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影斧聲

燭影斧聲

燭影斧聲,也稱斧聲燭影,是指宋太祖趙匡胤暴死,宋太宗趙光義即位之間所發生的一個謎案。由于趙匡胤並沒有按照傳統習慣將皇位傳給自己的兒子,而是傳給了弟弟趙光義,後世懷疑趙光義謀殺兄長而篡位。

  • 別稱
    斧聲燭影
  • 時間
    開寶九年(976年)十月
  • 記載
    《續湘山野錄》
  • 後世評價
     弒兄奪位說 ;無法脫嫌說 ; 偶然致死說 

事件經過

​根據記載,開寶九年(976年)十月十九日夜,宋太祖趙匡胤與時為晉王的趙光義于一室中獨處,由于屏退左右侍從,無人知曉兩人談論的具體內容,隻能遠遠望見燭影下兩人對話狀,聽見太祖趙匡胤以斧敲地擊出重聲,並一邊說:“好做,好做!”。對話結束後,趙光義離開此殿,太祖于萬歲殿暴斃,之後太宗迅速即位,是為太宗。

關于太祖突然死去,兄弟即位的過程,存在諸多疑問。包括太祖當時是否已經病重?太祖召太宗進宮是為囑托後事還是純粹雪夜喝酒敘情?斧聲燭影事後,太宗是被太祖留在皇宮住宿還是回到了自己的王府?到底是太宗重病宋後召王繼恩宣秦王德芳進宮而繼恩找來晉王趙光義還是太宗死後宋後想找秦王德芳?趙光義是手持傳位聖旨于太祖靈柩前直接名正言順即位的還是提前預謀給太祖下毒預謀篡位?這一系列的猜測都待證實。

史冊記載

太祖本紀記載

宋史·太祖本紀》上隻簡略的記載:"癸醜夕,帝崩于萬歲殿,年五十,殯于殿西階。"

《宋史紀事本末》

(明)陳邦瞻《宋史紀事本末》中記載:“冬十月,帝有疾。壬午夜,大雪,帝召晉王光義,囑以後事。左右皆不得聞,但遙見燭影下晉王時或離席,若有遜避之狀。繼而上引柱斧戳地,大聲謂晉王曰:好為之!俄而帝崩,時漏下四鼓矣。宋皇後見晉王愕然,遽呼曰:吾母子之命皆托于官家!晉王泣曰:共保富貴,無憂也。甲寅,晉王光義即皇帝位,改名炅。”這裏採用的說法是太祖病重指導自己命不久矣,召晉王囑托後事,談論傳位事宜,從晉王時或離席可以猜測趙光義有推讓的可能。但是這裏省去了太祖死後宋皇後讓王繼恩召太祖親子秦王德芳進宮而繼恩找來晉王的情節,直接講宋皇後向晉王求保護,就改變了事情的味道,讓人覺得此時趙光義是在宮中的,宋皇後見太祖死了,也沒有想爭一把,讓自己兒子秦王即位的念頭,而是直接接受了趙光義當皇帝的現實。但我們知道這是不符合實際正常人心理的。

《續湘山野錄》

文瑩《續湘山野錄》記載,"上謂御太清閣四望氣。……俄而陰霾四起,天氣陡變,雪雹驟降,移仗下閣。急傳宮鑰開端門,召開封王,即太宗也。延人大寢,酌酒對飲。宦官、宮妾悉屏之,但遙見燭影下,太宗時或避席,有不可勝之狀。飲訖,禁漏三鼓,殿雪已數寸,帝引柱斧戳雪,顧太宗曰:'好做,好做!'遂解帶就寢,鼻息如雷霆。是夕,太宗留宿禁內,將五鼓,伺廬者寂無所聞,帝已崩矣。太宗受遺詔于柩前即位。"可能這段傳聞在宋代流行很廣,因而李燾《續資治通鑒長編》雖認為這一傳聞"未必然",但也不得不摘錄在書中,留侍他人詳考。由于《續湘山野錄》中的這段記載,語氣隱隱約約,文辭閃閃爍爍,于是便給後人留下了"燭影斧聲"的千古之謎,自宋代以來,不知有多少文人學者探究過這個問題,即宋太祖究竟是怎麽死的?

《涑水紀聞》

司馬光《涑水紀聞》的記載則極力為宋太宗辯解。據《涑水紀聞》記載"太祖初晏駕,時已四鼓,孝章宋後使內侍都知王繼隆(王繼恩之誤)召秦王德芳。繼隆以太祖傳位晉王之志素定,乃不召德芳,徑趨開封府召晉王"。又遇醫官賈德玄(程德玄之誤),"乃告以故,叩門與之俱入見王,且召之。王大驚,猶豫不敢行,曰:'吾當與家人議之。'入久不出。繼隆促之曰:'事久,將為他人有。'遂與王雪下步行至宮門,呼而入。繼隆使王且止其直廬,曰:'王且待于此,繼隆當先入言之。'德玄曰:'便應直前,何待之有?'遂與俱進至寢殿。"下面這一段描述很有戲劇性:"宋後聞繼隆至,曰:'德芳來耶?'繼隆曰:'晉王至矣。'後見王愕然,遽呼官家曰:'吾母子之命,皆托于官家。'王泣曰:'共保富貴,無憂也。'"

司馬光上距太祖太宗不到百年,其人又是謹嚴的歷史學家,除去時值太宗子孫當朝為君主,司馬光出于"為尊者諱"的考慮,對太宗或有辯護開脫(此段文字暗示太祖崩時唯有宋後在旁,太宗不在宮中,自不可能如僧文瑩《續湘山野錄》所言弒兄)外,其言當較可信。此說日後也為南宋學者李燾所採,編入《續資治通鑒長編》中。

據司馬光言,宋太祖駕崩,已是四鼓時分,宋皇後派宦官王繼恩召秦王趙德芳入宮,但王繼恩卻往開封府衙門召趙光義,晉王的親信左押衙程德玄己在門口等候。趙光義聞後大驚,說"吾當與家人議之。"王繼恩勸他趕快行動,以防他人捷足先登,趙光義便與王繼恩、程德玄三人于雪地步行進宮。據此,宋太祖死時,太宗當時不在寢殿,不可能"弒兄"。

宋後的初衷,是令秦王德芳入承大統,誰料王繼恩竟然私召晉王光義,出賣宋後,宋後縱然既驚且怒,作為一個失去庇護的青年寡婦,無權無勢,倉促之中隻有稱呼晉王為"官家",承認既成事實而已。由此可見宋後之意在德芳,而不在晉王(還有一疑團未釋,即為何也不在德昭?),這是否與太祖的意向相符,尚待考究。然而宋後身為一個青年寡婦,若果真如太宗即位後所稱,兄終弟及是奉母親杜太後之命,且有"金匱之盟"的誓書,那麽宋後何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而毀棄成約,改立他人?

王繼恩以為"太祖傳位晉王之志素定",既然如此,為何身為太祖的妻子,頗為敬重和了解他的宋後卻竟然不知此事,反而是一名宦官知曉更深?人或可謂宋後是為了己私而違背太祖素志,然而觀諸史書,宋後為人,柔順識大體,她如何忍心在丈夫屍骨未寒時就拂逆他平生的意願?

而王繼恩、程德玄兩人的言語諸如"事久,將為他人有""便應直前,何待之有?"等就更加不可思議;晉王既負有太後、太祖顧命,便是當仁不讓的嗣君之選,何以意識到強敵的存在,唯恐落于他人之後?更為要緊的是,當宋後見到晉王時,非但愕然失色,至于恐懼到以母子身家性命相求,這是否透露了一些內幕?如此種種,加上太祖的猝死,以及日後太宗對其兄長骨肉的猜忌迫害和對嫂嫂的涼薄,自然不能不使得後人懷疑太祖死因及太宗繼位的合法性。除去著《續湘山野錄》的文瑩幾近肯定太宗對太祖之死負有責任外,《宋史·太宗本紀》《續資治通鑒長編》等的作者都不約而同地向太宗對待嫂侄的作為發出了質疑。

後世評價

"弒兄奪位"說

持此說的人以《續湘山野錄》所載為依據,認為宋太祖是在燭影斧聲中突然死去的,而宋太宗當晚又留宿于禁中,次日便在靈柩前即位,實難脫弒兄之嫌。

趙光義趙光義

趙光義

蔡東藩《宋史通俗演義》和李逸侯《宋宮十八朝演義》都沿襲了上述說法,並加以渲染,增添了許多宋太宗"弒兄"的細節。另一種意見認為,宋太祖的死與宋太宗無關,持此說的人引用司馬光《涑水紀聞》的記載為宋太宗辯解開脫。據《涑水紀聞》記載,宋太祖駕崩後,已是四鼓時分,孝章宋後派人召太祖的四子秦王趙德芳人宮,但使者卻徑趨開封府召趙光義。趙光義大驚,猶豫不敢前行,經使者催促,才于雪下步行進宮。據此,太祖死時,太宗並不在寢殿,因而不可能"弒兄"。畢沅續資治通鑒》即力主這一說法。

無法脫嫌說

還有一種意見,雖沒有肯定宋太宗就是弒兄的凶手,但認為他無法開脫搶先奪位的嫌疑。在趙光義即位的過程中確實存在一系列的反常現象,即據《涑水紀聞》所載,宋後召的是秦王趙德芳,而趙光義卻搶先進宮,造成既成事實。宋後女流,見無回天之力,隻得向他口呼"官家"了。

《宋史·太宗本紀》也曾提出一串疑問:太宗即位後,為什麽不照嗣統繼位次年改元的慣例,急急忙忙將隻剩兩個月的開寶九年改為太平興國元年?既然杜太後有"皇位傳弟"的遺詔,太宗為何要一再迫害自己的弟弟趙廷美,使他鬱鬱而死?太宗即位後,太祖的次子武功郡王趙德昭為何自殺?太宗曾加封皇嫂宋後為"開寶皇後",但她死後,為什麽不按皇後的禮儀治喪?上述跡象表明,宋太宗即位是非正常繼統,後人怎麽會不提出疑義呢?

偶然致死說

近世學術界基本上肯定宋太祖確實死于非命,但有關具體的死因,則又有一些新的說法。一是從醫學的角度出發,認為太祖死于家族遺傳的躁狂憂鬱症。一說承認太祖與太宗之間有較深的矛盾,但認為"燭影斧聲"事件隻是一次偶然性的突發事件。其起因是太宗趁太祖熟睡之際,調戲其寵姬花蕊夫人費氏,被太祖發覺而怒斥之。太宗自知無法取得胞兄諒宥,便下了毒手。縱觀古今諸說,似乎都論之有據,言之成理,然而有關宋太祖之死,目前仍未找到確鑿無疑的材料。

有專家認為趙光義早有篡位之意,當時開封府尹趙光義不斷在帝都內培植黨羽,賄賂御史中丞劉溫叟、禁軍殿前司控鶴指揮使田重進。趙普發現趙光義的親信劉嶅賄賂馮瓚,事後劉嶅僅是免職。趙普很早就因姚恕、劉嶅事件與趙光義結怨,王禹偁《建隆遺事》道:"太祖將晏崩,方召趙普于寢閣,及趙普欲立太祖之子……其後太宗聞之,故與普有隙。"開寶六年(973年)趙普罷相,出任河陽三城節度使、同平章事,不久趙光義成為開封府尹兼晉王。據吳蔚所著「宋史疑雲」裏之考證,"燭影斧聲"之「斧」不指斧頭,而是指"紙鎮"。

反對意見

趙光義並沒有殺死趙匡胤的動機。因為《宋史·太祖本紀》裏明明白白寫著,太祖生前,就已經明確表明太宗趙光義才能勝過自己,理應接替宋朝皇帝的位置。而且兩人關系至少在表面上很好,宋史中,多次有趙匡胤去趙光義家裏的事情,隻不過,記載的是"幸光義宅"。最重要的一點是,趙匡胤並沒有立太子,當然同樣也沒有立皇太弟。這個也有情可源,畢竟皇太弟這個稱呼不倫不類,宋朝沒有必要一開國就犯這樣的低級錯誤。

而且,當時雖然宋朝已經建立,但是還有許多國家未能臣服,包括十國裏的吳越、北漢。中國領土上,還有契丹、西夏、黃頭回紇、西州回紇、黑汗、大理以及衰落下去的吐蕃諸部。國家還需要一個有能力的君主來處理這些事情。趙光義相對于趙匡胤的兩個兒子(太祖同四子,兩個早亡)趙德昭和趙德芳來說,顯然更加優秀。趙匡胤為了國家,把位置傳給弟弟,也是合情合理的。戰時傳位給兄弟,有很多先例,比如孫策孫權、司馬師司馬昭、成漢的李雄李特、閩的王潮王審知等等。

最重要的是,這件事首先記載在《續湘山野錄》上,這本書有什麽史料價值?怎麽能當做信史來看?就算是畢沅的《續資治通鑒》,稍微比《續湘山野錄》有說服力,但在中國的歷史書籍裏,說服力也相當有限。且這個故事記載本身就有問題。它說趙匡胤在臨死的時候招趙德芳。據宋史看,似乎趙德芳的哥哥趙德昭更有能力繼承這一位置。再者,趙匡胤如果真的想讓趙德芳繼位,應該考慮到有實權有能力的趙光義會在自己臨死或者死後對皇位的威脅,怎麽可能在對趙光義毫無戒備的情況下,招趙德芳呢?如果沒有《楊家將》、《包公案》系列,是不是就要改成招趙德昭了呢?

中國古代,除了皇子繼承皇位,最多的就是弟弟繼承皇位,這無可厚非。比如非正常繼位的漢文帝劉恆是惠帝的弟弟、獻帝劉協是少帝的弟弟、孫休是孫亮的弟弟、南朝宋的劉義符劉義隆、李旦李顯、後梁朱友珪朱友貞、後唐李從厚李從珂,以及後來的元文宗明宗、明朝的英宗景帝、清朝的載淳載湉等等。正常繼位的雖然不多,但也有東晉的安恭、南齊的蕭昭業蕭昭文、蕭寶卷蕭寶融、南陳的陳霸先陳蒨,包括多爾袞攝政、拖雷監國等等。可見,兄終弟及也是中國歷史上一種十分普遍的繼承手段。何況秦國就是因為這一製度而逐步強大的,而宋國則正是因為這一製度衰落的。所以,製度本身並沒有任何問題,關鍵看實行。

而真正要防止兄弟奪權,應該怎麽做呢?秦始皇至少殺了自己三個兄弟,殺光沒有,史料缺乏記載。漢文帝景帝雖然有文景之治,但都殺過兄弟,有的還相當親。楊堅、楊廣幾乎把自己的兄弟殺了個精光。玄武門之變太著名了,唐朝還有韋後之亂以及後來的太平公主李隆基政變也是對付潛在繼承者的。明初的"靖難之役"、明英宗的奪門之變,還有傳說雍正把兄弟叫做豬狗等等。趙匡胤並不缺乏政治頭腦,如果他想防備趙光義的話,難道不知道提前下手麽?據那個《續湘山野錄》講,趙匡胤死之前還和趙光義一齊喝酒。如果趙光義想殺趙匡胤,何必像書裏寫的那麽麻煩?他有大把的機會。

相關辭彙

太祖之死,蹊蹺離奇,但太宗搶在德芳之前登基卻是事實。太宗的繼位也就留下了許多令人不解的疑團,因此,歷來便有太宗毒死太祖之說。太祖本人身體健康,從他生病到死亡,隻有短短兩三天,可知太祖是猝死的,而光義似乎知道太祖的死期,不然他不會讓親信程德玄在府外等候。

太祖不明不白地死後,太宗為了顯示其即位的合法性,便拋出了其母杜太後遺命的說法,即所謂的"金匱之盟"。杜太後臨終之際,召趙普入宮記錄遺命,據說當時太祖也在場。杜太後問太祖何以能得天下,太祖說是祖宗和太後的恩德與福蔭,太後卻說:"你想錯了,若非周世宗傳位幼子,使得主少國疑,你怎能取得天下?你當吸取教訓,他日帝位先傳光義,光義再傳光美,光美傳于德昭,如此,則國有長君,乃是社稷之幸。"太祖泣拜接受教訓。杜太後便讓趙普將遺命寫為誓書,藏于金匱之中。

然而,由于年代久遠,"金匱之盟"的重重迷霧也未能揭開,後人推測是太宗和趙普杜撰出來以掩人耳目的。那麽,到底太祖是否有傳位光義之意呢?據說太祖每次出征或外出,都讓光義留守都城,而對于軍國大事光義都參與預謀和決策。太祖曾一度想建都洛陽,群臣相諫,太祖不聽,光義親自陳說其中利害,才使得太祖改變主意。光義曾患病,太祖親自去探望,還親手為其燒艾草治病,光義若覺疼痛,太祖便在自己身上試驗以觀葯效,手足情深,頗令人感動。太祖還對人說:"光義龍行虎步,出生時有異象,將來必定是太平天子,福德所至,就連我也比不上。"有人便以此推測太祖是準備將皇位傳給弟弟光義的。但是,這樣的說法難以經得住推敲,無非是後人的臆測而已。

相關圖書

《斧聲燭影》 中國民主法製出版社 吳蔚/著

內容簡介:

商隊于開封府博浪沙遭遇兩批神秘刺客狙殺,兩名開國名將同日異地身亡,到底是敵國陰謀詭計,還是私人恩怨情仇?太祖皇帝趙匡胤創立宋朝十餘年,太子之位始終虛懸空缺,未來的儲君是皇弟光義,還是親生的皇子德昭或德芳?萬世上法,父死子替;金匱之盟,兄終弟繼;朝堂宮闈,傳位危機;千秋萬歲悔之莫及。千古之謎終將在蒼茫雪夜的斧聲燭影中揭開……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