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俠·天驕·魔女

狂俠·天驕·魔女

《狂俠天驕魔女》是梁羽生武俠小說的代表作之一,亦名《挑燈看劍錄》,

亦是梁羽生武俠小說中篇幅最長的作品之一(另一部是《鳴鏑風雲錄》)。

  • 書名
    狂俠天驕魔女
  • 又名
    挑燈看劍錄
  • 作者
    梁羽生
  • 類別
    武俠小說
  • 連載時間
    1964年~1968年
  • 章回
    一百二十回
  • 連載報刊
    香港商報·說月
  • 主角
    柳清瑤、華谷涵、檀羽沖

​基本資料

別名:《挑燈看劍錄》

狂俠·天驕·魔女

卷首詩:

家國兩茫茫,詩酒佯狂。長安西望路漫漫。吟到恩仇心事涌,愁上眉端。

何處覓紅顏?金縷歌殘。傷心劍底起波瀾。自是情天常有恨,天上人間。

──調寄《浪淘沙》

主人公:華谷涵檀羽沖柳清瑤

故事歷史年代:南宋

看點:狂俠、天驕的風採,胡漢的選擇,反角公孫奇

前集:《飛鳳潛龍》《武林天驕》

續書:《鳴鏑風雲錄

首發資料:1964年07月01日~1968年06月23日,香港商報

主要內容

金國統治之下的北國之地,義士耿仲處心積慮十幾年隱藏在金國摸清了金國經濟軍事情況,書成一冊,臨終前遣兒子耿照南行送給南宋朝廷以作抗金作戰的參考。耿照南行前,突遇驚變,出行計畫泄露,家母暴死。所有疑點指向姨父秦仲及表妹秦弄玉,姨父又不明不白身亡,與表妹暨戀人秦弄玉更是反目成仇。而後遭遇金國武士時又被江湖人稱玉面妖狐的赫連清波所救,並結拜姐弟。赫連清波與蓬萊魔女柳瑤決鬥落敗,柳卻為耿照療傷。

耿照在柳清瑤的金雞嶺中養好傷後,繼續南行,卻被出身名門而墜落成魔的桑家堡主人公孫奇所擒。桑家堡女主人桑白虹之妹桑青虹卻鍾情于耿,暗中授予桑家絕學"大衍八式"。名震武林的狂俠笑傲乾坤華谷涵和柳清瑤先後到桑家堡,一場激戰,耿超得以脫身。之後,柳清瑤與耿照一行來到濟南,正遇耿照的叔父耿京和南宋詞人辛棄疾合謀準備率兵起義抗金御侮,不料耿京被門下張定國所暗殺,柳清瑤奮身勇鬥叛徒,誅殺了張定國,保證了辛棄疾率領軍隊南歸宋朝。同時赫連清波卻連施巧計暗害耿照及秦弄玉,阻止情報南行。柳清瑤巧幫耿照解開了困擾心中的母親、姨父被害疑團,至此耿照知道殺害母親的仇人就是赫連清波,耿照和秦弄玉也終于言歸于好。在濟南柳清瑤卻又接連遇到與赫連清波相貌類似的二女子,但她們卻是行俠仗義,與赫連清波判若兩類,柳清瑤心中也莫名其妙,後終于知道兩女子分別為赫連清波的同胞姐妹赫連清雲和赫連清霞。

原來早在幾十年前,武林有位高人收了三名弟子,分別是金人、遼人和宋人,其意在于友邦互助。那金人即是金國第一達人武林天驕的師傅;遼人即是赫連姐妹的父親,他死後赫連清波被金人所擄,成為金國羽林軍統領完顏長之的義女;而宋人即公孫奇的岳父桑家堡原堡主桑見田。桑見田以化血刀腐骨掌兩大絕技震驚武林,後死于走火入魔。公孫奇投身桑家堡,其目的就是要從妻子桑白虹手中騙學這兩大毒功。公孫奇的父親是武林名宿公孫隱,而公孫隱是柳清瑤的養父和師傅。柳清瑤感于師恩,總是想勸師兄公孫奇改邪歸正,多次放過公孫奇。濟南事了後,她再次進入桑家堡,卻發現公孫奇賣身投靠金國,與赫連清波勾結,謀殺了妻子桑白虹,劫走了兩大毒功秘籍。

柳清瑤離開桑家堡南下江南,途中遇見武林天驕檀羽沖。檀羽沖風流俊雅,簫聲中帶著深深的悲傷感嘆,心憂戰亂給兩國人民帶來沉痛的苦難,深深打動了柳清瑤。而在同時,狂俠華谷涵也紅豆傳情,表達了對柳仰慕之意,一時之間,柳在華與檀之間不知芳心歸屬,而難以自決。離開檀羽沖後,柳到達江南千柳庄,正遇庄主柳元甲慶壽大宴,柳元甲明為江南綠林盟主,暗地卻勾結金國國師金超岳,作惡多端,並圖謀賣國求榮。為謀奪柳清瑤北五省的抗金隊伍,柳元甲冒充柳清瑤的生父,柳清瑤將信將疑。幸好華谷涵和檀羽沖先後擾庄、示警,柳清瑤得以脫身。然這時狂俠與天驕卻生爭執,華谷涵誤認檀羽沖為金國奸細,並動手傷了檀,一時之間,真假莫辯,柳清瑤也陷入清清的迷惘之中。

在柳清瑤的幫助之下,耿照的情報終于上達宋廷,使昏皇趙構放棄了主和派的主張,同意抗金。此後,柳清瑤到無名島參加了江南盟主大會,柳元甲一手操縱大會,意圖與金國勾結,華谷涵和柳清瑤揭穿了柳元甲的面目,柳的生父柳元宗也出現,至此柳清瑤的身世之謎得以揭開。原來柳元甲為其同宗叔父,當年柳元宗忍辱負重應聘于金國研經院研究大宋的國寶穴道銅人圖解和指元篇內功心法,意在為大宋奪回國寶。從金國逃出後,被金兵追擊,隨行的弟弟柳元甲卻迫奪秘籍而致使嫂嫂身死柳元宗重傷而不得不拋下幼女柳清瑤,柳元甲得到秘籍而練成驚人武功,柳元宗帶傷遁入空門,才逃了一命。而華谷涵之父即為當年與柳元宗一道劫奪國寶的好友,檀羽沖又醫好了柳元宗殘廢的雙腿。飛龍島一戰,柳清瑤等聯同江南武林正義之士共同挫敗了柳元甲的陰謀,使柳元甲不得不落荒而逃。而檀羽沖身上蒙受的不白之冤也得以洗脫,原來一切均為金國達人完顏長之設計陷害。

這時金皇完顏亮已率兵南下準備攻宋,正駐兵江北。柳清瑤急忙趕回江北布置義軍抗金,但被完顏亮發現並派兵緝拿,幸得檀羽沖舍命相救,她才得以逃出虎口,但檀卻落入完顏亮手中被囚禁。柳清瑤心憂檀羽沖安危,卻正遇赫連清雲,他們二人到金國將領耶律元宜帳中,原來耶律元宜乃是遼國後裔,赫連清霞的戀人,一意恢復遼國江山。柳清瑤將計就計,在耶律元宜率兵起義倒戈反擊的協助下,救出檀羽沖。完顏亮軍隊在採石磯被南宋名將虞允文的軍隊擊敗,暗藏在金軍中的丐幫少年俠士武士敦趁機殺了完顏亮,金軍隻得敗退。

柳元宗意欲納華谷涵為婿,柳清瑤最終也選擇了華,決心將檀當作終生好友。而檀羽沖也接受了赫連清雲的愛意,愛情有了歸屬。

柳元甲從江南逃到北方後與岳父神駝乙休狼狽為奸,尋仇光明寺明明大師。在柳清瑤和慧寂神尼的護衛之下,明明大師打敗了強敵。此時丐幫代幫主風火龍在長老金國奸細朱丹鶴的威逼之下,將武士敦逐出丐幫,而推舉公孫奇為新幫主。原來公孫奇在謀殺妻子後,與赫連清波結婚,成了金國郡馬。為取信丐幫,達到控製丐幫的陰謀,又殺了赫連清波,以此取信丐幫弟子。在此危急關頭,柳元宗、柳清瑤和華谷涵在丐幫大會上,揭穿了公孫奇、朱丹鶴的陰謀,丐幫弟子終于擁戴武士敦成為新的幫主。而經歷了一場場風波及共同患難後,柳清瑤和華谷涵更為心心相印,兩情相悅。

公孫奇逃出丐幫後,擄走了妻妹桑青虹,強與成婚,逼桑青虹助其修煉桑家兩大毒功。桑青虹為報殺姐之仇,故意錯傳毒功,致使公孫奇走火入魔。而公孫奇在走火入魔之際,卻狠心用毒功傷了剛出世的兒子公孫璞,目的在于要桑青虹為兒子療毒十八年而最終走火入魔。這時意外卻來了乙休和柳元甲,他們救 出了公孫奇,妄圖學習桑家兩大魔功,雙方勾心鬥角,一時也相安無事。

華谷涵和柳清瑤護送桑青虹到光明寺隱居後,來到金京。其時金國新皇完顏雍和完顏長之利用為檀羽沖大辦婚禮之機,用葯消解了檀的內功,華、柳二人救出了檀羽沖夫婦,也將其送到光明寺養傷。一年之後,檀羽沖傷愈武功大進,而此時蒙古帝國也已崛起,威脅金國,檀羽沖等一眾俠士聯手折辱了蒙古的達人,迫其自殺,維護了金國武士的尊嚴。

華、柳二人也找到柳元甲、乙休、公孫奇住所,公孫奇已走火入魔面奄奄一息,柳元甲和乙休也因錯學毒功,而近走火入魔。華、柳二人勇鬥乙休、柳元甲,使二個魔頭最終伏誅,而公孫奇臨死也終于悔悟,並從自身走火入魔之中參悟了修習兩毒功而避免走火入魔的方法。

華、柳二人回到中原後,公孫隱為他們的主婚人為他們舉辦了婚禮,賓客俱至,歡歌慶賀,檀羽沖偕夫人赫連清雲特意前來賀喜,檀羽沖的簫聲伴隨著喜慶的祝福,更加透出了狂俠、天驕、魔女三位武林奇俠之間愛情與友情的珍貴。

作品目錄

第一回 密約成空逢敵虜 舊情如夢散鴛鴦

第二回 喋血山村傷慘變 情牽熱淚種愁根

第三回 驚聞愛侶為凶手 錯把妖狐作腹心

第四回 魔女興師來問罪 少年任俠護知交

第五回 妖狐兔脫心何狠 魔女鷹揚氣正豪

第六回 迷霧重重真亦幻 恩仇種種是耶非

第七回 孤兒隱俠連心苦 破布殘箋觸眼愁

第八回 笑傲乾坤狂士氣 歌殘金縷女兒情

第九回 虎穴龍潭都不懼 新歡舊愛兩難忘

第十回 少年自有難言苦 妖女私傳大衍功

第十一回 檀郎己是心腸變 好夢由來最易醒

第十二回 往事辛酸情若夢 新愁凄苦友成仇

第十三回 身無彩鳳雙飛翼 心有靈犀一點通

第十四回 豪氣幹雲來御敵 師恩深重護同門

第十五回 欲圖霸業揮神劍 初識佳人奏玉蕭

第十六回 忍令上國遭胡辱 擬絕天驕拔漢施

第十七回 欲求知己簫聲咽 為救紅妝劍氣騰

第十八回 將軍妙計除奸賊 妖女迷人脫楚囚

第十九回 聽鼓依稀聞嘆息 追舟隱約見伊人

第二十回 疑念冰消憐舊燕 畫皮揭破識妖狐

第二十一回 峽谷交兵擒叛將 囚車審賊問妖狐

第二十二回 半閨新詞幾行淚 一般心事兩逃情

第二十三回 毒葯甜言求秘籍 詭謀巧計套奸徒

第二十四回 來何洶涌須揮劍 去尚纏綿可付簫

第二十五回 亦狂亦俠真豪傑 能哭能歌邁俗流

第二十六回 惘惘情思困魔女 重重迷霧隱妖狐

第二十七回 孽債猶憐薄幸漢 狠心竟害枕邊人

第二十八回 變聲肘腋情何忍 禍起江心事更奇

第二十九回 樓船要挫胡兒銳 水戰初揚大漢威

第三十回 豈是個郎真薄幸 何來玉女總關情

第三十一回 百步傳杯驚四座 一技禿筆戲渠魁

第三十二回 各顯神功來賀壽 忍聞狂笑懾群豪

第三十三回 故扇遺鈿塵漠漠 殘箋紅豆意悠悠

第三十四回 魔女傷心談往事 金宮盜寶話前因

第三十五回 索書不覺生疑竇 問訊何從煞費神

第三十六回 偏安猶作和戎策 報國誰知犯佞臣

第三十七回 武學分傳三弟子 奇能駭俗一神僧

第三十八回 痴情何托憐妖女 毒計重施騙小姨

第三十九回 暗把毒刀傷俠士 為持正義鬥師兄

第四十回 應有豪情消芥蒂 又來佞僕進奸言

第四十一回 秘籍甜言謀大利 金圈鐵筆鬥名山

第四十二回 錯疑俠女拼生死 始識奸謀辨友仇

第四十三回 誰施覆雨翻雲手 巧布含沙射影圖

第四十四回 愁聽一曲簫聲咽 駭見雙雄劍氣寒

第四十五回 鑄錯已成甘自盡 仟情今又惹相思

第四十六回 今戈鐵馬悲慷氣 裁剪冰綃血淚詞

第四十七回 劍影刀光驚禁苑 菩提明鏡了塵緣

第四十八回 力誅奸賊消民憤 堪笑庸醫斷症難

第四十九回 欲逞強橫凌弱寡 偏工心計騙紅裝

第五十回 驚人傲骨揚英氣 爵世神功克毒刀

第五十一回 遍訪天涯尋弱女 橫跨怒海會伊人

第五十二回 若有情時來入夢 于無聲處起沉雷

第五十三回 劫火未消來異士 神功無敵懾群魔

第五十四回 清濁兩分心自苦 恩仇俱了意難忘

第五十五回 不覺坐行皆夢夢 無端啼笑盡非非

第五十六回 海上狂歌傷逝水 山頭悵立盼歸帆

第五十七回 豈為私情忘大義 願隨一麾渡長江

第五十八回 立馬揚鞭言炎炎 挺身抗暴氣昂昂

第五十九回 刁鬥風生來俠女 胡笳聲動聚群豪

第六十回 揮劍已寒奸賊膽 挑燈夜話女兒心

第六十一回 俠女巧謀逃毒手 靈堂奇變困魔頭

第六十二回 虎穴闖來繞膽氣 豹房相會表心情

第六十三回 紅顏忍睹英雄淚 黑手高懸霸主鞭

第六十四回 投鞭天塹人何在 立馬吳山夢已空

第六十五回 黷武窮兵終授首 苟安畏敵撤雄師

第六十六回 湖海有心隨穎士 女床無樹可棲鸞

第六十七回 心情浩茫連廣宇 情懷蕭索覓伊人

第六十八回 陌路相逢施毒手 敵營隱伏報深仇

第六十九回 青衫忍濕英雄淚 黑手高懸霸主鞭

第七十回 青竹杖中藏秘密 光明廟裏見奇情

第七十一回 問罪魔頭來古剎 閉關高士練神宮

第七十二回 疑雨疑雲談舊事 亦真亦幻溯前情

第七十三回 悵我知音何處覓 喜他紅豆不空拋

第七十四回 偷天換日欺豪傑 覆雨翻雲貨丐幫

第七十五回 肯望私情饒逆子 隻因大義責同門

第七十六回 群雄紛起誅奸細 一死何辭謝本幫

第七十七回 至死始知多罪孽 此生深悔少海量

第七十八回 同命相憐嗟母女 求榮不惜劫妻兒

第七十九回 末路窮途求故友 勾心鬥角殺連襟

第八十回 弱女飄零遭毒手 英雄奮起鬥魔頭

第八十一回 骨肉團圓擒狡賊 幽林設伏破強胡

第八十二回 義釋戰俘歸故裏 欲誅首惡探魔宮

第八十三回 太惜佳人忘舊恨 欣逢王府賀新婚

第八十四回 錦帳青鋒疑是夢 瓊樓玉宇不勝寒

第八十五回 俠女奇謀出王府 老婦妙計賺城門

第八十六回 舉義旗英雄救友 喪天良逆弟追兄

第八十七回 兩番墮涸憐孤女 三入龍潭戰二奇

第八十八回 大娘怒折綠林箭 妖女暗施蜂尾針

第八十九回 三番毒手彌妖霧 三探魔宮下戰書

第九十回 宿怨難消迷不悟 重樓深鎖意何居

第九十一回 雙鳳樓頭尋怨婦 孤鸞山上會群雄

第九十二回 寄恨傳書求一晤 飛珠嵌壁顯神通

第九十三回 悵望關河空吊影 愁生故國念離人

第九十四回 愧把深情懷故友 忍將毒手害親兒

第九十五回 禍根未絕群魔遁 世亂還須國手醫

第九十六回 難圓破鏡終遺憾 鬥角勾心各逞謀

第九十七回 塞外傳書邀舊友 桃林練掌復神功

第九十八回 竟有狂徒窺出浴 何來小子下遊辭

第九十九回 打狗棒中藏秘密 天狼嶺上看奇花

第一○○回 禍生荒谷追窮寇 樂在天涯戰惡風

第一○一回 長老自殘施怪術 魔頭得逞奪奇花

第一○二回 大汗名王圖霸王 中原豪傑顯雄風

第一○三回 新人輩出交英俠 毒計頻施襲丐幫

第一○四回 飛書邀友同御敵 比武打擂各逞能

第一○五回 大漠稱雄來汗使 金京爭勝打擂台

第一○六回 玉女有情憐俠士 奸徒無義叛紅妝

第一○七回 滿懷心事羞難說 一點靈犀已暗通

第一○八回 墳碑知是何人立 客舍難堪故侶來

第一○九回 幻化妖狐施殺手 重逢故友說前情

第一一○回 明月有情堪作伴 雪蓮無主為誰開

第一一一回 破鏡難圓猶有恨 畫圖傳訊費思量

第一一二回 異境天開窺隱秘 奇情莫解鬥魔頭

第一一三回 破鏡難圓情悵悵 零脂濕淚恨茫茫

第一一四回 愧對孤兒談往事 唯將一死贖前衍

第一一五回 血濺刀留悲遠使 龍爭虎鬥震奇僧

第一一六回 甘冒幹戈探疑案 驚心烽火撼危城

第一一七回 寶刀藏秘滋疑竇 錦帳囚人嘆貴妃

第一一八回 漠漠黃沙尋舊友 迢迢銀漢渡雙星

第一一九回 勾心鬥角成何用 走火入魔悔已遲

第一二○回 霸業此生嗟幻夢 佳期七夕締良緣

人物介紹

主要人物

華谷涵 "笑傲乾坤","狂俠",華紫桐之子。

檀羽沖 "武林天驕",金國貝子。

柳清瑤 "蓬萊魔女",北五綠林盟主,柳元宗之女,公孫隱之徒,公孫奇義妹,後成為華谷涵之妻。

耿照 耿仲之子,秦弄玉的表哥。

赫連清雲 赫連清波的二妹,後成為檀羽沖之妻。

秦弄玉 耿照的未婚妻。

玉珊瑚 出家時法名妙玉,柳清瑤的丫鬟兼副寨主。

桑青虹 桑見田的小女兒,孟釗之妻,孟釗死後成為公孫奇的第三任妻子。

武士敦 丐幫新任幫主,尚昆陽的關門弟子

其他人物

秦重 "金剛手",秦弄玉之父。

李家駿 秦重的小徒弟,陸玳瑁的表哥。

辛棄疾 字幼安,號稼軒,詞人,耿京的記室,耿京死後成為南宋江陰通判

耿京 天平節度使,耿照之叔。

明珠 柳清瑤的丫鬟。

陸玳瑁 柳清瑤的丫鬟兼副寨主,李家駿的未婚妻。

朱同 赫連清波手下的強盜。

雲紫煙 雲仲玉之女,武士敦的未婚妻。

公孫隱 風塵隱俠,一代武學宗師。

西門業 "西岐鳳","四霸天"之一。

東園望 "東海龍","四霸天"之首。

桑白虹 桑見田的大女兒,公孫奇的第一任妻子。

宋金剛 "風火輪",江湖俠客,義軍首領。

穆弘 公孫奇的僕人。

馬奔 "青海三馬"之一。

馬馳 "青海三馬"之一。

馬行 "青海三馬"之一。

婁師陀 "彝山雙雄"之一。

盤大王 "彝山雙雄"之一。

鐵大鼎 "關東鐵漢"。

杜永良 西川劍客,東園望的首徒。

檀道清 金國御林軍統領。

秦浩 耿京軍中的騎兵統製,辛棄疾的好友。

李寶 "翻江虎",長江水寇的副舵主,後成為虞允文麾下裨將。

虞允文 南宋名將。

趙構 宋高宗。

小眉 賣茶老者的孫女。

王宇庭 "江湖第一暗器達人",太湖十三家總寨主。

文逸凡 "鐵筆書生",江南新任武林盟主。

赫連清霞 赫連清波的三妹,後成為耶律元宜之妻。

耶律元宜 遼國羽林軍副統領之子,採石磯之戰後成為祁連山義軍首領。

黑修羅 華谷涵的僕人。

白修羅 華谷涵的僕人,黑修羅的孿生弟弟。

釋湛 完顏長之的手下,檀羽沖、古月禪師之友。

馬弁 辛棄疾的護兵。

劉直夫 宋國京都留守,劉錡之侄。

上官扶威 宋國宿衛軍統領。

韓重山 宋國御前侍衛。

李元沖 丐幫幫主。

孟霆 孟振之子。

薩老大 "薩氏三雄"之一。

薩老二 "薩氏三雄"之一。

薩老三 "薩氏三雄"之一。

柳元宗 "天下第一神醫",當世頂尖武學大師。

慧寂 俗家名檀羽英,檀羽沖之姐,玉珊瑚之師,穆亦欣之妻。

李吉 李寶的堂侄。

王祥 李寶的部下。

吳哥兒 耶律元宜的副帥。

麻翼贊 金國宮門侍衛。

兀赤兒 金國後路將軍。

風火龍 尚昆陽的首徒。

明明大師 俗家名匡扶陽谷山光明寺方丈,武學大師。

龔浩 丐幫八袋弟子之首,魯陽戈的首徒。

魯陽戈 丐幫長老,尚昆陽的師兄。

聶金鈴 太乙之妻,明明大師少年時的情侶。

石瑛 太乙與聶金鈴之女,柳元甲之妻。

陸勉 陸玳瑁之弟,西門業之徒。

桑志 "桑家四老"中的老大,桑家堡總管。

桑行 "桑家四老"中的老二。

順大娘 檀羽沖的奶媽。

小順子 順大娘之子。

桑弘 "桑家四老"中的老三。

桑毅 "桑家四老"中的老四。

碧絹 桑青虹的心腹丫鬢。

蒙天庇 "崆峒二奇"中的老大,烏天柱的師弟。

勞天護 "崆峒二奇"中的老二,蒙天庇、烏天柱的師弟。

彌度 少林寺"十八羅漢"之首。

上官寶珠 青靈師太的養女,杜美珠與上官復之女。

青靈師太 原名杜靈珠,靈山派北支掌門。

桑棄惡 桑青虹與公孫奇之子。

青靈子 太乙的師兄,桑見田、耿仲之友。

鐵木真 成吉思汗。

曲山 丐幫大都分舵舵主,魯陽戈之徒。

焦義 丐幫始興分舵舵主。

宋巧兒 宋金剛之女,杜永良之妻。

木華黎 蒙古金帳武士。

赤老溫 蒙古金帳武士。

速不台 蒙古金帳武士。

周敢 丐幫大都分舵副舵主,魯陽戈之徒。

馮遂 丐幫大都分舵副舵主,魯陽戈之徒。

四空上人 西山臥佛寺主持,尚昆陽之友。

仲少符 仲太符之子,四空上人之徒。

班建侯 金國御林軍副統領。

上官復 東海扶桑島島主。

小牛兒 耿照鄰家小孩。

鍾小三 石家村牧童。

呼圖赫 尊勝法王的關門弟子,呼圖博之子。

杜美珠 杜靈珠的孿生妹妹,青靈子之妻,後與上官復私奔。

李長泰 西夏使者。

孟海公 珠寶商,黑修羅之友。

察合公主 西夏公主。

李六如 李長泰之子。

術赤 鐵木真的長子。

察合台 鐵木真的次子。

窩闊台 鐵木真的三子。

拖雷 鐵木真的四子。

珍固和碩別妃 鐵木真之女。

阿勒海別妃 鐵木真之女。

反派人物

扎合兒 金國薊城兵馬司都監。

察合圖 金國一等巴圖魯,扎合兒的副手。

阿骨打 金國御林軍達人。

魯思察 金國御林軍達人。

北宮黝 "北芒狗","北神鞭","四霸天"之末,金國御林軍總教頭。

赫連清波 "玉面妖狐",金國郡主,檀道隆的義女,公孫奇的第二任妻子。

紫玉 赫連清波的丫鬟。

沉香 赫連清波的丫鬟。

完顏亮 金國皇帝。

公孫奇 公孫隱之子,柳清瑤義兄。

南宮造 "南山虎","四霸天"之一,獨腳大盜,宗超岱的結拜二弟。

丁立 公孫奇的手下。

孟釗 公孫奇的心腹親信,孟振之侄,玉珊瑚的童年好友。

劉彪 公孫奇的親信。

童進 公孫奇的手下。

碧綃 桑青虹的丫鬟。

高出雲 桑家堡的達人,林深淵的搭檔。

林深淵 桑家堡的達人,高出雲的搭檔。

鳩羅法師 完顏亮的護駕法師,西藏密宗教祖的師弟。

嚴佛庵 "活閻羅",白沙村土霸。

仇彪 "鎮三山",嚴佛庵府中的教師。

張定國 耿京軍中的步兵都尉

金超岳 "祁連老怪",金國國師。

樊通 "鬧海",長江水寇的正舵主,宮超岱、南宮造的結拜三弟。

柳元甲 千柳庄庄主,江南綠林盟主。

龍隱大師

宮昭文 柳元甲的首徒,後成為金國宮廷衛士。

王俊 宋國禁軍都指揮。

竺迪羅 戒日法王,天竺人,吐蕃國師,金菩提寺主持。

宗超岱 飛龍島主,後成為桑家堡新總管,南宮造、樊通的結拜兄長。

完顏長之 金國兩大元帥之一,御林軍統領,完顏亮之叔。

韓三娘子 樊通的情婦。

哈爾蓋 金國前路指揮使,龍騎將軍。

檀道雄 金國兩大元帥之一,濟親王,內廷侍衛長,檀世英、檀羽沖之叔。

穆亦欣 金國御林軍副統領,明明大師的義子。

太乙 "神駝",金國新國師。

朱丹鶴 "朱砂索命掌",金國奸細,丐幫三位長老之一,尚昆陽的師弟。

劉滔 劉侃之弟。

檀世英 金國新任御林軍副統領,檀羽沖的堂弟。

石攻 江湖大盜,公孫奇得力手下。

石錯 江湖大盜,公孫奇得力手下,石攻的孿生弟弟。

麻大哈 金國御林軍侍衛,朱丹鶴之子,猛鷲上人之徒。

沙衍流 金國御林軍隊長,少林寺叛徒,彌難之徒。

古雲飛 猛鷲上人的首徒。

猛鷲上人 靈山派南支掌門,青靈師太的師弟。

尊勝法王 蒙古國師。

宇文化及 尊勝法王的四弟子,蒙古金帳武士。

烏蒙 尊勝法王的二弟子,蒙古金帳武士。

兀赤 尊勝法王的三弟子。

呼韓邪 尊勝法王的大弟子。

蘇赫 麻大哈的師弟。

博圖 麻大哈的師弟。

金鼎娘 金超岳之女,宮昭文之妻。

蕭護 遼國國舅,蒙古派往西夏的奸細。

辛莽原 "冀北神屠",蕭護的護院。

提到人物

耿仲 "躡雲劍",名震江湖的大俠,為求復國,假意降金。

王安 耿照家的老僕人。

小鳳 耿照家的丫鬟。

蒲盧虎 金國大將軍。

四空上人 天寧寺的主持。

楚大雄 信州拳師,耿照的外公。

劉豫 金人所立的傀儡

周邦彥 周美成,北宋詞家。

張孝祥 南宋狀元,詞人。

岳飛

秦檜 北宋宰相,金國奸細。

王鐵槍 滄州義軍首領。

李麻子 王鐵槍的部下。

雲仲玉 南陽武學名家。

無相神尼 雲紫煙之師。

婁子義 "鐵拐仙",長安震遠鏢局總鏢頭。

霍恭 南陽名武師。

尹沖 洛陽龍門鏢局副總鏢頭。

桑見田 "天下第一魔頭,第一使毒達人",桑家堡老主人。

兀術 金國四太子。

陳世美

絳煙 柳清瑤的丫鬟。

泰清道人 泰山玉皇觀主持。

孟昶 後蜀降王。

柳麻子 跳虎澗寨主。

楊大眼 飲馬川寨主。

褚大海 山東義軍首領。

楊再興 岳飛手下勇將。

檀道隆 金國燕雲十六州兵馬大總管,檀羽沖的黨兄。

綠雲 柳清瑤的丫鬟。

兀哈赤 金國冀魯招討使

劉錡 南宋大將,江淮製置使

趙匡胤 宋太祖。

趙匡義 宋太宗,趙匡胤之弟。

陳摶 "希夷老祖",華山隱士,《指元篇》的作者,趙匡胤之師。

魏良臣 宋國宰相,秦檜的黨羽之一。

完顏鄭嘉努 金國鄭親王。

林和靖

古月禪師 古月庵方丈。

陳康伯 宋國文臣。

趙佶 宋徽宗,趙構之父。

趙桓 宋欽宗,趙構之兄。

耶律延禧 遼國皇帝。

孟振 綠林大盜。

華紫桐 武學名家,柳元宗之友。

完顏雍 金世宗,完顏亮之弟。

王大信 常州團練使。

尚昆陽 "天下第一掌",前任丐幫幫主。

三和逸士 武林奇人,桑見田之師,赫連清雲、檀羽沖的師祖。

趙固 丐幫八袋弟子。

劉侃 淮北義軍首領。

檀道濟 金國初期的兵馬大元帥,濟親王,金國檀家的先祖。

沙痰子 採花大盜。

無礙禪師 少林寺方丈。

烏天柱 前任崆峒掌門。

柳永 南宋詞人。

孫靈飛 "花蝴蝶",採花賊。

沙凌丘 八卦掌掌門人。

尉遲翠英 沙凌丘之妻。

本虛 少林寺達摩院長老。

本無 少林寺主持。

彌難 少林寺監寺

百丈禪師 前兩代的少林寺掌門。

達摩 少林寺開山祖師,南北朝來華的天竺高僧。

孟源 管涔義軍首領。

項慕白 大同名士。

周方泉 南宋詞人。

仲太符 隱居西山的名士,耿仲之友。

呼圖博 蒙古武林達人,尊勝法王之友。

高令公 西夏大將。

哲別 蒙古神箭手,金帳武士的首領。

李安全 西夏國君。

拔都 窩闊台之侄

作品點評

宋代風雲之一 作者:天山遊龍

《狂俠·天驕·魔女》應該是羽生先生中期的一部傑作,作品創作于1964至1968年,該部小說是羽生先生宋代系列之第一部,作為羽生先生中期一部著名的小說,本書還是具有較高的水準,但同時也帶有羽生先生創作中期一些較明顯的缺陷,如人物、情節、內容帶有一些模式化、作為長篇巨著前工後拙,前半部很吸引人,後半部流于平淡等等,讓人在欣賞本作中又不免帶點遺憾。

《狂俠》與《天龍》

我個人也註意到金庸先生的《天龍八部》也是創作于同一時期,差不多是1963至1966年,兩部小說創作于同一時期,又都是長篇武俠大作,選取的歷史背景都是宋代。《天龍八部》選取的是北宋中後期,北宋所面臨的契丹、西夏等異族威脅,筆端觸及大宋、契丹、西夏、吐蕃、大理還有新興的女真。《狂俠》一書選取的歷史年代則動蕩不安的南宋時期。積弱的南宋,滅亡的遼、夏,強弩之末的金國,方興的蒙古,交織在這一動蕩時期的歷史舞台上。《天龍》中著重謳歌的第一主角還是蕭峰,而《狂俠》的第一主角則是柳清瑤,從這也可以看出羽生先生筆下還是對女俠創作之有所偏愛,但是《狂俠》一書寫得最好的還是足以有蕭峰比美的武林天驕檀羽沖。兩部小說都述寫了那個歷史時期中所發生一幕一幕悲歡離合的歷史劇、武俠劇,在武俠小說創作中展現歷史,也展示著作者對歷史、對民族的理解、解讀。

狂俠·天驕·魔女

檀羽沖,武林天驕,是一個繼張丹楓之後又令讀者心醉的主角。同樣的灑脫不羈,同樣的才華橫溢,同樣的名士風流,檀羽沖比張丹楓更多了一絲身為金國貴族那份難以抉擇,左右為難的處境。張丹楓雖身在蒙古,但他的內心深處自認燒成灰都是中國人,都是漢人,張丹楓的處境雖是艱難,但他內心深處少了一份抉擇,少了一份不安,但求心之所安,努力前進。而檀羽沖出身金國貴族卻是他永遠洗不去的,雖然他渴望兩國和平,但兩國畢竟是世代相仇殺的敵國,他的每一個行為,幫助了一方勢必傷害到另一方,而身處兩方誤解而不能自辯無疑是極度痛苦,更甚為內心的每一個抉擇都讓他為難。他雖反對完顏亮,但作為金國的子民卻又不願見到他為異國人所殺。表面看是少年得志,武林爭雄,但誰又能體會其內心深處那一份苦痛。他深深愛著蓬萊魔女,但是面對同樣優秀的華谷涵,卻懷著民族不同而難以被認同的自卑自憐。以至小孤山一戰,他不得不推枰認輸,因為他是一個異國人,競爭未開始,他已輸在起跑線上;在愛情面前,他隻能默默退出,"山頭悵立盼歸帆"可說是其心境的寫照,盼暗中見愛人一眼,為其祝福,這一篇章與小孤山一戰均見作者才華。彷徨、無助、孤寂、依依,在這兩章中盡顯無遺,每觀于此,不能不嘆服作者筆調之細膩,文筆之感人。武林天驕確為羽生先生筆下一大絕頂人物,就人物而言,實足以和蕭峰所比美,如果說蕭峰予人以波濤洶涌之澎湃,那麽檀羽沖予人以獨秀孤峰之突兀。隻不過《天龍》之成就把蕭峰推向了更高的影響,而蕭峰最後的自殺也予人以悲壯之感,給讀者以更深的觀感。相比之下狂俠、魔女自是相形見絀。

狂俠很多人都不是很喜歡,究其原因可能是太喜歡武林天驕了,加之過于咄咄逼人,讓人感覺不是很舒服。其實就單個人物形象而論還是頗見個性,作為一位大宋的俠士,他站在宋人的立場上,做了他所理解的俠義道應為的行為。狂俠在全書中不乏亮點之處,如在千柳庄中怒斥金超岳,在飛龍島怒罵柳元甲:

"柳庄主,你現在當已明白我所說的'不敢'與'不屑'了。我是布衣,不敢與國師並坐首席;但我也是大宋男兒,不屑與敵國國師為伍!"這幾句話說得痛快淋漓,許多人都禁不住鼓掌叫好。

隻聽得笑傲乾坤華谷涵朗聲說道:"這不是保境安民,這是禍國殃民!諸位都是大漢男兒,金寇南侵,是要滅咱們的國,毀咱們的家,奴役咱們的父老兄弟!有血氣的男兒,安能置身事外?倘是和金寇也講什麽互不侵犯,那豈隻是開門揖盜,簡直是助紂為虐了。再說,你要保境安民,但金寇滅來之後,可容得你苟安一隅之地麽?那時你們是不是也打算跟這位柳庄主做金寇的奴才?"

兩番鏗鏘有力正氣凜然的言辭表現了這一種狂放迫人之豪氣,足當得上"狂俠"之稱。獨闖千柳庄、激戰飛龍島、平定丐幫之亂、決戰桑家堡,營救武林天驕,大戰尊勝法王、深入漠北等等行動中華谷涵均是主角,充分表現了華谷涵的膽識、武功,獨憑以上行為"狂俠"足以和"天驕"並駕齊驅。

而讀者對之不滿意莫過于在小孤山與天驕一戰並打傷武林天驕的行為,個人以為,這也是羽生先生在創寫出了一位俠士在國事與愛情相沖突的矛盾心理,以及內心深處的另一面,因為站在他的立場上,產生誤會也是有其原因,畢竟有種種巧合,而他與檀羽沖在當時還不算知心的朋友,且他更深的內心深處或許還潛藏著一種希望天驕是敵人而掃清他與柳清瑤的障礙的想法,而之後在對柳清瑤和檀羽沖說出的負氣言語更讓讀者覺得不甚舒服,給人以過度自我之感,比起檀羽沖處處為他人著想更是差了一籌。但天驕隻有一個,作者畢竟在小說中寫出了另一位不同于天驕的狂俠,從而避免了筆下人物"千面一孔"的缺陷。在此個人不禁想,不是很多人批評羽生先生筆下人物過于理念化,缺乏真正的人性,但是當先生在筆下的俠士加進更多人性化的色彩,反而又受到批評;不是有很多人批評羽生先生筆下的愛情過于謙讓,那麽當狂俠一往無前的爭奪愛情,又有許多人認為狂俠不該爭奪本該屬于天驕的愛情。理想、人生、人性、愛情,究竟有多少人真正的理解這簡單八個字的真正內含?

柳清瑤雖有蓬萊魔女之稱,本作的真正主角其實也就是蓬萊魔女柳清瑤,全書的情節、人物均是以她為主線,圍繞著她所展開。但其雖稱"魔女",個性卻沒有半點魔性,其善良個性頗似雲蕾,但多了一絲綠林盟主的英資、決斷,也多了一絲理性、責任。在狂俠、天驕之間最終作出了個人的抉擇,很多人可能會指責她,更甚之指責作者,但在現實生活中,因為她所作出的選擇是對她和檀羽沖終生的負責,對人生多一分理性的把握未嘗不是一種負責任。因為武林天驕的出身不能改變,他愛宋國人,也愛金國人,兩國又在交兵之中,如果兩人在一起,除非隱居山林,退出紛爭,否則作為綠林盟主的她將不得不在他面前殘殺他的國人,那麽武林天驕又情何以堪,此後兩人的一生中勢必會有無盡的痛苦,那麽與其兩人一生痛苦,不如理智分開,很多人誇大了柳清瑤與檀羽沖的感情,但是個人認為檀羽沖隻是她的選擇之一,在她內心深處,確是感到難以取舍,但是絕對沒有放棄華谷涵,我們在現實生活中不是也常有這一份取舍。很多讀者不喜歡羽生先生源于羽生先生這一份清醒,但我個人喜歡羽生先生也是因為這一份清醒。這不是拘泥不化,而是對于現實生活清醒把握而作出的選擇。

愛情的悲與傷

情與仇是武俠小說兩大題材,本書同時演繹了經典的愛情和殘酷的仇恨。柳清瑤與華谷涵的愛情雖讓不少人反對,但不得不承認這對雙方來說不失為一個好的歸宿。本著對人世間美的祝願,作者為檀羽沖找到了赫連清雲。耿照與秦弄玉渡盡劫波終在一起,珊瑚最終找到了心靈的港灣,一段段美好的愛情,代表著作者善良的心及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美好願望。但愛情也有悲劇,桑青虹一生傷心、一生失望,聶金鈴和石瑛母女有著相同命運,為整部小說平添的幾分唏噓。然而本書的愛情故事給人的感覺是少了幾分精彩,而多了幾分理智,雖然缺乏《白發》、《雲海》、《萍蹤》等小說的震撼力,但是理念的審慎未嘗不為人帶來一點深思。但是本書的愛情描寫也有不盡人意之處,全書亮點狂俠、天驕、魔女的生死情緣以檀羽沖的推秤認輸而過早告終。對柳清瑤的內心情感作者顯得過于輕描淡寫,小說可見飛龍島之前檀羽沖在她心頭的位置應稍重于華谷涵,但經歷飛龍島一戰後,柳清瑤一顆心已完全向著華谷涵,雖然有種種原因,但作者這麽處理顯得過于輕率。檀羽沖對赫連清雲的接受顯得過于自然,好像是檀羽沖退出愛情之爭而求其次。這樣既不自然也顯得對赫連清雲的不尊重。如果作者能著力塑造一下赫連清雲對檀羽沖受傷心靈的撫慰,終于兩顆心走到一起那麽效果可能會更好點。赫連清波雖然是個反面人物,但個人對她也不怎麽反感,畢竟自小由完顏長之養大,如同《射雕》中的楊康一樣,要她像兩位妹妹一樣矢志反金是過于理想化了,她對耿照還隱隱約約地存著一份感情,若有若無,她的結局有點可惜。

最殘酷的復仇

愛情是美好的,仇恨是可怕的。羽生先生筆下最殘酷的復仇故事我認為不是厲勝男向孟神通的復仇,而是桑青虹的復仇。厲勝男畢竟受對金世遺有著一份深深的愛,讓她在復仇與得到金世遺的愛中作一選擇她很可能會選擇後者,她也一直在不懈努力,盡管在此過程中用了很多不光彩的手段,然而在她心靈中不全被仇恨所佔據。而桑青虹卻飽受公孫奇、孟釗的欺騙,她所愛的耿照又早心有所屬,在她內心深處殘存的隻是悲傷及受騙的屈辱,所以她的報仇更是殘酷。當看到桑青虹為報仇下嫁公孫奇,而不惜委身下嫁,引導公孫奇走火入魔。我才領略到仇恨的可怕,仇恨對所帶來的毀滅。桑青虹固然成功了,但這樣的報仇究竟需不需要,所付出的代價是否太過巨大?這樣做唯一的好處是二十年後有了一個公孫璞。但更可怕的復仇是公孫奇發現真相後竟然將毒布在出生嬰兒身上,桑青虹未來的二十年不得不為兒子吸毒,而二十年後亦將走火入魔。天地間竟有如此之怨毒,借助親生兒子生命來完成復仇,仔細讀下去不由不毛骨悚然。桑青虹的復仇故事比之厲勝男的復仇真是毫不遜色。不過厲之故事是全書主線,而本書不過是全書的一個部分,因此很多人讀後印象可能不是很深刻。

全書的結構布局

《狂俠》一書整部小說情節精彩,整部小說從開頭耿照南歸遇變開始就引人入勝,步步深入,吸引讀者追看。耿照遇難、被擒,玉面妖狐、蓬萊魔女的先後出現,桑家堡狂俠會公孫奇夫妻,泰山之巔,魔女遇天驕,桑家堡生變,魔女鬥金超岳,魔女江南行,到身世之謎,狂俠、天驕反目,飛龍島一戰,採石磯大戰均寫得精彩生動,引人追看。但之後卻出現前工後拙之感,丐幫之變寫得還馬馬虎虎,桑家堡大戰就讓人大失所望,整個戰局了無創意,多為抄襲前期或同時期一些章節,這部分章節中公孫奇分明是另一個孟神通,而桑家堡之戰虎頭蛇尾,公孫奇走火入魔太早出現,之後更流于平淡,達人好像越來越多,但個性鮮明的越來越少,多流于符號、模式。

我想,如果作者在寫該部小說時寫到採石磯大戰後收筆,那該部小說完全上一部上乘之作。而後邊的部分可仿效《劍網》、《幻劍》結構,第二部分主要寫大破桑家堡,因為桑家堡一戰其實可以作一個嘗試,放棄以往的擂台戰模式,描寫正邪雙方的攻守,多幾方謀劃、攻城、破陣,因為蓬萊魔女、華谷涵和公孫奇都是絕頂達人,加上桑家堡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創作空間,多幾多心機未嘗不能更進一步。同時將桑青虹的復仇作為第二部分的一條主線,那麽整個復仇故事予人以震撼將絕不亞于《雲海玉弓緣》。而第三部可以寫到狂俠、天驕、魔女聯合宋金俠士與新興蒙古帝國之戰,將俠士抗金推向另一個高潮。同時也可以寫到金蒙之間的矛盾爭鬥,那麽故事將會更為精彩。

而本作顯得前工後拙,很多朋友都說本作是半部佳作,個人也深有同感,更覺得在一定程度上浪費了一個時代、一個構思,也使羽生先生在《大唐遊俠》之後無法達到另一個高潮,讓人頗為遺憾,究其原因,可能是長篇小說的創作結構問題,在此再比較一下《天龍》與本作的結構。在小說結構上《天龍》採用的是先後講述三位不同的主角的故事,再在第五部加以總結,記得羽生先生在《金梁合論》中曾批評《天龍》在金庸作品中的結構最為松散,這自是見仁見智的問題。而羽生先生的《狂俠》則是三位主角齊頭並進,自開頭至結尾都是一條主線。《天龍》與《狂俠》都是在三位主角,羽生先生對《天龍》的結構似不認可,因此,在《狂俠》的創作中羽生先生堅持一條主線的創作結構。

個人以為,創作長篇小說的結構確是充分表現一位作者的功力,而長篇小說的創作難度比中短篇小說要大。如果是採用系列結構,那麽必然會呈現出結構松散的特點,作為一部小說可以,但作為四部系列小說也似無不可。而採用一條主線的結構大都會前工後拙,或是平鋪直述,整部小說閱讀到後邊對前邊的內容沒留下多少深刻的印象,或是前半部精彩絕倫,而後半部卻流于平淡,《狂俠天驕魔女》可能屬于後者的現象,而如果能克服以上現象,該部小說無疑為佳作,但讓人可惜的是羽生先生還是沒能做到這一點,這或許是他創作得太多,且多部小說齊頭並進,不但不容許有更多的探索嘗試,且越是長篇小說,到後來就越是流于固定的創作模式,從而讓人有似曾相識之感。但是在武俠長篇中,很多作家也都不能克服或完全克服以上缺陷,產生一部更高水準的長篇巨著。如黃易先生的大作《大唐雙龍傳》,整部小說的篇幅差不多有幾部《天龍》或是《狂俠》的分量,但是看到後邊前邊的情節真的忘了很多,讓人有好看而不耐看之感,如金庸的封筆之作《鹿鼎記》也或多或少的存在這個毛病,作者讓韋小寶玩遍整個中國,甚至到了俄羅斯,整個過程可說是精彩,但是看完整部小說對小說中發生的一些情節自覺沒有多少回味。而個人認為小說的結構處理得最好的要算是《笑傲江湖》一書,整個結構渾然一體而不乏亮點之處,讓人閱讀之後自覺回味無窮。以上是個人就武俠長篇小說的結構所提的一點不成熟想法,已是題外之話了。

《狂俠》一書與《天龍》創作于同一時代,但其影響卻遠不如《天龍》,而小說的創作水準也不如《天龍》,在此不由讓喜歡羽生先生小說之讀者為之深深惋惜。如果多一點心思,多一份耐心,再多一點嘗試,以羽生先生的才華,不難創作出比美《天龍》的一部武俠巨著,然而作者卻未能做到這一點,這不由得不讓人為之扼腕嘆息。

作者簡介

梁羽生(1924年3月22日-2009年1月22日),是新派武俠小說的開山祖師。2009年1月22日于澳洲雪梨病逝,享年84歲。

梁羽生本名陳文統,一九二四年三月廿二日出生(證件標明日期為一九二六年四月五日,誤)原籍廣西壯族自治區蒙山縣。生于廣西蒙山的一個書香門第,自幼寫詩填詞,接受了很好的傳統教育。1945年,一批學者避難來到蒙山,太平天國史專家簡又文和以敦煌學及詩書畫著名的饒宗頤都在他家裏住過,梁羽生向他們學習歷史和文學,很受教益。

抗日戰爭勝利後,梁羽生進廣州嶺南大學讀書,學的專業是國際經濟。畢業後,由于酷愛中國古典詩詞和文史,便在香港《大公報》作副刊編輯。一九四九年後定居香港,現僑居澳大利亞雪梨(一名雪梨)。他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梁羽生從小愛讀武俠小說,其入迷程度往往廢寢忘食。走入社會後,他仍然愛讀武俠小說,與人評說武俠小 說的優劣,更是滔滔不絕,眉飛色舞。深厚的文學功底,豐富的文史知識,加上對武俠小說的喜愛和大量閱讀,為他以後創作新派武俠小說打下了牢固的基礎。在眾多的武俠小說作家中,梁羽生最欣賞白羽(宮竹心)的文字功力,據說"梁羽生"的名字就是由"梁慧如"、"白羽"變化而來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