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們兒 -2014張嘉譯左小青朱銳宋佳主演電視劇

爺們兒

2014張嘉譯左小青朱銳宋佳主演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爺們兒》又名《爺們 》是由安徽廣播電視台、安徽華星傳媒攜手能量影視製作有限公司共同投資拍攝的跨年代情感電視劇,劉惠寧執導,王之理編劇,張嘉譯左小青朱銳、小宋佳、奚美娟李乃文、羅昱焜、孔琳等老中青三代演員主演 ,孫浩陳小藝友情出演。 

《爺們兒》講述了李國生和劉全友兩兄弟般的人物和三個不同性格的女性許婷、馬添、陳麗在從文革末到改革開放的物欲橫流的年代,糾葛在金錢和親情間的虐心搏殺和前僕後繼的奪親大戰 。 

2014年9月23日,該劇登入天津衛視、安徽衛視、四川衛視、陝西衛視黃金檔播出 。

  • 中文名
    爺們兒
  • 主演
    張嘉譯左小青朱銳,小宋佳,奚美娟,羅昱焜
  • 集數
    34
  • 其他名稱
    爺們
  • 類型
    年代,情感
  • 出品時間
    2014
  • 首播時間
    2014年9月23日
  • 出品公司
    安徽廣播電視台、安徽華星傳媒,能量影視
  • 製片地區
    內地
  • 導演
    劉惠寧
  • 編劇
    王之理

​劇情簡介

身為空軍機械師的李國生(張嘉譯飾)與“黑五類”子女許婷(左小青飾)深深相愛,卻被從小一起長大的戰友劉全有舉報,被迫退伍。回家後,又因許婷而掀起了巨大的家庭波瀾。面對李母巨大壓力的許婷留下遺書傷心離去,李國生幾近崩潰。許婷再次出現時,以為許婷已去世的李國生卻已和真摯又沒心沒肺的馬添(朱銳飾)結婚了。並為了李國生孩子落戶口而與之假結婚並且各種生撲李國生。二人徒嘆奈何之餘,再次失之交臂。許婷為偷渡出國,忍痛將二人的女兒北北托付國生。而一心求孫的李母發現馬添是先天受孕困難後從此不滿。本意隱忍的馬添卻意外發現許婷寫給李國生的書信得知二人仍然深愛對方。傷透了心的馬添黯然與李國生離婚。誰知陰差陽錯中,本已心如止水,心思全放在撫養女兒身上的李國生確再次因為仗義而惹上了麻煩。一段真情貫穿始終,命運的翻騰卻從不止息 。

爺們兒劇照爺們兒劇照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李國生張嘉譯空軍機械師,退役軍人,喜歡許婷
許婷左小青李國生初戀,貌美如花的“黑五類”,為人真誠,敢愛敢恨
馬添朱銳農村進城妹,李國生的媳婦,假結婚,命運多舛
陳麗小宋佳李國生同事,李國生結婚對象
李母奚美娟李國生母親,一家之主,封建且固執
劉全有李乃文李國生的發小戰友,喜歡打小報告
關玲羅昱焜陳麗閨蜜,喜歡李國生,慫恿陳麗追李國生自己卻撲空。
李國月孔琳李國生的妹妹
李國萍李曉紅李國生姐姐
北北溫芯/劉楚恬/崔若涵/潘嚴李國生女兒
劉海琴陳小藝劉全有表妹
唐佳欣徐菁遙李國生同事
曹放孫浩李國生戰友
彭墊子殷昊澤李國生同事
尚主任侯傳杲李國生的車間主任
紅梅米麟林馬添的表姐
楊廠長王志強李國生的領導

職員表

出品人:陳華 庄保斌 王廣群 任廣偉 孔德明 馬中駿 郭志成
製作人:鐵佛 、陳奕名 、盧韻、劉克寧
監製:熊志沖 孔令全  顧令陽 趙紅梅 胡勁濤 李雪 周林;段未名 陶東昕 盛傑 塗途
導演:劉惠寧
副導演(助理):劉一
編劇:王之理
攝影:孫迪 魏書明 張東興 陳晨 張楠 陳長健
配樂:童語
剪輯:郭晴晴  周清榮 王玉峰 吳侃 王學偉
道具:王超峰 張楠 孫國鋒 趙毅 周肖波 王景龍 李竹衛 王保衛 張陽
美術設計:陳鵬  李雨歌
造型設計: 賈準 程茵  江濤 陳敏換 石龍妹
服裝設計:鄭海玲  鄭海芹 範恆 謝松夏子 吳大富 呂伯友
燈光:金建華 陳二立
錄音:延軍 胡偉
劇務:郭建中 王東北 孫未來 郭永彪 李亮 劉明賓
場記:徐煒翔 姜彤
發行:安徽廣播電視台、安徽華星傳媒,能量影視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演員
介紹
張嘉譯張嘉譯 張嘉譯飾演李國生,在前程和愛情的選擇中,他選擇了愛情。在金錢與尊嚴面前,他選擇了尊嚴。他,是一個口下有情,腳下有路,遇事敢擔當,雪上不加霜,扛得起放得下,從不推諉,絕不雞賊,站著撒尿的“純爺們兒”。
左小青左小青 左小青飾演許婷。禁錮的年代,她彰顯飄逸,開放的年代略顯傳統。她善良,卻又強勢,原本無私的女人,卻在情感上斤斤計較,最終因愛成恨。生活,留給她的是不能抹去的悲愴、復雜的人生經歷。
朱銳朱銳 朱銳飾演馬添,李國生媳婦,命途多舛,性格開朗,沒心沒肺。她一直對張嘉譯飾演的李國生情有獨鍾,但是穩重被動的李國生不是很喜歡馬添,馬添得到李國生的心不惜為了李國生孩子落戶口而與之假結婚而且各種生撲,就這樣性格開朗且主動地馬添最後算是抱著美男歸成功的把李國生收入自己的石榴裙下,後來跟李國生離婚
奚美娟奚美娟 奚美娟飾演李母,她性格倔強,愛憎分明,是家庭中的強者,生活中的弱者。兒子李國生是她精神的寄托,生活的憧憬,圓夢的未來。
李乃文李乃文 李乃文飾演劉全有,渾身像貼了標簽一樣的典型的政工幹部。他為人處世留縫隙,能伸善縮細觀察。在遇到弱勢者時可以成為菩薩,但遇到李國生這樣的強勢人時,自然形成沖撞,因為他是個可同行但不可比我強的人。

音樂原聲

歌曲名作詞作曲演唱備註
兄弟一場方文山劉雨潼孫楠片頭曲
風箏劉錦澤劉錦澤陳沐雷  片尾曲
歸來童語劉輝黃玉嬌插曲

幕後花絮

1、張嘉譯在《爺們兒》中延續其在《一僕二主》中的一些“萌表情”和“萌動作”。

2、張嘉譯遭朱銳“生撲” 被曝拍激情戲臉紅,不過每次拍攝滾床單戲的時候,張嘉譯動不動就會喊“咔”,張嘉譯在拍床戲的時候特別靦腆而且每次都拍得臉紅。

3、羅昱焜則自曝在片場是個幸福的小吃貨,宋佳帶的零食都被羅昱焜承包了,在片場覺得特別放松,戲裏是閨蜜,戲外宋佳完全就像個大姐姐,照顧羅昱焜。

4、張嘉譯在現場常常會與導演溝通臨時改戲,並且馬上實拍,羅昱焜因此緊張。而且會在現場為羅昱焜爭取更多的表演機會。

播出信息

播出平台
播出時間播出劇場接檔
被接檔
天津衛視周一到周五每晚19:30三集聯播周六到周日每晚19:30兩集聯播快樂生活劇場鐵血尖刀未知
安徽衛視海豚第一劇場雪豹堅強歲月未知
陝西衛視華夏劇場  張小五的春天未知
四川衛視合家歡劇場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未知

劇集評價

《爺們兒》是一部近幾年來少有的跨年代情感大劇,展現了時代大背景下,對家庭關系和親情的思考,充滿了社會正能量。該劇的另外一大看點就是張嘉譯、小宋佳、朱銳、左小青、奚美娟等老中青三代實力演員同台飆戲,達人過招,看點趣味十足,相信又會掀起熒屏一股追劇熱潮。(新浪網評

爺們兒

分集劇情

第1集

李國生是一名優秀的空軍機械師,在試飛場上,大家即將開心的迎來新年,但是這個時候有一架飛機出現了問題,不顧明天就是新年,李國生來到了飛機場上查看飛機的故障問題。在排查了故障以後,劉全有飛奔了過來,告訴李國生她的女朋友來了,長得非常的漂亮。但是李國生卻並沒有意識到這個姑娘會是誰,反而繼續在飛機場上排查故障。等到修完了以後,李國生飛奔回了營地,發現這個姑娘赫然就是老家的許婷。許婷心情非常悲傷,告訴李國生自己的父母被懷疑是台灣特務,被抓到了五七幹校,自己的家也被查封了,李國生連忙安慰許婷,兩個人走進了營地,一直以來很難見到漂亮姑娘的營地裏面的士兵都紛紛圍觀許婷和李國生兩個人。李國生把許婷安置在了鎮子上的旅館裏面。劉全有得知許婷的所在以後,來到了鎮子上找到了許婷。原來多年以前,劉全有也曾經追過許婷,但是被拒絕了。為了軍隊裏面的事情,劉全有找到了許婷,告訴對方如果繼續和李國生在一起的話,到時候肯定會因為許婷的家庭成分影響李國生的發展。許婷聽到這裏,留下了一封信,告訴李國生打算離開了。李國生連忙追了上去,告訴許婷自己並不在乎這些事情。許婷再次回到了旅館,和李國生在一起生火,這個時候某李國生的大隊長走了進來,盤問起來許婷的來歷。聽到了許婷的來歷以後,大隊長同意了李國生的婚事。李國生把操作用的扳手不小心放在口袋裏帶走了,犯下了這樣的錯誤,李國生被當眾批評了一頓。隨後大隊長從政務那裏得知有人舉報了李國生的女朋友,其實是個政治犯的家屬,大隊長要求李國生和許婷分手某。為了不和許婷分開,李國生決定轉業回家,劉全有頓時十分著急。

第2集

李母讓李國生罰站,李母讓他交代為什麽回家,詢問劉全有比李國生差遠了人家沒有回來而李國生回來了,李國生騙李母是因為工作上帶了扳手才給精簡下來專業的,繼續編自己拿刺刀找害他的人,李母相信。李母不知道以後如何面對街坊鄰居,李母趕緊張羅一起吃飯。

許婷偷偷開鎖進了被封條封住的大學小屋。許婷在半路上等李國生經過,兩人來機械廠找工作,廠裏領導問道他沒有轉業介紹信,原來廠裏招人都需要轉業信、街道辦事處介紹信,兩人被拒,考慮如何不讓國生他媽知道實情。

李母詢問回來的國生安置辦給安排工作了嗎,國生說沒那麽快,國生告訴他媽在路上碰到許婷,他媽還覺得國生攀不上人家許婷。國生搶著為媽媽做飯簡單的下面條。

傍晚國生來許婷住處找她,兩人談論到楊立民,告訴他楊立民能幫他們安置工作,許婷激動的抱住國生。第二天國生來到海濱市勝利汽車修理廠裏找楊立民認識的孫廠長,被孫廠長拒絕,他們正在修汽車,國生告訴他他會修這個。結果孫廠長徒弟按照國生的辦法確實找到了故障,孫廠長誇贊李國生技術厲害,讓他明天來上班並給他安排個組長,李國生開口帶許婷進來,孫廠長欣然答應。

李國生逗許婷沒要又要,逗的許婷樂呵呵的。回到家中國生告訴李母他被安排管一個車間,並逗李母告訴李母工廠又碰到許婷也在那上班,李母心裏希望他們可以處對象。李母告訴國生要多關心許婷,並讓他叫許婷回家李母款待許婷。

孝全被李母支開買東西,張羅做飯找到許婷,爭論中國生姐姐國萍卻不太待見許婷,嫌許婷父母是走資派,李母訓斥她。飯桌上國萍詢問國生和許婷這麽多巧合的事,被李母罵,國生妹妹詢問許婷打算社麽時候和她哥結婚,國生告訴媽媽準備和許婷父母提婚,李母高興的合不攏嘴。

劉全有回家探親來找李國生門口碰到國生妹妹國月,劉全有見到李母送給李母部隊特產,李母詢問劉全有他們一起參軍,為什麽國生回來了而他沒回來,劉全有故意詢問是說真話還是假話,劉全有故作吞吞吐吐的告訴李母這是他們軍隊的一級機密,劉母告訴劉全有國生說是精簡整編回來,劉全有借這國生的謊話給圓了過去,並告訴他這種機密不能再問否則國生會上軍事法庭。李母又轉而問他是否認識許婷,劉全有告訴他許婷是他們班的班花,李母看女兒和劉全有聊得熱乎打住他們繼續詢問許婷事,劉全有繼續和李母他們坎大山。

國生姐姐半路跟蹤國生和許婷,卻因為車鏈子掉了,沒有跟上。國生在許婷住處做飯,並囑咐許婷他在不在都得好好吃飯,許婷哭泣的從後背抱住國生,安慰許婷中不想飯糊了,也把許婷逗笑了。國生給了許婷一些錢。國萍回來得知全有來過,國萍告訴李母奇怪為什麽國生要隱瞞和許婷早就好上的事。

李母等很晚回來的國生,國生知道劉全有來過,並告訴媽媽全有說的話不能全信,原來李母考慮讓國生妹妹國月和劉全有處處試試,國生拒絕。剛離開李母屋裏,國生被妹妹國月碰到詢問劉全有有沒有對象,國生沒好臉的告訴國月他不知道。

第3集

李國生找到劉全有,劉全有告訴李國生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一個字也沒給李母抖摟出來,要求國生請喝酒,國生告訴劉全有離國月遠點,國月有對象他不能當第三者。

國月來找劉全有,質問全有不夠意思也不去她家找國月,全有找借口卻吐露出國生復原和專業。全有恭維國月並說要給她買裙子,誇她比許婷好多了,告訴國月許婷出身不好,劉全有帶著國月去幫她請假然後買裙子。

國生車間修車被許婷喊出去,許婷告訴他她暫時不能回去住了,工宣隊又去過她住處,國生告訴許婷回他家和國月一起住。國生回家忽悠媽媽讓許婷來住順便考察兒媳婦是否合格。國生樂呵呵的說他們以後不用偷偷摸摸可以大大方方每天見面,樂呵中碰到劉全有和他妹妹國月在一起壓馬路,國生帶著許婷躲開他們。

妹妹國月在房間裏和許婷收拾屋子,國生借李母找妹妹喊出來詢問她和劉全有出去過幾次了,國生告訴妹妹全有太聰明怕他胡說還怕他欺負妹妹。國有的胡說被妹妹將了一軍,國生口罵劉全有。

國生找到劉全有告訴他離國月遠點,並讓他不要和國月說他部隊事。國生和許婷在房間談話,李母找到國生支開許婷,責怪國生沒有告訴她許婷父母是特務,國生還沒解釋,許婷哭著開門和李母對峙,李母和許婷攤牌讓她離開並不允許國生再和許婷接觸以防毀了他那個家。

晚上國生急匆匆的來許婷住處找許婷,許婷已經開煤氣要自殺,國生踹開門救出昏死的許婷。李母責怪國生和許婷跟她耍無賴。醫院裏許婷讓國生上班,自己沒事,國生決定去廠裏救急修車並承諾很快回來,國生告訴許婷不要再幹傻事,他們要永遠在一起。李母和國萍來醫院勸說許婷離開國生,正好看到國生離開。李母見到許婷詢問她是真自殺還是要挾她,要求他們分開,許婷決定親口聽到國生說分開才會分開,李母和國萍說了狠話離開,許婷委屈的獨自哭泣。

國生正要離開廠子,有人找到國生告訴他許婷父親病情嚴重,務必去看看。劉全有國月談話中得知許婷情況是被全有利用國月的嘴告知李母的。國生來到許婷被關的地方,苦苦哀求看大門的幹部,正巧看大門人的媳婦抱著得病的孩子來找他,國生決定送孩子去醫院以換取看許婷父親機會,路上國生卻因著急把車開翻。車禍後看大門的幹部在國生家裏要醫葯費,碰巧孫廠長也來找國生,告訴他上面意思是要國生陪車的損失2萬元,並告訴他和許婷必須要離開廠子,因為國生是復員回來而非專業害的孫廠長還背了處分,李母聽到實情氣病。

劉全有質問看大門的幹部,告訴幹部他會去醫院給結醫葯費,以解放軍要挾幹部離開。全有又和孫廠長談得知車保費需要陪2萬,全有對孫廠長海誇李國生如何講額度,承諾會先還廠裏一部分。孫廠長走後,李母謝謝劉全有的幫忙,並又詢問國生回來的真正原因,劉全有又開火車打岔卻被劉母喊住,詢問他國生和許婷事,李母支國萍去把許婷喊來。國月謝謝劉全有幫哥哥墊錢,劉全有說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喜歡國月,並要打算提親。

李母當著許婷和國生面詢問國生回來原因,許婷招架不住道出了實情,李母得知實情下跪給許婷,求許婷離開國生,許婷哭泣的離開李家,國生要追許婷被李母以死威脅國生不準追出去。國生被逼答應與許婷一刀兩斷。

第4集

李國生知道了許婷跳海自殺,他馬上去警局確認信息,在被告知許婷跳海後,李國生傷心欲絕。劉全有其實知道許婷跳海但是並沒有死,看著李國生一個人鬱鬱寡歡,他也沒有把真相告訴李國生。

劉全有到李家把許婷跳海的事情告訴他們,並解釋許婷其實沒有死,知道許婷的家人是特務之後,李母就希望許婷可以離李國生遠遠的,既然李國生誤會許婷已死,這樣也好就能讓李國生斷了對許婷的念想。李國生傷心地來到海邊,他找了一塊木板當做許婷的墓碑,自此以後每天來到此地睹物思人。劉全有與李國月商量結婚的事情,他想先征得李家家人的同意,本來劉全有打算第一個告訴李國生,可李國生一心隻放在亡妻身上。劉全有隻好找到李母,他問李母可否把李國月嫁給他,看著在部隊有些能力的劉全有,李母立刻點頭答應了並讓他改口管自己叫媽。李國生每天在許婷的墓前以淚洗面,李母本以為李國生會忘記許婷,沒想到他為了許婷每天不工作也不說話,李母生氣地斥責李國生如果她死了,李國生可能都沒這麽傷心。李國月與劉全有成功結婚,李國月住到了部隊從軍家屬的宿舍,劉全有在部隊還是有些聲望的,李國月很是滿足。李國生在家裏沒有看到妹妹李國月,大姐告訴他李國月與劉全有結婚了,他這才知道妹妹結婚的訊息。

李母在餐桌上諷刺李國生心裏面根本就沒有家裏人。劉全有沒有及時讓技術人員去修飛機,而導致部隊的一架飛機就此墜毀,為了逃避責任劉全有帶著李國月回了娘家。

李國生每天在大街上擺個牌子修家電,一直暗戀他的小馬添每天都在暗中觀察他。得知許婷跳海後,小馬添很是開心,這樣她就有機會接近李國生了。

第5集

小馬添每天都主動找李國生搭話聊天,李國生沒有搭理她,她就不停地在他身邊說話直到引起他的註意。李國生依舊深愛著許婷,他根本不把小馬添放在眼裏。一天李國生在海邊許婷的墓碑處獨自神傷,小馬添看到他並開解他不要再去浪費時間在已故的人身上。小馬添跟李國生表白,並讓他趕緊娶自己,這樣就能幫他忘記許婷了。

李國生覺得小馬添的話根本不切實際,他開玩笑道如果小馬添在許婷的墓碑前睡一晚上,隔天他就會娶她為妻。

李國生說完話便離開了此處,信以為真的小馬添在瑟瑟的寒風中守著墓碑睡了一夜。李國生根本沒想到小馬添會把自己的話當真,隔天小馬添拖著感冒發燒的身體來到李家,告訴李國生自己在許婷的墓碑前睡了一夜並讓他娶自己,還不等李國生回答她,她就暈倒在了李家。

李母誤以為暈倒李家的小馬添是個男孩,看著因為自己的玩笑話而生了重病的小馬添,李國生十分內疚,他每天熬湯去看小馬添,即使這樣小馬添也很滿足。

李國生終究沒有提起結婚的話題,小馬添心急如焚可也沒敢去催他。劉全有退伍回到李家,他沒有房子,隻好向李母相求讓他住在這裏,畢竟是自己的女婿,李母就答應了。

李國生曾在掛車廠發生車禍,孫廠長讓他賠兩萬元了事,勤勞工作的李國生眼看就要還完錢了,他讓孫廠長幫自己農機廠工作。

小馬添回到宿舍跟姐妹抱怨自己在工廠被女人們欺負了,獨自一人的她沒人撐腰也沒人幫她,這讓她很是難過,這時她想到了自己苦苦追求的李國生。

當初為了追李國生她硬扛著在許婷的墓前睡了一宿,醒來之後李國生卻當之前的話是兒戲,這讓她很鬱悶。小馬添換上新衣,獨自來到李家找李國生。

第6集

李國生一家聚在一起吃晚飯,換好新衣打扮淑女的小馬添來到李家,她表示自己是來跟李國生結婚的,她的話讓李家一家有些不知所措。小馬添把自己與李國生打賭的事情告訴了他們,並表示自己已經在許婷的墓前睡了一宿,該受的罪也受了,而且也很愛李國生,希望大家能成全二人。李母沒想到李國生竟然還為許婷弄了個墓碑,看著人活潑熱情的小馬添,李母決定讓李國生與她結婚。沒想到李母會自作主張幫自己定主意,但母親的好意他不敢拒絕,為了李母的身體著想,李國生不能再拒絕李母的要求了,他表面上隻好同意與小馬添結婚。李母讓小馬添與李國生在一起住,李國月等人為了撮合他們,也在旁邊勸李國生早點接受小馬添,拗不過這群人的李國生隻好同意。李國月與劉全有在屋裏討論李國生的婚事,李國月有些自責他們是不是太拉郎配了,劉全有讓她不要多心,畢竟小馬添那麽愛李國生。李國生雖然與小馬添同屋住,但兩人並沒有發生關系,不管小馬添怎麽誘惑他,李國生都不為所動並讓小馬添老實呆著不要再有出格的舉動。小馬添為了討好李母,每天主動幫李母做家事,久而久之李母看小馬添越來越順眼。李國生與劉全有在農機廠一起上班,退伍回來的劉全有很受重視,但李國生明顯比他有實力得多,劉全有為了面子隻好維持表面的風光。許婷與父母一起偷渡,可船老大不同意她抱著孩子上船,走投無路的許婷隻好再次回到李家。李國生沒想到許婷竟然沒有死,許婷回來讓他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許婷希望能把孩子暫時放到李家,讓他們幫忙照顧,李國生看到獨自抱著孩子回來的許婷很是心疼,所以不管許婷提出什麽要求他都同意了。

第7集

李國生的女兒需要上戶口,可上戶口的方法隻有李國生結婚,小馬添覺得自己的機會到了,她跟李國生提出去領結婚證,這樣就能給女兒上戶口了,全心全意為女兒著想的李國生隻好照辦。李國生與小馬添成功領證,李國生給女兒起名叫李婷北。北北的名字裏有著李國生對許婷的愛,小馬添盡管心裏很是吃錯但也沒辦法。李母很支持小馬添與李國生的婚事,但自從嫁到李家來小馬添就經常被李國月和劉全有欺負。小馬添不僅得做飯,還得給大家洗衣服,此外還要盡心盡力地照顧北北,這讓她分身乏術。紅梅看著小馬添總是這麽倒貼李國生很是心疼,可小馬添覺得能與李國生結婚就很幸福了,她一點都不覺得苦。哪怕李國生心裏滿滿的都是許婷,可兩人結婚後小馬添感覺自己也是有依靠的人,李國生在工廠裏會為她出頭。李國生的戰友曹放約他見面吃飯,曹放讓李國生多多地提防劉全有,之前在部隊陷害李國生的人就是他,之後又假裝好人,還教唆陳連跟上級舉報許婷的特務身份。因為玩忽職守導致部隊的飛機墜毀逃回了家裏,卻沒有向李家眾人說明實情。李國生覺得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想再追究劉全有,曹放則一再叮囑他離劉全有遠一點。當上副科長的劉全有越來越嘚瑟,在家吃飯時先是擠兌大姐以後也不會找到好工作,又諷刺李國生沒有能力。李母聽到他這麽諷刺李家人心裏很不是滋味,小馬添讓劉全有註意自己的態度,在家裏沒有官職大小,隻有兄長關系。李國月與劉全有雖然掙的錢更多,但從來不出買菜的錢,反而嫌棄小馬添每天買菜太晚太慢。李國月當著李母的面指責小馬添,李母則指責李國月不懂規矩,讓她管小馬添叫嫂子。

第8集

全家聚在一起吃晚飯,劉全有一直誇耀自己現在是副科長了,李國月則向他們炫耀劉全有過幾天就會分到房子,李母讓他們先把這些日子的房費交了。一年後,孫廠長告訴李國生現在可以通過成人聯考考大學了,孫廠長勸他在家復習然後考大學。李國生開始每天在家裏復習,小馬添收到了許婷寄給李國生的信,許婷在信裏寫道自己現在已經安頓好了,她非常想念李國生和北北,希望李國生能照顧好北北,因為太愛李國生,她以後不會再嫁人。小馬添知道如果李國生看到了這封信一定會對許婷舊情復燃,她隻好背著李國生把信上的地址燒掉並偷偷地藏了起來。李母對小馬添好,是因為她想小馬添能為李家生個大胖小子。小馬添也很想與李國生生個孩子,可李國生一次都沒有碰過她。李母認為是小馬添身體有問題才生不出孩子,她帶著小馬添去醫院看病。到了醫院門口小馬添與李母吵了一架,她堅決不去看醫生並離開了醫院,李母很是生氣。李國生依舊不與小馬添進行房事,小馬添隻好繼續假裝自己身體有問題才無法生育。李母等人沒想到小馬添有問題還不去治,這樣李家的香火就無法延續,大家因此看小馬添越來越不順眼。為了讓李國生更好地復習去考大學,李母趕走了李國月一家,讓小馬添去找紅梅住。小馬添委屈地與紅梅哭訴,紅梅一聽她與李國生結婚一年多都沒發生過關系很是驚訝。李國生結束考試後回到家中整理書本,他在床鋪底下發現了當時許婷寄給他的信,看到被燒掉的寄信地址,李國生便知道信一早就被小馬添特意地藏了起來。李國生去紅梅家接小馬添回來,他並沒有提到那封信的事情。劉全有分到了兩室一廳的樓房,他在家裏辦喬遷宴。

第9集

李國生到了李國月新家後告訴他們自己沒有考上大學,並決定不再考了。兩年之後,劉全有從副科長升為銷售部副部長,相當于副處級,劉全有一下就連升了兩級,這下他就在李家更囂張了。李國月看不起小馬添,李國萍擠兌小馬添,李母則一直使喚小馬添。李家這麽排擠小馬添不過是因為她不能生孩子,小馬添很是委屈,因為不是她不能生,而是李國生根本不碰她。小馬添跟李家的人都鬧翻了,她一個人在屋裏生悶氣,李國生問她到底怎麽了,小馬添表示這日子過不下去了。李國生看到自己家人在吃飯時都不停地辱罵小馬添,生氣的他直接把飯桌上的盤子都掀了並趕他們走,李國生警告他們不要太欺負人了。李國生回屋告訴小馬添放心,自己幫她教訓了家人,小馬添自責道都是因為自己才使得李國生與李家人反目成仇,她要去紅梅那裏住上一段時間。小馬添把自己在李家的遭遇都告訴了紅梅,紅梅罵她傻,隻會一味地付出,為李國生浪費了大好的年華而且還背上了有生育問題的黑鍋。小馬添口口聲聲說自己離不開李國生,可她不想再讓他為家事為難,隻好與李國生商量離婚的事情。李國生拿出自己的全部工資給了小馬添,他讓小馬添好好過日子並忘記他,小馬添哭得聲嘶力竭。又是兩年後,李國生在車間加工配件,技術員陳麗畫了草圖,讓他按照圖加工,加工好後尚主任問李國生為何把配件加工尺寸全錯了,李國生表示自己完全是按陳麗的草圖加工的。丟了臉的尚主任隻好讓陳麗重新去看草圖,陳麗很是生氣,李國生很明顯知道草圖有嚴重的錯誤,可他並沒有指證出來,反而故意做出來配件,讓她當眾出了醜。同車間的關玲告訴陳麗,自己現在正在追求李國生。

第10集

陳麗在車間裏面態度一直很強硬,自以為自己很厲害,可李國生讓她當眾出了次醜。陳麗回去修改自己的草圖,卻怎麽也不會改,她隻好拿著草圖去找李國生尋求李國生的幫忙。看著態度完全軟下來的陳麗主動請教自己,李國生也不好拒絕,就仔細地教了陳麗。此後陳麗經常問李國生技術上的問題,李國生也樂于為她解答,一來二去兩人漸漸地熟絡了起來。陳麗把關玲暗戀李國生的事情告訴他本人,李國生心裏一直放不下的隻有許婷,哪怕小馬添為他付出了那麽多,可他真正愛的隻有許婷,所以對此並沒有感覺。工廠上級領導要把李國生調到銷售部,尚主任把此事第一時間告訴了劉全有,他勸劉全有小心著點李國生,李國生那麽有能力,換到這個部門肯定會把劉全有擠下去。劉全有覺得尚主任的話很是中肯,冥思苦想後他來到了領導辦公室,劉全有向領導反映李國生其實為人散漫,上班遲到下班早退,雖然有技術但無法挑起大梁,領導表示自己會再考慮下給李國生升職的事情。李國生得知自己可能會被提拔後很是高興,他回家把此事告訴李母,劉全有也假裝祝賀他。隔天工廠的領導們聚在一起開會,商量李國生能否升職的事情。李國生之前有在軍隊被處分的事情,而且雖然有技術,但經常不聽領導的話,這都為他的形象大大減分。領導們最終決定還是不提拔李國生了,讓他繼續老實地呆在車間技術部。李國生回到家後告訴李母自己升職的事情打了水漂,李母勸他不要太難過。李國生沒有升職,這反而讓劉全有很高興,這樣一來就沒有人能威脅他在銷售部以及工廠裏的地位了。李母在調查北北的親生母親,之前她一直誤以為紅梅是北北的親生母親。

第11集

李母誤會紅梅是北北親媽李母一直誤以為小馬添的表姐紅梅是北北的親生母親,當時小馬添反抗她曽表示過自己與北北一點關系都沒有。怕李母知道北北親生母親的秘密,李國生來到紅梅家與她一起商量要如何對付李母,可沒想出一個方法。尚主任覺得李國生為人氣傲,仗著自己會點技術不把大家放在眼裏,他把此事告訴劉全有,劉全有告訴他如何能擠兌李國生。尚主任以為李國生與劉全有是親戚關系,關系會很好,沒想到劉全有卻站在自己這邊。劉全有深知李國生會靠技術升職,他隻好在暗中陷害李國生。李母找到紅梅勸她與李國生結婚,這樣也能給北北一個完整的家,紅梅明知真相卻不能說。陳麗在醫院辦手續,她叫來李國生幫自己的忙。李國生問她為何不叫男朋友陪她,陳麗表示男朋友正在國外,她也不好去麻煩他。一聽陳麗一個小姑娘這麽辛苦,李國生決定幫陳麗一把,他跑前跑後幫陳麗辦好了手續,之後又去找了一個出租屋讓陳麗去住。陳麗誇李國生真是個大好人並抱住了他,李國生趕緊把她拽了下來。李國生下班回到家看到紅梅正在陪北北玩,他意識到這都是李母安排的。吃過晚飯後,李母讓紅梅與李國生同住,以照顧北北為由,撮合紅梅與李國生結婚,這讓二人有些哭笑不得。李國萍回到家看到勤勞的紅梅很是滿意,她勸紅梅趕緊與李國生結婚,方便她照顧北北,而且李國生也確實需要一個賢內助。紅梅眼見誤會越來越深,隻好拿起行李離開,李母攔下她問她為何要走,無奈的紅梅隻好把實情講了出來。李母沒想到自己一直反對李國生與許婷,兩人卻背著她把孩子都生了。等李國生回到家後,李母找他確認此事,看紅梅講出了真相,李國生就把自己與許婷和小馬添的事情告訴了李母。

第12集

尚主任抓住李國生把柄李國生告訴李母自己一直沒有忘記許婷,之所以跟小馬添沒有孩子,也是因為他沒與小馬添發生過關系,隻有與許婷結婚才會讓北北有一個完整的家。做完小產手術的陳麗住在李國生幫他找的出租屋裏,李國生有些不放心她一個單身女子獨自住在這裏。李國生去看陳麗時,在門外遇到了一個男子,男子言辭齷齪並催促陳麗趕緊開門,李國生生氣地將男子揍倒在地,男子打不過李國生就隻好先跑走了。李國生勸陳麗回家住,要不然她還會遭到男子的騷擾,陳麗隻好同意。被打的男子到工廠裏告李國生的狀,尚主任瞅準了這個機會就趁機斥責李國生。李國生把男子騷擾陳麗的事情講了出來,車間裏的工人們都站在李國生這邊並表示就該再狠狠地揍男子一頓。男子走後,李國生讓尚主任下次確認好事實再來指責他。陳麗做手術時,為了不讓別人知道她找來李國生幫她簽字,陳科長得知陳麗辦理了住院手續,之後他問陳麗是不是李國生幫她當的擔保,陳麗點頭回答。之前李國生曽救過陳科長的家人,陳科長決定幫李國生隱瞞這一事實。陳科長找到李國生,勸他提防著點尚主任,這次幫忙辦手續的事一定會被尚主任抓住把柄。紀委檢查陳麗,劉全有把此事告訴了李國生,並讓他小心點。尚主任果然知道了陳麗小產手術找李國生辦手續的事情,為了找李國生麻煩,他趁此機會把陳麗的事情告訴了陳父。陳父沒想到自己的乖女兒竟然未婚先孕,這讓他很難堪,陳父叫來陳麗並怒斥了她一頓。萬書記到車間找李國生問他有關手續的事情,這時陳麗路過,她與萬書記一言不合吵了起來,萬書記大罵她不知羞恥未婚先孕,陳麗意識到自己的事情不僅家人知道,工廠的人都知道了。

第13集

陳麗未婚先孕的訊息在工廠裏面傳開,成為外人茶餘飯後談資的陳麗為了堵住大家的嘴提出跟李國生假結婚。眼下隻有這麽一個方法能幫陳麗,李國生考慮了一下決定再幫她一次。陳麗帶著李國生回家見父母,之前尚主任曽跟陳父提過李國生是有孩子的人,陳父並不想讓陳麗嫁給李國生,因為李國生家庭條件並不是很好,還帶著一個女兒,婚後陳麗的生活會很艱苦。陳父問李國生關于兩人結婚的細節性問題,怕李國生出錯的陳麗一直搶先回答,陳父斥責她不許趁機幫李國生回答。李國生表現雖然誠懇,但陳父還是不滿意。陳麗與李國生要結婚的訊息傳了出去,晚上李國生與劉全有一起吃飯,劉全有特意告訴李國生讓他結婚時給自己喜糖。李國生把實情告訴了劉全有,並表示這隻是他與陳麗設計好的假結婚,等風頭一過,他就與陳麗離婚。此時關玲來找李國生,關玲直接了當地問他是否要與陳麗結婚,李國生肯定地回答了她。之前關玲曾向身為閨蜜的陳麗坦白自己暗戀李國生,並要追求他,結果現在陳麗卻突然要與李國生結婚。關玲覺得自己完全被陳麗欺騙了,李國生勸她不要太偏激卻不能把實情告訴她,關玲表示自己從此要與陳麗一刀兩斷。隔天劉全有與部門的女員工小唐一起喝酒,小唐要扶著送劉全有回家,劉全有則讓她別管自己,省的傳出閒話。喝多了的劉全有與小唐一起聊天,他不小心把李國生與陳麗假結婚的事情說漏了嘴,小唐沒想到他倆是假結婚。小唐上班時把此事告訴了尚主任,再次抓到他們把柄的尚主任趕緊把此事告訴了萬書記。李國生越想越覺得他與陳麗的行為太過莽撞,即使是假結婚,以後對陳麗也是一種傷害。

第14集

思想更成熟的李國生想到以後他與陳麗還要再離婚,他勸陳麗一定要考慮清楚,否則日後再婚她就是二婚了。陳麗一心隻想堵住工廠工人們的嘴,她態度堅決地表示為了自己的名譽,她一定要與李國生結婚。李國生隻好跟她說明情況並提出條件,一是結了婚就不能後悔,畢竟是陳麗腦子一熱主動提出的,二是等流言蜚語過去後,兩人再商量離婚事宜。陳麗現在隻想結婚,面對李國生的要求,她全部答應。暫時離家的陳麗與同學一起住,她跟同學提起自己假結婚的事情,同學表示她太沖動,如果再婚那就是二婚,很不容易再嫁出去的。陳父陳母還不知道實情,她隻想暫時瞞著他們。李國生與陳麗一起上班,兩人的親密舉動被李國萍看到,李國萍趕緊回家向李母匯報。面對李國生突如其來的婚姻,李母很是詫異,沒想到李國生都不跟自己商量就又要結婚了。李母來到工廠找李國生,她問李國生是否要結婚,李國生沒法解釋,隻好先把李母哄回家。劉全有誇陳麗與李國生的恩愛戲份演得好,李國生質問他是不是把假結婚的事情告訴了李母,劉全有堅決地搖了搖頭。到家後李母對李國生就是一頓數落,李母覺得李國生現在把婚姻當兒戲,想結就結,也不與家裏人商量,李國萍在一旁幫腔道連親戚朋友都不通知,就又結婚了。李國生沒有跟李母等人說明自己與陳麗是假結婚,隻好表示自己與陳麗想低調一些。李母讓陳麗搬到李家來,為了配合李國生,陳麗拿著行李來到了李家。李母對這個美麗大方的兒媳婦很是喜歡,她覺得李國生帶著孩子的二婚能找到這樣的媳婦結婚很好。陳麗要想搞好關系,得先從北北入手,她盡心盡力地照顧北北並滿足北北的要求,但北北還是不肯管她叫媽。

第15集

長年攀關系走後門的劉全有早已摸清了吹捧領導的套路,他先是誇贊了一番部長的功績,之後又提出讓部長多多給他機會,默契的合作對二人都有好處,部長覺得劉全有說的不無道理,他表示以後有機會一定先給劉全有。陳麗與李國生結婚已有些時日,北北也漸漸地接受了這個教她彈琴,輔導她功課的新媽媽。劉全有得到了一個候補的學習機會,名額有限而且比他厲害的人也有許多,為了拿到名額,他讓李國月去求陳父陳母,李國月找到李國生把事情說明,李國生則代替了妹妹親自去陳家找陳父走後門。劉全有發現陳家很有利用價值,他就開始假裝關心陳麗。陳麗問李國生為何不碰自己,是不是因為許婷,李國生勸她不要多想,他表示現在陳麗的流言蜚語也慢慢地少了,兩人應該像當初說好的那樣離婚了,一起生活這麽久,陳麗已經把李國生當成了自己的丈夫,可李國生卻不把她當做女人看待。陳麗問李國生為何對她一點想法都沒有,李國生告訴陳麗,他是怕陳麗的國外男友突然回來,會帶走陳麗,這樣兩人還是會分開。當初男友拋下她去國外時,陳麗就失望透了,與李國生結婚後,她已經把男友淡忘。兩人親密地跟對方訴說著真心話,漸漸有了感覺,兩人發生了關系。陳麗很開心她與李國生終于邁出了那一步,這樣兩人就是真夫妻了。上班時陳麗有些難受,李國生關心地詢問她的身體狀況並主動給她請假讓她先回家去休息。李國生與陳麗的日子過得很甜蜜,李母趁機勸陳麗早日給李家上一個大胖小子。陳麗與李國生發生一些小矛盾,她去朋友家住,朋友勸陳麗不要任性,畢竟現在像李國生這樣的好男人很少,如果陳麗真的喜歡他,那就要好好地抓住他,否則就會有別人搶走李國生。

第16集

許婷到李家找李國生,陳麗意識到她是許婷就讓她去屋裏坐,許婷以為她是小馬添,陳麗則表示李國生早與小馬添離婚,自己是李國生的現任妻子。許婷此次回來就是為了帶北北走,李母不同意,北北也不認她這個媽。李國萍勸北北認許婷這個親媽,北北態度堅決地表示自己的媽媽是陳麗。許婷來到李家想要強行帶走北北,北北不肯,陳麗勸她身為親生母親不要逼迫北北。李國月對從國外回來的許婷一陣猛誇,北北諷刺李國月勢利眼。劉全有勸李母把北北還給許婷,畢竟許婷才是親生母親,他這樣做也是為了給陳麗減輕負擔。曹放遇到了許婷,曹放的領導是許婷認識的人,兩人很快地聊開了。曹放告訴許婷當時劉全有暗中向上級領導打小報告,才導致她與李國生分離,而李國生知道劉全有做了些什麽,他選擇不說不過是為了維持妹妹李國月與劉全有的婚姻。許婷對此很是驚訝,之前劉全有表面上對她與李國生都很好,卻在背後耍陰招。許婷想到李國生接連結了兩次婚,這讓她很接受不了,她認為李國生早已變心。許婷與李家人一起吃飯,在飯桌上她對劉全有冷言冷語相向,劉全有不明白許婷為何會如此針對自己。許婷諷刺劉全有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她把劉全有當時偷偷向上級打小報告的事情都說了出來,劉全有很是生氣並認定是李國生告訴的許婷。李國月沒想到劉全有竟然是這種人,劉全有反而反咬一口地表示自己要與李國月離婚,他無法再呆在李家了。李國月全力挽留劉全有,可仗著自己現在有錢有權的劉全有根本不把她放在眼裏,他表示自己要帶著孩子離開。李國月為了挽回婚姻讓李國生去跟劉全有道歉,無辜的李國生為了妹妹的幸福隻好跟劉全有道歉,並把他勸回了李家。

第17集

許婷問李國生為何與小馬添離婚而與陳麗再婚,李國生表示自己當年耽誤了小馬添很久,跟陳麗一開始假結婚的事情也講了出來。許婷沒想到李國生會好心到這個地步,竟然與生的不是自己孩子的女人結婚,她質問李國生為何能為那麽多人著想,卻不顧慮她這個單身母親。曹放之前分別告訴過李國生與許婷,當年的事情是劉全有搞得鬼,李國生覺得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沒必要再放在心上,況且為了李國月與劉全有的婚姻,他也不能去較真。許婷則越來越覺得劉全有卑鄙無恥,李國生勸她不要那麽想,劉全有也是被大環境所迫。許婷懶得與他繼續這個話題便問他是否願意與自己一起下海經商,雖然條件豐厚但有很大風險,李國生不想跟著許婷混。許婷去看舅媽,舅媽問許婷與李國生進展如何,許婷把李國生再婚的事情告訴了她,舅媽以為李國生會一直等著許婷,卻在此期間結了兩次婚,她覺得李國生其實並不善良熱心反而是個負心漢。陳麗因為許婷與李國生的事情每天悶悶不樂,乖巧的北北看她難過,就每天主動練琴,自覺地寫好作業。陳麗每次在街上看到一家三口一起回家都很是羨慕,她也想帶著北北與李國生一起聊天回家,這是她的理想生活狀態,可好不容易她與李國生關系融洽了,許婷突然出現又要強行帶走北北,這讓她很難過。舅媽帶著許婷與李國生等人一起吃飯,在談話間舅媽一直數落李國生不為許婷著想,李國生很是無奈。隨後許婷把李國生單獨叫到外面,她還是要帶走北北,李國生自然不同意,許婷表示如果李國生再不把撫養權歸還,她就去打官司。兩人的對話被北北聽到,回家後北北把他倆談話內容講給李家人聽,陳麗誤以為李國生與許婷重歸于好,李國生則保證自己不會再與許婷復合。

第18集

許婷的公司要與劉全有合作,許婷之前早把劉全有的惡行講給了自己的老板,老板也認定劉全有為人不好。許婷的老板與劉全有一起吃飯商量合作事宜,可劉全有每說一句話都會被他數落一番,劉全有意識到許婷的老板處處咄咄逼人,一定是許婷之前說過他的壞話。長年在工廠裏勾心鬥角的劉全有自然不會被動地挨罵,他一句句地回擊著許婷的老板。劉全有一想到曹放把他的所作所為全告訴了許婷,心裏就很是不滿,曹放的話已經影響到他的工作了,他告訴許婷的老板,合作可以,但前提是辭退在公司工作的曹放。許婷約李國生見面,她還是想爭奪回北北的撫養權,但李國生死不撒手,她隻好提議每周讓她陪北北一天,李國生還是不願意,許婷隻好再次讓步表示隻半天,李國生這才同意。曹放因為劉全有的話要被開除,他隻好到李家找李國生來尋求幫助。之前為了保持住自己與劉全有的關系,李國生漸漸地與曹放疏遠了,他問曹放為何要來找自己,曹放把劉全有排擠自己,讓老板開除他的事情告訴了李國生。沒想到劉全有與曹放的過節越來越大,他斥責曹放當初不該把實情告訴許婷,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弄得一團亂。但出于兄弟情,李國生還是把大家都叫出來,打算吃飯和解。曹放主動向劉全有道歉,李國生也在一旁勸劉全有別讓曹放丟了工作,劉全有隻好同意不再排擠曹放。李國萍回家時看到李母忙前忙後洗衣做飯,而陳麗則在屋裏教北北彈琴,這讓她很不滿,她斥責陳麗沒大沒小,在屋裏舒坦地教著北北,留李母一個人在外幹活。陳麗表示自己並沒有看到李母在幹活,她每天都要教北北彈琴,看陳麗被欺負,北北也不甘示弱地跟李國萍回嘴。

第19集

陳麗可能無法再生育陳麗不想與李國萍爭吵,隻好選擇沉默。李國萍看沒有意思,就去斥責李母平時太嬌慣陳麗與北北了。晚上李家聚在一起要吃飯時,李國萍不停地向他人抱怨陳麗的不對,之前陳麗的父母曾經幫過劉全有,所以他與李國月都沒有搭話。陳麗意識到李國萍晚上吃飯時一定會揪住她不放,她隻好帶著北北提前開溜,在晚飯前已經離開了李家。吃飯時陳麗與北北遲遲不上桌,這讓李國萍很是費解。在得知陳麗帶著北北溜走後,李國萍開始對著李國生抱怨陳麗的不好,李國生對于陳麗不洗衣服而教北北彈琴的事情毫不在乎,李國萍斥責他太寵許婷與北北,李國生則勸她不要多管閒事。李母希望陳麗能為李家生個孩子,李國月帶著陳麗去醫院檢查身體,因為之前未婚先孕做了打胎的人流手術,陳麗的身體狀況並不好,可能無法再生育。李國月很是吃驚並把此事告訴了李母,李母最難過的是李家就此絕後,不管是小馬添也好,陳麗也好,她一直希望有個兒媳婦能生個大胖小子來延續李家的香火。陳麗回家後,李母斥責陳麗之前做手術,搞得身體不好無法再生育,陳麗讓她放寬心,畢竟醫生說的是可能,而不是一定。李母還是傷心地一直哭,李國生回家看到李母在哭很是納悶,李母把此事講給他聽,李國生依舊對此漠不關心,他勸李母不要太在乎此事,也許陳麗還可以生。陳麗也有些在乎自己可能無法生育的事情,李國生勸她不要太強求于此。到了許婷每周與北北見面的日子,許婷使出渾身解數盡力地討好北北,可常年被陳麗與李國生照顧的北北還是無法對這個所謂的親生母親放下心房。許婷買了新錢包送給北北,她希望北北能陪自己住一天,北北立刻拒絕了她。

第20集

李國生替劉全有背黑鍋劉全有手下的項目出了問題,他沒想到自己大風大浪都過來了,還能在這個陰溝裏翻船。曹放表示自己現在已經被公司開除了,所以這與他沒關系,都是公司幹的,沒招的劉全有回到家裏找李國生商量。劉全有勸李國生幫自背黑鍋,劉全有讓李國生去保衛科承認曹放公司的錢是他拿的,李國生諷刺他貪污貪到腦子被門夾了。劉全有又打出親情牌,他這麽做都是為了李國月和孩子,能多掙一些對家庭狀況也有改觀,而且銷售部的人拿錢那相當于吃回扣,是違法的,可李國生不算銷售部,那他隻算拿中介費。李國生趕走了劉全有,可他想到自己妹妹的婚姻,還是決定幫劉全有一次。李國生與尚主任不和,很晚才回家,這可急壞了李母,她以為李國生犯錯了被工廠扣押,李母一直在門口等他回來,李國生到家後趕緊跟李母解釋自己沒事。李國生因為款項問題而被楊廠長點名停職,他的車間主任職務暫由尚主任接替,本就與李國生不和的尚主任當面鼓掌諷刺李國生。不明白李國生為何會被停職,陳麗覺得其中必有蹊蹺,她找李國生詢問是否幫劉全有背了黑鍋,李國生支支吾吾地換了話題,陳麗意識到李國生就是幫劉全有背了黑鍋被停職,一氣之下陳麗來到上級領導的辦公室舉報劉全有。李國月聽說此事後回家告訴李母,李母沒想到老實的李國生也會被停職。李國月把陳麗為了解救李國生而舉報劉全有的事情也講了出來,李國月自然幫著劉全有說話。剛回到家的陳麗就被李母劈頭蓋臉指責了一頓,陳麗明白這一定是李國月搞得鬼,她當著李國月與李母的面把劉全有貪污的事情講了出來,還讓李國生背黑鍋,李母這才意識到誰才是受害者,她斥責李國月不知輕重向著劉全有。實際上是劉全有手下小唐挪用了公款,李國生以為劉全有做的就幫他背了黑鍋,上級查清楚後恢復了李國生的職位。

第21集

楊廠長數落李國生不知輕重幫人背黑鍋,還好陳麗舉報及時還了他一個清白,否則他會被一直停職。另一邊劉全有因為自己被查出來了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他本來計畫好讓李國生幫他背黑鍋,這樣他就不會被殃及,因為陳麗的舉報,他就被查出來了。劉全有回到李家與李母大吵了一通,劉全有因為在廠裏官職不小,雖然沒有技術,但憑借著會取悅上級的優勢連連升職,他眼裏早就沒有李家人,也認定李家有今日的條件都是他的付出。李母早就看不慣他,劉全有則認為李家人總是斷他的財路,一氣之下他表示自己永遠都不會再與李家人來往,李母沒有理他。許婷約李國月見面,她把陳麗與李國生假結婚的事情告訴了李國月,身為親妹妹的李國月沒想到李國生當時會娶一個懷的不是自己孩子的女人,她這才明白李國生早已計畫要離婚,現在夫妻生活穩定不過是假戲真做。陳麗與李國生隱瞞的很好,李家與陳家都不知道假結婚的事情。想到陳麗之前那麽對自己和劉全有,李國月就來到了陳家把李國生與陳麗假結婚的事情告訴了陳家父母,陳家父母本來都很看好這段婚姻,對李國生態度也越來越好,沒想到陳麗當時竟然會發生未婚先孕這麽出格的事情,陳父當場氣暈。李國月回到家詢問李國生假結婚事情是否屬實,李國生沒有回答表示默認,李國月則把自己氣倒陳父的事情告訴了他。李國生沒想到李國月會做到如此地步,又氣又無語的李國生不知如何說她。李母誇陳麗好,想到之前李國月氣倒陳父的事,李國生請李母無論發生什麽也不要拆散他與陳麗。李國生到醫院看陳父,他主動向陳父道歉並表示自己以後會好好地對待陳麗。陳麗因此事件一段時間沒在李家住,想到李家人的嘴臉,陳麗勸李國生跟她一起搬到外面住,可李國生放心不下李母。

第22集

劉全有與曹放要單開一個公司,唐佳欣表示自己也要加入,劉全有勸她別辭職,在工廠幹活並把工廠的合作名單等細節給他,之後他與曹放再二次利用,公司的股份給她一成,唐佳欣想到隻是給個資料就能穩賺一成,這讓她很是高興。李母送北北去許婷家,自從知道陳麗與李國生是假結婚後,李母看陳麗很不順眼。北北到許婷家後,許婷告訴她陳麗的琴摔壞了,被她扔掉了,北北當場大怒並表示那是陳麗的傳家寶。李母看到這一幕斥責北北沒大沒小,為了挽回局面許婷隻好表示琴雖然摔壞了,但沒被扔而是拿去修了,北北這才肯在許婷家繼續呆著。許婷的舅母與李母一見如故,兩人聊起了陳麗,李母抱怨陳麗為人不行,舅母勸她如果北北繼續被陳麗教育,性格隻會變得越來越差,李母若有所思。送走李母與北北後,舅母問許婷是否還想與李國生復合,許婷表示剛回來的時候想過,現在陳麗與李國生是真的有感情了,她不想再去破壞二人,隻想帶走北北。陳麗回到李家,李國萍與李國月找她麻煩,看李國月把要離婚的緣由都歸到她身上,陳麗讓李國月自己去查查唐佳欣與劉全有的關系。李國月問李國生劉全有與唐佳欣是什麽關系,李國生表示沒有關系,聽到哥哥的話,李國月覺得陳麗在挑撥她與劉全有的夫妻關系,她生氣地指著陳麗罵她不知廉恥,自己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還倒打一耙。陳麗見李家人對自己越來越差,她收拾行李再次離開李家去了朋友的住處。劉全有要與許婷合作,他在許婷面前把大話吹得滿滿的,曹放本以為合作的事情沒戲。沒想到許婷面對劉全有所描述的巨大利潤還是動了心,許婷同意讓劉全有掛名在自己旗下的公司,並承諾不僅有底薪,年底還會有分紅。

第23集

許婷雖與劉全有合作,但她不想用曹放,她認為曹放嘴太碎,容易把重要信息泄露出去。劉全有卻堅決要用曹放,他認為曹放為人不壞而且可以利用他碎嘴這一特點。許婷想帶北北走,劉全有認為她太操之過急,應該先與北北溝通,讓北北見見大世面自然不願意再與陳麗在一起了。許婷很贊同劉全有提議的,她決定帶北北去香港玩。許婷找李母與她商量帶北北去香港旅遊的事情,李母不同意,許婷便直言道自己是北北的親生母親,想帶北北去哪兒都可以,李母很不喜歡她的語氣便與她吵了起來。回到公司後許婷把此事告訴了劉全有,劉全有斥責她沉不住氣並保證他可以解決此事。北北的學習狀態越來越不好,李母斥責她不用心,北北表示自己回家也沒有人給她輔導功課,她讓李母不要再擠兌陳麗了,李母則希望陳麗盡快與李國生離婚。一氣之下北北一個人跑了出去找陳麗,半路遇到李國生,李國生帶著她去陳家並讓她見到陳麗就哭,好把陳麗勸回來。北北成功把陳麗勸回李家,一家三口回到家後,李國生勸李母不要再擠兌陳麗。劉全有與許婷出去談合作,本來對方廠長不想先付錢,劉全有打電話托關系,廠長一下子就同意了,劉全有很是嘚瑟。讓晚上李國生找到李國月,讓她別冷言冷語地對陳麗,李國月則讓他把劉全有勸回來。李國生隻好買了帶魚去找劉全有,他讓劉全有回家看看,就算是為了自己兒子也不能拋棄李國月,想到李家還有利用價值,劉全有點頭答應。劉全有拿著帶魚回家,假惺惺地表示自己離不開李國月。李國月不喜歡陳麗,自然希望李國生與許婷重歸于好,劉全有則身負勸李母同意北北去香港的事情,劉全有與李國月回到李家看李母,劉全有勸李母多與許婷溝通,畢竟許婷是北北的生母而且現在也有錢。

第24集

北北去許婷家裏練琴,晚上陳麗接北北回家,陳麗問許婷為何還不把她的琴還回來,許婷表示自己把琴扔了,陳麗覺得許婷很莫名其妙,但也不好發火。眼看李母不同意許婷帶北北去香港,劉全有建議許婷帶上李母一起去,美其名曰是照顧北北。許婷帶著一大堆禮物去看李母,她希望李母跟她們一起去香港,身為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市民,李母也很想去香港。李國生得知許婷要帶著北北和李母去香港,便回家問李母是否確有此事。李母表示自己想去照顧北北,李國生讓她別虛偽了,明明是自己也想去罷了。李母最終沒能跟著她們母女二人一起去香港。從香港回來後,北北像變了一個人一樣。許婷為李家人每人買了一件禮物,大家坐在一起開心地分著禮物,隻有陳麗與李國生內心很惆悵。北北想吃披薩,可全家不知道那是什麽,受到香港巨大誘惑的北北很是瞧不起李家人。許婷答應聖誕節再帶北北去一次香港,這可把她激動壞了。香港之行讓北北與許婷越來越近,離陳麗則越來越疏遠。吃早飯時,北北抱怨自己在香港吃的都是自助餐,可回家隻有鹹菜,李母讓她清醒一些面對現實,北北則與李母吵了起來。陳麗的前男友蒲鑫從國外回來了,現在是碩士的他已經有了不小的成就,他勸陳麗與他重歸于好,本身陳家是書香門第,現在陳麗卻跟李國生這種市井小市民在一起,陳麗整個人的氣質與品位都低了不少。陳麗回擊道自己現在的生活很幸福,不用他來操心。陳麗買菜回到家後聽到李國月與李母的對話,李國月勸李母撮合李國生與許婷和好,許婷現在的經濟條件好,而且是北北的親生母親,還能再給李家生個兒子,李母聽李國月這麽說就很激動,陳麗在屋外聽到兩人的對話心都涼了。

第25集

陳麗去許婷家接北北,許婷買了一個新的琴送給陳麗,陳麗不要,許婷表示這琴是琴行最貴的,比她原來那一把好多了,陳麗告訴她自己不是為了多少錢,那琴是她媽媽送她的傳家寶,以往站在陳麗這邊的北北卻諷刺陳麗矯情,陳麗聽了很心痛。晚上回到家陳麗卻怎麽也睡不著了,她想到北北之前罵自己矯情,李母與李國月現在也顯然站到了許婷那邊,她覺得自己在李家呆不下去了。許婷開始隨意地接北北回自己家與公司,北北越來越喜歡跟許婷在一起,李國生對此很不滿。陳麗讓蒲鑫給自己當擔保人,擔保她出國,蒲鑫以為陳麗要與他復合,陳麗讓他不要多想,自己隻是想與李國生離婚了。陳麗帶著蒲鑫約李國生在咖啡店見面,陳麗拿出離婚協定書讓李國生簽字,陳麗告訴他自己要與蒲鑫去國外,李國生當場撕了離婚協定書並表示自己不同意離婚。陳麗去醫院檢查身體,檢查結果上寫著她現在懷孕四十天。陳麗離開家去朋友家住,李國生每天往返于陳家和陳麗的朋友家,可陳麗都假裝自己不在並不與李國生見面。李國生要與陳麗離婚的訊息傳到李家人的耳朵裏,李國月與李國萍都希望他們早日離婚,李母卻因為看到李國生為了陳麗哭,而不想他倆離婚了。李國月給許婷通風報信告訴她陳麗與李國生感情破裂,撮合她與李國生早日復合,許婷為了北北也想跟李國生復合,可李國生早已不愛她。因為李國月跟許婷說自己要離婚,李國生很是生氣,為了不讓自己家人再搞小動作,他帶著北北離開了李家。晚上李國生去李國月家找劉全有,讓他把之前曹放的那間空房子給自己住,劉全有表示那間房現在住的是唐佳欣,李國生讓他趕緊騰出來,並警告他不要搞外遇。

第26集

李國生終于得到訊息,陳麗去機場了。他帶著北北趕去機場,他想挽回,然而,他始終還是沒見到陳麗。誰也沒有想到事情結局會是這樣…… 劉全有這次也學乖了,他知道李國生是真怒了。所有他什麽都沒有做,隻是趁著許婷亂了心神,抓緊給自己賺錢。時間依然不會停歇。北北長大了。她依然是不愛說話,要不就嗯一聲,要不就不知道,性格特立獨行,姥姥說像許婷,大姑說傲氣像陳麗,小姑說嘴像刀子就一馬添。北北說,背後說人,有勁嗎?坑了許婷一大筆的劉全有意氣風發,生意做的是順風順水,開上了高級轎車。但他與離異的唐佳欣的“私情”卻是一大隱患。唯有李國生,雖說還是搬回家住了,但是依然單身,依然默默從北北嘴裏探聽陳麗的訊息,默默期待著。李國生這個主任一天到晚累得賊死,但因為產品落後,跟不上市場需求,工廠一天比一天不景氣。為了給工廠帶來了變化,為給企業帶來持續的發展力,他提出了產品的升級換代及產品轉型的構想。楊廠長更是嘗試在離休前想把李國生搞進廠領導班子。許婷又回來了,她這次是長富財團的總裁,巨風光。私人飛機、頂級豪車、顯貴相擁、政要迎送。是市政府重點招商引資的接待對象。讓她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在市政府舉辦的接待晚宴上,竟然看見朝思暮想的女兒,是北北在演奏著古箏,她看著,熱淚盈眶。

第27集

藝高人膽大的劉全有心思又活絡了,他不怕許婷會報復,他認為自己始終技高一籌。讓他始料未及的是,今日的許婷不比往昔,竟然開門見山的向他下了戰書,誓言要讓他傾家蕩產。傲嬌的劉全有輕視了許婷,因為他沒有想到,曹放已經被許婷收買了。更讓劉全有腦袋都大了的,是他跟唐佳欣的秘密,無意中被李國月給揭穿個正著。下不來台的劉全有,魚死網破的要跟李國月離婚。李國月發誓要讓劉全有一輩子見不到兒子南南,凈身出戶。另一邊,成了廠裏頂梁柱的李國生時逢國企深化改革,憑著他的真才實幹上位做了副廠長。忙完工廠的要緊事,李國生又操心妹妹李國月和劉全有的事。他找到劉全有,語重心長的勸說卻並未讓劉全有聽進去。許婷利用曹放的情報,一步一步,慢慢的布下天羅地網,先是暗中逐步破壞劉全有的每一單生意,而劉全有卻夾在唐佳欣的逼婚和與李國月的復婚中,有點焦頭爛額。當初爽快答應離婚的李國月,變得有點神神叨叨的了。其實,她太愛劉全有了,她離不開劉全有。她天天纏著李母,纏著李國生,左一嘴劉全有這個,右一嘴劉全有那個,表面上是在討伐劉全有,恨劉全有,實際上卻是在掩飾自己失去丈夫的焦慮和脆弱。李母和李國生都快被李國月折磨瘋了。許婷再出奇招,直接捅出是自己故意破壞了他的生意,劉全有咬牙切齒。廠子的新產品還是失敗了。李國生在黨委會上,再次提出自己的構想,要大踏步往前,廠子應該轉型,上汽車項目,領導班子若有所思。

第28集

劉全有知道許婷的罩門,他借著哄李國月的引子回了家,有意無意的揭露了當年許婷利用北北深深的傷害了陳麗的事情,北北恍然大悟。市政府為了幫助工廠,推薦許婷的長富集團去考察,李國生和許婷又見面了。許婷委婉的提出想見見北北,李國生答應了。北北幹脆的拒絕了。李國生深知當年為了爭奪北北的撫養權,幾方鬧的不可開交,給北北的心靈造成了深深的傷害。他對眾人聲明,今後無論什麽情況,誰也不許利用孩子。他說這話的時候,看著劉全有。許婷上門,想見北北。李母擔心沒攔住。北北給許婷扣上了陰謀家的帽子。她痛斥許婷,怨恨許婷不配做媽媽,並且聲明和許婷除了生理上的聯系,要斷絕和許婷的一切關系。許婷懵了。傷心欲絕的她殺到工廠向李國生問罪。李國生急忙趕回家想看個究竟,沒想到北北竟然失蹤了。李家慌了,一大家子四處尋找,依然不見北北蹤影。劉全有找到許婷,絲毫也不掩飾的告訴她,北北恨她的原因,這就是許婷跟自己鬥的結果,許婷不言不語,陰霾的看著他。

第29集

李國生終于找到了北北,一番勸說,依然無效。北北大了,北北有自己的想法了和判斷了,她知道自己的父親喜歡什麽事都自己扛著,在許婷利用自己傷害陳麗的這件事上,她還是相信自己的小姑夫劉全有。李國生找到了劉全有,狠狠的揍了他一頓。許婷這次,對劉全有下了狠手。她利用政府官員,另外的地產大亨,給劉全有布下了一個天大的坑,不但要讓劉全有傾家蕩產,還要他一輩子翻不了身。果然,劉全有傾盡所有,借了外債買下的地,根本是塊不能開發的旅遊用地。許婷做的這個局,把劉全有坑了個底兒掉,車也沒了,房也賣了,還欠了一屁股債!連唐佳欣都跟他翻臉了。劉全有以死要挾中間人,證實了這件事。而北北接到了身在國外陳麗的來信,在陳麗的引導下,她放下了對許婷的恨,不再怨恨她,甚至為自己過分的言語向許婷道歉。李國生給廠裏上汽車項目的建議,終于迎來了曙光,他面臨是更加繁忙的工作和沒天沒夜的加班,面臨退休的楊廠長,對他欣賞有加。

第30集

李國月越來越神神叨叨,快成神經病了。李國生忍不住狠狠的揭穿了她的偽裝,國月崩潰了,承認她離不開劉全有,不再拿著勁了。李國生通過曹放,找到了頹廢的劉全有,讓他回家。劉全有因為身無分文,反而下不來台。李國生這回擔心了,他怕劉全有為了翻身,再拿著那塊廢地騙別人坑別人,惹出更大的麻煩。北北原諒了許婷,甚至想時不時的去許婷家住住,為此,她替許婷約李國生吃飯說這事。李國生欣然答應,同時替劉全有求情,許婷卻錯失良機。敏感的北北覺察到了李國生情緒的不對,懂事的她選擇了跟爸爸李國生回家,李國生欣慰不已。李母擔心北北會不會又貪圖許婷的好日子,李國生倒沒事,他覺得北北大了,懂事了,親情還是金錢,北北自己心裏會有數的。劉全有找來買主又一次被攪黃了,惱羞成怒的劉全有殺到了許婷公司。許婷以為劉全有是上門求饒的,雙方再次不歡而散。北北去許婷家的次數,時間越來越多。李母擔心,李國生寬心,李母實在是搞不懂北北這個小祖宗了。李國生實在是有點分不開身了,工廠馬上要上馬汽車項目了,而且李國生也要正式升任廠長了。許婷為了讓財團投資廠子的汽車項目,不顧投資顧問的反對,堅持己見。李國月不介意劉全有破產了,她帶著南南,和丈夫回到了娘家,隻要一家人在一起,有錢過有錢的日子,沒錢過沒錢的日子,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

第31集

不明真相的北北卻以為自己姑姑和小姑夫一家的落魄是因為許婷,所以再次不肯與許婷見面,許婷傷心而去。李國生開導北北,說出是自己拆的劉全有的台,不是許婷,因為他真的怕劉全有騙人騙出大禍了,北北終于知道自己錯怪許婷了。為了養家,李國月又重新上班了。她還把自己以往的貴重首飾都給當了,拿給劉全有做生意,希望劉全有能振作,東山再起。劉全有含著淚水,感動萬分。重新振作的劉全有得到一個機會,利用自己擅長的銷售,開始與人合作,賣起了塗料,生活又開始一步步走上了正軌。而李國生這個廠長,卻因為外資的進入,需要改革清減裁員。下崗,這個本世紀最大的難題,擺在了李國生面前。鬱悶的李國生在家獨自喝起了苦酒。劉全有聞味而至,這哥倆聊起了社會的變遷,什麽轉型的陣痛,什麽發展的代價,感覺人生就是迎接一個又一個挑戰。難題它還是題,總得靠人去解。李國生一手抓著具體業務,還要應付行政,越發疲憊。

第32集

劉全有的塗料代理生意卻是越來越順了,生意紅紅火火,利潤不斷在翻翻,李國月夫妻二人開開心心的打算再置新房。未料想,合作方見利起心,要求提高出廠價,劉全有憤而拒絕。廠裏終于出事了。工人聽說要裁員,要下崗,而提出這個要求的就是外資方長富集團,而長富集團的老總竟然是廠長李國生孩子的親媽許婷,李國生被憤怒的工人扣上出賣大家的帽子,蒙受不白之冤。李國生辭職了。北北為了這事,再次要跟生母許婷脫離關系,而且還是寫信。讓步的許婷終于妥協,包住了工人的飯碗。但是,已經對廠裏寒了心的李國生,還是堅持離職了。賦閒在家的李國生想自己創業,投資個汽車修理廠。同樣也再次賦閒在家的劉全有覺得這事靠譜,立刻牽線,找來自己的表姐劉海琴,一個做保險理賠的合作投資,而聽到訊息的北北也拿出母親給她的十萬塊錢,惹的李國生哭笑不得。誰也沒想到,這個劉海琴也不是省油的燈。她一聲不吭,來了個移花接木,轉手將她手裏汽車修理廠的股份大部分賣給了許婷,賺了一大筆。許婷以股東的名義,要求李國生將劉全有清除修理廠。

第33集

咚咚是北北的同學,而她媽媽正是劉海琴。許婷為了在北北面前表功,帶著北北去看她投資給李國生的修理廠,北北果然開心異常,甚至終于答應搬去許婷家住了。李國生發現劉海琴拉過來的生意有問題,有騙保的嫌疑,為了安全,他拒絕了這筆生意,劉海琴為了李國生的這個正義感十分頭疼,苦思卻沒有良策。許婷萬萬沒有料想到,剛剛搬到她家的北北,無意中發現自己的生母竟然是一個老頭的情人,北北實在接受不了,偷偷的溜了。一時無處容身的北北隻好投靠自己的同學咚咚。而劉海琴卻覺得這是天賜良機,吩咐女兒好好接待這張好牌。不明所以的許婷誤會了,以為又是李國生和李母在搗鬼,不讓自己跟北北親近,以投資要挾,逼走了李國生。劉海琴再次耍了手段,借機再次套牢李國生,與他另起爐灶。劉全有為了讓李國生能保留辛苦創業的修理廠,拋開一切,向許婷坦誠過去的種種所作所為,但是許婷不為所動。得知訊息的北北怒氣沖沖的向許婷興師問罪,道出了自己夜裏突然離開許婷家的真相,惱羞成怒許婷一巴掌打跑了北北。跑回咚咚家的北北,卻無意中撞見咚咚帶男朋友回家鬼混。更委屈的是,劉海琴突然回家,北北在咚咚的要挾下,無奈替她背了黑鍋。而忙碌的李國生沒註意到北北心裏微妙的變化。

第34集

劉海琴手裏的套牌車再不修好,就要面臨重大的損失。而李國生卻死活不肯趟這混水。她恐嚇北北,威脅北北這事要是弄不好,她能把北北的爸爸媽媽都送進監獄。北北害怕了,隻好給劉全有打電話求助。精明的劉全有覺察到其中有貓膩,留了一手不說,還點了劉海琴的炮。劉海琴的女兒咚咚知道家裏面臨巨額罰款,在學校到處找北北的岔,甚至公開侮辱北北,北北背負著巨大的精神壓力。依然隻顧著忙碌的李國生,突然在辦公室接到了法院送來開庭通知書。北北竟然把他告上了法庭,一家人大驚失色,完全弄不清楚發生了什麽。一場父女對簿公堂的人間尷尬劇在法院上演了。父女兩人在法庭上相對,沉默無言,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心裏的那份沉重。北北流著眼淚訴說著自己所受的委屈,訴說著自己要狀告父親的真正理由法庭外,李國生和女兒緊緊地抱在一起,北北放聲大哭說:“爸爸,這不是我本意,真的,我就是想你不要那麽操勞,想你多陪陪我”。李國生一邊給女兒擦眼淚,一邊自己流著眼淚:“都是爸爸的錯,都是爸爸的不對,你沒有錯。” 許婷茫然了,自己明明是帶北北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生母,卻完全在北北心裏沒有任何地位,復仇的欲望,把自己和女兒的親情都淹沒了。多年過去了…… 李家的老宅面臨的拆遷,而李國生迎來的,是他自己也意想不到的……李國生最後的桃花歸宿,許婷、馬添、陳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