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使命

特殊使命

《特殊使命》是中央電視台中國電視劇製作中心、北方執信影視文化、北京悅聖龍影視文化等聯合製作的諜戰題材電視劇,由彥小追執導,李光潔周揚胡亞捷姚安濂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一個"神鬼無間"式的中共特工因與組織失去聯系,單槍匹馬在敵人情報系統內部奮戰十多年的諜戰故事。

該劇于2007年9月28日央視一套播出,2009年該劇獲第27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三等獎。

  • 類型
    諜戰
  • 主演
    李光潔,蔣小涵,周揚,胡亞捷
  • 出品時間
    2006
  • 上映時間
    2006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彥小追
  • 編劇
    譚力
  • 製片人
    李功達
  • 中文名
    殊使命
  • 集數
    40
  • 主要獎項
    2009年中國電視劇飛天獎三等獎
  • 總策劃、編劇
    王建鋒
  • 執行導演
    張鵬
  • 副導演
    孫夢泉布魯德

劇情簡介

抗日戰爭時期,中共北平地下黨員鞏渭平受命在察哈爾抗日同盟軍殘部的獨立營中發展黨組織。由于叛徒的出賣,鞏渭平確定的25名發展對象被捕並命懸一線。鞏渭平隻身“自首”嘗試換回為拯救25官兵的性命,然而卻誤中中統詭計。餘雪瑤由于暗戀鞏渭平而向其兄——身為中統副局長的餘沁齋——求情釋放鞏渭平,餘沁齋為收服鞏渭平于是答應了其妹的請求,並設計了一系列圈套。

特殊使命

此時,鞏渭平又接受了上級代號為燭光同志的秘密指示,令其打入國民黨中統特務組織。為完成這一特殊使命,鞏渭平不得不與深愛著的女友分手,並與餘雪瑤結為夫婦。然而不久,燭光同志在一次意外中犧牲,鞏渭平與黨組織失去了聯系,而且受命打入中統這一任務也成了再無他人知曉的秘密。面對這一現實,鞏渭平毅然決然地選擇了一條極其艱辛、曲折和痛苦的人生道路,並改名為鞏向光,以明心志。

他利用新婚之夜,機智地鏟除了地下黨的叛徒,並在與日本特務的較量中立下功勛。餘沁齋深知他仍然“身在曹營心在漢”,于是設計逼其範,從而使鞏向光在黨組織的眼中成了叛徒。鞏向光痛不欲生,但為洗刷不白之冤、完成秘密使命,他獨自忍辱負重,為黨默默貢獻。

抗戰爆發後,鞏向光調往中統渭城調查室任副主任。此時,其老同學秦劍正是中共渭城情報處負責人。鞏向光以為就此可與黨恢復聯系,卻不料竟成了地下黨的鋤奸對象。面對同志的敵意和鋤奸行動,他無怨無悔,機智巧妙地暗中協助地下黨將黨中央急需的一批重要物資運抵邊區。這使秦劍初步改變了對他的看法,他表示願接受組織調查,以洗清不白之冤。秦劍則勉勵他在敵營繼續為黨工作。

不久,周恩來途經渭城。渭城軍統頭目嚴錕及日本特務欲借機行刺。國軍某戰區副司令邊國烈出于與周的師生之誼,命情報處長歐陽荷及鞏向光負責周的安全。鞏向光在歐陽協助下挫敗了暗殺陰謀,使周恩來安然離渭,並協助八路軍辦事處查出內奸、消除了隱患。借此,鞏向光再次請求重回組織,卻令他大失所望。

此時,在國軍高層中開展統戰工作的八路軍少將從戎突然失蹤,邊國烈令鞏向光調查此案。鞏向光抓到了真凶,並巧妙地將證據提供給地下黨,使蔣介石的陰謀公之于眾。事後,鞏向光又向秦劍提出重新入黨的要求,結果又使他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軍統對渭城地下黨情報工作的威脅日益嚴重,鞏向光一次次冒著危險使地下黨化險為夷。鑒于鞏向光的特殊貢獻,地下黨同意安排他赴延安一訴隱情,以便回到黨的懷抱。就在欣喜之際,邊區情勢驟變,延安之行隻得擱淺,鞏向光又一次承受著命運對他的捉弄。但他在此期間,仍然清除了隱藏在地下黨中的內奸,並協助地下黨完成了一項又一項任務。

特殊使命

不久,最了解、信任鞏向光的秦劍不幸被捕犧牲。鞏向光洗刷不白之冤和回歸組織的希望變得十分渺茫。在近乎絕望之中,他憑借著對信仰的堅定信念和執著追求又一次堅強地挺了過來。

鞏向光在渭城的所作所為一直受到中統頭子餘沁齋的監視,同時以受到中統內部及軍統特務的懷疑。在餘沁齋秘密試探他未果之後,渭城軍統頭目嚴錕的密報卻把他送進了重慶監獄。就在蔣介石下處決令的前夕,歐陽荷的全力營救使他得以重生。

回到渭城後,鞏向光離開了中統系統,成為邊國烈手下的一名參謀。他不顧個人安危,機智地將胡宗南、邊國烈進攻延安的軍事行動計畫,傳送到延安,為保衛黨中央立下功勛。

渭城解放前夕,他又利用敵人內部矛盾巧妙地獲取了全部特務潛伏名單和破壞行動計畫,挫敗了特務們逃離前破壞渭城重要設施和潛伏破壞的陰謀。

鞏向光的情況反映到延安後,經中央調查和批準,終于使他實現了多年的夙願,重新回到黨的懷抱。

本片將個人命運與民族解放鬥爭結合在一起,將悲歡離合、忍辱負重的個人情感與矢志不渝、頑強執著的信仰追求交織在一起,呈現給人們一個情節緊張、懸念叢生、波瀾壯闊、引人入勝的動人故事,為人們講述了一個中共地下黨人的特殊人生,展示了一顆偉大靈魂的心路歷程。

演員名單

演員表

李光潔 飾 鞏向光(鞏渭平)

蔣小涵 飾 餘雪瑤

周揚 飾 歐陽荷

胡亞捷 飾 秦劍

姚安濂 飾 餘沁齋

倪土 飾 邊國烈

徐熙顏 飾 王琴

特殊使命

包貝爾 飾 武平

馬文忠 飾 嚴錕

張靜 飾 康莉

柳小海 飾 鄭力祥

王偉光飾 申北漢

何林翰飾 洪定坤

李奇龍飾 唐雲

徐志賀飾 曲河

楊俊勇飾 肖文富

李黎飾 趙巧茹

宋東飾 徐夫海

職員表

執行製片人:張增祥

製片主任:趙玉贊

劇務:張國平張江平 方城

美術組:總美術:張鵬

槍械師:朱炳林

化妝組:化 妝:王 華

責任編輯:劉建新

造型設計:韓 笑

煙火:王其軍

劇照:孔兵

技術:員勇 李楊魏紅楊楠

場務:李金義周風臣 張義 王衛民馮瑞星 閻星晨

特殊使命

影片評價

本片將個人命運與民族解放鬥爭結合在一起,將悲歡離合、忍辱負重的個人情感與矢志不渝、頑強執著的信仰追求交織在一起,呈現給人們一個情節緊張、懸念叢生、波瀾壯闊、引人入勝的動人故事,為人們講述了一個中共地下黨人的特殊人生,展示了一顆偉大靈魂的心路歷程.

本片通過主人公鞏向光曲折沉浮的人生命運,展示在敵強我弱、敵眾我寡的特殊條件下,許多忠實的共產黨員甘願忍受屈辱,堅守信仰和節操,冒著隨時被殺頭的危險,甘當無名英雄,默默為黨的情報工作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本片歌頌的正是共產黨員的堅定信仰、堅強毅力和堅貞情操,是一部信仰的大片。

影片製作

製作背景

鞏向光的原型就是我黨歷史上的著名地下黨員李茂堂。

李茂堂(1906~1953),原名李自靖,又名李自清、李子靜,化名杜清。陝西渭南(今渭南市臨渭區)人。地下戰線有爭議的英雄。

因家貧,幼年時隻念了幾年私塾。1921年經親友介紹到西安電報傳習所學習,畢業後在陝西省電報局當報務員。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27年春當選為陝西省總工會常務委員。同年6月參加西安人民慰勞宣傳團赴河南慰勞北伐軍將士。1927年7月,馮玉祥在豫陝地區進行“清黨”,西安人民慰勞宣傳團被解散。李和慰勞團團長兼中共黨團書記黎琴南由鄭州到武漢,向中共中央匯報向中共中央匯報並請求分配工作,被留在全國總工會。同年秋,李被中共組織派回西安,歷任中共陝西省電報局支部書記、中共西安市東區書記中共商縣電報局支部書記、渭南電報局局長、中共陝西省委交通、安康電報局局長、中共安康區綏靖司令部下屬迫擊炮營為重點,在下級軍官和士兵中發展了十餘名共產黨員,並通過營長黎民覺和營副袁作舟在營內廢除打罵士兵的封建軍閥製度,實行糧餉公開,改善士兵的生活待遇。12月上旬,賀龍率領的紅三軍進入安康地區,李帶領共產黨員在安康城鄉秘密散發革命傳單和歡迎紅三軍的標語,夜晚派人火燒國民黨軍隊的兵站,還派共產黨員王玉田打扮成電報局工人,以維修安康、甸陽道上的電話線為名,給紅三軍傳送情報。紅三軍過安康境後,國民黨安康綏靖司令張飛生下令搜查安康電報局,以“共黨嫌疑分子”的罪名逮捕了李茂堂。後因查無實據,在中共組織營救下取保出獄。1933年上半年,李參與中共陝西省委軍委的領導工作,先後受命去西鄉等地巡視。8月初回到西安後,由于袁岳棟、杜衡被捕叛變,中共陝西省委遭到嚴重破壞,李失去中共組織關系。

不久去上海,經王超北聯系接上了中共組織關系,被派回陝西恢復中共組織,經過三次努力都未成功,隻得重返上海,從事中共秘密工作。1935年9月,李在河南鄭州被國民黨反革命派逮捕,押送南京反省院。國民黨中央調查統計局派杜衡、陳建文(均為中共叛徒)以高官厚祿對李進行利誘勸降。經王超北請示中共上海中央局有關機關同意,李借此機會打入國民黨特務機關內,歷任國民黨中統局特訓班總教官,國民黨南京電報檢查處檢查員,長沙、常德郵電檢查所所長,國民黨甘肅省黨部調查統計室主任,陝西省黨部調查統計室組長、副主任、主任等職。在此期間,他同王超北、陳子敬等配合,利用國民黨內部矛盾,趕走了朱家驊系的國民黨陝西省黨部書記長王季高等幾名重要官員。

1945年11月,李茂堂去延安,經中共中央有關部門批準,重新履行入黨手續,並被任命為中央社會部西安情報處副處長(王超北任處長),一直到1949年5月西安解放。李在西安情報處工作期間,利用國民黨中統局西北辦事處副主任兼中統局陝西調統室主任的合法身份,同王超北一起,先後建立了兩個地下工作室、一個聯絡站、八個秘密電台,巧妙地將電台架設在國民黨軍隊司令部和省政府主席辦公樓附近的地下室裏,蒐集了中統局派進陝甘寧邊區搞“點線”破壞活動的20多名特務名單,以及中統、胡宗南部各種反共活動的重要情報,及時報告中共中央,為保衛中共中央和西北解放戰爭的勝利做出了重要貢獻。西安情報處經常收聽延安新華廣播電台的廣播,並把它排印出來散發給西安各界進步人士,宣傳中共對時局的主張。這期間,他在保護中共組織、營救中共黨員、分化瓦解敵人等方面也做了卓有成效的工作。抗日戰爭勝利前夕,國民黨特務機關發現陝西省政府主席熊斌的辦公地止園附近,有共產黨的秘密電台在發報。胡宗南下令搜查,熊斌也被迫同意。一天下午,一群憲兵前往止園搜查。此時,李已根據王超北的指示,搶先一步到止園後花園指揮中共地下電台安全轉移。然後他帶著幾個中統特務從花園裏出來,向熊斌報告:“剛才我已奉令帶人搜查過後花園了,沒有發現共黨的電台,也沒有發現什麽可疑的人影。如不相信,我們可以共同搜查一遍。”熊斌怒目而視,訓斥憲兵道:“你們都得了恐共病,都快給我滾開!”1945年秋末,國民黨反動派在西安對共產黨員和進步人士進行大搜查、大逮捕,王超北成為重要的追捕對象。一天上午,在胡宗南親自主持下的國民黨黨、政、軍、警、憲、團的匯報會上,特務們根據所掌握的線索,詳細研究了逮捕的方法和步驟,決定當晚12時以後下手。李也參加了這個會議。他機警地一面在會上提出許多表面看來很有效的建議,迷惑敵人,同時急中生智裝作急病被送入醫院,差人設法立即把這一訊息通知王超北,使王脫離險境。

1949年5月初,西安解放前夕,李和王超北一起趁國民黨組織武裝自衛總隊之機,讓進步人士閔繼騫當上自衛總隊的副總隊長(總隊長由同王超北有聯系的西安市市長王友直兼任),從而在西安解放時,把這支擁有2000多人、1000多枝槍的隊伍變成中共地下組織指揮的地方武裝。他們挖出了胡宗南部逃跑前在鐵路、橋梁、工廠、機關、學校等處埋下的炸葯,使文化古城西安免遭破壞,保護了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配合人民解放軍順利地解放了西安。

1950年,李茂堂蒙冤被捕。1953年5月在北京病逝。1982年3月,經中共有關部門復查,為其平反昭雪,恢復名譽。

李茂堂是建國後國內貿易部第一任副部長。但任職不久就因中統的事情說不清楚被捕。

李茂堂和王超北的事跡後來被商業部(即原國內貿易部)的兩個業餘作家編成劇本,經過譚力加工,拍攝為優秀諜戰本劇。

同名電影

基本資料

名稱:特殊使命

導演:鮑斯特森

類型:動作 劇情

地區:英國

簡介

恐怖組織偷走了美國軍方威力強大的新型武器,並以炸毀水壩來要挾情報局交換被捕的兩位同伙,為了找回新型武器,裏斯和阿曼達混進恐怖組織內部,卻被恐怖組織抓為人質。恐怖組織即將炸毀大壩,全鎮的人危在旦夕……

分集劇情

第1集

北平。叛徒黃某在保鏢護衛下乘小車回家,途中突遭一位老翁槍擊,黃某和保鏢倒在血泊中。巡警聞聲趕到時,老翁已機智逃離。這老翁就是北平地下黨的年輕黨員鞏渭平。

鞏渭平的同學和戀人王琴將赴渭城探望病中父親。鞏渭平前去送別,兩人依依不舍、海誓山盟。臨別時,鞏渭平委托王琴順道去看望自己守寡在家的母親。王琴走後,鞏渭平的同學和上級秦劍告訴鞏渭平,自己受上級委派將前往上海開展地下工作,今後鞏渭平的將變為遠明。

遠明急于立功,授命鞏渭平在察哈爾抗日同盟軍殘部的獨立營中發展黨...

第2集

在獨立營中,鞏渭平將25名官兵作為發展對象,並將發展對象名單交給遠明,遠明對鞏渭平的發展數量很不滿意。

當夜,遠明在姘婦美娟家被捕並叛變,25名發展對象因此全部被捕,鞏渭平處在敵人的追捕之中。因無處避難,鞏渭平想起了餘雪瑤並躲避到她的寓所之中。

鞏渭平是餘雪瑤的暗戀對象,他的出現令餘雪瑤喜出望外。鞏渭平借居在她寓所期間,餘雪瑤對他百般照顧,並利用種種方式向他傳遞愛意,這令鞏渭平很是為難。

國民黨中央統計調查局(簡稱中統)副局長餘沁齋,千裏迢迢從南京趕到北平...

第3集

餘沁齋前往餘雪瑤寓所看望她,餘雪瑤對哥哥的到來頗感意外。此時適逢鞏渭平外出未歸。餘雪瑤隻知鞏渭平目前在一家車行做事,認為這對鞏渭平是大材小用,因而請求餘沁齋幫助鞏渭平謀一份好工作。餘沁齋應允後才得知,這人就是鞏渭平,于是開展思量如何利用這個機會收服鞏渭平。

中統通牒所限定的48小時將到,武振勛正為此一籌莫展,不料鞏渭平卻來到獨立營,讓武振勛把自己交出去,嘗試用自己一條命令換回25個官兵。副營長劉昆山主張以鞏渭平換官兵,武振勛則被他的大義之舉所感動並放鞏渭平...

第4集

特務們搞了一場假槍戰,在武顯藝面前造成鞏渭平叛變的假象,並把鞏渭平送回餘雪瑤寓所。

鞏渭平擔心自己會牽連到餘雪瑤,要堅決離開,卻在途中被劉昆山捕獲。武振勛受特務們欺騙,誤以為鞏渭平出賣了獨立營,于是下令處死鞏渭平。此時,特務及警備部隊趕到,雙方激戰,武顯藝和武振勛喪生,而受傷昏迷的鞏渭平又被送回餘雪瑤處。

鞏渭平療傷之際,餘沁齋到來。餘雪瑤稱餘沁齋的交通部供職,並介紹鞏渭平與餘沁齋相見。談話中,餘沁齋有意將話題引向鞏渭平不久前的遭遇,並勸說鞏渭平仿效當年關...

第5集

餘沁齋見到鞏渭平,指責他對其妹不負責任。鞏渭平將加入中統一事告訴餘沁齋,餘沁齋同意將餘雪瑤嫁給鞏渭平。餘雪瑤對此欣喜異常。

燭光指示鞏渭平除掉叛徒遠明。鞏渭平借邀請參加婚禮為名,到遠明家探路,並宣布改名為鞏向光。婚禮之夜,鞏渭平將餘雪瑤及監視自己的特務灌醉後,潛入遠明家,將其除掉。餘沁齋雖然懷疑此事系鞏向光所為,但終因找不到證據而罷休。

鞏向光被任命為中統的副科長,並受召去見中統副局長,見面後才知,副局長竟是餘雪瑤的大哥餘沁齋。餘沁齋表示收服鞏向光並不是為...

第6集

鞏向光搗毀了西山日特的巢穴的同時,被告知“參茸店”案已破,命令鞏向光立即赴刑場任監刑官。行刑槍聲響起,鞏向光才知道被殺的是五名共產黨員。

鞏向光因中餘沁齋所設圈套而痛不欲生,感到自己已經無法向黨組織說清楚,決心一死以示清白。在他將要自盡的一刻,餘雪瑤阻止了他並使他清醒過來。

為徹底斷絕鞏向光的後路,餘沁齋又將鞏向光監刑的訊息公開,這使鞏向光成了反共“英雄”。

中統為鞏向光舉行慶功會,並任命其為副處長。會上,鞏向光見到了蔣介石侍從室的女官員歐陽荷。他與歐陽荷...

第7集

抗戰爆發,中統高層決定派鞏向光前往渭城任副主任。鞏向光想借此與延安取得聯系,而餘雪瑤出于對鞏向光安全的擔心卻表示堅決反對。在餘沁齋的壓力下和勸說下,餘雪瑤隻得同意。

王琴此時也在渭城,她正和鞏向光的母親生活在一起,靠教書為生並照顧著老人。

秦劍、趙飛將延安急需的10箱電台和20箱葯品秘密運到渭城,下一步則將運往延安,渭城最高軍政長官邊國烈受重慶之命要查獲這批禁運物資,對外則宣稱輯查日特物資。

趙飛在接頭時不幸被中統捕獲,但中統渭城主任陳雨軒卻始終無法讓趙飛...

第8集

邊國烈為鞏向光的到來舉行了宴會。會上,歐陽荷將禁運物資一案告訴鞏向光,示意他接手此案,卻被對方婉言謝絕。

秦劍被任命為地下黨渭城情報處主任。他派地下黨員申北漢連夜潛入趙飛家,希望在那裏找到有關線索,被特務發現。申北漢及秦劍等認為,這是鞏向光在作祟,于是決心除掉鞏向光。

鞏向光終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母親,母子相見時,鞏向光也意外地見到了王琴。王琴並不知道鞏向光已經結婚,撲向他相擁而泣,又被餘雪瑤撞見,這令鞏向光尷尬之極。所幸餘雪瑤適宜地化解了鞏向光的尷尬,並大...

第9集

為避免鞏向光與王琴重續舊情,餘雪瑤想接鞏母來家卻未如願。

邊國烈為緩和中統與軍統間矛盾,組織籃球賽,並親自到場觀戰。軍統隊員的小動作令中統頻頻失利。鞏向光趕到後,情勢立刻逆轉,最終中統獲勝,軍統大失顏面。鞏的表現引起了軍統站長嚴錕的警惕與重視,欲置之于死地。

地下黨擬定並實施除鞏計畫,被潛伏在地下黨中的“釘子”得知。餘沁齋命令釘子暗中監視並保護鞏向光,同時讓餘雪瑤阻止鞏向光與地下黨見面,餘雪瑤未能阻止。鞏向光滿懷希望地要與秦劍相見,赴約途中,由于申北漢擅自...

第10集

鞏向光到國小校找到王琴,請她轉告秦劍有關趙飛的事情,並要幫助秦劍,希望與秦劍一見。王琴認為鞏向光是要引秦劍落入圈套,並讓母親勸阻鞏向光。鞏母十分氣憤,當面教訓鞏向光。

餘雪瑤再次到鞏母家勸鞏母搬過去,碰了釘子。

鞏向光委屈難言,獨自登城以排解內心,被申北漢暗中盯梢並施以殺手,結果被鞏向光製服。鞏向光再次放了他,並讓他轉告秦劍,第二天要在劇場見秦劍。秦劍決定與鞏向光見面。

鞏向光如約而至,卻始終不見秦劍。申北漢跟蹤,準備第三次殺鞏向光,結果被秦劍製止。他們發...

第11集

趙飛借與母相見之機,將物資隱藏地點相告,讓她秘密通知地下黨。同時接受鞏向光暗示,對特務詐稱物資埋藏在青龍山。

鞏向光又通過王琴將訊息傳遞給地下黨。並借與秦劍“偶遇”之機,暗示五福商社已被特務註意。秦劍及時取消了一聯絡點,不久商社被特務查抄。秦劍與趙飛母親相見,得知了物資隱藏地點。這使秦劍對鞏向光的看法有了一些改變。

鞏向光稱去青龍山起獲物資,並通過歐陽荷稟報邊國烈派兵護衛,以防萬一。嚴錕得知後,派徐夫海帶隊秘密跟隨,陳雨軒則坐山觀虎鬥,欲收漁翁之利。

上山...

第12集

鞏向光知道,趙飛的死會使地下黨進一步誤解自己,于是找王琴,想通過她聯系秦劍以說明情況,並說八路軍聯絡處內有軍統潛伏特務,勸王琴離開學校,以免遭敵人毒手。隱藏在此的秦劍本想露面與之相見,卻被門外監視者的聲響驚動。秦、鞏還是未能見面。

鞏向光與王琴的頻繁接觸,不僅引起了各方特務的懷疑,也令餘雪瑤不安。鞏向光對她說明王琴的危險處境,餘雪瑤則表示設法保護王琴。這令鞏向光大受感動。

餘沁齋始終對鞏向光放心不下,叮囑餘雪瑤監視鞏向光,結果被餘雪瑤拒絕。餘沁齋感到有些無...

第13集

餘沁齋為了保護自身隻好幫助救王琴,最終迫使嚴錕放人。嚴錕則以不知情為借口拖延時間,結果又以查無此人來搪塞。

地下黨也四處打聽王琴下落,也無結果。申北漢認定王琴的失蹤系鞏向光所為,決心再次除掉鞏向光,並借鞏向光為父親上墳之機採取行動。結果被鞏向光發現,兩人廝打在一起,直至彼此筋疲力盡。

鞏向光的助手武平,猜出鞏向光是共產黨,並知道他心有委屈而無處可訴,鞏向光對武平說出隱衷。

鄭力祥意外得知玉皇觀情況異常,鞏向光讓武平前去偵察,得知那裏是軍統秘密監獄。鞏向光帶...

第14集

鞏向光被押到邊國烈司令部。邊國烈告誡鞏向光不要為王琴而自毀前程,將他放回家,歐陽荷將王琴送入醫院。嚴錕忿忿不平,去找邊國烈論理。邊國烈以鞏向光與王琴是舊情人為由和稀泥,不讓嚴錕再追究此事,嚴錕隻好作罷。但他發誓,一定要抓到鞏向光通共鐵證,搞到鞏向光。

蘇傑將八聯處運進30箱物品一事秘報嚴錕。嚴錕以搜捕日特為名,對八聯處進行查抄,然而查抄到的全部是美國罐頭,令嚴錕十分尷尬。秦劍卻在柴雲生配合下將30箱延安急需物資轉移到邊國烈軍需倉庫中。

八聯處代表從戎將軍向...

第15集

鞏向光向王琴表白,希望她相信自己不是叛徒,但她仍抱以懷疑。鞏向光請她轉告秦劍,自己將到十裏鋪守卡,可以幫助對方從此路轉運物資。

餘雪瑤也在為自己與鞏向光的感情而苦惱,她向鞏向光坦言,鞏向光頗為感動,向她表白了心跡。

鞏向光前往十裏鋪守卡。秦劍得知訊息,命申北漢駕馬車從十裏鋪過關以探虛實,從而確定鞏向光是否真心幫助地下黨。陳雨軒則密令文啓智帶領一支腳踏車小分隊秘密巡查,並監視鞏向光舉動。嚴錕、歐陽荷也安排了對他的秘密監視。申北漢第一次成功過關後,秦劍決定從鞏...

第16集

檢查抬貨無果,使鞏向光暗暗松了口氣。此時,釘子暗中傳來情報,讓陳雨軒認真搜查,結果在花轎中查獲3部電台。陳雨軒得意洋洋,鞏向光卻突然厲責陳雨軒搗亂,這令陳雨軒一片茫然。

邊國烈命歐陽荷將鞏向光帶到司令部。鞏向光稱自己早有安排,採用的是放少抓多的誘敵之策,以求一網打盡。邊國烈認為這符合基本的軍事常識,但責怪他為什麽不將此計策預先通報陳雨軒。鞏向光以中統內部派系鬥爭為由辯解,使邊國烈深信不疑。結果邊國烈不但沒處罰他,反而予以嘉獎。

秦劍對損失三部電台後悔不已,...

第17集

陳雨軒認為,十裏鋪遭襲系地下黨所為,且共黨物資已借機運出了渭城。

鞏向光一夜未歸,餘雪瑤以為他遭處罰,于是找邊國烈要人。歐陽荷告知昨晚鞏向光醉在她宿舍,從而引起餘雪瑤醋意。她回家後在房內大哭,令家人無奈。

文啓智因留宿趙巧茹處而躲過十裏鋪之難,陳雨軒卻欲追究其脫崗失職之責。文啓智驚恐無措,在趙巧茹建議下向鞏向光求救。文啓智系電偵專家,鞏向光知其有較大利用價值,遂設計瞞過陳雨軒,救了文啓智。

鞏向光以為十裏鋪之事系地下黨針對自己而為,而此時秦劍也中斷了與王琴...

第18集

在與土匪的戰鬥中,鞏向光冒死營救了歐陽荷,秦劍、曲河則擊斃了匪首。戰鬥結束,邊國烈見秦、曲二人表現出色,令鞏向光將二人喚來欲給予褒獎。鞏向光見到秦劍,才得知十裏鋪一事並非地下黨所為,他表示一定幫助他們完成運送任務,秦劍對此將相將疑。在打掃戰場時,鞏向光發現被擊斃的匪首是六指神,遂斷其手掌收起。

車隊到達目的地,鞏向光又與邊國烈下去勞軍。邊國烈在勞軍時鼓勵士兵刻苦訓練,並請從戎為部隊講解遊擊戰以待抗擊日軍。秦、曲二人待在臨時駐地,正為找不到機會脫身而憂慮時,...

第19集

徐夫海被打後到上司肖文富處訴苦。肖文富警告他別去招惹鄭力祥,因為嚴錕正在鄭力祥身上做文章。

秦、曲正要實施計畫,一輛卡車從後追來。原來是邊國烈不放心鞏向光和歐陽荷的安全,派中尉帶領一個班士兵前來護送。這不僅打亂了秦劍的計畫,而且使本來的力量對比發生逆轉。

鞏向光以汽車加水為由,避開歐陽荷,與秦劍商議好辦法,以土匪滋擾為名使歐陽荷同意了借邊區繞道回渭城的想法。

此時正是國共合作時期,于是八路軍同意他們將車隊開入邊區。趁縣政府人員接待歐陽荷一行之機,秦劍巧妙地...

第20集

歐陽荷得到報告,以前查獲那3部電台失蹤了,于是她匯報給邊國烈,邊國烈十分惱怒。

鞏向光將三部電台下落的情報轉送給秦劍,秦劍將電台取走。

為團結抗日力量,鞏向光前去拜見精魂武館陳靜雷,並以殺害陳母的六指神的手作為見面禮。陳誤將鞏向光視為恩人,召集全家跪拜鞏向光,並與鞏向光結為異姓兄弟。

此時重慶的餘沁齋已被撤職,餘雪瑤得知後一下呆了。鞏向光則安慰她,並表示了對她的情感。

鞏向光突然接到口信,說是有老同學要見他。他將信將疑地來到約定地點,兩個陌生人自稱江雄、衛...

第21集

鞏向光將計就計,讓陳靜雷的大弟子唐雲設法撬開江、衛二人的嘴,兩人招認自己是中統派來的,並要求隻見陳雨軒。鞏向光斷定這是CC系派來搞倒自己進而借此搞倒餘沁齋的,于是電告餘沁齋。餘沁齋命他秘密將二人處死。餘沁齋則讓釘子將鞏向光殺死“地下黨交通員”的訊息散布出去。果然再次引起了地下黨對鞏向光的懷疑,並中止了與他的聯系。雖然秦劍對此持懷疑態度,但鞏向光卻又一次陷入痛苦之中。

3部電台失而復得,中央決定設立渭情處自己的電台站,並派來兩名電報員楊世全和高麗敏。很快,他...

第22集

武平設法將暗殺周恩來的情報傳送給八聯處。八聯處指示立即通過報紙輿論揭露並阻止這一陰謀。很快有關訊息就被刊登了出來。

餘沁齋到渭城後,托名休養,實則尋找時機以圖東山再起,另一方面,是要親自監視和控製鞏向光。

餘沁齋秘密約見了釘子,釘子正是潛伏在地下黨內的記者王濟華。王濟華建議一舉鏟除渭城的地下黨,而餘沁齋的策略卻是放水養魚,並叮囑王濟華,在軍統暗殺周恩來一事上,要坐山觀虎鬥,坐收漁人之利。

邊國烈警告嚴錕不準對周下手,並下令由鞏向光和歐陽荷共同負責保衛周恩來...

第23集

歐陽荷查抄了嚴錕存放的炸葯,嚴錕卻並不在意。各方情報證實,暗殺行動並沒停止,但鞏向光對暗殺計畫幾無了解。他如坐針氈,連夜潛入申北漢家,要求地下黨隨時與他保持聯絡。

肖文富向鞏向光透露嚴錕還是要用炸葯暗殺,這使他和歐陽荷一起想到了汽車,于是立即阻止乘坐邊國烈和八聯處的汽車。就在他們準備接近汽車時,汽車突然爆炸,鞏向光再次保護了歐陽荷,自己卻受了傷。

機場上,一假冒記者的刺客欲向周恩來行刺,王濟華及時出手阻止。刺客負隅頑抗時,邊國烈的副官祁立言將其擊斃。這一滅...

第24集

得知蘇傑逃跑,鞏向光、歐陽荷下令關閉城門緝拿,結果蘇傑又被嚴錕滅口。

周恩來安全離渭,從戎代表八路軍對之表示感謝。鞏向光因忙于保衛事務已疲憊不堪,餘雪瑤心疼不已經。

鞏向光繼續對黑田進行審訊,經過較量,黑田終于落入鞏向光的圈套,答應將鞏向光與日特合作的建議帶給宮本。于是鞏向光放了黑田,黑田連忙逃向日本特務所在的據點,鞏向光跟蹤其後直搗日特巢穴,活捉日特頭子宮本,全案至此告破。

鞏向光為保衛周恩來立下大功。秦劍約見鞏向光,鞏向光欣喜異常,買酒準備慶賀。鞏向光...

第25集

八聯處向邊國烈提出嚴重交涉,要求徹查從戎一事。秦劍則通過王琴請鞏向光幫助查找從戎,鞏向光婉拒;陳雨軒欲讓鞏向光接手此案,遭到餘沁齋的斥責;而嚴錕暗自得意。

鞏向光向邊國烈提出陳靜雷欲見他,邊國烈親赴精魂武館,並贈給陳一把珍貴手槍,以示情意。鞏向光借機請陳靜雷幫助調查從戎失蹤一事。

陳靜雷弟子不久即獲得訊息,于是鞏向光設計讓唐雲將徐夫海秘密抓到染房,徐夫海供出了軍統直接作案的駱一粟和喬晉,然後又設計將喬晉抓捕,並通知歐陽荷抓捕駱一粟。兩人招認事實後,餘沁齋稱...

第26集

鞏向光依計而行,歐陽荷將此案作為強盜搶劫呈報邊國烈。邊國烈雖不相信,但又無良策,于是邀請記者參加對駱一粟和喬晉的公開審訊。審訊中,駱、喬二人稱自己是土匪,殺害從戎隻是見財起意,但八聯處張主任當場拿出二人軍統證件上的照片,戳穿了這一騙局,從而令邊國烈難以收場。最終,邊國烈隻好舍卒保車,嚴錕則得以安然過關。

事後餘沁齋指責鞏向光在照片上做了手腳,卻被鞏向光反擊得無言以對。

皖南事變發生後,潛伏在延安的各路特務活躍起來。延安指示渭情處早日掌握特務潛伏名單,為延安...

第27集

為獲得真名單,鞏向光設計,令唐雲到趙巧茹家捉奸,並留下奸情證據。文啓智無奈,隻好與趙巧茹設計將陳雨軒灌醉,盜走陳藏在保險櫃中的真名單。

文啓智得手後,與冒充軍統的曲河約定在一農舍小院交接,不料被徐夫海跟蹤而至。王琴得知曲河有危險,也趕赴農舍通知地下黨。她正要和曲河撤離時,被徐夫海發現。文啓智此時才知道曲河是地下黨,于是趁亂槍擊曲、王,二人犧牲,文啓智得以滅口。

嚴錕則以通共罪加緊追捕文啓智。陳雨軒並不知自己的外室趙巧茹與文啓智私通,正打算放文啓智逃跑。此時...

第28集

文啓智攜趙巧茹逃往山村,被陳雨軒的人抓獲。

陳雨軒親自審問趙巧茹,得知她與文啓智的奸情後惱羞成怒,將她掐死。然而再審文啓智時,文啓智死不招供,反而編造一套謊言,令陳雨軒無計可施。陳雨軒想借此案整倒鞏向光,誘導徐夫海說出不利于鞏向光的情況,並請歐陽荷居間作證。餘沁齋料定陳雨軒會借此案做鞏向光和他的文章,並想通過鞏向光拿到文啓智手中的真名單,于是一面讓鞏向光同意接手此案,一面旁敲側擊地迫使陳雨軒將此案移交給鞏向光。

鞏向光在審訊中機智地與文啓智周旋,使文啓智交...

第29集

鞏向光提供的真名單,使延安清除了隱患,也使秦劍、張主任逐漸產生了信任,二人打算幫助鞏向光去延安澄清過去的問題。秦劍建議讓鞏向光以公開身份前往延安,張主任表示支持,但需要向延安請示。

此後,鞏向光又將真名單提供給餘沁齋,以獲取其信任。此前,地下黨在傳送名單的過程中,釘子已經將名單復製並提供給餘沁齋。餘沁齋將兩發名單核對後,發現完全一樣,不免大惑不解。

鑒于陳雨軒與鞏向光之間的矛盾,邊國烈將文啓智案交給歐陽荷審理。歐陽荷審後將結論定為陳雨軒公報私仇。此時,邊國...

第30集

鞏向光的延安之行剛有眉目,張主任突然通知取消行程,這又在出乎鞏向光意外,他感到命運對他的捉弄有些太殘酷了。但餘沁齋、邊國烈也已同意延安之行,他找不出不去的理由,隻得讓武平在街頭襲擊自己,用傷勢作為借口。鞏向光的被襲引起了多方猜疑,鞏向光順水推舟,將眾人的視線引向嚴錕。

嚴錕則開始對鄭力祥實施招納計畫,準備在必要時讓鄭力祥除掉鞏向光。鄭力祥的反常行為引起了餘雪瑤的懷疑和批評,為此鄭力祥和武平兩人吵了起來,兄弟矛盾由此而生。此時,餘雪瑤有了身孕。

鞏向光得知地...

第31集

特務將茶樓包圍,秦劍為掩護洪定坤脫身而被捕。

軍統副站長馮賢章在妓院面見鄭力祥,迫使鄭力祥作為線人監視鞏向光在家中的舉動。鄭力祥從妓院出來時,恰被武平發現。兄弟二人為此爭吵以至動起手來。鄭力祥佯作改悔。

鞏向光傷愈得知秦劍被捕,地下黨找到鞏向光讓其設法營救秦劍,而餘沁齋則讓鞏向光接手秦劍的案子,欲借此試探鞏向光。邊國烈則派歐陽荷協助鞏向光,意欲一探鞏向光的真偽。鞏向光面臨嚴峻考驗。

餘雪瑤因妊娠反應強烈,住進醫院。鞏向光在從醫院回家途中,偶然發現鄭力祥出入...

第32集

為營救秦劍,鞏向光定下計策並要求地下黨配合。

某日晚,鞏向光又在節餘上喝得大醉。歐陽荷與康莉將其送回家,在返回時被地下黨劫持出城。第二天,康莉被放回,她跑到餘沁齋處求救,說地下黨要求用秦劍來交換歐陽荷。歐陽荷的特殊身份使餘沁齋不得不答應對方的條件。

嚴錕此時覺得鞏向光過于危險,不能不除,于是讓肖文富逼迫鄭力祥毒死鞏向光。鄭力祥猶豫再三,最終同意了。

鞏向光為確保營救行動成功,請陳靜雷幫忙。陳靜雷得知要營救的正是擊斃六指神、為自己報殺母之仇的恩人時,立即同意...

第33集

為了保護鞏向光,秦劍大罵鞏向光叛徒並開槍自盡。鞏向光終于沒有跑向河對岸。

由于秦劍犧牲,洪定坤決定暫時停止渭情處的活動。

鞏向光對鄭力祥之死懷有疑慮,認為歐陽荷在搞鬼。而秦劍的犧牲,再次引起一些地下黨員對鞏向光的懷疑與誤解,洪定坤決定停止與鞏向光的聯系。另一方面,餘沁齋也鞏向光在河中的行為有所懷疑。而鞏向光隻能對武平說明秦劍犧牲的實情。

餘雪瑤得知鞏向光受傷,不顧身孕要去探望。餘沁齋未能攔住,她一下滾下樓梯,以致流產。

嚴錕將鞏向光的通共材料上報重慶,蔣介...

第34集

鞏向光被押往重慶,餘雪瑤得知訊息後請求餘沁齋搭救,並找到邊國烈要求搭機去重慶。邊國烈告訴她,歐陽荷已經去搭救鞏向光了,餘雪瑤大感意外。

嚴錕命肖文富查抄鞏向光家,肖文富在鞏向光家遇到了陳靜雷,結果查抄未成,反碰了一鼻子灰。

餘沁齋來到重慶搭救鞏向光,但徒勞無果。餘雪瑤也來到重慶,也是一籌莫展。

鞏向光在重慶獄中並未失志,堅持鍛煉。保密局對他的審訊也毫無收獲。

一天,鞏向光被人從牢房中喚出,鞏向光自感大限已到,欲坦然就義。然而獄門大開,餘雪瑤、餘沁齋竟在門外...

第35集

鞏向光打算將邊國烈的進攻意圖通知地下黨,但始終未能與對方聯系上。

鞏向光得知邊國烈的作戰部將用臨時密碼將作戰計畫發往國防部,找到文啓智了解編製臨時密碼的奧秘,並通過監聽破譯了作戰計畫。之後,鞏向光把電台交還了餘沁齋。餘沁齋感到其中肯定有問題,但一時又搞不清楚。

由于鞏向光無法與地下黨取得聯絡,于是用地下黨早已廢棄的舊密碼,將作戰計畫直接發往延安。延安此前已收到其它途徑獲得的同一作戰計畫,兩相對照完全一樣。從而使邊國烈對囊形地區的進攻徹底失敗。

事後,邊國烈...

第36集

07號柴雲生用財色引誘機要室的劉參謀,並設計從劉參謀處復製了保險櫃鑰匙,地下黨通過劉菊芳將鑰匙交到鞏向光手中。

按地下黨的計畫,一方面柴雲生將劉參謀調虎離山,一方面鞏向光進入機要室獲取進攻延安的計畫。但餘沁齋的突然到來,使鞏向光無法脫身。在陳靜雷的的協助下,鞏向光終于拿到了計畫並交給地下黨。

鞏向光的舉動似乎證實了餘雪瑤的懷疑,餘雪瑤當面說出鞏向光的真實身份,並勸鞏向光回頭。在鞏向光的勸說下,餘雪瑤開始站在了他的一邊。

邊國烈召集鞏向光重要會議,結果卻是攜...

第37集

餘沁齋對劉菊芳已有所懷疑,于是派特務盯著她。地下黨發現劉菊芳處在危險之中,多次讓她離開鞏向光家。但她擔心無人傳遞情報還是留了下來。

餘沁齋來到了鞏向光家,向餘雪瑤了解劉菊芳的情況,餘雪瑤為她遮遮掩掩。

邊國烈進入率軍進入延安後,得到卻是一座空城。為找到延安的中央機關,軍統調來了新式偵測設備,恰被鞏向光遇到。鞏向光再次向劉菊芳傳回情報。

餘沁齋的到來,使餘雪瑤感到劉菊芳已身處險境,于是委婉地勸她馬上離開自己家。劉菊芳為傳送情報,答應明天就走,結果失蹤了。

餘...

第38集

邊國烈進攻延安又以失敗告終,鞏向光隨邊國烈回到渭城。

鞏向光回家後,得知劉菊芳犧牲的訊息十分悲痛,餘雪瑤也為劉菊芳的死而懊悔不已。鞏向光向餘雪瑤講了他在前線看到的一切,使餘雪瑤徹底喪失了對國民黨的信心,但面對著大哥的丈夫,她又處于難以選擇的巨大痛苦之中。

鞏向光接到地下黨通知,以為對方因劉菊芳一事而處決自己。當他見到洪定坤後,洪定坤向他宣布了延安的決定,恢復他的黨籍。他熱淚盈眶。地下黨同時交給他獲取敵人潛伏保單的任務。

文啓智雖然被提升為副主任,但他見局勢...

第39集

鞏向光和餘雪瑤正在準備金條時,恰被前來的餘沁齋發現。餘雪瑤為鞏向光作偽證,被餘沁齋識破,鞏向光則巧妙地搪塞過去。

肖文富的妻子催促肖文富趕快逃離渭城,鞏向光前來說服肖文富交出破壞計畫和潛伏名單,被肖文富拒絕。

鞏向光得到文啓智的名單後,正要離家去送給地下黨。餘沁齋恰好趕來,要見鞏向光。餘雪瑤一面暗中幫助鞏向光悄悄離開,一面阻止餘沁齋。然而女傭王媽無意間透露了鞏向光的去向。

鞏向光在古塔公園將中統潛伏名單交給洪定坤。突然發現情況不對,于是讓洪定坤迅速脫身。這...

第40集

解放軍兵臨城下,邊國烈正準備逃跑,但他讓鞏向光留下,並將鞏母作為人質隨軍帶走。地下黨得知後,讓申北漢去營救。

嚴錕任命肖文富為站長,稱自己先期離開渭城。嚴錕發現肖文富在做著秘密勾當,于是欲槍斃肖文富。肖妻見狀,將嚴錕擊斃。

肖文富湖邊與鞏向光見面並交給他名單,朱然跟蹤而至將肖文富擊斃,正要開槍擊斃鞏向光時,歐陽荷突然出現,將朱然打死。

邊國烈等重要軍事官員逃離渭城,歐陽荷也隨之而去

餘沁齋見大勢已去,回到家中用毒酒自殺。

渭城解放。張主任親手把一套解放軍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