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使命

特別使命

《特別使命》是由司小冬指導,蔣愷、商蓉馮國強等聯袂主演的警匪類電視劇。

該劇主要以"騙稅"這個當代熱點話題,講述了那些奮鬥在公安和稅務第一線的偵查員的艱辛故事。

該劇于2012年8月25日在天津影影片道首播。

  • 中文名稱
    特別使命
  • 首播時間
    2012年8月25日
  • 製片地區
    中國
  • 集    數
    29集
  • 拍攝地點
    湖北武漢
  • 導    演
    司小冬
  • 類    型
    涉案,懸疑
  • 主    演
    蔣愷,商蓉,馮國強,廖學秋,劉冠霖,梁馨,傅天驕,胡東,夏一瑤
  • 出品人
    苗煒基、吳 濤、司小冬
  • 首播平台
    天津影影片道
  • 製片人
    王茜
  • 編    劇
    姚東氚,張瀚予
  • 出品公司
    湖北華語廣電傳媒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東江騙稅案頻發,省公安廳成立特偵組秘密趕赴東江。因使命特殊,賀北聲受命以貿易公司老板身份進駐東江擔任特偵組組長,不料,剛到東江便引起刑警隊長常蒙的懷疑而被盯上。

賀北聲跟實名舉報人柳大志見面,不料,柳大志卻被人先一步滅口。賀北聲為救柳大志之女柳麥,與凶犯交手刺傷對手,但未能及時離開現場,被隨後趕來的常蒙誤為殺手。

賀北聲的身份被證實,常蒙還被限期偵破凶殺案,並且,還多加了一項任務——配合特偵組偵破東江騙稅案。

騙稅集團首犯林冰為斷線索將知情者滅口,在此關口,與林冰有過節的王可之趁機暗中陷害,派人舉報林冰有騙稅嫌疑,林冰被特偵組鎖定陷入危機之中……

為找到真凶替父報仇,柳麥四處查找線索與報社記者于莉莉相識,于莉莉出于私心能得到猛料,答應幫助柳麥,兩人的行為不經意間卻給特偵組製造了危機與障礙。

于光石對梅嘉莉與陌生男子見面頗為敏感,奉勸梅嘉莉最好不要對自己撒謊,否則後果自知。做過一次騙稅的于光石嘗到了甜頭,為掌控東江騙稅渠道,于光石派人趁機攪局,一時間,東江陷入混亂之中。

凶案頻出,常蒙壓力很大…… 林冰被抓,賀北聲隱約感到東江依然有大魚,決定深挖。

匿名電話再次響起,透露東江還有一條隱藏最深的大魚。

特別使命

王可之落網,于光石的犯罪行跡也露出水面,賀北聲的出現,讓于光石感到危機臨近,他決定盡快完成交易以便脫身,他一邊派人刺殺賀北聲製造混亂,一邊與羅英進行騙稅交易。

就在于光石沉浸于即將成功的喜悅之中時,羅英的一番話讓他明白自己已經徹底失敗,惱羞成怒的于光石孤註一擲的展開了瘋狂的報復……

柳麥在父親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中發現了于光石的犯罪證據,柳麥從母親的遺書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于光石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于光石神秘失蹤沒有了蹤跡。賀北聲約柳麥相見,希望能夠說服柳麥交出證據,這時,埋伏在對面天台的殺手扣動了扳機,為救柳麥,羅英犧牲,賀北聲身負槍傷……而此時,常蒙也倒在了殺手的車輪下。

于光石的暴行使柳麥驚醒,她義無反顧的交出證據。窮凶極惡的于光石將柳麥抓為人質,要挾賀北聲;危急時刻,柳麥講出自己是于光石的親身女兒……

東江恢復了往日的平靜,賀北聲流淚帶著特偵組所有成員祭奠著自己的好戰友、好兄弟——羅英和常蒙,告慰英靈一路走好

影片信息

國家/地區:中國

題材/類型:當代涉案 電視連續劇

片 長:29集

攝製/出品:湖北華語廣電傳媒有限公司

上海劇酷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北京藝緣同行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出 品 人:苗煒基、吳 濤、司小冬

編 劇:姚東氚、張瀚予

導 演:司小冬

主 演:蔣 愷、商 蓉、馮國強、廖學秋、劉冠霖、梁 馨、高 明、岳躍利、胡 東 等

主演介紹

蔣愷

蔣愷中國實力派演員,根據央視索福瑞和AC尼爾森統計,由蔣愷主演《星火》 、《楊三姐告狀 》、《真情無限之繼母》分別列上半年央視一套、八套,以及北京電視台收視排行榜首位,成為上半年的收視之王。從電視劇《姐妹》、《綠籮花》到曾經轟動一時的《完美》 ,蔣愷塑造的“精品男人”形象給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商蓉

演員商蓉,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中國內地實力派演員。主演過《大唐代宗》《女神捕》《神醫大道公》《巡警的故事》等多部影視作品。

馮國強

姓名:馮國強 昵稱:強子 性別:男 身高:182釐米 體重:78公斤 畢業院校:中央戲劇學院

廖學秋

廖學秋,峨眉電影製片廠演員。著名川劇表演藝術家廖靜秋的女兒。1980年她從成都川劇院借調到上海電影製片廠拍《車水馬龍》以後拍攝多部電影,並在1985年進入峨眉電影製片廠成為專業演員,並拍攝40餘部電視劇。

梁馨

名模演員梁馨,99中國超模大賽一舉奪得亞軍,當人們期待梁馨在模特行業大展宏圖的時候,她卻悄然消失在人們關註的視野中,消失了兩三年後,電影片幕接二連三的將梁馨再次送回到喜歡她的媒體和觀眾的視野裏。通過自己較高的悟性和表演天賦,所扮演的角色形象都是極其富有人物個性和人格魅力的,從她的每一部作品裏我們看到一個演員演技逐漸成熟的蛻變過程。盡管眾多名模都相繼步入電視劇的拍攝,梁馨卻選擇了低調,沉默著用一個個角色,一部部電視劇的拍攝工作向社會和觀眾展現著她的個人魅力。

分集劇情

第1集

東江市騙稅案頻發,刑警隊長常蒙接到報案,xx旅館發生命案,死者是被一刀封侯斃命的,案發現場除了一張被撕掉台頭的高額假稅票,任何線索都沒有找到。

針對東江騙稅猖獗的狀況,省公安廳請省國稅局協助,緊急成立了代號5.20聯合行動特偵組,由省公安廳經偵局副處長賀北聲為組長,以開辦有進出口權的外貿公司為名秘密進駐東江,誘使騙稅集團交易,在破獲案件的同時把犯罪分子的本金截下,從而讓騙稅者人財兩空,挽回國家損失。

不料,賀北聲一行剛到東江,便被常蒙懷疑而盯上,賀北聲急于跟實名舉報人柳大志見面又不想暴露身份影響行動計畫,便設法甩開常蒙趕赴藍威大廈,不料還是晚了一步,柳大志已被蒙面人挾持,柳大志掙扎中撥通了女兒柳麥的手機。當賀北聲趕到柳大志辦公室的時候,柳麥也匆匆趕來,奇熱劇網卻被蒙面人打昏在地,就在蒙面人沖柳麥舉起尖刀時,賀北聲出手救下柳麥,蒙面人揮刀嘗試滅口,卻被賀北聲刺傷而逃。但,凶手手臂上的刺青引起了賀北聲的註意。賀北聲打電話讓等候在樓下的特偵組成員追擒凶犯,自己沖進柳大志辦公室,此時,柳大志已然被害。

這時,特偵組成員羅英發信息向賀北聲示警,常蒙也帶人趕到了藍威大廈。

時間緊迫,賀北聲急忙戴上面罩逃離,卻與常蒙在消防梯相遇,兩人激烈交手,常蒙被賀北聲擒住,銬在樓梯扶手上。賀北聲急忙逃離現場,不料卻在地下停車場意外撞倒了曾經的初戀--藍威大廈總經理梅嘉麗,這時,羅英趕到接走賀北聲。而常蒙也被趕來的東江晚報記者于莉莉解圍。

特偵組成員梁捷和邢志並未能抓到凶犯。此時,真正的凶手阿彪驚魂未定,他向老板匯報確認柳大志已經死亡,但他又擔心柳麥會認出自己,幕後主使下令找機會殺柳麥滅口。 初到東江,舉報人就被人搶先一步殺害,並且,賀北聲還被常蒙誤為凶手,而讓成員們更加擔心的是,賀北聲一旦被梅嘉麗和柳麥任何一人認出,就會暴露身份,特偵組的行動計畫將受到影響。而此時的常蒙,也憑著記憶臨摹出了賀北聲的蒙面圖像,不甘遭到羞辱的常蒙發誓將凶手緝拿歸案。

第2集

柳大志的被害,東江稅案撲所迷離,賀北聲與羅英假扮情侶重回現場尋找證據,就在賀北聲提取凶手血樣的時候,常蒙也趕到了現場,通過身形常蒙斷定賀北聲就是與自己交手的人,也就是殺害柳大志的凶手。他拔槍指住賀北聲和羅英,賀北聲示意羅英逃離,自己與常蒙交手,最終被常蒙搶得先手,無奈下,賀北聲讓常蒙跟自己去一個可以證明自己的地方。

柳大志的被害,讓柳麥母女陷入悲痛之中,柳麥發誓要找出父親被害的真相,溫姿寧擔心女兒的安危極力反對柳麥染指此事,母女之間產生分歧。

在張副市長的辦公室裏,常蒙知道了賀北聲的真實身份及到東江的真正使命,而常蒙的輕率也遭到張副市長的斥責,並責令他限期破獲柳大志被殺案,同時全力配合特偵組在東江的打騙行動。

企業家于光石得知好友被害,來到柳家探視,不料卻遭到溫姿寧的冷遇,于光石的寬慰讓失去父親的柳麥對他更加依賴和信任。溫姿寧讓柳麥取回父親的遺物,並叮囑柳麥,最重要的是柳大志遇害前為準備的一件生日禮物,于光石主動提出送柳麥前往,望著兩人離開,溫姿寧心中升起一絲莫名的擔憂。

賀北聲向常蒙了解東江市公安局經偵處處長劉笑非的近況,奇熱劇網常蒙說劉笑非因追查兩起騙稅案已經失蹤了半年,很可能已經犧牲了,賀北聲聞後心情沉重,他坦言這次來到東江的另一個目的就是找到劉笑非,他希望常蒙能夠幫助自己,常蒙答應。

賀北聲向常蒙介紹特偵組成員,羅英的表面身份是賀北聲的未婚妻,而梁捷和邢志則是公司的業務員。常蒙對特偵組偵查的稅案並沒有多大興趣,他認為自己是搞刑偵的,當務之急要盡快破獲柳大志被殺案,賀北聲建議常蒙把柳大志的案子跟特偵組的稅案並案偵查,不料,遭到常蒙的拒絕。賀北聲將現場提取到的血液樣本交給常蒙,希望通過血樣找到凶手,並將自己會被梅嘉麗和柳麥認出而影響5.20行動的擔心告訴常蒙,兩人決定分別找柳麥和梅嘉麗進行探問。

對賀北聲的突然出現,梅嘉麗深感意外,校園的時光仿佛就在昨天,賀北聲旁敲側擊的詢問,得到的結果是梅嘉麗並沒有認出自己。 柳大志的被害疑點重重,賀北聲回憶起凶手的手臂上似乎有刺青的圖案,他讓常蒙幫忙留意。為能找到有價值的線索,賀北聲建議再一次搜查柳大志辦公室。不料,柳麥也出現在辦公室,賀北聲擔心被認出急忙回避。柳大志的遺物中,那支玉如意引起了賀北聲的註意。賀北聲擔心柳麥的安全,囑咐常蒙派人保護柳麥回家,但此時,一支手槍正慢慢朝柳麥瞄準。

第3集

柳麥心情沉重的走在街頭,她沒想到不遠處的車裏正有一把手槍瞄向自己,她更想不到的是,要殺她的人正是一直疼愛自己的叔叔--于光石。

危急時刻,刑警隊的魏新開車趕來,柳麥躲過一劫。于光石並不意外柳麥被警察保護,他命手下文斌彬暫時停止對柳麥的滅口行動,他要從柳麥身上摸出那個刺傷阿彪救下柳麥的人是什麽來路的,他還讓文彬利用毒品控製住原來幫林冰做事的阿彪,以便摸出林凍的境外合伙人,並囑咐文彬晚上的交易不可掉以輕心,樊老板是個不講額度的人……

再一次的搜查並沒有找到新的線索,這時,常蒙給他提供了一條線索,曾經有人打匿名電話舉報一個叫韓雨的人虛開增值稅票,賀北聲決定先從韓雨身上入手,找出跟他交易的人。

與此同時,剛剛完成騙稅勾當的黃阿亮拿到了巨額的退稅支票,興奮之餘驅車前去找暗娼春艷買春,孰不知正落入春艷與慣盜胡克編織的雙簧圈套。當黃阿亮醒悟後,瘋狂開車去追春艷,卻被交警截停。黃阿亮行為可疑,交警懷疑其盜車,將其帶回調查。黃阿亮隻得承認丟失了手包,內有巨額退稅支票。

而這時,春艷正跟胡克談分贓的事情,當胡克看到包裏的巨額退稅支票後,便感覺到不妙,他分給春艷兩萬塊錢,讓她趕緊離開東江。

抓捕韓雨非常順利,但韓雨卻死不承認自己有犯罪行為,這時,電話響起,有人在電話裏要求韓雨補開增值稅發票數額,韓雨一時間百口莫辯,邢志從韓雨的住處搜出了大量的空白增值稅發票和稅票機。但,韓雨拒不交代與他交易的人,梁捷請常蒙幫忙,不想,韓雨趁機跳樓逃跑。賀北聲當著常蒙的面訓斥梁捷,引起常蒙不滿,兩人發生爭吵,常蒙抱怨自己頂著限期破案的壓力幫助賀北聲,到頭來卻落了一身不是。這時,常蒙的電話響起,魏新告訴他有一個叫黃阿亮的人丟失了四萬元現金和巨額退稅支票。

黃阿亮不見蹤影,老板林冰大發脾氣,他擔心黃阿亮手上的稅票會壞了他的大事,手下說出黃阿亮跟一個叫春艷的三陪女有染,林冰命人一定把春艷找出來。

經過審訊,黃阿亮交代出車是老板林凍的,既然牽扯到退稅支票,常蒙便將黃阿亮的情況告訴了賀北聲。賀北聲斷定這是一條重要的線索。 文彬帶人與韓老板的手下交易毒品,不料,被對方用假幣黑掉貨物,雙方發生火拼。于光石並沒有因為毒品被黑掉而責怪文彬,他要利用這次火並案把東江攪亂,趁機除掉對手,一統東江毒品和騙稅市場,一舉兩得。

第4集

常蒙接到電話,西郊發生火並。在現場,常蒙意外發現死者手臂上的刺青。賀北聲根據這個刺青推斷凶手可能就是殺害柳大志的凶手,他再一次建議常蒙並案偵查,兩人產生分歧。這時,常蒙又接到報警電話,又有人被殺。

于光石得到訊息,林冰正在尋找一個名叫春艷的三陪女,他斷定林冰一定有東西在這個叫春艷的手上,于是,他命文彬讓阿彪找到春艷拿到東西後滅口,嫁禍林冰……

東江連續發生命案,並且,殺人的手法基本上和柳大志被殺情況一致,根據死者中有人曾有吸毒史,常蒙決定從毒品案入手調查,賀北聲不認同常蒙的看法,兩人又一次產生分歧,不歡而散。

春艷被人搶先一步殺害,林冰意識到有人嫁禍于他,他猜測害他的人就是他曾經的老板--王可之。

從案件的蛛絲馬跡中,賀北聲判斷所有案件均與稅案有關,他決定盯住林冰順藤摸瓜找出騙稅源頭,他擔心常蒙的偵查方向會影響稅案的偵破,于是派梁捷暗中盯住常蒙。常蒙約線人劉見面了解西郊火並案的情況,線人劉為他牽線與毒販紋身男見面,不料,常蒙被盯梢的文彬認出暗中通知了紋身男,文彬尾隨常蒙離開後,線人劉被殺。

常蒙的魯莽行動遭到了張副市長的訓斥,幸虧賀北聲從中調解,張副市長責令常蒙作深刻檢討,常蒙雖然委屈,但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這時,檢察院接到一個舉報騙稅電話,賀北聲讓梁捷冒充檢察院的人前去與舉報人趙小紅接觸。

確認常蒙正在調查毒品案,于光石不再擔心騙稅計畫的進行,並且嫁禍林凍的計畫也已得逞,他讓阿彪連夜離開東江,同時讓文彬抓緊時間尋找廠址生產毒品。

趙小紅要舉報的人正是林冰。她還提供了林凍的準確住址。在返回的途中,梁捷發現趙小紅竟然在跟蹤他,梁捷急中生智把車開進檢察院。特偵組推斷趙小紅的舉報可能受人指使。但趙小紅提供的信息印證了對林凍的初步調查。特偵組決定對林冰住處實施監視,對其八百萬的先期退稅款實施控製。賀北聲讓常蒙設法穩住林冰,同時秘密調查林冰公司的帳務往來。

賀北聲與羅英偶遇梅嘉莉,羅英假戲真做讓梅嘉莉誤會,賀北聲責怪羅英做戲太過,羅英不以為然,原來,其實羅英早已暗自喜歡賀北聲。 林冰意外接到電話,有人聲稱要歸還黃阿亮所丟失的手包,林冰擔心是個圈套,便命手下阿權前往。這時,常蒙也接到電話說胡克現身,常蒙命人盯住胡克搞清楚跟他見面的人到底是誰。

第5集

于光石約見梅嘉莉,坦言已經知道梅嘉莉與賀北聲的關系,梅嘉莉指責他暗中監視是卑鄙的行為,于光石不以為然,他希望梅嘉莉能夠幫他牽線搭橋與賀北聲見面,因為賀北聲的公司有進出口權,他要利用賀北聲的公司完成騙稅,梅嘉莉無奈陷入痛苦中,因為在于光石的手裏捏著自己見不得人的把柄。

阿權無驚無險的取走手包,躲在暗處的胡克隨後便被便衣抓捕。林冰取回手包卻不到刑警隊銷案,證實了賀北聲的推斷,林凍的確有問題。支票失而復得林冰如釋重負,但對于辦事不力的黃阿亮他已經動了殺心!

常蒙得到韓雨再次出現的訊息,但連夜蹲守卻不見韓雨的蹤跡。事情又有轉機,公安人員從一個開黑出租的犯罪嫌疑人的車上,發現了半本假稅票和血跡,經過突審,犯罪嫌疑人交代出,當時是因財起意殺掉乘客棄屍河中,經過打撈,常蒙發現死者正是韓雨。在韓雨的身上,一張揉碎了的名片引起了常蒙的註意,他命技偵處對名片進行技術復原。

林冰讓人到銀行兌換支票,不料,支票卻被銀行扣押,林冰接到香港合伙人的電話,催促他盡快完成交易,林冰無奈下,親自找到常蒙催問丟失支票的事情能否盡快結案。常蒙推說案件太多,並讓林冰盡快通知黃阿亮到刑警隊來辦結案手續,林冰推說黃阿亮事後辭職離開,下落不明。常蒙霎時明白這是一個不擇手段的犯罪團隊。這時,常蒙接到匿名電話,反映林冰公司是一個騙稅集團。

賀北聲命邢志和梁捷設法接近林冰集團成員,誘使林冰盡快完成騙稅交易,在破獲案件的同時,把犯罪分子的本金截下,從而讓騙稅者人財兩空。

黃阿亮的屍體被發現,根據目擊者提供的線索,辦案人員確認當時與黃阿亮在一起的人正是林冰集團成員。為了不影響特偵組的行動計畫,常蒙決定暫時先不驚動林冰。與此同時,于光石也在督促梅嘉莉盡快與賀北聲攤牌,他讓梅嘉莉利用兩人曾經是戀人的特殊關系,誘使賀北聲下水。梅嘉莉雖厭惡于光石,但有把柄在于光石手上,也是敢怒不敢言,更何況,梅嘉莉自己也有事情需要賀北聲幫忙……

林冰正在為黃阿亮的事情煩心,不料,一個意外的電話讓他興奮不已,有個不法香港商人因急于洗黑錢找到林冰,希望能經快完成一次交易……林冰吩咐手下盡快找到有進出口權的貿易公司,來完成這次交易。林冰迫不及待想完成交易的心態,正好落入賀北聲設好的圈套中。 基于東江所發生的案件都有相似,賀北聲再次提出並案偵查,常蒙不同意賀北聲總把刑事案件與騙稅案混在一起,兩人意見相左爭執不下。

第6集

張副市長贊成賀北聲的建議,將柳大志被害、毒品火並以及春艷被殺案並案偵查,常蒙雖心中不服,但還是服從命令。

張副市長特意介紹于光石與賀北聲認識,希望他們能有機會合作,于光石當場應諾。原來,張副市長用心良苦,他在幫助賀北聲盡快融入東江商圈,以便盡快破獲東江騙稅案。

韓雨身上那張名片被還原出來,王可之的名字進入到特偵組的視野中,賀北聲讓常蒙查找這個叫王可之的人。

于光石通過阿彪了解到林冰正準備做一筆大單,另外,一個叫王可之的人正準備做掉林冰,于光石斷定兩人之間一定有什麽過節,決定來一個鷸蚌相爭。

查找王可之下落的進展也不大,王可之並非東江人,原來租住的地方也早已人去樓空,賀北聲隱隱感覺到,王可之可能是林冰之外的另一條大魚。

按照計畫,邢志和梁捷跟林冰手下阿權交上朋友。林冰授意手下對賀北聲的公司進行了踩點,林冰及手下的"反偵察"行動正中特偵組下懷。這時,林冰接到手下打電話說找到了東江唯一一個需開增值稅發票的人……

賀北聲接到于光石的邀請電話,參加一位朋友的公司開業,賀北聲感覺到這是一個機會,便一口答應。不料,在開業宴會上,賀北聲意外的與梅嘉莉相遇,羅英逢場作戲,表現得醋意十足,而于光石也是在暗中觀察著賀北聲的反應……

林冰與開票人王長明見面,希望對方跟自己幹,王長明並不為所動,被林冰用手槍指住腦袋。就在這時,兩個蒙面人持槍出現劫走王長明。林冰懷疑是仇人王可之所為,命手下挖出王可之。

劫走王長明的並非是王可而是于光石,于光石因為要策劃一次大額的騙稅交易,而虛開增值稅發票這一環節又是至關重要,他這次是利用林冰與王可之之間的矛盾劫走王長明,嫁禍王可之……

賀北聲針對宴會上的情況分析于光石並不單純,他讓常蒙調查于光石背景。而此時,始終認定父親是被人謀殺的柳麥,也通過報紙提供的聯系方式找到了東江晚報記者于莉莉,于莉莉向她提供藍威大廈總經理梅嘉莉在柳大志被害的當天晚上也被逃跑的凶手撞傷,柳麥決定找梅嘉莉了解情況。

于莉莉把柳麥找她的事情告訴了常蒙,並說柳麥身上可能有可利用的線索。常蒙提醒于莉莉不要插手這件事情,于莉莉據理力爭,結果,兩人不歡而散。 香港的毒品貨源緊缺,于光石決定冒險生產,他吩咐文彬,要趕在下一單騙稅交易完成前生產出來,他要利用騙稅渠道將毒品運送出去,一舉兩得。

第7集

林冰並沒有找到王可之,他決定盡快完成騙稅交易,以免夜長夢多。在林凍的授意下,阿權和明子登門造訪,在雙方交換審查資料中,梁捷發現假的增值發票,梁捷借題發揮揪住阿權製造兩方沖突。

林冰終于上鉤,準備與賀北聲的公司做一票騙稅生意。他擺下酒宴一是賠罪二是簽訂契約。特偵組把針對林凍的行動定為"520行動一號計畫",全體人員進入狀態。而與此同時,常蒙也已帶人潛入林冰住處,尋找犯罪證據……酒宴上,雙方匯票驗收無誤。終于簽訂契約。至此,林冰團伙的犯罪證據收集齊備,特偵組等待"收網"。

這時,常蒙在林凍的住處也搜查出各式的管製刀具,其中一把就是殺死黃阿亮的匕首。常蒙將這情況簡訊通知了賀北聲。

酒桌上大家各懷心事,林冰出奇不意的提出在明天交易前,雙方對押人質,水根

交給賀北聲,而羅英跟他走。林凍的這一招令賀北聲措手不及。為進一步取信林冰,

羅英主動應允作為人質,隨林冰一同回到其寓所。

賀北聲擔心羅英的安全,他向常蒙和梁捷等提出"寧可讓行動失敗,也絕不讓英子受到傷害"。

林冰住所裏,狡猾的林冰突然要強收羅英的手機。特偵組的手機信息一旦暴露羅英將有生命危險,羅英處驚不變假意生氣將手中的手機用力扔向阿權,阿權反應不及,手機掉進魚缸,手機卡報廢,危機解除。

羅英沉著應對化解危機,同時邢志也穩住了對手派來的人質水根,並灌醉了對方,用水根的手機向林冰傳達了一切正常的信息。在這個表面平靜的夜晚,為了羅英的安全和計畫的成功,賀北聲徹夜難眠。

第二天,林冰派阿權去銀行辦票,留下明子看守羅英。自己則在銀行對面監視。這時,特偵組方面兵分多路,準備同時收網。

阿權與刑志如約在銀行把雙方的匯票送入視窗。事先安排好的銀行內部的同志先把境外的資金轉入境內,確認成交的一刻,警方馬上採取行動抓捕了阿權。見到大勢已去,林冰準備從消防梯逃走,結果,已陷入警方的重重圍困,常蒙氣定神閒地的迎面走來。特偵組連夜突審林冰,希望從林冰身上查出柳大志命案的線索,但事實證明林冰對柳大志一案無所知。林冰供出了另一個騙稅人王可之的線索。

雖然柳大志命案仍無線索,但王可之的線索卻指明了特偵組下階段的破案方向。為不打草驚蛇,賀北聲提出對外抓捕林凍的罪名是殺人罪,他還建議利用金鈴找到王可之的行蹤。 林冰因殺人被逮捕,讓王可之感到意外,老奸巨滑的王可之決定再靜觀其變,而于光石這邊也在針對王可之,密謀著一件讓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局……

第8集

尋找金鈴的計畫並不順暢,特偵組希望能從實名舉報人趙小紅身上找到突破口,但是,自從趙曉紅與梁捷見完面後就如人間蒸發一般……

梅嘉莉打電話約賀北聲見面,賀北聲也希望能從梅嘉莉口中了解多一點關于柳大志的信息。不料,兩人見面的情景被一直跟蹤梅嘉莉的柳麥和于莉莉盡收眼底,柳麥就在賀北聲轉頭望向自己的那一瞬間,柳麥心頭一驚,她回憶起在案發現場的一幕。柳麥肯定賀北聲就是"殺手"。

接到柳麥的報案,常蒙倍感意外,他幫賀北聲編了個謊話,並告戒柳麥和于莉莉對這件事要絕對保密,不要幹擾警方辦案,同時為了自身安全不要再跟蹤賀北聲。對常蒙命令式的語氣,柳麥、于莉莉極不甘心。溫姿寧擔心女兒的安危阻止柳麥,母女倆發生口角。于光石責怪溫姿寧動手打柳麥並旁敲側擊了解賀北聲的情況……

賀北聲私自與梅嘉莉引出一場虛驚,羅英特別使命分集劇情介紹 第一個站出來指責賀北聲不應該不負責任的為私情而不顧特偵組的安危,賀北聲擔心柳麥的誤打誤撞幹擾破案,同時也為自己的暴露而擾慮,面對羅英的指責他無言以對……

經過排查,常蒙終于找到金鈴的線索,他以林凍的名義把金鈴約出來並實施抓捕,他從金鈴的口中找到了王可之的住處。幾乎同時,柳麥找到梅嘉莉進行質問時,無意間發現了梅嘉莉與賀北聲非一般關系的證據。

柳麥將情況向常蒙反映,常蒙為賀北聲辯解,苦口婆心的勸說柳麥,但柳麥並不為所動,為了能讓父親瞑目她堅持要查到底……

溫姿寧、柳麥在于光石的陪同下來到墓前,柳麥流淚說一定要找出凶手為父親報仇。于光石流露出不易覺察的神情。不遠處,便衣用DV監視著可能出現的異常情況。

確認了王可之的住所,特偵組徹夜監控。就在這時,賀北聲收到匿名舉報人的簡訊和王可之集團成員的照片,賀北聲終于明白,有人一直在暗中幫助特偵組……

于光石也接到了開票人王長明的電話,說他已經打入王可之的內部,原來,于光石針對王可之實施的計畫就是讓王長明利用開票人的身份接近王可之,並打入其內部,摸清楚王可之在香港合伙人的背景,然後取代王可之與對方交易……

負責監視王可之的梁捷在其住所外發現了趙小紅的身影,從而證實了指使趙小紅舉報林冰騙稅的人就是王可之。 特偵組為了不打草驚蛇,讓騙稅分子產生警覺,特偵組派梁捷向于莉莉提供林冰殺人團伙的偵破訊息,于莉莉失誤地在文稿中透露了梁捷的名字。看到林冰殺人被捕的訊息,王可之幸災樂禍,大呼過癮。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