道。狄仁傑為此上表勸諫,又建議廢除安東都護府、重立高氏為君主,暫停江南糧草運輸、撫慰河北。朝廷雖未採納,但有識之士都認為他的意見正確。不久,狄仁傑代理納言,兼右肅政台御史大夫。

請立太子

698年(聖歷元年),武則天欲立梁王武三思皇太子,詢問宰相們的意見。狄仁傑道:“我看天下人都還思念唐朝,若立太子,非廬陵王不可。”武則天大怒。後來,武則天對狄仁傑道:“我夢見下了好幾盤雙陸都沒有贏,這是什麽原因?”狄仁傑回答道:“雙陸不勝,是因為無子,這是天意在警示陛下。太子是天下根本,根本一動,天下就危險了。姑侄與母子誰更親?您立廬陵王,那您千秋萬歲後可以配享宗廟。若立三思,從沒聽說有將姑姑配享宗廟的?”武則天醒悟,當天便派人到房州迎接廬陵王李顯

不久,李顯到達洛陽。武則天把李顯藏在帳後,召見狄仁傑。說起廬陵王之事,狄仁傑懇請意切,哭泣不止。武則天讓李顯出來,對狄仁傑道:“把皇太子還給你。”狄仁傑跪拜叩頭,又道:“太子回來了,還沒人知道,人言紛紛,怎麽才能讓人相信呢?”武則天便讓李顯住在龍門,按禮節迎接回宮,滿朝文武、天下百姓都十分高興。當初,吉頊李昭德多次請求太子回宮,武則天都不肯答應。隻有狄仁傑以母子天性為說詞,最終感動了武則天,恢復了唐朝的嗣統。

同年秋天,突厥南下騷擾河北,武則天任命狄仁傑為河北道行軍元帥前往征討,並讓他便宜行事。突厥殺盡所掠擄的男女達萬餘人,由五回道退回漠北,狄仁傑追之不及,後改任河北安撫大使。當時,百姓大都被突厥脅從,突厥兵離開後,因害怕被殺就紛紛逃跑或隱藏。狄仁傑上奏皇帝後,赦免河北諸州百姓,使他們回鄉生產。

晚年生活

700年(久視元年),狄仁傑進封內史。不久,武則天到三陽宮避暑。當時,有個胡僧請武則天去參觀埋葬佛舍利,武則天應允。狄仁傑跪在馬前,勸道:“佛是戎狄的神,不值得讓皇帝屈尊駕臨。那胡僧詭計多端,是想借此迷惑百姓。況且,沿途山路艱險狹窄,容納不下多少侍衛,不是皇帝所應當去的地方。”武則天便在中途返回,道:“我是為了成全狄公的正氣。”

狄仁傑

武則天對狄仁傑非常敬重,常尊稱他為國老,從不直呼其名,對他的退休請求不予批準,還不讓他行跪拜之禮,道:“每當看到您跪拜的時候,朕的身體都會感到痛楚。”武則天還免除狄仁傑晚上在宮中值班的義務,並告誡官員道:“如果沒有十分重要的軍國大事,就不要去打擾狄公了。”

同年九月,狄仁傑病逝,終年七十一歲。武則天聞聽後,哭道:“朝堂空了。”追贈文昌右相,謚號文惠,並廢朝三日。此後,每當有朝廷大事不能決斷時,武則天都嘆道:“老天為什麽這麽早奪走我的國老。”

705年(神龍元年),李顯復位,是為唐中宗,追贈狄仁傑為司空。唐睿宗繼位後,又追封狄仁傑為梁國公。

狄仁傑出生于一個官宦之家。祖父狄孝緒,任貞觀朝尚書左丞,父親狄知遜,任夔州長史。狄仁傑通過明經科考試及第,出任汴州判佐;時工部尚書閻立本為河南道黜陟使,狄仁傑被吏誣告,閻立本受理訊問,他不僅弄清了事情的真相,而且發現狄仁傑是一個德才兼備的難得人物,謂之“河曲之明珠,東南之遺寶”,推薦狄仁傑作了並州都督府法曹。

人物傳記

狄仁傑傳

(選自《新唐書》)

狄仁傑,字懷英,並州太原人。為兒時,門人有被害者,吏就詰,眾爭辨對,仁傑誦書不置,吏讓之,答曰:“黃卷中方與聖賢對,何暇偶俗吏語耶?”舉明經,調汴州參軍。為吏誣訴,黜陟使閻立本召訊,異其才,謝曰:“仲尼稱觀過知仁,君可謂滄海遺珠矣。”薦授並州法曹參軍。親在河陽,仁傑登太行山,反顧,見白雲孤飛,謂左右曰:“吾親舍其下。”瞻悵久之,雲移乃得去。同府參軍鄭崇質母老且疾,當使絕域。仁傑謂曰:“君可貽親萬裏憂乎?”詣長史蘭仁基請代行。仁基咨美其誼,時方與司馬李孝廉不平,相敕曰:“吾等可少愧矣!”則相待如初,每曰:“狄公之賢,北鬥以南,一人而已。”

狄仁傑狄仁傑

稍遷大理丞,歲中斷久獄萬七千人,時稱平恕。左威衛大將軍權善才、右監門中郎將範懷義坐誤斧昭陵柏,罪當免,高宗詔誅之。仁傑奏不應死,帝怒曰:“是使我為不孝子,必殺之。”仁傑曰:“漢有盜高廟玉環,文帝欲當之族,張釋之廷諍曰:‘假令取長陵一抔土,何以加其法?’於是罪止棄市。陛下之法在象魏,固有差等。犯不至死而致之死,何哉?今誤伐一柏,殺二臣,後世謂陛下為何如主?”帝意解,遂免死。數日,授侍御史。左司郎中王本立怙寵自肆,仁傑劾奏其惡,有詔原之。仁傑曰:“朝廷借乏賢,如本立者不鮮。陛下惜有罪,虧成法,奈何?臣願先斥,為群臣戒。”本立抵罪。繇是朝廷肅然。使岐州,亡卒數百剽行人,道不通。官捕系盜黨窮訊,而餘曹紛紛不能製。仁傑曰:“是其計窮,且為患。”乃明開首原格,出系者,稟而縱之,使相曉,皆自縛歸。帝嘆其達權宜。 遷度支郎中。帝幸汾陽宮,為知頓使。並州長史李沖玄以道出?石女祠,俗言盛服過者,致風雷之變,更發卒數萬改馳道。仁傑曰:“天子之行,風伯清塵,雨師灑道,何?石女避邪?”止其役。帝壯之,曰:“真丈夫哉!”出為寧州刺史,撫和戎落,得其歡心,郡人勒碑以頌。入拜冬官侍郎、持節江南巡撫使。吳、楚俗多淫祠,仁傑一禁止,凡毀千七百房,止留夏禹、吳太伯、季札、伍員四祠而已。

轉文昌右丞,出豫州刺史。時越王兵敗,支黨餘二千人論死。仁傑釋其械,密疏曰:“臣欲有所陳,似為逆人申理;不言,且累陛下欽恤意。表成復毀,自不能定。然此皆非本惡,詿誤至此。”有詔悉謫戍邊。囚出寧州,父老迎勞曰:“狄使君活汝耶!”因相與哭碑下。囚齋三日乃去。至流所,亦為立碑。初,宰相張光輔討越王。軍中恃功,多暴索,仁傑拒之。光輔怒曰:“州將輕元帥邪?”仁傑曰:“亂河南者一越王,公董士三十萬以平亂,縱使暴橫,使無辜之人鹹墜塗炭,是一越王死,百越王生也。且王師之至,民歸順以萬計,自縋而下,四面成蹊。奈何縱邀賞之人殺降以為功,冤痛徹天?如得上方斬馬劍加君頸,雖死不恨!”光輔還,奏仁傑不遜,左授復州刺史。徙洛州司馬。

天授二年,以地官侍郎同鳳閣鸞台平章事。武後謂曰:“卿在汝南有善政,然有譖卿者,欲知之乎?”謝曰:“陛下以為過,臣當改之;以為無過,臣之幸也。譖者乃不願知。”後嘆其長者。時太學生謁急,後亦報可。仁傑曰:“人君惟生殺柄不以假人,至簿書期會,宜責有司。尚書省決事,左、右丞不句杖,左、右丞相不判徒,況天子乎?學徒取告,丞、簿職耳,若為報可,則胄子數千,凡幾詔耶?為定令示之而已。”後納其言。

會為來俊臣所構,捕送製獄。于時,訊反者一問即臣,聽減死。俊臣引仁傑置對,答曰:“有周革命,我乃唐臣,反固實。”俊臣乃挺系。其屬王德壽以情謂曰:“我意求少遷,公為我引楊執柔為黨,公且免死。”仁傑嘆曰;“皇天後土,使仁傑為此乎!”即以首觸柱,血流沫面。德壽懼而謝。守者浸弛,即丐筆書帛,置褚衣中,好謂吏曰;“方暑,請付家徹絮。”仁傑子光遠得書上變,後遣使案視。俊臣命仁傑冠帶見使者,私令德壽作謝死表,附使以聞。後乃召見仁傑,謂曰:“承反何耶?”對曰:“不承反,死笞掠矣。”示其表,曰:“無之。”後知代署,因免死。武承嗣屢請誅之,後曰:“命已行,不可返。”時同被誣者鳳閣侍郎任知古等七族悉得貸。御史霍獻可以首叩殿陛苦爭,欲必殺仁傑等,乃貶仁傑彭澤令,邑人為置生祠。

萬歲通天中,契丹陷冀州,河北震動,擢仁傑為魏州刺史。前刺史懼賊至,驅民保城,修守具。仁傑至,曰:“賊在遠,何自疲民?萬一虜來,吾自辦之,何預若輩?”悉縱就田。虜聞,亦引去,民愛仰之,復為立祠。俄轉幽州都督,賜紫袍、龜帶,後自製金字十二於袍,以旌其忠。

狄仁傑狄仁傑

召拜鸞台侍郎,復同鳳閣鸞台平章事。時發兵戍疏勒四鎮,百姓怨苦。仁傑諫曰:

天生四夷,皆在先王封域之外。東距滄海,西隔流沙,北橫大漠,南阻五嶺,天所以限中外也。自典籍所紀,聲教所暨,三代不能至者,國家既已兼之。詩人矜薄伐於太原,化行於江、漢,前代之遐裔,而我之域中,過夏、商遠矣。今乃用武荒外,邀功絕域,竭府庫之實,以爭磽確不毛之地,得其人不足以增賦,獲其土不可以耕織。苟求冠帶遠夷,不務固本安人,此秦皇、漢武之所行也。傳曰:“與覆車同軌者未嘗安。”此言雖小,可以喻大。

臣伏見國家師旅歲出,調度之費狃以浸廣,右戍四鎮,左屯安東,杼軸空匱,轉輸不絕,行役既久,怨曠者多。上不是恤,則政不行;政不行,則害氣作;害氣作,則蟲螟生,水旱起矣。方今關東薦飢,蜀漢流亡,江、淮而南,賦斂不息。人不復本,則相率為盜,本根一搖,憂患非淺。所以然者,皆貪功方外,耗竭中國也。昔漢元帝納賈捐之之謀而罷珠崖,宣帝用魏相之策而棄車師田。貞觀中,克平九姓,冊拜李思摩為可汗,使統諸部,夷狄叛則伐,降則撫,得推亡固存之義,無遠戍勞人之役。今阿史那斛瑟羅,皆陰山貴種,代雄沙漠,若委之四鎮,以統諸蕃,建為可汗,遣御寇患,則國家有繼絕之美,無轉輸之苦。損四鎮,肥中國,罷安東,實遼西,省軍費於遠方,並甲兵於要塞,恆、代之鎮重,而邊州之備豐矣。

且王者外寧,容有內危。陛下姑敕邊兵謹守備,以逸待勞,則戰士力倍;以主御客,則我得其便;堅壁清野,寇無所得。自然深入有顛躓之慮,淺入無虜獲之益。不數年,二虜不討而服矣。

又請廢安東,復高姓為君長,省江南轉餉以息民,不見納。

張易之嘗從容問自安計,仁傑曰:“惟勸迎廬陵王可以免禍。”會後欲以武三思為太子,以問宰相,眾莫敢對。仁傑曰:“臣觀天人未厭唐德。比匈奴犯邊,陛下使梁王三思募勇士於市,逾月不及千人。廬陵王代之,不浹日,輒五萬。今欲繼統,非廬陵王莫可。”後怒,罷議。久之,召謂曰:“朕數夢雙陸不勝,何也?”於是,仁傑與王方慶俱在,二人同辭對曰:“雙陸不勝,無子也。天其意者以儆陛下乎!且太子,天下本,本一搖,天下危矣。文皇帝身蹈鋒鏑,勤勞而有天下,傳之子孫。先帝寢疾,詔陛下監國。陛下掩神器而取之,十有餘年,又欲以三思為後。且姑侄與母子孰親?陛下立廬陵王,則千秋萬歲後常享宗廟;三思立,廟不祔姑。”後感悟,即日遣徐彥伯迎廬陵王於房州。王至,後匿王帳中,召見仁傑語廬陵事。仁傑敷請切至,涕下不能止。後乃使王出,曰:“還爾太子!”仁傑降拜頓首,曰:“太子歸,未有知者,人言紛紛,何所信?”後然之。更令太子舍龍門。具禮迎還,中外大悅。初,吉頊、李昭德數請還太子,而後意不回,唯仁傑每以母子天性為言,後雖忮忍,不能無感,故卒復唐嗣。

尋拜納言,兼右肅政御史大夫。突厥入趙、定,殺掠甚眾,詔仁傑為河北道行軍元帥,假以便宜。突厥盡殺所得男女萬計,由五回道去,仁傑追不能逮。更拜河北安撫大使。時民多脅從於賊,賊已去,懼誅,逃匿。仁傑上疏曰:“議者以為虜入寇,始明人之逆順,或迫脅,或願從,或受偽官,或為招慰。誠以山東之人重氣,一往死不為悔。比緣軍興,調發煩重,傷破家產,剔屋賣田,人不為售。又官吏侵漁,州縣科役,督趣鞭笞,情危事迫,不循禮義,投跡犬羊,以圖賒死,此君子所愧,而小人之常。民猶水也,壅則為淵,疏則為川,通塞隨流,豈有常性。昔董卓之亂,神器播越,卓已誅禽,部曲無赦,故事窮變生,流毒京室。此由恩不溥洽,失在機先。今負罪之伍,潛竄山澤,赦之則出,不赦則狂。山東群盜,緣茲聚結。故臣以為邊鄙暫警不足憂,中土不寧可為慮也。夫持大國者不可以小治,事廣者不可以細分。人主所務,弗檢常法。願曲赦河北,一不問罪。”詔可。

電視中狄仁傑電視中狄仁傑

還,除內史。後幸三陽宮,王公皆從,獨賜仁傑第一區,眷禮卓異,時無輩者。是時李楷固、駱務整討契丹,克之,獻俘含樞殿,後大悅。二人者,本契丹李盡忠部將,盡忠入寇,楷固等數挫王師,後降,有司請論如法。仁傑稱其驍勇可任,若貸死,必感恩納節,可以責功。至是凱旋,後舉酒屬仁傑,賞其知人。授楷固左玉鈐衛大將軍、燕國公,賜姓武;務整右武威衛將軍。

後將造浮屠大像,度費數百萬,官不能足,更詔天下僧日施一錢助之。仁傑諫曰:“工不役鬼,必在役人;物不天降,終由地出。不損百姓,且將何求?今邊垂未寧,宜寬征鎮之傜,省不急之務。就令顧作,以濟窮人,既失農時,是為棄本。且無官助,理不得成。既費官財,又竭人力,一方有難,何以救之?”後由是罷役。

聖歷三年卒,年七十一。贈文昌右相,謚曰文惠。仁傑所薦進,若張柬之、桓彥範、敬暉、姚崇等,皆為中興名臣。始居母喪,有白鵲馴擾之祥。中宗即位,追贈司空。睿宗又封梁國公。子光嗣、景暉。

歷史評價

狄仁傑的一生,可以說是宦海浮沉;作為一個封建統治階級中傑出的政治家,狄仁傑每任一職,都心系民生,政績卓著。在他身居宰相之位後,輔國安邦,對武則天弊政多所匡正;狄仁傑在上承貞觀之治,下啓開元盛世的武則天時代,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狄仁傑一生政績顯赫,剛正嚴明,其主要功績有:

1.勸說武則天立李顯為太子,並為恢復李唐天下作出重要貢獻。在狄仁傑死後,他的學生張柬之發動政變,恢復了“唐”國號;

2.為唐朝舉薦了一批優秀人才,如張柬之、桓彥範、敬暉、竇懷貞、姚崇等。時人謂之:“天下桃李,悉在公門矣。”狄仁傑回答說:“薦賢為國,非為私人也。”一時傳為美談。

3.查案有功,保百姓平安。詩雲:

世人但喜作高官,執法無難斷案難。

寬猛相平思呂杜,嚴苛尚是惡申韓。 

一心清正千家福,兩字公平百姓安。 

惟有昌平舊令尹,留傳案牘後人看。

在封建社會,一個司法官員的公正與否,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他個人的道德品質。狄仁傑一次在赴任途中,登上太行山,遠遠望見一片白雲孤飛,狄仁傑告訴同行的人說:“我的親人就在那片白雲的下方。”說完註視良久,直到白雲飄去才又重新上路。狄仁傑的同僚鄭崇質將要被派往西北絕域持行公務,而他的母親年邁多病,狄仁傑勸道:“你怎麽可以讓年邁的母親在萬裏之外為你擔憂。”于是進見並州長史藺仁基,請求代替鄭崇質遠行。藺仁基被他們二人的友誼所感動,聯想到自己與同僚李孝廉之間的種種不和,深感慚愧,主動與李孝廉和解。狄仁傑後來被酷吏來俊臣誣陷下獄,有人讓他指證宰相楊執柔也是同謀以求免死,狄仁傑氣憤地說:“皇天後土在上,我狄仁傑怎麽能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說話間,用頭撞向柱子,血流滿面,嚇得遊說者連忙安慰他。從以上可知,至親至孝的狄仁傑不僅是一個相當合格的司法官員,而且也堪稱是封建社會的道德楷模。

家庭成員

子嗣介紹

長子 狄光遠

狄光遠,狄仁傑的長子。《唐書》裏對狄光遠的介紹是:光遠,州司馬。

次子狄景暉(原名狄光昭)

狄仁傑擔任魏州刺史時,因為政績卓著,百姓為他建立生祠,後來,他的次子狄景暉也來到魏州任職,貪婪殘暴,受到百姓的痛恨,狄仁傑的生祠也因此被毀。

狄光嗣

仁傑獨薦其子光嗣,由是拜地官員外,蒞事有聲。則天謂之曰:“祁奚內舉,果得人也。”(出《唐會要》)聖歷中期,武則天讓宰相們各舉薦一位尚書郎,唯獨狄仁傑舉薦他的兒子狄光嗣,被武則天任命為地官員外郎,非常稱職。狄光嗣雖然比較稱職,歷任淄、許、貝三州刺史,事親至孝,但最後也因為失職而受到降職的處分。

野史逸聞

狄仁傑 

唐狄仁傑倜儻不羈,嘗授司農員外郎,每判事,多為正充卿同異。仁傑不平之,乃判曰:"員外郎有同側室,正員卿位擅嫡妻。此難曲事女君,終是不蒙顏色。"正員頗亦慚悚。時王及善、豆盧欽望,拜左右相。仁傑以才望時議歸之,頗冀此命。每戲王豆盧,略無屈色。王豆盧俱善長行,既拜,謂時宰曰:"某無材行,濫有此授。"狄謂曰:"公二人並能長行,何謂無材行。"或曰左相事,雲適已白右相。狄謂曰:"不審喚為右相,合呼為有相。"王豆盧問故,狄曰:"公不聞,聰明兒不如有相子,公二人可謂有相子也。"二公強笑,意亦悒悒。(出《御史台記》)

【譯文】

唐朝人狄仁傑性格倜儻而不受拘束,曾授與他司農員外郎。每次審理案件,員外郎多是隻能隨聲附和正官的裁決,狄仁傑認為太不公平,于是分辯道:"員外郎如同側室,正員官位居正房,這實在太難侍候女主人了,怎麽幹也得不到一點兒笑臉。"聽到他的話正員官也很有慚、懼之色。當時王及善、豆盧頗得欽望,二人拜為左右相。狄仁傑的才能和名氣是人們所公認的,對于他們的執政抱有很大希望。每次戲弄王、豆盧二人,都理真氣壯。王、豆盧二人都很擅長"長行"這種賭博遊戲,他們拜相之後,對朝中的官員們說:"我們沒有材行,擔任此職太不適當。"狄仁傑說:"你們二人都很擅長長行,怎麽能說沒有材行?"有人說到左相的事,其實已經關聯到右相。狄仁傑說:"不慎稱為右相,合稱為有相。"王、豆盧問原因,狄仁傑說:"你們沒聽說嗎?聰明兒不如有相子,你們二人可以說是有相子。"二人勉強笑了笑,表現出悒悒不安的樣子。

人物紀念

狄仁傑墓位于河南省洛陽市東十二公裏的白馬寺旁(現被圈入白馬寺,進白馬寺後越過荷池直走);狄仁傑墓位于洛陽城東 12公裏處洛陽市郊區白馬寺鎮白馬寺山門外。為一圓形土丘。墓前今存碑石兩方,較大的石方上書“有唐忠臣狄梁公墓”8字,重立于明代萬歷二十一年(1593年)。

狄仁傑

二碑位于翟泉村北約1 .5公裏的鄺山之陽、漢魏洛陽故城的金墉城北。這裏向南山勢徐傾、至碑處驀然緩平、故鄉民素稱雙碑凹。二碑東西橫列、相距約5米;皆作六夔龍盤繞碑首雕技絕巧、氣勢雄渾;班鬥形跌座深埋土中。東邊一通、剝蝕尤甚、篆額及正文俱漫德不清。西邊一通、自首至座高3.65、寬1.15、厚0.35米;座高70、寬1.5、厚1米。孫星衍、邢潤的《寰宇訪碑錄》卷四有著錄,因石質風化字跡難辨而言“年月材、不予錄文”。

較小的一方上下隔為三欄,鐫刻吊詩數首及明人周鼎、河南知府虞廷璽所撰序文,立于明代天順三年(1459)。狄仁傑卒後封為梁國公。此墓現經擴修,闢為狄公祠。

狄梁公街位于山西省太原市崇善寺北端東側,原名狄公祠街,顧名思義,因該街有奉祀唐初名相——梁國公狄仁傑的祠堂,故名。據地方史料記載,當年的狄公祠並不在太原城中,也不在今天的狄梁公街。“舊祠在(城南)狄村”,即南距太原城十裏之遙的狄仁傑故裏。隨著時代的推移,狄村的狄氏人家先後遷徙,不知所處,狄公祠亦因無人祭祀、維修,逐漸頹壞。一直到明代為續祀狄公,才將狄公祠由狄村的廢址上遷入城中崇善寺北端東側,仍用舊名。

傍臨山西省博物館和三晉名剎崇善寺的狄梁公街,並不為大多數人們所熟悉。它全長不過二百米,寬也就八米左右,是一條地地道道的小街。

狄村

太原是狄仁傑的故裏,由于歷史種種原因在鄉土留下他的遺跡所剩無幾。在市南現今有“狄村”之地名,就是為了紀念他而定其名。在狄村所在的建南汽車站附近有一處面積不大的公園為“唐槐公園”,也可稱為“狄園”。裏面有一棵狄仁傑小時候曾經栽下的槐樹至今還挺拔蒼健,這裏已經成為周圍人們閒暇之時散步的好去處。

文藝作品

小說

荷蘭高羅佩著現代小說大唐狄公案

中國現代小說吳蔚《璇璣圖》國小六年級下學期第七課<<狄仁傑公正護法>>.

影視

1985年 中國電視公司電視劇《一代女皇》- 吳風 飾

1986年 太原電視台電視劇《狄仁傑斷案傳奇》-孫承政 飾

2001年 中國中央電視台電視劇《護國良相狄仁傑》-寇世勛

2003年 中國湖南衛視電視劇《至尊紅顏》—張明健

2004年 中國中央電視台電視劇《神探狄仁傑1》-梁冠華

2005年 中國中央電視台電視劇《月上江南-狄仁傑洗冤錄》-歐陽震華

2006年 中國大陸電視劇《無字碑歌》- 方旭 飾

2006年 中國中央電視台電視劇《神探狄仁傑2》-梁冠華 飾

2008年 中國中央電視台電視劇《神探狄仁傑3》-梁冠華 飾

2010年 中國中央電視台電視劇《神探狄仁傑4》-梁冠華 飾

2010年 中國中央電視台電視劇《神探狄仁傑前傳》-富大龍

2010年 華誼兄弟電影《狄仁傑之通天帝國》-劉德華

2011年 台灣電視台購自中央電視台電視劇《神斷狄仁傑》-梁冠華 飾

2012年 香港無線電視台電視劇《盛世仁傑》-鄭則士 飾

2013年 華誼兄弟電影《狄仁傑之神都龍王》-趙又廷

2015年 中國大陸電視劇《少年神探狄仁傑》-黃宗澤

2015年 中國大陸電視劇《名偵探狄仁傑》——小愛 飾

動漫

2008年 中國中央電視台《少年狄仁傑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