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王宋世傑Ⅱ

狀王宋世傑Ⅱ

《狀王宋世傑Ⅱ》是由徐正康執導的古裝劇,張達明、黃子華、郭藹明、李子雄、姚樂怡、魏駿傑等參加演出。

該劇講述了宋世傑如何破解"鐵頭將軍"、"鬼凶手"、"殺降"及"天國逆子"等奇案。

  • 中文名
    狀王宋世傑Ⅱ
  • 主演
    張達明,郭藹明,黃子華,李子雄,姚樂怡
  • 外文名
    Justice Sung Ⅱ
  • 集數
    32集
  • 其他名稱
    狀王宋世傑2
  • 類型
    古裝
  • 出品時間
    1999年
  • 首播時間
    1999年6月7日
  • 出品公司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導演
    徐正康
  • 編劇
    薛家華,伍立光
  • 發行公司
    tvb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上映時間
    1999年6月7日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

劇情簡介

當日慈禧太後下旨置宋世傑(張達明飾)一家于死地,傑逐帶妻白玲瓏(郭藹明飾)及兒子祖隱姓埋名居于某窮村內,一直相安無事;後因孤女白小翠(姚樂怡飾)的出現,傑身份被迫暴露,幸得恭親王(李子雄飾)以免死金牌保命三年,從此成為朝庭御用大狀,替百姓申冤。

狀王宋世傑Ⅱ劇照狀王宋世傑Ⅱ劇照

傑重踏公堂,官司接踵而來,其中有:"鐵頭將軍"、"鬼凶手"、"殺降"及"天國逆子"等奇案,後因傑在解救明時,揭露了恭親王的陰謀(恭親王想通過官司導致開戰,到時就可以獨掌兵權,到時就太後就無所忌憚)時菜與傑好友明(黃智賢飾)被陷入獄,傑為公義願代表大英帝國與恭親王對簿公堂!但傑如獲勝,將成大清千古罪人,必死無疑,究竟他會如何抉擇?

分集劇情

第1集

宋世傑一家為逃避太後追殺,多年來東躲西藏,傑變更名換姓為史大福。但傑卻死性不改,經常抱打不平,最後更導致兒子祖變成不敢說話亦不敢寫字的孩子,傑的惹事行為令瓏擔心不已。一女子翠賣身葬父,被惡少霸強行擄去,傑替翠解圍,卻不幸犯上官非,傑憑口才把官司打甩。翠為報答傑,竟答應傑妻瓏下嫁祖。傑本以為可享齊人之福,卻料不到翠竟變了自己的兒媳婦,感到哭笑不得。祖婚宴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無頭人騎著白馬而來,眾人驚駭不已。

第2集

瓏徒弟九將無頭屍埋葬,傑友三雖從旁協助,卻將屍體上之馬褂及朝珠全數偷去。三將朝珠轉贈翠,翠本推卻,卻見祖愛不釋手,惟有勉強收下。傑後來得悉朝珠其中一顆含有劇毒,連忙與家人一起找祖,幸九快人一步將祖救回。三將火槍當作西洋煙槍賣給煙館,令煙館發生大霹靂。官差進入村內探查無頭屍,原來此人乃恭親王之好友鐵頭將軍。三及傑被人捉去,要他們充當孝子為鐵守靈,期間眾人放聲大哭,恭卻見傑絲毫沒有半點淚意。

第3集

恭見傑乃性情中人,不但沒有怪罪,更讓他在鐵靈前上香。恭為破鐵一案,不惜重金禮聘各方狀師,更命工人趕製公堂。眾狀師雲集村內,其中以勝和提均為大熱門,雙方均出了不少有力證據,傑卻認為皆有漏洞。瓏見狀師後繼有人,以為傑已過氣,反安心起來。豈料傑死心不息,當他研究出二人之破綻後,遂利誘三代他出公堂應戰,無奈三在公堂出盡洋相,更被恭罰打三十大板。

第4集

傑對此案並未氣餒,命三再上公堂拆穿二人之西洋鏡。三更因此得到恭之賞識,被賞賜黃金與大屋。瓏對三的表現大感疑惑,于是跟蹤傑,查看是否傑一手策劃,期間被傑悉穿,遂與三合演了一場戲以斷瓏之疑心。傑趁瓏熟睡與三往思過室研究案情,翠替他們弄了熱茶。三垂涎翠美色,本欲對她輕薄,卻錯手弄傷了手。傑不知不覺弄至清晨,于是順便前往察看白馬,正當傑以假設凶手身份行近白馬時,白馬即時厲聲嘶叫起來。

第5集

傑從白馬嘶叫聲中得到啓示,逐漸將案情抽絲剝繭,三照傑吩咐,繼續向恭匯報案情進展,恭對三才華贊賞不已。傑常以釣魚之名出外查鐵案,眾人均瞞在鼓裏。三購買玉鐲贈翠,翠前往客堆歸還,不料三施以祿山之手,幸九及時出現把翠救走,更將三打傷。三為報復,竟誣告九為殺鐵凶手。恭與三閒談中,提及宋世傑往事,從各種蛛絲馬跡,三已估出現時對他呼呼喝喝的史大福便是傑。傑被三悉穿後雖強作鎮定,但三已變得處于上風位置。

第6集

三決置九于死地,威脅傑作幫凶,傑為保家人性命,唯有冤枉九,但內心卻痛苦非常。九被定罪,翠親自找三,希望他能放九一馬,但三仍死性不改,欲對翠不軌,翠大驚下抓傷三面部離去。傑找三負氣,卻再次被三威脅,幾乎令翠與瓏被受污辱。傑知現時一切慘況皆因自己而起,決公開身份挽救九。公堂上,傑自揭身份,眾人感愕然,更令人更驚奇的是,三與傑辯駁時竟能對答如流,頓時令傑啞口無言。

第7集

傑滿懷心事回家,眾人都對他暫存厚望,令他倍感壓力。三在舌戰上勝了傑,受到豬朋狗友之奉承,整個人也變得飄飄然。傑續在公堂上提出有力證據支持九,三面色頓時變成死灰。兩日後,三突變得十分神勇,竟連珠炮發地反擊傑之證供。傑知事有蹺,跟蹤三下發現他與一老人會面,傑明查暗訪下,發現此人便是鐵頭將軍,遂準備在公堂說出一切真相。

第8集

當傑欲道出真相時,鐵出現公堂之上,恭大喜。九雖被釋放,但無頭屍陳良卻仍然含冤,恭知鐵乃凶手,但官官相衛,此案竟不了了之。恭為安撫傑,安排他們一家前往香港。良母眼見親兒死得不明不白,懇求傑替她取回公道。鐵在公堂義正嚴詞地指出良性命乃他所救,取回他的性命並無不妥,此道理眾人亦感認同,但傑總覺有不妥善之處。一番思量後,傑找到當年亦曾救鐵一命之老翁,要鐵同樣賠回性命給他,鐵給氣得面色陣紅陣白。

第9集

鐵知命不久矣,情緒變得非常暴躁。命一將領帶三往見鐵,望三可助一臂之力。翌日,三以鐵殺良隻是執行軍法為由,使鐵脫離險境。傑見鐵與一回族女子瑪狀甚親熱,即時明白他所做的一切,但離去時卻被捕獸器所傷昏倒地上。瑪路過,把昏迷的傑救醒,傑終可及時趕到公堂。傑把鐵為女色作逃兵事件說出,恭證實後,要鐵自行了斷。三向鐵獻計,鐵為保性命,竟割下瑪人頭,並聲稱與瑪一起,隻為消除回族餘孽,完成朝廷使命。

第10集

鐵無恥的行為令眾人感到激動氣忿,卻又無可奈何。瓏告知傑瑪已有三月身孕,更自縫一頂虎頭帽給親兒,惜尚未完成。傑將帽交還鐵,鐵知真相後如墮冰窖,變得半瘋癲起來,後經不起良心責備,到公堂自行了斷。傑得恭幫助重返廣州,第一單官司已省靚招牌。恭與傑一家往拜見高僧塵,雙方見面時,傑父親延早已在場,原來塵與延本是老朋友。期間翠唱歌令祖入睡,塵聽歌聲後神情有異,邀翠進房傾談。突然,紙窗上濺滿血跡,隻見塵滿身鮮血躺于床上,翠則手持利刀呆立當場。

第11集

翠被關進牢獄,傑前往探望,傾談間翠被四鬼上身,分別是貴、狗、姑及清,四人均聲塵乃他們所殺,傑卻嚇得魂不附體。翠上公堂之日,傑本欲叫四鬼出來對質,豈料眾鬼並未出現,翠更被官用上嚴刑拷問,痛至暈倒。傑雖怕鬼,仍然前往找貴了解案情。貴凄厲地道出塵為貪圖其寶石,將他置于死地,令他死不瞑目。神婆龍勸傑勿多管閒事,並送上一符咒給傑以保平安,傑卻另有打算。

第12集

傑到五裏鄉發掘貴之屍體,始知貴所言非虛。公堂上,三鬼陸續出現,首先是清,他說塵為貪圖善款,誣告他偷竊,使他含冤跳崖。另外一鬼乃節婦姑,塵垂涎姑美色,把她奸污,令她羞憤上吊而死。最後一鬼乃小鬼狗,隻因他發現塵嫖妓以及食狗肉,塵為免聲譽受損,把他置于井底活活餓死。真相似乎大白,但官仍不肯放翠,于是傑命瓏用掩眼法,令官以為自己被鬼纏身,到處犯法,官為免傑告他所犯之罪,唯有同意放菜。翠雖被釋放,但延始終不信塵會作此惡行。

第13集

瓏怕翠再被鬼上身,把祖帶返身邊,此舉雖令傑不滿,但瓏依然故我。延對傑訴說塵當年往事,塵年青時乃情痴一名,為與一婢僕青相戀,竟放棄當年名花旦紅,就在塵成親當晚,紅殺死青,塵自此看破紅塵,將家財變賣送與窮人,落發為僧。延到翠房間了解真相,豈料,翌日翠到公堂自認殺塵,傑感頭痛。全家上下雖對延冷嘲熱諷,延仍堅持己見。傑提出菜殺塵乃"心魔"作祟,希望以此論據替翠翻案,同時,延懷疑龍乃當年的紅,于是動身前往見龍。

第14集

延對龍作出各種試探,龍終透露自己是紅,更自認塵乃她所殺,惜延已被龍捆綁;同一時間,傑翻案不成,翠被判即日行刑,眾人焦急不已。龍向延除除道出翠乃她的徒弟,第一次見面開始,龍已悉心安排翠學各種做手,以及變聲技巧。時日漸過,龍要翠幫忙殺死塵,翠不願,出走離開龍。後來龍在廣州再次遇翠,于是要她用青歌聲引塵入局,然後親手將他殺死。傑找二人假扮青及塵,欲引龍說出真相,但龍毫不上當,但天網恢恢,龍終入獄。翠自覺苦命,不欲再連累宋家,于是留書出走。

第15集

翠自覺苦命,不欲再連累宋家,于是留書出走。山頂一角,翠失足向山坡墮下,九拼命把她救回,卻又被毒蛇所傷。時瓏等人趕至,忙將他帶返宋家。九昏迷間呢喃著喜歡翠,瓏決成全九,替祖立了休書,使翠和九一起生活。九與翠到清遠展開新生活,靠賣燒餅為生,可惜九並非做生意料子,兩口子生活逐漸變得拮據。傑專挑清遠的案件接辦,其實隻為見翠,惜卻又緣慳一面。傑將九生活狀況告知瓏,瓏為兩口子生活擔心。九希望翠能過好日子,于是到鐵打醫館當學徒,卻遇見見錢開眼的無良醫師真。

第16集

真製假葯賣給村民,更要九表演心口碎大石,九咬緊牙關承受。傑再次前往清遠,卻見九生活已有改善,頓覺無癮。傑與狀師胡對簿公堂,胡替苦主王爭取拜山權,經一番唇槍舌劍後,胡敗陣下來。時三出現,對胡教路。翌日,胡一顯雄風,傑不料胡有此一著,竟暈倒地上。傑到翠家吃飯,見九與翠異常恩愛,感到十分沒趣。翌晨,傑靈光一閃,到公堂把劣勢扭轉,反敗為勝。傑知今次隻乃險勝,連忙找胡迫他說出幕後主使人。

第17集

傑在街上見九表演心口碎大石,九無意瞥見傑,為減低自卑感,竟加重石之負荷,卻又不支昏倒。翠見九重傷十分傷心,傑飛奔回廣州拿取九轉還魂丹,瓏跟蹤查看。翠與傑前往市集購買糧食,期間傑對菜示愛,不幸全部過程卻被瓏看見。瓏以一碟清炒小白菜對傑冷嘲熱諷,更下令他不許再到清遠。翠賣燒餅幫補家計,期間九認識了一班代毛黨,自信回復不少。未料,清遠縣官竟當眾調戲翠,九于是與長毛黨脅持官,與總兵江對侍起來。

第18集

江捉翠要脅九,但不得要領,江唯有強闖妓院,將亂黨殺害。九發揮神勇,挾官闖出重圍,師爺提議請傑商討對策。眾亂黨知大難臨頭,皆一片愁雲慘霧。時傑至,江保證對亂黨既往不咎,傑聞言多一分把握。亂黨終被傑勸服,當眾人步至街上時,卻被江手下用火槍射殺,九與亂黨均慘死街頭,傑激動暈倒。城頭上,眾屍首被掛上示眾,翠在城樓下痛哭,傑決為他們取回公道。鼓聲響起,傑企立在公堂之上,但江不由分說,竟將傑先打三十大板。

第19集

傑被痛打,發誓要江等人十倍奉還。傑在公堂鼓上提詩,詩中竟有"清佔漢土",官連忙將他收監,更對傑百般凌辱,但傑照單全收。三吃下一碟煮壞了的東坡肉,突想到傑採用的是"苦肉計"。于是,三通知官等人,另外,三亦料到江會殺傑,遂用紙條通知瓏前往營救。恭調查反詩案時,看出此詩乃"右弼格",雖有"清佔漢土",但下句卻有"國人欣慶"四字,即時將傑釋放。傑見神秘人字條中,已道出反詩秘密,不禁擔心起來。九等人冤案繼續開審,此時,竟見三正徐徐步入。

第20集

三用貓捉老鼠比喻,認為江捉九等人乃是天職。傑亦不甘示弱,將江與九所定協定,提升至國家誠信層面。三還擊說協定效力隻限于最高領導人,然而,傑將恭與外國簽和約一事混為一談,三無言以對。公堂再度開審,三不停問傑有關翠的問題,當傑被三道破他對翠的歪念後,瓏面色變得玄壇一樣。三乘勢說出傑為得到翠,于九降服時與江對飲高粱酒,暗示要江殺降,傑即時由狀師變為主謀,欲辯無從。當傑向監牢步去時,翠行近傑身邊,一刀插入傑身上。

第21集

瓏冷著臉前往監牢,傑向瓏道出往日恩情,瓏百感交雜,放下金創葯離去。念著夫妻一場,瓏到恭處求情,惜不得要領。三得眾人之贊賞,恭更要冊封他為"狀神"。回府途中,瓏脅持恭至妓院,並要江帶傑前來。三要菜找祖來要脅瓏,瓏信以為真,命三入內談判。當瓏等人步出妓院,江等人向傑開槍,豈料倒地的竟是恭,眾人大駭。公堂上,傑說出脅持事件乃是布局,為的是要引三說出九一案乃三誣告傑。江等人感到絕望,于是向三開槍泄憤。

第22集

翠心如止水,決皈依我佛。主審官林處理完江案件後,前往廣州上任。途中遇上剛被瓏遺棄的傑,林本想對傑請教,豈料傑無心應對,林以為傑隻是虛有其表。瓏把傑趕出家門,傑感無地自容。一婦人與子投河自盡,原來此人乃逑的妻子,逑經常拈花惹草,不理妻兒死活,傑欲將逑入罪,但林隻判逑製一百擔面而已。是夜,林帶傑前往製面工場,傑才明白一切。林以人情為依歸,以法理為根本,傑對他心悅誠服。另外,他亦從林所說的一番話想到與瓏破鏡重圓之法。

第23集

傑激怒眾大漢引瓏註意,瓏雖救他脫險,卻又將他放到屋頂上,令他哭笑不得。林主持派米,見一婦人麗甚覺面善,派人調查。傑與林一起探訪麗,到達時見麗手持利刀,而一男子牛則中刀身亡。林直覺麗有莫大冤情,但麗不斷自認殺人,更欲自行畫押。時麗女兒楚趕至,說出牛之惡行。林更記起麗乃兒時乳娘,下決心為她平反。祖得老師峰教導,念詩時頭頭是道,瓏對峰贊賞不已。峰無意中批評傑,被偷偷返家的傑聽在耳裏,遂教訓峰一番,不料被瓏悉破。

第24集

傑從街坊得知,牛經常虐待妻兒,爛賭成性,乃犯眾憎之輩。傑見瓏購買自己愛吃之水魚,以為復合有望。是夜,傑回家過冬,見峰在座,氣惱下出言侮辱瓏,眾人把他趕出家門。傑埋伏後巷把峰毆打,當峰再遇傑時,自保下竟將傑頭臚打穿,傑竟從中得到啓示。麗案開審,傑用麗殺牛隻是自衛為由,把冤案推翻。傑本以為瓏會作出贊賞,豈料因峰關系,關系再次弄僵。麗案要由刑部判決,惜官員都是貪財之輩,林為此案耗盡精力,不支暈倒。

第25集

楚在林患病期間細心照顧,二人愛意漸生。傑到寺廟求簽竟得下下簽,而楚則求得上上簽,憧憬著一家團圓。林對楚憑詩寄意,並對二人將來充滿希望。張府內,兩廣及布政司二人親身帶來公文,麗已獲刑部通過,脫罪指日可待。時楚身穿華服出現,二人大贊李與楚天生一對。楚對麗透露出對林愛意,麗大駭,向林道出他的身世之謎。林聽罷後大受刺激,楚被他冷言所傷,一時感觸上吊身亡。林性情突然大變,竟在公堂上指證麗殺牛。

第26集

楚屍身被發現,林竟無動于哀。宋府內,傑懇求瓏救麗,並請了天竺智者梵替麗解讀唇語。傑搬回家中,瓏雖同意,卻持冷淡態度。恭親到廣州主審麗案,麗靠梵說出因與牛爭持當年賣林之契約,牛不慎撞倒在持刀的麗身上,才導致身亡,而牛喉嚨內仍哽著當日的契約。傑早料到林會取回契約,便在牛口內塗上葯水,隻要配合另一葯水,則接觸過牛口的人,皮膚便會出現藍色。林拒絕作出測試,人變得瘋癲起來,更自斷手臂,終不支倒地。

第27集

麗將林財產變賣,用作贈醫施葯。傑則前往京城,助恭一臂之力。後派人接傑入宮,恭雖冒死救傑,實乃試驗後對己態度。傑見翠進入妓院,並與一男子明對飲,傑與明起爭執,翠向傑解釋一切。瓏與傑帶祖求醫,豈料此醫師竟是明。瓏得悉翠被賣入青樓後,命傑要救翠出來。三用高價將翠投下,但幕後主使者,卻是皇上治。乾清宮內,治被病魔纏身,恭知三帶治到妓院,將他痛毆一番。澡堂內,傑正與京城四大首富閒談,不料各人均被殺害。

第28集

明出現澡堂,傑與明互指對方是凶手,時官兵步至,二人慌忙逃走。三再帶治到妓院,用迷葯把翠迷昏,治甚感滿意。妓院內,傑與明同時到來,二人環顧四周,見屍體橫陳。一批黑衣人突然掩至,欲對翠不利,瓏雖及時救走翠,但翠仍受"蚊須針"所傷。明把毒針取出,但劇毒仍停留在翠體內。傑調查出四大首富同樣是"蚊須針"所殺,同時,翠再次受襲,傑知事有蹺,到恭府作出試探。恭帶傑見治,道出治之梅毒乃三一手做成,傑對三更加痛恨,更明白恭之難處。

第29集

傑拿取解葯救翠,但卻不告知眾人翠身患梅毒一事。後親臨別苑探治,幸傑使計把後新鞋弄污,令她敗興而回。眾人知道翠病情後,紛對她退避三舍。明帶翠回診所照料,惜翠怕再成負累,連夜出走,經明一番真情表白,終決定留下。後再次探訪治,傑與恭唯有假傳聖旨,令後知難而退。實驗室內,明正為梅毒做研究,時傑探訪,無意中吃下翠曾接觸的柑,傑得知後慌忙將柑棄于一旁。錯有錯著,明竟發現柑之酶菌竟可抑製梅毒,各人均對菜重燃希望。

第30集

翠面上斑點盡去,傑即時找明替治療傷。後得知治往恭別苑,趕忙前往察看。別苑內,傑與恭正忙于應付後,治突出現,面上斑點盡去。後見治無恙,擺駕回宮。三被治懲罰,卻無意中拾得後之金剛指甲套,得到後之寵信。明對翠求婚,傑等人為菜感到高興。三安排甲和乙令明犯上官非,使他不能定時為治註射。當傑幾乎將明案件解決之際,大英領事館職員積要求明盡快回國,明不肯離去,積竟要脅要消除明的國籍。

第31集

三聯同後拆穿恭,後知治患上梅毒,心痛不已,決要找出害治真凶,三感惶恐。治梅毒發作,三乘機挑撥,令治破口大罵後。傑將最後一支針葯給恭,但後因被治痛罵,不給治註射。時治像小孩般夢囈,令後想起治兒時片斷,心軟下命三替治註射,豈料三為保命,竟將治殺害。皇上駕崩,後假傳聖旨控製恭等人。三恃著後得寵,對傑盡情凌辱,並下令追殺宋家等人。傑帶家人前往英大使館暫避,雖然途經一番凶險,最終都安全進入大使館。三告明用針筒殺害甲、乙及四大首富等人,傑無言以對。傑傳召妓院門前小販,乞丐及夜香婆等,眾均聲稱曾見治與三出入妓院。三掩面避在一旁,恭立即中途退堂。恭欲利用傑推翻後,傑早料恭會有此一著,竟承擔所有罪名,並暗示三乃幫凶。後得悉恭陰謀後,在處決傑時與三調包,更安排傑等人離開京城前往香港。

演職員表

職員表

製作人吳美仙
監製徐正康
導演徐正康
副導演(助理)梁若梅、黃偉賢、李鳳萌、楊廷修、霍美慧、譚穗銘、邱 銘、吳家裕
編劇劉小群、羅宗耀、馮婉琴、文建輝、伍立光、歐玉嫻

音樂原聲

類別

曲目名稱

作曲

作詞

演唱

主題曲

清風不染

顧嘉輝

黃沾

鄭少秋

插曲

流浪花

麥文謙

姚樂怡

姚樂怡

播出信息

播出平台

播出日期

播出時段

接檔節目

被接檔節目

香港無線電視翡翠台

1999.06.07-1999.07.17

周一至周五19:30-20:30

千裏姻緣兜錯圈

吾系差人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