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儒學派

犬儒學派

"犬儒學派"這個名字的由來有兩種解釋,或說該學派創始人安提斯泰尼(希臘語:Ἀντισθένης,英語:Antisthenes,前445年-前365年)曾經在一個稱為"快犬"(Cynosarges)的運動場演講,或說該學派的人生活簡樸,像狗一樣地存在,被當時其他學派的人稱為"犬"。到現代,"犬儒主義"這一詞在西方則帶有貶義,意指對人類真誠的不信任,對他人的痛苦無動于衷的態度和行為。

  • 中文名稱
    儒學派
  • 外文名稱
    Antisthenes
  • 希臘語 
    Ἀντισθένης
  • 人    物
    狄奧根尼

背景

犬儒學派因其創始人安提斯泰尼(Antisthenes)在一個名叫居諾薩格(Kunosarges)的體育場中講學而得名。因為Kuno就是希臘語"狗"的意思。同時,"犬儒"這名稱也標志著他們的生活方式。準確的來說,犬儒學派就是對世界的不信任和對任何事物抱消極態度的學派。安提斯泰尼是蘇格拉底的弟子,約長于柏拉圖二十歲。安提斯泰是一個非常引人註意的人物,在某些方面其有似于托爾斯泰。直到蘇格拉底死後,他還生活在蘇格拉底貴族弟子們的圈子裏,並沒有表現出任何非正統的征象來。但是有某種東西--或者是雅典的失敗,也許是蘇格拉底之死,也許是他不喜歡哲學的詭辯--卻使得他在已經不再年青的時候,摒棄了他從前所重視的東西。除了純樸的善良而外,他不願意要任何東西。他結交工人並且穿得和工人一樣。他進行露天講演,他所用的方式是沒有受過教育的人也都能理解的。一切精致的哲學,他都認為毫無價值;凡是一個人所能知道的,普通的人也都能知道。他信仰"返于自然",並把這種信仰貫徹得非常徹底。他主張不要政府,不要私有財產,不要婚姻,不要確定的宗教。他的弟子們(如果他本人不曾)譴責奴隸製。他並不是一個嚴格的苦行主義者,但是他鄙棄奢侈與一切人為的對感官快樂的追求。他說"我寧可瘋狂也不願意歡樂"。

犬儒犬儒

安提斯泰尼的名聲被他的弟子狄奧根尼蓋過了,狄奧根尼"是歐濟尼河上西諾普地方的青年,最初他[安提斯泰尼]並不喜歡他;因為他是一個曾因塗改貨幣而被下過獄的不名譽的錢商的兒子。安提斯泰尼命令這個青年回家去,但是他絲毫不動;他用杖打他,他也一動不動。他渴望'智慧',他知道安提斯泰尼可以教給他智慧。他一生的志願也是要做他父親所做過的事,要'塗改貨幣',可是規模要大得多。他要塗改世上流行的一切貨幣。每種通行的印戳都是假的。人被打上了將帥與帝王的印戳,事物被打上了榮譽、智慧、幸福與財富的印戳;一切全都是破銅爛鐵打上了假印戳罷了。"

他決心象一條狗一樣地生活下去,所以就被稱為"犬儒",這個字的意思就是"象犬一樣"。他拒絕接受一切的習俗--無論是宗教的、風尚的、服裝的、居室的、飲食的、或者禮貌的。據說他住在一個桶裏,但是吉爾柏特·穆萊向我們保證說這是個錯誤:因為那是一個大瓮,是原始時代用以埋葬死人的那種瓮。他象一個印度托缽僧那樣地以行乞為生。他宣揚友愛,不僅僅是全人類之間的友愛,而且還有人與動物之間的友愛。甚至當他還活著的時候,他的一身就聚集了許多的傳說。盡人皆知,亞歷山大怎樣地拜訪過他,問他想要什麽恩賜;他回答說:"隻要你別擋住我的太陽光"。據說亞歷山大(征服者亞歷山大)之後對隨從說:"如果我不是亞歷山大,我願意做狄奧根尼。"狄奧根尼的教導,一點也沒有我們如今所稱之為"玩世不恭"的("犬儒"的)東西,--而是恰好與之相反。他對"德行"具有一種熱烈的感情,他認為和德行比較起來,俗世的財富是無足計較的。他追求德行,並追求從欲望之下解放出來的道德自由:隻要你對于幸運所賜的財貨無動于衷,便可以從恐懼之下解放出來。我們可以看出,他的學說在這一方面是被斯多葛派所採用了的,但是他們並沒有追隨著他摒絕文明的歡樂。他認為普羅米修斯由于把那些造成了近代生活的復雜與矯揉造作的技術帶給了人類,所以就公正地受到了懲罰。在這一點上他有似于道家、盧梭與托爾斯泰,但是要比他們更加徹底。

一般認為是蘇格拉底弟子安提斯泰尼創立的一般認為是蘇格拉底弟子安提斯泰尼創立的

學派創立

安提斯泰尼在晚年對正統的哲學喪失了信心,當他已不再年輕,鄙棄從前所重視的東西,放棄了上層階級的生活模式,而去過簡樸的生活,不受各種習俗和規定的限製,除了純樸的善良而外,他不願意要任何東西,並希望希臘回復到原始社會。

受到這種思想的啓發,狄奧根尼(安提斯泰尼的弟子)幾乎裸身並且沒有攜帶任何補給便周遊了整個希臘,享受了陽光、溫暖等一切自然的恩賜,並且聚集了幾千個皈依他的思想的人,並向他們講述這個社會是多麽值得諷刺。

以他和狄奧根尼等為主的犬儒學派的哲學家們提出絕對的個人精神自由,輕視一切社會虛套、習俗和文化規範,過著禁欲的簡陋生活,被當時人譏為窮犬,故稱。後亦泛指具有這些特點的人。

基本思想

犬儒學派的主要教條是,人要擺脫世俗的利益而追求唯一值得擁有的善。犬儒學者相信,真正的幸福並不是建立在稍縱即逝的外部環境的優勢。每人都可以獲得幸福,而且一旦擁有,就絕對不會再失去。人毋須擔心自己的健康,也不必擔心別人的痛苦。犬儒學派對之後的斯多葛學派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後期變化

後期變化

隨著犬儒理念的流行,犬儒主義的內涵發生了微妙的根本變化。早期的犬儒主義者是根據自身的道德原則去蔑視世俗的觀念;後期的犬儒主義者依舊蔑視世俗的觀念,但是卻喪失賴為準繩的道德原則。

因此後期的犬儒主義者普遍有這樣的想法:既然無所謂高尚,也就無所謂下賤。既然沒有什麽是了不得的,因而也就沒有什麽是要不得的。這樣想法的結果是,對世俗的全盤否定變成了對世俗的照單全收,而且還往往是對世俗中最壞的部分的不知羞恥的照單全收。于是,憤世嫉俗就變成了玩世不恭。

斜躲在台階上的老人是犬儒學派第歐根尼斜躲在台階上的老人是犬儒學派第歐根尼

犬儒主義(Cynicism)是個外來詞,中文裏本來沒有現成的對應辭彙,通常將它理解為譏誚嘲諷,憤世嫉俗,玩世不恭。

犬儒主義是古希臘的一個哲學流派,其代表人物是西諾普的狄奧根尼。這派哲學主張清心寡欲,鄙棄俗世的榮華富貴,力倡回歸自然(這使人想起老庄哲學,想起某些魏晉名士)。據說狄奧根尼本人住在一個桶裏(又有一說是住在瓮裏),以討飯為生。有人譏笑他活得象條狗,他卻不惱。"犬儒"之稱由此得名。關于狄奧根尼,有段故事很著名,一天,亞歷山大御駕親臨,前來探望正躺在地上曬太陽的狄奧根尼,問他想要什麽恩賜;狄奧根尼回答說:"隻要你別擋住我的太陽。"

和玩世不恭恰恰相反,早期的犬儒是極其嚴肅的,狄奧根尼是一個激烈的社會批評家。他立志要揭穿世間的一切偽善,熱烈地追求真正的德行,追求從物欲之下解放出來的心靈自由。狄奧根尼確實憤世嫉俗,他曾經提著一個燈籠在城裏遊走,說:"我在找一個真正誠實的人。"

隨著犬儒哲學的流行,其內涵開始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後來的犬儒派們發表宏論,竭力鼓吹清貧生活的無比美好,甚至把人們正常的感情也譏為愚蠢。一位名叫德勒斯的犬儒派就說:"我的兒子或妻子死了,那難道就有任何理由應該不顧仍然還在活著的我自己,並且不再照顧我的財產了麽?"(這使人想起庄子妻子死了庄子鼓盆而歌的故事)超脫到了這一步,未免就有些矯情,就和冷酷分不清界限了。還是這位德勒斯,某富翁送給他一筆錢,他收下了,對富翁說:"你慷慨大度地施舍給我,而我痛痛快快地取之于你,既不卑躬屈膝,也不嘮叨不滿。"這裏暗含的邏輯是,金錢本是無所謂的東西,我若拒絕你的饋贈,倒顯得我把金錢看得太重,太當回事了。我若收下金錢又表示感謝,那也是把金錢看重了,當回事了。因此,正確的做法就是,隻要你肯給,我就若無其事地收下它。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這種態度看上去很灑脫,但好像又有些無恥。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呢?問題在于,金錢本來是重要的東西,不是不重要的東西。隻不過在生活中還應該有別的東西比金錢更重要。所以,在堅持更高價值的前提下看輕金錢是高尚的;沒有更高的追求卻又擺出輕視金錢的姿態就不是高尚而隻能是做作了,因此,倘若是無功受祿,正常人總會感覺不安。這就是為什麽德勒斯以不把金錢當回事為理由而若無其事地收下別人的饋贈,會給人以不知廉恥之感。早期的犬儒派是依據一種道德原則去蔑視世俗的觀念,後期的犬儒派依然在蔑視世俗的觀念但卻失去了依據的道德原則。這就引出了一個始料不及的後果:既然無所謂高尚,也就無所謂下賤。既然沒有什麽東西是了不得的,因而也就沒有什麽東西是要不得的。不難想象,基于這種無可無不可的立場,一個人可以很方便地一方面對世俗觀念做出滿不在乎的姿態,另一方面又毫無顧忌地去獲取他想要獲取的任何世俗的東西。于是,對世俗的全盤否定就變成了對世俗的照單全收,而且還往往是對世俗中最壞的部分的不知羞恥的照單全收(別充假正經)。于是,憤世嫉俗就變成了玩世不恭。

狄奧根尼堅持真善,揭穿偽善,這種批評精神被後來者扭曲得面目全非。一位人稱嘲諷者呂西安的犬儒派以揭穿偽善的名義,壓根否認世間存在有真善。在呂西安筆下,那些天真地追求德性的人都不過是大傻瓜而已。按照這派人的看法,世間之人隻有兩種,要麽偽君子,要麽真小人。犬儒一詞後來的含義就是把人們一切行為的動機都歸結為純粹的自私自利。不錯,犬儒派既嘲諷有權有勢者,也嘲諷無權無勢者,但前者並不在乎你的嘲諷,"笑罵由人笑罵,好官我自為之。"後者卻必須贏得人們的同情支持。所以,犬儒派客觀上是有利于強勢者不利于弱勢者。這樣,犬儒派就從現存秩序的激進批評家變成了既得利益者的某種共犯合謀。

犬儒一詞的演變證明,從憤世嫉俗到玩世不恭,其間隻有一步之差。一般來說,憤世嫉俗總是理想主義的,而且是十分激烈的理想主義。玩世不恭則是徹底的非理想主義,徹底的無理想主義。偏偏是那些看上去最激烈的理想主義反倒很容易轉變為徹底的無理想主義,其間原因何在?因為,許多憤世嫉俗的理想主義者在看待世界時缺少程度意識或曰分寸感,對他人缺少設身處地的同情的理解,不承認各種價值之間的緊張與沖突,這樣,他們很容易把世界看成一片漆黑,由此便使自己陷入悲觀失望,再進而懷疑和否認美好價值的存在,最終則是放棄理想放棄追求。"世界既是一場大荒謬、大玩笑,我亦唯有以荒謬和玩笑對待之。"一個理想主義者總是在現實中屢屢碰壁之後才變成犬儒的,但正如哈裏斯所言:"犬儒不隻是在過去飽嘗辛酸,犬儒是對未來過早地失去希望。"

說來頗具諷刺意味,早期的犬儒是堅持內在的美德和價值,鄙視外在的世俗的功利。可是到後來,犬儒一詞正好變成了它的反面:隻認外在的世俗的功利,否認內在的德性與價值。王爾德說:"犬儒主義者對各種事物的價錢一清二楚,但是對它們的價值一無所知。"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