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其中

牟其中

牟其中,南德集團前董事長。1941年生,漢族,重慶萬州人。一個把口號喊遍中國的富豪,一個曾同時肩負中國“首富”和“首騙”兩個名號的備受爭議的人物。300元錢起家,辦了三件大事:飛機易貨、衛星發射、開發滿洲裏。因南德集團額度證詐欺案入獄,2000年被判無期徒刑,後因表現好,改為有期徒刑18年。

2016年9月27日早上6時15分,商界傳奇人物牟其中出獄。

  • 中文名
  • 國籍
    中國
  • 祖籍
    山東煙台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重慶萬州
  • 出生日期
    1941年6月19日
  • 身高
    182cm
  • 體重
    75kg
  • 職業
    商人
  • 畢業院校
    湖北武漢中南建築設計院大專班
  • 主要成就
    南德集團前董事長300元錢起家飛機易貨、衛星發射、開發滿洲裏

人物簡介

牟其中,男,身高182cm,體重75kg,祖籍山東煙台。曾提出改造國有企業;甚至還想炸開喜馬拉雅山,把印度洋的暖濕氣流引進我國西部地區……無人不知他是中國首富,並先後被掛上許多桂冠。

牟其中牟其中

牟其中豪言:歷史要將我推向高峰,所以要先將我打入深淵。

牟其中的商業意識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顯得超前而又孤獨,他的每一次行為,總是走在當時的環境和製度的前面,這就是先行者的悲哀和需要付出的代價。牟其中超前的思維與實踐的斷裂,不僅僅是南德的悲哀,也是對中國民營企業家的深刻警示。

·歷史要將我推向高峰,所以要先將我打入深淵。

·世界上沒有辦不到的事,隻有想不到的事。

·在中國金融改革以前,絕不與中國金融界及資本市場來往。——牟其中

人物履歷

1959 年以前,在四川萬縣(現重慶市萬州區)讀書;

牟其中

1960年— 1961年,在武漢中南建築設計院大專班就讀;

1961年,因政治原因,萬州公安局不同意將其戶口轉至學校而輟學;

1961年-1962年,去新疆求學;

1963年—1980年,在四川萬縣玻璃廠工作; 

1974年,因與他人合著《中國向何處去?》,批判文化大革命,揭批“四人幫”,提出在中國“建立社會主義的商品生產體系”,而被捕入獄並被判死刑; 

1979年12月31日, 平反出獄;

1980年1月1日,中央辦公廳工作組接見牟其中等人,牟表示辭去公職,立志充當“中國經濟體製改革的試驗田”;

1980年2月13日,牟其中辭去公職,借款三百元人民幣創辦了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第一家私營股份製企業―中德商店; 

1983年9月17日,因“與社會主義較量”,從事“商品經濟”活動而被捕受查,獄中向中央遞交入黨申請書

1984年9月,經中央幹預後,一年半後獲釋。

1980年—1992年 ,其間經營過萬縣籐椅、上海“三五”牌座鍾、天津海蟄皮、南韓冰櫃,在輾轉萬縣、重慶、煙台、海南,最後于 1987 年將公司落戶于北京後, 牟其中率領南德集團在深入研究中、美、俄經濟大三角的關系後,成功地完成了中俄民間貿易史上最大的一筆單項易貨貿易——用中國300 多家工廠的 800 多個車皮的日用品、輕工產品及機械設備,從俄羅斯(前蘇聯)換回了四架圖— 154M 民航客機和相當于一架飛機價值的航空器材。繼而與俄羅斯國際衛星組織合作發射航向號電視直播系列衛星,開展對美國等西方國家的航天通訊業務。 

牟其中被捕牟其中被捕

1993年開始,南德集團開始對滿洲裏區域性經濟開發的研究並進行規劃、投資、建設; 

1993年12月28日,南德集團投資的航向 1 號衛星在俄羅斯的拜科努爾發射場發射成功 ,是全球第一顆直播電視衛星,技術優良。 

1994年4月,牟其中在北京南德集團總部與俄羅斯航天信息公司簽下航向 3 號衛星(又稱航向— P 衛星)的共同經營協定草案,該項目由南德投資啓動該衛星的製造程式,俄羅斯負責提供衛星設計製造、發射、測控和軌道位置,後因南德集團國內發生變故而被迫退出。 

1994年6月和台灣助東國際實業公司簽下衛星租賃契約,通過該衛星傳播的電視節目于 1994 年 10 月 1 日正式在台灣播出。該契約後因助東公司內部的經營變故,南德集團隻好關閉了向其出租的轉發器。 

1994年,牟其中先生獲評“中國十佳民營企業家”、榮膺“中國改革風雲人物”的稱號。 

1995年2月,《福布斯》雜志將牟其中列入 1994 年全球富豪龍虎榜,位居中國內地富豪第 4 位。 

1995 年 11 月 18 日,南德集團投資的航向 2 號衛星 在俄羅斯的拜科努爾發射場 發射成功,經調試, 1996 年 1 月正式投入使用。航向 2 號和航向 1 號為同一型號的衛星。 

1996年2月,在北京南德集團總部,由南德集團和國際衛星組織、俄羅斯航天信息公司三方共同簽定了共同經營航向 1 號、航向 2 號衛星的協定。 

1996年——1997年,南德衛星公司和英國薩瑞衛星公司、信息咨詢公司及俄空間飛行器製造公司簽定了利用要銷毀的俄製 SS19 飛彈,改製為小衛星發射場項目,南德集團出資作前期市場調研、開發,並作出了可行性分析報告。就在項目即將實施時,南德集團因國內變故,中止了合作,現該項目已由其它公司接手並成功實施。 

1996年3月18日,因揭發了販賣假護照團伙的不法行為而遭到報復和有關人員的惡意舉報,牟其中在擬赴美商談衛星抵押融資業務時,在北京機場被限製出境(“邊控”)。

所謂的“十三條罪狀的舉報信”,匿名投送各機關、部委,由此開始了對南德集團的長年審查。事後經多家機關的審查,證明“十三條罪狀”均屬子虛烏有。 

1996年8月,因國內謠傳南德集團的衛星項目虛假,南德集團被迫決定將其持有的航向衛星股權轉讓給了國際衛星組織,由國際衛星組織收購了南德的股權,退還南德已投入的股本金和已開始營運了的半年的租金。其時,航向衛星已經成功出租並已在逐年產生收益了。

1993年,根據南德集團與滿洲裏市政府的合作協定,為激勵南德集團對滿洲裏國際公路口岸建設的投入,滿洲裏市人民政府以優惠地價向南德集團出讓 10 平方公裏土地,供南德集團進行投資開發。南德集團由此開始了對滿洲裏區域經濟的全面整體開發、投資、建設。 

1997年8月18 — 19日,由中行湖北分行作為原告,被告依次為湖北輕工、貴陽交行、南德集團的有關額度證墊款及擔保糾紛民事案公開開庭審理。 

1998年6月,南德集團收到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于1998年3月23日作出的民事裁定,裁定稱:因在審理案件的過程中,發現該案有關人員涉嫌犯罪,且有關部門已立案偵查,于是裁定:“中止訴訟”。 

牟其中案開庭牟其中案開庭

1998年3月,因上級幹預,強令滿洲裏市政府收回已劃撥給南德集團的土地。 

1998年11月,南德集團投資建設的滿洲裏國際公路口岸建成通車。 但由于有關部門對南德的審查,致使口岸建設的重要投資人——南德集團未能出席口岸通車的剪彩儀式。 

1999年1月7日,牟其中被武漢警方刑事拘留;同年2月5日,因涉嫌額度證詐欺罪,牟其中經武漢市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由武漢市公安局于同年 2 月 8 日執行; 

1999年11月1日,南德集團及牟其中等額度證詐欺案在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大審判庭公開開庭;

2000年5月30日,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南德集團及牟其中等犯有額度證詐欺罪,判處牟其中無期徒刑,並剝奪政治權力終身; 

2000年5月31日,中行湖北分行在《長江日報》上公開表示: 作為在南德集團額度證詐欺案中損失人民幣近 3 億元的“受害者”,中行湖北省分行不願對審判結果發表評論。該行有關人士說,刑事審判與中行無關,湖北中行表示,等此案審結後,民事訴訟將依法進行下去。 

2000年6月5日,南德集團及牟其中、夏宗偉不服判決,均提出抗訴;同時,牟其中正式致函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 為了對社會負責,對法院的罰款負責,對南德的職工負責,決定授權 成立南德集團理事會, 主持南德集團全面的債權債務清理工作和開展有關訴訟工作。南德集團理事會由南德集團過去的領導層中仍自願繼續進行工作的同志組成,名單為:夏宗偉、汪明泉、劉建和、鄭平川、牟楓。理事會推選夏宗偉擔任常務理事。 

2000年8月22日,由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作出終審判決:駁回抗訴,維持原判。 

2000年9 月1日,牟其中由武漢市第二看守所轉到湖北省洪山監獄開始入監服刑。 

2001年11月27 —— 30日,由中行湖北分行作為原告,被告依次為湖北輕工、貴陽交行、南德集團的有關額度證墊款及擔保糾紛的民事案件由湖北省隨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 

2002 年 1 月 23 日,隨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一審判決:中行湖北分行墊付的額度證所有款項及加收的利息均由湖北輕工償還,貴陽交行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南德集團與中行湖北分行無直接的額度證法律關系、南德集團不是額度證項下債權的從債務人。並認定:南德集團與湖北輕工之間的額度證的分代理進口協定,在湖北輕工申請開立額度證時並不存在,而是因 1996 年 8 月武漢市公安局已對湖北輕工騙開額度證套匯的有關情況開展調查時,為逃避處罰,南德集團應湖北輕工要求而于同年 9 月底補簽的。 

2002 年 2 月 5 日,貴陽交行不服判決,提出抗訴。

2002 年 5 月 27 、 28 日,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次公開開庭審理這一民事案件。 

2002 年 7 月 12 日,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終審判決:駁回抗訴,維持原判。貴陽交行不服判決,再次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訴。 

2003 年 2 月 18 日,南德集團收到最高人民法院于 2002 年 11 月 29 日作出的民事裁定,裁定:一、指令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另行組成合議庭進行再審;二、再審期間,中止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的執行。 

2003 年 3 月 19 日,南德集團及牟其中、夏宗偉向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正式遞交了刑事申訴書及隨附的共達 125 頁的證據,以謀求對額度證詐欺案的依法重新審理,還原事件的真相。 

2004 年 2 月 10 日,南德集團理事會接到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監二庭的電話通知,正式啓動有關南德的民事案件的再審程式。

2004 年 3 月 19 日,南德集團正式收到民事再審的開庭傳票,傳票通知:關于涉及南德集團的額度證墊款及擔保糾紛一案,定于 2004 年 3 月 30 日— 4 月 2 日在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新審判大樓公開開庭審理。

2004年3月25日 夏宗偉代理牟其中向最高人民法院遞交《中止民事審理並轉入刑事審理緊急申請書》。

2004年3月29日 湖北省高院發出《延期開庭審理通知書》。

2004年4月2日 夏宗偉代理牟其中向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遞交《刑事申訴及指定管轄申請書》。最終開庭日,被無限期延後。

六大神話

皮革換飛機

1989年,牟其中用國內大量輕工產品,從前蘇聯換回4架圖-154民航機。結果:這筆頗具新精神的跨國生意,使他一夜之間名聞遐邇。

放俄羅斯衛星

1997年9月的新聞發布會上,牟其中說:“我們和美國休斯、馬相、勞拉公司打得火熱,已在俄羅斯發射了兩顆衛星。”結果:南德自己出版的小報後來作了如下說明:“為了退還無錫公司的股權,南德忍痛將已經出租、按契約總租金收入為4440萬美元的衛星股權,以1450萬美元的價格,變現出讓,承擔了極大損失。”由此可知:僅俄羅斯衛星轉發器的一買一賣一倒手,牟其中即虧損大約300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約2.5億元。

製造10億-100億之間的晶片

牟其中1997年9月說:“我可以負責地告訴大家,我們正在做一個大規模積體電路的項目。目前世界上,隻有美國能生產電腦晶片,日本也不行。我們的計畫是,在6-8個月內,生產出運算速度在10億-100億次之間的晶片。”而參與我國“銀河”大型電腦研製的工程師則稱,目前尚未聽說有哪個公司能達到這一速度。

把滿洲裏造成北方香港

牟其中1997年9月說:“在滿洲裏,我們有15平方公裏土地,其中有5平方公裏在俄羅斯。”結果:據調查,牟其中曾宣布“獨家獨資”開發滿洲裏,投資100億,但南德公司在滿洲裏實際投入遠遠不足1億元。

製造牟氏火鍋

1993年6月,牟其中在重慶舉行隆重新聞發布會稱:他與重慶大學合作,改造重慶山城火鍋。5年內做到年銷售收入100億元人民幣。結果:因沒有後續資金,牟其中的“麻辣燙火鍋快餐公司”早已熄火收攤。

投資陝北50億元

1994年,牟其中考察陝北時激動地表示:準備在陝北投資50億元。結果:牟其中後來對陝北官員說,他手中暫時沒錢,但陝北可以把國家下撥的扶貧貸款轉劃到南德帳上,然後由南德去“運作”,保證能“搞到更多資金”。

經濟理論

值得一提的是,牟其中的經濟理論到現在看來,還有許多驚人之處,這也正是造神運動參與者們所最津津樂道的地方:

99度加1度 的理論

牟其中所有的商業活動幾乎都圍繞“組裝市場”來展開,而“組裝市場”的基礎即是他的“99度加1度”的理論。 牟其中形象地說道:“有一壺水燒到99度,還沒有沸騰,沒有產生價值,有人就建議幹脆把它倒掉重燒一壺。這種人是傻瓜。聰明的做法是,在這壺已燒到99度的水下再加一把柴,水就會開了,價值就會產生了。成功與否往往就在于這關鍵的一步。那麽,這寶貴重要的1度是什麽呢?它就是市場。”

平穩分櫱理論

牟其中能夠招攬大批人才追隨,其“平穩分櫱”理論(也被稱為人才合作理論)是一個重要的因素。牟其中如此描述這個理論:“南德集團希望與國內外一切渴望建功立業的人士合作,願意為他們提供良好的發展機會與條件,也即為他們提供最基礎的條件,創立新的項目公司,在條件成熟的時候,將該公司的大部分股份贈給其主要成員。”

智慧文明時代理論

其實是牟其中對“空手套白狼”的另外一種解釋,在《中國企業家》對他的採訪中,牟其中如此解釋:“從1992年以後,我就發現,過去的經濟規律已經在市場經濟中變得十分可笑了,工業文明的一套在西方也落後了,在中國更行不通,我們需要建立智慧文明經濟的新遊戲規則,有人說我搞的是‘空手道’,我認為,是對無形資產尤其是智慧的高度運用,而這正是我對中國經濟界的一個世紀性的貢獻。”在這席話之前,牟其中的對稱說也曾經被人廣為傳播過:“哲學上講究對稱。我們身邊許多事物都具有對稱性,比如有陰就有晴、有潮起就有潮落……那麽,歷史上有一個時刻——我說的是50年代初公私合營,國家剝奪資本家,很短時間裏資產發生由‘榮毅仁’口袋向國家口袋的運動;那麽,就可能對稱地存在著一個反向運動,發生資產迅速由國家口袋向‘榮毅仁’口袋的運動———我認為現在就是這樣一個時刻。”

牟其中牟其中

他的理論才華,的確讓人驚嘆。

案件簡介

牟其中案中隻有牟其中本人和南德集團的員工被判有罪,在案件中作為進口方的湖北輕工,作為出口方的香港東澤公司都沒有被追究責任。湖北輕工具體負責人王某某,東澤公司負責人王向軍均未被起訴,何君被刑拘一個月之後,即被湖北輕工保釋,隨後出逃,而夏宗瓊則在案發前就已出逃國外。

實際上,本案一審判決及二審裁定即認定被告單位南德集團及被告人牟其中為非法佔有國家資金,與他人共謀,採取虛構進口貨物的事實,騙開額度證,故而才構成額度證詐欺罪。

南德集團與湖北輕工、東澤公司之間存在共謀關系,為何將南德集團單獨定罪處罰?對此,宣東透露,“牟其中是決策人肯定要追究刑事責任,至于有的實施人為什麽沒有被追究刑事責任,我們當時並沒有做重點工作方向。”

他介紹,這些情況也比較復雜,有的實施者在逃,比如何君和夏宗瓊,有的可能有一些特殊情況,比如東澤公司不是內地公司,而是香港公司,“可能在具體處理上有法律的或政治上的難度。”

“對于具體實施者,當然也要追究刑事責任。”宣東認為,如果條件允許,可以考慮,對東澤公司進行追究,或者把何君、夏宗瓊從香港、美國等地引渡回國,追究刑事責任。“這樣我是贊成的,但是處理這些人、這些單位的條件目前是否成熟?我們必須要面對現實。”

事實上,牟其中的舊部一直關註著王向軍和夏宗瓊的動態。

2005年末,有人曾書面要求香港警方拘捕王向軍,但香港警方的回函是:香港警方已審慎考慮有關案件,鑒于事件並非在香港發生,所以現階段香港警方不會採取檢控行動,並建議應向當地有關部門做出舉報。

情感生活

牟其中被抓後,與其關系密切的夏宗偉成了人們關註的對象。夏宗偉是前南德集團副董事長、牟其中前妻夏宗瓊最小的妹妹。牟其中與夏宗瓊離婚後,他便任命夏宗偉為他的生活秘書,料理、照顧他的生活起居,他們住到了一起。時年夏宗偉二十四五歲,牟其中53歲。

夏宗偉是一個一個戴副眼鏡、體態纖弱的女子,牟其中入獄後,夏便開始了漫長的等待、奔波和申訴。夏宗偉是牟其中犯事後惟一對他不離不棄的女人。6年來,她默默地寫材料、找證據、求專家。為牟其中的“無罪”申訴進行著不屈不撓的努力。

人物事件

終獲假釋

2000年牟其中被判無期徒刑入監。在考核甚為嚴格的洪山監獄,牟其中從未有過違紀行為發生,並多次獲得表揚。這也使得他繼無期徒刑減為18年有期徒刑之後,又獲得了多次減刑的機會。但實際上,根據《刑法》第81條規定,被判處有期徒刑的犯罪人,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被判處無期徒刑的犯罪人,實際執行10年以上,如果認真遵守監規,表現良好,可以適用假釋。也就是說,此時的牟其中已經完全具備申請假釋的資格。

假釋的前提是認罪伏法,放棄申訴,而十幾年來,牟其中一直不認為自己有罪。當夏宗偉向他提出假釋的建議時,“我不願意假釋。”牟其中這樣回答。實際上,牟其中入獄的最初幾年,便曾有機會獲準保外就醫,可他拒絕了。他堅稱自己無罪,要清清白白地走出去。

牟其中經過痛苦的思想鬥爭之後,于2010年6月向監獄提交了假釋申請書。

服刑出獄

2016年9月27日早上6時15分,牟其中出獄。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